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0 GP

【東方同人小說】第二章 兩種不幸 ~ Extravagant Troubles.【百花繚亂、天與天】

作者:三八七│東方憑依華~ Antinomy of Common Flowers.│2018-03-25 08:02:26│巴幣:0│人氣:59
第二章 兩種不幸 ~ Extravagant Troubles.

  「啊啊~真是的。」
  在與輝針城相隔不算太遠的樹林中,從城裡逃出來的正邪,此時正將背靠在樹幹上休息。
  她稍微喘了幾口氣,嘆道:
  「難得回去一趟拿東西,居然遇到這樣的事,我也真是不走運啊。」
  「回去拿東西?妳本來就住在輝針城嗎?不是賊?」
  「就說了輝針城以前對我來說就像後院一樣……嗯?等等。」
  忽然查覺到不對勁的正邪,轉過頭看向了忽然向自己搭話的聲音出現的方向。
  然後她也就此,和漂浮在自己身旁的紫苑對上了視線。
  「……」
  「…………嗨~」
  「貧乏神!?妳這傢伙,居然追過來了嗎?」
  正邪往旁邊跳開,試著想和紫苑拉開距離。
  但是紫苑卻彷彿被一條看不到的繩子和正邪綁在一起般,保持著不變的距離,被牽動著和正邪一起移動。
  看到這個情況,正邪也終於明白在自己身上發生了甚麼事了。
  「這是……難道說,妳附身在了我的身上嗎?混帳!」
  「嘿嘿,打擾了呢……」
  「打擾個頭!嘿嘿個頭啦!快點給我離開,我都不在城裡了,妳還黏著我做甚麼?」
  「哎呀~因為剛才天人大人叫我攔住妳,所以我就反射性的這麼做了呢。」
  紫苑傻笑著搔了搔後腦,用感覺沒甚麼幹勁的聲音說道:
  「不過這是和女苑聯手時的戰法啊,如果是女苑的話,就能用交換來把被我附身的妳強制送回輝針城了。」
  「我沒問妳那種事!我是說沒事了的話妳能快點離開嗎?我可不想染上妳的厄運啊。」
  「妳不是能夠把厄運逆轉成幸運嗎?」
  「哈?」
  「就像剛才那樣啊。」
  這麼說著的紫苑,露出了與剛才不同,十分認真的表情。
  「雖然我會附身在妳身上,只是情急之下的錯誤判斷,不過我的確有事想要找妳呢。」
  「……啊啊,是這麼回事啊。」
  正邪摸了摸下巴,回想起自己在剛才那場戰鬥中,將紫苑放出的厄運逆轉的行動。
  看來紫苑就是因為那件事,才想來找自己的吧。
  「然後呢?」
  正邪將雙手往兩旁一攤,語帶諷刺地問道:
  「我是能夠逆轉運沒錯,所以呢?難道妳想對此找我算帳嗎?」
  「怎麼會呢!」
  「嗚喔!」
  紫苑她忽然激動的湊上前,逼進了正邪,使正邪忍不住又往後退了幾步。但是因為此時紫苑附身在正邪身上,所以正邪也很難跟她拉開距離。
  而紫苑她也就維持著這樣極近的距離,向正邪說道:
  「我是想拜託妳,幫忙逆轉我的厄運啊!」
  「逆轉妳的厄運?妳是指把妳身上的厄運,全部都逆轉變成幸運嗎?」
  「是啊是啊!這樣一來的話,或許我也能夠遇到一些好事了吧。」
  彷彿已經開始想像起了幸福的未來一般,紫苑瞇起眼睛,笑了起來。
  「……」
  看到紫苑這個樣子,正邪也重新來打量了下紫苑身上破舊且貧窮的打扮。
  身為貧乏神,紫苑這一路上吃了多少苦,並不是無法想像的。
  或許她有生以來,一次都沒有體會到所謂的幸運吧。
  即便是正邪這樣只能在地上爬行的弱小妖怪,也多少遇過幾件幸運的事,完全無法得到任何的幸運,究竟是怎樣的感覺呢?
  那樣不幸的活著,究竟是怎樣的感覺呢?
  正邪她不禁思考起了這些事。
  不過……
  「……抱歉啊,我辦不到。」
  正邪還是給予了紫苑果斷的回答。
  「唉?為什麼?」
  「沒甚麼為什麼,單純是質和量的問題而已。」
  無奈的攤了攤手,正邪說明道:
  「要逆轉妳放出來的少量厄運很簡單,但要將妳體內龐大又深刻的厄運全部逆轉的話,除非有甚麼外力支援,否則以我的力量來說是不夠的。」
  「甚麼嘛……真讓人失望……」
  紫苑露骨的消沉了起來,低聲地埋怨道:
  「結果小妖怪還是無法依靠嗎……」
