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25 GP

遠離塵世的島嶼秘密!オスケモアイランドの秘密,part.11

作者:無世│2018-03-06 13:03:25│巴幣:1,056│人氣:2157
前次
在魚利的面試過後
一群人替成功通過面試的魚利舉辦了慶功會
今後魚利成為了一名見習英雄
而在最後
主角所選擇的是........

----------------------------------------------------------------------------------------------------------------------------



為甚麼會想見這傢伙呢,我自己也不是很清楚。
當我去拜託賈多納時,嘴巴就這樣擅自的把那些話說了出來。
賈多納雖然很吃驚,但還是答應了讓我跟他說話。
畢竟賈多納同時面對過我跟他。在我心中那揮之不去的陰鬱的心情或許連賈多納也察覺到了吧。
應該是有考慮到我的心情,所以賈多納並沒有要求要陪在我身邊,但是會在門外進行看守。
而這也是理所當然的。光是考慮到那傢伙的能力,就沒有理由不這麼做。

「頭蟲夏掌」......能夠改造他人大腦的能力。
比起洗腦是更加惡質的能力,也是讓這座島陷入混亂的能力。
比「兇惡能力者」還要更加危險,他被認定為「最兇惡能力者」的就連走到街上這件事情都被完全禁止。他的那項能力,甚至能說是超出了人的領域。
在英雄本部的判定之下,今後會將他關入特殊獨立牢房當中。
在被完全隔離之後,我想我也不可能有機會再見到他了吧。
在他入監之前還有一點點的時間.......也就是說,現在是我見他的最後的機會。

白尾:所以才叫我來啊,還真是光榮呢。
在非常厚重的玻璃對面,白尾他高興的笑著。
雖然外表看上去非常的純真,但是在知道他內心潛藏著多麼巨大的惡意時就讓人完全無法那麼想。
白尾:有甚麼話想跟我說嗎?還是說有想問的事情呢?我想.....應該是兩者,對吧?
那種看透一切的語氣實在是很讓人不爽,不過因為那是事實所以我也沒甚麼好說的。
我自己都不知道自己為甚麼會想來找他。但是他卻能輕易的把那個理由說出來。
白尾:我當然知道啊,因為你跟我是很相似的。
白尾:你深愛著英雄,並相信著他們。非常的純粹,非常的率直。
白尾:所以,你其實是很在意的吧。

白尾:........自己會不會踏上跟我一樣的道路。
簡單來說的話........。
我躊躇著並且將視線從白尾身上移開。一想到自己跟他很像就讓人覺得鬱悶。
他是個罪人,而我是個普通人啊。
到底是在哪裡出了什麼問題才會變成這樣呢?
白尾:很簡單啊。因為你甚麼能力都沒有嘛。僅此而已。
白尾:如果你擁有跟我類似的能力的話,你絕對會跟我來到同樣的地方的。
白尾:有可能是因為對英雄們受到的對待感到義憤,也有可能只是單純的想滿足自身的慾望。
白尾:不過不管怎樣,你一定會踏上跟我一樣的道路。只有這一點是絕對肯定的。
在被他這麼一斷言之後,我心裡的某處稍微覺得輕鬆了一些。
我自己也有那種感覺,但是我並不想看到那一幕。
在現在這一刻,我總算是查覺到我只是單純的想讓自己接受這個事實。
但是這個事實果然是很沉重的,沉重的讓我喘不過氣來。

白尾:不需要露出那麼受打擊的樣子。當個惡徒其實是很愉快的喔。
白尾:雖然我完全不認為自己是個惡徒,不過輸了就是輸了這也是沒辦法的事呢。
白尾:決定權永遠都在勝者的手上。就像是我打算為這座島刻上新的價值觀一樣。
就算聽見他這麼說,我的心裡還是沒有辦法完全的接受。
明明是打算來面對現實的,自己卻沒能跳脫出那股衝動。
白尾:反正你也就是那種人啊。不管去到哪看上去都很普通但是卻又不普通。好像會變成惡徒但是卻又成不了,就像是個走在鋼索上的人一樣。
白尾:........離我很近,又很遠的人。
白尾:不過,我相信這樣的你。
白尾:只要我想走,我隨時都能從這個地方出去。但是托你的福讓我是起了相信你的念頭,所以我就在這裡再多待個一陣子吧
在英雄本部的特殊獨立牢房前,還真虧你能夠說出甚麼能隨時走出去的這種大話呢。

