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4 GP

[達人專欄] 【Re: 歡迎來到第9層】第七關 LOVE ?

作者:留善影│2018-03-19 11:36:23│贊助:56│人氣:395
**如有錯字、錯誤或需要改善的地方,請留言!
***如喜歡某善的作品,可以按個喜歡。如想知道某善最新動態,可以按個訂閱。可以的話請大家給一下評語,你們的留言和支持是某善繼續寫下去的原動力!感謝你們!
***為自己的InstagramWeebly打一下廣告!

*******************

  一回到走廊,瑪伊雅彌便不滿地跟艾布納說︰「當我求你了,你下次不要自作主張了,不然下次我們又會被你害死!」
  「哼。」
  「……真是讓人火大的傢伙。」
  在旁邊的康奈爾溫柔地安撫︰「好了,好了,別動氣。我們趕快去破關吧。」
  瑪伊雅彌瞄了康奈爾一眼,「康奈爾你說什麼就什麼。」


  牆壁和天花板都泛黃了,牆壁有些細細長長的裂痕,天花板的混凝土掉落弄得滿地都是灰塵。房間裡擺放的傢俱都很破舊,唯獨房中的全身鏡、衣櫃、化妝桌都嶄新得過份,看來是經常被人使用和清理。
  「怎麼辦…要趕不上了……」
  一個女人十分煩惱的樣子在房間中來來回回地踱步,嘴裡不停喃喃自語。她穿著十分破舊的粗布衣裙,衣服上有些地方缺了就用其他布料來填補,不過一點都不適合。她戴著一副厚厚的黑框眼鏡,長長的金髮完全沒有打理的樣子,非常凌亂。
  「今次是要幫助她?」瑪伊雅彌疑惑地問道。
  「應該吧。」康奈爾不肯定地回答。
  女人一回頭看到他們彷彿看到救星一樣,激動地說︰「你們會幫助我嗎?」
  康奈爾稍微被她的反應嚇倒了,僵硬地點一點頭,「是、是的。」
  「太好了!我還在煩惱該怎麼辦,你們能幫我的忙,實在太棒了!」
  「呃…那麼請問你有什麼需要幫忙?」
  失禮了。」女人得知自己失態了,連忙整理一下激動的情緒,乾咳了兩聲,故作正經的說︰「其實是這樣的,我要去一個舞會。」
  「舞會?」
  「嗯,是王子舉辦的盛大舞會。在舞會上,在大家的注目下我跟他共舞,彼此四目相交,眼中只有著彼此。啊啊…這是多麼浪漫的事情呢!」
  女人十分陶醉地說著,在一旁的康奈爾和瑪伊雅彌互相一看,彼此不約而同露出苦笑,艾布納也皺起眉頭,十分無奈的樣子。
  「本來應該是這樣的!」女人的語氣突然急轉直下,洩氣地說︰「可是,我根本沒有可以去參加舞會的晚禮服!」
  「晚禮服?」
  「沒錯!」女人苦惱地低下看一看自己身上的粗布衣裙,重重地嘆了一口氣,「我不想穿這種衣服去舞會,但是我根本沒有錢去買禮服。」
  這光是看到這間房間的環境就知道了。
  「唉…我是他的舞伴,我不可以讓他丟臉的。」
  「所以你想要我們怎麼做?」
  「你們可以幫我找一件禮服嗎?就算是二手貨也沒關係!只要是晚禮服就好了!」
  「就、就算你這樣說,我也…」
  女人打斷康奈爾的話,真誠地哀求︰「求求你們!現在只有你們才可以幫我!」
  三人互看了一眼,最後瑪伊雅彌和艾布納的目光都落在康奈爾身上,後者無可奈何的點頭,「我們盡力幫你吧。」
  聞言,女人開心得抓住他的雙手,「太感謝你們了!你們是我的救命恩人!」
  「不、不,沒什麼。」
  那時,在三人的身後猛然出現一扇門,門上刻有精緻的皇冠圖案,皇冠圖案泛出一層亮麗的金色。
  「禮服就交給你們囉~!我先把房間收拾好,不然母親回來會罵我的!」
  話畢,女人就開始打掃房間了。


