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13 GP

[達人專欄] β

作者:人一兌│2018-03-13 22:11:47│贊助:1,024│人氣:382
(警告:本篇所描述之自然現象或有不符實際,純屬虛構,請勿當真;若有因此而導致相關科目成績表現不佳者,請自行負責,敝人不負任何責任。)

  少女雙手交疊於胸前,動也不動躺在實驗桌上。
 
  少女──或者用服裝店裡的假人模特兒形容更貼切──有著銀白色、閃爍著紫光的短髮,其右眼、兩耳、右手腕和腰際都被堇青石的結晶所佔據,左肩延伸至左胸下緣的區域更特化成岩石鎧甲的構造。
 
  「婷君啊婷君,為什麼妳不願意醒來呢?」人一兌佇立在實驗桌前,眉頭深鎖,每隔幾分鐘就重複相同的句子。
 
  實驗失敗是家常便飯,高斯平面居民的誕生過程向來一波三折,要嘛因為配方比例或內容不正確,要嘛便是編譯碼有誤,總之結果不出以下三種:爆炸、反應中斷、製造出與設計稿大相逕庭的怪物。然而成品陷入昏睡遲遲不醒的狀況還是頭一遭。
 
  「這樣到底算成功還是失敗呢?」她凝視婷君緊閉的左眼,明知這麼做並不會讓眼前人甦醒。
 
  就在此時,實驗室大門敲響了。「是我,翠翼濃。」門板對側傳來清脆而熟悉的嗓音。
 
  「請進。」
 
  一如往常,翠翼濃蹬著粗跟長靴,不過今日她的步伐聽來卻少了那麼一點輕盈。她走到人一兌身旁,正準備抽出配在腰際的黃銅色特種手槍,視線卻被躺在實驗桌上的少女吸引住了。
 
  「它的扳機有點卡,幫我修一下……」她心不在焉說道,一面緩緩把槍枝放到桌上──本來是打算直接遞給人一兌的。後者的手沿桌邊亂摸一陣,才總算收回槍枝。
 
  在室內湛藍光線的暈染下,少女身上的堇青石結晶彷彿呼吸出更加炫目的紫色光芒。
 
  兩人的話語不知在紫光中閉氣多久,翠翼濃的氣泡率先浮了上來:「她是我們的新夥伴嗎?」
 
  「對,她叫『婷君』。」人一兌回答。
 
  翠翼濃上上下下仔細端詳婷君一遍,沉默了一會兒,問:「她維持這種狀態多久了?」
 
  「打從誕生以來就這樣了。」
 
  翠翼濃狐疑地將手放在婷君胸口偏左之處,一股寒涼無預警竄上手臂。她大吃一驚,連忙收手,直覺告訴她那本該是心臟的位置,竟然填塞著石頭!
 
  「啊,我忘了說,婷君的成分是堇青石原礦,所以她身體的某些部位純粹由堇青石或其他種類的岩石構成,除非用特殊儀器探測,否則摸不到心跳、脈搏是很正常的。」
 
  「好喔……」翠翼濃聳聳肩,旋即換了話題:「話說回來,人一兌,她的穿著……怎麼說呢……有點暴露耶。」
 
  相較於奪人眼目的寶石部位,婷君的衣服是黯淡的黑紫色無袖連身緊身衣,下半身改成熱褲樣式,身材曲線清晰可見。除此之外,上衣的領口、胸下緣至下腹皆採鏤空設計,露出大面積白皙肌膚。
 