白尾:我要是真的想出去的話,沒甚麼攔得住我的。我問你喔,你知道為甚麼監視員聽到我這麼說之後卻什麼動作也沒有嗎?還有為甚麼我的雙手是自由的呢?
.........我突然冒出一身冷汗。
這麼說來的確是啊,這傢伙的雙手要是自由的話就能隨意的使用自己的能力。而且他剛才說的那些話應該是絕對會被制止的才對。
在我眼前的白尾,滿足的笑著。
那是漆黑的,捕食者的表情。
白尾:之前我應該有說過了,英雄本部的上層人員已經有好幾個人被我洗腦。也就是說,這座島實際上已經有一半是我的東西了。
白尾:........雖然有想要全數掌握但那實在是太累人了,這樣子算是剛剛好吧。這種事情只靠我一個人果然是有極限在的。

白尾:完全是計算上的失誤呢。要是再有另一個洗腦能力者在就好了。
白尾他面帶著微笑,卻從水面下侵蝕著這座島嶼。
不過,他為甚麼要把這些事情跟我說呢........?
白尾:嗯?也沒甚麼理由啊。我只是想讓你知道我只要想離開隨時都能離開罷了。
如果我把這件事情跟別人說了,你打算怎麼樣?
白尾:沒打算做甚麼。因為,你是絕對不會說出去的。
這股白色的惡意,一臉輕鬆的露出笑容。
白尾:將洗腦調整成開關式的話,平時是絕對不會被發現的對吧?
白尾:你是不是忘了啊,我是能操縱大腦的能力者。跟普通的暗示或是洗腦有著本質上的不同對應法也是完全不一樣。

白尾:想要完全分析目前還真相未明的大腦來調查出異常,除了神以外是不可能的啊。
這樣的話,那被你洗腦的鱷魚先生現在怎麼樣了!?
白尾:你放心啦。之前不是說過了嗎,要相信我啊。除了一定程度的自保之外所有的洗腦已經都解除了。
你是要我相信那句話嗎........?
其實我內心是知道的。這傢伙,已經把洗腦都解除了。
明明一點都不想知道這一點,我真的很討厭這樣的自己。
白尾:我啊,很想要看看獲得完全自由的英雄會前往何處。不被自身所擁有的能力影響,我想要看的是他們自己所選擇的那條道路的盡頭!

白尾:你應該也懂的吧。
........隨你說吧。
那種無論如何都會被看透的感覺,就像是喉嚨裡卡著東西一樣讓人感到不悅。
白尾:所以,除了最後的那一道保險之外洗腦已經完全解除了。但是,當我不打算再繼續相信的時候會發生甚麼事情我可就不知道了。
此時,白尾他看著我露出深沉的笑容。
被蛇盯上的青蛙肯定就是這麼一回事吧。我感受到一股惡寒。
白尾:如果你踏上了跟我一樣的道路,那個時候,我就將不再相信。
白尾:當你對英雄絕望,覺得弄髒自己也沒有關係時,那就是我的臨界點。
白尾:毫無任何能力,除了信任之外什麼也做不到的你。
白尾:那樣的你在放棄相信的時候,所剩下的肯定就只有絕望而已。
........居然把我當成事情的基準,你還真是喜歡我呢。

白尾:你?怎麼可能。我只是,想要把自己看不順眼的東西矯正過來而已。這次是因為我輸了才讓我想要相信你一次,要是你屈服了的話,那就毫無意義了。
白尾:我說了很多次了吧,另一個我啊。
白尾:這一次,是相信著英雄的你贏了。你始終相信著那被我否定並捨棄的英雄。
白尾:實際上,我也有話要對你說喔。所以能見到你真的是很高興呢。
白尾:我說啊。
白尾:如果,你打從心裡覺得英雄在這樣子下去是不行的話,我希望你能夠來找我。
白尾:在那些英雄墮落並且腐敗之前,你有想要為他們做點什麼的話,就來吧。
白尾:那個時候,我會將你的絕望除去。還會將你所愛的英雄給奪回來。我會把你所喜歡的英雄重新展示在你的面前。

