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7 GP

[達人專欄] 《孤單的世界》其二/第二章:因為抉擇的重量(2)

作者:Hsin│2018-03-08 05:35:22│贊助:14│人氣:460

  我睜開眼睛,覺得自己在作夢,於是把眼睛用力閉起來,再打開。

  眼前開滿了花,冰晶結成的花。那些花朵有大有小,形狀各異,有高有矮。有的花瓣的尾端岔開,有的圓潤飽滿;有的成叢成叢地開,有的孤高地立於眾花的簇擁之中。可惜因為是冰晶,花朵再美也沒有自己的色彩,然而正因每朵花都是透明的,卻也在光芒照耀之中折射出萬千色澤。

  我躺著,一動也不動,這幅壯麗景象讓我幾乎忘記呼吸。讚嘆的同時,也有種詭異的抽離感,彷彿面臨著的是多麼怪奇的現象,我一時之間竟也說不上來。直到我聽見腳步聲從耳際傳來,由遠而近,而眼前的冰晶花海反映出了移動的一抹身影,我才理解了那股異樣的感覺從何而來,頓時感到一陣頭暈目眩。

  「妳沒事吧?」

  那個人彎下身來,像是在檢查我的狀況。一般來講,當人彎身的時候,都能看見影子罩在身下,反過來說,躺著的時候看見彎身下來的人,會因為逆光的關係而看不清對方的臉孔。而現在,我看見的卻是我的影子籠罩在他那張擔憂的臉上。

  「來,艾因斯,告訴我你是怎麼進到我夢裡來的。」

  「是不是摔到頭了?」

  「嗯,你說的很有道理,不然我實在無法解釋為什麼花會長在天上,呃,還有為什麼陽光好像是從我躺的地面散發出來的。拜託跟我說我現在躺著的是地面。」

  他眨眨眼,認真無比地說:「妳現在躺在天空裡。」

  「謝謝你,艾因斯。我知道這都是幻覺,嚇不倒我的。」

  他像是被我逗樂了,嘴邊竟然泛出笑意。搞什麼?我可是非常認真的。

  「我扶妳起來吧。」他對我伸出手。我嘆了口氣,不乾不脆地爬起身來。

  分明腳下踏著的實感和平時並無二致,但我才反射性地往下看,就被無垠開展的湛藍色、以及那在腳底耀眼奪目的日輪給弄得兩腿發軟。他攙扶著我,體貼地問說需不需要用布條遮住眼睛,或許會感覺好一點。我擺擺手,表示還撐得住。

  「只是需要一點時間習慣。話說你也適應得太良好了吧?」

  他聳聳肩。「就是世界的倒影罷了。」

  能用這麼自然的口吻談論這種事情,你還是個正常人嗎?我才這麼想,就覺得自己或許是苛求了,他的行為舉止,從一開始就不屬於正常人的範疇吧。

  「等等,你剛剛說什麼?世界的倒影?」

  他嗯了一聲,仰望上方那些閃著奪目光輝的花朵。「妳看我們頭頂上那些花,冰晶結成的,從世界的土壤逆向長出來,在井的這一頭就成了天空。而我們腳下踩的,雖然是天空的樣子,但其實就只是原本世界在井水裡的倒影而已。」

  我愣愣地抬頭看著那片閃爍花海。其中最大朵的,花瓣應該比我雙手張開還要寬上數倍吧?數了數總共有七瓣,內層三瓣、外層四瓣,以一種精細得嚇人的角度錯落生長,從那寬闊的冰晶花瓣表面,可以看見我和他舉目向上望的倒影。

  「冰晶結成的花⋯⋯雪⋯⋯」出神凝視著花瓣裡的我們,我喃喃低語著,忽然之間想通了什麼。「該不會這些冰晶花,都是施涅鎮消失的雪結成的吧?」

  「八九不離十,但原因不清楚。我們再往前面看吧。」

  環顧四周,都是望不見盡頭的湛藍天色,一時沒有主意,我們決定朝著腳下日輪的方向去。沿途,他告訴我他也被捲進漩渦裡,短暫失去了意識,醒來之後除了發現昏迷在不遠處的我以外,並沒有其他人的蹤跡。雖然擔心他們會不會遇上什麼危險,但眼下最重要的,還是盡快找出破壞伏靈井封印的線索,搞清楚整起事件的緣由。我下腹的疼痛雖稍有緩解,行動卻還是受到影響,所以我們以和現下狀況有點不搭的安逸速度前進著。

