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0 GP

【東方同人小說】第四章 天與天 ~ Amanojaku and Celestial.【百花繚亂、天與天】

作者:三八七│東方憑依華~ Antinomy of Common Flowers.│2018-03-25 08:21:13│巴幣:0│人氣:78
第四章 天與天 ~ Amanojaku and Celestial.

  「呦!不良天人,背負全人類的不幸的感覺還好嗎?」
  幻想鄉。
  在某條河流下游處的樹林中。
  天邪鬼──鬼人正邪以及天人──比那名居天子,於昨天進行了兩次交戰的這兩人,今天又再次的於此對面相望。
  「這有沒有讓妳感到幸福一些了呢?」
  「鬼人──正邪!!」
  怒吼出眼前這名妖怪的名字,天子充滿敵意的從腰間取出了緋想之劍。
  「果然是妳搞的鬼嗎!?」
  「哎呀哎呀~別這麼凶嘛,我可是為妳們製造了改變的機會喔。」
  正邪將雙手往兩旁攤開,得意地說明道:
  「妳似乎也已經注意到了,我用我的能力逆轉了妳和紫苑的運,所以現在妳背負了貧乏神的厄運,而紫苑則擁有著天人的強運。
   如何?很有意思吧?」
  「妳給我閉嘴!居然敢對我做這種事,別以為可以簡單的蒙混過去啊!」
  一想起剛才自己所遭遇到的苦難,無法抑制的怒火便從天子的胸中湧出。
  絕對要讓這個可惡的妖怪付出代價!
  這樣的決心,讓天子握緊了手中的緋想之劍。
  不過在這時,正邪她卻裝模作樣地擺出了傷心的樣子,說道:
  「為什麼這麼生氣呢?難道妳並不為紫苑能夠得到幸福而高興嗎?妳們明明是搭檔的說。」
  「……」
  一時之間,天子無法對正邪這句話做出回應。
  她知道正邪這句話根本不是真心的,只是故意說來挑釁自己而已。
  但如果在這邊回答了是的話,不就代表她承認了自己根本不在乎紫苑嗎?
  而如果回答了否的話,不就像是認同了正邪的做法嗎?
  總感覺不管怎麼回答,都會陷入正邪的言語陷阱之中,這讓天子對於接下來的發言十分謹慎。
  但是,就算天子甚麼都沒回答,正邪也還是抓住了天子沉默的這個空隙,追擊道:
  「既然妳那麼不樂意看到紫苑的幸福的話,那麼還是把紫苑交給我吧,我會比妳更好的發揮紫苑的價值的。」
  「夠了!妳這強詞奪理的下三濫。」
  無法繼續忍受正邪那三寸不爛之舌的天子,將緋想之劍高舉向天,並讓周圍的氣質聚集起來化為了劍身。
  是了,根本沒有必要和她說話啊。
  天邪鬼本來就是只有一張嘴特別靈活的妖怪,進入對方的得意領域和對方較勁是愚策。
  用壓倒性的武力將之粉碎,這才是面對天邪鬼時最正確的回答!
  「要動手嗎?」
  不過正邪看到天子亮出了武器,也沒有表現出絲毫退縮的意思。
  「很好!那就來吧。
   只不過~妳好像已經受了不少傷呢,要用那種身體戰鬥,也還真是難為妳啦。」
  「……」
  聽到正邪的話,天子也重新來審視了下自己的身體狀況。
  後腦杓被炸彈炸傷的影響,現在也還殘留著,雖然五感大致都恢復到能夠使用的程度了,但絕對稱不上完好。
  而身上那些被流彈與樹木重擊所帶來的傷,恐怕也會讓她無法以理想的狀態來活動四肢吧。
  在接下來的戰鬥中,天子肯定是無法發揮出自己全部的實力了。
  「如果妳害怕會因為受傷而輸給我,所以想要夾著尾巴逃跑的話,我也不是不能睜隻眼閉隻眼放妳走喔。」
  正邪幸災樂禍地笑著,嘲諷道:
  「放心吧!我是不會去攻擊逃走的妳的,我只會看著天人落荒而逃的狼狽模樣盡情大笑而已!哈哈哈哈哈!」
  「哼!少瞧不起人了,對付像妳這樣的螻蟻,只要用這具帶傷的身軀就十分足夠了!」
  沒錯。
  身為天人的我,要捏死一隻螻蟻得志的妖怪,根本不需要費那麼多力氣。
  沒有退卻的理由。
  這點傷,並不足以將我的餘裕奪走!
  於是,天子她用緋想之劍的劍尖指向正邪,宣言道:
  「斗筲之徒,穿窬之盜!
   卑微而不知道自己有幾兩重的低賤妖怪,為向高貴的我挑釁的事後悔吧!」
  「呵!虛有其表的不良天人,就只有嘴上文謅謅的。」
  面對天子一如往常賣弄知識的發言,正邪她先是感到無奈的搖了搖頭,然後便不甘示弱的回道:
  「君子固窮,小人窮斯濫矣。
   現在就讓我來看看妳是哪一方吧!比那名居天子!」

  於是,人與邪鬼的決戰,就此打響!

