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2 GP

我曾有一名妹妹(中)

作者:安安死靈│2018-03-04 16:00:24│贊助:4│人氣:99


  已和上次的小說隔了一個月多,儘管照著他的意思完成了故事的上部分,但直到現在對於他口裡所說的「幫助」仍然不明所以。
  
  世界仍然正常運轉,電視上報道著對我而言太遙遠的新聞,手機上發佈著友人到哪裡哪裡旅行的自拍,而我只是在房間茫茫地盯著牆上的掛鐘,恍若就算缺少了自己亦無人察覺。
  
  打開面前的筆記型電腦打算接續故事,然而段落中的每一句亦使我躊躇了良久,彷彿將原本已丟棄到垃圾袋的東西翻攪出來,惡臭的黏稠沾滿雙手,一陣嘔吐感從擠壓的胃袋猛然襲來。
  
  「這根本完全沒有幫助不是嗎?」我在獨自一人的睡房中喃喃自語。
  
  儘管如此,我仍然努力地調節著自己。吸,呼,吸,呼,很好,一切沒有問題的。當感受到繃緊的胸口得到舒緩,就重新將雙手放在桌上的鍵盤,好讓故事能夠繼續下去……
  
   *****
  
  在記憶中高一至高二的這段時間,我的世界總是環繞著阿玲運轉,這樣的說法毫不誇張。
  
  無論是在上課,放假,抑或家中,我亦時刻絞盡腦汁地為阿玲著想,渴望的僅是她能比起前一天開心一點點。將快樂與幸福慢慢堆疊,然後在某一天能夠擺脫遮擋雙目的霧霾,爬上高處俯瞰周遭的美景。
  
  那個時候,甚至被某位熱愛動漫的網友戲稱我為「妹控(戀妹情結)」,然而這個稱呼對我而言並不好笑,反而更是刺耳。這大概就是無心的可怕吧?他僅因不了解事情的始末才能作出如此戲言,但我每一次聽到也莫名的揪心,恍若緊閉的箱子被人揭開了一角,從中窺探到的漆黑使我整天也不好受。
  
  儘管我很想大喊「才不是這樣!」,然後嗶哩吧啦地用一大堆文字將他淹沒,但是最後仍將對話框裡的文字通通刪掉,用「哈哈」二字敷衍了事,連忙轉換話題。
  
  另一方面,阿玲的異常隨著我一直以來的照顧,已比一開始有明顯的改善。她起碼在班上能與其他同學正常相處,也在學校結識了一位有共同話題的朋友。看見阿玲在夜裡滔滔不絕地向我訴說著這一切,我亦不禁倍感恩慰。
  
  可是,亦僅止如此。
  
  無論我在這些年來做了什麼,她的狀況和正常之間始終存有一條洪溝,那是沒有辦法跨越的距離。
  
  這份無力感如濃厚而濕漉的暗霧般在我胸膛不斷纏繞,直到現在也一樣使我窒息,無法消逝……
  
  
  我曾在網絡上看到飼養貓狗能夠幫助舒緩情緒,甚至有種名叫「動物醫生」的寵物會到處探訪長者和病人,在互動中為他們培養正面的生活動力。
  
  這不正是治療阿玲的良藥?
  
  當時我靈光一閃,腦海頓然被亢奮佔據,真的覺得自己想出了一個絕妙的主意。我二話不說立刻向阿玲提出我的想法,不如在家中也領養一隻流浪動物,好讓她在家中寂寞時亦有朋友相伴。
  
  「我喜歡狗多一點呢!」
  
  果不其然,她聽到時立刻合上雙掌,眼瞳充斥著鮮有的神采,對我說著當領養後想試試觸摸狗狗的肉球,在公園一起玩拋飛碟呀這樣,心裡的雀躍在臉蛋上表露無遺,宛如第一次到遊樂場的小孩子。
  