  我小心翼翼地踩著腳底的藍天,深怕一個不留意,便會失足落入那無邊無盡的天空裡。倒影,只是世界的倒影而已,逆著生長的冰晶花朵看上去卻是那樣空寂啊。我想起施涅鎮外那大片大片綻放的鮮豔花朵,想到它們的根系深深深深向土壤底下扎,延伸到地底的倒影世界,像是把地面上的雪全都吸收再往下綻放,綻成自己最透明無瑕的雙生。但是不知道為什麼,當我仰望頭頂的七彩光芒時,只感覺一片荒蕪。

  「艾因斯,你能跟我說一件事嗎?」

  他不置可否地應了一聲,用手撥開橫在我們面前的一朵雲霧。我也伸出手來,撥弄著從我們身側飄過去的白霧,指尖試圖召喚元素,但這兒的元素實在是太稀薄了,畢竟在這個世界裡,靈素才是組成空氣的主要因子。這呼吸起來像棉絮的奇怪空氣,在漩渦過後,又回到了原本平和無害的樣子,只是偶爾撓得我鼻頭有些癢。我思考了半晌,側過頭,盯著他的側臉發問。

  「你覺得死亡是什麼?」

  並肩走著,我感受到他的步伐甚至又更慢了,好像極其認真地在思考問題的答案。「妳想問的是自己的死亡,還是雙生的死亡?」

  「有差別嗎?」我脫口而出,然後瞬間覺得這問題有點蠢。「呃,對喔。」

  「我想對一般人來說,死亡應該不是什麼值得害怕的事。」

  「言下之意是對特定的人來說,死亡很值得害怕囉?」

  「妳說呢?」

  「我先問的,我要聽你的回答。」

  「我不怕死。」他斬釘截鐵地說,可是隨後補了一句:「本來不怕的。」

  我想起在比歌操縱靈素擊中他胸口時,他在失去意識前對我說了奇怪的話。他說,我不想再輕易死去。為什麼呢?為什麼是「再」?我有股衝動想要直接問出口,但又覺得整個問句聽起來很荒謬,於是陷入了天人交戰。

  「死亡最直接的意義,就是離開生者的世界,標誌此生的終結。」彷彿察覺到我滿腹的疑問,他很快回答了我最初的問題。「如果不討論死法,死亡本身可以分為兩種情形,第一種是自己先死,第二種是雙生先死。第一種狀況,因為死了之後應該沒有知覺跟意識,進入死亡狀態並沒有明確的可懼之處。至於第二種狀況,生命剩下的時間不多,比起害怕,更確切的情緒應該是期盼吧。」

  「期盼和另一半重新合而為一。」我自然而然地接著說,目光不由自主地向天際無盡蔓延的冰晶花望去。「也就是說,反正死也不孤單,你想說這個嗎?」

  「大概是其中一個原因。」

  我偏頭陷入沉思。如果照他的說法,他以前曾經不在意死亡,但是現在怕了,會是什麼原因呢?因為失去了另一半,但自己卻還活著嗎?沒有另一半的陪伴,在世界上要獨自忍受如此漫長的孤單,我不是很明白,這個時候死亡對他來說為什麼可怕?如果死亡可以終結孤單,為什麼要害怕呢?

  沉默一陣後,他開口問:「那妳呢?妳怕死嗎?」

  「不知道,還沒有什麼特別的想法。只是很好奇如果我死了,可不可以回到他的身邊。」

  他忽然停下腳步,抓住我的手臂。我被他的舉動嚇到了,回頭嚷嚷:「你做什麼,很痛欸!」

  「不可以。」他皺起眉,語氣飽含固執。「不可以死。」

  他這副模樣意外地很孩子氣,讓我不禁覺得有些好笑。「為什麼?反正我還不怕死,趁還不怕的時候嘗試一下死亡的滋味,不好嗎?」

  「如果死了之後也很孤單,妳還要試嗎?」

  「那我只能自認倒楣,反正橫豎都孤單嘛!就賭一把試試囉。」我故作輕鬆,伸手撥開他的掌握,再度開口時的語音卻顫抖著。「聽比歌說,就連幽靈也還保有跟另一半的聯繫,我心裡面一把火就燒起來。實在被他搞得太生氣了,憑什麼自顧自地走掉?就算被殺死,也應該要記得把我帶走啊!」

  他沒有接話,只是用憂鬱的神情看著我。我緊握拳頭,咬著嘴唇,氣惱地別過臉,忽地感受到周身棉絮般的靈素,前仆後繼地朝我推擠過來。這種感覺似曾相識。大雨滂沱的夜裡,瑟縮在迴聲木下既濕又冷的自己,以及更遙遠以前、那幾乎被我遺忘了的孤單人影,踏著浪踏著光踏著影,逐步將自己埋沒在那片幽深的海底。