  推開刻有皇冠圖案的門,門後的情景讓他們怔住了。眼前是一個寬廣的大廳,大廳共有兩層,中央有一條長長的樓梯將兩層接連起來。巨大華麗的吊燈懸掛在天花板上,微微的燈光給人一種迷離恍惚的感覺。大廳有幾扇落地玻璃窗,從窗子可以看見外面,是一片美麗的星空,讓人有一種身處在童話世界的感覺。
  柔和的小提琴聲充滿了整個大廳,大廳裡的男女隨著音樂跳舞,華麗的裙子飄起,皮鞋響著清脆的聲音。
  「好美麗的地方!」瑪伊雅彌驚嘆地說道。
  「是啊。」康奈爾同意的點頭。
  在一旁的艾布納卻冷淡地說︰「別管這些了,趕快去解決任務。」
  瑪伊雅彌瞇起眼睛望著艾布納,「哼!不解風情的男人!」
  「你們這些女人就是麻煩。」艾布納冷漠地反擊。
  「什麼!」
  康奈爾連忙開口阻止他們吵起來︰「好了,現在不是吵架的時間。」
  兩人異口同聲的「哼」一聲,一同別過臉,不看彼此一眼。
  「可是現在該怎麼辦呢?」康奈爾低頭沉思,總不可能去問人可不可以把身上的禮服給他吧。
  突然,一個人撞到康奈爾了,他反射性的先向對方道歉︰「對不起!」
  「真是的!你走路不看路的啊!」
  撞到他的是穿白色小禮服的女人,她很沒儀態的打了一下嗝,定一定神看著康奈爾好一會兒。
  「小弟弟蠻俊俏的嘛,有興趣跟姐姐喝一杯嗎?」
  「不用了。」康奈爾聞到對方的身上全是一陣陣濃烈的酒味,光是聞已經覺得要醉透了。
  「哎呀!不要害羞嘛!來來來!」
  女人想要硬拉走康奈爾之際,瑪伊雅彌擋到康奈爾的前面,而艾布納把康奈爾往後拉。
  「我們有事要辦。」
  「別阻礙我們。」
  瑪伊雅彌和艾布納十分合拍的說出這兩句話。
  女人不滿地「哼」一聲,呢喃︰「什麼?護花使者?真無趣。嗝…」之後腳步輕浮的走開了。
  雖然是打發了女人離開,可是康奈爾心中卻萬分無奈,明明剛才還在吵架的兩人突然變得默契這麼而且護》“使者到底是什麼東西?
  「喂,你們。」穿著英國軍服的男人走了過來,他的身後背著一枝步槍。
  「是、是的?」康奈爾故作冷靜地回答,但眼睛卻離不開對方背上的步槍。
  「奧菲莉亞(Ophelia)小姐請你們進她的休息室。」
  「奧菲莉亞?」
  士兵沒有理會康奈爾的疑問,「請你們到休息室一趟。」
  康奈爾看向身後兩位,兩人都跟他點一點頭,表示同意跟士兵走。