  「是沒錯。」輪到人一兌聳肩。
 
  「也許這就是她不肯醒來的原因呢!」翠翼濃半開玩笑地說。「對了,我現在手無寸鐵,需要一個可以防身的武器,匕首什麼的都好。」她像想到什麼似地補充。
 
  「哎呀,差點忘了,等我一下。」人一兌遁入櫃子形成的叢林,當她再次出現時,背上已掛著一鋌黑色霰彈槍。
 
  霰彈槍的槍托是木製的,上面燙有金字「α」。
 
  趁著翠翼濃好奇研究槍枝的空檔,人一兌解釋道:「這把槍叫『α』,一樣需要妳背包的電源來啟動。它是最近才完成的作品,我還沒測試它的性能。」
 
  「我懂,是叫我順便測試它,對吧?」
 
  「沒錯。試用後告訴我還有哪些需要改善的地方。」
 
  「了改──!」等不及使用新玩意兒,翠翼濃立刻將α接上背包的電源線,邊哼歌邊一蹦一跳離開實驗室。
 
  人一兌轉身面向婷君,繼續苦惱地碎碎念:「好不容易控制晶體的形狀,卻怎麼叫也叫不醒……難道真的是因為太暴露嗎?」
 
  驟然──
 
  「穿魂.陰極射線!」
 
  突如其來、雄渾又狂妄的男性嗓音。
 
  胸口一陣強烈劇痛。
 
  來不及哀號,來不及求救,因為喉嚨早已浸泡在令人窒息的鐵腥味中。
 
  「噁嗚……」
 
  勉強抬起頭來,映入眼簾的是一個模糊的人影,體型魁梧,略微鬈曲的及腰長髮忽隱忽現。
 
  人影的手臂垂直黏在她的胸前,但是手腕和手掌都不見了。
 
  好可怕的穿透力。人一兌心想,然而現下沒有餘裕讓她喃喃自語。
 
  「別小看本爺爺β的穿透力啦!哇哈哈!」
 
  β?
 
  意識潰敗的終點線浮現一個粉紫色光點,在刺耳狂笑聲的踐踏下,灰飛煙滅。
 
  「念在妳身為我的創造者,我就大發慈悲留一口氣給妳說遺言。妳還有什麼想說的?」
 
  創造者?等等,明明是……
 
  人一兌嚥下血味和雜訊,朝一片闃暗奮力扔出僅存的意念:「這次……惟恨……紀錄……少……剛復原就……被……刪……」
 
  語未畢,β抽出貫穿對方胸口的手,人一兌悶哼一聲便像破布娃娃一般軟癱進血泊裡。
 
  「哈,一個文弱書生!」β睨視自己首次創造的戰績,得意洋洋地欣賞血淋淋的手掌。或許是受瀰漫四周的藍光所致,血紅鑲嵌著不協調的墨黑。
 
  「誰都別想小看本爺爺的穿透力啦!」張狂的聲音伴隨疾行人影飛向實驗室大門,一道轟然巨響後,瞬間煙消雲散。
 
  大門莫名出現一個大洞。警報器驚聲尖叫,奈何再也喚不起實驗室的主人。
 
  鮮血濺得滿地都是,巧的是,血漬遠看竟恰似一幅巨大的電子單狹縫繞射圖,而中央最寬的那道血痕,正對準人一兌胸前的破洞。
 
 
  荒原上,β正以戰鬥機的速度急急而奔。剛才不應該使用絕招「穿魂.陰極射線」,對手只是個手無縛雞之力的丫頭,幾拳就能送她升天,何苦浪費力氣?
 
  剛突破晶體束縛的他十分亢奮,看到障礙物便萌發非穿透不可的衝動。實際上,他根本沒有耐心「正常」離開實驗室,不僅撞破大門,還撞破走廊的牆壁直直飛奔出去。他喜歡直行,討厭轉彎,步履所及摧枯拉朽,沒有任何事物能動其一根汗毛。
 
  景色一晃眼從開闊的荒原變成樹林。現在他的情緒平靜不少,不過逐漸厚重的溼氣使他越來越不耐煩,因此他沿途又撞倒好幾棵樹,甚至動用「穿魂.陰極射線」開出一條平直的小徑。
 
  沒有地圖、沒有路標,但他很清楚該往何方。
 
  冥冥中有一道指引,他很相信自己的直覺。
 
  由於只顧著儘速抵達目的地,β沒注意到手上的血已轉為墨黑色,並化成黑霧消散得無影無蹤。
 
 
  「好吵……」
 
  婷君被尖銳的警鈴聲打斷夢鄉,世界陷入瘋狂震動,視野下的空間體無完膚,到處爬滿了裂痕。她不禁痛苦地抱頭蜷縮成球狀。
 
  驀地,眼角一抹晃動的白光吸引了注意。那是來自出口的光嗎?念頭一轉,她決定無論如何也要爬到那裡,脫離噪音的魔掌。她跌跌撞撞地前進,伸手觸及白光之際,警鈴嘎然而止。
 
  世界漸漸癒合起來,婷君試著調整呼吸,這才得以觀察所處環境:一個充斥藍光的巨大空間,許多大小不一的螢幕懸吊在天花板上;置物櫃高矮各異四處林立,像極了叢林,一些設備就躲在櫃子叢林後方。有一區相對空曠,空中懸浮著一片又寬又大的白色板子,貌似是剛才自己睡覺的地方;周圍則圍繞幾片小板子。
 
