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6 GP

「房東命苦長篇」房東日記 第五章:三分天下(七)

作者:Onikis│2018-03-09 19:55:41│贊助:12│人氣:73
  戰場風雲起,兵馬血淚濺,千年恩怨仇,現世情義還。
  一場延續自千年前的恩恩怨怨,如今延續到了現代,當年叱吒風雲的兵馬將士們,又會在這文明社會當中掀起何種波濤……並沒有這回事。
  這裡會有的,不是可歌可泣的華麗事蹟,就只是一間普通的公寓當中,住戶們平靜偶爾帶點喧嘩的日常生活──


  時日是悄悄地過去,轉眼間又過了一個禮拜。

  彷彿那場爭奪戰已是悄然傳到了住戶們耳中,讓少女以外的人們看向陸中原的目光,總會令他不自覺地感到背脊一涼,難以猜透帶著溫暖目光的視線,其中蘊含著何種意味。

  在陸中原如往常般的,把送到管理室的信件或包裹,一一送到住戶們家中的時候,今天卻是在劉沛她的房門外,見到了一道奇特的身影出入其中。

  「這不是周小姐嗎?是找小沛有什麼事情嗎?」

  有些難想像劉沛跟周渝間會有什麼關聯,就在陸中原這麼一問,周渝卻是先探頭看了下房裡,緩緩退出了劉沛房間並悄然關上房門後,這才向他打著招呼。

  「劉沛她們三個正在作我出的題庫。如果你是想問我為什麼會來這裡的話,那答案就是我在監考。」

  「監考……」

  總覺得這回答似乎沒有解釋到什麼,周渝卻又像是說明了不少東西似地,一臉不以為然的神色,讓陸中原剎那間不曉得該做出什麼反應才好。

  「這不是房東先生嗎。是要來找學姊她們,還是說來刺探敵情的?」

  這時,半途殺出的救星看似沒有絲毫的解救之意,反倒是諸葛涼這句話,令周渝的眉間不禁一挑,望著陸中原的眼神頓時帶著些許的距離感。

  「什麼刺探不刺探的,不要說得好像我是誰派來的間諜好不好。」

  陸中原無奈的回過頭,迎向了諸葛涼一派輕鬆的神情。

  只是諸葛涼似乎不打算把注意力停留在陸中原身上,只見她穿過了陸中原身旁,並把手中那疊影印紙交到了周渝手中。

  「我已經搞定了。說好的事情已經做到了,可以讓我回房裡去了吧?」

  「辛苦妳了。上次說好的遊戲,我找時間再叫孫澈拿給妳。」

  總覺得這兩個人之間的對話,似乎隱藏著一段不為人知的交易,陸中原眼神中不難窺見些許的疑惑,把視線注送到了周瑜手中的白紙。

  「你們兩個該不會聯手,一起對付小草……茵茵了吧?」

  此話一出,周渝跟諸葛涼神色間略顯詫異,相視一眼過後,這才緩緩地解釋了。

  「聯手,是有些言過了。對我來說,幫助小泉拿到最好的成績,就是唯一的目標──我想小涼也是相同的目的,但支持的人不同。」

  「本來這件事情,就沒有明訂什麼詳細的遊戲規則。至於我,只不過是接受了一件看起來還不錯的交易,把共同科目裡面的重點做個整理而已。」

  語畢,諸葛涼或許覺得沒辦法這麼簡單就讓陸中原接受,從口袋裡拿出了一個隨身碟。

  「資料就放在裡面。如果房東先生覺得曹學姊那邊會接受這份重點,改天記得要還我就好了。」

  盯著諸葛涼手中羽毛造型的隨身碟,就算陸中原真的把這玩意交給了曹茵茵,多半她也不會輕易的接受。

  看到陸中原遲遲沒有伸出手來,且始終未見其有所釋懷的神情,周渝豈會猜不透他心中的困惑?

  「重點整理這種事情,本來應該是我要幫小泉做的。可是講到期末考,我自己也要花點心思跟時間來準備,總不能因而誤了本業的功課。所以在非常不得以的情況下,才會找上這個不用考試的閒人,交換點條件來換這份資料。」

  講到閒人這兩個字,諸葛涼臉上倒是沒什麼變化,看樣子諸葛涼也是有所自覺。

  周渝語氣間不經意吐露出了無奈,陸中原這才猛烈想起,周渝可跟自己不一樣,她在江東體大那邊的立場,可是跟成績重於實測的孫澈完全不同。

  若不是陸中原自己已經有好一些時間,跟考試或功課這種事情無緣,再加上談到江東體大的話,孫澈給他的印象太重,陸中原也不會忘了周渝在孫芊的管理底下,是屬於理論派的一群學生。

