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20 GP

喵喵日

作者:敕勒│2018-03-14 23:06:03│贊助:88│人氣:763
一早醒來發現自己變成喵了。
 
 
「咪!」
 
紅色眼睛的小貓從睡衣鑽出,鏡子裡的自己毛絨絨的,毫無疑問的長著貓耳貓尾,以及一身絲綢般的柔順皮毛。
 
貓咪對著鏡子站起,肉撲撲的前腳搭在鏡面上。
 
「咪!」
 
一點也不好,雖然很可愛、雖然毛絨絨,但他是裸體啊!
 
「咪咪!」
 
更糟糕的是他現在只能咪咪叫了。
 
被窩裡的另一隻喵仍睡的香,與想像中不同,大和守安定是白的,是隻白色的、毛蓬蓬的,怎麼看都是平常零食吃很多也絲毫不忌口的那種胖貓咪。
 
「喵。」
 
胖子。
 
瞥頭的喵一臉鄙視,殊不知自己已然舔起肉球。
 
「咪!」
 
才不是貓咪呢!加州清光連忙把手挪開,這實在太糟糕了,儘管肉球粉撲撲,觸感軟QQ、是超可愛的粉紅色也一樣。鏡子裡的尾巴輕晃著、明明是長在自己身上的,可在那瞬間他竟湧起不顧一切想撲過去抓抓的念頭。
 
絕對不是貓咪!
 
「喵喵喵!」
 
 
貓咪付喪神決定去找審神者。
 
 
在走廊上遇到了。
 
他在審神者的腳邊繞了好幾圈,咪咪喵喵的說著一覺醒來發生的大事,審神者注意到了、也蹲下來了,卻是伸手往牠的脖子摸摸。
 
「哎。」審神者說,她把落下的髮絲塞回耳後,另一手不忘繼續當前的動作「哪來這麼黏人的小傢伙?」
 
加州清光醒神時腦袋已經往自家主子的手裡蹭了好幾下。
 
「咪!」
 
我是你的近侍刀啦。付喪神喵喵喵的說,牠將小腳搭上手臂,可惜這主子不僅沒懂還會錯意,手把手地捏著牠的小手手,有點驚喜地說你要跟我握手手嗎。
 
然後捏捏牠的小肉球。
 
「咪咪咪!」
 
加州清光只好用肉球巴審神者。
 
「哎,別生氣嘛」她說,依舊笑瞇瞇的,絲毫沒動怒,或許給貓掌巴臉是很幸福的事吧「開個玩笑而已,我知道的喔?」
 
「咪!」
 
主人果然知道發生甚麼事了。加州清光委屈地圈起尾巴,那雙紅通通的眼睛近乎擠出水,牠輕輕喵了一聲,審神者也體貼地摸摸牠的頭。
 
「忍耐一下、就一下下好嗎,等我一會就行。」
 
「……喵。」
 
一會之後回來了,懷裡卻多了隻東西,有耳朵有尾巴,短短的小手還端著盤子,應該是同為這次事件變故的刀劍男士吧?一隻眼睛戴著眼罩呢,是誰很明顯了,加州清光瞠大眼,是貓咪啊、一定是貓咪無誤,可這黃澄澄的生物怎麼看都像……
 
 
「皮卡啾」
 
早啊。
 
加州清光喵靜,望著眼前的燭台切皮卡,看看盤子裡的魚,再看看把身上的水壺卸下,掏出小碗準備給裡頭倒牛奶的審神者,小貓咪深深覺得這不是一兩句喵就可以交代的事。
 
……為何牠聽得懂老鼠的話?
 
