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0 GP

【東方同人小說】第三章 逆天改運 ~ Reverse Misfortune.【百花繚亂、天與天】

作者:三八七│東方憑依華~ Antinomy of Common Flowers.│2018-03-25 08:09:41│巴幣:0│人氣:91
第三章 逆天改運 ~ Reverse Misfortune.

  深夜的輝針城。
  針妙丸走在城內的走道上,思考著今天所發生的事。
  潛入城裡的正邪。
  與正邪大打出手的天子。
  還有天子去帶紫苑回來之後,兩人間有著芥蒂的態度。
  雖然針妙丸如果要分類的話,是屬於性格比較樂天的那一方,不過這些事還是讓針妙丸無法不去在意。
  (天人大人和貧乏神的事,我是否應該介入呢?總感覺捲進去會很麻煩,不過就那樣放置著感覺也很尷尬啊。
   還有正邪……我大概能猜到她是為了什麼而潛入城裡的,既然如此……)
  這樣思考著,針妙丸她在不知不覺間,也已經走到了自己房間的門前。
  (嘛~今天就先睡吧,思考這些事讓我好累啊~)
  雖然實際上她並沒有真的思考很久,不過針妙丸還是像剛進行了漫長的工作一般,大大的伸了一個懶腰。
  「哈啊啊~」
  疲倦的打了一個哈欠,針妙丸伸手打開了自己房間的房門。
  然後,就在門打開的那一瞬間,在針妙丸的眼前出現了讓她出乎意料的畫面──
  「呦!公主。」
  「正邪!……妳來啦。」
  ──在針妙丸的房間裡,正邪此時正若無其事的盤腿坐在窗邊,抬手向針妙丸打了招呼。
  而針妙丸她雖然在第一時間感到驚訝,不過很快地就接受了正邪在此的事情,沒有絲毫的慌亂,僅僅只是很平靜的向正邪說道:
  「上午的事情真是不好意思呢,我沒想到天人大人會攻擊妳,我應該先和她說明清楚妳的事的。」
  「無所謂,我也沒想要從妳那邊拿到甚麼特權,我是潛進城裡來的侵入者,如果想用武力趕我出去的話就放馬過來吧,這樣就好。」
  「……」
  針妙丸並沒有否定正邪的發言。
  她能了解正邪的堅持。
  而且經過了之前名為純狐的仙靈所製造的那起事件之後,針妙丸也重新確認了自己與正邪的關係。
  正邪是惡,而自己則將成為打倒這份惡的英雄,兩人的關係將以這樣的形式延續下去。
  所以,只要這樣就行了。
  「話說啊~那個『天人大人』的稱呼能不能改一改啊?」
  這時,正邪她語調一轉,一臉不快的向針妙丸抱怨道:
  「聽了就讓人不爽,那個得天獨厚的不良天人是憑甚麼被稱做大人的?」
  「別那麼說嘛,天人大人她很厲害的喔。」
  「哈!她又不是靠自己獲得力量的,還不都是父母給予她的恩惠嗎?那種傢伙,才是我們下剋上應該要打倒的對象不是嗎?」
  「正邪,妳還沒忘記下剋上的事嗎?」
  「……是呢,妳已經放棄了下剋上,我們的目的已經不同了啊,差點忘了這件事了呢。」
  「……」
  瞬間,寂靜包圍了這個房間。
  針妙丸放棄了下剋上,而正邪從來都不曾放棄過,這就是兩人的道路產生分歧的原因。
  雖然她們已經決定會在各自的道路上繼續走下去,不過……或許還是多少留有一些介懷吧。
  「算了,我不是來和妳爭這些事的。」
  正邪搖了搖頭,甩去多餘的心事,將話題帶入了正題:
  「總之,我有件事想借用一下妳的力量,妳可以借給我嗎?」
  「我的力量?妳是說小槌的力量嗎?」
  針妙丸很快就理解了正邪的目的。
  小槌,也就是萬寶槌,那是只有針妙丸才能夠使用的小人族的祕寶。
  過去,針妙丸與正邪聯手,使用萬寶槌的力量發起了異變。
  那是要將幻想鄉的力量平衡整個顛倒過來的大規模異變,雖然最後因為萬寶槌的魔力不足而沒有成功,但如果沒有萬寶槌,她們兩人也根本不可能做出那樣的大事吧。
  而現在,正邪又一次的向針妙丸徵求了萬寶槌的協助。
  「恩……雖然也不是說不能幫妳啦。」
  針妙丸將雙手環抱於胸前,困擾的沉吟道:
  「可是我好不容易才將小槌的魔力回收大半的,可不能簡單的說用就用啊。」
  「別急,先聽一下我想做甚麼吧。」
  面對針妙丸的反應,正邪並沒有表現出絲毫的急躁。
  她露出了自信的笑容,以讓人直覺的聯想到『不懷好意』這個詞的聲音,細語道:
  「我想聽完我的話之後,妳就會願意幫助我的。」



