創作內容

1 GP

【東方同人小說】終章 繁花錦簇的輝針城 ~ Five flowers.【百花繚亂、天與天】

作者:三八七│東方憑依華~ Antinomy of Common Flowers.│2018-03-25 08:30:37│巴幣:2│人氣:127
終章 繁花錦簇的輝針城 ~ Five flowers.

  「……?」
  當天子醒過來時,她發現自己正躺在布團之中。
  而在她的視線前方,她能看到本來應該是天花板的地方,出現的卻是地板,這讓她明白了自己的所在地。
  (這裡是……輝針城啊。)
  「啊!天人大人,妳醒來了嗎?」
  在天子的身旁,紫苑正坐在那邊,照料著受了傷的她。
  紫苑看到天子醒來,便立即靠上前,關心天子的狀況:
  「現在是晚上,妳已經睡了半天了,感覺有好一點嗎?」
  「……死不掉。」
  「那就太好了。」
  說著,紫苑露出了燦爛的笑容。
  「那我去通知一下針妙丸,讓她準備妳那份的晚餐,今天的晚餐有驚喜喔~」
  於是,紫苑接著就蹦蹦跳跳地從這個房間跑出去了。
  「……」
  在紫苑離開之後,天子也試著活動身體,讓自己坐起來。
  雖然現在傷口還是很痛,不過大致上也是能夠行動了。
  (不過,都已經晚上了啊……我出發的時候天才剛亮呢。)
  這樣想著,天子對自己今天所遇到的這些劫難感到十分感慨。
  「喂!天人。」
  「!」
  忽然,有個聲音呼喚了天子。
  因為完全沒注意到這房間裡還有其他人,這讓天子稍微嚇了一跳。
  而在轉頭看向聲音發出的方向之後,天子就看到了靠牆坐在房間一角的女苑。
  「妳可要好好感謝一下我姊姊啊,她今天一天可是一直都在這照顧妳喔。」
  女苑翹著腳,以傲慢的態度向天子說道:
  「還有,把妳搬回輝針城的是我,也別忘了向我道謝啊。」
  「……」
  老實說,天子很不喜歡別人用傲慢的態度來對待自己。
  身為高貴的天人,居高臨下的永遠都應該是自己這方。
  不過……不知道是不是因為之前與正邪交戰時的那些事情,現在的天子,似乎也不再那麼想要保持高高在上的立場了。
  所以,雖然天子不喜歡女苑的態度,還是開口向她進行了道謝:
  「謝謝。」
  「……哼!」
  女苑好像反而沒想到天子會那麼老實的道謝,所以接著便感到難為情地將頭別向一邊,不再說話。
  之後沒過很久,紫苑也再度回到了房間。
  「喔喔!妳已經能自己坐起來啦?真不愧是天人大人。」
  「啊啊。」
  「我離開的期間有發生甚麼嗎?」
  「沒有。」
  「這樣啊。」
  在進行交談的過程中,紫苑也走到了天子的身旁,而天子則注意到紫苑手中有一些她離開時還沒拿的東西。
  紫苑注意到天子的視線,便向她解釋道:
  「因為針妙丸說差不多也該替妳換繃帶了,所以我就拿了一些繃帶過來。」
  「原來如此。」
  「那麼,天人大人妳能把手抬起來一下嗎?我幫妳拆繃帶。」
  「嗯?喔喔。」
  雖然天子一瞬間對紫苑的指示有些反應不過來,不過接著也配合著紫苑,變換姿勢來將繃帶拆下。
  此時天子的衣服已經脫下來放在了一旁,所以拆下繃帶後,露出的自然就是裸體了。
  在紫苑和女苑面前裸體讓天子稍微有些害羞,不過想到在自己昏迷的期間就已經被看過了至少一次,她也決定別太去介意了。
  「……」
  看著紫苑一臉認真地替自己換繃帶的表情,天子也再次開始考慮起了紫苑的事。
  那個時候,自己的選擇並沒有錯吧?
  並非帶著紫苑的厄運死亡,而是活下來和紫苑一起前進。
  是的,這個選擇,一定是正確的。
  至少……
  『紫苑那傢伙,才不需要那種短暫的好日子呢。因為接下來,就會由我這個偉大的天人大人,為她帶來長久的幸運的!』
  當時天子對正邪所說的那段話,她是確實的想要將之實現的。
  這時,天子忽然想起了一件事。
  又或著說,是一個她曾經聽說過的傳承。
  雖然貧乏神總是被人們所厭惡著,但其實也不是單純的惡神。
  貧乏神在帶來貧窮的同時,也有從財禍中保護人的性質。
  財禍,那是因為持有財產而帶來的災難。
  只是對於多數人來說,光是貧苦就夠難受了,根本沒有顧忌財禍的必要與餘裕。
  所以貧乏神的恩惠,很少能夠得到人們的承認。
  或許,因為財禍而不幸,本身就是件奢侈的事吧。
  也就是說,貧乏神是專門對抗奢侈的不幸的守護神。
  ……是啊,原來是這樣啊。
  「原來如此……紫苑,妳是我的守護神啊。」
  「嗯?守護神?我是貧乏神喔。」
  聽到天子不小心脫口說出的話,紫苑一臉無法理解的注視著天子。
  「不,沒甚麼。」
  這件事讓天子感到很不好意思,所以她的視線游離了一會之後,便試著來轉移話題:
  「比起這個,紫苑,關於昨天的那件事……」
  天子說的,是昨天去樹林找紫苑的時候,她對紫苑大聲了的事。
  果然,還是必須好好向紫苑道歉才行。
  這是她在與正邪戰鬥的過程中,決定了的事。
  「那個時候我對妳大聲了,真的很抱歉,沒有立刻向妳道歉,也很抱歉。」
  「……」
  「我知道我是有許多問題的人,即便如此,妳也願意繼續做我的搭檔嗎?紫苑。」
  「天人大人……」
  紫苑伸出了手,溫柔的輕撫著天子的後腦勺。
  然後,紫苑她開口說道:
  「妳這是怎麼了啊?腦袋被炸彈炸到的傷還沒痊癒嗎?果然還是再休息一下吧。」
  紫苑的語氣並不帶有絲毫的嘲諷,她是非常認真地在擔心天子的腦袋。
  而聽到紫苑這番話的天子,則是就此爆發了。
  「喂──!紫苑妳這家伙!」
  天子不顧身上還有傷,掀飛了被子就站起身來,向紫苑喊道:
  「難得既高貴又偉大的我願意向妳道歉,妳這態度是怎麼回事啊!」
  「唉唉~我做錯了甚麼嗎?」
  被忽然大吼的天子嚇到,紫苑她習慣性地伸手抓住頭上的蝴蝶結。
  但看到天子這樣有精神的樣子,紫苑也感到很高興的,說道:
  「不過,終於又變回平常的天人大人了,真是太好了呢~從剛才起天人大人就老實的好奇怪,我都擔心是不是留下了人格上的障礙呢。」
  「妳居然是這麼看我嗎!喂!」
  天子不滿的跺著腳,表達抗議。
  就這樣,天子與紫苑兩人爭執嬉鬧了好一會。
  期間也因為天子的新繃帶還沒完全纏好的關係,吵到一半她的繃帶就掉了下來,變成了赤裸上身的狀態。
  「哈……哈……好痛……」
  「誰叫妳要這麼亂來呢。」
  最後,天子因為動到了傷口,而再度坐回了布團上。
  而紫苑也重新拿起繃帶,向天子說道:
  「那麼我再重新來幫妳綁,這次真的不要亂動喔。」
  「啊啊……」
  於是,天子再次配合紫苑的動作,調整姿勢來讓她纏上繃帶。
  「……」
  「……」
  「吶!紫苑。」
  「怎麼了?天人大人。」
  「……謝謝啦。」
  「嘻嘻~不客氣。」
  這時,在一旁默默的看著這一切的女苑,笑著搖了搖頭,感嘆道:
  「呵!真是些靜不下來的傢伙。」