  「喝!」
  先出手的人,是天子。
  天子高舉緋想之劍,透過緋想之劍將氣質打入天空。

  墜符「落入大氣圈吧、讓夢想傾瀉於地表」

  天子放出的氣質,在高空中召喚出了一顆又一顆的要石。
  這些要石鎖定住了正邪的位置,以極為猛烈的勢頭,向著正邪的頭頂砸落。
  碰!碰!碰!碰!
  要石落在地上,發出了沉悶的聲響。
  「怎麼可能──」
  對於這個狀況,她不敢置信地發出了驚嘆。
  ──對於一顆要石都沒有命中正邪的這個狀況,天子她不敢置信地發出了驚嘆。
  不,如果只是沒有命中的話,倒還沒甚麼。
  本來天子就只是想先用第一招牽制住正邪的行動,然後再根據狀況來追擊的。
  但此時的問題是,正邪她一直都只用最小的動作來迴避每一顆要石,所以這些要石甚至連牽制的效果都沒能達到。
  可是如果要說這是正邪的動作十分精密的成果的話,好像也不太對。
  應該說是……天子的要石,每一顆都不走運的沒能準確落在正邪的身上。
  「哈哈哈!妳該不會忘記了吧?妳現在可是背負著貧乏神的厄運喔。」
  彷彿根本不把襲來的要石當一回事般,正邪保有餘裕的嗤笑道:
  「背負了貧乏神的厄運,就將注定落敗,現在的妳是絕對戰勝不了任何人的!」 
  「!」
  瞬間,天子回想起來了。
  讓被自己憑依的對象陷入必然的敗北,這就是紫苑的能力。
  那麼,失去了原有的強運,又背負起了紫苑全部厄運的現在,天子大概也就處於與之類似的狀況吧。
  這個事實,在一瞬間讓天子感到動搖。
  剛才她只考慮到肉體所受到的外傷,而忘了還有厄運會影響戰鬥的這件事。
  也許,她真的不該在這種狀況下和正邪動手的。
  但是……
  「哈!真的是這樣嗎?難道僅僅因為不幸,我就會連螞蟻都打不贏嗎?」
  天子的自尊心,讓她無論如何都不願意在這屈服。
  身為高貴的天人,怎麼可以在區區的妖怪面前表現出弱勢呢。
  「沒有那種可能吧!在絕對的力量差面前,運氣只不過是誤差而已!只是要踩死像妳這樣在地上爬行的臭蟲,就算背負了再多的不幸我也能贏!」
  「呵!死鴨子嘴硬。」
  正邪輕笑了一聲,對天子的逞強感到不以為然。
  「那麼,不如就讓我們來測試看看吧。」
  「?」
  忽然,正邪她彎下腰,從地上撿起了一顆石頭。
  用手稍微估測了一下石頭的重量之後,正邪就將石頭往上隨手一拋,丟到了空中。
  「妳猜這顆石頭會去哪呢?」
  「……」
  天子沒有回答。
  她的視線跟著石頭往上挪動,移向了高空。
  此時天子的要石攻擊還在繼續,但是正邪拋出的石頭,卻神奇地避開了所有的要石,沒有和任何一顆要石相撞。
  然後,弔詭的事情就在下一秒發生了。
  啪!
  「嗚啊啊啊!」
  正邪剛才丟出的那顆石頭,最終落在了天子的左眼上,讓天子痛的按住了眼窩。
  剛才發生了甚麼事?
  為什麼石頭會打過來?
  從角度來說,根本不可能到這邊來的啊?
  在劇痛之中,天子也努力的讓大腦運作,來理解當下的狀況。
  對了!剛才確實看到了……有一隻大鷲從空中飛了過去。
  正邪丟出的石頭,差點就要打到大鷲了,不過那隻大鷲反應靈敏的踢了一腳,將那石頭踢開。
  而被大鷲踢開的石頭,也就那樣擊中了天子的左眼。
  「怎麼……會有這種事……」
  為什麼會有大鷲剛好從這飛過?而且那大鷲居然還能夠踢飛石頭?
  那是野生的大鷲嗎?還是在哪的仙人的寵物呢?
  無論如何,大鷲的出現並不是正邪有辦法事先計算好的事。
  正邪她就只是隨意地將石頭往上丟而已。
  而石頭會打在天子的眼睛上,就只是因為天子她運氣不好罷了。
  「我說過了吧,背負了貧乏神的厄運的妳,是不可能戰勝任何人的。」
  「──」
  天子以還沒受傷的右眼,瞪視著眼前向自己挑釁的正邪。
  雖然因為天子在被石頭打中前的那一瞬間閉上了眼,所以她的左眼並沒有因此而瞎掉,但至少在這一戰中,她是無法依賴左眼的視覺了吧。
  不過,比起失去一隻眼睛的視覺,厄運為自己所帶來的威脅居然到了這個程度,這件事更加的打擊了天子的自信。
  『身為強大又高貴的天人,無論對手是誰我都能取勝。』
  天子她深信不疑的這件事,因為正邪的話語以及行動,現在終於開始動搖了起來。
  但是,即便如此,天子也拒絕表現出絲毫的軟弱。
  「只不過是靠運氣拿下了一隻眼睛而已,得意甚麼呢?」
  逞強的,不服輸的,天子她露出了笑容。
  雖然很痛,但還是要笑。
  雖然很不安,但還是要笑。
  否則……就會讓人發現,自己其實也有脆弱的一面的這件事。
  那是絕對不能允許的。
  身為天人,自己必須要天衣無縫才行。
  擁有瑕疵的這件事,是絕對不能允許的。
  所以,即便已經傷痕累累,天子卻還是將雙手叉腰,擺出了充滿自信的姿勢,喊道:
  「我可是與生俱來的天人啊,就算讓妳半個身體我也能贏!要為這些無聊的小手段沾沾自喜就趁現在吧!因為我很快就會讓妳一敗塗地了!」
  「……嘖!不肯認輸到這個地步,也算是種才能嗎?」
  正邪撇了撇嘴,感到有些不是滋味。
  她本來是希望能用剛才的石頭,讓天子的自信完全崩潰的,但天子到了這地步都還要繼續裝腔作勢下去,倒是讓她有些意外。
  不過戰鬥也才剛開始,想挫折天子的心靈的機會還多的是。
  「好,我就看看妳那副身體能撐到甚麼時候。」
  啪!
  正邪拍了一下手,在自己的身旁展開了大量的彈幕。
  「妳就用半個身體來接接看啊!」
  在正邪的驅使下,這些彈幕紛紛的向著天子襲去。並且,是盯緊了天子暫時失去了視力的左半身,打算從天子的死角進攻。
  「!」
  天子也查覺到了正邪的意圖,所以她用剩下的右眼加倍的注意周圍的動向,並揮動緋想之劍來抵銷彈幕。
  「唔!」
  但天子她還是力不從心,在擋掉一波彈幕的同時,就有數發遺漏的彈幕打在了她的身上。
  少了一隻眼的影響,比天子預料的還要大上許多,而且因為之前的傷,她的身體也不是能夠靈活動作的狀態。
  「可惡!」
  天子試著加大緋想之劍的出力來對抗,但或許也是不走運的影響,仍然不斷有遺漏的彈幕擊中她,為天子添加新的傷口。
  (不能一直這樣受制於她,必須想辦法突破現況才行。)
  雖然目前靠著天人的體質,天子還能夠承受住攻擊,但一直這樣下去是沒有勝算的。
  (既然無論如何都會受到攻擊的話,那麼──)
  於是,天子她決定要在這拚一把。
  颯!
  「!」
  蹬了一下地面,天子向著前方衝了出去。
  她用左手抓著一顆要石,用這顆要石擋在自己的面前,防禦從正前方來的彈幕。
  雖然要石的面積有限,也擋不到來自左右兩側的攻擊,但只要能夠護住臉部等要害就足夠了。
  天子她在要石的掩護之下,一邊承受著沒能防禦到的那些彈幕、一邊前進,然後──就這樣逼近到了正邪的面前。
  「喝啊!」
  在來到正邪面前的瞬間,天子她便拋開左手的要石,然後右手握緊緋想之劍,全力的朝正邪砍了過去。
  緋想之劍的氣質劍身,就像是呼應天子高昂的戰意般,延伸到有數公尺那麼長。
  而天子揮出的這一記斬擊,也讓在她前方的數棵樹木應聲倒下,可見其威力之大。
  但是,天子這一劍並沒有擊中正邪。
  「哎呀哎呀~居然還有能作出這種垂死掙扎的體力嗎?再怎麼不成材,也姑且是個天人呢。」
  正邪在天子揮劍的前一秒,就往上飛了起來,飛到半空中躲過了她這一劍。
  雖然天子也有考慮到正邪會進行迴避的這件事,所以才盡可能擴大了緋想之劍的攻擊範圍,但卻還是沒能捕捉到正邪。
  如果剛才她不是使用橫砍,而是選擇直砍的話,或許就能命中正邪了也說不定。
  在這個選擇上失誤,也是天子的不幸嗎?
  不!比起去糾結失誤的攻擊,不如進行追擊吧!
  「喝!」
  於是,天子再次揮舞緋想之劍,向正邪斬去。
  但就在天子揮劍的那一瞬間,她忽然感到方向感產生了錯亂,而她這一劍也砍向了與正邪全然不同的方向。