  天亮了。
  太陽緩緩的從東方升起。
  從飄浮在空中的輝針城看出去,能夠看到十分壯觀的朝陽,所以天子她很中意輝針城的景色。
  此時,天子她正站在輝針城的屋簷上,眺望著慢慢被光芒所照亮的幻想鄉。
  然後……
  「該出發去散播不幸啦!」
  她大聲地喊出了和這景色十分不相稱的宣言。
  「……喔、喔!」
  紫苑跟在天子的後方,小聲的進行附和。
  雖然昨天發生了那些事,不過經過了一夜之後,天子也恢復到了平常精神飽滿的模樣,這讓紫苑多少感到安心了一些。
  (就算只有表面呢……)
  說不定,天子只有表面和以往一樣有精神,而內心其實還是很在意昨天的事情。
  不,一定是這樣吧。
  因為天子她絕對不會把自己脆弱的一面展現給別人看,現在這副充滿精神的模樣,只是她努力擺出來的吧。
  不過就算只有表面也好,至少這說明天子她還有掩飾痛苦的餘力,如果她連掩飾都做不到的話,那才是真正應該要擔心的時候。
  「走吧!紫苑,去為人類們帶去厄運與恐懼吧!」
  天子這樣喊著,在自己面前的空中召喚出了一顆要石。
  接著天子她便往前跳了出去,踩在那顆要石上,乘著要石向人類村莊的方向飛去。
  而紫苑她也「喔」的一聲附和著,跟在天子身後一起離開了輝針城。
  (如果這件事能讓天人大人多少轉換下心情也好吧。)
  紫苑這麼想著,期待接下來的行動,能夠使天子的心情好轉。
  只要像平常那樣做就好了。
  到人類村莊去,然後由天子透過氣質挑選合適的對象,再由紫苑來放出不幸。
  就像平常那樣,讓人們陷入不幸與恐懼,然後兩人一起嬉笑著、一起被趕過來的異變處理專家擊退、然後再一起嬉笑者。
  只要像平常這樣就好了……
  ……像平常那樣?做得到嗎?
  說到底,現在她們真的是處於『平常』的狀態嗎?
  (有甚麼,不對勁。)
  紫苑隱隱約約的感覺到,似乎有甚麼理所當然的事物,在自己沒注意到的時候發生了變化。
  那到底是甚麼呢?
  那應該是,自己一直以來都想要擺脫的某種東西吧。
  慢慢的,紫苑感覺自己就快要想出來究竟是哪邊不對勁了。
  然後,就在這個瞬間──

  轟!