  「好,我明白了。」
  三人跟隨士兵到了他口中所說的,奧菲莉亞的休息室。休息一位黑髮女性坐在化妝桌前,聽到開門聲,她並沒有回頭,繼續化妝。
  「奧菲莉亞小姐,你叫的人已經來了。」
  「嗯,很好,你走吧。」
  「是。」士兵禮貌地行了個禮後離開房間。
  門「咔啦」一聲關上時,奧菲莉亞一邊梳理自己的黑髮一邊說︰「哼,只是叫個人來,怎麼那麼慢?」
  「請問…」
  康奈爾剛開口講話,奧菲莉亞狠狠地打斷話語︰「閉嘴!誰允許你說話?」
  聞言,他立刻閉上嘴巴。不一會,奧菲莉亞站起來,紫色的晚禮服將她完美的身材包圍,神秘淡雅即又不失妖艷,儘管還是看不清楚臉,不過她的身上散發著迷人的氣質。她雙手交叉放在胸前,不屑地說︰「你們的衣服真奇怪,難道大人都沒教過你們到舞會該穿什麼的嗎?」
  「其實…」
  「閉嘴!」奧菲莉亞再一次打斷康奈爾的話,她擺出一副困擾的樣子,「唉,算了,這不重要,還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我的珍珠項鍊不見了,你們幫我找回來。」
  瑪伊雅彌疑惑地問︰「為什麼要我們去找?叫那個士兵去找不行嗎?」
  「不行,不行,要是被王子知道就糟糕了。」看來她是王子的熟人。
  「可是我們還有其他事情要做!」
  「什麼?」奧菲莉亞的聲音變得尖銳,語氣十分不滿︰「你們是不是誤會了什麼?我說的是命令句,而不是疑問句。」
  「但是…」
  「閉嘴!要是你們不幫我,我就叫剛才的士兵處罰你們。」
  話一落下,三人都默不作聲了。
  「當然,要是你們幫我找回項鍊,我會獎賞你們。」
  「獎賞是指什…」
  「獎賞就是獎賞!問那麼多干什麼?」
  「呃,抱、抱歉…那麼,請問你的項鍊是在哪裡不見的?」
  「我哪知道。」
  「誒?」
  「誒什麼誒?叫你們去找就快點去!」
  奧菲莉亞一把將三人推出房間,重重地關上門,發出了「磅」一聲。
  「真是沒禮貌的人!」瑪伊雅彌不忿地說。
  「哼,果然女人就是麻煩。」艾布納也嘖有煩言。
  「喂,你們。」那時,在他們面前有一位身穿華麗王子服的男人,「擋住路了。」
  三人讓路給男人,男人敲了敲門,裡面傳來一聲「進來吧」便進去了。
  「我們走吧,光是在這邊想也不是辦法。」