  死亡是一切的解法嗎?他埋藏著痛苦的嗓音響徹我腦海時,我低語出聲。

  「艾因斯,跟你說個秘密。」

  他輕應了聲。

  「有個人曾跟我說她想死,然後她就真的去死了,就在我眼前。」我抬眼看他,感受到指甲深深嵌入掌心。「那個時候我根本不知道死亡是什麼,也不知道為什麼會有人想死。後來我想了想,想了又想,只想到一個可能的解釋。」

  他緩慢地眨了眨眼,似乎已經料到我接下來的話語。

  「她只有自己一個人。」說出口的時候,我忽然感到很迷離,彷彿這個句子與我無關,縱使句子指涉的對象也包括了我自己。「為什麼呢?為什麼她只有自己一個人?」

  喉嚨灼燒一般,我沒有辦法再發出任何聲音。靈素層層纏繞著我,明明就輕薄得毫無殺傷力,被全然阻隔在元素薄膜之外,我卻依舊感到窒息。我說不出口。說不出口。是我。是我。是我。他之所以不帶我走,是在懲罰我。因為我太想要知道問題的答案,但卻根本不明白自己在追逐的是什麼。他生氣了吧?一定很氣吧?比我這些日子以來氣他還要氣我吧?要有多生氣,才會不願意帶走自己的另一半?

  激動之際,腳底忽然飄來冰冰涼涼的觸感。

  「下雪了。」他輕聲說。

  漫天的白雪從下往上飄落,眼前的景象讓人錯亂,但是卻又美得令人屏息。我原本激昂的心緒不自覺地平靜下來,下意識地往腳底下一望,發現雲層不曉得什麼時候厚厚鋪成地毯,遮掩住了清澈的天光。白雪飛呀飛的,飛呀飛的,輕巧從我們身邊繞過,向上降落在冰晶花叢裡。我不曉得這有什麼意涵,但直覺這雪很溫柔,溫柔得像是凍結了的淚水,撫慰著困在這世界的倒影中所有痛苦的靈魂。

  然後我想起身著武道服站在雪地裡的他,想起他總是唱著的那首關於雪的歌,覺得一切隱隱然有什麼我還理解不了的深遠含義。

  為什麼人要死去呢?這對成雙而生的我們來說,原本是個毋需問,也無關緊要的問題。然而,在重要的人離開了這個世界以後,被留下來的我開始問,開始想要知道這個問題的答案。死亡是什麼?我曾經以為,死亡即是歸於平靜,在松露木下沉眠,等待合而為一的時刻到來,但是我開始不確定了。我領受到的死亡,是痛苦,是孤單,是寂寞,是滿腔的憤怒與困惑卻沒有方式紓解。

  他為什麼要這樣看著我呢?他憂鬱的神色在我眼前朦朧起來,手指輕柔地劃過我的臉頰,抹開的時候我感覺到冰冰涼涼的濕潤。

  「現在的我,很怕死,因為如果連我也死了,就沒有人在妳身邊了。死亡本身並不可怕,可怕的是對世界還留有眷戀,還有被留下來的人,會很孤單。」

  我人生中第一場真正的雪,就這樣逆著落上天,糖霜似地撒在透明卻流轉著七彩光芒的花朵上。大雪來得悄然無聲,純然白色的天地,和先前深邃的漆黑形成強烈的對比,讓伏靈井這頭的世界顯得雖殘酷,卻又不知所以地溫柔。

  「很美不是嗎?」

  聲音從上方遠遠傳來,站在透明花朵那一頭的特羅兒,蹲下身來對我們露出燦爛的笑容,在數不清的花瓣裡,映照出成千上萬個模樣。

  「要是一開始就如此,我們也不會這麼想逃脫這該死的井。在他帶來第一場雪的時候,我就知道了。那個瘋子,是來引領我們找尋答案的人。」





(第二章 未完待續)


小後記:

重讀同步釋出的創作日誌著實把我自己給嚇到吃手收。
我記得當時真的超想要吹冷氣的,殊不知現在的我敲打鍵盤的手都是冰的。

這個小節新添了重要的連結,與沙灘上那名神秘少女的回憶有關。
有點擔心會不會造成閱讀起來情緒上的不連貫。
但這邊揭示了安內心重要的轉折,關於她第一個秘密,很好奇讀起來效果如何。

雖然是奢求,但由於寫這段的時候想了很多,如果能得到一些閱讀的心得我會很感激的。
謝謝大家的閱讀:)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3912920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5 篇留言

