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28 GP

遠離塵世的島嶼秘密!オスケモアイランドの秘密,part.12

作者:無世│2018-03-19 17:16:31│巴幣:56│人氣:1814
前次
主角前往了會客室去見準備進入
特殊獨立牢房的白尾
也從白尾身上得知了自己想知道的事情
這一次
時間軸來到了不一樣的時間點
主角將體驗與之前完全不一樣的行程

----------------------------------------------------------------------------------------------------------------------------

收集印章?
賈多納:沒錯,前往這座島上的各個地點收集印章的企劃。畢竟這整座島都是觀光地,沒有去過的地方肯定有很多的對吧?
的確是這樣沒錯。而且來到這裡的那一天就被捲入那場騷動中,連個像樣的觀光都還沒開始過。

賈多納:所以啊,就趁這個機會到處去看看如何?
嗯~~,該怎麼辦呢。
跟收集印章這種健全的活動相比,我比較想跟雄獸在被窩裡做些不健全的活動啊。
反正這種收集印章的活動獎賞肯定不是什麼了不起的東西吧。
跟那種東西相比滿足慾望不是應該更為優先才對嗎。
賈多納:順帶一提的是,蓋滿所有的印章之後可以獲得雄獸的優先指名權,抽獎要是抽中的話也可以獲得來這座島的免費旅行卷。另外,也有不少其他的獎品。
唔,這倒是不錯.......
不過啊,不過指名權什麼的,我想要好好親近的雄獸對象可是很侷限的耶。而且抽獎我想也抽不中的吧。

賈多納:如此醉心於我我是很感謝沒錯啦,不過老實說,要向觀光客推薦這活動也算是本部的指示。
啊,也就是那些話只是行事上說說的對吧?
實際上應該不是真的想要我去參加吧。
賈多納:不管怎麼說。收集能量這件事情雖然很重要,但是我想他的用意應該還是希望能多推廣島上的觀光景點吧。
那就算了吧。
我們就這樣一直待在一起吧。
賈多納:喔,就這麼辦吧小夥子。再讓我們好好繼續先前未完的事吧。
再這樣下去很快的就能開始不健全的活動了呢。
我將身體靠在賈多納的身上,並將他交給我的那張收集印章用的紙放在旁邊。
........嗯?
咦,這張紙的背面上面寫著活動的說明。
明明決定好不參加的,我的目光卻被獎品給吸引住了。
嗯.......,等一下。
剛才賈多納所說的指名權,不是只限定一個人嗎......?

賈多納:啊,你發現了啊。
依照上面所說的,最多十人.........十人!
真的假的啊,那不就完完全全是天國狀態嗎!
而且,還附贈高級料理店的個室免費卷。
也就是說,光是把這印章填滿就能跟雄獸們來場豪遊了對吧!
這獎品未免也太好了吧!
賈多納:會來這座島的人都是滿腦子慾望的啊,要是獎品不做到這種程度的話會沒有人願意參加的。
賈多納:話是這樣講沒錯啦,但是至今還真的完全沒有人願意參加。比起這種事情大家還是忙於跟島上的居民遊玩。
........咦,等一下。參加人數是零?
也就是說,抽獎基本上是一定中嘛。這不就表示雄獸島想來就來嗎。

賈多納:唔哇,小夥子也太有幹勁了吧。你真的要參加喔。
賈多納:跟這種事情比起來還是來跟我玩吧。難得兩人獨處耶。
賈多納抱住了我的身體,充分的展現他的熱情。
不過,抱歉啊。
我想要跟更多的雄獸一起玩啊。
賈多納:哎呀,還真的是一副甚麼我都做的表情呢。不過這種熱情的表情,我可是不討厭的喔。

賈多納:真是沒轍呢,既然這是小夥子的願望。那就讓我陪著你吧。
謝謝啦賈多納!最喜歡你了!
賈多納:喔,我也很喜歡你啊小夥子。那我們就快點出發吧。
光是蓋滿印章就可以免費跟雄獸們遊玩。
滿腦子慾望的我不小心的把這句心聲給說了出來,讓賈多納聽到了。
賈多納:.......總覺得,有種不好的預感呢。

為甚麼你會在這裡啊?
我將這單純的疑問,扔給了在面前的這個人。
鮫冷:甚麼為甚麼啊。今天是我負責這個地方的啊。要是想要印章的話,就得要達成我出的題目才行!
賈多納:唔哇,我還想說有可能會在結果真的在啊。
什麼意思?
不是只要來到這邊蓋個章就好了嗎?
賈多納:小夥子啊,那張紙後面的說明,你再仔細的看看。
嗯,我看看。
「如果不通過島上居民所出的題目就拿不到印章」
........這不是詐欺嗎!