  「好喔,那麼下個月帶你到流浪狗之家。」看著笑得如此燦爛的她,我亦知道自己的決定是正確。
  
  我花了一段時間說服我的父母,每天下課後也會到附近的書店找些飼養犬隻的書籍,連玩具和項圈也已經買了。加上當時才知道領養動物需要處理繁瑣的手續,忙不開交。那時真的為新的家庭成員做了很多很多的準備,說不定是我久違地渴望去完成一個事情。
  
  那不僅僅是阿玲的憧憬,同樣是我的憧憬。
  
  然而當帶阿玲到流浪狗之家時,她反而掉頭逃去。她跑到燈柱邊弓著身子,從喉嚨深處拼命地嘔吐,卻什麼亦沒有吐出。只有從眼眶裡溢出來的淚水延著臉頰滴到地上。
  
  「太可怕了。」她喘著氣地說道。
  
  「我實在不敢想像他離世後我會變得什麼樣,我一定每天也會膽顫心驚。」
  
  我這輩子亦從來未看見阿玲如此恐懼!
  
  昔日從她臉上僅是流露出低沉的陰鬱,但此刻折磨著她的是一種憑我沒法得悉,僅是想像就已經承受不住的痛楚。
  
  我實在不敢追問,只是在旁默默撫著阿玲的後背,微微的顫抖傳到我的手中。眼前的少女在我眼中看起來如此弱不禁風,恍若一碰即碎。
  
  中午的街道熙來攘往,路過的途人對我們二人投來異樣的目光。我抵不住旁人的視線,匆忙地帶著疲乏的妹妹回到我們的家。
  
   *****
  
  飼養寵物的主意以失敗告吹,我逐漸意識到讓阿玲待在家中,就彷如將一個好動的嬰兒放在廚房不管般十分危險。尤其是放任阿玲獨自一人在被褥之中窩著,她就很容易胡思亂想,對周圍的事物變得非常敏感。
  
  從那時開始,我決定了每逢周末亦會盡量帶阿玲出外逛逛。有時候是到某某博物館,有時候是到室內遊樂場,有時候就只是到商場溜溜。若果那天懶得想的話,就會帶她到附近的公園打羽毛球這樣。
  
  當身處在戶外,無論是淋浴下太陽的映照下,抑或是迎面而來的微風,也彷彿提醒著自己的世界外還有另一個世界,就算是在身邊挪過的路人亦有屬於自己的世界,頓時就會意識到自己的煩惱是非常渺小。
  
  我記得有次為了慶祝考試結束,特意帶阿玲出了遠門。我們乘坐火車經過了十幾個車站,窗外不斷變換的風景為我們帶來源源不絕的話題。走出車閘,行了一段滿佈綠蔭的小徑,最終來到自然生態公園。
  
  相比起人呀,動植物並沒有什麼情緒問題,亦沒有人際關係的煩惱,使我不禁對他們投以幾份羨慕的目光。說不定人就總是思考太多,才會自找麻煩。
  
  當天的行程細節已沒法在腦海翻找,只依稀記得好像越過了濕地區域和觀鳥屋,又不排除只是跟其他記憶混淆而已。
  
  在中途阿玲纖柔的手牽著了我,她緊握的手心透出一絲的冰冷。這對我而言已成為一種常態,即使二人本應超過兄妹牽手的年齡,但我仍沒有鬆開她的勇氣。
  
  沒錯,只要轉頭瞟視那充斥幸福的側臉,根本沒有辦法抗拒任何要求。
  
  阿玲陶然地環視四周的綠林,心中的陰霾彷彿已一掃而空。那雀躍的模樣恍若回到年幼時般天真爛漫,令我的視線沒法從她身上移開。即使記憶中的風景已變得模糊,唯獨這副投入的笑容仍在我心中深深地烙印。
  
  原來她,那個受憂悒所困的她亦能嶄露出如此幸福的微笑!
  