  「哈?妳這是甚麼態度?想打架嗎?還有快點從我的身上離開啊!」
  「喔喔!差點忘了呢。」
  聽到正邪的怒吼,紫苑才想起自己現在仍然附身在正邪身上的事情。
  所以接下來紫苑也解除了附身,而附身一解除,正邪便立即往旁邊挪了一大步,和紫苑稍微拉開一點距離。
  「真是的……如果厄運影響到我了怎麼辦?雖然除了爛命一條之外,我也沒甚麼財產能失去了就是。」
  「抱歉啊,不然這份厄運,再送給妳轉換吧。」
  為了表示歉意,紫苑向著正邪伸出了雙手。而由厄運能量所構成的漆黑的『厄』文字,也從她的掌心上顯現。
  「……哼!」
  短暫的猶豫了一下之後,正邪便施展能力,將那個文字逆轉成金色的幸運能量,然後再伸手一把抓住,將之吸收進體內。
  紫苑她看著這個過程,感嘆道:
  「不過,真的很可惜啊……」
  「啊?」
  「好不容易遇到能把厄運變成幸運的人,但是沒有辦法改變我的運氣,最多只能讓我之外的人變得幸運的話,還是沒有意義啊。」
  「……嘛,的確啦。」
  正邪聳了聳肩。
  「對我來說,如果只是把妳的散播厄運變成散播幸運的話,也是沒甚麼意思呢。不如說去和福神組隊,把幸運變成厄運還比較適合我。」
  「那豈不是在和我搶工作嗎?」
  「誰管妳呢。」
  丟下這句話之後,正邪轉過身便打算離開樹林,想就此遠離紫苑。
  不過在她才剛踏出兩步的時候,就忽然因為想到了甚麼,而停下了腳步。
  「等等!我想到了一個好主意。」
  「唉?」
  「不如就讓我們來調節幻想鄉的運吧!」
  正邪重新轉身看向紫苑,向她提出了合作的方案。
  而還沒能理解正邪的意思的紫苑,則是有些困惑的將頭歪向了一邊。
  「調節運?甚麼意思?」
  「透過我的能力來對妳的厄運進行轉換的話,妳就不只能讓人不幸,也能讓人幸運了。
   也就是說,我們能夠調節幸與不幸在幻想鄉的分配!
   我們能夠選擇性的讓弱者們得到幸運,並讓強者們陷入厄運!
   我們擁有能夠顛覆幻想鄉力量平衡的能力啊!」
  正邪向著紫苑攤開了雙手,興奮地述說著自己的計畫。
  雖然是臨時想出來的計畫,不過正邪卻莫名的很有自信。
  這是她向強者們反擊的一個機會!
  仔細想想,難得有一個強大的貧乏神送上門來,就這麼放走的話未免也太可惜了。
  所以為了將紫苑給把握住,正邪也試著對她進行勸誘:
  「紫苑,妳不想體驗一下由自己來支配他人的感覺嗎?
   和我聯手吧!我相信這對妳來說,也會是一個很好的機會。
   而且在這個過程中,妳也能夠同時消化一下體內所累積的不幸,這對妳來說並不是壞事吧?」
  「這、這個嘛……」
  不過紫苑還有些跟不上正邪的步調,她在慌亂的左顧右盼了一會之後,才掌握到重點,並向正邪問道:
  「雖然不是不行,不過為什麼要這麼做呢?」
  「妳問為什麼?對了……話說回來,妳應該算是強者還是弱者呢?」
  聽到紫苑的疑問,正邪才注意到了這個最根本的問題。
  她扶著下巴,重新思考了一下這一點:
  「既然是不可能贏過任何人的貧乏神,那麼應該屬於弱者。
   但妳體內所背負的負之能量無疑是超一級的,和幻想鄉第一線的實力者相比也不落下風。這應該要怎麼算才好呢……」
  「是呢,我自己也不太確定啊……」
  「嘛,這件事就先放一邊吧。」
  不過正邪心念一轉,便決定不再去計較這件事。
  畢竟,把有助於自己的野心力量奪到手,才是最重要的。
  「我這麼說吧,妳難道不會想讓那些妳本來怎麼都贏不了的強者們吃苦頭嗎?
   比如說,剛才那個天人。
   妳難道不會忌妒她嗎?她擁有那麼多妳所沒有的東西,而且並沒有為此付出過任何努力?妳對此難道不會感到不公平嗎?
   所以,稍微讓那個混帳天人體驗下妳這樣不幸的感覺也不壞吧?她對妳的態度也很糟,也是該回敬她一下了吧!」
  「唉?天人大人嗎?」
  對於正邪的勸誘,紫苑急忙的搖了搖手,說道:
  「不不,我對天人大人並沒有那樣的不滿,而且……」
  「而且?」
  「而且,天人大人她,本來就很不幸了。」
  「哈?妳說甚麼?那個得天獨厚的混帳天人會不幸?怎麼可能會有這種事!」
