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8 GP

[達人專欄] 《孤單的世界》其二/第二章:因為抉擇的重量(4)

作者:Hsin│2018-03-11 22:33:04│贊助:16│人氣:329

  我從小就很喜歡聽流浪樂師唱歌。不僅僅是因為他們身上總有著遙遠國度的神祕氣息,還有他們唱的歌當中埋葬了許許多多過去,那些我們現在稱之為歷史的人、事、物,就好像消逝的一切,最終都以某種形式在樂音裡存活了下來。幾十年,幾百年,甚至幾千年以後,還能讓某座城鎮裡的孩童聽見,一窺過去的樣貌。

  語言是會改變的嗎?我好奇地問。那對與我如出一轍的棕色眼珠子咕溜溜地轉著,彷彿正斟酌著怎麼回答我的問題。我隨口唱起稍早從流浪樂師那兒學來的歌曲,那是我最喜歡的幾首曲子之一,歌名是〈穆提格斯的孩子〉。這首歌的曲風輕快,講述一對生於戰爭時代、不屈於命運的雙生,如何經歷重重冒險,克服路途上的古怪難關,最終來到了一片人間樂土,從此過著幸福美滿的日子。

  語言是人類彼此溝通的媒介,有人講的語言是活的,而只要是活著的東西,就一定會改變。所以妳說,語言會改變嗎?聽我唱了幾段後,他含笑著反問我。

  我把頭枕在他的腿上,盯著他下巴剛冒出來的鬍渣瞧,想了一下後開口說話。我只是在想,這首歌裡面有好多乍聽之下沒有意義的詞,是不是從前的語言演變到現在,我們不再用一樣的話來說了?你看看,像是歌名裡的「穆提格斯」,整首歌也沒提到那是誰呀!

  他用手揉亂我的頭髮,說,就說妳腦袋不靈光吧?妳喜歡的歌裡面,分明就還有不少首也有這樣的狀況,怎麼現在才發覺奇怪。這首歌裡提到的「穆提格斯」不是一個人的名字,而是形容詞,原本的字根是「穆提西」,之所以字尾從「西」變化成「格斯」,是隨著後頭名詞的詞性而改變的⋯⋯喂,妳別睡著啊。

  就在這個當下,他的聲音穿越了時空,不合時宜地自遙遠的從前傳來,在我耳畔響起。啊啊,穆提西,穆提西。難怪我總覺得這個名字很熟悉,原來和那首〈穆提格斯的孩子〉典出同源啊。那時,他說了什麼呢?「穆提西」在古老的語言裡,是什麼意思?

  這時候手握短刃的穆提熙,動作倏然凝止在空中,鋒利的刀尖硬生生停在比戈胸口前,只差一丁點就要沒入,但出於某種不知名的原因,這個有著甜美酒窩的女孩停下了動作。就連她自己也露出了困惑的神情,旋即用手揪住胸口,不可置信的目光射向遠處,接著身子一歪,倒了下去,目光渙散在天上奪目的冰晶花海。

  原本正進行著混戰的眾人,不知何時都暫時停下了動作,注意力全被方才穆提西的高喝吸引過來,眼睜睜看著原本即將刺殺成功的穆提熙,就這麼不明不白地死在白雪一波波的簇擁之中。她身上毫髮無傷,然而左手卻緊緊揪著自己的胸口,幾乎就像是被什麼給貫穿了的痛楚,仍舊凝滯在她不明所以的臉上。

  不知是白雪的寒意,還是她渙散目光透出的冷冽,我感覺自己是一粒拋擲在陰冷井水中的石子,唯有無力地往下沉,下沉,下沉。我下意識不想知道究竟發生了什麼事。有個女孩死了,以一種極為唐突、怪異的方式,莫名其妙地死在我面前。我隱隱約約知道發生了什麼事,但是我用盡全身的力氣不去正視這個事實——然而他的聲音,卻選在此刻清清楚楚、鏗鏘有力地響徹我的耳際。