  逆符「天下翻覆」

  「就讓我看看,得天獨厚的天二代能有多少毅力吧。」
  正邪使用她的能力,逆轉了天子的方向感。
  而在接下來,正邪所釋放出的大量彈幕也從前後兩個方向,同時向著天子包夾而來。
  「該死!」
  天子立即揮舞緋想之劍抵擋,但是卻非常的不順利,她的每一劍都無法砍在她想砍的位置。
  因為左眼暫時無法目視,還有身上的傷勢,天子想要進行攻防本來就很辛苦了。如今再加上方向感的錯亂,她根本無法有效的對襲來的彈幕進行應對。
  「唔──!」
  眨眼之間,超過十發的彈幕便抓準了天子動作上的空隙,打在她的身上,留下創傷。
  而彈幕也沒有給天子喘息的時間,一波接著一波接連的向著天子湧去。
  「嘎啊──」
  發出了不成聲的悲鳴,天子的身體漸漸被彈幕所淹沒。
  (可……惡……)
  ……到此為止了嗎?
  難道說,這就是結束了嗎?
  到頭來……妳還是無法成為天衣無縫的存在啊。
  終究,只是個雞犬升天的不良天人呢。
  「哈啊啊啊啊啊啊!」
  「!?」
  忽然,本來已經被彈幕所掩埋,全身都受了相當的創傷的天子,發出了咆哮。
  怎麼可以在這邊結束!
  還沒有給那些將我趕出天界的傢伙們顏色瞧瞧,我怎麼可以在這邊結束啊!
  鏘!
  忍耐著被彈幕擊中所帶來的疼痛,天子將手中的緋想之劍刺入了地面。
  然後──

  天地「俯瞰世界的遙遠大地呦」

  隨著『咚』的一聲巨響,天子周圍的地形發生了變化。
  她腳下的地面迅速的被抬升到了數公尺高的高度,將天子送到了半空中,也讓她從包圍住她的大量彈幕中脫離。
  「妳這傢伙──」
  正邪看到天子從彈幕堆中脫離,也驅使妖力來操控彈幕,讓彈幕去追擊天子。
  但是這一次,天子的行動比正邪還要更快一步。
  雖然現在天子的方向感還是混亂的,無法正確的掌握正邪的所在方向,不過既然這樣,那只要使用與方向無關的方法來攻擊就行了!