  拯救自己的白光源於身後一扇大門上的人形破洞,不曉得是哪位高手的傑作?
 
  地板由鏡子組成,似乎做過防滑處理。但最令人過意不去的,是地上一攤又一攤的黑色不明液體,乍看之下酷似血跡。
 
  話說被警鈴吵醒之前,她夢見一名高大的長髮男子正在試圖破壞圍牆。圍牆很長,看不見兩端的盡頭,材質是堇青石。後來男子總算在牆上敲出一個大洞,自洞口飛奔而出。
 
  這裡是什麼地方?又到底發生了什麼事?為什麼地上有這些黑色液體?它們究竟是什麼?
 
  疑惑間,只見黑色液體乍然散成一團黑霧,不過一眨眼的時間竟爾匯聚出一個人形;旋即人形襲向婷君,做了個「安靜」的手勢──
 
  「抱歉,借我用一下。」
 
  這是婷君失神前最後聽到的話。
 
 
  實驗室的外圍是一片荒原,往東北方前進約十公里後,便到達一片榕樹林,此地為翠翼濃每天練習射擊的場所。
 
  和往日一樣,翠翼濃躲在樹後,戴上耳塞,架好姿勢。第一個目標是七十公尺外一棵榕樹上的樹洞。
 
  瞄準、屏氣、凝神。她對自己的視力和聽力頗為自豪。
 
  直到扣下扳機的那一刻。
 
  她親眼看到槍口炸出一大團粉紫色的東西。
 
  槍響不見了,意料之外的海豚音倒讓人渾身起雞皮疙瘩。
 
  「好痛!我的頭!」
 
  翠翼濃捏了捏大腿,確認並非身處夢境。一名女子的頭不偏不倚卡在樹洞裡,如發狂的小貓般死命掙扎。
 
  唯一能解釋眼下離奇場面的理由只有一個:這名女子是從α裡竄出來的,因為自己的槍法實在太高超了,導致該女子卡進充當靶心的樹洞。
 
  為了終止比槍聲更加震耳欲聾的海豚音,翠翼濃使勁把她從樹洞裡拔出來。女子挽著高髮髻,其中幾綹髮絲挑染成紅色和淡紫色,而她那粉紫色的古裝和濃厚的脂粉實在很難不引人側目。
 
  翠翼濃背向女子,努力不理會她的尖聲抱怨。仔細檢查α裡的子彈,每一顆都再正常不過了,然而如此一來更說不通──莫非這些子彈其實是慘遭摺疊、壓縮的人類?
 
  「喂,綠色的東西,我勸妳最好立刻放下那把槍,不然可是違反了『槍砲彈藥刀械管制條例』喔!」
 
  「誰跟妳槍砲彈藥刀械管制條例啊!」翠翼濃轉頭怒瞪,「要不是我及時救援,妳現在還卡在樹裡,好意思指控救命恩人!
 
  還有,我綠色的裝扮是模仿台北樹蛙而設計,適合在林間活動,不容易被敵人發現,哪能以『綠色的東西』胡亂解釋!倒是妳,穿得這麼鮮豔,兩三下就被發現、抓走啦!」
 
  不轉頭還好,這麼一轉,後者著實被翠翼濃圓睜的雙眸嚇出一身冷汗──漆黑眼白、鮮黃色的虹膜,以及紡錘狀的黑色瞳孔,簡直就是蛙眼。
 
  「妳、妳的眼睛……救命!森林裡有怪、怪物啊!」
 
  耳根子好不容易才清淨,不料一時怒火壞了剛剛的苦心,翠翼濃好生後悔。
 
  就在這時,遠方傳來窸窸窣窣的怪響,她反射性舉槍防衛,還來不及分辨聲源方向,就被撲面而來的男性嗓音撞了個四腳朝天。
 
  「α!」
 
  聽到有人叫喊手上槍枝的名字,唯恐遇上強劫武器的盜賊,她抱緊α迅速爬起來,可眼前畫面讓她傻住了。
 
  一名陌生的長髮男子繞著惱人的海豚音女子轉圈圈。
 
  那聲α好像是他喊的……原來α是這個海豚音的名字嗎?
 