這傢伙說了會做的事情就是會做的吧。
而他也擁有著,能讓他那麼做的能力。
從我的腳邊有股黑暗湧了上來,讓人有種被緊緊纏繞住的錯覺。
我跟這個傢伙很像。這漆黑的不容爭辯的事實環繞著我。
這傢伙會以我為基準的原因是因為我跟這傢伙很像。
我們不管到哪裡無論何時都深深的愛著英雄同時也非常的偏執,他才會以我作為基準。
白尾:啊,不過你如果有困難的話要找我也是隨時歡迎。你的困難,對我來說也肯定會是困難的吧。
最好是會那麼簡單的就動用到最終兵器啦。

白尾:不過,把被關在獨立牢房裡面的敵人當成是同伴聽起來不是很酷嗎?
這個我懂!
........可惡,不自覺的就認同了。不過的確是很酷啊。
白尾:所以在那個時候到來之前,我會乖乖的待在牢房裡面的。
白尾那輕鬆的笑容是發自內心的,讓人看見了他純真的一面。
甚至有那麼一瞬間會讓人忘了他所擁有的那巨大的惡意。
也許他本人並不覺得那是惡意吧,但是為了自己的目的可以豪不猶豫的殺人,這要不說是惡意那甚麼才是惡意呢。
畢竟我先前才差點被他殺掉,所以實在是很不想要去依賴這傢伙。
但是反過來說,卻有一種得到了值得信賴的同伴的感覺。
因為這傢伙,不是那種會露出虛假笑容的人。

白尾:你能了解真是太讓人高興了。沒錯,我是不會騙人的。在面對包含魚利在內所有被我帶來這裡的惡徒時,我也沒有說出任何一句謊言。
白尾:我是真的打算把他們當成是朋友來看,就連奈洛我也是打算在結束之後重新調整他的大腦。
不過,那是只是因為沒有必要騙他們而已吧。
白尾:沒錯沒錯,你越來越了解我了呢。真讓人高興!
白尾:我沒有必要說謊。因為,就算不做那種事只要能操縱大腦就能解決一切。
白尾:沒有必要迷惑他人。也沒有欺騙他人的必要。
白尾:要說為甚麼的話,因為只要能操縱大腦,所有人都會照我所想的去行動!惡徒也好,英雄也罷!所有人都任我操縱啊!
.........果然,這傢伙瘋了。
有了這種能力,要保持心智正常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情。

白尾:反過來說的話,因為沒有必要所以我不說謊。我沒有感覺到說謊的必要性。所以,我至今為止所說的話全部都是真的。
白尾:包含我說只要我想隨時能從這裡出去。還有打從心底想成為你的力量。甚至是當你感受到挫折時我會將一切全部從頭修正都是。
白尾:所有,全部的一切都是實話!
那笑容非常的開朗,裡面既沒有緊張也沒有刻意。但是正因為這傢伙所說的話全部都是事實,才更讓人害怕。
我這時才察覺到了這一點。
有必要的話就豪不猶豫的殺掉。操縱他人的大腦也沒有任何的躊躇。

只要是人都會有的良心的苛責,在這傢伙身上完全感受不到。
為了目的,為了自己。
那理所當然般的行動跟豪不猶豫的精神,比什麼都要可怕。
雖然我也覺得我跟他很像,但是絕對不是在這種地方。而且那是身為一個凡人的我絕對不可能到的了的領域。
..........啊,是這樣啊。
我此時覺得我能發現這不同之處真的是太好了。
我跟這傢伙不一樣。就算都很喜歡英雄,但是做為一個人時是完全不一樣的。
就算他徹頭徹尾的跟我很相似。
這傢伙,也絕對不是我。
現在我重新的整理了一下我那鬱悶的心情。
或許我想確認的就是這一件事吧。
認真的去面對我跟他同類的這件事情,並且,相信我自己不會變成他。
我想要否定的,就是我會變成他的那些可能性。
我就是為此才會來到這裡。
因為我自己做不到這一點,所以我才會希望由他來直視著我。
也是為了讓我能接受那些可能性。
接著,我會完全否定那些可能性。
我在此斷言。
我絕對,不可能會變成像你那樣。

