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3 GP

[達人專欄] 【長篇】那些他曾說過的-58

作者:凍結│2018-03-14 00:02:32│贊助:6│人氣:231
 


  『我一直都明白,全是騙局,是幻境創造出的假象。我們的一生並不存在幸福,那只是我的臆想,只是不曾存在過的企盼。
  可是,我捨不得放手。不論是哪一個,是現實還是幻境,我都無可救藥地愛著他。只要是他所希望的,我都會盡力去做。
  哪怕要花上一輩子,我義無反顧。』
 
 
 
  母親原先要罵他,卻被爆炸炸得啞口。這、魚還沒烤完……
  雷西倒是被嚇得不輕,不是被爆炸嚇的,是被語西嚇的。
 
  「媽,我要去找語西!我怕他出了什麼事!」
  「啊?小西你說這究竟是怎麼回事?你怎麼知道家裡會爆炸?」母親抓住他的手,到底是幫裡的家屬,她很快恢復鎮定,臉上早已見不著剛才花容失色的樣子。
  「我也不知道……就是哥聯繫我要我趕快跑,然後就斷了。而且他的聲音聽起來不對勁!我一定要找到他!」雷西原先想掙脫,不料母親卻越抓越緊。
  「你冷靜點,你又不知道去哪裡找他。」
  「可是!」
 
  母親舉起手環,在上頭簡單按了幾個鍵,將跳出來的代碼轉給雷西,「這是語西的位置,你收好。會爆炸肯定不是湊巧,我們家看來是被首領盯上了。我有點擔心你父親,我去幫裡看看,你去找語西,這樣行嗎?」
  雷西有些愣神,母親太可靠反而讓他有些尷尬,自己剛剛慌得跟白痴似的,真是要不得!
 
  「那個……媽,你怎麼會知道他在哪?」她笑了一聲,伸手揉了揉他的頭,「傻孩子,為了怕你們出了什麼事找不到人,我們家的每個人手環上都有定位的。只是我也不敢保證語西──」她沒有說下去。
  是啊,那是手環定位,不是語西這個人的定位。如果人脫離手環,那麼也是徹底沒轍了,真是那樣大概凶多吉少……打住!他在想什麼?語西一定會沒事!他點開手環準備出發,看見母親後又頓了一下。
  「媽,妳一個人沒問題嗎?」
  「說什麼?語西就交給你啦!」
  「當然!」
  看母親笑得燦爛,雷西沒多說什麼,跟她道別之後就匆匆趕路。不知為何,他一直有種不好的預感,大概是多想的吧?只要找到語西,他就會趕緊回來會合,一家人又能重新聚在一起──他甩頭忽略這種詭異的感覺,繼續趕路。
  然而,他的直覺一向很準。
 
 
 
  「你說你是……不可能!」他愣了半晌,開始端詳起眼前的男人。他的確有血族標誌性的紅色眼睛,移動速度也很快,有沒有什麼能力目前尚不清楚;但是潔馨明明最討厭血族不是嗎?
  「我的確是,馨也知道。」似是猜到對方的想法,瑟爾聳肩,倒不介意回答他幾個疑問。
 
  他劃了一下手,隨著指尖在皮膚上滑過,一條絲絲的血絲沿著指尖纏了上來,最後凝固成了一把劍。
 
  「化形?」
  「雖然是混種,懂得倒是不少嘛。」他給予讚賞的眼光,「你也不用想了,馨知道我是血族,我們只是互相合作罷了。在對方身上各取所需,她是個成大事的人,只要對方不會損害她的利益,她不會在意我這條命留著與否。」
  「原來如此,為了研究非法藥劑是嗎?」語西神色一凜,瑟爾則在聽見他的話後露出詫異的表情。
  「是你啊……難怪我一直覺得我的實驗室有不熟悉的味道。」
  「娜姊說過藥劑裡面含有血族的血液,以人類目前的能力應該是辦不到。所以,你是供血者?」
 
  瑟爾吹了一聲口哨,「難怪馨那麼急著要殺你了,跟你弟弟一樣,一個比一個還難搞。」
  「你為什麼要協助人類製作對血族有害的藥劑?你不也是血族嗎?」語西皺眉,他怎麼就沒想到血族血液並不是奪取的,而是對方自願提供的呢?或許,他怎麼也沒想到的是,居然會有血族願意出賣自己的同胞?
  「剛剛才誇你聰明而已,怎麼現在又說蠢話了。血族沒有你想的那麼團結,人類那麼常自相殘殺,這應該很好理解吧?既然不喜歡他們,現在有人跟我有一樣的想法,那麼我們合作,她提供技術、我提供材料,不是皆大歡喜嗎?」
  「你在說謊。」語西篤定地看著他,瑟爾的臉色依舊波瀾不驚,不過眼睛微微瞇了起來,「理由說服我了,但好說歹說我也擁有血族血統,不至於連對方的情緒波動都感覺不出來。雖然很逼真,但是假的。」
 