  穆提西,在古老的語言中,乃「勇敢無畏」之意。

  「世界上的瘋子還真是多。」

  劃破寂靜,特羅兒一向嘲諷的語氣裡,難得顯露出某種無奈。

  我極為不甘願地往穆提西的方向看去,不出所料,倒在地上的他,雙手反握著一把與女孩手上的武器成對的短刃,深深埋入自己的胸膛,不偏不倚地插在心口上。一定很痛吧?鐵定超痛的啊!要穿過皮膚,還有底下的肉和骨,才能搆著脈搏起始的那個臟器啊。怎麼有人能夠耐得住這種痛楚,自己把刀子捅進心窩裡?事實證明有的。世界上有個名為穆提西的少年,印證了這件事。

  曾經有這麼一個名為無畏的少年,在世上活過,然後死去。

  我的喉嚨發出了不明的聲音,斷斷續續,連不出意義。或許是我潛意識裡試圖唸出穆提西的名字,試圖以古老的語言複誦著勇敢與無畏,然而終究只是徒勞。刀口下逃生的比戈嚶嚶哭泣,像是要把我的眼淚一併流掉。這樣也好。

  特羅兒發出了嘖嘖聲。「看到了吧?特蘿兒,別再鬧事了,我們需要這兩個人來幫忙脫離這種窘境。雖然看他們這副呆萌呆萌的樣子,大概也不曉得自己身上發生了什麼事,但總會有辦法弄明白的。現在都停手,再打下去,對誰都沒好處。」

  腿上的傷原本還痛得入骨,現在卻麻木得什麼也感覺不到。艾因斯不言不語,只是蹲下身來,手輕輕撫上我的傷口處,接著我才感到一股十足的暖意覆蓋在肌膚上,是元素。

  我反手抓住他的手,將他整個人拉近,語無倫次地說:「你——元素——穆提西——別管我,快啊!還有救⋯⋯快點啊!去啊!」

  艾因斯安靜地搖搖頭,但我拒絕他示意的眼神,把他撥到一邊去,努力往穆提西的方向爬。「沒關係,穆提西,他不幫忙沒關係,我來幫你。你等著!」

  艾因斯嘆了口氣,我突然身子一輕,被他一把抱起,大步往穆提西倒臥的地方走去。他把我放下以後,我連忙湊上去檢查穆提西的狀況。雖然沒了呼吸,他的身體卻還有溫度,熱燙的血液染滿衣襟,這畫面似曾相識。我轉頭看著艾因斯,求助的眼神卻只換來他的一句:來不及了。

  「為什麼?當初你明明也胸口中箭,現在還不是活蹦亂跳的?為什麼就不試一試呢?」盛怒之下,我脫口而出:「我沒想過你那麼自私!」

  艾因斯愣了一下。「我⋯⋯」

  「他是為了救比戈才這樣做的,他是為了牽制另一半的行動,才會選擇這麼笨的方法。快點救他啊!為什麼不救他?再晚,就真的來不及了⋯⋯」我使盡全身的力氣,試圖操縱周遭濃度已經夠低了的元素,將能量匯聚在那血紅色的中央,但顯然完全沒有發揮效用。

  艾因斯默默佇立在一旁,沒再出聲。彷彿奉愛說話為圭臬的特羅兒,這個時候插了一句:「這傢伙說得沒錯,早就太遲了。妳自己也說了,他的目的是牽制另一半的行動,而這個目的確實達成了。達成的要件是什麼,妳其實很清楚,只是不想面對罷了。」

  「荒唐!哪有那麼荒唐的事!」

  我帶著哭音大聲喊道,手依然不停匯聚著稀薄的元素。

  「為什麼我交到的朋友一個個都死了?為什麼?為什麼我這麼沒用⋯⋯」

  面對死亡,這種巨大的無力感,讓我好討厭自己。無論是被人奪去生命,抑或是在自己抉擇之下終結生命,明明就是與我無關的死亡,為什麼我要這麼憤怒,為什麼我要這麼悲傷,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

