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19 GP

《孤單》創作日誌:手寫的冷氣不冷

作者:Hsin│2018-03-08 05:46:50│巴幣:56│人氣:185

女孩在沙灘上奔跑,她清亮的聲音唸道:
沙子是死亡,海水是生命。

我裸足踏在曬得發燙的沙上,
浪花拍打過來,把腳底的沙一併捲起帶走。

女孩彎下身,手按在膝上,仰頭看我,盈盈地笑。
海在她身邊捲走沙。

這畫面留在我腦海裡久久不褪。






  手寫的冷氣不冷,夏日的萊比錫又悶又熱。即使如此,我還是伏在案前,一字字敲打著幻想世界中的寒冷氣息,好像這麼做就可以回到台灣各種強力放送的冷氣房一樣。

  我最近老是作著蒙太奇的夢。夢裡,各種熟悉與不熟悉的臉龐,現實與虛幻世界的面孔,交錯著馳騁在夢土上,背景偶爾是艷陽,偶爾是閃電雷鳴,擊中我讓我瞬間變成一顆千年眼(是的就是貝卡斯的千年眼,不要問我為什麼,我連俏如來的臉都夢見了,夢中世界沒有不可能)。

  小說裡的角色可以不作夢,人可不可以也不作夢。有時候我真討厭作夢,但是夢境總是蠶食著我的夜晚。

  那天晚上久違地窩在被子裡哭,哭得我自己也莫名其妙。常常在想時間要拖著我的回憶走多久,才肯走出深埋在腦迴裡的神經迴路;又或者時間只是把回憶的根愈紮愈深,紮到夢裡,紮到現實世界的倒影裡,令我每夜都溺斃,再狼狽不堪地醒轉在陽光美好的清晨。

  今天圖書館的空氣特別窒悶,在我斜對面拉開椅子坐下的高大金髮男子,相當友善地飄逸出刺鼻的體味。我聞著有些作嘔,就算沒有胃口,還是收拾東西到了一樓的cafeteria,隨便買了麵條沙拉跟一杯黑咖啡,就著窗臺階梯坐下,捧著筆電,邊吃邊寫小說。

  我不知道我為什麼想寫小說,可能是因為論文到了該收尾的階段讓我很煩躁,覺得自己該有產出卻沒有讓我感到很失敗,也有可能只是純粹覺得胸口悶,胸口悶就是該寫小說。縱使今天寫的故事讓我愈寫愈悶,愈寫愈心痛,我還是自殘式地把刻寫文字的筆用力戳進腦區裡,翻攪著反覆思索過的那些痕跡,扯出來,逼自己再讀一遍,再讀一遍,再讀一遍,再讀一遍。

  跟我對話,跟我辯證;給我證據,說服我,告訴我意義。
  生命沒有意義,生命本身沒有意義;死亡沒有意義,死亡本身沒有意義。

  有時候我覺得很多事情很無謂,像是寫小說。每個人寫作的理由都不同,有人為自己而寫,有人為讀者而寫,沒有孰優孰劣。但我有時候想著,我是為誰而寫,會不會其實我是為了死人而寫,但想想這好像又沒有什麼不好。

  我好希望說故事能為生命帶來一些正面的能量,縱使過程血跡斑斑,縱使故事的基調其實並不輕鬆愉快,但我真想好好將它說完。寫作的我其實並不快樂,很多時候我將筆刺進心上很軟很脆弱的地方,但是我知道我需要寫,就好像太宰治說寫作是一種義務一樣。


義務的行使,不是普通小事。但是,非做不可。
為何而活。為何寫作。對現在的我而言,我只能回答,那就是為了盡義務。似乎不是為錢而寫。似乎也不是為快樂而活。

(太宰治,《離人》)


  看完《人間失格》,才發覺人果然會受喜歡的作者影響,戒之慎之。愛惜生命,不要隨便自殺。



(初次發表於2017/6/21)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3912923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4 篇留言

阿澄
我也覺得生命沒有意義 可能需要遇見一個可以帶給我意義的人吧

03-08 07:23

Hsin
我覺得~意義大概是每個人要自己去創造出來的吧!
當然生命中遇見的人,也可以是連結意義的重要原因~~03-08 23:17
靜月名
當自己開始提筆而寫時,我是為自己而寫
當自己開始為了故事而寫時,我還是為了自己而寫
當讀者開始為了故事而敲碗時,我依然為自己而寫

