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3 GP

[達人專欄] [奇幻長篇]殺手與魔法使—「列坦尼的王儲們」(一)

作者:遙久│2018-03-09 01:37:37│贊助:6│人氣:351

前情提要

      來自地球的殺手密斯特在執行班傑的暗殺任務中被神秘裝設吸入了異世界「蓋利亞」,現身處在名叫「列坦尼」的島國中。

       在村長救命恩人巴利奴的委託下拯救了尋找哥哥的少女魔法使桑妮,並聯手擊敗了反過來襲擊他們的巴利奴。

      之後他們得到在革命黨中工作的穿越者柏迪亞的救助,接著他倆便分道揚鑣。桑妮為了尋找線索而參與了革命黨突襲地下要塞的行動,在完成革命黨的委託後便被革命軍總隊長夏爾暗算捉走。同時密斯特自行潛入地下要塞,得知到班傑已被殺後和憲兵團長艾奇遜大戰一場,負傷脫離時重遇並救走被革命黨挾持的桑妮,倆人最後前往首都路頓與柏迪亞會合。



       剛過冬至,列坦尼的首都路頓終於下起微弱的初雪,在街道上形成一層薄薄的雪層,幾只渡鴉飛越了鬧市中心的運河,停在聳立在河邊的時鐘塔的簷篷下清理沾雪的翅膀,直至龐大的分針搭往了「十二」那格,低沉而震耳的鐘聲把渡鴉都嚇得雞飛狗走,分飛至塔下的灰白色的哥德式建築群。

       建築群其中一邊連接河畔,飄雪漸漸地把灰瓦色的塔尖染成雪白,數輛裝潢華麗的馬車在正門的牌坊前整齊地停下,下車的都是穿上正統服裝的貴族和軍官,他們都因上星期發生的事而神情凝重。

       被著白色被肩的艾奇遜從一台印著獨角獸紋章的馬車出來,臉上還貼著藥布,手撐著拐杖蹣跚地跟著大隊前進。

       『你看連西敏家那小子都傷成這樣…...』

       『輸成這樣還有顏面來,簡直是貴族的恥辱….』

       『殊…小心被他聽見。』

       艾奇遜早已對閒言閒語習慣了,但他還是向對他冷語的人凌厲一瞪,令他們立刻合口裝作若無其事。

       「喲! 小艾!傷還好嗎?」一把中性的聲線從後呼叫他的乳名,載著皮手套同時搭上了艾奇遜的肩。

       「帕梅拉,我說了多少次,不要再叫那個名字。」艾奇遜把手撥去說。

       「那麼久沒見一來就這麼冷淡,枉我那麼擔心你。」帕梅拉﹒溫莎也跨一步與他並排,她穿裝墨綠色的輕裝,胸甲鑄上了一條飛龍的圖案。中性打扮的她留著柔順茶色的短髮,微褐的臉頰上散佈著少許日曬留下的雀班,淺啡色的瞳孔映照著艾奇遜毫無表情的臉。

       「不用擔心。死不去。」

       「一條加護加上急速治癒代價可不少呢,我才不想看見我老友英年早逝哦。」

       「你還是該管好你自己。你應該知道再失去了殖民地會有怎樣的下場吧。」

       「嘛…」帕梅拉吐吐舌,露出一副無可奈何的樣子攤手說「船到橋頭自然直吧…反正守不下去,不如回來幫忙打反賊吧。而且上面好像也要我們回來了,去收拾你們的爛攤子。」

     「待會報告時你態度還是這樣,當心腦袋不保。」

     「知道了。我又不是白痴。」

       這句話艾奇遜不予置評。從小到大,他看著帕梅拉由淘氣的小女孩當上皇家龍騎兵隊的將軍,但她做事輕舉妄動,說話不經大腦,能夠上到高位也只因世襲制度而已。

     「我還真是好奇,究竟是誰把你打到落花流水,想不到叛賊方還有這樣的人馬。」

     「他們不強,只是天時地利問題而已。」艾奇遜回想那頭不明來歷的「怪物」,若不是有革命軍的阻撓,他早已為下屬報仇。

     「強也好、弱也好,現在你也夠慘了。下屬全數陣亡,克圖魔水晶也被奪去了,希望處罰不會太嚴重吧。」

     比起這個,艾奇遜比較擔心革命軍搶奪魔水晶究竟是為了什麼目的。

      「不過他們取得了魔水晶也搞不出什麼花樣來,」温莎以輕鬆的口吻回應艾奇遜的心聲「我們已經在兵力上勝了一籌,就算他們要用在光魔導炮上,我方也有最後的殺手鐧。」

      最後的殺手鐧嗎?以敵方滲透能力,連我們貯藏武器的地方都知道得一清二楚,我們有著何種對策他們該早知道。

      艾奇遜此刻心裡沒底,自地下要塞事件之後,他更確定這班反賊不是單純一班對皇室有著怨念的烏合之眾,背後一定有著更龐大勢力,至於是外敵還是內奸,找出這問題的答案就是他的工作——作為憲兵的工作。