  他頓了頓,「不對,是真假參半的謊言。非常高明,有真實的成分在比較不容易看出破綻。你們到底為什麼合作?」這次瑟爾已經沒了表情。
  「你的話太多了,我也沒義務告訴你。」
 
  他刀一握劈了過來,速度之快讓他經過的位置發出凌厲的風聲。語西閃得狼狽,方才受傷的部分還在隱隱作痛,他也沒有武器,赤手空拳的對上他根本沒有勝算。
  瑟爾像是發了狠,興許是剛才那番話觸動他的逆鱗,雖然不明白他是被什麼觸怒,但他現在持刀揮擊的速度跟一開始判若兩人。敢情剛剛都沒動真格是嗎?
  他暗自叫糟,對方剛剛出現的空檔讓他有機會警告雷西趕緊去避難,但機會只有一次,他已經用掉了,現下不知道能不能躲過這樁。
  而且情勢看來凶多吉少!
 
  他很快被逼至牆角,眼睜睜看著那把鋒利帶著血光的利刃刺穿胸膛。他咳了好幾聲,那一瞬他幾乎腦袋空白,眼中閃過好幾處畫面。
 
  「咳咳、咳咳──!」瑟爾將劍抽了出來,雙手環胸。語西癱坐在地下,汩汩鮮血沿著胸口的傷落到地面,染紅了陳舊建築物的地板。
 
  雷西。
 
  他看見小自己不過幾分鐘的弟弟,看見他時而低頭沉思、時而憨傻對著他笑,然後又見他伸手,那時年歲不過一字頭,雷西的手白白嫩嫩,又軟又小,輕輕地,勾住了他的手。
  然後柔柔弱弱地喊了一聲「哥哥」。
 
  「咳咳──」
 
  他不知道為何會想起這些,腦袋裡除了一瞬間的空白之外陸陸續續浮現諸多畫面。他的父母、朋友、冰錐的弟兄,最後是他的手足──他最無法割捨也最放不下心的弟弟。
  瑟爾顯然沒有再補一刀的興致,大概是看出來他活不久了,他看著語西,沉聲道:「如果你還能活到你的親人來救你,那是你的本事,我不干涉。馨已經下令全面誅殺,或許你的家人已經罹難,又或者他們還安然無恙。我的工作已經結束,你的生命大概也到此為止……」
  他頓了頓,「反正也活不久了,你剛剛的問題我回答你。我的確說了謊,我會幫她,不是什麼各取所需,只是因為──我欠了她一條命。」
 
  語西的嘴唇動了動,似是想說什麼。瑟爾沒給他機會,身影一閃,離開了這棟建築。
 
  『哥,你唱歌給我聽好不好?』歙然,他憶起雷西吵著他要唱歌的畫面。
  『怎麼突然要聽歌?你不是很久以前就說長大了不聽了嗎?』
  『那是因為你不唱了啊!我還是很喜歡的!哥哥唱歌最好聽了!』
 
  他說,自己唱歌最好聽了。
  他說,他很喜歡的,只是因為自己不唱了。
  所以,他唱了一首很童趣的歌。歌詞裡說著古老的英雄──那個年代的男孩所憧憬的英雄。
 
  『Achilles and his gold
 
  Hercules and his gifts
 
  Spiderman's control
 
  And Batman with his fists』
 
  ──阿基里斯與他金剛不壞之身、海克力斯和他的天賦、蜘蛛人的無所不能,還有蝙蝠俠的俠義精神。
  雖然他從未探究那個年代的英雄應該要是什麼樣子,但是他希望他也能同他們一般。他想要擁有那些力量,不需要全部,只要一點、一點點就好。
  他想要保護他的弟弟,他希望他無憂無慮,可以偶爾跟他撒嬌、偶爾什麼也不做就衝著他笑。
  然而……
 
  『And clearly I don't see myself uponthat list』他卻又唱了這麼一句。
  ──很顯然傳奇裡沒有我的容身之處。
  ──很顯然這個世界並沒有他的容身之處。
 
  他跟雷西就是個矛盾的存在,他們活著讓父母一直處在一個危險的立場。他是明白的,眾人懼怕他們,百般打壓、防範,為的就是不讓「雜種」上位。
  血族天生擁有較為優異的天賦,若是位階權重又比凡人來得高的話,誰來護他們周全?人總是喜歡把一切想得很美,夢裡什麼都有、幻想裡什麼都能實現。但都是假的,他們爭不過、搶不得──最終走火入魔,失了心性。
  同門的奚落他感受得到,相信雷西一定也行。但他們彷彿約好似的,回家後就把一切苦往肚子裡吞,笑容恰當好處,為的就是不讓家人擔心。但這樣的情況不能維持多久。
  席娜在的時候還能保護他們,至少明目張膽的挑釁跟欺辱做不出來,背地裡的齷齪事他們也不好再驚動首領,真有什麼,「動真格」解決便是。
  如今席娜殞落,就像壓死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無人能再護他們周全,現任首領下令對他們趕盡殺絕。
  一切他早有預料,卻無能為力。
 