  在替天子換好繃帶、也讓天子穿好衣服之後,時間也來到了晚餐時間。
  而天子也在紫苑和女苑的攙扶下,前往了餐廳。
  這時針妙丸已經在餐廳等代,坐在餐桌旁配合她的體型的專屬座位上。
  當針妙丸看到天子她們到達餐廳時,也以誇張的大動作揮手,向她們打招呼。
  「天人大人,妳的氣色比想像中的要好呢。」
  「嘛,還行吧。」
  接著,天子、紫苑和女苑三人,也各自找位置坐下。
  天子望了一圈餐桌上的菜色,向紫苑問道:
  「紫苑,妳剛才跟我說的晚餐的驚喜是甚麼?」
  「就是這條魚啊!」
  紫苑興奮的指著餐桌上的魚料理,說道:
  「我跟妳說喔,這條魚啊,是我們早上從一個老爺爺那邊拿到的禮物喔!」
  「魚啊……」
  天子歪了歪頭,她無法理解這樣一條平凡的魚,居然是能夠讓紫苑那麼高興的料理嗎?
  「嘛,也好。」
  不過,比起天界那些清淡無趣的料理,就算只是平凡的魚料理,她也想要好好的來品嘗。
  「「「「我開動啦。」」」」
  於是,四人便開始享用今天的晚餐。