  連她的思緒也開始打轉了。
 
  一對男女當著翠翼濃的面親暱地互相呼喚對方的名字──大概叫α、β之類的──逼得她不得不閉上眼睛、塞緊耳塞,以免成為下一位海倫.凱勒。
 
  命運之神的玩笑尚未罷休。她先是隱約覺得地面在晃動,隨著搖晃程度越來越劇烈,第六感告訴她有股可怕的力量即將裂土而出。驚覺大事不妙,她立刻打開背包裡的螺旋槳;說時遲那時快,蹬地飛起的瞬間,身邊猛然炸裂出滾滾塵埃,她只好飛到樹枝上避難。
 
  塵土飛揚中步出一位穿著紫黑色緊身衣的銀髮少女,身上附有許多堇青石晶體──是婷君!翠翼濃訝異之餘,依稀覺得眼前人有哪些地方不對勁。待煙霧變薄,婷君的影子亦跟著清晰起來。她終於恍然大悟違和感是怎麼一回事。
 
  面對來勢洶洶的不速之客,α和β毫無恐懼之色,雙雙擺出戰鬥預備姿勢,齊聲高喝:
 
  「絕闇.無限軌域!」
  「穿魂.陰極射線!」
 
  婷君不慌不忙一手按住地板,一垛堇青石牆登時聳立於雙方之間,抵擋龐然氣勁;石牆因此崩解成一堆碎塊,但見婷君手一揚,碎塊又高速射向敵方。α、β雖不至於應接不暇,但也無心關注對手的舉動。婷君趁機溜到兩人背後,伸手往其腳下土地一抓,堇青石晶體就從那裡冒出來,彈指之間包覆兩人的下半身。
 
  「封。」她輕描淡寫道,像寶石一樣堅硬、澄澈的口吻。
 
  α很快地沒入晶體之中,β也沒能例外。他原本打算一鼓作氣震破封鎖,無奈晶體將他牢牢和α綁在一塊兒,導致行動備受限制,無從施力。
 
  「人一兌,這樣應該可以了吧?妳說要和這個男生聊一下……」她一臉茫然看著β,任由他大肆叫囂。
 
  一隻黑色的手從婷君的影子裡伸出來,接著是戴青蛙帽的頭……黑色的人一兌形體爬出土表,當她站起來時,外觀恢復為彩色的狀態,黑色已悉數退回自己的影子。
 
  身為戰況旁觀者,翠翼濃對於事態發展不怎麼奇怪,反而對婷君的出現詫異了好一會兒。
 
  「想不到我製造的武器居然意外把你吸出來了啊……不過這樣也好,你離開婷君體內後,她就甦醒了,讓我放下心中一塊大石。」人一兌走向β,基於身高差異稍嫌懸殊,她必須仰頭才能注視β的臉,然而她的眼神盡是不屑。
 
  「妳!妳不是已經死了嗎!為什麼……」
 
  「反正你也跑不了,我就來個自我介紹好了。人一兌,全名為第八代人形仿生人工智慧之第二的二十三次方個記錄檔。攻擊力為零,擁有自我複製及重組的能力,所以『生命』值應該算無限大吧。」
 
  β的臉脹紅好比煮熟的螃蟹。「是妳唆使這傢伙來打我的?太卑鄙了!」
 
  「沒辦法,誰叫我是一個手無縛雞之力的文弱書生呢?」人一兌若無其事地搖搖頭,接著從實驗袍內側拿出一個裝透明液體的瓶子,說:「這東西叫基底溶液,碰到它你就完了。看在你曾經留我一口氣說遺言的份上,我姑且大發慈悲也讓你說個幾句,如何?」
 