「咪。」
 
你是燭台切光忠沒錯吧。
 
「皮卡。」
 
你是加州清光吧。
 
「牛奶倒好囉。」
 
一旁的審神者說。
 
 
「咪。」加州清光伸出小肉球。
 
「皮卡。」燭台切光忠伸出小短手。
 
「不可以打架喔。」審神者說。
 
「咪咪咪!」
 
「皮卡皮卡啾!」
 
滿臉問號的審神者被兩隻小動物趕到一邊。
 
「……真的不可以吵架喔?」
 
「咪!」
 
「皮卡!」
 
 
以下是兩隻動物的深度對談:
 
「所以……你也是?」加州清光的左耳一撇一撇,舌頭癢癢的,貓掌上頭的肉球粉嫩嫩的,光是看著就有股莫名的吸引力了,一不小心就會想湊上去舔。
 
「醒來就是這樣了。」燭台切光忠抱著胸道「手短腳短好不方便,切菜還要在椅子上墊幾本書才能碰到桌子,唉、唯一慶幸的是還有辦法把食物弄熟,但果然還是……」
 
 
一點也不帥而且超可愛呢,皮卡丘。
 
「主人聽不懂我們說的話。」小黑貓的耳朵垂了下來「連我是誰也認不出來。」
 
「這種情況要認很難吧」燭台切道「我現在這副樣子怎麼想也和原本的模樣連接不起來。」
 
「我倒是覺得挺好認的」加州清光提起貓掌指著對方的眼罩道「主人看到你的時候沒說什麼嗎?」
 
「……主人她啊」皮卡丘有些難以啟齒,寬大的尾巴輕拍地面「把手機拿了出來,看了螢幕又看了我:『我記得沒有載這個遊戲啊』這麼困惑的說著,雖然後面給了我一顆上頭加了番茄醬的蘋果,但說真的、我不是皮卡丘啊……」
 
可眼前這耳朵垂下來,用著小短手摀臉的小傢伙真是各種不忍說。
 
嘴邊還沾著番茄醬呢。
 
「雖然不想這樣說,但你現在真的蠻可愛的。」
 
「一點也不好。」他搖頭「被主人一邊抱在膝蓋上一邊揉著肚子說『好軟的小肚子,平常一定沒運動吧』這種感覺你了解嗎?」恥之極致無誤,耳朵向前垂,燭台切皮卡依舊摀臉。
 
「主人剛才也十分享受的捏了我的肉球。」加州清光說,雖然人不在了,他還是向審神者之前的位置喵了一聲「明明對外都是宣稱犬派的、騙子!」
 
「沒辦法啊」一個聲音插道「平常都跟一群男人住在一塊,人心啊、就算是主人,偶爾看見毛絨絨軟綿綿的東西想抱起來蹭也是人之常情啊。」虎斑貓說。
 
 
你誰。黑貓跟皮卡丘看著牠,聲音跟語氣熟悉的很,卻見貓咪非常自然的啃起了盤子裡的魚。
 
「……虎徹大哥?」
 
「加州啊」虎斑貓的鬍鬚上沾了點肉「你還沒接受過洗禮吧。」
 
「肉球?」黑貓疑惑地舉起手手。
 
「肉球。」虎斑貓舉起手手。
 
肉球貼肉球,兩隻貓咪的前腳互碰。
 
「這魚好吃。」
 
「我用十萬伏特電的。」
 
「等一下,洗禮是?」
 
「別急,牠來了。」
 
 
不疾不徐,踏著優雅的腳步出現在轉角,那是、不受束縛奔馳於廣闊大地,那是、不怒而威一聲吼叫便能震懾四方,是王者中的王者,君臨於貓科動物頂端,其外表與姿態最能被稱為王的──
 
「嘎喔。」
 
 
LION KING
 
  
「來了。」虎斑貓大哥站起身,後腳立地的貓咪伸出貓掌指道。
 
而此時此刻,一旁的小黑貓與皮卡丘瞠大眼睛愣在原地。

「放開兼先生、放開兼先生!」一身黑毛,手腳彷彿穿著小白襪的貓咪繞著獅子喵喵叫「他真的不是故意的、請相信我,不要吃掉兼先生!」

 
據說是兼先生的長毛貓給獅子叼在嘴裡。
 
這大概就是所謂的霸氣了。堀川喵在旁邊跳來跳去,不惜巴著腿喵喵叫,獅子仍是正眼不看,自己走自己的,目的在盡頭、萬獸之王在走廊的一頭停下,而面前的,正是方才消失如今懷裡抱著兩隻喵,身後還跟著一隻肥滋滋大白貓的審神者。
 