  「唉,該怎麼辦才好?我們已經沒那麼多時間了。」
  瑪伊雅彌感到非常苦惱,當然旁邊的兩位男生也是,雖然說要幫忙找項鍊,可是根本不知道從哪裡找起。
  「哎呀,三人很煩惱的樣子呢。」
  在他們面前出現一位身穿誇張戲服的男人。
  「你是?」
  「失禮了,我是舞會的表演者,麥克(Mike)。你們這麼苦惱的原因,我想想…是因為奧菲莉亞小姐吧。」
  「是的。」
  「奧菲莉亞小姐是不是拜託你們去尋找她的珍珠項鍊呢?」
  「你怎麼知道的?」
  「我怎麼知道並不重要,最重要的是,我知道她的項鍊在哪裡。」
  聞言,三人的眼睛瞬間亮了起來,瑪伊雅彌搶先詢問︰「可以告訴我們嗎?」
  「當然可以,不過有一個條件。」
  康奈爾心中感到萬分無奈,他認命的問︰「條件是什麼?」
  「別露出這樣的表情,小兄弟。」麥克笑說︰「跟我過來。」

********************
 
  「求求你們!幫我去救他!」
  「該怎麼辦?主人,那邊的事件我們是不應該管的。」
  「只要你救了他,我什麼都願意做的!所以請你們幫幫忙!」
  「……」

********************

  自稱是舞會表演者的麥克帶著三人走到一條神秘走廊,音樂聲愈來愈小,代表他們距離大廳愈來愈遠。他們來到走廊的最深處,那裡有一間房間,裡面一片漆黑,伸手不見五指。瑪伊雅彌感到有點不安,「你到底想做什麼?」
  麥克輕輕地笑起來,「別怕,小姑娘,你很快就知道。」
  一踏入房間,兩旁忽然亮起了光芒,仔細一看,原來是燭台上的蠟燭。火光微微的搖晃,令周圍的景色清晰起來。明明沒有人去點燃蠟燭,不過每走一步,兩旁的蠟燭就會「咻」一聲亮起來。
  走了十幾步,在他們面前出現的是一個小小的舞台,舞台前面擺放了三張木椅子。麥克走到三張椅子旁邊,微微的彎下腰,手向椅子的方向一擺,有禮地說︰「三位親愛的客人們,請坐下吧。」
  聽到這句,三人都不約而同的猶豫起來。然而,不讓他們有思考的時間,麥克催促:「請不要浪費時間,表演要開始了。」
  最終,三人還是坐下來了,麥克就走到了舞台的後面。
  「到底要做什麼?」瑪伊雅彌低聲說。
  「不知道。」康奈爾心裡也十分忐忑不安。
  突然,不知從何處傳來了熱烈的拍掌聲,紅色簾幕拉開了。舞台上擺放一個桌子,上面掛著一塊長方形的牛羊皮。然後,麥克從舞台旁邊走了進來。
  「Ladyand Gentlemen,歡迎大家來觀看這次的燈影戲!」麥克用爽朗的聲音說道。
  「又在浪費我們時間。」艾布納呢喃。
  「不,不,不。」麥克舉起食指,左右擺一擺,把聲音壓得很低神秘地說︰「請享受你留在這裡的時間,還有…把你的回憶長存在心。」
  「這是什麼意思?」康奈爾問。
  「噢!請不要用美麗的問題迷惑我,小兄弟。」麥克說︰「那麼,今天為大家上演的燈影戲是『灰姑娘』!」
  話畢,麥克便走到桌子的後面了。

********************

  很久很久以前,有一位長得很漂亮的女孩,自從她的父親離開之後,她和母親相依為命,住在又破又舊的小房間。母親日夜勞碌奔跑,弄得很晚才回家。女孩每天除了上學之外,還要負責打掃又髒又窄的房間,經常弄得全身滿是灰塵,同僚之間戲稱她為「灰姑娘」。
  有一天,灰姑娘喜歡上一位王子。灰姑娘鼓起勇氣向王子告白,驚喜的是王子答應了她。王子待灰姑娘不薄,對她十分溫柔體貼,灰姑娘愈來愈喜歡王子,到不能自拔的地步,將身心完全奉獻給他。
  可是,王子背叛了灰姑娘
  王子早就跟鄰國的公主在一起,灰姑娘就只是他的玩偶而已。
  灰姑娘傷心至極,她去哀求公主把王子讓給自己。不過,公主狠狠地拒絕了,她說︰「你看看自己的樣子,滿身都是灰塵,髒死了!」
  在一旁的王子也開口說︰「那麼土的女生我怎麼可能會喜歡?不過處女的身體倒是不錯
  灰姑娘領悟到一個道理,就是對別人仁慈,就是對自己殘忍。所以,一旦遇到喜歡的東西,就一定要得到手,特別是男人。就算是不擇手段,就算對方有女友,都一定要追到手。
  如果前方有阻礙的話,只要『消除』就好了。
  不過,灰姑娘始終不覺得滿足,因為她由始至終只想要得到王子一個人。要得到王子只有一個方法,所以她帶著自己愛心的『東西』……