  ──爆炸,發生了。
  「!!???」
  一時之間,紫苑完全無法理解發生了甚麼事。
  爆炸發生的位置和紫苑非常接近,但是非常幸運的,除了輕微的耳鳴之外,紫苑並沒有因為爆炸而受到任何的傷。
  然後,在稍微冷靜下來之後,紫苑確認了爆炸發生的具體位置。
  是天子的頭。
  就在剛才,有甚麼東西在天子的頭上爆炸了。
  (這是……怎麼回事?)
  過於強烈的錯愕,讓紫苑無法在第一時間作出應對。
  然後,紫苑她聽到了從上方傳出的對話聲。
  「喂!怎麼辦啊?好像炸到人了唉。」
  「斯塔妳怎麼會手滑了啊,我們好像闖禍了唷。」
  「嗚~好可惜啊,那是我特別準備的新型炸彈,本來打算帶回神社嚇嚇巫女的說。」
  (那是……)
  紫苑抬起頭,便看到有三個嬌小的人影在上方數公尺遠的地方交談。
  (妖精?剛才那是妖精惡作劇用的炸彈嗎?但好像並不是以天人大人為目標,只是不小心手滑,所以才不幸的擊中了天人大人的嗎?)
  「喂!在看這邊了唉。」
  「怎、怎麼辦啊?」
  「總之先溜吧,走為上策呢!」
  三隻妖精交頭接耳的談了一會之後,便慌張的逃走了。
  雖然紫苑有一瞬間,考慮是否應該去追妖精,不過她很快就放棄了這個念頭。
  (比起妖精,天人大人她……)
  紫苑再度望向了天子,關心天子的狀態。
  姑且,天子的頭還好好的連在身體上,沒有被炸飛,這是最讓紫苑安心的部分。
  話雖如此,恐怕也稱不上是毫髮無傷。
  因為在被炸彈炸到之後,天子她便安靜了下來,站在要石上一句話也沒說。
  「天、天人大人?妳還好嗎?」
  紫苑試著向天子搭話,並伸手打算碰觸天子的肩膀。
  但就在紫苑的手碰觸到天子的前一個瞬間,天子的身體忽然失去了力量支撐,就那麼往前倒了下去,從要石上墜落。
  「!」
  見狀,紫苑也終於能夠確定,天子因為剛才的爆炸,已經昏了過去了。
  那並不是火力很大的炸彈,大概就是比較大的煙火的那種程度。
  雖然對人類來說還是很危險,但本來應該是不至於讓身為天人的天子受到如此重創的。
  然而,運氣很不好的炸彈直擊了天子的後腦勺,從至近的距離,給她的腦部帶來了預想之上的衝擊。
  「天人大人!」
  紫苑慌張的飛向正在墜落天子,打算將天子抓住。
  但是就在紫苑抓住天子之前,忽然有一隻烏鴉從她的眼前飛過,造成了她動作的遲疑。
  結果紫苑還是慢了一步,沒能抓住天子,而天子也就那樣直接摔落到地上的樹林之中。
  雖然以天人的身體能力來說,這種程度的高度應該不至於有生命危險,但紫苑還是趕緊飛向地面,想將天子帶回來。
  然後,意外的事情又再次發生了。
  「怎麼會……確實是落在這一帶的啊?」
  當紫苑降落到樹林內時,她卻在哪都看不到天子的身影。
  天子不見了。
  「天人大人!天人大人!」
  為了尋找不知去了哪的天子,紫苑努力的擠出平常自己不會有的音量大喊,希望能夠得到天子的回應。



  「唔……好痛,發生了甚麼事啊。」
  在劇烈的疼痛之中,天子恢復了意識。
  按著剛才被炸彈炸到的後腦勺,天子難受的呻吟著。
  「天人大人!天人大人!」
  遠遠的,紫苑呼喚天子的聲音傳了過來。
  但是……
  「可惡,因為耳鳴甚麼都聽不清楚。」
  受到炸彈的影響,天子無法聽清楚紫苑的聲音,
  實際上不只是聽覺,天子的五感或多或少都因為剛才的傷而受到影響,現在她的視線也很模糊,根本搞不清楚自己現在在哪。
  總而言之,天子打算先站起身來,所以她用雙手扶著地面,想將身體撐起來。
  但這卻是一個錯誤的判斷。
  「──」
  雖然天子因為五感受到影響而沒能察覺,不過剛才她的手所扶地方,其實並不是地面,而是在泥地上的一顆石頭。
  然後隨著這顆石頭滑開,天子她也整個人失去平衡,往一旁摔倒。
  噗通!
  「噗嗚嗚──」
  湧入口鼻的水,讓天子明白了自己現在的位置。
  河,因為剛才的那一摔,天子她摔進了河裡。
  雖然天子她掙扎的想從河裡爬出來,身體卻還沒有恢復狀況,結果只能就這樣隨著河水被沖向下游。