  愈是渴望保留此刻的曇花,就愈是不想返回家中,回到那昔日的惡夢。
  
  
  在臨離開時我們到達了昆蟲館,門口放有一隻像野熊般巨大的象鼻蟲模型。明明是自然生態公園,在昆蟲館裡的昆蟲不就變得一點也不自然嗎?當時我亦不禁冒出這樣的問號。
  
  凝視著玻璃箱的阿玲忽然喊著了我:「哥哥你看你看,這公園竟然濫竽充數,隨便放些蟑螂就當作展物了。」
  
  「這些好像不是普通蟑螂,而是澳大利亞的■■■蟑螂。」那蟑螂的名字我現在已經忘得一乾二淨了,畢竟誰會在意昆蟲的名字。
  
  阿玲的眼神流露出鄙視道:「到頭來也不是一隻蟑螂,長著噁心的觸角,發出惡臭,而且這隻還比平常的更大更令人雞皮疙瘩。」
  
  「阿玲你真的很討厭蟑螂……
  
  「嗯嗯,不會有人會喜歡蟑螂對吧?」她反問。
  
  「但即使是這樣噁心的蟑螂,竟然也能夠這樣被人捧在手心,特意為牠設立一個舒適的居所,受到的人們的重視和呵護,哥哥你不覺得未免太好運了嗎?」
  
  的確,這種蟑螂,不,甚至是這裡的每一種昆蟲,在市區出現的話就只會被人退避三舍,被人活活打死的份。若要說出其中的分別的話,大概就是人們所說的「命」。
  
  「哥哥,」阿玲喚住了我,然而目不轉睛的視線並沒有離開面前的玻璃櫃。
  
  「其實我亦這樣覺得,覺得能夠遇上哥哥是一種奇蹟,大概已經花光整輩子,甚至下輩子的運氣。」
  
  「……
  
  「哥哥是我的救命恩人,是那個給予這樣的我容身之所的人呢。若果沒有你的話我可能已經不在世上了。」
  
  那總是過於浮誇,如言情小說中才出現的對白,令我一時半刻不知該如何回答。我只是靜默地佇立著,不知所措。
  
  並不是這樣子。
  
  我並非如阿玲所說般這麼偉大。若果我真的是這麼厲害的話,早就讓她不用受這種折磨,能回到以前一樣天真地嘻嘻哈哈。因此每次一聽到這樣說的時候,總如有千萬隻螻蟻爬遍全身,使我混身難耐。
  
  「多謝。」無論在腦海如何磋啄,最終亦只是如此答覆。
  
  「明明我才該說謝謝喔。」阿玲無視別人的眼光,繞著我的手臂貼近身旁。面對著阿玲的熱情,我只是報以一個淺笑。
  
  她對我的這份思念和愛慕,早已超越了普通兄妹的關係,這點即使是遲鈍的我亦察覺一二。
  
  她真的對我抱有愛慕之意嗎?我並不是這樣認為。
  
  阿玲只是如她同齡的少女一樣,渴望得悉愛人,以及被愛的滋味。然而一直以來自身的自卑情結壓抑著她這種奢侈的念頭。當她發現到我這個能容納一切的對象,這份壓抑已久的情愫就毫無保留地向我釋放。
  
  對她而言,我純粹一個發洩愛慾的渠道,只是一個過程並非結果。她將自己幻想成困在孤塔的不幸少女,而我則是唯一解開魔咒的白馬王子。她不斷美化二人的種種經歷,只陶醉於由自己創造的童話世界。
  
  「我真的非常幸福呢!」
  
  她一直以來對我的吹棒,對我的贊美,其實亦是同時對著她自己的內心說道,好讓鞏固自己的幻想,僅是某種空洞的自我催眠。
  
  這樣子,真的好嗎?
  