********************
  舞台上傳來了一陣慘叫聲和某樣東西被剖開的聲音。不一會,聲音變得愈來愈小,直至什麼聲音都沒有。表演明明已經完結了,可是麥克並沒有從桌子後面出來。
  「喂!這樣就行了吧?還不趕快出來?」
  就算艾布納這樣喊著,麥克依然沒有出現。艾布納感到不耐煩地走到舞台上找麥克。此時,康奈爾注意到旁邊的瑪伊雅彌臉色不太好,身體好像在微微的發抖。
  「瑪伊雅彌,你沒事吧?」
  康奈爾伸手去拍一拍對方的肩膀。但手一碰到瑪伊雅彌的肩膀時,她用力地拍開了,康奈爾被她的反應嚇到了。
  「瑪伊雅彌?」
  瑪伊雅彌現在才回過神來,急忙道歉︰「對、對不起!我走神了!」
  「你還好嗎?身體不舒服嗎?」
  「有一點點…」
  「看了這樣的燈影戲也難怪的。如果真的不舒服的話,先休息一下吧。」
  「嗯。果然康奈爾很溫柔呢。」
  康奈爾微微一笑,「怎麼了?突然這樣說。」
  「康奈爾,你不會離開我的,對吧?」
  康奈爾突如其來的問題給怔住了,「你在說什麼?瑪伊雅彌。」
  瑪伊雅彌抓住他的手,「回答我!康奈爾你不會被其他人搶走的,對吧?你永遠都不會離開我的,對吧?」
  「瑪伊雅彌?!」
  「這種時候你在說什麼東西。」
  這時,艾布納走到兩人之間一把分開他們。
  「我們已經浪費很多時間了,你不要再拖長!」
  聞言,瑪伊雅彌低下頭默不作聲。
  「這傢伙不見了,不過留下了這個。」
  艾布納拿出了一樣東西,一條珍珠項鍊。
  「原來項鍊就在他身上,這個該死的傢伙。」
  「那我們趕緊去找奧菲莉亞吧!」
  「哦。」
  「……」
********************

  回到休息室把珍珠項鍊交給奧菲莉亞,她高興得從椅子上跳起來。
  「嘩!你們真的找到?太好了!你們在哪裡找到的?」
  「有一位舞會表演者給我們的。」
  「舞會表演者?我們沒有請過什麼表演者喔!」
  「欸?」
  「算了!算了!不管了!反正找到項鍊就好了!」
  「你所說的『獎賞』是什麼?」艾布納問。
  「獎賞啊……」奧菲莉亞故意拉長尾音,「我會在王子面前美言你們幾句的!」
  話語一落,三人都傻眼了。
  「這個獎賞很棒吧?」奧菲莉亞似乎沒有注意到三人的反應。
  艾布納生氣地大吼︰「開什麼玩笑啊!」
  「吓?你們不喜歡嗎?你們知道有多少人想要得到王子的注意啊!」
  「這種東西才不要!」
  奧菲莉亞感到非常憤怒,毫無儀態的大吼︰「不要就算了!士兵!」
  話語一出不到兩秒,士兵立刻推門進來。
  「有什麼事?奧菲莉亞小姐。」
  「給我帶這三人離開!」
  康奈爾本來想要開口阻止︰「請等一下!奧菲莉…」
  「快點帶他們走!我不想再見到他們!」
  士兵拿下背後的步槍指著三人,用冷酷的語氣說︰「離開房間!立‧刻!」
  最終,三人被士兵的威脅之下離開房間,回到了舞廳。
  「那現在應該怎麼辦?」康奈爾自言自語,腦袋一片空白,完全想不到方法。
  「啊!」瑪伊雅彌驚呼一聲,「我有辦法!你們在這裡等我!」
  「等、瑪伊雅彌!」
  本來想要叫住她,但她已經腳步如箭矢飛快地跑走,留下一臉茫然,滿頭問號的康奈爾。
  「喂。」艾布納突然開口︰「你小心一點那個女人。」
  「你是指瑪伊雅彌嗎?」見對方點頭,康奈爾不解地問︰「為什麼?」
  「那個女人很危險,你跟她那麼親近遲早出事。」
  「所以我說,為什麼?」
  艾布納瞪了康奈爾一眼,然後嘆了一口氣。
  「剛才的故事你不覺得很有問題嗎?」
  「是很有問題沒錯,不過跟瑪伊雅彌有什麼關係?」
  今次艾布納重重地嘆氣,低聲罵︰「有夠蠢的傢伙!」
  「怎麼突然又罵我了?」
  「因為你是白痴。」
  「什麼跟什麼!」
  艾布納再也沒說話了,好像在思考著什麼。康奈爾見狀也沒糾纏下去,直至瑪伊雅彌回來。她的手上拿著一件衣服,是一件白色小禮服。康奈爾看到她手上的東西,驚訝的問︰「瑪伊雅彌,這件衣服你從哪裡拿到的?」
  瑪伊雅彌露出俏皮而不失甜美的笑容,「從剛才那個喝醉的女人拿到的!」
  被她這樣一提,腦內立刻浮現出相關的記憶。
  「那麼,那個女人怎麼了?」
  「她嗎?倒下洗手間裡呼呼大睡啊!」
  「是嗎?」
  她應該不會感冒吧?
  「不要管這種事情!趕快去找女人吧!」
  「…好吧。」