白尾:........很好的表情呢。充滿著決心,像英雄一樣。
白尾:你的臉上正寫著,自己決不可能會變成像我這樣。嗯,我也是這麼想的喔。
你也這麼想喔!
明明剛才就說了那麼一大堆我跟你很像的話。
白尾:呵呵,你要是在出生時就擁有能力的話肯定會完全不同的吧。就算現在的你獲得了能力,你也不會因此而有所變化。
白尾:你依舊會是那個無論何時都只能夠做得到相信的,英雄狂熱者。
白尾:所以,你的絕望才有意義。
白尾:如果跟我擁有同樣的素質你,在踏上與我不同的道路後感受到絕望的話。那份絕望對我來說也肯定會擁有同樣的意義。
白尾:所以到時候我就可以毫無顧慮的重造一切。不管是用洗腦還是改造都行,我們就來創造屬於我們的理想吧!
你這傢伙,是因為我才手下留情的嗎。
白尾:要那麼說也行啦。因為,改造被洗腦後英雄大腦的經驗我可是沒有的啊。
這麼一說的確是如此。
這傢伙雖然改造過惡徒的大腦,但是面對英雄卻只有洗腦的經驗而已。

白尾:雖然說那有一部分是因為時間不夠就是了。改造可是很花時間的呢。
一般人來看那大概是純真的笑容吧,但是在我看起來卻完全就是惡魔的笑容。
白尾:所以啊,我才覺得你能跟我成為很好的朋友啊。
我拒絕。而且,已經再也見不到面了吧。
我只是個一般人,而你是要前往單獨牢房的「最兇惡能力者」。根本就不可能有機會見面。
白尾:會見面的。
........居然說的這麼肯定。到底是哪來的證據啊。
白尾:我會去找你的。
別鬧了,別過來找我。
你說的那麼認真很可怕的。
給我乖乖的住在你的牢房裡。

白尾:呵呵,你今後,絕對會需要我的力量。你跟英雄之間的關係只要越趨深厚,就必定會需要仰賴我。
什麼意思啊。
白尾:天曉得。我只是隨便說說的而已。
隨便說的喔!
雖然這傢伙只會說實話,但是偶爾還是會開玩笑的。
白尾:不過,要是真的能不來找我就好了。要是被朋友拜託的話,我可也是會,想拿出真本事來的。畢竟我對朋友是很溫柔的嘛。以前沒有過朋友就是了。
不需要拿出真本事也沒有人是你朋友。
還有,把一個之前差點被你殺掉的人稱做朋友,神經大條也該有個限度啊。

白尾:有那種形式的友情不是也很好嗎。雖然走的路不同但是信念一樣。我們絕對會成為好朋友的,應該啦。
雖然嘴上這麼說,但要是為了自己的目的而覺得我的死是必要的話,他肯定會豪不猶豫的殺過來的吧。
這個狂人真的很討厭。
不過算了,反正目的已經達到了。
我已經下定決心絕對不會成為像他那樣的人。光是這樣就足夠了。
要是在這裡待太久在外面的賈多納會擔心的。
在我判斷了繼續說下去是沒有意義的之後,我站了起來。
再見了,希望有緣能再見。雖然我不這麼想就是了。

白尾:啊,等一下。
他笑著留住了我的腳步。那不需要多說的支配力,充滿在這整個房間裡。
........甚麼啦。
聽見我提問之後,白尾用著平時的語氣,像剛才一樣的輕鬆的回答著。
白尾:在回去以前,要來個一發嗎?
啊?
我瞪大了雙眼,嘴巴也張的開開的。
你在說甚麼啊。
這裡是會客室,中間還隔了一道透明的牆壁喔。
白尾:你說的那個不成問題的。