  「哥哥!」
 
  不知過了多久,他恍恍惚惚落入一個溫暖的懷抱。隨後肩頭便濕了大半,他瞇起眼,雷西不知道何時來了,頭枕在他的肩上,雙手搭在他的後背,有一下沒一下地順著氣。
  他很想跟他說沒用,別白費功夫了。但是看著雷西,話卻哽在喉間怎麼也說不出口。
 
  「……你是怎麼、找到咳、咳──!這裡的?」
  「那不重要!哥你怎麼回事!怎麼會傷成這樣?」雷西的眼神焦慮地在他身上來來去去,尤其瞥見胸口的大洞時,他幾乎要撲上來,但硬生生忍住了。只見他瞳孔倏地放大,寶藍色的眼睛裡寫滿了悲傷。
 
  他輕輕地撫上胸前的缺口,喃喃道:「這是怎麼弄的?為什麼、為什麼會這樣?」語西搖頭,顯然不想多說。
  雷西看他的樣子也不問了,打算將他背起來帶去治療。但他正欲動作,卻被語西制止,「……來不及了,別忙了。」他語氣淡然,除了身上殘破的樣子外,倒一點也不像將死之人。
  「哥!」雷西急得快哭出來了,誰知道他拋下母親盡全力趕來,仍舊遲了一步。而現在事主自己居然要他別忙了,這怎麼行!
 
  語西將他的頭轉過來,他們四目相對,語西沒說話,他的眼睛逐漸混濁,漂亮的寶藍色消失,取而代之的是血色的雙眸。
  雷西瞪大雙眼、不敢置信,「哥、哥哥……你的眼睛?」
  「你想聽我唱歌嗎?」他答非所問,雷西的眼淚依舊沒忍住,一點一點地打在語西身上。
 
  他用力點頭,眼淚沒停。
  語西再次哼起那首歌,這次唱了不同的段落。
 
  『She said "Where'd you wanna go?How much you wanna risk?
 
  I'm not looking for somebody with some superhuman gifts
 
  Some superhero
 
  Some fairytale bliss
 
  Just something I can turn to
 
  Somebody I can kiss"』
 
  ──她說:「你所嚮往的遠方在何處?你願意為此付出多少?我並不是要找那些有著與生俱來的福氣的人──像是超級英雄,或是有著童話命運般的人。」
  ──「只是要一個能夠依賴的他,一個我能親吻的人。」
 
  『"I want something just like this
 
  Oh I want something just like this
 
  "Oh I want something just like this
 
  I want something just like this"』
 
  ──「那才是我要的人……我要的就是這樣的人。」
  ──「那才是我一直在尋找的人,我要的就是像你這般的人。」
 
  「雷西,哥當不成、你的英雄,最後還是只能當你的哥哥……」
  「但是,我卻、連這個身分……都失職。」
  「才不是這樣!」雷西朝他一吼,「你是全天下最好的哥哥!你才不需要保護我!我也可以、我也可以──」
 
  我也可以保護你啊。
 
  語西伸手掏出雷西腰間的掌心雷,握住他的手朝自己的胸口開了一槍。雷西大驚失色,他還沒反應過來,甚至什麼都來不及說,語西已經將他圈進懷裡。
 
  「為什、麼?」
  「如果、要死,我希望死、在你的手裡……」
 
  他看著他,清冷的嗓音傳入雷西的腦中:『我是歌手、我很常唱歌給你聽、我也是作家,我沒有任何能力,家裡擁有血族能力的只有你。在首領下令除掉所有人時,你為了不讓我死在他們手下,聽了我的命令殺了我。』
  「哥哥……」雷西的眼神開始渙散。
 
  ──現在,指令生效。
 
  語西朝他一笑,算準了他現在聽不見,用盡最後一絲力氣對他說──
 
  「I want something just like this…
 
 
  之前有朋友問我那首歌有沒有什麼伏筆,現在我回答你了。
  有沒有人看出來歌詞想表達什麼?
  真要作者說一句,我只想說:這兩兄弟他媽全是瘋子!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3919541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3 篇留言

墮落天使
偷偷頭香~

03-14 00:36

凍結
嗯?03-14 01:01
凍結
怎麼最近搶香的我都不認識XD03-14 01:02
墮落天使
人家也不認識你欸 ~ XD
但是你的文章都很好看哦 ≧∇≦
期待下一篇~~~ (笑

03-14 07:13

凍結
謝謝XD03-14 09:19
霜瀲
我wwwwww不太懂最後一段wwwwwwww花生省魔術惹wwwwww

03-15 21:39

凍結
猜猜看阿XD03-15 21:43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3喜歡★con870529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達人專欄] 【長篇】那... 後一篇:【文案】男神,你今天吃藥...

訂閱私訊

作品資料夾

qasw119大家
芸光是善解人意的好朋友。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23:29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