鮫冷:沒有好好看說明文是你的不對吧!
賈多納:這種事情也不是沒預料到啦。畢竟小夥子一直都是一股腦的往慾望前進嘛。
完全無法反駁!
不過,為甚麼要把事情搞的這麼麻煩啊........。
賈多納:應該是想跟其他類似的活動有區別吧,看上去是失敗的就是了。
啊啊,原來如此。所以才沒有人要參加啊.......。
賈多納:不過,就像剛才說的那樣根本就沒有人會來參加這個活動
賈多納:所以,一般來說排到這種班就跟沒有班是一樣的,會乖乖待在這裡的人更是少之又少。應該說根本沒有人會待在這才對。
賈多納:我說你啊。稍微讓自己的人生再更輕鬆一點會比較好喔

鮫冷:為甚麼一個認真工作的人得被你憐憫不可啊!
賈多納:怎麼辦呢小夥子。明天當班的會是別人,肯定會很簡單的交出印章的吧。今天就先回去,跟我在被窩中好好玩玩吧?
嗯,那樣的確是比較較鬆。
畢竟鮫冷出的問題肯定是不會手下留情的。
鮫冷:咦,等一下啦!難得都來了別留我一個人在這啊!
鮫冷:一個人留在這邊待機,可是很寂寞的啊!別走啊!

賈多納:.......就說了你只要蹺班就好了嘛。還真是不知變通的傢伙耶。
鮫冷:我又不是因為喜歡才想要待在這邊的!都沒有人願意過來觸碰我!一個人可是很寂寞的啊!
賈多納:還是一如往常的,真的是個活得很難受的傢伙呢。怎麼辦呢小夥子,要陪陪他嗎?
唉,都說這種地步了也不能就這樣回去啊.......。
鮫冷:沒錯,我的題目就只是簡單的問答而已。我出三道題目,只要答對任何一提就給你印章。
問答啊.......不是我擅長的領域呢。賈多納呢?
賈多納:我的話應該普通吧。一般常識的話是沒問題的,不過我想這傢伙應該不會出那麼簡單的題目才對。
賈多納:不過畢竟是跟小夥子一起,應該是會手下留情的吧........﹙使眼色﹚

鮫冷:那我開始啦。第一題。
賈多納:你倒是聽我說啊!
........是太興奮的關係吧,孤獨耐性完全就是零。
他絲毫不在意我那有點冰冷的視線,應該說是沒察覺到才對,鮫冷高興的說出了他的第一題。
鮫冷:一經撫摸就會出現的兩種食物是什麼呢!
啊?連題目都沒聽懂那是甚麼意思。
賈多納,你有聽懂嗎?
賈多納:.......不,完全不懂。
鮫冷:如果解不開這題的話,你們就跟我一起待在這裡吧。
不要隨便添加解不開題目時的懲罰啦。
鮫冷:因為我就是很寂寞嘛!
再這樣下去不要說是印章了,就連跟賈多納的約會都會泡湯的啊。
還真是困擾啊。真的是很困擾啊。
正當我不知道該怎麼辦的時候,突然間,有個聲音從背後傳了過來。

白尾:我想,答案應該是貝跟栗子吧。
白尾,為甚麼會在這種地方.......?
白尾:我不覺得這事件值得驚訝的事情呢。就算是犯人也必須要有自由的時間啊。
白尾:能力被限制,幾乎所有的行動都被人監視著。這座島就像是個巨大的監獄一樣。我會來到這裡也只是偶然的啦。
白尾:應該是認定我馬上就要進特殊獨立牢房,所以趁現在讓我出來走走吧。那些傢伙還是一樣好講話呢。
賈多納:本部雖然看上去很嚴格但其實也不盡然就是了。應該是覺得,只要封鎖住能力後就沒問題了吧。畢竟只要是在這座島上監視要多嚴就能有多嚴。
賈多納:﹙而且,我想應該是故意把這傢伙放出來藉以確認還有沒有其他人有被他洗腦的吧。是想藉由他與被洗腦者的接觸來做確認嗎。雖然我不認為這種方法對這傢伙有效就是了。﹚
鮫冷:本部都這麼說了那就這樣吧。雖然我不怎麼認同就是了。

白尾:呵呵,好了好了不要這麼冷淡嘛。重要的是,剛才的問題,我答對了嗎?
鮫冷:........唔,是正確的。那麼,這個印章就.......
白尾:那種用法,是錯誤的喔?
鮫冷:咦?
白尾:剛才的答案和在一起是寫作「扯線」,意思是交互用雙手將細線往自己的方向拉扯。你所說的答案,可是很常見的錯誤呢。
鮫冷:........唔。這....這樣的話那就下個問題!
鮫冷:A君跟T君是好朋友,G君跟C君是好朋友。那麼,U君的好朋友是誰呢?