  即使這種情感是錯誤,毫無疑問的錯誤,我亦沒有好好作出糾正,把她童話中拉回現實。
  
  正確的事情並不代表對,錯誤的事情亦非全然不對。
  
  我已經不想再糾纏任何對錯,僅是渴望每天能過得快樂,平安渡過,這是每個人心中也擁有的願望而已。
  
  畢竟已經沒有其他方法了。
  
  對我亦是,對阿玲來說亦是。
  
   *****
  
  接下來允我插入一段與阿玲無關的碎事,雖然和主題不符但我仍然渴望記下。當我升讀高三,在人生中迎來了一件深刻的事情,就是交到了第一位女友。
  
  當時校園裡正瀰漫著特有的青春氣息。身邊的同學總是說著「愛使人完整」,「一起走到生命的盡頭」這類說話。當時電視某部青春日劇亦非常熱門,內容是講述主角不斷回到過去拯救暗戀的那名少女,每星期總成為了我和朋友的話題。在這樣的環境浸淫下,青春期的我亦不知不覺對所謂的戀愛充滿了憧憬。
  
  在那個時候,我遇到了L子。
  
  當然她的本名並無非稱作「L子」,畢竟不能就這樣公開本名,因此就取她的姓和英文名的第一個共同字母-「L」作為稱呼好了。L子是我的同班同學,身材瘦削,比我矮一寸。她有一頭烏黑的馬尾,外表中上,尤其是那對明亮的雙目總是神采奕奕。我真的很喜歡雙眼漂亮的女生,如精緻的寶石般閃閃發光,可能是因為源自於對自己眼小的自卑心理。
  
  明明我外表平庸又沒有特別之處,讀書和運動亦同樣遜色。相比之下,L子算是在班中頗受歡迎的人物,竟然願意喜歡上我這一種人,當時真是有點受寵若驚。
  
  「因為在我底谷的時候你一直陪伴著我,和你相處的時間感覺很舒服呢,能夠將不開心的事情通通忘光。」
  
  畢竟長期與阿玲這個終極級的對象朝夕相對,在相處上亦漸漸對他人的情緒和感覺變得敏銳,大概這是我唯一可取之處吧。
  
  但現在倒頭回顧一切,或許L子需要的只是某人的依靠,在成功的時候有人讚賞她,在失意的時候有人安慰她。而我,僅是在剛巧的時間在剛巧的地方出現,運氣比較好點而已。
  
  儘管如此,我並沒有批評L子的資格。就像妹妹需要依靠我一樣,我察覺到自身亦需要一個依靠,需要為這疲累的心提供一個歇息的場所。
  
  雖交往無疑是十分充實,卻需花費時間與心思的事情。慶祝節日,唱卡啦OK,四處逛街,即使回到了家後,躺在自己的床鋪,仍然繼續用通訊軟體接續話題,直到對方說聲「晚安」。不要忘了我還要在家中陪伴阿玲,最終不時演變成在妹妹和女友間奔波的局面。
  
  當時為了不停創造美滿的回憶,為了讓我所愛之人展露笑顏,實在是捨割了很多。
  
  如果有人問我在阿玲和L子之中有偏頗哪一邊嗎?
  
  無可否認,我有。
  
  我選擇了L子。
  
  就算那時候不是選擇女友的那方,想必日後亦有各式各樣的事情使我從阿玲中分心吧?例如預備大三的高考,上大學後的社團活動,抑或到外國留學團交流等等。
  
  當然,也許這一切只是給予自己逃離沉重,懦弱而自私的藉口而已。說實話,我已經連自己也弄不清自己真正的本心。
  
  我意識到最初時那個決志的自己不再復返,內心在時間的消磨中已不自覺起了變化……
  
  
  而在和L子相處的這一段時間,我已發現到現實中的交往與我想像中大相逕庭。
  
  的確,在和L子牽著手卿卿我我的時光非常甜蜜而快樂,恍若世界上只餘下二人。而每次她需要關懷,我亦會竭盡所能地安撫她的情緒,渴望她重拾笑容;但每次輪到我陷入低潮,稍為透露出負面的想法時,L子的語氣中總露出些許的不耐煩。
  
