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6 GP

[達人專欄] 《孤單的世界》其二/第二章:因為抉擇的重量(6)

作者:Hsin│2018-03-14 23:07:53│贊助:12│人氣:300

  我絲毫沒有印象我們怎麼回到井外的世界,直到原本漆黑的視野忽然一片明亮,我游離的神識才慢慢回歸現實。

  腳才踏上實地,雙眼一時之間難以適應光亮,什麼都看不見,於是我反射性地用手遮擋著。短暫失去視力的片刻,聽覺異常敏銳了起來:馬兒嘶鳴,蹄鐵達達擊地,武器鏗鏘碰撞,風刃呼嘯著捲過,箭矢疾飛的聲響間有人在高聲喊叫,也有人沉聲低喝。霎時間所有聲音混雜交錯,灌進我的耳裡,風暴一般撕扯我的耳膜。

  混亂之間,我感到有誰將我拉了過去,按著我的後腦勺將我護在胸口。一股洛橘草的清香竄入鼻翼,某種在危急時刻,能夠安定心神的沁香。那人低聲說:「是政府的軍隊。趁現在局勢混亂,我們盡快離開這裡。」

  我抬頭,把逐漸清晰的視線聚焦在艾因斯臉上,茫然問:「穆提西呢?」

  「我請元素幫忙看顧他和比戈他們,暫時不會受波及。」他不時顧盼四周,語氣裡難得顯露出著急的樣子。「上次要抓妳的那個軍官也在,留下來很危險。」

  我掙扎著想離開他的懷中。「我不要逃走,我要跟其他人在一起。」

  「要是這次真的被抓走的話呢?」他罕見地皺起眉來。我感到元素在我們交談的同時,一層又一層包覆過來,在周遭形成一道薄薄的屏障。

  「我自願跟的話,就不叫抓了。」我堅定地說,「我還有好多疑問沒有解開,晨跟辰怎麼會出現在這裡,剛才說的公主跟王子又是怎麼回事,還有穆提西——他說的話到底是什麼意思,我至少要把事情都弄明白再走啊!」

  他維持著相同姿勢,低頭凝視著我,不發一語。因為彼此貼得很近,那股帶有寧靜效果的沁香,不知怎麼地強勢奪去我的注意力。我突然感到不知所措,於是強迫自己把注意力轉移到周遭的混戰上。

  身著軍服的人和鎮上的居民,正兵戎相向——精確說來,應該是軍隊與幽靈才對。掃視了一周,便輕易瞧見獨眼軍官正與特羅兒纏鬥著。前者勁力威猛,後者身形靈巧,雙方赤手空拳,一來一往,乍看之下打得難分難解,但觀察傷勢的嚴重程度,獨眼軍官顯然佔了上風。雖然特羅兒速度極快,拳腳雨落,軍官面對攻勢卻不閃不避,招招硬扛,抓準對方回氣瞬間,將蓄滿的勁道澎湃打出,讓特羅兒鮮血直嘔,連連倒退。

  這畫面我一時看傻了,趕緊甩甩頭,再往旁邊尋找,只見比歌正拉著比戈蹲在井口側邊躲著,小小的手臂環住他瘦削的肩,兩人身前靜靜躺著穆提西和他雙生妹妹。如艾因斯所說,他們周圍淨出了一片小天地,像是現在包圍著我們兩人的元素牆一樣。可是,晨他們呢?沒瞧見他們的身影,我心裡一急,捶了一下艾因斯的胸膛,要他放開我。

  「其實我剛才就一直想問,這位兄台尊姓大名?能夠忍受安頻繁的暴力相向,在下當真拜服。」一道聲音強忍笑意,從我們藏身的灌木叢後傳來。我瞪向聲音的來源,果然看見辰優哉游哉地拿著兩根樹枝擋在臉前,貌似在進行掩護。