  要石「要石浮游炮」

  天子召喚出了數顆要石,並讓這些要石往四面八方發射出去。
  而這些要石在離開天子一段距離之後,便更進一步的,從要石上頭發出了朝四面八方射擊的氣質彈。
  就這樣,與方向無關,天子的攻擊佈滿了此處的空域。
  「咕──咖啊啊啊啊!」
  正邪雖然試著想要迴避,但終究沒辦法在要石密集的攻擊中躲到最後,還是被數發氣質彈擊中,因此而墜落到地上。
  終於,在這場戰鬥中,天子第一次擊傷了正邪。
  天子一面倒的受到攻擊的局面,至此也是告了一段落。
  但是很遺憾的,這一擊的戰果,並無法成為天子逆轉的契機。
  因為就在這個時候,弔詭的事情又再次發生了。
  ──天子她,被自己的要石所發出的氣質彈擊中了。
  「唔啊!」
  由於這個狀況實在太過讓人意外,而天子身上又已經累積了很重的創傷,所以在被自己的氣質彈擊中後,天子她就那樣失足從隆起的地面上摔了下來,跌回了和本來的地面等高的位置。
  (又是……厄運的影響嗎?)
  阻礙著天子戰鬥的,並不只有錯亂的方向感和創傷,還有本來屬於紫苑的那龐大的厄運。
  『背負了貧乏神的厄運,就將注定落敗,現在的妳是絕對戰勝不了任何人的!』
  戰鬥剛開始時,正邪所說的話,又再次的在天子的腦中響起。
  (難道說,我還是沒能戰勝必敗的厄運嗎?)
  這樣想著,透過剛才的反擊才好不容易壓抑下去的挫折感,又開始湧上了天子的心頭。
  「哈……哈……哈哈哈!剛剛真是有點嚇到我了呢,沒想到妳在那種狀況下,還有辦法進行反擊啊。」
  剛才遭到擊落的正邪,比天子更早一步的爬了起來。
  她稍微檢查了一下自己的傷勢之後,便望著仍然倒在地上天子,笑道:
  「不過,看來這就是妳的極限了呢。」
  「──」
  由於顧忌正邪可能會進行追擊,天子她也急忙地想再次站起來。
  但即便只是『站起來』這樣簡單的動作,對現在的天子來說卻也十分的辛苦,畢竟天子在剛才的交鋒中,所受到的傷實在太嚴重了。
  「哈……哈……咕嗚……」
  雖然天子還是順利的站起了身,但是身上的劇痛,卻讓她不禁皺起了眉頭。
  她的劣勢並沒有改變。
  即便剛才成功擊中了正邪,但結果還是自己這邊的傷勢比較重。
  現在她僅僅只是活動身體就很痛。
  天子甚至沒有把握,自己還能夠繼續握劍多久。
  而且對於身上所背負的這份厄運,她也還不知道該怎麼辦才好。
  她完全找不到突破口。
  (我居然……被逼到了這個地步……)
  貴為天人的自己,竟然被區區一隻妖怪給逼迫至此,這個事實讓天子感到無比的屈辱。
  (我為什麼贏不了她?)
  明明都已經如此奮戰了,為什麼還是打不贏那個天邪鬼?
  我是天才、是高貴而強大的天人,而對方只不過是個渺小的天邪鬼罷了,我根本沒道理會輸給她啊──

  ──真的,是這樣嗎?