  對紫苑的話感到無法認同,正邪不以為然的駁斥道:
  「含著金湯匙出生的天二代,能有甚麼好不滿的?她從生下來就是一路順遂的吧!」
  「但是……那種一路順遂,或許也是種不幸。」
  紫苑低下了頭,似乎是對天子感到擔心的,述說道:
  「雖然天人大人她自己都不會說、也不想表現出來,但我能感覺到,她的內心一直是充滿著煩惱與無助的。
   即便有著強大的力量、即便有著天賦的強運,天人大人她……也還是生活在不幸之中的吧。」
  「妳自己不覺得這段話很矛盾嗎?」
  正邪皺起了眉頭,顯然還是無法接受。
  「力量、地位、運氣,明明擁有人們所夢寐以求的一切,又怎麼可能會不幸呢?」
  「我也不知道該怎麼解釋,但是即便擁有一切,也有擁有一切的煩惱吧。」
  「哈!這還真是個讓人笑不出來的玩笑啊。」
  不屑的發出嗤笑,正邪低語道:
  「真的存在那種奢侈的不幸的話,我還真想體驗一次看看呢。」
  「終於找到你們了!」
  「「!」」
  就在這時,第三人的聲音傳了過來,中斷了正邪與紫苑的談話。
  「喔?來了啊。」
  而正邪她也在轉頭之前,就猜到了來者的身分。
  比那名居天子,此時就隔著數公尺的距離,站在正邪的身後。
  「……呵!」
  正邪轉過身,若有所思地打量了一下天子之後,便帶著不懷好意的微笑,問道:
  「妳是來接這個貧乏神回去的嗎?」
  「知道的話就快點讓開,我現在對妳沒興趣。」
  天子似乎已經對剛才在輝針城倉庫的交手沒有任何的留戀,她徑直的走向紫苑,打算繞過正邪直接將紫苑帶回去。
  但是──
  「……妳這是甚麼意思?天邪鬼。」
  ──正邪她卻忽然往旁邊挪了一步,擋在了天子與紫苑兩人中間。
  「如果妳再早一點過來的話,我應該就會直接把她還給妳了吧。」
  有意不讓天子接觸到紫苑,正邪露出了惡意的笑容,挑釁道:
  「不過真的很不巧啊~
   就在剛才,我和這個貧乏神達成了合作的協議,從現在起,紫苑是我的搭檔,而不是妳的!」
  「妳說甚麼!?」
  「唉?甚、甚麼?」
  聽了正邪的話,天子和紫苑都大吃了一驚。
  而正邪也像是追擊般,更加明確的向天子宣言道:
  「我說現在這貧乏神是我的東西!靠著雞犬升天成為天人,除了享受他人給予的恩惠之外甚麼都不懂的不良天人就快點滾吧!」
  「妳這低賤的臭蟲……」
  憤怒讓天子握緊了拳頭,似乎下一秒她就會揮拳朝正邪打去。
  不過天子並沒有讓怒氣支配自己,而是努力維持著冷靜,並越過正邪的肩膀向後方的紫苑問道:
  「紫苑,這是真的嗎?」
  「不、不是,我還沒有答應啊。」
  「那麼妳拒絕了嗎?」
  「也……也還沒有。」
  「好,那麼事情就簡單了。」
  從紫苑的回答大概了解了狀況之後,天子也決定好接下來該怎麼做了。
  『唰!』的一聲,天子往後跳了一步,和正邪拉開距離,並同時從腰間取出了緋想之劍。
  然後在讓周遭的氣質聚集起來,形成緋想之劍的劍身之後,天子便用緋想之劍指向正邪,發出宣言:
  「勝者為王,敗者為寇!
   動手吧,天邪鬼,贏的人就能成為紫苑的搭檔,很簡單明瞭吧?」
  「哈哈哈!我就等妳這句話!」
  高笑著,正邪接受了天子提出的決鬥。
  於是──
  延續剛才在倉庫未完的交戰,正邪與天子再次展開了對決。
  「嘿啊!」
  輕喊了一聲,正邪她雙腳一蹬,往上跳到了半空中。
  啪!
  然後,伴隨著拍手聲,正邪在自己的周圍大範圍的展開了彈幕,用彈幕包圍住了天子。
  很明顯,這次正邪所放出的彈幕,比剛才在輝針城倉庫時還要更多、更密集。
  (難道她在倉庫的時候,還有顧及到環境而沒有使出全力嗎?明明只是個骯髒的小妖怪,居然敢不用全力面對我,這是何等的傲慢!)
  這樣思考著,天子握緊了手中的緋想之劍。
  (不過,這邊也是一樣的啊!)
  「!」
  猛烈的,天子大動作的揮舞起了緋想之劍。
  雖然仍然是看不出任何劍術的拙劣動作,但是緋想之劍的氣質劍身,卻比在倉庫時延伸的更長、更廣。
  天子就這樣靠著緋想之劍的攻擊,將正邪擊出的彈幕抵銷掉,防下了這一波攻擊。
  並且,天子的進攻現在才剛要開始而已。