  「我真不懂,現在他可以跟另一半在虛無重逢了,不是很值得慶祝嗎?」特羅兒的提問聽起來很認真。「原本那女孩的身體被佔據,對他來講應該相當苦惱吧?現在一切問題都解決啦,就別傷心了——是誰?」

  他的語氣一轉,我不禁抬起頭察看週遭。只見一團黑影朦朧成形,就在我面前緩緩聚攏,起初忽隱忽現,沒多久便具體成了先前與我們纏鬥的黑影樣貌。然而,在場所有人都能立即察覺其中微妙的差異:這道新生的黑霧,氣息乾淨純潔,不似任何其他亡靈,完全不夾帶絲毫怨懟憤慨之氣。

  我茫然凝視著「它」。

  片刻,特羅兒忽然失聲笑了出來,一發不可收拾,甚至笑彎了腰。我大概猜得出他為什麼笑。接著,他馬上印證了我的臆測:「有趣,真是太有趣了!我說這世界上的瘋子還真是多。」

  他好不容易重振精神,站直身子,清清喉嚨,臉上有著捉摸不透的神情。

  「我是說,在場的各位都是瘋子。來向我們的新夥伴打招呼吧!你,叫什麼來著?哦!歡迎你加入我們,穆提西。」

  那道被稱為穆提西的黑影,以某種神秘的方式向眾人展露了困惑。我呆若木雞地想著,啊,是你嗎,穆提西?原來你還在,原來你沒有死。然而躺在我面前的這具逐漸失溫的身體,又是誰呢?我甩甩頭,試圖讓自己的思緒清晰一些。思考,用用腦袋思考一下吧。

  為了牽制另一半的行動,穆提西殺死了自己。他的雙生倒在那裡,死了,所以穆提西一定⋯⋯一定也已經死了才對。雖然,我不願承認這點。可是人死了以後,不是應該回歸於虛無,與另一半會合嗎?那現在在我們面前、以這副樣貌出現的,究竟是——

  「幽靈。」艾因斯喃喃低語。「原來如此,我真該早點想到的。」

  「幽靈?穆提西⋯⋯變成了幽靈?」我喑啞問著。

  「眼見為憑。」特羅兒一臉肅穆地回應,聽起來卻有種嬉鬧的諷刺。「你們這位朋友,真是給我們上了寶貴的一課。現在至少確定了一件事,那就是隨隨便便把自己殺死的話,代價可是很高的。這樣想想,好像確實很合理呢!我說這懲罰。」

  「因為我們,有可能都曾經殺死自己?」比歌也在一旁見證一切發生,此刻用顫抖的聲音說:「你說什麼鬼話?狗屁不通的邏輯。生命⋯⋯是屬於自己的,為此受罰,會不會太沒道理了點?」

  「妳這話說得過份了。別忘了一旦殺死自己,也等同於殺死了另一半。」特羅兒目光深沉,俯身檢查倒在地上,已經沒有生命氣息的穆提熙,語氣出奇平靜,平靜得令人害怕。「妳還不明白嗎?這說得通啊,我們之所以被關在這地底,說不定是因為我們一併殺死了另一個自己。也許這個世界,在指責我們太過殘忍。」

  盯著那團黑影看,我感到頭暈目眩,有點想吐。真是沒道理。雖然乍聽之下有點道理,但仔細想想,卻很不合理呀!假如它是穆提西,我應該為它還存在感到高興嗎?死了,卻滯留在世界上,束縛在這裡度過漫長的歲月。選擇終結生命,選擇終結自己和另一半的生命,而得到這種懲罰,完全不合理,我無法接受。

  「對啊,是不是很殘忍呢?你說說看,穆提西。」特羅兒的語氣很溫柔,讓我覺得毛骨悚然。「你大概跟我們一樣,壓根不記得自己幹了什麼好事吧,來,你這幸運的傢伙!讓我來告訴你:你、殺、死、了、你、自、己。怎麼樣?心裡的疑惑馬上有人替你解答,感覺是不是很好?我們可是等了數不清的時光呢。」