白尾:........把能力解除吧。
此時,保護我的那一面牆.......消失了。為甚麼會這樣!
這樣我們兩人之間就沒有了任何的阻礙。這透明的防護牆就這麼消失了。
白尾:聽到你要來,我就稍微弄了些小把戲。畢竟這玻璃本來就是結界使者創造出來的東西。只要拜託一下解除當然不是問題了。
白尾:這種程度只要有最低限度的洗腦就行了。.......不過,與其說是洗腦倒不如說是收買。也因為這樣害我花掉不少東西呢。畢竟洗腦對那傢伙本來就沒有作用。
白尾到底在說些甚麼,此時的我根本就沒有餘力去聽。
牆壁,牆壁消失了!
我現在跟這個發瘋了的洗腦使者處在同一個房間中了!
我的腦中迅速地浮現出賈多納的身影並打算開口叫他。他就在外面等著,我準備呼喊我的英雄。
可是.........

白尾:「安靜」
.........!
我發不出聲音!
對了,這傢伙的洗腦是可以隔空達成的。真是夠了,他身上居然連能力限制裝置都沒有裝上嗎。
看來就跟他說的一樣,他只要想隨時都能離開這裡。
白尾:嘿咻。
正當我還在思考時,白尾就跨過了原本是牆壁的部分朝我靠近。
雖然表情看上去天真無邪,但是那冰冷的眼神卻直直的刺進我的心臟。
你想要,對我洗腦嗎........?
白尾:不對不對。反了啦。
反了.......?

白尾:我啊,是想要解除你身上的洗腦。
那是.....什麼意思.......?
我感到嘴裡一陣乾渴,想要說的話就像是卡在喉嚨裡面一樣。
但我還是努力的,把問題給扔了出去。
白尾:就像我剛才說的那樣,我打算以你為基準來相信英雄。
白尾:你眼中所見的英雄,就是我的基準。所以,當然條件當然得要公平才行啊。
完全搞不懂你在說什麼。你說的洗腦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白尾:簡單的說,你已經被本部給洗腦了。
白尾:不過,不是有強制力的那種,大概就是那種希望你不要把這個島上的祕密到處講的那種程度吧。比起洗腦,說是暗示應該會更正確。
白尾:意思就是上了一道保險。本部可沒有在現場戰鬥的英雄那麼單純,他們可是很慎重的。這個暗示應該是在健康檢查的時候下在你身上的吧。

白尾:即使如此,洗腦就是洗腦。你的想法,會很簡單的被他們所曲折。
令人訝異。
沒想到,英雄居然也會做出這種事。
白尾:啊,我更正一點,那並不是英雄所做的。他們什麼都不知道的喔。那些骯髒的事情全部都是由本部在進行處理的。
白尾:果然不是所有事情都像表面上那麼光鮮漂亮的呢。
聽到這一點,我稍微的安心了。
如果賈多納他們對此事不知情的話,那他們就是無罪的。
白尾:.......你真的是很喜歡英雄呢。就是這樣,我的基準。
白尾是不會說謊的。就像之前說的那樣。
所以,我相信了這傢伙所說的話。

-------------------------------------------------------------------------------------------------


從這邊開始有一段補完,CG請自行參透
補完部分請參照文末

-------------------------------------------------------------------------------------------------


白尾:以前,我曾經嘗試著使用我的能力來創造英雄。
白尾:完成的當然是完美的英雄。拯救弱者同時也是禁慾的象徵,無論何時都是為正義而行動的完美無缺的英雄。
白尾:我想你一定也跟我有同樣的想法,那樣的英雄是非常無聊的一件事。如同機械一樣,毫無魅力。可以馬上判斷出他的下一個動作就如同木偶一樣。
的確是那樣啊。而且光是創造英雄甚麼的就已經夠狂妄的了。他們之所以光輝閃耀是因為他們是靠著自己的意志站在那的。從本質上就不一樣啊。