  仔細想想,當初在自己參與追緝天邪鬼的行動的時候,不就沒有成功抓到她嗎?
  雖然自己只是來打發時間湊熱鬧的,說不上很認真,而且天邪鬼身上還帶著奇怪的道具。
  但即便如此,身為天人的自己,到最後都沒能把天邪鬼抓到手,這也是不爭的事實。
  (難道說,我一直都小瞧了這個天邪鬼嗎?)
  這個天邪鬼能夠在全幻想鄉的追緝中活到今天,絕對不只是運氣好或是持有特別的道具的原因。
  幻想鄉的強者們,並沒有天真到只靠一些犯規道具就能打發掉。
  雖然道具的輔助的確是重點,但是除此之外,恐怕天邪鬼也確實有著某種讓她能夠戰鬥到今天的特質吧。
  比如說,毅力。
  比如說,意志。
  比如說,覺悟。
  ……那我呢?
  我在那個時候,為什麼沒有認真起來對付天邪鬼呢?
  難道說,是為了給自己一條退路嗎?
  如果失敗了沒有抓到天邪鬼,只要說自己只是來玩的,根本沒有認真,就可以不用感受到挫敗感了。
  難道說,我其實是在用這種方法逃避痛苦嗎?
  我居然是如此脆弱的存在嗎?
  不!這是不被允許的!
  我是天衣無縫的天人,不能有絲毫的缺陷。
  我怎麼可能會脆弱到害怕輸給天邪鬼呢!
  「喂!不良天人。」
  「!」
  忽然,正邪出聲呼喚了天子。
  天子望著前方,重新注意正邪此時的狀況。
  意外的,正邪似乎沒有打算立刻向天子攻擊過來的樣子。
  「反正妳也已經奄奄一息了,在最後說點甚麼吧,如果一句遺言都不留的就死掉的話,也太無趣了。」
  「……我和妳沒有甚麼話好說,而且我也沒打算死。」
  「沒打算死?真的嗎?」
  雖然天子只是想隨口打發掉正邪,但正邪卻還是抓住了天子話中的一個關鍵字,進行了追問:
  「就這麼繼續作為天人活下去,對妳來說真的是幸福的嗎?乾脆快點死掉一了百了,這種想法妳一次都沒有過嗎?」
  「──我……」
  天子動搖了。
  她知道千萬不能被正邪的話語給牽著走,畢竟對方可是最擅長巧言舌辯的天邪鬼。
  但她就是沒有辦法不去在意。
  (想死的想法……我真的一次都沒有過嗎?)
  不!不可以去想這件事,這是天邪鬼的圈套。
  如果深入去想這件事的話,我就沒有辦法繼續作『比那名居天子』了啊!
  「……」
  正邪觀察著天子的反應,然後……淺淺的,露出了不懷好意的笑容。
  是了。
  正邪的目的,並不只是要打倒天子而已。
  而是想在這將天子的傲慢與自尊以及一切的一切都徹底粉碎!
  於是,正邪她再度開口,懷抱著確實的惡意,說道:
  「果然,妳心裡頭覺得自己是不幸的呢。」
  住口。
  「哈哈哈!妳真的很滑稽,明明擁有那麼多人們窮極一生也得不到的事物,卻還是無法感到滿足,結果成天在那邊鬧脾氣。」
  快住口啊!
  「其實妳一直希望有誰能來注意到自己吧?所以無論是在天界還是在幻想鄉都在四處搗亂,其實妳就只是想得到大家的注意而已。哈哈!妳還真是像小孩子一樣的傢伙呢。」
  不要在這之上,繼續挖掘我的缺陷了。
  「不過,妳有沒有想過那些比妳更不幸的人的感受呢?和那些連生活都無法確保的人相比,妳究竟有甚麼資格覺得自己是不幸的呢?」
  我必須是天衣無縫的啊!
  「說到底,妳只不過是個戰勝不了自己的心病,甚至連面對都不敢去面對的──不良天人罷了啊。」
  咚!
  猛然的,伴隨著一聲巨響,地形發生了變化。

  乾坤「粗暴而宛若母親的大地呦」

  終於還是聽不下正邪的話了的天子,將手中的緋想之劍刺進了地面。
  然後藉由將氣質注入地下,天子讓自己周圍的地面迅速地往上升高,而剛才還站在地上的正邪,也就此被升高的地面給彈飛。
  「唔……哼哼!惱羞成怒啦。」
  正邪雖然因為被彈飛時的衝擊,而稍微受到了點傷害,不過天子此時的反應,正是她所想看到的。
  「這份憤怒,正是妳的精神強度沒有達到天人的水平的證據!妳果然只是個失敗的半調子啊!」
  「喝啊啊啊!」
  天子大喝一聲,向著上方高高跳起。
  她不打算回應正邪的話,果然對於天邪鬼最好的回答,就是武力!