  「別再說了。」艾因斯溫聲制止。

  特羅兒看向他,嘴角噙著微笑。「你知道你其實沒什麼資格說話嗎?」

  「願聞其詳。」

  他朝艾因斯走去,湊近仔細端詳他的五官,不一會兒,才微微嘆了口氣。「沒有另一半的人,是不會懂的。我只是想知道,是你拋棄了她,還是她拋棄了你?拜託你了,教教我們好嗎?」

  在回過神來之前,我已經一拳朝特羅兒的臉招呼過去。由於我整個人幾乎是飛撲上去,他不及閃避,順勢被我壓制在地,高挺的鼻樑底下流出了兩道細小的血痕。

  「該死的混蛋!」我幾乎是把他往死裡打,可能是出於震驚,他只能左支右絀的格擋著。我用盡力氣怒吼:「你們這些幽靈,都一樣!只看見自己的痛苦,只看見自己的悲傷,根本不在乎其他人!你們和坐視你們痛苦的人,有什麼不同?不要老是自以為是悲劇主角好嗎?真是夠了,我受夠了!」

  「安,不要這樣。」艾因斯愣住半晌,才過來制止我胡亂揮舞的拳頭。我的手其實很痛,死命打在特羅兒臉上,我的手也痛得要死。我只感到悲哀。

  同樣與這世界格格不入的我們,依舊在彼此傷害。





(第二章 未完待續)


小後記:

修稿修到這邊有種欲振乏力的感覺⋯⋯就是沒有要大修,但是又有小細節得注意。
話說當初友人糖黑讀到這邊,毫不猶豫地奉送了我這張圖:


來啊來互相傷害啊!!!!!(真的好宅)

今天柏林簡直春神降臨,好暖好陽光啊,中午出去覓食的時候,享受了一陣暖陽。
回家後打掃了房間以及公共區域,吸了地板擦了地板,覺得人也煥然一新。

為什麼我覺得進入第二部以後劇情推進得有點緩慢,是我的錯覺嗎???
害我好想日更三回!!!(然而修稿進度沒那麼快QQ)

謝謝大家的閱讀~祝各位的週末夜晚愉快:)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3917206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5 篇留言

ShARreN
YA ! 我又是頭香,等待鯤姐的筆記XD

鯤姐~小弟沒有催趕您老人家的意思,還是要保重身體,您老可以趁空堂的時候看沒關係~

睡前看這篇,我的心也是揪了起來,不知道會不會睡不著XXD

03-11 23:50

Hsin
雪倫這是嗑了什麼藥嗎XDDDD 接二連三來跟鯤島搶頭香哈哈哈
這章節的內容都比較沈重一點,希望不要對讀者帶來不好的影響QQ03-12 17:28
鯤島囝
我真的還沒到敢說老的境界(驚恐 我這個回合要睡前一波筆記完XDDDD

1.幽靈的問題,是「我為什麼被懲罰以幽靈的姿態困在這裡無法前往虛無」,答案竟然是自殺!因為同時殺死另一個自己!太糟糕了所以懲罰!嗯嗯嗯,有意思,我記得在基督教和伊斯蘭裡面,嚴禁自殺,因為獲得生命是神的意志和祝福,殺死自己是拒絕神的祝福,因為各種苦難病痛想自殺式逃避神的考驗,是瀆神。佛教觀點的話,因為生是為了酬償業報而生,自殺只是結束這一生,還有下一世要繼續酬償,自殺對了生脫死並不究竟,而且殺傷父母給的肉身是不孝,斷送自己在這一世的法身慧命所以禁止。雖然我覺得這個設定無關上述舉例提到的任何一丁點宗教連結,但是卻把「自殺」用「殺死另一個自己」很有份量的帶出來生命的意義,這世界的運行機制幾乎是在告訴大家「生命很重要,不要隨便去死」,但穆提西是為了就比戈而死,我認為這樣的自殺並不是輕賤自己的生命,那份犧牲和勇敢背後的力量已經超越自己生命的重量,就算是這樣也要接受懲罰嗎?
2.如果自殺會變成幽靈,但是安感覺不到安哥的存在。這是否代表安哥連幽靈也不是?所以安哥不是自殺?
3.所以小比戈還沒有被附身?但壞熙又說要解放困在爛身體的同胞?咦,看下章好了
4.「是你拋棄了他,還是他拋棄了你」完全戳到安的痛處哈哈哈哈特羅兒吃拳頭剛好而已LA