  「天人大人!天人大人!」
  紫苑還在尋找天子。
  但她已經無法發出和一開始一樣大的聲音了,對本來就很少大聲說話的她來說,這已經是極限了。
  「好奇怪,天人大人到底去哪了?這一帶我都找過了啊。」
  不安讓紫苑開始焦躁了起來。
  她不知道自己是不是找錯了地方,又或著是不是在哪裡看漏了。
  現在應該要更仔細的在這一帶尋找才好呢?還是應該試著走遠一點去找其他地方?
  紫苑完全不知道接下來該怎麼辦。
  對於在決大多數的時候,都將選擇與判斷交託給他人來決定的紫苑來說,這個局面讓她完全失去了方向。
  結果,無法做出決定的紫苑,就只能不安的在附近一邊踱步、一邊四處張望。
  「?」
  忽然,紫苑的視線捕抓到了一個奇妙的東西。
  那是在草叢中,本來不仔細去看就不可能找到的東西,但是紫苑她很幸運的一看就看到了。
  於是,紫苑走上了前,試著伸手去碰觸那樣物品。
  「四葉幸運草……我第一次看到呢,原來真的存在啊。」
  四葉草,又稱幸運草。
  被認為是幸運的象徵,十分稀有的植物。
  這本來是與身為貧乏神的紫苑絕對無緣的事物,但如今確實的出現在了紫苑的面前。
  「啊!那邊還有一株。」
  當紫苑抬起頭時,她馬上又看到了另外一株的幸運草,所以也趕緊走上前去確認。
  雖然現在尋找天子應該是最優先的事,但是紫苑她無論如何,都對這些幸運草的出現感到十分在意。
  「我沒看錯,真的是第二株四葉幸運草,這……到底是發生甚麼事了?」
  雖然看到第一株幸運草時,紫苑她單純是感到很高興的,但當她看到第二株時,便開始感到了不對勁。
  (四葉幸運草會連續出現在我面前,這絕對不是正常的狀況。)
  紫苑低下頭,來回打量著自己的身體。
  然後,她終於明白了,剛才在天子被炸彈炸到之前,她所感覺到的不對勁的真面目。
  「原來如此,是我的『運』啊……」
  不知何時,紫苑體內所蘊藏的龐大厄運能量,已經消失了。
  取而代之的,現在幸運的能量正在紫苑的體內流通著,所以幸運草才會出現在紫苑面前。
  「為什麼會發生這種事?雖然變得幸運本來應該是件驚喜的事,但現在不是那個時候。」
  紫苑抱緊了她愛用的黑貓玩偶,開始思考了起來:
  「如果說我此時的狀況,和天人大人所遭遇到的事情有關係的話,恐怕……!」
  忽然,在紫苑視線一角出現的東西,打斷了紫苑的思考。
  那個東西……事到如今也不用賣關子了,那是第三株幸運草。
  並且,當紫苑集中注意力來看時,她也接續著看到了第四、第五、第六株的幸運草。
  大量的幸運草出現在了紫苑的面前,並且──
  「……四葉幸運草,排成了一條直線?」
  ──這些幸運草就像是在指引紫苑般,在她的面前排成了一條線。
  「……」
  這是幸運的指引嗎?還是甚麼陰謀呢?
  紫苑因為未知的情況,而不安的握緊了衣服的下襬。
  不過不去一探究竟的話,就無法知道結果吧。
  於是,緊張的吞了一口口水之後,紫苑便沿著幸運草,緩慢地往前走。
  而當紫苑到達了最後一朵幸運草的所在地時,她發現自己已經來到了平常人類也會通過的通道旁了。
  「……甚麼都沒有嘛,奇怪?是我想太多了嗎?」
  本來期待能在幸運草的盡頭找到天子或是其他的甚麼的紫苑,感到失望的搔了搔自己的後腦。
  不過,就在這時……
  「妳在這做甚麼啊?姊姊。」
  無比熟悉的聲音,從紫苑的身旁傳了過來。
  「女、女苑!」
  紫苑驚訝的看向聲音發出的方向。
  而紫苑的妹妹,疫病神──依神女苑也正站在那個位置,一臉困惑的望著紫苑。



  「噗哈!哈啊……哈啊……」
  終於,天子成功的從河裡爬了出來。
  緩慢的拖著身體走上河岸之後,天子便將身體靠在一旁的樹上,然後……
  「嘔──……」
  非常沒有形象的,將剛才喝進去的河水都吐了出來。
  「哈……哈啊……」
  大口的喘著氣,天子試著環顧了下周遭。
  雖然還遠遠稱不上完好的狀態,不過天子聽覺與視覺的狀態都多少恢復了一些,比剛才要好上許多了。
  「可惡……我怎麼會遇到這種事。」
  這種事情根本不應該發生在自己身上。
  因為我很偉大啊!我可是是有著強運的天人,這種厄運根本不該輪到自己才對啊。
  ……厄運?
  「紫苑?紫苑在哪?」
  隱約地感覺到了某種可能性,天子開始尋找紫苑的蹤跡。
  但是理所當然的,紫苑她並不在這附近。
  「畢竟我被河沖到了挺遠的地方啊……沿著河往上游走的話,能夠找到紫苑嗎?」
  天子搖搖晃晃的走了幾步,思考自己接下來應該如何的行動。
  「不,擦身而過的可能性太高了,還是先回輝針城吧。」
  輝針城位於幻想鄉的高空,基本上是很容易就能夠確認位置的一個地標。
  所以不管天子是否知道自己現在的所在處,只要往上飛,看到輝針城之後,就能確定應該往哪去了。
  而紫苑就算找不到自己,也遲早會回輝針城,所以要會合的話,輝針城也是最為理想的地點。
  於是確認了目的地之後,天子也再度在面前召喚出了一顆要石。
  接著她也像剛才一樣,站到了要石上,乘著要石飛了起來。
  但是就在這時,不幸又再度發生了。