  回到一開始的房間,女人經已把凌亂的房間收拾完畢了。瑪伊雅彌將禮服交給她,她興高采烈的感謝他們︰「嘩!好漂亮的禮服!謝謝你們幫我找到!」
  瑪伊雅彌微笑的說︰「不用客氣。」
  「這樣就能配得上王子了!呵呵…」女人跟他們說︰「不好意思,我要換衣服了,你們先出去一下。」
  當他們一回到舞廳時,發現音樂聲停止了,所有人都站在樓梯前,竊竊私語,不時傳來一陣陣嘻笑聲,非常熱鬧的樣子。
  彷彿在回應康奈爾心裡的問題似的,一把聲如洪鐘的男性聲音傳來︰「現在有請我國的王子殿下與他的舞伴一同為我們跳一支舞吧!」
  在一片熱烈的拍掌聲之中,王子與他的舞伴從二樓的房間出來。看到王子的舞伴之時,康奈爾驚訝得睜大眼睛。王子的舞伴,是奧菲莉亞,她的手緊緊地抱著王子的手臂,王子的手也搭在她的手背。兩人看起來十分親密的樣子,緩緩地走下樓梯。他們走到舞廳時,柔和浪漫的音樂奏起,兩人伴隨著音樂起舞。
  「為什麼奧菲莉亞會?而且王子的舞伴不是?」康奈爾感覺腦袋非常混亂。
  此時,身後的大門打開了,純白色及膝連衣裙宛如天使的翅膀般包裹女人嬌小的身材,讓人移不開目光。同時,她拿下了黑框眼鏡,金色長髮梳理整齊的披在肩上,比起一開始亂糟糟的形象截然不同,多了一份高貴的氣質。
  康奈爾臉色一驚,因為女人的手中拿著一個跟高貴氣質完全搭不上的電鋸。
  「呵呵呵…」女人低聲的笑著,開啟電源。電鋸聲引來大眾的眼球,包括王子和奧菲莉亞。看到她的一瞬間,貴族們都嚇得雞飛狗跳。
  「你、你是!」王子睜大眼睛,從他的行為看來似乎是認識女人。
  女人用陶醉的聲音說︰「王子,我們再次遇見了!」
  「你、你想做什麼?女人!」
  「我想做什麼?當然是要把你身邊的害蟲給清除啦!」
  話畢,她舉起電鋸往王子的方向衝去。但是,士兵們早已守在王子和奧菲莉亞身邊,他們動作一致的舉起步槍往女人身上開槍。被子彈打中的女人猛然停下來,身上開了幾個洞,血緩緩地流下,染紅了白色的禮服。
  「啊哈哈…」然而,女人並沒有倒下,反而發出瘋狂的笑聲,「哈哈哈!沒有人可以阻止我們之間的愛喔!!」她看起來像是一只壞掉的玩偶一樣,一邊放聲瘋狂的大笑,一邊邁進腳步。
  就算士兵們繼續開槍,女人也沒有停下腳步,直直地向士兵的方向衝去,再次舉起電鋸往他們的脖子揮去。
  這時候,康奈爾的眼前陷入一片黑暗,是被人用手擋住雙眼了。
  「嘩!誰、誰!」
  「閉嘴。」耳邊傳來的是艾布納︰「不想吐的話就別看。」
  淒厲的尖叫聲和電鋸砍進身體的聲音回蕩整個空間,光是聽聲音也能想像到電鋸俐落地把骨肉分離的時候。幸好艾布納把他的眼睛捂住,不然猶如前者所言,他早就吐了。
  不知道過了多久,聲音開始變小,就像是他們剛才看的燈影戲一樣,一場殺戮的最後,是一片令人難受且恐懼的寂靜。
  「啊啊!這樣我們就能永遠在一起了,我的王子殿下!」
  女人高興地說著,然後又傳來把什麼東西鋸斷的聲音。
  「謝謝你們!多虧你們,我終於可以跟王子殿下在一起了!我們有緣見面吧!」
  不一會,艾布納拿開了手,視野終於清晰起來。眼前是被血洗遍的舞廳,地板上許多血肉模糊的肉塊。即使看不到殺人場景,看到此景也讓人覺得胃酸在翻騰。一片血海之中,一扇門佇立在中央,這扇門是唯一沒有被血洗禮的。