白尾:啊哈哈,是啊。在這一點上,我可是比你要更幼稚呢。
白尾:我了解了在這裡的英雄是十分高尚的存在。也正因為這樣,我才無法接受他們被囚禁在這座島上。
白尾:被強制的在這座島上積蓄能量不是很過分的事嗎。
白尾:啊,什麼「這句話最好是由你這洗腦使者來說啦」的吐槽我可是直接忽視的喔。因為,我所做的可是正確的事啊。
對啦對啦,只要是為了你的目的不管做甚麼都值得被原諒,真是惡徒的想法呢。
所以你就為了解放英雄,而襲擊這裡對吧。

白尾:不過,那個計劃失敗了。
我說你啊。
我將我心裡所想的全都說了出來。
所以,我才會說你狂妄啊。那些英雄可是自己願意待在這座島上的。
就算是以積蓄能量作為大前提,只是他們的意志沒有屈服就依舊是出色的英雄。在那閃耀的身影面前積蓄能量甚麼的根本就只是件小事而已。
畢竟你跟我很像,這種事情我可是很希望你能自己察覺的呢。
白尾:你看吧,這就是有沒有能力的差異了。
白尾:我就是認為我有能力改變這種狀況才出手行動的。而你因為甚麼都做不到所以只能夠相信那些英雄。這就是差距。
白尾:不過,要是沒有這種能力,我想我也不會變成如此的喜歡英雄吧。
........我想我大概知道,他想說的事。
他會如此的執著在英雄身上,肯定是有甚麼理由在。
這傢伙肯定.........。

白尾:曾經被英雄所救過。正是如此呢。
白尾:這並不是什麼大事。因為英雄時常的在救助他人。而在那一大堆人當中,就有我那麼一個名額,僅此而已。
我想,那應該就是讓這傢伙變得如此瘋狂的核心吧。
雖然我不知道到底該不該繼續聽下去,但是白尾就這樣一路接著往下說。
白尾:我想你已經知道了,我對其他人沒有興趣。那都只是些能簡單操縱的無聊人偶。我對其他人就只有這種感覺。
白尾:這就如同詛咒一樣依附在帶著這種能力出身的我的身上。我啊,跟其他兇惡的惡徒相比所持有的「惡性」是完全不夠的。
白尾:如果我能因作惡而感到高興,能因踐踏他人而感到歡喜就好了。

..........在這傢伙帶來的惡徒當中我所見到的是對自己沒有自信的奈洛,想要朋友的魚利,跟希望自己的歌聲能被人聽見的利達。
不管是誰,以一個惡徒來說「惡性」都是不足的。
與其說他們是惡徒,倒不如說是選錯手段的孩子。
我想,這傢伙肯定就是因為這樣才選上他們。因為這傢伙離真正的「惡」是很遙遠的。
白尾:我對於操縱他人很快的就覺得膩了。任何事情都能如我所想的簡直就像是被詛咒了一樣。
白尾:不過就在那個時候,我遇見了英雄!
白尾:啊啊,英雄真的是太棒了!光是從我的面前經過,我的心就被抓住了!
白尾:你也曾經看過的吧!?那英勇的身姿,還有那活躍的樣子!

白尾:那個時候我有了個想法!啊啊,我的這個能力肯定就是為了幫助他們而存在的!
.......那算是被英雄給救了嗎,你只是看到英雄了而已吧?你說出來的東西比我想像的還要更沒戲劇性呢。
白尾:那跟被拯救是很類似的,他們拯救了我的這件事情並沒有改變。
白尾:就算那時的場面是在「惡童 雷森多爾夫」的大破壞中也是一樣的。
這聽上去不就很有戲劇性了嗎!
記得沒錯的話因為雷森多爾夫的暴走整個小鎮都被摧毀了吧!?
白尾:順帶一提,那傢伙是我創造出來的。在實驗中我藉由操縱大腦強化他的能力,但是卻暴走了。
這不完全就是自作自受嗎!
甚麼惡性不足根本就是在騙人吧!?