  戀符「Master Spark」

  魔法的鐳射忽然從遠方打了過來,天子想躲都來不及,就那麼被鐳射擊中背後,再一次的從要石上摔了下來。
  「唔咕!」
  在過於忽然的疼痛中,天子的大腦還在努力的理解現況。
  是有誰在這附近進行彈幕遊戲嗎?自己被流彈擊中了?居然敢波及到如此高貴的我!這是何等的不敬!
  ──不對,比起這個,果然這件事的發生本身就很奇怪吧!
  為什麼我會遇到這些事?
  我可是天人啊!是偉大而又高貴的天人!
  這種事情根本不該發生。
  果然,這是有誰動了手腳啊!
  (必須讓那傢伙付出代價才行!)
  『那傢伙』是指誰?
  是用流彈擊中了天子的人?還是動了手腳的人?
  實際上,就連天子自己也搞不清楚。
  她僅僅是,非常的、非常的憤怒。
  「咖啊……可惡啊……」
  再度摔在了地上的天子,於怒氣的驅使之下,掙扎著用雙手撐著地板,試著想要站起來。
  如果不向誰發洩的話,就無法感到痛快,所以其實無論是誰都好,只要能讓她發洩這份怒氣的話──

  轟隆隆!

  「!?」
  忽然的,伴隨著沉悶的巨響,周圍的大地開始震動了起來。
  是地震。
  現在,就在天子所在的這塊土地上,地震發生了。
  為什麼會發生地震呢?
  幻想鄉應該已經由天子打下了要石,抑制住地震的發生了才對。
  沒有特別的原因的話,應該是不會有地震的。
  也就是說,答案只有一個……
  (是我?)
  引發地震的人,就是天子。
  因為處於極度的憤怒狀態,使天子無法很好的控制力量,結果她竟然在無意識之間將大量的氣質打入了地面,進而製造出了現在的地震。
  「嗚!」
  由於自己所製造的地震,本來想要站起身的天子,又再度跌倒摔回地上。
  (我居然被自己的地震絆倒了?怎麼可能──怎麼會有這種事!?)
  這種失誤,平常的天子是絕對不會犯的。
  所以現在的狀況,或許也只能說是天子她運氣不好吧。
  並且,這不幸的連鎖,現在也還在繼續著。
  「!」
  受到地震的影響,在天子周圍的樹木,陸續的開始倒下。
  而那些倒下的樹木,也像是被厄運所吸引一般,紛紛的向天子壓了過去。
  「混帳啊啊啊!」
  在身體即將被樹幹所淹沒的瞬間,天子咬牙切齒地發出了怒吼。