呸。
 
那隻富含動物之王口水滋潤的貓咪終於被獅子呸出來。
 
「……喵」和泉守兼定說,真的是喵,全然無從翻譯,就是象徵物理與精神雙重傷害下所吐出的一個字、喵。
 
 
全場靜默,無論是貓咪老鼠人還是獅子全然寂靜,這場面著實驚人,獅子凝視著她,審神者則是將懷裡的兩隻喵放下,向前兩步走到口水貓與王面前。
 
「嘎喔。」
 
「是嗎……」
 
「嘎喔嘎喔」
 
「這樣啊,我知道了。」
 
主人你到底知道什麼。加州清光很想叫自家主子別裝逼,可面前的狀況、這一人一獅的神情煞有介事,而新選組的夥伴、和泉守兼定似是這交涉的關鍵,為了伙伴著想,怎麼看都不是插嘴的好時機。
 
在這種時刻,一絲一毫的動靜都是關鍵。
 
接著,審神者出招了。
 
 
「坐下。」
 
「握手。」
 
「換手。」
 
最後,大絕招。
 
審神者比出七的手勢,蓄力向獅子蹦了一聲。
 
獅子嗷了聲應聲倒地,完全停止前後腿不忘敬業的微微抽蓄。
 
 
這群老鼠貓咪們依舊安靜。
 
口水貓沒人理,襪子小貓蹦去旁邊喵喵叫,至於審神者,越過這兩隻喵,蹲在大獅子的面前。
 

又是伸手捏捏貓科動物的肉球。
 
 
「傷腦筋」她說「是從哪個馬戲團跑出來的?」手裡的動作沒停下,捏完肉球又是兩手分工,一手搔下巴一手搔肚肚。
 
獅子發出舒服的咕嚕聲。
 
「主人技術很好的。」虎斑貓大哥說,用後腳站起的貓咪使著貓掌抱胸,看著這一人一獅的互動似是意猶未盡「話說,你吐毛球了沒?」
 
「咪……」
 
加州清光卻是想著其他事,一定是這個身體的關係,小黑貓想。付喪神
意外的發現現在的自己非常想給審神者摸肚肚。
 
 
 
和泉守兼定被抓去洗澡了。
 
全身又臭又黏,放任不管恐怕真會臭死在口水裡,堀川國廣在旁邊咪咪叫,舉著貓掌往自家主子的屁股抓了抓,沉迷於撸貓的審神者這才回頭搶救傷患。
 
「咪!」
 

「不要過來喔」她捏著鼻子道「沾到就一起洗。」
 
貓咪們繞著圈圈,與中央的口水貓保持距離。
 
他們目送自家夥伴給審神者拖進代號名為地獄的地方。
 
而事實證明,來自浴室和泉守兼定所發出的慘叫聲果真十分地獄。
 
「──喵啊啊啊啊!」
 
 
事情還沒完,洗完澡吹乾,吹風機之下,長毛貓瞬間膨脹成一坨大毛球。
 
「喵。」和泉守兼定說,儘管外型是貓、可這群沒良心的付喪神同伴仍是憋笑的明顯。
 
還好小助手在。堀川國廣正想伸出貓掌拍拍搭檔,審神者的手卻又動起,她輕柔小心地把貓咪面上的長毛撥開、向上梳攏,貓咪們也順勢看到在長毛之下、有雙海藍色的貓眼正怒瞪著他們。
 
「喵。」大和守安定說。
 
你看,我就說我是虛胖。
 
「咪。」加州清光舔起肉球。
 
胖子。
 
「喵。」你說誰胖。大白貓一個貓掌直接過去。
 
兩隻咪咪喵喵又差點吵了起來。
 
 
對,是差點。
 
因為審神者替和泉守兼定綁了啾啾。
 
一個粉紅色、超級可愛,而且在頭頂上的──
 
啾啾。
 
 
「咪!喵喵喵喵喵!」
 
「怎麼了?」還好穿著長袖,險些被抓傷的審神者將貓咪轉過來看。
 
「是小男生啊。」
 
「咪!」看著審神者恍然大悟的表情,和泉守兼定再度用咪咪聲表示抗議。
 
然而這主子卻是把牠舉高,湊近審視。
 
 
「哎」果然是數值媲美太刀的打刀,連自家主子都不禁讚嘆「這個形狀,好漂亮的蛋蛋呢。」
 
「咪!喵喵喵!」
 
你在看哪裡啊!
 