  天符「天道是非之劍」

  天子將力量聚集在手中的緋想之劍上,並在自己與正邪的距離縮短到只剩數公尺時,用緋想之劍向著上方全力刺去。
  現在正邪身上還留有一些剛才被彈飛後的慣力,應該是沒辦法那麼自由的飛行、移動的。
  這正是重創正邪的機會。
  天子將逆轉的機會,賭在了這一劍上。
  然而,天子的這一劍卻還是落空了,沒能擊中正邪。
  「!」
  「嘻嘻!」
  正邪她──用能力逆轉了自己的移動方向。
  讓本來往上移動的自己,轉而往下移動。
  所以在天子計算好正邪的位置刺出那一劍時,正邪她卻已經移動到了天子的下方了。
  然後,就在下一秒。
  正邪她伸手抓住了天子的腳踝,並狠狠的將天子往下摔向了地面。
  「哈!」
  「咖啊啊啊啊啊!」
  本來對天子來說,從那個高度摔下來,並不是甚麼大不了的事。
  但是現在天子渾身上下都受了傷,此時再受到這樣的衝擊,便讓她感受到了彷彿全身的傷口都被人扯開般的劇痛。
  「可惡……」
  在強烈的疼痛之中,天子悔恨的握緊了拳頭。
  她想起了正邪剛才所說的話。
  『妳只不過是個戰勝不了自己的心病,甚至連面對都不敢去面對的──不良天人罷了啊。』
  「……我……」
  總覺得……自己好悲慘。
  不是不幸,而是悲慘。
  達不到真正的天人的境界,卻也沒有辦法放下身為天人的傲慢與自尊。
  不上不下的。
  結果,自己到頭來甚麼都不是嗎?
  「……誰來……我……」
  為什麼,自己會變成這副模樣呢?
  是際遇的錯嗎?
  還是自己的錯呢?
  好想哭。
  可是不能哭,如果哭了的話,我就不完美了。
  如果不笑著去面對一切的話,我就不再是天衣無縫的『比那名居天子』了。
  好痛苦……
  好難受……
  誰來……注意到我……誰來──
  「誰來……救救我啊──……」
  無比細微的求救,從天子的喉嚨中漏了出來。
  然而,回應她的,卻不是救贖的天使。
  「妳真的很悲哀呢,不良天人。」
  而是落井下石的惡魔(天邪鬼)。
  此時,正邪她正頭下腳上的,顛倒著飛行在低空處。
  她向著倒在地上的天子嗤笑道:
  「明明被各種各樣的恩惠所包圍,也不需要為此而付出任何努力,結果卻還是被困於心病,而得不到快樂。妳不覺得這實在是很滑稽的一件事嗎?」
  「……閉嘴……」
  「吶!不良天人,如果妳希望能夠從苦痛中解脫的話,我這邊倒是有一個不錯的主意,妳要不要聽一聽呢?」
  「──」
  解脫?做得到嗎?
  不!不能聽!
  天邪鬼的目的很明顯,就是在以破壞我的精神為樂。
  她根本不可能會給出任何善意的建議,她的話語全部都是惡意的。
  所以天邪鬼的主意,根本就不需要去聽。
  但是……天子她還是控制不了自己的耳朵。
  當正邪再次開口時,正邪所提供的主意,仍然傳入了天子的耳中:
  「去死吧。」
  「──!」
  「就是現在,帶著貧乏神的不幸,給我去死吧。」
  那是雖然簡短,但卻非常明確,同時殘酷而無情的話語。
  「畢竟只要妳還作為天人活著,就永遠都會被困在不良天人的這個身分裡,那麼果然就只能去死了啊!重新來過,也許妳還能轉世當人類呢。」
  「……」
  轉世成為人類?我嗎?
  如果能透過死亡擺脫天人的身分,我就能得到幸福了嗎?
  不!這是天邪鬼的誘導。
  不能被她繞進去了。
  「……本末倒置!」
  天子掙扎著,再次活動起重傷的身體,緩慢地站起身來。
  傷口好痛,好想就這樣睡下去。
  但是,戰鬥還在繼續。
  必須在這和天邪鬼分出勝負才行。
  「哈……哈……」
  天子喘著氣,移動右眼的視線,注視著彷彿在嘲弄自己般,於半空中倒立的正邪。
  「我可是……高貴的天人,沒有特別捨棄這個身分回去當人類的道理吧!」
  「是嗎?那就當作是這樣吧。」
  正邪笑著聳了聳肩,似乎對天子的反駁很不以為然。
  「比起這個,我這邊還有一個好消息要告訴妳喔。」
  話鋒一轉,正邪她豎起了一根手指,以溫柔到讓人感到詭異的語調,述說道:
  「現在妳的身上,不是背負著那個貧乏神的厄運嗎?
   如果妳現在帶著這份厄運死去的話,那些厄運也會隨著妳的死亡而消滅吧。
   也就是說呢,如果妳現在死在這的話,就能夠多少減輕那個貧乏神所需要承受的苦痛了呢!」
  「!」
  瞬間,紫苑的臉龐浮現在了天子的腦海中。
  (紫苑……)
  依神紫苑,背負了全人類的不幸的貧乏神。
  我有辦法拯救她嗎?
  只要在這死去的話……
  「雖然過段時間她的體內又會重新累積起厄運,但至少在那之前,她能夠過上一段時間的好日子吧。」
  正邪進一步進行著說明,以充滿了吸引力的聲音,誘導道:
  「妳這個一直都看不起任何人、活了那麼久卻沒做過半件好事的不良天人,能夠在死時幫助到他人,妳不覺得這也是件挺不錯的事嗎?」
  「……我……」
  「只要妳現在帶著厄運死去,就能夠同時拯救妳們兩個人了!這真是一個完美的方案,妳不覺得嗎?」
  「……」
  天子,沒有辦法抗拒正邪的話語。
  明明知道這是圈套,明明知道正邪只是想看自己崩潰而已。
  但是天子,還是沒有辦法抗拒這段話語。
  (即便是這樣的我,在最後……也有辦法為誰帶來幸福嗎?)
  一直以來,都不知道自己是為了甚麼而活著的。
  從出生起,就被恩惠所包圍。
  生活中並不缺任何東西,也沒有需要去努力達成的目標,僅僅是……活著而已。
  這樣的生命,有意義嗎?
  一直以來,都很害怕去面對這個問題。
  但是,如果說……如果在最後,自己的死能夠為紫苑帶來幸福的話。
  也許我誕生在這個世界上,就有了那麼一點點的意義了吧。
  「呵呵呵~看來是決定了呢。」
  看到天子的眼中漸漸喪失了求生意志,正邪也得意的笑了起來。
  「那麼,就由我來送妳一程吧!」
  說著,正邪在半空中翻轉身體,恢復成頭上腳下的體勢。
  同時她也運起了妖力,準備給天子最後一擊。
  「這是我為不幸的妳所準備的救贖,給我飽含感激的去死吧!」