  「女苑,妳今天要不要留下來過夜呢?」
  「嗯?過夜嗎?」
  在四人都吃得差不多的時候,紫苑她試著向女苑搭話道:
  「是啊,時間都已經這麼晚了,妳今天就睡這吧。」
  「恩……」
  女苑含著筷子略為思考了一會後,回答道:
  「也沒甚麼不好,只要城主沒意見的話。」
  「我的意見啊~」
  針妙丸搔了搔後腦,苦笑道:
  「嘛~事到如今再多一、兩人也沒差了吧,反正只是過夜而已。」
  「那麼我就不客氣啦。」
  「太好了!我有好多事情想和女苑妳聊呢。」
  紫苑傻笑的看著女苑,而女苑則是有些害羞的別過了頭。
  這時,剛吃完飯的天子,也因為想起了一件事,而在放下了碗筷之後,說道:
  「說起來,我和紫苑的運都已經恢復原狀了呢,是甚麼時候恢復的呢?」
  「這個我也不確定呢。」
  紫苑歪著頭,回想道:
  「天邪鬼逃走之後,我們就一直在忙著幫妳療傷,然後等注意到的時候就已經恢復了。」
  「這樣啊……嘛~本來以那個天邪鬼的能力,要進行那麼大規模的運的逆轉就很困難吧,這大概單純的是到達了她能力的時限而已。」
  這樣說著,天子放鬆的將身體靠在椅背上。
  「對了,姊姊妳不是有說過,那個天邪鬼自己說需要有外力支援才能夠干涉妳的運嗎?」
  這時,女苑也加入了這個話題,說道:
  「結果,到了最後都還是不知道天邪鬼是得到了甚麼外力支援,才有辦法逆轉姊姊和天人的運呢。」
  「呃!」
  聽到女苑的這段話,讓針妙丸的身體大大的震一下,她的視線也不自然的開始游移。
  然後就像是想要早點結束這個話題般,針妙丸以顫抖著的聲發話道:
  「嘛、嘛~不過反正都已經把事情解決了不是嗎?所以其實這事也不怎麼重要嘛。」
  「「?」」
  紫苑和女苑感到疑惑的望著針妙丸,不明白她為什麼會是這樣的反應。
  「……」
  而天子注視著針妙丸,似乎已經察覺到了甚麼,不過……
  「說的也對,這件事已經不重要了。」
  天子並沒有打算去追究,僅僅只是笑著搖了搖頭,便終結了這個話題。
  「是、是啊,哈、哈哈哈!」
  針妙丸尷尬地笑著,在心中為逃過一劫的事暗自感到慶幸。



  用完晚餐,天子和依神姊妹都各自去休息之後。
  針妙丸便開始著手進行準備。
  她小心地避開其他人的注意,另外籌備好了一份食物,並悄悄將食物運回了自己的房間。
  雖然以針妙丸的體型來說,要做到這些事並不容易,但她還是靈巧的完成了每一個步驟。
  最後她謹慎的確認沒有人跟著自己之後,便回到房間並關上了房門。
  一切都準備就緒後,針妙丸便走到了自己房間的窗邊,向著窗外喊道:
  「正邪!妳在吧。」
  「公主?」
  回應針妙丸的呼喚,鬼人正邪的身影出現在了輝針城的窗外。
  「……妳是怎麼知道我在這的?」
  「今天幫天人大人療傷的時候,我發現藥品和繃帶減少了,所以我就在想,一定是妳潛進來拿的。」
  「……」
  與天子一樣,正邪也在先前的戰鬥中受了不輕的傷。
  所以為了替自己治療,她才會潛進輝針城內,竊取藥品與繃帶。
  「而且,既然妳受了傷,就肯定不會走太遠,多半就躲在屋簷或是空房間裡休養吧。」
  「妳明明平常都呆頭呆腦的,就只有在這種時候特別敏銳。」
  「我哪裡呆頭呆腦啦!」
  小小的進行了反駁之後,針妙丸便恢復愉快的笑容,向正邪慰問道:
  「總之,今天辛苦妳了呢,正邪,謝謝妳為她們兩人做了這些事。」
  「哈?我才不是為了她們而做的呢。」
  正邪不以為然的將雙手往兩旁一攤,說道:
  「我只是看那個天人不爽,想要教訓她一下而已。」
  「但那個時候妳不是和我這麼說了嗎?」