  昇符「飛向遙遠的宇宙吧!乘載著我們的夢想」

  大量的要石,從周圍的地面冒了出來。
  並且隨著天子用緋想之劍一指,沉重而堅硬的要石便化為了高速的子彈,紛紛向著漂浮在半空的正邪射去。
  這些要石並不是能夠用一般的彈幕擊落的,所以正邪也不打算正面去對抗,而是選擇進行迴避。
  (喔呀喔呀,是剛才的挑釁生效了嗎?攻勢比剛才在倉庫的時候,要更認真許多呢。)
  正邪在要石與要石之間靈活的穿梭著,保有餘裕的思考著:
  (不過還好剛才從紫苑那拿到的幸運還有剩,靠著運氣要迴避這種程度的攻擊應該不成問題。)
  剛才在紫苑解除附身的時候,作為補償她提供了一份厄運,讓正邪將之逆轉成幸運來吸收。
  而那份幸運的效果,現在也還維持在正邪的身上。
  靠著大膽的動作、以及運氣的加持,正邪非常順利的就躲過了所有的要石,並降落到了地面。
  (在幸運用完之前,速戰速決的給那不良天人一點苦頭嚐嚐吧!)
  如此盤算著,正邪在雙腳著地之後,便沿著地面向天子衝去,打算從正面進攻。
  但是……
  「唔!」
  忽然,正邪腳下的地面一震,使她失去了平衡,並就此摔倒在了地上。
  「以為能這麼容易攻過來,未免也太小看我了吧!」
  是天子。
  她使用自己的能力,將氣質打入地面,以此製造出小規模的地震,牽制住了正邪的動作。
  「作為小看天人的代價,臭蟲就給我被壓成粉末吧!」
  如此高喊著,天子高高的往上躍起,跳到了在地上無法看清楚的高空中。

  要石「天地開闢壓縮擊」

  而當天子再次出現在正邪面前時,她正抱著一個巨大的要石,向著還來不及爬起身的正邪狠狠砸去。
  「該死的!」
  轟!
  要石落在地上,發出了令人震撼的巨響。
  如果被那巨大要石正面擊中的話,或許真的會粉身碎骨也說不定吧。
  「哈……好險好險。」
  不過正邪她在千鈞一髮的時候,往旁邊翻滾了數圈,脫離了要石的攻擊範圍,勉強的躲了過去。
  (看來運氣還有剩下一點呢。)
  懷抱著些許的慶幸,正邪趕在天子進行追擊之前,站起身來。
  (那麼,也是時候讓我將戰鬥的主導權奪過來了吧!)
  這樣想著,正邪運起了妖力,向天子展開了反擊。