白尾:根據DNA鹼基的排序,A﹙腺嘌呤﹚與T﹙胸腺嘧啶﹚,G﹙鳥嘌呤﹚與C﹙胞嘧啶﹚是成對的。根據RNA的話,跟U﹙脲嘧啶﹚成對的是A﹙腺嘌呤﹚,所以答案就是A君了。
完全聽不懂這傢伙到底在說些什麼!
可以好好的說日文嗎。
當我看向隔壁時,賈多納露出相當嚴肅神情。簡直就比跟白尾對峙時還要更嚴肅。
賈多納:小夥子,現在還是不要向我搭話比較好。也不要期待我能做解說。
我知道了。我跟賈多納就只能遠遠的看著好像很聰明的兩個人激烈的戰鬥。
插話什麼的絕對不行。
白尾:然後呢,有三道問題對吧?快出題吧。
鮫冷:唔唔.......!那麼,最後的問題!
鮫冷:二月是紫色,五月是綠色。十二月是青色,那麼七月是什麼顏色!

白尾:二月的誕生石是紫水晶,五月是祖母綠,十二月是綠松石或是螢石。也就是說,七月是紅寶石的紅色。
鮫冷:答對了啦可惡!
真厲害,在我連思考都還沒開始時就已經結束了。
白尾:事情就是這樣啦。可以蓋章了吧?
咦,嗯,那我就不客氣了。
我在卡片上蓋上印章後,面向白尾。
謝謝了,幫了大忙呢。
白尾:沒事沒事,反正我很閒。能看見那自己想出來的題目被瞬間解到的悲哀的神情,真的是很讓人高興呢。
你這傢伙性格真的很糟耶......鮫冷真是可憐。

鮫冷:沒關係的.......問題就是為了被解開才存在的.....沒關係.......。
不過受到傷害還挺大的啊。
賈多納:總之,第一關是過關了。真是太好了呢小夥子。
白尾:嗯嗯,恭喜你了。雖然我不太知道是怎麼回事就是了。
搞不清楚狀況就擅自闖入把事情都解決,還真是個厲害的傢伙呢。
但是,這樣就確實的蓋到一個章了。不過每個地方都要這樣嗎......?
賈多納:不可能的吧。像鮫冷這樣這麼認真的人可沒有幾個啊,之後肯定會很順利的。
真的是這樣就好了.......。

白尾:好像蠻有趣的也讓我跟著去吧。
白尾:雖然我是這麼想的啦但看來是不可能了。真是可惜呢,難得有機會可以排解一下無聊的感覺的說。
白尾身上裝的通訊設備發出了震動的聲音,而白尾則是搖了搖頭。
白尾:這是叫我回去的訊號。要是忽視的話會有懲罰的。畢竟我現在可還是個模範犯人就乖乖的回去吧。反正現在也肯定有被監視。
果然是沒甚麼自由的犯人呢。白尾有些不滿的後退了幾步。
白尾:能跟英雄玩玩我可是很高興的喔,你們要好好加油啊。

鮫冷:.......搞什麼啊那傢伙。把我的問題解完後就走了。
賈多納:不過可幫了我們大忙啊,得坦率的感謝他才行呢。
再見啦鮫冷,值班加油啊。
鮫冷:咦,啊,你們要走了喔!?等一下啊,最少,最少再多陪陪我嘛!
賈多納:嗯,你說呢小夥子?
鮫冷:你看,一個人很寂寞嘛,要是能夠多被安慰一下我也能努力值班啊.....不行嗎?
收集印章是件很麻煩的事情,所以休息也是必要的。嗯嗯,就這麼決定了。
鮫冷:謝....謝謝......請你,給予我安慰吧。
啊啊,在陽光下滿是汗水的健壯身體最棒了。結束後再努力的收集印章吧,現在就好好的享受一下。
在把這些話說給自己聽之後,我將手放到了鮫冷的身上。

仁鱷:原來如此原來如此,所以才會做這種麻煩事啊。
隨意的與我們會合的鱷魚先生高興的拍著肚子大笑著。
我藉由通訊裝置聯絡了他並跟他說了事情的來龍去脈,而似乎他也覺得這是件有趣的事情就前來與我們會合了。
在來到這座島時就會拿到了一個觀光客專用的通訊裝置,並且會被告知在島上的其間絕對不可以將其拿下來。
根據身為島上居民的賈多納等人表示,這是為了區別觀光客與入侵者的手段,同時也用來檢測穿戴者有無發動能力。
不過後面那一點跟身為普通人的我一點關係都沒有就是了,對我來說就只是個能聯絡的上大家的方便裝置而已。