白尾:是真的啦,跟那些人相比,我可是要可愛的多了。
白尾:我的惡意可是僅僅只在自己的身邊而已喔。如果不是「為了英雄」這個重要的目的的話,我的惡意可是連引發事件都做不到的啊。
白尾:哎呀,我當時還以為自己真的會死在那呢。如果沒有被英雄所拯救的話,我肯定會死在那的吧。真的是超喜歡英雄的。
雖然我覺得為了這個世界還有為了其他人你死了絕對是比較好的就是了。
白尾:我那無聊的人生出現了目標。所以,我為了他們襲擊了這座島。
啊,居然就這樣直接忽視別人的吐槽。
白尾:........結果卻被拒絕了。
你後悔了嗎?
白尾:怎麼可能。我完全不覺得我做的事情是錯的。只是因為我輸了所以我選擇尊重對手的意見而已,但是之後絕對不可能再發生相同的失誤了。

白尾:事情就是這樣了,沒有這種能力的你不管怎樣都是不可能會變成我的。這點請你放心吧。
........該不會,你是在安慰我吧?
白尾:天曉得。為了第一個交到的朋友,我可是很努力的呢。
像是在隱瞞甚麼的白蛇吐了吐舌頭露出笑容。
雖然這種行動實在是讓人沒什麼信賴感,但是我確信了一件事。
因為白尾他是不會說謊的......
很意外的,在我眼裡看來他對朋友似乎是相當溫柔的。
雖然如果被人問說想不想成為他的朋友時我絕對會搖頭就是了。
不過,如果想幫上英雄的忙的話,靠劇烈的洗腦就行了吧。
白尾:我剛才不是就說過了嗎!
白尾:我說你啊,因為是在這種地方我才說的,我在惡徒裡面可算是相當安分的了。
白尾:輸掉了還會好好的尊重對方的意見,現在可為了向你看齊我可是大幅度的壓抑了自己洗腦的能力。
這我知道啊。聽你說的,你也沒像我一開始所想的那麼瘋狂。
至於惡性不足的話,就隨你說吧。
.........不過,如果你下次準備好了要公開處刑我的場面呢?

白尾:當然是為了我的目的豪不猶豫的殺掉啦。
..........這樣啊,你果然是不可能會有改變的。
雖然有種你稍微的向普通人靠攏的感覺,但到頭來果然依舊是壞人啊。
完全想像不出跟他成為朋友的未來。
以我為基準來看待英雄的惡徒。
現在雖然很老實,但在不遠的未來肯定是會做出些什麼的吧。
所以,在這裡就讓我說一句吧。
白尾:你想說甚麼呢,一般人?
不論你打的到底是什麼算盤。
只要你還是惡徒,你就不可能贏得了英雄。
只有這點給我記好了。
白尾:........是喔。
他正面的承受我的指謫並打從心底感到快樂。
這一點還真是跟我像的讓人覺得悲哀啊。
那是打從心底相信的英雄的惡徒的笑容。

白尾:......我早就知道了。

白頭箔 白尾 篇 ~ 完 ~
----------------------------------------------------------------------------------------------------------------------------

白尾篇在某種意義上果然是最奇特的篇幅
首先是劇情量相對的短
畢竟是要進監獄的人,劇情就只在會客室裡面發生
再加上這遊戲主角沒有名子
甚至也沒辦法給主角一個名子
這讓主角的台詞跟心境還有敘述全部都夾雜在一起
有其他角色登場時還好
但是這一篇就只有白尾跟主角

在劇情上感覺就只是在介紹白尾這個人
不過因為設定上是狂人所以依然是難以理解的
還有就是稍微提到了一下他跟主角之間的約定
不過與其說那是約定
倒不如說是白尾單方面的期待而已

就白尾篇的劇情來看
他就算進了獨立牢房肯定應該也不是什麼痛苦的事情吧
反正該收買的該洗腦的應該早就弄好了
根本就只是住在一間不要錢還給吃給穿的旅館啊

所有的角色都走過一次之後
會開啟在主選單當中的隱藏選項"番外篇"
下一篇將會進入這個番外篇來看看其中的劇情

依照慣例的
在這提一下索取補完的方式
補完的索取方式是
請利用站內信功能複製貼上「本篇文章的標題」寄給我來索取補完
各位看到的補完是沒有經過和諧的100%的內容請特別注意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3911015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ケモノ

留言共 16 篇留言

Digimon
原來還有番外篇啊....
話說這篇的主角正經過頭了感覺還真有點奇怪 XD

03-06 13:21

無世
畢竟眼前的就是大BOSS應該也很難用其他篇的態度吧[e27]03-08 17:32
撥開
辛苦了 正篇正式結束 期待番外篇
現在恭賀會不會太晚啊(?)
新年快樂!