和泉守兼定果斷用貓腿踢臉。
 
 
可那富含肉球的腳腳,就算是狠狠的踐踏在臉上,和懲罰也扯不上邊呢。
 
「哈哈,抱歉吶」她說,拿掉牠頭上的啾啾後不忘順手順毛,懷裡的貓咪依舊亂動,小手小腳用力揮舞「但我是說真的、你真的很漂亮呢,應該是很名貴的品種吧……是怎麼跑進來的,家裡也是、怎麼會突然多這麼多貓咪?」
 
真的,面對眼前這九雙水汪汪的眼,即使毛絨絨、即使畫面很治癒、即使快被融化,這神經頗粗的主子也終於察覺到有哪邊不對勁。
 
不對,光是體型超規格的LION KING就很不對勁了好嗎?
 
「咪咪咪!」
 
「你們該不會……」
 
「咪咪咪!」
 
「該不會是……」
 
「咪咪咪咪咪!」
 
眼看主子要說出答案,激動不已的貓咪們紛紛圍上,小肉球搭腿、還是跳到桌子上咪咪咪的,這詭異的狀態終於可以有所突破。
 
 
「不」審神者卻搖頭道「一定是我在作夢。」
 
「咪咪咪咪咪!」貓咪們更激動了。
 
「好真實啊。」她說,左手右手並用捏著和泉守兼定的肉球,一面向後仰躺將後腦杓埋在大貓咪的毛裡,微瞇著眼的模樣十分享受「不論是聲音還是觸感,但一次這麼多貓咪、還這樣被圍著,我是挺想有個等身大的獅子玩偶、但皮卡丘?還幫我把魚烤熟呢,又不是光忠,那顆小肚子怎麼摸都不像啊……」
 
「皮卡皮卡皮卡!」
 
我就是光忠啊!皮卡丘超級激動。
 
「咪」
 
那就展現你的腹肌給主人看啊。虎徹大哥說。
 
「喵」
 
皮卡丘有腹肌……那畫面能看嗎。鯰尾藤四郎說。
 
「咪咪咪!」
 
不要捏我的肉球了!和泉守兼定說。
 
「咪、咪咪!」
 
清光的肉球跟肚肚也是很棒的!
 
「喵。」
 
鏟屎官,我肚子餓了。大和守安定說。
 
 
但打破現狀還是必須的,總該嘗試些什麼吧,或許燭台切皮卡的腹肌便是突破的關鍵?
 
於是,貓咪們替燭台切光忠聲援了。畢竟他現在的這副模樣也算規格外,若說創造奇蹟的機率也肯定是最高的;貓咪們喵喵喵,皮卡丘除了用力還是用力,那根尾巴向上稱直,小手握緊,可說是卯足全力──
 
 
直到,掌聲響起。
 
──噗
 
現場又是一陣寂靜。
 
審神者鬆開手,被折騰好一會的和泉守兼定總算脫離魔掌。
 
而皮卡丘動也不動,同伴們在看、審神者也在看,不是貓咪是規格外的二次元生物,獨一無二眾所矚目,就這麼的僵在原地。
 
「我啊,一定是在作夢呢。」審神者說。
 
「……皮」
 
「哎、別在意啊,真的沒什麼的」她安慰道「『吃蘋果會便秘』,不是也有這樣的說法嗎?」
 
「丘……」
 
「放心吶」審神者揚起溫和的微笑「沒有其他人看到喔、就當作是我們兩個之間的小祕密吧?」
 
 
現場,除了寂靜還是寂靜。
 
 
「皮卡!!!!!」
 
燭台切皮卡,淚奔了。
 
 
晨光灑落,貓咪們目送那淚奔而去的小小身影,以及不明所以,舉著爾康手的主子。
 
五味雜陳,不知如何是好。
 
親愛的主人,貓咪們想。
 
這個秘密,已是眾所皆知了。
 
 
 