賈多納:接下來的就只是健行而已,多個人聊天也是比較好的。
仁鱷:真的會那麼順利嗎?
真是討人厭的笑容。這傢伙絕對知道些什麼。
仁鱷:啊哈哈,.......話說回來賈多納你沒有去看印章關主的排班表嗎?
賈多納:反正也沒我的班,我是沒去看啦。
仁鱷:也是啦,我也不會去看就是了。所以你肯定不知道今天貝倫跟魚利兩人搭檔著當關主的事情吧?
賈多納:........真的假的,居然還有那種絕對不會翹班的傢伙在嗎。小夥子的運氣還真是糟糕呢。
仁鱷:而今天似乎是貝倫要指導魚利當關主時該注意的事項的樣子。新人教育嘛。
賈多納:這麼說也是呢。
也就是說又要去完成那些麻煩的題目了嗎.......。
還是回去吧。

仁鱷:好啦好啦,難得都來了就去看看嘛。那樣也比較有趣啊。
賈多納:我倒是很想跟小夥子回去玩玩就是了。
仁鱷:就在你們抱怨的途中我們就到啦。你看,那兩個人都在。
視線的前方黑色跟黃色的巨大身軀似乎正在討論著些什麼。
賈多納:我想是在確認題目的內容吧。雖然不知道他們想要做些甚麼,不過看來也不是會放水的傢伙呢。
仁鱷:有甚麼關係,認真的玩才有趣嘛。
賈多納:那麼說也是啦。
啊啊,他們已經察覺到我們了啦。

魚利:咦,啊,有人來了!真的有人來了!
貝倫:不需要驚慌。雖然我也是第一次見到,不過就是會有這種事情的吧。
魚利:說說說...說的也是呢。那個,這時候是要說甚麼?
貝倫:.........該說什麼呢?
魚利:該不會你也是很驚訝的吧!?唔,啊,忘記了!你好啊,今天天氣也很好呢!
貝倫:是啊,打招呼可是很基本的。你們能來真是太好了,能見到你們我也很高興。
仁鱷:........這兩個人怎麼搞的。
黃色與黑色的漫才組合因為預想之外的事情而感到慌張,不過還是拿出了關主該有的樣子接應我們。
貝倫:那就照先前討論的。
魚利:嗯,雖然還沒有練習過,但是我會加油的!預備!

貝倫:如果想要這個印章的話。
魚利:就....就要達成我們出的題目!
貝倫、魚利:我們出的題目是
貝倫:相撲。
魚利:......相,相撲!
未免也太沒有默契了一點吧。
仁鱷:而且不管是題目還是內容都很普通........。
賈多納:有甚麼關係,容易了解不是很好嗎。要用的就是那個土俵對吧?
就像是賈多納所說的,雖然是在山裡但是卻很好的有準備了一個土俵。
在這種深裡面還特別的把雜草清理掉,做出一個土俵。英雄本部在這種奇怪的地方未免也太認真了吧。

魚利:嗯,沒錯。一次定勝負,能打贏我的話就能得到印章!
貝倫:..........嗯?
魚利晃著身上的肥肉,將那柔軟的身體站到了土俵上。
仁鱷:要加油啊小哥。
啊啊,果然是我要上場喔。這種重量級的對手哪有可能贏啊。
而且根本就沒有相撲的裝備不是嗎?
魚利:你可以抓著我的肉啊!
魚利拍著自己那柔軟的肚子說著。真的不會痛嗎。

魚利:咦,的確......該怎麼說呢......我還沒有想到那裡耶......。而且原本的題目真的是相撲嗎.......?
超隨便的啊!不過畢竟是今天才突然成立的組合會這樣也是沒辦法的就是了。
魚利:嗯,我想,應該沒問題啦!我已經很習慣疼痛了!
可是我沒有習慣讓別人感到疼痛啊........。雖然跟雄獸玩各種遊戲是我的嗜好,但是過於激烈的玩法可就不是我擅長的了。
賈多納:你就去試試看嘛小夥子。雖然說一次定勝負但是可以挑戰無數次的喔。就好好的享受過程吧。
賈多納一邊說一邊將我推向前。
嗯,這樣的話那我就想著那光滑虎鯨肌膚的觸感,努力看看吧。
接受了鱷魚跟牛的聲援之後,我下定決心踏入土俵。
光著腳踩在那濕潤的黑色泥土上相當的舒服,也消解了不少熱氣。

貝倫:﹙........唔嗯﹚
貝倫:﹙我記得在討論裡我也是要參加的,以相撲做名義行身體上的接觸順勢的誘惑對方,接著就帶入我們想要的後續展開同時獲取能量,計畫應該這樣的才對啊﹚
貝倫:﹙他的身體如果直接跟魚利撞上的話應該是相當危險的吧﹚
貝倫:﹙........算了。大家都能玩得高興才重要,我也來替他加油吧﹚
貝倫:﹙加油~~加油~~﹚
..........?
貝倫面無表情的朝著這裡揮動雙手是在幹甚麼呢?