只有自己才知道故事長什麼樣子
只有自己才知道讀者喜歡自己什麼樣的文糧

文青一波隨意回 =w=

03-08 12:44

Hsin
我覺得能秉持為自己而寫的初衷,是一件遠比想像中艱難的事呢。
至少作為一個創作者而言,我覺得自己很貪心,想讓更多人透過故事得到自己想傳遞的訊息。然而這又要陷入如何吸引讀者,以及如何堅守自己的想法的無限迴圈了~

文青是件很潮的事:D 03-08 23:19
鬼才
人類真的是很有靈性的生物,會被"為何存在"這件事情深深困擾著
寫作可以是抒發,也可以是一種活著的象徵

有些人對於寫作的執著甚至傷害到自己,我只能嘆息了

03-08 18:05

Hsin
為了杜絕所有煩惱的根源,真應該倡導切除前額葉的手術(額?)

對寫作的執著啊,我覺得寫作真的是雙面刃,對我來說啦。雖然寫的當下可能並不好受,但是寫出來以後,卻又有神奇的治癒能量。我想可能要學習的,是懂得如何拿捏其中的比例吧。

但話說回來,創作者真的千百種呢。我就覺得鬼才和鯤島的寫作方式,是非常有規劃及紀律的,這種方式我認為非常健康,而且也能創造出嚴謹又精彩的故事:)03-08 23:22
鯤島囝
寫作就只是因為想寫,目的即理由?這篇看下來給我這個感覺,就算是這樣也已經夠充分了不是嗎?想要帶出正向能量就帶看看,辦不到的話也不用勉強。雖然常看你說寫作痛苦,可是我又意外的發現這好像是讓你自在的方式?不妨就這麼幹下去嘛。而且我猜你現在修到第二版,目前回收的樂趣應該是累加在初版之上?。W。

那時候提到生死都沒有意義,現在不知道你有沒有新的答案了呢?或者還沒有也無妨,反正我覺得,人生有很多事情不見得追尋得到答案,但在找的過程就像壯遊、或者其實沒在找,那就像流浪,都是旅行,而你恰好是很能享受旅行的人,安捏馬金促咪。


鬼才的規律和計畫性才是讓我嘆為觀止,我真的是因為過動毛躁,才要用那些詭異的紀錄讓我不會衝到人行道還是逆向之類的。不過我確實是因為有樂趣才寫作,讓我覺得沒樂趣的事就不會做。所以說不定還是最適合自己的方式,創作出來的作品是最滿意的?:)

03-09 00:37

Hsin
不知道欸xDDDD 老實說當初謝這篇並沒有乘載什麼中心思想,就真的像倒垃圾一樣把爛心情全都揉成字塊。我真的很少寫什麼血腥暴力場面(我的武戲僅止於拳腳相接,或一點小小皮肉傷XD),但是那時候可能也因為論文壓力,整個人都怪怪的,寫個東西都像自殘:p

那時寫到了生或死「本身」都沒有意義,老實說我還是這麼覺得。意義是主動追尋串連出來的,而我獲致意義的方式,大概就是寫作吧。所以你說寫作是讓我自在的方式,其實也蠻對的。

修稿的時候跟寫初版的確很不一樣,可以站在稍微客觀一點的距離修改文句,軟化、潤飾原本有點粗糙又劇烈的意象。但可能也跟故事的基調很有關,如果不全心進入那個場景,投入在角色的心境裡,我好像就沒辦法真正把感覺寫出來。副作用蠻強的,改到情緒高張處的當晚都會睡不好,做特別奇怪的夢,這時候真的就要拿捏修稿的步調,不然再加上白日的研究,怕腦袋會太早壞去XD

之後我真的想要試著寫一些溫馨治癒向小品啊QQ 把自己掐太死了真的不太好的說~03-09 02:36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19喜歡★jennylin1553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達人專欄] 《孤單的世... 後一篇:[達人專欄] 《孤單的世...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oceanluckyALL
對泥雕也有興趣的話,歡迎來我的小屋一起交流心得喔~!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21:57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