 
飢腸轆轆的貓咪在她腳邊蹭著,咪咪喵喵的,幾隻則是跳到椅子上縮成一團。
 
審神者正蒸著雞胸肉。
 
規格外的大貓咪顯然不夠,她又搜索一陣、連絞肉都翻出,幾乎是把冰箱裡頭的肉挖空才勉強讓獅子果腹。
 
自己則是撈了點雞肉,生菜起司讓土司夾著再配杯牛奶,吃了頓西式的早餐。
 
忙了一輪,食物也先給他們弄了,可那隻白色的大傢伙一直盯著她的早餐。
 
審神者看牠,貓咪也看他,相顧無言,她看著自己的早餐,再看盯著她早餐的貓,最後決定當著貓咪的面繼續吃早餐。
 
「喵。」
 
審神者咀嚼著。
 
「喵。」
 
她慢條斯理地吞下。
 
「喵。」
 
她又咬了一口。
 
大傢伙還是盯著,投射過來的視線直叫人不自在,可她也不想就此獻上自己的早餐,雙方僵持,最後解套的卻是白貓身邊的黑貓,牠用鼻子頂碗,向大傢伙的方向把碗推了過去。
 
「喵。」白貓接受了,有點嫌棄的吃了黑貓的早飯。
 
審神者瞥了一眼。
 
黑貓吃的不多,推過去的碗裡還有三分之二,粉粉的鼻尖沒沾到半點肉塊,吃的不多卻已舉起前腳開舔,依那修長纖細的身子而言說是胃口小也有可能。
 
還都從右邊先,一個早上看來,怎麼舔也不膩。
 
 
這個小傢伙,很黏人。
 
審神者啃著吐司,貓咪優雅專注的舔著毛。
 
牠有雙如同紅寶石般的璀璨眼睛。
 
她隨手撥下幾塊吐司,正想招手,小傢伙卻換姿勢了,前腳半舉,用著粉色的小舌頭舔著腋下,神情頗是陶醉。
 
「咪。」
 
又一隻貓找她。
 
垂下頭,對上一雙薰衣草色的眼睛。
 
「咪。」
 
「怎麼了?」
 
貓咪往她的腳邊蹭了蹭,抬頭又是一聲悅耳的咪。
 
跑掉了。
 
雪白的尾巴晃過門檻,貓咪再度回眸。
 
「咪。」
 
 
嚼著早餐的審神者在外頭發現被一群貓咪毆打的魂之助。
 
「審神者大人!」
 
給獅子叼著後頸,狐狸在半空中盪著,掙扎啥的在體型差距下毫無用武之地,更別說下頭還有群虎視眈眈的生物,貓掌連環,利爪紛紛出鞘,魂之助連忙縮腿縮尾巴,結果貓咪們更兇了,薰衣草色眼的黑貓跳起來扒住牠的尾巴,張嘴就是狠狠地咬下;可憐的狐狸,連頭頂也逃不過,長毛貓跳到獅子身上,肚子貼在獅子的鼻上,喵喵喵的一邊威嚇一邊伸出利爪抓魂之助的臉。
 