  「恭喜你們。」螢幕出現了,Mr.Nine拍著手說︰「你們真是厲害,又通關了。」
  「Mr.Nine。」瑪伊雅彌看起來十分不滿的樣子,「你到底想怎樣?」
  「你在說什麼?」
  「不要裝作不知道的樣子!你根本是故意的吧?」
  「你覺得呢?」Mr.Nine只是淡淡的微笑著。
  「你!!」
  「經常生氣對身體不好的喔。不過,我並不討厭看你生氣的樣子就是了,呵呵…」
  「你!莫名其妙!」瑪伊雅彌真的被他氣壞了。
  「之後也要好好加油啊。」
  說完,螢幕關掉了。
  「嗚嗚嗚!這該死的傢伙!」瑪伊雅彌生氣地跺腳,破口大罵。
  「瑪、瑪伊雅彌,冷靜一點。」康奈爾不知所措的安撫被氣壞的人,同時也摸不著頭腦,為什麼對方突然氣成這樣。
  瑪伊雅彌深呼吸幾下,終於冷靜下來了。她意識到自己的失態,「抱歉,我氣過頭了。」
  「沒關係…」
  「我先出去囉!」
  瑪伊雅彌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走出舞廳。見到對方那個模樣,康奈爾更加摸不著頭腦。
  「啊,對了。」康奈爾突然想起什麼,跟艾布納說︰「艾布納,謝謝你。」
  被道謝的人一臉茫然的樣子,「干嘛向我道謝?」
  「謝謝你剛才幫我。」
  「…沒什麼。」艾布納別過臉,冷淡地說︰「我只是免得你吐得一地都是,髒死了。」
  康奈爾腦裡突然閃過一句話,叫做「刀子嘴豆腐心」,形容在艾布納身上意外地非常合適。
  「喂,快走吧。」
  「啊、好的。」

********************

  「喵~!」
  「啊……完成了嗎?」
  「喵!」
  「嗯,那就好。」
  「喵?」
  「…不,沒什麼。想起一些東西而已。」Mr.Nine臉上掛著淡淡的笑容。
  被血洗禮的舞廳,艾布納和康奈爾一同離開了舞廳,看著這一切的Mr.Nine若有所思的樣子。
  ——跟那個時候。
  『等、我看不見東西啊!』
  『成人情節,小孩子別看。』
  『誒?為什…哦,好吧。』
  ——很相似呢。
Game still going...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3925712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Re: 歡迎來到第9層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4喜歡★tp021c1421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達人專欄] 【Re: ... 後一篇:【初遊首爾】Day 1 ...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d12218064大家
小屋更新,歡迎踏踏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22:00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