       寒喧過後,他們在哨站前停下,向御林軍展示了鑄有家徽的章便獲得通行,莊嚴的氣氛讓他倆沒再交談,與各路軍官臣子一同安靜進入了國會大樓,參加對革命黨的戰略會議。

*

       離時鐘塔約十公里外,突然其來的微雪也同樣在這平凡的住宅群上降下,但也無阻街上市集的運作,叫賣的聲音穿過了每家每戶,喚醒了坐在椅子上半睡半醒的密斯特。

       安逸的早上讓他不太習慣,沒有車子的嗚笛,沒有街童們踢球的擾攘,沒有新聞主播的話語,換來的是異世界語言的吵鬧聲和低沉的馬蹄聲,還有熱油在鍋上發出的滋滋聲。

      「密斯特你醒來了嗎?早餐快好了!趕快梳洗吧!」桑妮的聲音從樓下傳出,陣陣引人垂涎的油煙味道傳入密斯特的鼻子,隨即而來的空腹感打響了他緊縮的胃囊。

       密斯特爽快地穿上了衣服步出了房間,赤腳走過木製樓梯到一樓,看見廚房中穿上圍裙的桑妮手忙腳亂地煎煙肉,數天前她差點把廚房燒掉的畫面不禁在腦海浮現,而現在她身旁有著柏迪亞的老婆安娜指導他才沒有阻止。

       在另一角落的房間便是廁所,裡面有一塊水銀鏡,一個蓄水缸和木製馬桶。他在水桶舀點水嗽口,拿起豬毛刷子隨便地刷起牙來。讓密斯特感到出奇的地方是,即使這世界科技水平落後,抽水馬桶還是有被發明出來,而且城市中每戶人也有,同時地下污水系統也十分完善。他聽柏迪亞說,這世界也是有經過瘟疫肆虐的時期,因此在公共衛生範疇上也算貼近現實世界。

       「早安。」睡眼惺忪的柏迪亞在門外拿著牙刷等侯,密斯特也趕快地完成梳洗讓他好好整理自己儀容。

       這時,料理已準備好了,食桌上安放了五份英式早餐——炒蛋配培根加吐司配牛奶,除了有點焦之外,其實賣相算不錯,不過最吸引密斯特的還是那一杯鮮奶。

       桑妮早已脱下圍裙坐著等侯,並為自己終於烹調出「能吃」的食物而沾沾自喜,展露出滿意的微笑。

       腹大便便的安娜在桑妮旁邊坐下,並把懷中牙牙學語的幼子坐置在旁邊墊高了的椅子。雖然現在她面形有點顯胖,但還看得出來曾是個柳弱花嬌的美女。

       這時柏迪亞也梳洗好來到食桌。信奉拉得維教的安娜在開餐之前引領眾人合眼祈禱,感謝上天賜予食物並祈求祂潔淨這些食物。

     「奉神之名而求,啦門。」安娜的禱文終於唸完,眾人也開始享用眼前的美食,也開始每天的閒話家常時間。

       密斯特埋著頭吃沒有參與,早已吃完的他看著安娜和柏迪亞正協助自己的兒子笨拙地叉起蛋碎往口裡送,而桑妮則咪起眼睛期待著密斯特會喜歡她的得意之作。

       密斯特注眼目前的幸福光景,不禁令他以為上星期的血戰彷彿沒發生過一樣。這種安逸曾是他追求的目標,但他想共同渡過這時光的對象已經不在人世了。

     「珍惜現在的時光吧,畢竟人生無常。」柏迪亞大概因看到愁著眉的密斯特就感概地說出這番話。      密斯特沒有說話,只是喝了口牛奶表示同意。

     「我們這幾天也打擾你們的生活了,真的不好意思。」這時桑妮曲曲身子道。

    「不會不會,我還真的謝謝你們把我老公帶回來。」安娜回道。

     「呃……應該是我們搞砸了你們在革命黨的事業吧……」

     「不會,幸好你們及早揭穿了夏爾的真面目,我還真想不到他原來是個這樣的人。」柏迪亞回想到以往與他們並肩作戰的日子不禁打了個顫。

       只是你不夠覺悟而已。

       密斯特在心裡暗忖。他回想起數天前告訴柏迪亞在地下發生的事時,柏迪亞終於認清了革命軍的真面目,自此他就決定脫離革命軍,轉而投靠城內温和改革派,而且重操替貴族看病的故業。而身為改革派貴族的女兒,安娜對他回來沒有很大反應,就像早料到他會失敗一樣。