  「艾因斯。」這邊回應得相當乖巧。

  「辰。」那邊俏皮地將樹枝左右挪開,露出燦爛笑意。

  「我以為你們是和軍方一路的。不幫忙嗎?」

  聽見艾因斯這麼問,辰轉著手中的樹枝,微笑道:「所謂的分工合作嘛,就是要平均分配,不然就傷感情了。一開始就說好了我們負責井底,他們負責井外,互不插手,這才公平。」

  好一陣子不見,辰的個性一點也沒變,說的話雖然有自己的一套道理,卻隱約透露出一股不近人情。但既然他都這麼表示了,我們幾個就在一旁按兵不動,隔岸觀火。等待勝負分曉的期間,辰向我跟艾因斯說起事情的來龍去脈,晨則是蹲在一旁,雙手抱膝,異常安靜地看著周遭的打鬥。

  原來在我和卡珞他們跟著國家研究員出航的三日後,洛洛亞城中央的伏靈池便出現了異狀。原本一年只會染紅一次的池水,某日深夜突然光芒大作,幽靈們以黑影的樣貌逐一浮現在池水中,然而只要一脫離水池就隱了形,肉眼便無法辨識。雖然封印無故破除,幽靈們卻乖順地待在中央水池周遭,經過城內的伏靈使初步交涉後,確定了他們對生者並未抱持惡意。

  「跟這裡簡直天差地別。」晨咕噥。

  聽見她的補充,辰無神的目光遙遙地散在遠處,彷彿浸在混戰聲響中,一會兒才回神笑道:「所以囉,與地縛靈相處融洽,還是比對它們敬而遠之要好多了。這個小鎮匯聚的怨氣重得可怕,我們跟軍方在鎮外幾里的地方就察覺不對勁,看到附近欣欣向榮的植物,我們就在猜,一定有人先對這些怨靈的怒氣做了一番安撫⋯⋯」

  「真傻。」晨神情難得深沉,順著她目光看去,特蘿兒已遭到兩名士兵制服,神情不甘,手上那把二叉長戟被打落在地,表面佈滿沙塵與血跡。「搞到最後連身體都被奪走了,還不是沒用?」

  「那是因為這份心意,沒有及時傳達到幽靈那邊的關係!」我連忙補充,想要強調這對來自卡沃斯的雙生,確實某種程度上給了亡者們撫慰,彷彿這樣一切就不再徒勞。「這個鎮的人民對幽靈真的有很深的誤解,才會那麼害怕他們。這種惡意是互相的啊,要不是先被那麼對待,幽靈們也不會那麼生氣。」

  「的確是這樣,就這點看來,洛洛亞城是例外。」

  辰接著說,第一次遇上這種封印破除的狀況,伏靈使急急回報了首都,想不到那邊也才接獲國境之南的施涅鎮來訊,有個地縛靈擅自逃脫封印,對人發動攻擊。昂城擔憂此狀況一發不可收拾,於是派了精銳部隊前往施涅鎮。辰因為善於詠唱咒術,特別受到洛洛亞城首席伏靈使里爾恪女士舉薦,前往首都和軍方會合後即刻出發。

  我正想開口問他們有沒有在昂城見到卡珞和卡洛,周遭的喧囂忽然平靜下來。戰局底定,軍方以壓倒性的人數壓制了幽靈們。見狀,晨輕快拋出一句「總算結束啦」,便拉著辰往獨眼軍官那邊去,他只來得及叫我們先好好待著,就踉蹌著被拉走了。艾因斯拉住我的手,試探性地問:「真的不離開嗎?」

  我看了看晨他們,再看看井那邊的幾道身影,搖搖頭。

  「這樣逃避不是辦法。看到幽靈們的狀況,看到穆提西做的事——想到曾經、甚至未來,可能會有更多人做出同樣的抉擇——我就覺得,軍方也好,國家研究院也好,或許真的有誰可以從我身上找到線索,來解除雙生之間的連結。」我輕輕推開他的手,看著遠處一個個被押解的幽靈。

  「雖然我還是不太能理解,為什麼有人想主動變成我們這個樣子,但這種不合理的『懲罰』讓我第一次開始思考一件事⋯⋯」

  那些附在生者身上的亡靈,個個傷痕累累,臉上的神情寫滿怨懟與不甘心。特羅兒衣衫破爛,打鬥中嘔出的鮮血沾滿衣襟,原本容光煥發的樣子不再,狼狽目光中的怒火卻只是燃燒得更熾。此情此景,使我心裡一陣抽痛。

