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1 GP

年代記番外-兔子的情人節(下)

作者:蒼穹羽風 海天一線│2018-03-14 20:46:18│贊助:2│人氣:106
發覺時愚蠢的掃蕩戰已經結束。

紙屑由於甩動長柄槌的餘波化成白色的吹雪,藏身於吹雪之中的機械八代與三月 Alter Valentine Lily撤退了,剛剛好是他們所宣告的十分鐘。

既然他們預計要拖延三十分鐘,也就是說超過這段時間他們計畫的什麼事情就會達成,雖然不知道在計畫什麼至少對我而言恐怕不會是好事吧。

既然刻意派Lily來阻擋意味著他們在時間上並沒有那麼充足的餘力在吧?

但是撤退的太乾脆如果不是其實只需要這十分鐘又或者是作為下一道防線的人真的能確實爭取到這二十分鐘的時間。

「是打算用正規決鬥來拖延時間吧?這樣的話......」

都有人提供情報了也沒有不用的道理,這裡是組織用以出動的機庫,為了應對出擊的情勢來更換卡組,組織的卡片庫也設置在這裡。

「诶?為甚麼會有這種東西?這可是遊戲王同人小說喔,卡片比手槍有用的世界觀比起掛幾把步槍在這裡放卡片比較實際吧?」

像是自助書架圖書館的巨大結構中輸入編號取出幾張卡片後隨性的把它們插入卡組之中。

「放了又不一定抽的到?不然你以為這段在作什麼?立Flag啊,立Flag啊 。」

比賽前收到的卡片會抽到變成關鍵卡什麼的在這種世界觀底下就好比戰爭前說回去要結婚的人會死於非命一樣板上釘釘的的Flag。

就這樣我加速跑進宿舍區,宿舍區的一層向著左右建立起供給戰鬥員的公共設施,二層則是居住區,最適合阻擋我的的地方就是兩者間的中央樓梯,試著去尋找了逃生用的安全梯但是全部遭到雜物很自然的封鎖了。

「給我注意一下消防法規啊!!」

與其忙著這麼抱怨,不如就這麼往中央樓梯進行突破吧!
既然他們打算靠決鬥拖住我那麼我就物理性強行突破或速戰速決一回合把對方宰了便是。

繞過轉角後我立即操起長柄槌往樓梯上的人影砸下。

這項為了惡整我而擺在垃圾場底端的的工具似乎用起來越來越順手,不過對方也早有準備,他用左手抓住槌柄的上緣另一手則向下推動榔頭以左手當作支點把我往原方向甩出去。

「咯咯...假貨是騙不了的喔。」

對方穿著深色的筆挺西裝向後梳起只有千方一搓白髮的西裝頭,雖然戴著面具看不到臉,儘管身形相似但是很明顯的對方不是天野。

「天野的右手右腳因為最早進行機械化改造,所以不自覺的會把重心放在右側讓左邊的腳步有點虛浮。」

另外把我丟出去時的踏腳並沒有傳來金屬聲所以他的手腳是完全沒經過改造的人體,天野檢定十級的我可不會被這麼簡單的面具把戲騙過。

「嘛......大致上就是這麼一回事吧?」

面具人聳聳肩露出枯燥的笑聲,那聲音聽起來像我自己的聲音也像是天野與八代的聲音,好像壞掉的喇叭同時撥放一樣。

並非金屬造右手拿下白色的面具,一瞬間露出了雨天野相同的面貌,隨即扭曲成琉璃色澤的光滑球體。

「水晶化身嗎?」

水晶化身-擁有召喚出自己生命質相同的陷阱怪獸借以給對手反擊的卡片,某人利用將怪獸實體化的技能把他招喚出來然後複製了天野身形嗎?

隨即水晶化身的表面再次扭動起來化身成其他的樣貌,對我而言那是熟悉而陌生的外貌。

不管對我或是天野、八代而言是是有如父母,然而現在卻也是疑似把我捲入這個窘境的仇敵。

細框的銀眼鏡以及缺角的眉毛,眼鏡底下的雙眼在黑眼圈下細細瞇起怎麼看來都像有著不懷好意表情,原先整齊的西裝頭也隨性而雜亂的翹起,天野西裝下勻稱帶有些許肌肉的體格也變成像是製作失敗的金屬骨架一樣讓貼身的西裝變的鬆垮垮的。

「明明你是不能過來這邊的,利用把自己變成怪獸鑽進來嗎?是說幕後黑手是你嗎?」
「很可惜的,我會出現在這裡並不是我的本意......這麼說也不對吧?我只是一如往常把劇本丟進這個世界而已,只是這次有除了你以外的人改寫了劇本把我邀請進來。」