  「嘿……四葉草啊,這的確是異常狀態呢。」
  女苑彎下腰,摘下了一株紫苑剛才所發現的幸運草。
  她將幸運草拿在手中把玩,沉吟道:
  「姐姐居然能夠走運,這肯定是撞邪了不會錯呢。」
  「這樣說好過分喔,女苑。雖然我也不是沒有自覺啦……」
  紫苑用雙手抓住頭上的蝴蝶結,低聲的向妹妹抱怨。
  姊妹倆這樣的互動,感覺就像是往常一樣,這讓女苑不經意的笑了起來。
  不過……
  (還是得查出原因才行呢。)
  女苑伸手調整了下自己頭上墨鏡的位置,思考著:
  (雖然姐姐變得幸運了也不是壞事,但搞不清楚原因的話,總歸還是有些不安啊。對了,說起來……)
  這時,女苑因為注意到了一件事,而向紫苑問道:
  「說起來那個天人呢?她怎麼沒有和你在一起?」
  「天人大人她……」
  紫苑沮喪的低下頭,解釋道:
  「她被妖精的炸彈炸到頭,摔了下去,然後就和我走散了。」
  「妖精的炸彈?那是甚麼?話說除了姊姊妳之外,居然還有人能這麼倒楣的啊。」
  女苑不敢置信地皺起眉頭,雖然她根本無法想像紫苑所說的那個情形,不過只有『很倒楣』這個情報確實的傳達了過來。
  而在接下來,女苑她也就注意到了其中的關鍵。
  「等等!天人變得倒楣,而姊姊妳變得幸運,難道說──妳們兩人的運,被人給對調了嗎!」
  這就是,此時天子與紫苑的身上所發生的異變的真相。
  天子背負了紫苑的厄運,而紫苑則得到了天子的強運,因為這樣,在兩人身旁才會出現這一連串的奇特事件。
  而對於女苑所說出的推測……
  「果然會那麼覺得嗎?我也在懷疑是不是這樣呢。」
  紫苑她只是傻笑的這樣回答。
  看到姊姊這樣的態度,女苑不禁提高音量吐槽道:
  「既然妳也這麼想的話就早點說啊!害我一個人在那邊想了半天!」
  「但是……就算說是我和天人大人的運被對調了,我也不知道為什麼會變成這樣啊。」
  紫苑感到有些委屈的,再次伸手抓住了頭上的蝴蝶結。
  不過,話才剛說完,紫苑她就因為想起了一件事,而進行了改口:
  「不,或許我知道這件事是誰的傑作。」
  「妳有頭緒嗎?」
  「恩,天邪鬼──鬼人正邪,昨天我們和她起了一些衝突,天人大人也和她打了起來。」
  「還發生了這種事啊。」
  女苑輕微的點了點頭,思索道:
  「確實,聽說天邪鬼有著逆轉事物的能力,從這來看的話,現在這個情況是天邪鬼對天人的報復的可能性非常高。」
  「不過我和天邪鬼對話過,她說她自己的力量並不足以逆轉我的運,除非有外力支援,否則她應該是做不到這件事的。」
  「那也就是說她現在已經得到了外力支援的意思吧。」
  將手往旁邊一攤,女苑替紫苑整理了一下現況:
  「現在犯人和動機都知道了,剩下的就只有手法。
   不過其實也不急著要立刻查出天邪鬼的手法,畢竟只要能抓到天邪鬼,接著只要直接問她本人就好了。
   所以目前的重點,還是要找到不知去了哪的天人,她現在背負著妳的厄運,恐怕此時正在受難呢。」
  「要去哪找呢?」
  「妳問我我問誰啊!不應該是妳和她比較熟嗎?」
  「嗚……」
  紫苑無話可說的抓著頭上的蝴蝶結,將身體縮成了一團。
  看著這樣的紫苑,女苑也不禁深深嘆了口氣。
  「姊姊妳啊,還是老樣子的沒用呢。」
  不過這種感覺,卻也奇妙的讓人感到安心。
  「……」
  女苑沒有說出全部的想法。
  她短暫的閉上雙眼,讓自己轉換一下情緒之後,便回歸正題,說道:
  「算了,總之我們就先到處打探一下情報吧。那個天人現在大概正在遭遇各種不幸,在這個過程中,她或許會留下一些比較大的動靜也說不定。」
  「恩。」
  於是,決定了接下來的行動之後,姊妹兩人也就並肩的開始在街道上行走。
  「……」
  「……」
  (總覺得……這樣和姊姊一起行動的感覺好懷念呢,明明上次同行也只是最近的事而已。)
  這樣想著,女苑不作聲的打量了一下紫苑的側臉。
  (說起來,姊姊說她是沿著四葉草找到我的,那是幸運在指引她嗎?為什麼幸運會指引姊姊來見我呢?)
  而當女苑在思考這些事的時候……
  「嘿呀!兩位姑娘呦!」
  忽然有個蒼老的聲音叫住了兩人。
  轉頭一看,她們便看到一位肩上扛著釣竿的老翁,正從河岸那邊朝她們走過來。
  對此,女苑在老翁靠近之前,向紫苑詢問道:
  「姊姊,他該不會也是妳和天人四處胡鬧而結仇的人吧?」
  「不是啊,我們降下不幸的對象中,應該沒有這麼老的人才是。」
  「這樣啊……嘛,總之由我來應對吧。」
  於是,當老翁來到了兩人面前時,女苑便擺出了營業的笑容,以甜美的聲音問道:
  「有甚麼事呢?老爺爺。」
  「喔?呵呵~真是有精神的姑娘啊。」
  老翁似乎一瞬間對女苑的態度感到遲疑,不過接著便決定不去在意這件事。
  「實際上呢,我有個東西想要送給兩位姑娘。」
  說著,老翁取出了一個籐編的小箱,並將這個小箱交到了紫苑的手上。
  紫苑有些狀況外的接過小箱,而在老翁鬆手的瞬間,她便因為注意到一件事而慌張的大喊出聲:
  「哇!這箱子在動呢,裡面是甚麼啊。」
  「是魚喔,可以打開來看看,但是小心別放跑了。」
  「魚?」
  女苑聽了老翁的話,便從紫苑手中拿過箱子,並打開一個小縫查看。
  果然正如老翁所說,箱子內所裝的是一條活生生的魚。
  於是女苑望了一眼老翁手中的釣竿,問道:
  「老爺爺你今天收穫很豐富嗎?所以才會分魚給我們?」
  「哈哈哈!天才剛亮沒多久呢,能豐富到哪去,今天我還只有釣到那條魚而已。」
  「?那麼,為什麼要把魚送給我們呢?」
  「嗯~怎麼說呢。」