  「哼,誰知道妳是不是虛張聲勢嚇唬本爺爺?就憑妳……」β說到一半,人一兌旋開瓶蓋,準備往他身上淋,他連忙仰天吶喊:
 
  「此生惟恨戲分少,出來都是領便當!」
 
  「慢著!」翠翼濃忽然出手制止,隨後靈巧地降落至地面。人一兌挑起眉毛,婷君則後退數步,身上的晶體染上詭異的色澤。
 
  「我想說怎麼看不到妳的蹤影,原來妳躲在樹上。」
 
  回想方才經歷,翠翼濃勉強擠出一絲微笑,道:「人一兌,我看這對α、β也挺有趣的,不如請婷君把他們包成晶體雕像,當作公共藝術供他人觀賞,反正他們都逃不出來了嘛!」
 
  人一兌來回踱步,沉吟了許久,最後勉為其難答應翠翼濃。臨走前,她順道詢問槍枝使用狀況,不料翠翼濃的臉色頓時變得比台北樹蛙還要綠。
 
  「不好,非常不好,糟糕透頂。子彈會發出連手指刮黑板都相形失色的尖叫聲,這玩意兒最好永遠別拿出來。」
 
  人一兌瞟了一眼困在堇青石裡的α,然後笑著自翠翼濃手中接過霰彈槍,不發一語離開現場。
 
  「呼啊──鬧劇終於結束嘍!」翠翼濃伸了伸懶腰,暗自慶幸自己阻止了一場噁心的實境秀。怪物融化的過程絕非一般人能想像──根據華苗的說法,人一兌曾在某次危急時刻抱著一桶基底溶液跳進怪物的嘴巴,等她回神,只見人一兌跪坐在實驗桌上,滿身泥濘,殘缺不全的怪物肢體散亂周身。
 
  她記得華苗那段時間瘦了好大一圈,氣色堪比殭屍。
 
  「歡迎成為高斯平面的一員!初次見面,我叫翠翼濃,但是我比較喜歡被稱為『腹黑的呱呱』。」她向婷君伸出友善的手,發覺對方的衣著不如一開始裸露,腹部已經覆蓋在布料之下了。她不禁莞爾。
 
  婷君警戒地盯著翠翼濃彎起的眉角,猶豫了好一陣子,才握住她的手:「我是婷君。」
 
  「婷君嗎?真是個好聽的名字!等會兒由我為妳介紹高斯平面的其他成員,不過在導覽開始之前……」翠翼濃指著β,嘴角上揚而目露兇光:「這裡有點吵,我擔心影響到林子的其他生物,妳覺得該怎麼辦?」
 
  「封。」婷君斬釘截鐵回答道。
 
  日後,該榕樹林成為高斯平面一大知名景點,眾人爭相探訪矗立於林中的堇青石雕像,不僅造型奇特,重要的是雕像裡有兩只栩栩如生的人偶,橫眉豎目怒視每位觀光客。
 
  雕像表面塗了防止風化的材料,保證人人皆有機會一探究竟。
 
  只是這箇中緣由也僅有少數高斯平面的居民知情了。

  <β> ── 完

婷君:


翠翼濃:



嗨,大家好,這裡是正在趕製新生衣服徵稿和之夜大一劇的人一兌。

本篇是先前還的小說債,內容有用到社團學妹成發的經典台詞。如果想要更了解文中的高斯平面所指為何,不妨參考這裡

本來寒假的時候打算為本篇畫一張類似電影宣傳海報的插圖,但因為趕著怪物酒吧的進度所以略過,這裡就附上草圖給各位想像:


以上。感謝各位耐心閱讀,你們的留言是對敝人的最佳鼓勵。

小屋三萬人氣活動(剩最後一天了喔)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3919327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2 篇留言

大漠蒼鼠
「此生惟恨戲分少,出來都是領便當!」

這就是配角的命運啊~像倉鼠我這種救過導演命的一般都是主角(X

03-14 07:27

人一兌
倉鼠精心料理的便當有口皆碑[e38]03-16 00:09
小天
無論如何就是先封再說...(≧▽≦)

03-15 17:26

人一兌
防範未然很重要www03-16 00:10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13喜歡★uf40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近幾個月塗鴉串(有黑暗料... 後一篇:小屋三萬人氣活動截止~...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