  那個時候……具體來說,也就是昨天的深夜。
  差不多也就是在一天前的這個時間點的事吧。
  正邪她來到了針妙丸的房間,找針妙丸借用萬寶槌的力量。
  當時,正邪對針妙丸這樣說了:
  『天人還有貧乏神,她們兩人身上有著相反的不幸。
   一方,是因為一無所有而不幸。
   另一方,卻是因為擁有一切而不幸。
   為什麼會有這樣的差別呢?人們究竟是為什麼會感到不幸呢?
   所以,我想要試試看。
   我想要讓她們兩人的運勢互相顛倒。
   讓天人背負貧乏神的厄運,讓貧乏神得到天人的強運。
   如果像這樣體驗過對方的運、體驗過對方的感受的話,她們的想法或許就會有所改變了。
   所謂的不幸,是由自己的心靈所製造出來的邪神。
   如果她們的精神與思想能夠以此為契機改變的話,或許就能夠戰勝不幸了也說不定。』

  「所以我覺得妳是為了幫助她們兩人才這麼做的,難道我想錯了嗎?」
  「我一句話都沒有說過是想幫他們不是嗎?我只是想試試看這麼做的話,事情會怎麼發展而已,還有順便教訓自以為是的不良天人。」
  對此,正邪的態度十分堅定。
  而針妙丸看著這樣的正邪,沉吟了一會之後,說道:
  「嘛~那就當作是這樣吧。」
  「『當作是』是甚麼意思啊!?」
  「比起這個……」
  針妙丸無視了正邪的不滿,稍微移動了一下位置。
  她站到了自己剛才籌備並運進房間的食物旁邊,向正邪說道:
  「我為妳準備好了晚餐,來吃一點吧。」
  「……嘖!真是的。」
  彷彿很受不了針妙丸般的,正邪發出了咋舌聲。
  話雖如此,正邪她還是穿越窗戶,進入了輝針城,並伸手抓起針妙丸準備的食物咬了一口。
  「嘻嘻~」
  看到正邪願意吃自己準備的食物,針妙丸也感到很高興的笑了起來。
  「另外這個我也幫妳拿了過來喔,妳昨天就是在找這個吧。」
  說著,針妙丸取出了她事先放在房間內的另一樣物品。
  「這是……」
  正邪看到那樣物品,也感到了驚訝。
  因為那樣物品,正是昨天正邪潛入輝針城時,所想要拿取的目標物。
  而那樣物品──也就是酒。
  那是以前正邪還住在輝針城時,珍藏的一瓶酒。
  昨天正邪忽然有了想喝酒的情緒,所以就打算將這瓶酒找出來,只是酒沒找到,倒是在倉庫和天子打了起來。
  ──回想起來,那也就是這一連串事件的開端啊。
  「妳是怎麼知道我在找這瓶酒的?」
  正邪從針妙丸的手中接過酒,提問道:
  「不對,在那之前妳怎麼知道這瓶酒是我的?我應該沒有告訴過妳這瓶酒的存在啊。」
  「在城裡看到了不知道是誰的所有物的酒,大概就能猜到了。畢竟不是我的也不是我的族人的,那麼就只能是妳的了吧。」
  「……我有時候會懷疑,妳是不是其實很聰明,只是平常都在裝笨。」
  「我本來就很聰明啊!而且我平常也沒裝笨,我一直都表現得很聰明的!」
  針妙丸雙手叉腰,都起了嘴來表示自己的不滿。
  看著這樣的針妙丸,正邪也不禁露出了無奈的笑容。
  接著,正邪她舉起酒,向針妙丸問道:
  「總之,要一起喝嗎?」
  「嗯!」
  彷彿一直在等正邪的這句話般,針妙丸大力的點了點頭,接受了這個邀約。
  於是……
  接著正邪與針妙丸兩人便坐在窗邊,手中各拿著一個酒杯,望著夜景喝酒。
  「正邪妳如果也能進來一起用餐就好了呢~」
  「妳以為我可能和平的和那個不良天人同桌吃飯嗎?」
  「也是啦。」
  「而且真要說的話,我應該是妳們的敵人呢。」
  「那麼,就讓我為可以一起笑著喝酒的敵人敬一杯吧!」
  「哼!」



  種子落入土中,經過時間成長,才終於綻放出花朵。
  在這春暖花開的季節,讓人覺得似乎有什麼東西將要發生改變。
  這改變對於花朵而言是幸福的變化嗎?亦或是不幸的變化呢?
  歸根結柢,花的幸福究竟是甚麼呢?
  或許標準的答案,根本就不存在吧。
  不過……
  但願所有的花朵,都能夠幸福的盛開。

全文完



間章目錄後記與補充說明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3932144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lwl0322無上調御大丈夫
各位巴友直持原創文章多多給我煉金石多少都可以看更多我要大聲說4小時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