  逆弓「天壤夢弓的詔勅」

  正邪用妖力組成了大量的箭矢,讓這些箭矢從四面八方包圍住了天子,然後紛紛的向著天子射去。
  「唔!」
  面對襲來的攻擊,天子反射性的用手臂護住了臉與胸等要害。
  雖然妖力的箭矢接連的刺穿了她的肩膀與後背,但只要保護好要害的話,靠著天人的體質應該還能撐一段時間。
  只是……為什麼要抵抗呢?
  為什麼不就此接受死亡呢?
  自己現在,是為何而在此呼吸的呢?
  (紫苑……)
  只要自己死在這,就能夠讓紫苑得到一點幸福了吧。
  那真是……讓人感到相當安慰的一件事啊。
  (說起來,昨天對紫苑大聲了的事情,我還沒有向她道歉呢。果然那個時候,不該意氣用事的啊。)
  紫苑她現在人在哪呢?是不是還在找我呢?
  如果等紫苑找到我時,發現我已經死掉了的話,她會不會為我傷心呢?
  就算是這樣的我,也有人會為我的死而傷心嗎?
  『天人大人。』
  瞬間,天子似乎聽到了紫苑呼喚自己的聲音,在耳邊響起。
  然後──
  (不對!紫苑她,才不會希望這種事!)
  ──她也在這一瞬間,醒悟了。
  (用我的死去換取短暫的幸福,這絕對是錯誤的!我──不能死在這啊!)

  劍技「氣焰萬丈之劍」

  天子,再一次的握緊了緋想之劍。
  雖然一度屈服於天邪鬼的話術,差點就要放棄了生命,
  但天子還是重新堅定了意志,揮舞緋想之劍,用緋想之劍的氣質劍身砍向四周,將那些襲向自己的妖力箭矢抵銷。
  「為什麼要抵抗?妳難道不想要拯救紫苑嗎?」
  看到天子再度出手反擊,正邪也放聲的向天子喊道:
  「結果妳還是最愛惜自己的生命嗎?到頭來妳還是那個凡事都只想到自己的不良天人,果然妳打從一開始就根本不在乎紫苑的幸福啊!!」
  「哈!別說笑了。」
  天子發出了嗤笑。
  「由我帶著厄運死去,讓紫苑在一段時間內不用背負龐大的厄?這算甚麼拯救啊!」
  沒錯,那種行為才不是拯救,只不過是自我滿足罷了。
  「紫苑那傢伙,才不需要那種短暫的好日子呢。因為接下來,就會由我這個偉大的天人大人,為她帶來長久的幸運的!」
  這才是,自己應該為紫苑所做的事情。
  並非在這帶著厄運送死,而是和紫苑一起走下去!
  「然後……我也一樣,我會自己抓住自己的幸福!不需要妳多管閒事!」
  「嘖!死到臨頭都是個自我中心的天二代嗎。」
  好不容易才將天子的意志挫折到了自殺邊緣,沒想到這麼快就振作了起來,這讓正邪感到有些不是滋味。
  「但是,妳也就到此為止了啊!」
  「……」
  正邪這句話的意思,天子也很明白。
  雖然天子取回了戰意,但是她壓倒性的劣勢卻還是沒有改變。
  她本來就重傷的身體,在剛才又添了許多的新傷口,恐怕下次倒下時,她就沒有辦法再站起來了吧。
  雖然她現在拼命的揮劍在抵擋妖力箭矢的攻擊,但是傷勢以及厄運的影響,還是讓她無法順利的動作,身上的傷口持續在增加。
  這樣下去,即便天子取回了求生意志,恐怕也還是無法生還下來。
  (果然不戰勝必敗的厄運的話,就沒有勝算嗎。)
  難道說,從背負了貧乏神的厄運的那時侯起,天子她就沒有戰勝正邪的可能了嗎?
  但是,這樣想著的天子,卻忽然注意到了一件事:
  (不!等一下,我身上所背負的厄運,是屬於紫苑的東西。
   而我真的……應該去和紫苑的厄運戰鬥嗎?)
  或許自己從一開始就搞錯了。
  (既然我是紫苑的搭檔,那麼屬於紫苑的這份厄運,也應該是我的友軍啊!
   我不該去與厄運戰鬥的,而應該要接受這份厄運才對!)
  問題是,做得到嗎?
  如果厄運是那麼容易就能夠接受的東西的話,天子這一路上就不會吃那麼多苦了。
  天子她真的有辦法承受紫苑所背負的全人類的不幸嗎?
  (我的氣量,可沒那麼狹小啊!)
  天子試著對自己體內的厄運進行操控,並將手中的緋想之劍高舉向天。
  (區區全人類的不幸,我就承受給妳看!)
  緋想之劍因為凝聚了氣質而顯現成赤色的劍身,如今纏繞起了天子體內的厄運能量,而漸漸轉變成了接近黑色的深藍色。
  「!?」
  (那傢伙──)
  正邪雖然不知道天子打算做甚麼,但也隱約開始感到不妙。
  「咖──才不會讓妳得逞啊!」

  逆轉「Reverse Hierarchy」(階級逆轉)

  比天子的攻擊更早一步,正邪再次施展了她的能力,混淆了天子的方向感。
  如此一來,不管天子在準備的是怎樣的攻擊,只要無法命中就沒有意義了。
  「這次真的要說再見啦!不良天人!」
  吶喊著,正邪展開了全力的彈幕,認真的要用接下來的攻擊將天子了結掉。
  但是──
  「吶!天邪鬼,妳有沒有想過一件事呢?」
  「?」
  ──天子她露出了自信的笑容,宣言道:
  「既然我現在背負著紫苑的不幸,那換句話說,不就代表我現在正在與紫苑並肩作戰嗎?
   所以啊──妳可別以為妳能勝過最強的我們兩人的聯手出擊啊!」