  「我這裡換到的就是大學裡面採用的體感遊戲。還有就是在準備資料的這段時間裡面,拜託周小姐幫忙盯一下劉沛學姊,不要讓她們趁我不在的時候,就開始打混摸魚了。」

  當諸葛涼一說完,還往劉沛房裡看了一眼,卻是在見到劉沛、關語跟張妃三個正埋頭在手中的模擬卷時,不解地望了周渝一眼,眼神間看似正問著她到底幹了什麼好事。

  話至此,陸中原總算是理解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才會讓周渝開始監督起劉沛的功課,以及為何諸葛涼手上會拿著一份看似替孫泉準備的講義。

  原來這都只是他的操之過急,才會引發了一次的誤會。

  然而,當陸中原這準備要道歉的時候,卻是周渝先低下了頭。

  「雖然很不情願,可是我還是找了別人來幫忙,造成了房東的誤會,算是我的不對。」

  「不……這個……該怎麼說,是我片面說了那些話,反而讓妳們覺得不舒服,該道歉的是我才對。」

  「那些怎麼樣都好,我可以回去了嗎?呵啊……」

  大辣辣地打了個呵欠,諸葛涼好像對眼前的對話似乎已經失去了興趣,把注意力的重心已經完全放在房間裡那套柔軟的床鋪上了。

  「說到這,妳是不是又熬夜了。之前不是已經跟妳說過,玩遊戲要適可而止了。不好好遵守規律的生活,如果造成了生理時鐘的錯亂,是導致內分泌失調的元凶。如果再這樣下去,到時候……」

  一看到諸葛涼這副德性,頓時就觸動了周渝身為運動保健學者的那條神經,隨即就是一連串關於「生活習慣的重要性」的長篇大論脫口而出,害諸葛涼雖然臉上仍是副平靜的神情,卻是不時地把視線投往了陸中原這,希望他能伸出援手來解救這十萬火急的難題。

  「那個……小涼?記得昨天從你爸媽那邊送來了入學通知,有一些文件需要馬上處理的,不要忘了跟家裡連絡一下。」

  「說起來,好像是有這件事情……」

  此事為真。

  雖然以前周渝也曾因為看不下去,而當場發表起長篇大論,可是如果隨便說出個藉口,陸中原心裡也過意不去,所以才會想了個退路,讓諸葛涼得以有條求生之道,避免被周渝出自於關切的叮嚀所掩埋。

  就在諸葛涼找到了理由而離開之後,周渝先是深嘆了口氣,又是對陸中原道了聲歉。

  「明明就知道講這種話,不是每個人都能聽得下去。可是一看到別人不注重自己的身體跟健康,我實在是看不下去。」

  對於她的自責,陸中原一時間也不曉得該怎麼安慰,只能要周渝不要在意,而他這裡也會多看著諸葛涼一點,讓她不會過度沉迷在遊戲當中。

  「非親非故的我說這種話,實在是沒有立場。可是憑她的才能,如果有意願的話,我隨時都可以親自去拜託校長,準備一個跳級入學的名額。」

  偏偏就是把時間都放在遊戲裡面,真是可惜了──周渝惋惜地補了這句話,可見她對於諸葛涼的私人生活有許多的怨言。

  也的確,憑諸葛涼還只是個國中畢業的學生,就能夠反過來指導劉沛她們的功課。

  雖然諸葛涼本人宣稱,歷史地理方面的問題,歷史題材改編的文字遊戲裡面所蘊含的資訊量,可是比課本還要詳細好幾倍;而數理這方面來說,經營或冒險遊戲當中所使用的計算公式要來得更加複雜;更不用說化學、物理等內容,更是推理、模擬類遊戲必備的項目。

  可是,就算是死忠的遊戲迷,卻不一定每個人都能像她那樣可以學而已用。

  「一方面,我也擔心如果她真的接受了我的邀請,會不會把選手當成遊戲人物一樣,隨便的安排訓練項目。每個選手都有他們的習慣跟生活,可不是跟遊戲那樣,搞砸了還可以讀取之後再重來什麼的。」