  老翁摸著自己下巴的鬍鬚,沉吟道:
  「總覺得,今天運勢的狀況很奇妙呢。
   所以為了確保接下來的狀況也能順利,我就決定要把今天釣到的第一條魚,送給今天第一個經過這條路的人。
   這算是我個人的一個改運的小儀式,請妳們不用太介意,收下那條魚好好享用吧。」
  「這樣啊……」
  女苑再度看向箱中的魚。
  至少以女苑的角度來看,她並不覺得魚有任何奇怪之處,老翁大概真的只是想把魚送給路過的人而已。
  而且……
  (這老頭子並不是把魚進貢給我,而是交到了姊姊的手上。也就是說,這條魚是姊姊因為有著天人的強運,而幸運得到的收穫吧。)
  於是,女苑也得出了結論。
  「那麼我們就不客氣了,謝謝你,老爺爺。」
  她微笑著,向老翁點頭道謝。
  老翁也露出了和藹的笑容,笑道:
  「呵呵呵~妳們能喜歡這個禮物就太好了,那麼以後惡作劇也請收斂一些喔。」
  「?」
  老翁的發言,讓女苑感到有些奇怪。
  不過女苑還來不及向老翁詢問,老翁便在說了聲「再見啦」之後,轉身走回河岸。
  望著老翁的背影,女苑思考著:
  (惡作劇?這是甚麼意思?難道說……他看出了我們不是人類嗎?)
  「吶!女苑。」
  「……」
  「吶吶!女苑!吶~」
  「怎麼了啊?姊姊,妳沒看到我正在想事情嗎?」
  雖然女苑還在思考老翁的事,不過因為紫苑在旁邊吵,她最後也只好先來回應她。
  「女苑,讓我也看看魚嘛。」
  「知道了啦,不過是條魚而已,想看就儘管看吧。」
  女苑深感無奈的,將箱子交給了雙眼發光的紫苑。
  而紫苑接過箱子之後,便死盯著箱子裡的魚,感嘆道:
  「真棒啊~要把這條魚做成甚麼料理才好呢,回到城裡的時候應該能拜託針妙丸幫忙處理吧。」
  「……」
  雖然剛才女苑還嫌紫苑很煩人,不過現在看到紫苑這麼高興的樣子,她的心情又不可思議的平靜了下來。
  (真是的,姊姊果然還是姊姊呢。)
  漸漸的,奇妙的感慨充滿了女苑的內心。
  如果說,現在紫苑身上沒有天子的強運的話,魚到了她手上一定會立刻跳開,然後轉眼間就不見蹤影吧。
  正因為現在紫苑得到了運氣,她才能像這樣開心的看著箱子裡的魚。
  ……
  「姊姊,有件事我想和妳確認一下。」
  「嗯?甚麼事?」
  「妳現在是想要去救那個天人嗎。」
  「恩!這是當然的啊。」
  「但是……」
  但是,真的應該去救天子嗎?
  如果說,把天子找到,並成功解除了兩人之間運的逆轉的話。
  那也就代表,紫苑將恢復成本來的樣子,失去現在所獲得的這份強運。
  既然這樣,也許不要去找天子,而想辦法來將紫苑現在得到的幸運固定住,才是真正應該做的事情也說不定。
  或許錯過了這次,紫苑她就再也沒有像這樣得到幸運的機會了。
  天人的死活根本不重要。
  如果能夠讓姊姊從厄運中擺脫的話──……
  「……」
  「?」
  女苑注視著紫苑她一臉呆樣的看著自己的臉龐,沉默了好一段時間。
  然後……
  「不,沒甚麼。」
  她苦笑著,否定了剛才自己腦中所湧現的想法。
  與天子同行是紫苑的選擇。
  拯救天子讓運恢復原樣,也是紫苑的選擇。
  既然紫苑並沒有想將天子的運奪過來的念頭,那這或許就不是自己應該多嘴的事情吧。
  所以……這樣就好了。
  「……」
  不知不覺中,女苑的臉上露出了十分寂寞的表情。
  但很快的,她就搖了搖頭,將多愁善感的情緒甩開。
  重新擺出如往常一般的趾高氣昂的態度,女苑向紫苑說道:
  「總之,快把箱子關好,我們也該出發了啊。」
  說完,女苑也不打算等紫苑回應,轉過身就打算離開。
  「等等!女苑!」
  但是,紫苑她仍然出聲叫住了女苑。
  「還有甚麼事?還不快走?」
  「這、這個……」
  面對態度很不耐煩的女苑,紫苑她顯得有些不知所措。
  但是,紫苑覺得自己現在必須要對女苑說些甚麼才行。
  因為她看到了。
  她看到了女苑臉上浮現出寂寞的表情的那一瞬間。
  所以身為她的姊姊,自己必須說些甚麼才行,紫苑強烈的這麼想著。
  問題是……該說甚麼才好呢?
  看著女苑越發不耐煩的表情,紫苑覺得自己的大腦一片混亂。
  越是努力地想要組織語言,越感覺抓不到半點頭緒。
  在經過似乎都要讓自己暈過去的煩惱之後,紫苑她終於說出了自己勉強組織出的話語:
  「女苑,等等一起到輝針城來坐一坐吧。」
  「哈?為什麼?」
  「呃……這個……怎麼說呢……也沒為什麼,只是……我想多和女苑妳聊一聊啊。」
  「……」
  女苑呆然的看著紫苑因為找不到合適的語言,而苦惱的抱著頭的樣子。
  然後……
  「噗嗤」的一聲,女苑她忍不住笑了起來。
  「噗哈哈!搞甚麼啊,姊姊,這種台詞真不適合妳呢。」
  「呃……嗚……」
  被女苑這樣嘲笑,讓紫苑感到有些無所適從,不過──
  「不過……」
  「?」
  「或許去看看也不錯呢,姊姊妳現在生活的地方。」
  ──女苑她這樣說著,向紫苑露出了甜美的笑容。
  那是沒有絲毫虛假的,女苑她真正的笑容。
  而紫苑看到女苑笑了,也終於能夠放心的笑了出來。
  上次姊妹兩人像這樣相視而笑,是多久之前的事呢?
  好像是很久之前,又好像還只是最近……
  但是呢,果然能夠像這樣笑出來的話,不管處於怎樣的環境中,都能夠感受到小小的幸福呢。
  就只有這一件事是能夠確定的。
  「不過在去那甚麼城作客之前,還是要先找到天人呢。」
  因為差不多也要開始感到害羞了,女苑輕咳了幾聲,拉回正題,說道:
  「最好要快一點喔,畢竟誰知道她現在正在吃甚麼苦呢。」