貝倫:......那麼,我來擔任裁判。請好好加油。
當貝倫也進土俵後,整個場面就算是準備好了。我跟魚利兩人面對面,等待指示的做出了相撲的準備動作。
雖然我對相撲不是很熟,不過這個動作應該是沒有錯的。
魚利:我也是第一次跟人相撲,一起加油吧。
連對敵人也很溫柔的魚利微笑著。要是被那身體撞到的話骨頭是真的會斷掉的,不過總覺得會是一場溫和的勝負。
........而這麼想的我到底有多麼的蠢,很快的就有了切身的體悟。
貝倫:雙方面對面,準備.......開始!
在比賽開始的那個瞬間,魚利開口說著。

魚利:「再見」
.........唔!
我的身體被直接給吹飛,忽視了所有慣性的直接朝著土俵外移動。
「跟紅葫蘆打招呼」,可以操作與搭話的對手之間直線上的距離的能力。
這種事,在這種運動中使用完全就是作弊行為啊!
貝倫那吃驚的神情從我的眼角閃過,我這時才知道這並不是他們預先講好的。不過,就算知道了這點我的身體還是沒有停下,就這樣朝著土俵外移動........
正當我覺得,這場比賽要在這瞬間結束時。
「看啊,那炙烈燃燒的激情鮮紅」
本來應該飛往土俵外的我的身體,被不知道什麼東西給阻止了。
那是塊鮮紅色的布。賈多納用能力操縱的那塊布,成為了我的緩衝墊。

賈多納:哈哈,沒事吧小夥子。還真沒想過開始比賽的瞬間就使用能力呢。
賈多納:這種情況該怎麼辦呢裁判。面對沒有特殊能力的觀光客,這樣可不能說是場好比賽呢。
貝倫:唔,嗯......這麼說也是。是我的指導不足,抱歉。
魚利:咦.......?該不會不能這樣子做吧。聽到規則的時候,我還想說這是很適合我的比賽呢.......。
以相撲的規則來說,不會再有能力比操作距離的能力者要更有利的了吧。畢竟把對手推出去就獲勝了。
貝倫:那麼,該怎麼辦才好呢.......。
仁鱷:這也沒甚麼關係嘛。難得有這個場地,只要有我們幫助小哥就行了吧。

賈多納:是啊。說實話,我也是相同的意見。光是看而已也太無聊了。而且我不管何時都不是替別人加油而是接受別人的加油才對啊。
這些傢伙。一個個都只想看好戲而已。
賈多納:不過決定權可在小夥子身上。你覺得呢?
仁鱷:小哥難道不希望由我們來支援小哥嗎?
...........。
怎麼會不行啊!
憧憬的英雄都這麼說了沒有可能拒絕的吧!太狡猾了啊!
仁鱷:啊哈哈哈,這才是小哥嘛。
賈多納:交給我們吧小夥子。讓我們從頭到腳的好好支援你。
貝倫:........唔嗯,這樣的話就讓比賽繼續進行吧。而能力當然是可以使用的。
貝倫:但是在這裡追加一條規則「禁止在土俵外的人員使用能力妨礙選手」。違反規則時,該方敗北。
貝倫:要是讓賈多納跟交牙的能力來定出勝負的話,那可就真的本末倒置了。

賈多納:.......喔,也就是說讓選手自身發動攻擊就可以了吧。
仁鱷:原來如此原來如此,原來如此呢。除此之外就沒有任何的限制了吧。
貝倫:........實在是讓人在意的說法呢,我先說在前頭,交牙要是使用能力破壞土俵的話可是違反規則的喔。
貝倫:在土俵外使用能力妨礙對方的選手........也就是妨礙魚利可是禁止的。
仁鱷:了解!意思就是只能用能力做輔助對吧。
賈多納:好好加油啦小夥子,只要你不跌坐在地上我們就會盡全力支援你的。
唔,嗯.......我會加油的。
不過一個很現實的問題是,就算不能使用能力我也不覺得我能打的贏魚利。
在體型上實在是太不利了........。

魚利:好,這.....這次肯定會更順利的!
魚利:「我要上了」!
這一次變成了我被拉往魚利的方向!
從旁人的眼光看上去像是我對著魚利發動了突擊一樣。
魚利在抓住我之後在原地轉身,並再次發動能力。
魚利:「到那邊去」!
我跟他接觸的時間就只有那麼一瞬間。然後一眨眼,我的身體就飛向遠方。
那是跟賈多納完全相反的方向。是想讓我在被紅色的布接住之前就先摔往地上吧。
因為魚利的能力只能在跟我的直線上進行作用,所以要改變方向的話就必須要先跟我接觸才行的樣子。
賈多納:這....這速度也太快了!
賈多納的布也立刻的趕往我的身邊,做出了一片地面讓我落在上面。距離真正的地面還有一點點的距離。也就是說,我還沒輸。