  「雙生之間有這麼緊密的羈絆,真的好嗎?」

  不過是輕輕吐出這句話,卻使我百感交集。雙生雙生,成雙而生,天道如此,何須質疑?這就猶如日輪西升,月輪交替,一切是如此自然。我們生而為雙,死也成雙。可是為什麼,為什麼幽靈要存在?為什麼懲罰要存在?一半殺死另一半,不也是自己殺死自己嗎?分裂的同一個個體,為什麼其中一半做了結束生命的抉擇,卻需要承擔另一半生命的重量?倘若這真是懲罰,是不是暗示著「我們」其實不是合起來的一個「我」,而是不同的兩個「我」呢?

  想到這裡,我不禁苦笑著喃喃自語:「有這樣的疑問,我是不是瘋了?」

  他用手搭上我的肩,我有些徬徨地看著他,啞聲問:「是不是因為我已經失去他了,才有辦法這麼大言不慚地說出這種捨棄另一半的話?會不會、會不會這樣可怕的想法,其實根本是出於我的嫉妒——嫉妒甚至連受到懲罰的幽靈,都能保有這份羈絆,而我卻什麼都沒有了。因為這種卑劣的情感,我才想要斬去所有人跟另一半的連結,自私期盼著這樣一來⋯⋯這樣一來我就不再是一個人孤單了。」

  「妳覺得,很多人的孤單,會比一個人的孤單要來得不孤單嗎?」

  他靜靜說著,我迷惑地看著他,他閉上眼想了想,再度睜開時,深沈如潭的雙眸納盡流光,像是把時間吸納,也像把我的映像吸納。

  「我以前常想,如果碰上另一個孤單的人,我是不是會比較不孤單。遇見妳以後,我幾乎覺得這想法是正確的,但是有時候,我甚至覺得加倍孤單了。我想孤單不會隨著孤單的人增加而減少,孤單,就只是自己的孤單而已。」





(第二章 未完待續)


小後記:

今天跟碩班同學約中午錄影,完全被這位德國女孩兒說故事的能力嚇傻。
拿到故事大綱,聽完解說,準備故事,連筆記都不用記,直接錄完一支影片剛好一分鐘。
重點是還講得超好啊內容無可挑剔,超級自然,我的媽媽呀!
果然有上過即興劇場課的人就是不一樣!!!好到我好想全請她錄!(但也只能用兩支)
但也可能是故事大綱寫得好?(自肥)
話說準備這個實驗最有趣的地方真的是編故事才能派上用場,哈哈哈~

本次後記依然在瞎扯XD 明日錄完另外四支影片後,就來更新第二章最後一篇!

謝謝大家的閱讀~~~


看更多投稿作品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3920569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捨棄

留言共 4 篇留言

ShARreN
又是我頭香XD

Hsin你忙歸忙,寫歸寫,自己身體還是要注意嘿

03-14 23:57

Hsin
恭喜頭香XD

謝謝雪倫的關懷!!!過了舒適溫暖的週末,的確又開始降溫了,今天回家路上有點喉嚨怪怪,趕快吞了藥然後稍作休息(罷工)。最近更新的章節沒什麼大改動,所以算是積稿,不用因為我地高頻率更新太擔心我的身體哦XD 進入第三章後應該又會緩緩了~03-15 00:12
鯤島囝
天阿德國女孩好強!可是我也更好奇了你這到底是什麼實驗啊XD我可以問你的研究目的嗎?如果不方便的話就不用管我了沒關係XDDDD

好的這回合是不是施涅鎮伏靈井事件,並且接回原本的前往昂誠線、以及開啟了「全世界的伏靈井好像都暴動了」的新懸念,從故事進度的角度來說我覺得安排得很恰當,因此這回合的故事功能不再推進度而在藉安組織更清晰的疑問:【不要有雙生的連結是不是比較好?】這個出發點除了是發自親身經歷的痛苦(沒有另一半的孤單),還有對幽靈的同情同理,或許如她所說有嫉妒的成分(互相拆散LA!),但我認為一個人身上的正負情感本來就很複雜並存,即便這樣也並不減損她讓我感受到更豐富的情感和善意的那一面。