羽風,被捲進自己作品的作者無奈的笑了一笑,從不知道什麼時候出現在一邊的MK-II手上接過決鬥盤似乎很感興趣的秤了秤左手。

「總是寫著這種東西實際上也根本沒用過,還挺有趣的啊......那麼你打算怎麼辦呢?」

就算只是分身他也有著比我高上一級能夠支配世界的特權,打算用其他任何突破這一關都是不可能的,就算我想回頭找其他道路也會『偶然』被雜物堵上,『剛好』鏽蝕到無法扳動,就算撬開阻礙恐怕會『突然』崩塌。

「就算只是分身我也不該待在這裡,一般來說大概二十分鐘以後就換消散了吧?或者以我所附身的『水晶化身』為敵人已決鬥讓他消散就能驅散我了。」

『《Aye,他所提出的決鬥,理論上三月宇佐是無法拒絕的。》』

機械八代所說的意思就是如此吧?既然這樣......

「三回合把你拍死,不要以為普通世界觀的人能用決鬥戰勝用決鬥解決人生大小事世界觀的人啊。」

「「Duel」」

三月宇佐8000 VS羽風8000
turn1

「先攻,發動三張成金哥布林你的生命回復3000我抽三張!」

「那個,不問……」

「閉嘴窮鬼!早就知道你收不起灰流麗了,發動龍的靈廟埋赤炎界的護衛龍跟亡龍戰慄-死欲龍,召喚香草白兔,死欲龍的效果支付一半生命值特殊召喚(LP8000→4000),白兔Lv1+死欲龍Lv5同步LV6星塵充能戰士,同步召喚成功抽一,蓋四張牌回合結束。」

羽風11000vs三月宇佐4000
turn2

「我的回合,抽牌!」

「你進主要階段連鎖陷阱卡通往活路的希望三張各自支付1000點生命值,我抽15張卡,然後是和睦的使者我這個回合不會受到傷害而且不會戰鬥破壞,好了我趕時間有屁快放!」
「召喚先史遺產黃金穿梭機,發動效果讓他等級上…」

「Stop!幽鬼兔捨棄,穿梭機爆炸!既然你剛才沒有使用表示你沒有像電子龍系列空場特招的怪獸吧?還有什麼嗎?」

「蓋一張卡回合結束……明明生命值爆多卻處於劣勢是怎樣啊......」

三月宇佐 1000 VS 羽風11000
turn3

「我的回合抽牌,發動交易進行捨棄手牌的破解龍抽二,召喚救援兔分裂成兩張香草白兔,然後是王家神殿讓我可以馬上發動一次陷阱,陷阱卡平等交換將破解龍復活到你的場上讓香草白兔A等級上升8。」

「發動裝備魔法下克上的首飾裝備給香草白兔B,然後是魔法卡H-工口之心攻擊力上升500並且獲得貫穿能力!」

「是火熱之心吧?!」

「貫穿什麼聽起來超工口的不愧是H!香草白兔B攻擊攻擊破解龍發動九十九斬攻擊力上升你我生命差10000並且因為下剋上上升3500給我吃下14150的貫穿傷害吧!」

少年,你是否曾見過一種從天而降的毛球

為了對抗機械之龍,香草白兔一躍而起化身為十來倍大的毛球,然後在上升途中經由九十九斬的加護毛玉的數量逐漸倍增。

毛玉生貳球
貳球生肆團
肆團生捌茸
捌捌茸成陸拾肆毛茸 參佰捌拾肆毛茸茸

數百毛球在空中繞行,以三月高舉的雙手為中心凝聚,像是要讓全世界的毛茸茸把力量借給他一樣。

完全不知道怎麼樣的情況才能在這個地下空間展開的巨蛋毛玉朝著羽風墜落。

一氣呵成的三回合快攻甚至讓人在現場被毆打的作者甚至沒有機會對決鬥的畫面進行描述。

「然而」

[羽風開口了,他把沒用到的手牌插入決鬥盤的待命槽區,空出來的手從虛無中抽出一臺打字機,他讓打字機浮在空中開始鍵入。〕

[噹]

[每當打字機發出敲入換行時的錘聲,浮現的稿紙就變成銀色文字編織的絲線纏入空中。]

[「作者特權A+」]

[那怕荒誕無稽,就算違反物理定理到牛頓發飆爬出棺材到變成狂戰士也無仿。]

[凡是穿過那打字機的字盤,文字或幻想都將成為板上釘釘的現實。]

[帶有些許的苦笑,陰沉的作者嘴裡飄出像摩擦地板一樣枯燥沙啞的聲音。]

[「在自己想增加分鏡的場景裡隨意增加分鏡來延長時間,至少這種事情我還能做到,而且。」]