賈多納:很好,就這樣進攻吧小夥子!要撐住喔!
就像彈簧床的感覺一樣,賈多納的布準備加速我的行動。利用那彈性,擊向那巨大的身體!
魚利:「停下來」!
我的身體......停住了......?
魚利:我是操縱與他人距離的能力者。所以當然的,「把跟對手的距離固定起來」也是做得到的!
我就這樣被固定在半空中,全身上下完全無法移動。
這下子就算是不想都得認同他的能力在使用上真的很方便。
這傢伙的能力,在對人戰上太過於強悍了!
不過,光是這樣我也還沒有輸。畢竟這可是相撲,不摔到地上可不能說是我輸了啊。

魚利:我當然知道啊。所以,「撞上去」!
魚利所移動的目標並不是我......而是在旁邊觀看的賈多納。
賈多納:啊,是啊,的確沒有規則是「禁止選手干涉土俵外人員」的啊,可惡!
魚利將賈多納往自己的方向拉去。不過,這樣不就只是讓賈多納撞上自己而已嗎?
魚利:嘿。
賈多納就這樣從魚利的身旁穿過!
那壯碩的公牛從魚利的身旁經過並朝著我用同樣的速度撞上來。再這樣下去的話真的會撞上的!
貝倫:嗯,雖然是可以用布固定住自己的身體,但是如果這麼做的話就無法同時保護他了。
仁鱷:如果賈多納選擇保護自己,那麼魚利就可以趁機再次讓小哥飛出去。
貝倫:反之如果就這樣撞上去的話......
仁鱷:兩個人將一起自滅。

貝倫:原本最佳的應對方式是用布將魚利給捆住,但是這在規則上是禁止的。
仁鱷:話說回來了裁判。如果在落到地面時,底下有著布或是賈多納的情況呢?
貝倫:當然也還是算輸。不管底下有著些什麼,都無法改變身體接觸到土俵以外的地方的事實。
貝倫:而且,被你的能力保護也算輸。被沙子所守護,等同於接觸到地面。
仁鱷:了解啦,唉,也是啦。正因為這樣才沒有我出場的機會啊。這種時候,對於操縱沙子的能力者還真是不利呢。
仁鱷:事情就是這樣啦,加油啊小哥!
賈多納:真是的,交牙那傢伙真是樂觀呢。
賈多納!那個!現在應該不是能那麼輕鬆應對的場合吧!?
我跟賈多納之間的距離瞬間就沒有剩下多少,我的視野已經有一半以上都是那褐色的毛皮。
我要是跟賈多納撞上的話,不管怎麼想都是我會受到傷害。觀光搞不好會就到此為止的啊。我要哭了喔!

賈多納:不用那麼焦急啊。相信我吧。
他笑著。那看上去就是能讓人安心的英雄的笑容。
.......啊啊,再看到那種表情之後還會擔心的人才是笨蛋啊。
就在賈多納要撞上我之時........
我的身體卻只是輕輕的接觸到他。
咦,不會痛。
賈多納:所以就說了啊。要相信我啊。
當我睜開眼仔細看時才看到從賈多納身上延伸出去的布纏繞在附近的一棵樹上。
原來如此,是這樣強制讓自己停下來的啊。
賈多納:這可就錯了呢小夥子。是我讓速度加速到這麼快的。在撞到小夥子之前,我可是一直都在加速著。
咦?為甚麼要做那種事........。

賈多納:也沒甚麼重要的原因啦,只是想趁著魚利沒有解除能力時到你的身邊而已!
纏在賈多納身上的布被拉得緊緊的,簡直就像是高空彈跳的象皮繩一樣,要將我們拉扯回去。只是因為我被魚利固定住了所以才沒有彈回去而已。
魚利:........啊!
賈多納:察覺的太慢了!
魚利:唔.......!
魚利在露出了痛苦的表情後開始向後退。不對,那彷彿是被甚麼看不見的東西向後拉扯一般。
我還沒有搞懂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但是,這肯定就是賈多納最初的目的。

賈多納:你剛才說了把距離「固定起來」對吧。這也就是說,當小夥子移動時能力者也將跟著移動。因為你們個人之間的距離被「固定」住了啊!
........光靠那一句話就能讓他看破到這種程度嗎。
我現在才想起來。魚利在跟貝倫還有堤加戰鬥時,雖然使用了彈飛或是拉近距離的能力,但唯獨「固定」沒有使用上。
我想就是因為害怕這一項弱點被發現吧。因為距離被固定住了,所以魚利自己也沒有辦法移動。這是一種極具風險的招式。
賈多納:把小夥子當成目標的策略徹底失敗了呢。就這樣子被推出場外去吧。