  「你不要再端出那幅臉容呀,什麼樣想也是於事無補。不如我們一起做很多很多快樂的事情吧,這樣就能將不愉快的事也全部拋開!」
  
  然後L子就依偎著我的胸膛,垂下的眼簾正向我索吻,沉醉於自己的戀愛世界之中。
  
  到頭來,她所指快樂的事情,也僅是她自身的快樂,而不是屬於我的快樂。
  
  「什麼樣?我的溫暖有好好傳到你的心裡嗎?」L子退了數步,向我露齒而笑。昔日只要看到這幅笑容,感覺內心的煩躁就一掃而空。但此刻在我內心中的並非是溫暖,而是莫名的空虛。
  
  「嗯嗯,就感覺薩拉曼達在身邊一樣。」我也報以微笑,裝作一副釋懷的樣子。
  
  「薩拉曼達是什麼?」
  
  「就是炎之精靈喔。」
  
  「嘿嘿,你說我是精靈嗎?」
  
  L子垂下了腼腆的臉龐,用手掩著了嘴角。她總是喜歡這類如歇後語的說話,百試不厭。明明最初是我心情低落,但最終亦是由我負責惹她歡笑。
  
  在那時起,我亦漸漸沒有再向L子,甚至任何人露出苦悶的一面。受壓力所困的我已經非常疲倦了,實在不願每次為了顧及別人的好意,努力地擠出一副「多虧你我好很多了!」的笑臉。
  
  倘若現在要我總結我和L子的這段關係,大概是宛如以酒解愁。在醉夢中所有的事物亦化為美景。但當酒醒過後,就發現周遭一切沒有任何改變,秒針亦正常運轉,心中的煩惱仍舊沒有消去,內心的悲傷反而倍增。
  
  始終直到最後最後,我只成為了一個僅默默付出的角色,不斷傾聽,不斷關懷,但未能得到任何人的理解。
  
  我有時候,不,經常反問自己為何一直也要這麼費心將心思和時間投放在別人身上。看見身旁的L子總是隨心所欲,想玩樂就玩樂,想撒嬌就撒嬌,彷似在草原上一匹無拘無束的野馬,我的腦海裡就彷彿有一把聲音正在對她吶喊:
  
  「喂喂,為什麼你能活得這麼輕鬆?」
  「為什麼你總能這樣我行我素?」
  「你這樣活著未免太自私吧?」
  
  甚至一度懷疑她這種生活態度背後是否犧牲了無數個像我一樣迎合著她的人。
  
  我沒有辦法成為像L子般的角色,絕對沒有辦法像L子般活得那麼自在。
  
  沒錯,一旦我鬆弛下來,由我支撐的她就會崩塌,連同我一直以來堆砌的價值一起崩塌。
  
  我對自己如是警戒。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3908767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4 篇留言

安安死靈
如果只想分上下篇,誰知愈寫愈多。
我真的不適合寫長篇小說,加上學業繁重,下篇了了無奇,請見諒orz

03-04 18:12

欹嵐
很棒!!!超喜歡這種感覺
總覺得男主角最後會崩潰
該不會妹妹死掉是因為哥哥...w

03-04 19:55

安安死靈
hshs,這就是妹妹的味道,這樣的話……我們就可以合化為一體了03-04 20:41
我只是路過的蘿莉控
是展露吧?

11-23 10:38

安安死靈
不好意思你指有錯字? 在哪裡嗎?11-23 11:52
我只是路過的蘿莉控
其實上跟中都還有幾個錯字或缺字,但是有點懶得挑XD
我一時也找不到在哪XD

11-23 11:55

安安死靈
沒關係啊 還有多謝觀看我的文^^11-23 12:33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2喜歡★soso101098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答案】匿名問卷的有問必... 後一篇:我曾有一名妹妹(下)...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andy567892馴養師
繪圖更新 - [牧羊人之心] 露科亞♥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14:19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