  言語間,不難看出周渝對諸葛涼在心裡面所抱持的一分執著。

  周渝珍惜著諸葛涼在遊戲中所培養出來的才能,但卻又暗自對她選擇了遊戲而非專業這件事情,心中懷抱著一絲的不滿。

  「總之,小涼那孩子跟小泉的事情,就請房東多多關照了。」

  說了這句話,周渝回到劉沛房裡核對題庫的答案。

  在旁看著周渝解說著答錯的部分,並針對弱點項目給予了不少的建議,陸中原對她口中的「看不下去」,實則對他人的體貼與細心感到十分佩服。

  就算偶爾會有那麼點失控的地方,但這部分卻又跟孫澈那種雜亂與規律間維持著微妙平衡的個性,可說是相符相映的一對。

  似乎又更理解了周渝一些,同時也對劉沛連連發出的悲鳴感到一絲的愧疚。

  好歹是親近的表親,卻要麻煩諸葛涼跟周渝來看照功課,陸中原雖然已經有了個曹茵茵,但心底卻是開始盤算起,是不是該撥點時間到劉沛身上了。

※※※

  夜裡,雖然今天不是家庭教師的時間,但陸中原還是敲響了曹茵茵的門房。

  『……是中原嗎?有什麼事。』

  或許也是熟了,順著那敲門的韻律,曹茵茵的聲音隨即從房中傳出,看似已然辨出這名夜半來訪者究竟是何人。

  走進了曹茵茵的房間裡,陸中原看到她坐在書桌前,桌上擺著各式的筆記與抄滿重點的課本,不難看出她正埋首於期末考的準備中。

  今晚前來拜訪的理由有二。

  其一是關心這陣鮮少外出,大多時間都把自己關在房裡的曹茵茵,擔憂她在課業與學年代表的工作,會不會在加上了考試這項重擔後,在沉默當中就此被壓垮了。

  再者。

  「小草,有件事我想了下,還是決定跟妳說一聲比較好。」

  就算實質上,諸葛涼跟周渝之間並沒有聯手的關係,但這層利益交換的經過,陸中原還是覺得有必要得跟曹茵茵說一下。

  不料,就在他盡可能地保持在中立的立場,向著曹茵茵解釋完前因後果,卻是得來了她眼神間毫不掩飾的不快。

  「就這種小事?」

  「這、這……我只是覺得,好像有點責任還是什麼的,跟妳說一下會比較好。」

  「是嗎。那,我知道了。」

  彷彿毫不在意陸中原所說的話,曹茵茵看來是隱約間下達了逐客令,害陸中原有些不知所措,不曉得該怎麼接著說下去。

  也是捕捉到了陸中原臉色間的慌亂,曹茵茵闔上了手中的筆記,從書桌旁站了起來,替自己倒了一杯清神醒腦有其功效,可緩解腦袋因用功過度而引發頭痛的冰涼青茶,這才在一聲嘆息過後,正視起仍站在房內的陸中原。

  「如果中原你今天跑來找我,是因為她們兩個只要聯手,就可能會讓我在這次的打賭中輸掉的話,那我就會生氣的趕你出去。」

  「不,我沒有這個意思……不完全是。」

  「倒不如說,就算劉沛跟孫泉這兩個人真的聯手,就憑她們教學進度或是考試範圍的不同,就能讓這支臨時組成的雜牌軍自亂陣腳了。」

  曹茵茵語氣間的冷靜,以及在縝密分析下散發出的自信,就足以讓陸中原覺得心中的擔憂,全然都是杞人憂天罷了。

  「這樣就好。就是妳啊,先把自己的事情搞定再說,不要為了別人又把自己搞垮了。」

  看著桌上那幾本零散的筆記本,其中不乏畫著莫名的魔法陣,或是寫滿了難寫的奇妙文字,雖然陸中原並不清楚那到底是夏侯鴛還是夏侯敦的,但可不要哪天新聞報導著,某私校女學生在上課途中召喚出了哪門道上的魔神。

  解讀了陸中原視線望向書桌的用意,曹茵茵臉上也是乍現一絲的尷尬,但這分錯愕僅維持片刻,隨即便消逝於少女的面容之上。

  只見她以掌底揉了揉太陽穴,輕呼出了口蘊含不少疲勞的氣息。

  「沒事的話,我還想再看一下書──放心,我會拿捏好休息與用功的時間比例。」

  許下的承諾,一方面是不希望陸中原操起不必要的心,亦是感謝他告知周渝和諸葛涼那檔事,雖臉色間仍浮現著些許疲態,但在曹茵茵臉上綻放的笑容,可是陸中原的一劑強心針,更加理解了她的確是個能夠獨立自主的女孩。

  「這樣就好。雖然說搞到現在這種局面,我不方便給誰太多的幫忙。可是如果功課上有問題的話,我這個家庭教師可是很樂意在考試準備時間,來個不給薪的額外加班時間哦。」

  「有必要的話,我可是不會客氣的哦?」

  「呃……還望小草小姐手下留情了。」

  「真是的……」

  兩人玩笑了幾句,看得出陸中原今晚的來訪,曹茵茵的確在精神壓力上舒緩了不少。

  在退出房門的片刻,陸中原從門縫中望了眼,已經回過身又開始替夏侯兩姊妹整理重點的曹茵茵,望著她專心地交錯翻閱起課本與自個筆記,陸中原的身形是頓了下,但最後僅小聲地道了句晚安,隨即悄然離去。



To Be Continued…


  寫熬夜那段的時段,真心覺得有很在打自己臉的感覺。Orz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3914479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2 篇留言

吳旻( °∀°)
恩......我彷彿看到了聯軍

03-10 11:41

Onikis
蜀吳抗魏咩。XD03-10 13:22
怒目少年
請問…陸中原的原型是“中原”嗎?

03-23 23:53

Onikis
就是逐鹿中原,所以叫做陸中原。XD03-24 00:38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6喜歡★goliyo00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房東命苦長篇」房東日記... 後一篇:「房東命苦長篇」房東日記...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Battery13在座的各位
我家小說更新囉!(拍手 有甚麼需要改進的記得說喔看更多我要大聲說4小時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