  「哈……哈啊……可惡……」
  天子推開了壓在自己身上的一棵樹木,從倒下的樹木堆中爬了出來。
  雖然有著天人的體質,但受到了剛才那樣的打擊,也還是讓天子全身上下都留下了不少創傷。
  忍著身上的疼痛,天子讓背靠在樹木堆上,稍微讓自己喘口氣。
  「總之……整理一下現在的狀況吧。」
  由於剛才遇到太多奇怪的事情了,所以天子決定先來整頓一下自己的思緒。
  本來,她是為了前往人類村莊去散播不幸,而和紫苑一起從輝針城出發的。
  但是途中卻忽然遇到了某種衝擊而失去意識。
  恢復意識之後,又不小心摔進了河裡。
  從河裡爬出來之後,又被彈幕遊戲的流彈打中,還不小心引發了地震,使樹木倒塌埋住了自己。
  「搞甚麼啊,可惡!」
  ……這還真是只能用不幸的連鎖來稱呼的慘劇啊!
  但也因此,天子終於掌握到在自己身上發生了甚麼事了。
  「我的強運被奪走了,取而代之則被賦予了厄運。」
  天子低頭望著自己沾滿了泥濘的身體,思索道:
  「而且這並不是一般程度的厄運,而是連厄神都要為之卻步的龐大的厄。
   恐怕,擁有此等厄運的人,在整個幻想鄉中也只有紫苑了吧。
   也就是說……」
  「呦!不良天人,背負全人類的不幸的感覺還好嗎?」
  「!」
  忽然,一個天子不久前才聽過的聲音,語帶嘲笑從她的前方傳了過來。
  而在天子抬起頭之後,她也看到了那個狡猾而可憎的妖怪的身影。
  「這有沒有讓妳感到幸福一些了呢?」
  「鬼人──正邪!!」

  隨著人與邪鬼的再一次相遇,這次的事件,也將進入最終局面。



間章目錄間章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3932130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ricky112277喜愛小說的朋友們
《畫槌錄》七點準時更新!看更多我要大聲說2小時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