鯤島囝
伏靈井好酷喔!世界的倒影!漫天的白雪從下往上飄落!我竟然在看文的時候忍不住踩一下地板想像了一把那是什麼感覺,好✩有✩趣✩歐歐歐~~~

「所以我們以和現下狀況有點不搭的安逸速度前進著」>>>笑豹XDDDD

這章又開始了久違的媽佛(拍拍鳥肌),我注意到三個重點
1.艾因斯說「妳想問的是自己的死亡,還是雙生的死亡?」幾乎肯定了安如果是現在狀態死亡,和過去安已知的死亡實實在在的是兩回事。
(1)照理來說(安的認知),雙生死亡是先後回歸虛無,等到ok再一起降生
(2)BUT現在有一堆「被懲罰的幽靈」沒辦法跟隨另一半去虛無。再加上比歌說感受得到另一半,安感受不到。所以安哥,真的在虛無嗎?認為安哥森77不願意帶走另一半,是目前安的想法,說不定事實上並非如此,因為安哥可是說了一句「這是約束好的遠行」啊。安哥可能不是去虛無,而是跑到安的腦裡?所以才會開始做夢?總之,安哥是什麼狀態,安哥的目的,還要看後面解答。

2.艾因斯說「本來不怕死」我乍看覺得眼下之意是找到安當他另一半,後面又說「如果連我也死了,就沒有人在妳身邊了」,這意義跟雙生的不怕死已經完全不同,雙生不怕死是因為知道就算離開生者世界也會在虛無相會?但艾因斯怕死是怕留下孤單的安。很有意思,艾因斯是暖男(衛生棉製作使用教學+照顧到安目前最脆弱的心境的無死角體貼)。但是除了幽靈和雙生,我也很想問艾因斯到底是什麼東西?(歪頭

3.伏靈井之變
(1)特羅兒(搞威男嗎)又跑回來井裡了?為什麼?
(2)把雪帶進伏靈井?這和安哥喜歡的那首詩(講到戰爭什麼的)會有關嗎?特羅兒說早點這樣就好了我們也不會想跑,那這個雪是純粹的雪嗎?雪對伏靈井/亡者的世界有除了美感以外的功用嗎?
(3)特羅兒說「帶來第一場雪的【那個人】」,是單數,所以不是指鬼鬼祟祟進入伏靈井的雙生,而是【另一個人】。是新角色嗎還是已登場?他這麼做(把生者世界雪搶走丟去伏靈井)的目的是什麼?卡沃斯雙生的目的(找王儲)跟這人有關嗎?他要帶給幽靈的答案是什麼?
(4)目前安和艾因斯小隊要尋找伏靈井破封線索,他們是打算修復嗎?
(5)比歌比戈西哥脫隊中

03-09 10:21

Hsin
採地板想像太可愛了啦!!鯤島有遺傳到鯤媽的可愛基因!(上次你說到她想用紅秀麗當圖像我就笑翻在電腦前)
這次的筆記精彩到不行欸,簡直比正文還要精采了(揉眼睛)讓我很期待鯤島會不會成為第一個在結局之前就揭曉謎底的讀者XD(然而這不是甚麼推理故事啊囧)

特別喜歡你1,2點的分析。讀者如此認真跟著故事脈絡解讀角色對死亡的詮釋,我感動到半夜睡不著QQ 尤其是分析艾因斯的隻字片語,這個好厲害耶!我覺得你有懂這個我也不太懂他在想甚麼的傢伙耶!所以他到底是甚麼東西呢?

3(3)你也看太細,這個單數也讓你注意到!關於這個神秘人物的更多細節,在接下來的小節裡應該可以得到更多答案。這裡人物開始變多,關係也複雜起來,你還能有條有理的討論劇情我實在是太佩服你了~03-09 18:18
鯤島囝
好的,雖然不知道新添的連結是指哪個部分,(不同的死亡/不怕死和怕死的原因/從生者世界下到亡者世界的雪,或是其他的?),然後來說海灘女孩。

安對海灘女孩行為的理解是,「她自殺是因為只有一個人」。對照安哥「死亡是一切的解法嗎」,本來以為安哥是在回應搶劫雙生的結局,這樣看起來,不只是質疑「目前大家對死亡的認知:死就會合一了」,就連那個「只有一個人的海灘女孩」,是不是死了就會見到另一半,也開始被我懷疑:
a.目前雙生世界的大家深信不疑的【1(1)】,是事實嗎?目前並沒有看到任何證據支持這種說法?
b.海灘女孩跟安現在的狀況一樣嗎?如果一樣,我也會很懷疑去死就會跟另一半碰面的假設。

最後說,「我領受到的死亡,是痛苦,是孤單,是寂寞,是滿腔的憤怒與困惑卻沒有方式紓解」和「死亡本身並不可怕,可怕的是對世界還留有眷戀,還有被留下來的人,會很孤單」,雖然不是血脈噴張高潮迭起的橋段,卻讓我覺得精彩到一直彈指叫好,以雙生世界的超級架空,去帶出讀者所處真實世界對死亡最深刻的體會和討論,非常厲害,跟華山劍氣宗之爭和五嶽劍派寫政治鬥爭,荒唐的飢餓遊戲寫實境秀嗜血的偷窺欲和商業操作,都是用奇幻架空寫真實。真的很棒,難怪你會說這一章是你最喜歡的!