  欺符「逆針擊」

  正邪再次放出了大量的彈幕。
  但是,這次的彈幕並不是從正邪所在的方向,而是從和正邪相反的天子的另一頭出現,並猛烈的向天子襲去
  天子見狀,便立即舉起緋想之劍,向襲來的彈幕砍去,以緋想之劍的氣質劍身將那些彈幕抵銷掉。
  然而就在天子分心防禦彈幕的時候,正邪她也向天子跳了過去,一腳踢向了天子的臉部。
  「嘿!」
  「!」
  天子反應靈敏的,伸手用手臂擋住了正邪的這一腳。
  但是卻也因為天子分心應付正邪,使她來不及消除襲來的彈幕,當她注意到時就已經被其中一發彈幕擦傷了小腿。
  「唔!盡耍些小聰明。」
  雖然對天人強韌的肉體來說,這根本不算甚麼了不起的傷,但是這樣被正邪牽制住,卻也讓天子感到相當惱火。
  「在地上匍匐的低賤妖怪,別給我得意忘形了啊!」

  要石「天空的靈石」

  天子召喚出了一顆要石,並將這顆要石向著彈幕襲來的方向放出。
  這顆要石一面移動、一面向著四周放出氣質彈,靠此也是有效的將那些襲向天子的彈幕壓制住了。
  而把防禦彈幕的事交託給要石之後,天子接著也就能夠將精神集中在正邪的身上了。
  「喝啊!」
  大喝一聲,天子握著緋想之劍,向著正邪豪邁的揮砍過去。
  「呃!」
  正邪雖然試著往後飛來迴避,卻還是被緋想之劍延伸的劍身劃過了側腹,留下了淺淺的傷口。
  「嘖!果然沒那麼容易打發掉呢。」
  按著傷口,正邪感到棘手的撇了撇嘴。
  而天子看到表現出弱勢的正邪,也將緋想之劍扛在肩上,自傲的喊道:
  「怎麼?終於對和我這個高貴的天人為敵的這件事感到後悔了嗎?現在跪下來向我求饒的話也還來的及喔!」
  「呵!雖然妳這麼得意,不過這些力量也不是妳靠自己取得的吧?真虧妳好意思說這些話啊。」
  「……妳想表達甚麼?」
  「喔呀?妳會在意嗎?」
  正邪注意到了。
  天子她在聽了自己的話之後,眉頭似乎感到不快的顫了一下。
  這雖然只是個很小的動作,但卻能夠顯示出天子此時的情緒變化,而正邪她當然不打算放過這一點。
  於是,正邪她故意不直接繼續批評,而是欲擒故縱的說道:
  「不,其實也不是特別需要去在意的事情呢,畢竟世間的萬物生來就是不公平的啊。
   強者生來就是強者,弱者生來就是弱者,這是理所當然的事。
   只是妳的狀況又有些特別呢,畢竟妳甚至不需要為此付出任何努力,妳所擁有的一切都是躺著就能輕鬆入手的恩惠啊。」
  「是又如何!妳有甚麼不滿嗎!?」
  「沒有沒有,我怎麼會有不滿呢~」
  正邪在面露微笑進行應答的同時,也悄悄的在注意著天子的反應。
  為了盡可能多的刺激天子的精神,正邪在腦中迅速的篩選最合適的話語。
  然後,她想起了剛才與紫苑的對話。
  (呵呵~正好有個合適的話題呢~)
  這樣想著,正邪將自己最終篩選出來的話語,向天子說了出來:
  「我當然不會有任何不滿……因為應該對此感到不滿的,是妳自己啊!」
  「!妳這傢伙,這話是甚麼意思!?」
  「就是字面上的意思啊,難道我誤會了嗎?妳對於自己的人生沒有任何的不滿嗎?妳覺得自己是幸福的人嗎?」
  「囉嗦死了!為什麼我要聽妳說這些話啊!」
  似乎是已經聽不下去了,天子不打算再繼續用言語交談,衝上前就是一劍砍向了正邪。
  「喔呀!」
  不過正邪這次卻非常輕鬆的,往上一跳就躲開了天子的攻擊。
  (破綻很大,已經失去冷靜了呢。)
  天子剛才那一劍,就是正邪的話語已經達到了成效的證據。
  也是因為天子已經失去了冷靜的判斷力,所以她的攻擊才無法確實的擊中目標。
  於是,正邪看著這樣的天子,臉上露出了惡意的笑容。
  已經沒有必要再玩欲擒故縱的把戲了。
  正邪這次是非常直接、不兜圈子的,指著天子的鼻子嘲笑道:
  「哈哈哈哈!妳還真是沒有餘裕呢,一點都不像是擁有超脫的心智的天人啊,這就是人們稱呼妳為不良天人的原因吧?」
  「我說了妳很囉唆啊!」
  天子在腳邊召喚出一顆小型的要石,並大力的出腳一踢,讓那顆要石向著正邪射了過去。
  不過正邪這次卻也一樣,只用了很小的動作,就躲開了天子的攻擊。
  此時正邪從紫苑那得到的幸運已經用完了,剛才她之所以能夠輕鬆躲過要石,完全是因為天子自己的精神狀態的原因。
  「擁有力量卻沒有與之相應的精神素質嗎……」
  看著此時已經完全失去了餘裕的天子,正邪想起了剛才紫苑的話。
  『即便有著強大的力量、即便有著天賦的強運,天人大人她……也還是生活在不幸之中的吧。』
  (和貧乏神說的一樣,這傢伙真的……)
  「哈哈!真的是,奢侈的不幸呢。」
  不知道是在嘲笑天子、還是在嘲笑其他的某種事物,正邪她苦笑著搖了搖頭。
  「那麼,差不多就作個了結吧。」
  已經足夠了。
  正邪已經得到自己特意挑釁天子而想得到的答案,所以也是時候,給這場決鬥收尾了。
  「擁有天人的肉體,卻只有孩童程度的心智……悲哀的半調子,不如就讓我在這賜給妳救贖的死吧!」
  作出宣言,正邪再次展開攻擊,打算就在這和天子分出勝負