魚利:這種事情,只要把能力解除就行了吧!
當魚利大喊完這句話時,我的身體變輕了。從肌膚就能感覺到能力被解除了。
賈多納:你的確就只能這樣做呢!但是,鬥牛的一擊可不會因此停下喔!
這時,魚利所面對的是一頭公牛的突進。那氣勢之強,就彷彿風切的聲音一般。
可是,這樣的話......
魚利:沒錯,這明顯就是「違反規則」!在賈多納撞到我的瞬間,就會因為違反規則而輸掉!
只要還有「禁止在土俵外的人員使用能力妨礙選手」這條規則在,賈多納的突進成功時就是我們的敗北。
賈多納:哈哈,我甚麼時候說我是鬥牛了。真正的鬥牛士小夥子啊!
咦咦,真的假的!
賈多納:再多努力一下吧!上啊,小夥子!
正當我覺得我被紅色的布包圍時,世界突然的就加速了!

周圍的景色以極快的速度向後退。
就像是搭乘電車的時候一樣。
........現在不是冷靜思考的時候了!照這個速度撞上去我不可能會沒事的的啊!我可是一般人啊,身體的耐久度跟英雄相比就跟白紙是一樣的啊!
魚利:「停下......」,不行太快了!........可是。
魚利:只要躲開就行了吧!
被賈多納的能力加速過後的我的身體,高速向前飛去。
能夠被躲開是很好沒錯啦!但一個沒弄好我可是會死的啊!?
雖然在前方準備接住我的是賈多納的紅布。
但是這樣下去會死的........。被強制停下的反作用力肯定是很可怕的吧。
或許會因為接不住而彈飛出去也說不定。
不過我現在的這個樣子,完全就是又要被反彈回去的姿勢啊。
正當我這麼想時我卻沒有被彈飛的跡象。當我覺得奇怪時,我看見的是牛跟鱷魚臉上的笑容。

.........那是我已經看過無數次,無數次的笑容。
在電視,在網路,還有在雜誌上。
當看到這種笑容時,就一定是英雄已經掌握了勝利的時候。
這一點,我是很清楚的。
賈多納、仁鱷:.......你移動了吧?
魚利:那....那又怎樣!我又還沒有輸........。
貝倫:原來如此,是這個樣子啊.......。勝負已分,是魚利輸了。
魚利:為....為甚麼!我又還沒有離開土.......
仁鱷:你已經離開土俵了喔。看看你的腳邊。
魚利:咦,怎麼會這樣.......
魚利的腳確實的站在土俵的外面。
他的困惑也傳到了我的身上。他所在的站位絕對不是跨出一步就能到土俵外的位子。
也就是說只要土俵本身沒有移動他就......不可......啊啊!

仁鱷:啊哈哈哈,你察覺到了啊小哥!就是那樣沒錯,「是我移動土俵的」!
仁鱷:我可是沙海上的海賊!
仁鱷:就算不能用把地面變成沙子的「拔錨沙漠船」來保護小哥,我還是能夠移動在地面上的那個土俵啊!
賈多納:所以我們只要能讓魚利移動任何一步就贏了。大前提是不被發現就是了。
仁鱷:吸引目光的事情就交給賈多納,而我則是一直等待著機會呢。
也就是說,賈多納故意把「固定」的弱點說出來,還有將我往魚利身上彈射。
全部都是為了讓魚利在無知覺的情況下踏出一步的計策嗎。
現在仔細一看,土俵附近那因濕氣而變黑的地面已經完全替換成了像是沙漠一般的白色的土壤。
是能將地面變成沙子的鱷魚先生,偷偷的製造出來的吧。

魚利:原來如此......是這樣啊。
魚利:不過是場很好的比賽呢。認真的玩遊戲,真的很快樂。
雖然我覺得我根本就甚麼都沒做就是了。
賈多納:不對不對,就是因為小夥子成功吸引著魚利的目光,才能成功的啊。
仁鱷:沒錯沒錯,他要是注意到我的話,就會察覺我腳下已經變成沙子的顏色了啊。
賈多納:也就是說這是我們三個人的勝利啦。
光是能聽到他這樣說我的心情就好了起來。畢竟這可是我跟我所憧憬的英雄一起獲得的勝利啊。
魚利:啊,對了。玩也玩到了,要蓋章才行呢。

魚利:........來這是印章,剩下的要加油喔!
總算是得到了想要的東西。每一個關卡的負擔都相當沉重,我的身體已經滿是疲勞的感覺。
這個,真的要全部蓋滿才行嗎........。
賈多納:接下來應該不可能再有甚麼題目了吧。.......雖然我現在說這句話時也沒甚麼自信就是了。
仁鱷:嗯~,沒什麼關係的吧。就算還有題目,也不會再有這種以能力對決為前提的題目才對。
魚利:唔......對不起........。
這一次的比賽的確是因為魚利還沒有習慣這座島才衍生出來的狀況。一般來說在面對觀光客時是不可能會動用到能力的吧。
貝倫:沒關係的,就算讓這一次的對手知道我們是能力者也不會有問題。之後再一起想新的題目吧。