  「不幸神的緋想天」

  天子將壓縮了龐大厄運能量的緋想之劍,揮了出去。
  厄運的能量化為了深藍的氣質彈,從緋想之劍上擊發而出。
  數量龐大而密集的厄運氣質彈,從旁邊看上去,就像是一道深藍色的巨大光柱一般。
  這是蘊含了全人類的不幸的最強的一擊,
  這一擊,將會為這場戰鬥決出勝負。
  不過──
  (得手了!)
  ──由於方向感被正邪的能力混淆,天子她打出攻擊的方向,與正邪所在的方向完全不同。
  她的攻擊沒有命中正邪。
  「哈哈哈哈!看來妳也終於計窮力盡啦,那麼這就懷抱著悔恨去死吧!」
  放聲大笑著,正邪驅使妖力,讓自己放出的彈幕紛紛向天子擊去。
  然而──
  「哈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天子她卻發出了奮力的吶喊,並開始旋轉自己的身體。
  天子一面旋轉身體、一面揮動手中的緋想之劍,讓緋想之劍牽動著深藍色的光柱,朝四面八方砍了一圈,也將周圍襲向了自己的彈幕全數抵銷。
  「什──」
  (怎麼可能!?以她的傷勢,居然還有辦法作出那麼大動作的攻擊嗎!?)
  眼前的情形,讓正邪錯愕的瞪大了雙眼。
  然後……
  「唔咕咕咕──」
  正邪她也終於是無法躲避的,被橫掃過來的厄運光柱給擊中了。
  「咕嗚嘎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這一擊扎實的打在正邪身上,將正邪往上擊飛到了數公尺的高空中,過了數秒之後,才重重的摔落到地上。
  「哈……哈啊……哈……」
  天子大口的喘著氣,疲憊的望著眼前倒在地上的正邪。
  終於……終於打倒那個天邪鬼了。
  天子她淡淡的露出了笑容,感到十分的滿足。
  「……我……贏……」
  碰!
  但是,本來打算宣言自己勝利的天子,在把話說完之前,便虛弱的往前倒在了地上。
  剛才那一擊用上了天子剩下的全部力量,現在的她真的是連站都站不起來了。
  「咖……真是氣派的一擊啊……」
  「!」
  忽然,在精疲力盡的天子前方,傳來了聲音。
  「不過……」
  至於那聲音的主人是誰,自然不用多問。
  「……是我贏了。」
  是鬼人正邪。
  雖然剛才她受到強烈的攻擊,倒在了地上。
  不過與天子不同,正邪還留有體力,她忍著傷痛活動身體,還是再次站了起來。
  (可惡……)
  天子不甘心的咬緊了牙──不,這只是個譬喻,實際上天子現在連咬緊牙的體力都不剩了。
  剛才天子所打出的最後一擊非常完美,不愧是接納了厄運所放出的一擊。
  但是雙方身上所累積的傷害,卻不在同一個水平。
  從被妖精的炸彈炸到後腦開始,就持續的受難累積創傷的天子,還是比正邪更早一步到達了極限。
  「剛才那一下,讓我稍微有點對妳刮目相看了,就只有一點點啊。」
  正邪扭動著脖子,似乎是因為剛才的傷還在痛的關係,她此時正顯得不太好受的皺著眉。
  「妳能做到這一步確實讓我很意外,不過最後成為贏家的,果然還是我呢。」
  這樣說著,正邪以緩慢的步伐,踏步走到了天子的面前。
  「唔……」
  看著正邪的接近,天子雖然想要爬起身來應對,卻連一根手指頭都動不了。
  這次,真的是萬事休矣了。
  「做為妳表現優良的褒獎,我會盡量讓妳痛快一點的。」
  站在天子的前方,正邪緩緩提起了右腳。
  「我這就讓妳解脫吧,從奢侈的不幸之中。」
  話一說完,正邪便讓右腳往下踩了下去,打算直接踩碎天子的頭。
  但是就在這個時候──
  颯!
  ──一個手提包忽然飛了過來,打中正邪的小腿,使她這一腳踩偏而沒能踩中天子。
  「甚麼!?」
  在正邪還沒能反應過來時,一個人影瞬間出現在了正邪的面前,並抓住了那個手提包。
  是依神女苑。
  「歐啦!」
  「嘖!」
  女苑用帶著戒指的雙手向正邪揮出了數拳,而正邪為了迴避,也只好往後跳開,遠離天子。
  「天人大人!」
  而在一段距離外的地方,紫苑也正在向這邊飛過來。
  「……」
  正邪警惕的來回打量了下依神姊妹和天子,整理當下的狀況。
  然後她便聳了聳肩,笑道:
  「呵呵!好吧,反正我也得到相當的樂趣了,咱們就改天再見啦!」
  語畢,正邪便以靈巧的動作,跳往了河的對岸,轉眼間便消失在了幾人的視線之中。
  女苑看著正邪離去的方向,向剛趕到的紫苑問道:
  「妳覺得要去追她嗎?姊姊。」
  「可是天人大人她傷的好重,必須趕快處理才行!」
  「……」
  天子在模糊的視線中,看到了女苑和紫苑兩人靠近自己的身影。
  (是嗎……這件事,終於告一段落啦……)
  於是,終於能夠放心下來的天子,也就此昏迷了過去。



間章目錄間章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3932139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pjfl20180818台灣
不EY看更多我要大聲說5小時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