[「你做出刻意到櫃子裡找了九九斬這個畫面來立Flag保證能抽到一樣,這種事情就算不立Flag靠著作者特權也能達成,像是這樣。」]

[『就讓你見識一下,臣服在漢諾崇高的力量面前吧!』]

[羽風手上拿起一張近期動畫的截圖畫面插入打字機中,然後把截圖上不分的文字做出修改。]

[『就讓你見識一下,臣服在【作者】崇高的力量面前吧!』]

[修改後的截圖從打字機噴出,沒入他唯一覆蓋的卡片。]

[羽風將雙手大開至腰際,然後弓起雙手揮出右拳然後再把雙手拉回胸前擺出向上抓取甚麼東西的姿勢。]

噹!打字機完成工作從羽風的手邊離開,嘶啞的聲音呼應下翻動場上的陷阱卡。

「神聖防護罩-反射鏡力量!」

無數的毛球被光芒所摧毀,就連在三月身邊待機的星塵衝鋒戰士也沒能倖免的爆散。

「咯咯,誰要屈服啊!速攻魔法被禁止的聖槍,選擇一張卡片攻擊力下降800(香草白兔:14150-800=13350),但是那張卡不會被魔法陷阱的效果影響!」

三月拿起實體化的長槍朝著空中擲出插入被崇高力量迎擊而毀壞的毛球中,巨大毛球的殘骸中隨即竄出一個中型的毛球延續方才的攻勢。

被選為攻擊目標雌伏在羽風場上的巨龍也吐出黑炎迎擊,然而被黑炎迎擊的中型毛球中又吐出小型毛球繼續突進。

「打字機...」
「誰會給你有機會再自肥一次啊!」

三月投擲長柄槌把羽風再次呼喚的打字機彈飛,在此同時毛球剝落顯露出原初的香草白兔B牠拿著長槍如彗星般加速。

作為槍尖的蘿菠指引著沒入破解龍的口中,隨後從後腦穿出,一並貫穿了庸碌的作者。

在骯髒的火焰爆散下決鬥三回合間便落下帷幕。


「那麼在你消散前告訴我黑幕是誰如何?」

我用長柄槌抵著腹腔被蘿菠貫穿的作(老)者(爹)頸上,似乎因為身體的素體是『水晶化身』被貫穿後沒有流血只有琉璃色的碎片不斷剝落著。

雖然只要在前進一下到達我的房間就能查出幕後黑手結束這場鬧劇,但是也得好好處置這瞎攪和的作者。

「在那之前...明明可以複製成其他人樣子的卡片,鏡子幻想師、元素英雄 稜鏡俠,為甚麼我會選比較難附身的陷阱卡當作附身對象嗎?」
「誰知道啊!少說廢話吧。明明預計要拖延我二十分鐘結果只拖延了兩分鐘你的計劃已經失敗了。再說廢話的話我的槌子可是不長眼的。」
「說的也是,水晶像啊...」

突然的,我感覺到一陣寒意,不立即解決他可不行,所以我立即揮動長柄槌使他的頭與身體分離。

「在」「被」「破」「壞」「時」

飛出取的頭顱仍在言語。

「給」「予」「對」「手」
「跟」「他」「攻」「擊」「力」
「相」「同」「的」「傷」「害」

水晶像的攻擊力與被複製對象的生命值相等......
因為是一擊滅亡所以水晶像的攻擊力沒有隨著羽風生命值變化......
然後我砸碎了他的頭的同時,等於是開啟了他的自爆開關......

「下」「次」「要」「好」「好」
「聽」「人」「把」「話」「說」「完」
「傻」「兒」「子」

頭顱在撞上牆面碎裂前似乎勾起陰險的微笑如是說道。

然後從我腳下的水晶像殘骸中發出一道灼眼的閃光。


被爆炸一路掀飛,似乎在某種不可視的力量牽引下被彈回起點的垃圾場。

難不成就連敗北也在他的計畫之中嗎?這麼想著的我拄著長柄槌回到中央樓梯前差不多又過了半個鐘頭,他們的阻擋確確實實的成功了。

「所以我放棄了,提前告訴我主謀是誰如何?」
「就算你這麼問我......」

同時融合了天野還有羽風的外型特徵,恢復原貌的男子靠在樓梯邊,這次他並沒有展現出要阻擋我的樣子。

「就算我不說你也知道了吧?就算這副慘狀你也是我所欽定的天才吧?」

臉譜不斷參雜雜訊,大概他顯現的期限即將到頭吧?