       這也令密斯特放心繼續留下,因為柏迪亞這種人最好利用。

       寒暄在柏迪亞兒子完成他的早餐時結束,餐具由桑妮負責清潔,她執起魔法棒念出幾句咒文,隔空控制碗碟漂浮至小木桶上,一顆晶瑩的水球從木桶升起把碗碟沖洗乾淨。

       密斯特一開始會為這畫面感到詫異,但現在他已司空見慣了,畢竟在充滿魔法的世界,人們會這樣偷懶也是正常不過。

        「密斯特,我來幫你換藥了。」在他身後的柏迪亞手執藥包說。

       密斯特點頭道謝之後脫去上衣,矯健的身軀貼滿大大小小的藥布,還有各式各樣的舊疤,桑妮每次看到心也不自覺地酸起來。

      「傷口的癒合情況還不錯,再過兩至三個月該會穩定下來,」柏迪亞揭開他腹部最大的藥布說,幼幼一劃的橫切的傷口現在已經被粉紅色新生的結締組織覆蓋住了「這一刀雖然貫穿了你的身體,但幸運在沒有傷及重要器官,而且切口比手術刀還要乾淨,所以才能好好癒合,你該向你的對手好好道謝了。」

      密斯特皺皺眉,問︰「三個月太長了。桑妮,那些綠色水晶還有嗎?」

      「都給你用光了,你還是好好休息吧。」桑妮在廚房叫道。

       「哪兒可以買?」

      柏迪亞這時插口說:「我勸你別想了,那治療魔法只是應急而已,也是需要休養。而且我必須告訴你,那魔法是有副作用的。」

    「你是說減少壽命的傳聞嗎?」已完成手上工作的桑妮走來說。

     「不是傳聞,這是我近年的研究和統計得出的結論,短期內使用大量和急速的治療魔法的人平均壽命也比較短,其實很多國家的上層也有人知道,但沒有對大眾公開,怕公開了的話沒有人會再為任何軍隊效命。所以我在革命黨時也不鼓勵別人用治療魔法,只是沒人信我而已。」柏迪亞嘆了口氣。

     「為什麼?我以前的學院研究了很久都沒找到關連性,原因呢?」

     「治療魔法原理是利用外在能量去刺激受損地方細胞增生,細胞分裂次數過多,遺傳物質也會產生變異,自由基也會大增,說到這裡,我想老兄你也想到答案了。」

     「癌症。」密斯特想不到抽象的魔法也涉及精密的科學,同時他回想起被炸傷的劍士用了回復魔法強行極速治好自己,他不禁對劍士產生一點敬意,有這樣的覺悟的難纏對手他已很久沒遇過。

       「Bingo!」柏迪亞噠了一下手指「就跟暴露在輻射一樣,低量和偶然使用身體還能受得住,高劑量和長期使用就有一定的危險性。你這個月裡至少有三次受過強力的治療魔法,所以我不建議你再用了,這世界是沒有免費午餐的。」

      聽了一堆專有名詞,儘管桑妮面上掛了一堆問號,但她沒有像當初瘋狂發問,而是默不作聲的咬著下唇。

       「……對你來說,應該是魔法的一種吧。是嗎,密斯特?」柏迪亞把球隨手便扔去密斯特手上。

       密斯特無奈地癢癢面上結痂的切痕,正想著如何糊弄過去時,桑妮已率先開口。       「我回去忙事情了,你們聊得開心點吧。」桑妮帶著鬱悶的眼神把視線轉到別處,然後轉身到樓上去了,只剩密斯特和柏迪亞在客廳呆呆對望。

      「老兄,我想是時候要跟她好好談談了。」替他處理好傷口的柏迪亞把工具收起說「不,是我們三人也該好好坦白,假如我們還要合作下去的話。」

       說罷,柏迪亞便起行去看診,臨行前不忘在妻子面上印下再見一吻。

       密斯特回到客房,沒法進行日常鍛練的他枯燥地獨自坐在窗旁。斷掉的線索、沒法看清的前路、趕不走的腦中亡魂,千千萬萬煩悶的思緒如同眼前的飄雪不斷堆積,沒法剷去,沒完沒了。

       直至他注意到藏在街角的監視目光。


*

*註1:以魔水晶內含的魔力一次釋放,化成光能將目標範圍全數破壞的兵器,稱作光魔導炮。有著比傳統火藥的炮彈更高的破壞力,唯二的缺點就是耗能太大和施術裝設太大,通常用在攻城戰破壞城牆和大範圍殲滅敵方軍隊。

下一章


作者廢話

HI,又很久沒見了。當社畜寫小說還真的有點慢,原本這篇早就寫好了,但整個二月下旬都在忙公司的事,到最近才忙完對好稿發文,又讓大家久等真的不好意思。這是小弟當上達人的第一篇文,雖然我一月已經申請了,但整個二月都沒時間發文,感覺好像浪費了達人的機會。在此亦歡迎一些新讀者,如果你們看得一頭霧水可去我小屋由第一卷開始看。
最後希望各位喜歡這系列的話可以給個GP支持並訂閱小屋,有任何感想意見也歡迎提出哦!謝謝大家~~~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3913880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殺手|異世界|奇幻|魔法|軍火|穿越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3喜歡★jackyiu1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隨筆]年... 後一篇:[達人專欄] [時事短篇...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kevinkag02喜歡hgame的人
台灣國產3d hgame歡迎點入小屋看看哦看更多我要大聲說1小時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