  逆符「天地有用」

  「!」
  瞬間,天子感到自己的方向感產生了錯亂。
  與此同時,大量的彈幕也如同要將天子淹沒一般,開始向她湧去。
  「可惡──!」
  天子雖然揮動緋想之劍來抵抗,但是錯亂的方向感卻讓她無法確實的斬向彈幕,而是砍向了全然不同的方向。
  因此,在天子還沒來得及進行反應時,就已經有數發彈幕打在了她的身上。
  「唔唔!」
  「哈哈哈!怎麼了啊,剛才的威勢哪去了呢?不良天人。」
  正邪看著漸漸被彈幕所淹沒,身上持續累積著傷口的天子,笑道:
  「不,從一開始,妳就只是在虛張聲勢而已吧!
   因為妳知道自己只是個得天獨厚的不良品!是空有力量,但終究無法成為真正的天人的半調子。
   所以妳才會像這樣,對比自己更弱的弱者們擺出高傲的態度,因為不這麼做,妳就無法對自己的存在價值產生認同感!」
  「……閉嘴……」
  天子雖然想反駁,但一時間卻找不到合適的話語,所以只能做出這樣脆弱的抵抗。
  而正邪就好像咬定了天子回不了嘴一般,提高音量繼續說了下去:
  「靠著雞犬升天而成為天人的妳,無法得到那些經過刻苦修練的其他天人們的認同,妳永遠都是個不良天人!不管妳再怎麼不滿,這個事實都無法被改變!
   所以妳才選擇用這樣的方法、擺出這樣的態度,欺騙自己、製造出自己是有價值的存在的錯覺!用這樣小小的自我滿足來維持自己的人格與自尊心!
   何等的空虛!何等的可悲!
   世界上居然還存在著這樣滑稽的強者,這是多麼讓人發笑的一件事啊!哈哈哈哈哈!」
  「妳說夠了沒有啊!!」
  天子發出了怒吼。
  雖然她的身體正被彈幕所覆蓋,但是靠著天人強韌的肉體,她還是挺了下來。
  然後,憑著一口不甘心的氣,天子她忍著疼痛將手中的緋想之劍高舉朝天。
  「我才沒空聽妳那些廢話!給我閉上妳的臭嘴去死吧,下賤的妖怪!!」
  「!」