其實我昨天晚上留言打一半睡著:P早上趁空堂補好來回,這章不是訊息量多需要筆記,而是需要推敲的懸念比較多,沒想到又爆字數了:P謝謝包容XDDDDD

03-09 10:28

Hsin
新添的連結就是所有關於海灘女孩的記憶哦~不過如果分不太出來,代表跟前後文還有整體情境融合得還不錯,我有稍稍放心點!
然後明明就那麼早退場的角色為什麼還可以被你持續透析XDDDD

最後謝謝你提出讓你叫好的那些段落,我覺得讀起來有這樣的感觸,真的是很值得了啦每天作怪夢睡眠品質低落都值得了啦QAQ
其實我認為奇幻故事最棒的地方,就是能夠任意更動現實生活裡的任何變因,把一切當作一個哲學傳統裡的思想實驗來看待,能夠讓我們更清楚地反思平常不會特別注意到的事。寫這個故事的時候雖然在揣摩上很痛苦,但是過程也非常有意思,所以我至今很感謝從前的我開了這個腦洞的契機XD

然後你白天要上班,晚上還撐著留言,這樣讓我好有罪惡感捏QQ 不用急著給我留言啦!希望鯤島保養好精神,才能夠長長久久地看我用超長篇故事練蕭崴,哈哈哈~這回合的筆記我要印出來供在書桌上,能用作品跟讀者交流到這種地步我超級開心的唷:D03-09 18:26
ShARreN
喂(拍桌練蕭崴是我專用的詞句欸!Hsin大不能拿來亂用。

看著你的故事,心中有很多收穫,再細讀你跟鯤姐的留言,我的收穫就會變得厚實飽滿,你們兩個真的好厲害啊~

繼續期待你的文章~

03-09 22:50

Hsin
哎哎哎不要這樣嘛,我覺得練蕭威這個詞意外的好好用欸XD 好啦我不用不用~息怒息怒~

謝謝你的留言鼓勵:D 我會持續寫下去的!
話說該怎麼稱呼你比較好?雪倫?暱稱大小寫有什麼特別含意嗎?
然後請不要叫我大大大,我小小的,可以叫我Hsin或阿Hsin(特別有鄉土味)03-10 16:05
ShARreN
這句話真的挺好用的XD

對啊,我大學是這麼被叫的,大小寫沒什麼特別的含義,單純我愛搞怪XD

好哦以後都叫你Hsin,請多多指教(鞠躬

03-11 00:55

Hsin
好唷愛搞怪的雪倫,請多指教~~(擊掌03-11 05:17
Reinaart 列那
啊......停了好一陣子再回來追,幸好還有鯤姐的筆記可以作回想![e41]不然我這少女漫畫腦只記得跟艾因斯相關的粉紅劇情啦XD這一回顛倒世界的伏靈井好美!艾因斯一樣又暖又甜!不過想到之後的發展,心就好痛啊[e36]
我也特別喜歡鯤姐提到的,安與艾因斯對死亡的闡述這段,感受非常的真實與深刻,然後我就聯想到Hsin本人的生命經歷,就好想抱抱妳啊[e36](抱

最後發現我好像應該要叫鯤姐為鯤妹才對XDD

04-26 20:59

Hsin
感恩鯤島讚嘆鯤島~~~辛苦列那了QQ 這麼長的作品大概真的只有作者才能做到隨時調閱腦中資料庫,還能記得哪幾幕艾因斯說了什麼話做了什麼可愛死的舉動(不不不私心又大爆發了)話說列那還沒追到後面的劇情,不要提前讓自己心痛啦XD 有糖堪吃直須吃,莫待無糖空折枝!

然後列那的抱抱好溫暖>////< 謝謝你~~~整個人都療癒了起來!04-27 03:14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7喜歡★jennylin1553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大腦與凝睇... 後一篇:《孤單》創作日誌:手寫的...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rock579rick在巴哈的大家
小屋日記更新中, 走過路過千萬不要錯過唷!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21:24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