精彩。順勢坐下的審神者連貓都忘了撸。
 
「審神者大人!」
 
「咪。」貓咪用頭頂了她的手。
 
「啊」審神者卻看向懷裡的喵,伸手又是一撸「抱歉抱歉,等了很久是嗎?」
 
「咪。」
 
「審神者大人啊啊!」
 
 
正事還是要辦的。在替狐狸手入,也替牠準備好一盤油豆腐後,未來政府使者與審神者的交流這才開始。
 
當然,這是在貓咪們打夠,審神者又撸了兩隻貓後才發生的事。
 
 
「審神者大人您實在太過分了!」魂之助埋首在金黃色的天堂裡嗷嗷。
 
「別吃得那麼急」她吃著稻荷壽司道「我多給你兩片總行了吧。」
 
「才不是這個意思!」狐狸的前腳拍在榻榻米上,一張小嘴油亮油亮「還有,為什麼您也跟著一起吃了?」
 
審神者向身旁一比,一隻純白的、毛澎澎的,頭上頂著剛梳好的啾啾,散發著一臉純良氣息的貓兒正盯著狐狸碗裡的東西看。
 
「喵。」
 
 
魂之助立馬護住碗碗。
 
 
牽扯到食物,果然是由本能主導。
 
「我的早餐分牠們吃了。」她說,嘴裡喀拉喀拉的咀嚼到了段落才續道,其實手上的這份是叫腰果壽司才對「正確來說,我是撿他們剩下的,只好弄了點心,再把多出來分給你。」
 
「那我不是食物鏈最底層嗎!?」魂之助嗷嗷。
 
「油豆腐還要不?」她用筷子夾起,殊不知一個小小身影躍起、落地,接著她倆看著手套小貓踏著輕快的小腳步,叼著嘴裡的油豆腐去找長毛貓。
 
「啊。」審神者說,她低頭看了盤子,準備再夾起一塊「別擔心,還有一塊。」
 
一隻貓爪霎時從審神者身旁升起。
 
 
「那是我的!!!」魂之助大聲嗷嗷。
 
 
 
幸好,魂之助還是把訊息交代清楚了。
 
「也是。」審神者點點頭「我大概有底。」
 
未來政府的使者卻不這麼覺得,這不正經的傢伙又在撸貓了,貓咪化的加州清光一臉陶醉地在她懷裡被撸著,毫無尊嚴地露出白嫩嫩的小肚子,發出咕嚕咕嚕的聲音。
 
但牠什麼也不能說。
 
畢竟有隻超規格的LION KING坐在審神者身後,一雙充滿野性的眼正越過這主子的肩膀監視著牠的一舉一動。
 
 
這不合格的主子,魂之助抖了抖,這群貓科動物怎麼看都沒吃飽。
 
「這種狀態不會維持很久」牠盡量讓自己的聲音不會太抖「但還是請您注意別疏忽應有的職責,玩物喪志……」
 
「說的也是。」幸好她這次率然同意,眉頭卻輕蹙,思考著什麼「這些孩子……貓砂洗澡不說,光食物就是個問題,今天是吃的晚些,下午兩三點再吃沒問題,不過啊、我還是比較擔心該怎麼從市場一次扛三隻豬腿回來。」
 
已經非常務實且快速地往負責的主人方向邁進了呢。
 
 
看在油豆腐的份上,魂之助決定什麼也不說。
 
 
魂之助走了,審神者滑開手機,不意外的、同僚們全都處於毛絨絨的懷抱裡。
 
小千畫了好幾張素描,貓咪的姿態給她畫的活靈活現,大貓圍著小貓,有幾隻甚至趴在她的腿上,光看著就很治癒了,動物有淨化人心的能力,這點恐怕是真的。
阿月的本丸也出現超規格,黑豹與白色大虎和他擠在同個鏡頭裡,下面一張切到房間裡,恐怕是玩開了,坐在椅子上翹著二郎腿,配著墨鏡與紅酒,左邊一隻大貓右邊一頭獵豹妥妥的走起總裁路線。
 
小周全身是傷,髮梢沾了不少水,估計是剛與小夥伴們在浴室奮戰了一回。
 
還拍了照,一隻高貴優雅的貓兒出現在畫面裡,碧綠色的眼,如稻穗般閃閃發亮的毛,她想這應該是用腳架輔助拍的,畢竟下張照片少年的背後多了隻純白色的貓,悄悄從後跳起,直接把少年的褲子扒了。
 
初季傳的很簡單,手機拿著便直接拍了,一雙腳、然後滿滿的貓咪圍著,貓兒全抬著頭,亮滾滾的眼彷彿頭頂的便是牠們的全世界。
 
 
她把手機關起,本丸裡的小動物各玩各的,皮卡丘還沒露面,但她想是該給那個小傢伙一點時間;食物的問題其實不難,現代科技這麼發達,動動手指新鮮直達,偶爾換個口味仍是必要,至少別叫她天天去市場扛肉就行。
 
應該是和泉守兼定的長毛貓回來了,叼了隻老鼠放在她面前,尾巴輕擺,下巴翹的高高,似乎是在期待什麼。
 
 
有句話說,貓與錢財兼得便得世界,如今細想著實有理。
 
「乖孩子。」她輕搔起貓咪的下巴。
 
 
 