03-06 14:05

無世
新年快樂
感覺上番外篇應該會蠻長的[e20]03-08 17:32
樋口祥太
這次的劇情好快阿wwww

白尾是本做的BUG吧,有沒有這麼強XD

話說那個H好突兀阿www 來一發甚麼的(直球X

不過還是很期待番外A_A

03-06 14:24

無世
反正對象是主角
拐彎抹角的應該也沒甚麼用[e27]03-08 17:35
虹音零語
在前面歪的太多了,現在否極泰來變得好正經哦!可惜吐槽力度不怎麼強大啊=…=
但出現H劇情實在是出乎意料啊!

03-06 16:58

無世
畢竟是以R18為主的作品,說有就是會有[e20]03-08 17:36
武龍
辛苦啦,這一篇拖得夠久了,不過這遊戲也快做完了說
白尾劇情太突兀啦.....哪有人見沒幾次面還想殺掉對方的.....突然說要做就做啊[e27](想想大貓的學長[e18])

03-06 18:20

無世
最近是越來越忙,實在是沒甚麼時間寫作[e20]03-08 17:36
貝爾丹締
超直球耶!意想不到的亂入感(´・ω・`)
坐等番外=w=
話說誰救了那個被毀的小鎮啊?想知道白尾被誰「救」了(焦點誤

03-06 20:41

無世
這就不知道了,感覺上這點可能連小說裡面都沒有[e20]03-08 17:37
Yagokoro
終於結束白尾了
辛苦了

03-06 23:17

無世
白尾篇異常的快[e21]03-08 17:37
晚風
白尾的性格真的有點討厭呢![e20]

03-06 23:36

無世
設定上是狂人,難以理解才是正常的啊[e27]03-08 17:37
空格請填寫資料
英雄本部的上層人員被洗腦,白尾的能力太強了
特殊獨立牢房=個人專屬VIP室

03-07 00:44

無世
該做的準備白尾應該早就準備好了[e27]03-08 17:38
浴火焚冰
白尾這一記直球打得我一個措手不及阿
能力就像是BUG一樣 太OP了XD
翻譯辛苦了~

03-07 09:04

無世
完全不掩飾,直接就說想要[e28]03-08 17:41
夜空真龍
魚利和白尾的__根本就是硬要加的

03-07 12:11

無世
這兩個人的確都是突然說要就要的那種[e26]03-08 17:42
達森夏本
可惡 我竟然 覺得白尾很有魅力
不過也是因為主角跟英雄們的襯托

03-07 17:52

無世
這種狂人設定在這類遊戲中很少見啊[e23]03-08 17:42
戀雨犬
可...可惡,白尾股正在上升

03-08 14:30

無世
這遊戲裡的角色都是很有個性的[e23]03-08 17:43
小樹
講話講得好好的莫名其妙就來一槍...
我原本以為這篇應該不會有補完
白尾該不會迎合島上的習俗(?)吧?

03-10 19:05

無世
跟魚利篇一樣
都是突然說要就要[e20]03-11 01:18
麒虎
白尾真是恐怖到了極點
說做就做 讓人搓手不及啊…

03-15 23:49

無世
強制帶入式[e26]03-16 01:19
路邊的刻印
…如果主角有白尾的能力的話,我相信主角也會用的
……主角至少會嚐試一次白尾說的被兩個英雄3P
不過引發的事件可能會從惡性變成惡性(色情的意味)

所以最大的分歧是攻跟受的差別嘛(喂)

04-14 21:22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25喜歡★gght86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東京放課後サモナーズ,角... 後一篇:遠離塵世的島嶼秘密!オス...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nice42255975.................
....................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18:43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