安這個關鍵疑問直指雙生的根本秘密,也是我從一開始就非常在意的事:安對這件事的持續追究深入會不會踏到很危險的地方去。

然後筆記!
1.辰有點狡猾喔XDDD跟當初假裝被抓是一樣的高招,令人期待接下來的表現!
2.搞威男先被安損血再打那個軍官真是委屈他了哈哈哈,我好奇這些附身狀態的幽靈將會被如何處置,以及這種處置和雙生秘密的關係。
3.艾因斯想繼續跑路,安也想知道(1)為什麼自己變這樣(2)幽靈怎樣可以不要被雙生的緣故處罰(3)如何解除雙生連結。
4.承上,艾因斯會跟她去嗎?昂城、軍方和安社交圈會怎麼看他的立場,他的身分和背景應該會有更多的揭露。
5.算名字的應該要準備上戲了,安的新命格還沒說,可能也會和一直提到西哥很期待命格的事情一起交代?
6.艾因斯的體會令人同樣感慨,本來就是一個人來,一個人去,就算是同胎雙生或夫妻,再親密都一樣,生死之事都只有一個人能面對。

03-15 00:20

Hsin
實驗如果你感興趣的話我哪天站內信給你講解講解xDDD 是speech production的研究~

開啟了「全世界的伏靈井好像都暴動了」的新懸念 ---> 好像很聳動,我喜歡XD

好感動你在這邊看到了安的成長QQ 我第一次寫的時候一直覺得她是個容易寫的主角,腦袋簡單特別好捉模XD 但是回過頭來重新審視,卻覺得她一路走來心境變化真的很大,有許多情感上的衝突又沒有足夠的時間一一化解,失去雙生的變化讓原本的價值觀崩解,整個人充滿迷惘,也不曉得未來要幹嘛,我都不知道她如果沒碰上艾因斯該怎麼辦,是個很令人心疼的角色T_T

安的社交圈會怎麼看艾因斯 ---> 欸欸欸怎麼有種媳婦見公婆的港覺?XD03-15 06:17
鯤島囝
我很有興趣!很期待你來信講解!不過有空的時候再弄就好,希望不要給你造成太多麻煩~speech production可以翻成演講生產嗎?

我也覺得安的心理層面確實是在很危險跟不穩定的狀態,她正處於既有的認知全面解構、她的身體狀態不是她熟悉的狀態,過去所知的一切全幫不了他好過一點、更進入狀況一點,所有這時候發生的事件都未知且難以預測,精神其實會超級不安吧,我覺得安的表現已經非常堅強了。艾因斯好里加在還能回應她一些疑問,但是我覺得他知道的跟說出來的比例好像差很多啊,他應該還有很多東西沒講吧!

03-15 20:36

Hsin
喔喔這邊的speech指的是「說話」這件事哦~關於大腦如何產製語言(說話)!

你對安跟艾因斯的觀察很入微啊!艾因斯這種溫溫吞吞什麼都不主動說的個性,其實對兩人的關係埋下了隱憂,安接下來也會對這點做出反應~覺得這兩個人在這個時間點碰到彼此,真不知道是好還不好QQ 03-16 02:04
夯特大大
你在說「葉子」對吧。https://www.youtube.com/watch?v=BvYfoz8zR2s
孤單是一個人的狂歡,狂歡是一群人的孤單。

07-24 15:12

Hsin
根本不用點開來就有聲音啦~~~
年紀、年紀曝光啦~~~07-25 04:47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6喜歡★jennylin1553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達人專欄] 《孤單的世... 後一篇:[達人專欄] 《孤單的世...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abc505812貓控
本小屋是【貓咪充電站】,需要充電的請自行使用,想贊助貓用品的也歡迎(大誤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17:47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