魚利:嗯,謝謝.......。
仁鱷:就拜託你們下次想出更有趣的題目啦。最好是讓我也能參加的那種。
賈多納:能讓所有人都盡興的遊戲才是最棒的。
各個都是愛熱鬧的人啊。在遊戲結束後開心聊天的這段時間,我一點也不討厭。
賈多納:不過,如果再不走的話可是會來不急收集完所有印章的。
賈多納:雖然是座小島但是走起來可是很大的。入夜之後也危險。
貝倫:這附近是都有人在進行監視所以不用擔心遇難什麼的,但是要是跌倒了可就不好了。
貝倫:那麼就祝你們接下來的行程好運。
仁鱷:好啦,既然這樣的話就出發啦!朝著寶藏Let GO!

魚利:掰掰。下次再一起玩吧!
大家開心聊天的這個空間待起來相當舒適,不過印章還沒有收集完。
雖然身體已經相當疲累,但還是得繼續前進。
希望接下來不要再有甚麼題目了。
我一邊想,一邊踏出沉重的步伐。

----------------------------------------------------------------------------------------------------------------------------

沒有放假真的好累
番外篇
到目前為止是看上去還算正常的劇情
主要的劇情圍繞在收集印章上
而獎品則完全就是為了回流客而制定的吧
但是即使這樣還是沒有人要參加
這樣看來觀光客待在這座島上的滯留時間應該是不長的才對
所以才沒有人想要參加這種活動

而主角一開始是由賈多納陪同
第一關的關主是鮫冷
然後白尾莫名其妙的就出現了
第一個問題不好解釋跳過
第二個問題一般人應該是絕對不會知道的
第三個問題對星座之類的東西有興趣的人才比較有可能知道吧
總之所有問題都被白尾解決掉之後他就回監獄去了

進入第二關之前跟仁鱷會合
關主則是貝倫加魚利
然後在魚利的誤會之下突然就變成了超能力大戰
還會知道原本的計畫其實根本就不是普通的相撲比賽
主角根本就是在土俵裡被人推來推去就結束了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3925908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ケモノ

留言共 10 篇留言

樸實無華ㄌㄓㄓ
這次翻好多喔[e11] 辛苦啦

03-19 17:28

無世
沒有補完,文量看上去就多了[e26]03-21 20:47
撥開
後面的部分看的好認真…
突然覺得後面部分好不像這遊戲的作風
還以為相撲推一推就要私信了

03-19 19:38

無世
以貝倫的原計畫來說的確是這樣,但是被魚利打亂了[e20]03-21 20:49
戀雨犬
白尾其實可以直接讀取鮫冷的腦袋吧?雖然他說能力被限制...不過應該可以像之前那樣躲過偵查吧?

03-19 22:55

無世
不過白尾本身設定就是很聰明的,會解的出來也很正常就是了[e21]03-21 20:50
虹音零語
因為白尾蠻多見識的,讓人不禁懷疑他的年齡-_-||以相撲做誘惑主角居然沒上鉤?!

03-19 23:35

無世
白尾有改造過自己的大腦,所以會很聰明也很正常[e20]03-21 20:50
空格請填寫資料
鮫冷出這種題目,根本不打算讓人通過嗎...
不過能想出這種題目也挺厲害的。

03-20 01:01

無世
我想應該是白尾的關係才會出那種題目吧[e21]03-21 20:51
貝爾丹締
其實好像還蠻好玩的w
話說那三題正常人應該一題都答不出來吧w
然後魚利根本沒想過誘惑的問題吧,因為連相撲什麼的好像也不知道w

03-20 08:44

無世
魚利應該只覺得自己在這運動上一定贏而已[e20]03-21 20:51
武龍
貝倫.....賣萌,被忽視了~
貪心的主角想宰了他,1個不夠還要10個[e27]

03-20 15:51

無世
因為面無表情的關係吧[e20]03-21 20:51
rx78gpo02gp
主角我們來打球,你當球(゜∀。)

03-21 14:14

無世
被扔來扔去就結束了[e26]03-21 20:52
晚風
啊啊啊!好想跟魚利玩相撲啊![e15]

03-27 01:03

無世
就算是正常的相撲魚利的勝率應該也是很高[e20]03-28 15:27
路邊的刻印
不過問答完之後應該有跟蛟冷%%%吧

05-04 12:10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28喜歡★gght86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遠離塵世的島嶼秘密!オス... 後一篇:遠離塵世的島嶼秘密!オス...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saykon051603大家
奇幻小說連載中!過去的戰友蓮漪,如今作為敵人擋在隼的面前⋯⋯精靈戰爭篇的高潮就此展開!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21:59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