 
再來沒什麼時間玩貓了,畢竟本丸現在算來只有她一人,家務事都必須自個來,拖地曬衣服,莫名其妙地蒐集了一堆壯觀的貓毛不說,中間還被貓兒們帶去廁所搶救大號到一半掉進馬桶的虎斑貓,又是花了點時間洗澡,袖子捲了又捲,最終是拿條繩子綁起,是有些累了,可看著刀劍男士們的房間,她想了想,還是決定進去整理下。
 
貓咪們有點緊張,不是圈著她的腳邊轉,就是扒著她的褲子咪咪叫。
 
「我只是替你們折被子。」她說,拉起的棉被連帶露出下面的睡衣,針對這點,審神者身旁的籃子已說明一切、順帶洗個衣服,沒什麼好害羞的是吧?睡衣一提,有東西從下擺滑出。
 
 
四角的。
 
大白貓的眼睛瞪圓了,黑貓則是神經質的喵了起來。
 
可一視同仁的審神者沒管這麼多,另一件睡衣一拉,白色的兜襠布順勢滑出。
 
「咪咪咪!」
 
「喵喵喵!」
 
 
看看這兩隻震驚不已的喵,再看看這泰若自然的主子,刀劍喵喵們頓時了解牠們遇上什麼等級的危機。
 
能阻止嗎、不,能拯救世界的肉球可阻止不了黑歷史的刷新,貓咪們四目相交,霎時鳥獸散,感念前賢先烈,刀劍貓咪們快速奔回自己的房間毀屍滅跡。
 
 
 
牠們還是太小看自家主子。
 
小巧的身子終究難以掩飾動過手腳的痕跡。
 
 
所以審神者開了衣櫃。
 
「咪!!」
 
「衣服髒了就是要洗啊。」她將堀川國廣的四角褲往洗衣籃扔,緊接著又從夾層摸出和泉守兼定的三角褲「這麼不愛乾淨,小心以後沒女孩子喜歡。」
 
慘遭毒手的貓咪欲哭無淚。
 
他們真心覺得不該把自家主子當女人。
 
 

是老媽。
 
 
還有後續嗎,是的,再來的畫面有些壯觀,藏沒用就大方吧,隔壁房的虎徹大哥坐在房前,風蕭蕭兮易水寒,壯士一去不復返,叼著自己內褲的虎斑貓神情堪稱絕烈。
 
再隔壁房的是粟田口的脇差。
 
再過去……不,獅子直接踏過步伐,親自運送自個兒的褻物。
 
原本消失的皮卡丘默不吭聲的出現在籃子旁,把那個黑色三角的東西塞進最深處。
 
 
知道嗎。
 
所謂的男子漢,就是拿得起,也放得下。
 
──敬我們逝去的、無法以言語形容的什麼。
 
貓咪們在心中哀悼,應是充滿感慨的一刻,煞風景的東西卻也挑上此刻。
 
 
狗狗。
 
很多。
 
是杜賓。
 
眾多高瘦的黑皮狗出現在庭院,朝著牠們齜牙裂嘴。
 
流浪狗?不,貓咪們搖頭,就算沒有第六感的強烈告知,他們也感受的出來。無疑的、這是與貓咪為之相對,與身為刀劍男士他們為之相對的──歷史溯行軍。
 
怎麼出現在這裡就別細究了,重點是審神者在裏頭摺棉被。
 
 
不能讓他們過來。
 
絕對。
 
萬獸之王朝庭院一瞥,皮卡丘則是跳上獅子的背。
 
他們有王牌,勝券在握。
 
再者,胸中的這份鬱悶非常需要釋放。
 
「汪汪汪!」
 
「咪咪咪!」
 
 
刀劍亂舞,刀劍男士與歷史溯行軍的戰鬥就此上演。
 
 
至於在房間裡、渾然不知,給他們保護的好好的審神者,還在忙著收被子呢。
 
「皮卡──啾!」
 
她所看見的,頂多就是道隔著紙門所竄過的閃電吧。
 
 
「欸,要下雨了?」


而貓咪與狗狗的戰鬥,也持續了一個禮拜。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3920566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刀劍亂舞|二次創作設定|作者有病|審神者|一切始於妄想與超展開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20喜歡★aiskaer1019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現代趴番外... 後一篇:喜歡的類型...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man90149走過路過都來看看
墨繪ACG更新了,這次是RanceX的卡拉魔人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18:28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