  氣性「勇氣凛凛之劍」

  天子讓大量的氣質凝聚、壓縮在緋想之劍的劍身上。
  然後,再一口氣的朝著四面八方,將這龐大的氣質釋放出去。
  與天子的方向感沒有關係,氣質橫掃了天子周圍的每一塊空間。
  包圍天子的彈幕在瞬間被清掃一空,而飛在半空中的正邪,也直接受到了氣質的直擊,被往後擊飛。
  「唔──……呵呵呵呵!」
  雖然被氣質擊中,讓正邪受到了一定的創傷,不過正邪並不感到焦急。
  (嘛~今天就到此為止吧。
   作為『試探』來說很足夠了,接著就先作好準備,然後再『正式』來問候這個不良天人吧。)
  她計畫著下一次的行動,乘著氣質所造成的衝擊,趁機逃離了這個樹林。



  「……已經逃掉了啊。」
  當天子釋放出去的氣質散去時,天子已經看不到正邪的身影了。
  她稍微感應了一下周圍氣質的狀況,確認正邪沒有埋伏在附近之後,便解除戰鬥狀態,將緋想之劍收了起來。
  雖然剛才天子受到了數次攻擊,不過多虧了天人的肉體,基本上並沒有造成特別值得一提的創傷。
  ……如果不把精神上的打擊算進去的話。
  「天、天人大人。」
  在一旁觀戰的紫院,戰戰競競的靠近了天子。
  剛才天子和正邪的對話,讓紫苑感到有些擔心。
  一方面,是擔心天子會不會受到比看上去更嚴重的打擊。
  另一方面,紫苑知道正邪是因為聽了自己說的話,才會用那些事情去刺激天子的,所以現在她非常害怕被天子知道這件事。
  「……」
  「……」
  天子好像在思考著甚麼般,沒有立刻回話,而紫苑也不敢打擾她。
  於是在這樹林中,兩人就這樣保持沉默的呆站著,大概持續了一分鐘以上。
  「紫苑。」
  終於,在這僵硬的氣氛之下,天子她開口了:
  「妳為什麼不自己回來?」
  「唉?咦?」
  「妳應該是可以自己離開天邪鬼的才對,妳想走的話她才留不住妳。」
  「這、這個嘛……」
  面對天子的質問,紫苑緊張的用雙手抓著頭上的蝴蝶結,以細小的聲音回答道:
  「因為,我對天邪鬼的能力感到有些好奇,想要向她打探一下……」
  「難道說,妳是想用天邪鬼的能力來逆轉自己的厄運嗎?」
  天子很快就猜到了紫苑的目的。
  之前在輝針城倉庫的時候,天子也看到了正邪出手將紫苑放出的厄運逆轉成幸運,所以結合上紫苑本人的願望,她很容易的就得出了這個答案。
  「哈哈!是嗎。」
  於是,天子她自嘲的笑了起來,感嘆道:
  「天邪鬼說她和妳成為了搭檔的事,原來不全是謊言啊。」
  「對、對不起。」
  「不用道歉,但是妳剛才也看到了吧?我和天邪鬼進行了決鬥,並取得了勝利,所以妳的搭檔是我,明白了嗎?」
  天子態度強硬的,如此作出了宣言。
  「是、是的。」
  因為有些被天子的態度嚇到,紫苑她在點頭答應的同時,也試著替自己解釋:
  「抱歉,我只是想說天邪鬼身上應該也有能改變我的厄運的可能性,所以才想說至少也要去試試看的。」
  「不需要做那種多餘的事!」
  忽然的,天子提高了音量,向紫苑喊道:
  「妳只要跟著擁有天賦的運氣的我就好了!我一定會超越妳身上的厄運的,所以妳根本不需要去依賴其他人!」
  「……是。」
  天子的大喊讓紫苑嚇得把身體縮了起來,不過紫苑還是點了點頭,答應了天子。
  「……」
  而天子她喊完之後,也注意到自己的態度沒有很好,所以感到糾結的低下了頭。
  (我果然還是在意那個天邪鬼的話嗎?開甚麼玩笑!為什麼我要被那種螻蟻般的小妖怪影響心情……)
  再一次的,天子抬起頭看向紫苑。
  一瞬間,她考慮著自己是不是該對剛才朝紫苑大喊的事情道歉。
  但因為她還是不想承認自己被正邪影響了情緒,所以最後她並沒有道歉,僅僅只是很平淡的向紫苑說道:
  「……總之就是這樣了,回去吧。」
  「恩……」
  於是,天子和紫苑兩人飛了起來,起身返回飄浮在空中的輝針城。



間章目錄間章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3932124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Pete880312大家
我的DC群組已經開啟,歡迎各位來與我聊天https://discord.gg/hmdGah4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23:16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