好的,我不覺得劇情很慢啊,讓我回想一下
2-1處理完安開始作夢、奇怪卡雙生、比歌原來不是比歌、伏靈井異變、祭典開天窗還死人、前往亡者的世界
2-2目前為止,繼續延續最大懸念「所以安哥怎麼了」,解開卡雙生目的、幽靈真正的目的~~~

恩,我覺得剛剛好,絕對不算慢,也不能說是高節奏,但是有緊湊度,而且目前張弛得宜。

最後我要說,那隻來互相傷害我看好久,是鵝還是鴨?鵝感覺會更大隻一點,我猜鴨。

03-12 00:49

Hsin
我剛剛打好大一串回應都沒了我哭哭哭哭哭哭哭哭哭哭
以下簡潔版

1.我喜歡你對自殺的討論!雖然寫時候沒有考慮到宗教層面,這整個作品承載的理念也或許違逆宗教倫常,反正就是這樣啦我就是寫成這樣,希望讀者不要受到太大的衝擊,或者讀完以後想找我吵架也是可以的XDDD

4.這邊是安開始學習同理他人心情的展現。她說的那段話表面在指責幽靈,其實也在指責活著的雙生,某種程度上也是她在反省過去的自己。寫到這裡我怕我說太多少了讀者詮釋的樂趣,你可以全忘掉啦啦啦~

最後那隻應該是雞????算了我不曉得xDDDDDD03-12 17:42
ShARreN
小弟沒有要跟鯤姐搶頭香的意思啊(惶恐 鯤姐別介意啊~

我覺得關於自殺,讀者跳出宗教這個框架就好了吧。或者Hsin之後的方向可以不要著重在自殺這個方面,可以有其他種死法(我這樣建議會不會很怪啊

讀這類文章對我不會有影響啦,多多益善(誤

03-12 18:47

Hsin
有其他種死法XD

嗯嗯雖然死亡是故事不斷探討的議題,但是並沒有要鼓吹自殺之類的想法,讀者讀到結局應該也會有豁然開朗正面面對人生的力量,應該啦!我希望XD03-12 23:36
Reinaart 列那
本來好揪心!結果看到那隻互相傷害鳥就噗哧一聲笑出來了XD 好令人出乎意料的發展!沒想到穆提西為了救小比戈而選擇終結生命[e36]這好感人啊...說真的如果是小比戈吃便當,我可能還會沒什麼感覺,因為這孩子實在太煩了只會哭(冷血的列那),結果一把把便當搶去吃居然是穆提西[e34]這也更讓讀者加深了角色的印象呢,真是好構思!最後也很喜歡一開始回憶中對名字的涵義放在這章節的巧思[e35]

04-26 21:29

Hsin
比戈愛哭鬼吸仇恨XDDDD
這故事裡的人都滿喜歡吃便當的?大概是因為作者想念便當的滋味(喂)
謝謝你喜歡穆提西名字的典故(歡呼~)看到後面會有更多名字是有意義的喲~04-27 03:17
夯特大大
是你拋棄了她,還是她拋棄了你?
感覺好像很重點。
當初安妹走進湖裡的時候......總覺得有關聯

07-24 15:04

Hsin
夯特是要來競爭孤單伏筆第六感寶座嗎!(並沒有這種東西)07-25 04:46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8喜歡★jennylin1553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達人專欄] 《孤單的世... 後一篇:[達人專欄] 《光與貓頭...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dilo
昂,來當洛的偷摸它吉吧!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22:07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