「與其說不知道不如說你不想承認吧?」

臉上的苦笑未曾散去,陰森的雙眼瞇成一道,但是並未帶有惡意,卻也逼著人不得不直視現實。

線索是陪著自己認為是黑幕的三月 Alter Valentine Lily以及機械三月MK-ll出現的兩人。

機械機關製造的八代
卡片精靈複寫出的天野

在這裡擁有與我同等級權限能夠製造出如此完成度的機械人偶的人。
在這裡能夠長時間招喚出無中生有的卡片精靈並將他們使馭的人。

只有天野。
只有八代。

「......」

所以不想承認......
所以不想面對......
儘管知道這次的事情大概是因為我所引起。

「唉......正視了前方以後反而不敢往前嗎?又或者刻意忽視才能努力到這裡的。」

[噹]
[「就再推你一把吧。」]

[可愛的人啊]
[鼓起勇氣向前走]
[他穿著自己所中意的禮服]
[黑色的綢緞上妝點著砂糖般的白色蕾絲]
[擦的閃亮的皮鞋敲出喜悅的樂章]

[「等......」「沒有什麼好等的節奏會亂掉喔~」]

[相信著喜歡惡作劇如雲一般的友人]
[期待著那害羞如鮮花一般的友人]
[紅潤的臉頰如春風拂過展現笑容]
[「可愛的人啊,可愛的人啊 」]
[「你打算要去哪裡啊?」]
[每次向上踏的腳步越發愉快]
[那聲音如琴聲,敲響著每一個音階]
[「回答我吧」]
[「這麼開心的要去哪裡?」]

鍵字聲編成歌曲重新散佈在空氣中。
用工作服臨時趕工製成的裙裝換回了黑色的禮服,身上的髒汙也像是剛泡過澡般消失無蹤,不知不覺纏在。

回過頭,他已經消散,水晶像上映出的只有仿製天野的樣貌,在他身邊有機械製造的我陪在他身旁。


「終於等到你了」
「不是說好會來找你嗎?」

在房間等著的是預料中的兩人,天野帶著奸笑八代則是苦笑,從這相似的表情來看我們三人果然都是他的孩子。

「你們兩個昨天那是預謀的吧?」
「是啊!」「真是抱歉呢......」
「情人節快樂!」
「對於整天腦袋裡開玫瑰的三月同學而言這是最喜歡的日子吧?」

帶著歉意的八代與毫無悔意的天野,他們兩人一開始就打算好讓我爽一個人的約把我誘出去,然後打算在我房間開派對。

「畢竟作者偷懶沒有設定我們的生日所以早就決定好要在我們喜歡的日子大鬧一場了。」
「不要突然打破第三面牆啊!這是我的專利來著。」

「再提早十分鐘就來不及融化了,情人節送巧克力白色情人節送餅乾,合在一起就是這個了。」

自信滿滿的天野掀開蓋子褐色液體在桌上冒著煙,八代則是端出餅乾與水果的串物,
所謂的時限居然是料理時間什麼的,突然感覺有一點什麼事都無所謂了的感覺。

「昨天晚上縮小了一圈的三月同學還有機械化的三月同學來找我們。」
「結果天野同學就想到了這個惡作劇騃!」

他們兩人都是我餵了與他們兩人約會製造出來的,受限於怎麼樣都要與兩人約會的誓言,就像是我製造了她們兩人一樣。

天野製造了機械八代陪伴三月 Alter Valentine Lily。
八代召喚了複製天野的水晶像與機械三月MK-ll一同行動。

然後他們兩人則是委託了分身的四人爭取時間,具體來說垃圾山跟壺的主意是最近玩垃圾遊戲的天野想到的,而接連著得脫光才能通過的門口是八代想到的......這天然妮子有時意外的惡毒啊。

無意間腦子想起那個音癡作者隨意敲打的節拍。

[「可愛的人啊,可愛的人啊 」]
[「你打算要去哪裡啊?」]
[「回答我吧」]
[「這麼開心的要去哪裡?」]

「當然是喜歡的人身邊啊......」
「怎了?三月同學,如果沒能趁熱就不能包覆上去凝固了騃!」
「恩!最喜歡你們了!」
「這回答還真有三月同學的風格啊。」
「別笑了騃!天野同學!」

FIN

後記:
各式各樣白色情人節居然只有更新一件靈衣什麼的
各式各樣躲各了暴死
大家好又是羽風的說
情人節發上篇總算是在白色情人節把下篇交出來了
搞著各式各樣的捏她的番外篇是我一直想寫的東西
等待別人的吐嘲是我的樂趣所在
不過個人似乎不擅長收尾啊......
那麼不知何時有機會寫出新東西我們不知何時的下次見。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3920317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遊戲王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1喜歡★xijoseph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年代記番外-兔子的情人節...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asd22552158《籠中鳥與紙飛機》
小說更新!雖然不知為何一頭普通的乳牛會比這還要好看就是了XDDDDD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16:01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