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9 GP

۞霸情人۞ 第六章

作者:LUCIFINIL│2018-03-01 12:42:44│贊助:18│人氣:101


「泠雪霏!這個給妳!」

才剛進入拍攝的地點,一副酷樣的歐陽熲便趁四下無人的當頭,拿出一封印滿粉色小花的可愛信封遞給泠雪霏。

希望這封費盡心血寫出來的情書能打動佳人的芳心,把過往的誤會、誤解通通化開,讓我能如願的與喜愛的人兒前嫌盡釋、共譜佳音!他心中不停的默默祈禱著。

「給我?」

奇怪?幹嘛突然拿出一封信給我?她滿臉狐疑的望著眼前顯的坐立難安的歐陽熲。

而且,這封信倒底有啥特別之處,他竟然會為了它而主動找我說話?真是讓人想不透……

「反正妳拿去就是了!我要去拍照了,這封信就拜託妳了!」

交代完畢後,歐陽熲便滿臉通紅的匆匆離去,留下手拿著信的泠雪霏站在原地發愣著。

「啐!什麼叫做拜託我?到底是拜託我什麼?」

泠雪霏一頭霧水的盯著手中散發淡淡香氣的信。

咦?這信不管是看起來還是聞起來都感覺起來很像是一封用來告白的情書欸!

可是他怎可能會寫情書給我?明明平時都不愛理睬我的人,不可能會對我有好感的!

難不成……

「這是要給綺萱的情書嗎?!」

想了一想後,她不由得這麼自問著。

「嗯!一定就是這樣沒錯!真沒想到外表看起來凶巴巴的他,個性竟然那麼害羞,連封情書都還要拜託我轉交!嘻嘻--」

原來他只是愛裝酷呀!朝著歐陽熲離去的背影,泠雪霏突然噗哧的笑了出來,對他的印象又多了幾分改觀。

「不過,還真是讓我嚇了一大跳呢!沒想到他竟會突然寫了封情書要給綺萱!」

嘿嘿!由此可見,他對綺宣一定仍是舊情未了!要是綺萱也是如此的話,這下子舊情復燃就不成問題了!

「那我就充當一下月下老人,好心的替他轉交這封情書吧!剛好今天也還是在綺萱所工作的飯店內拍攝DM,真是天時地利人和呀!」

會錯意的泠雪霏一邊心情愉悅的哼著歌,一邊緊握住手中的信準備前往尋找文綺萱。

「奇怪了,怎麼都碰不到她?可現在是她的上班時間,也不好意思大剌剌的請櫃檯小姐幫我廣播她出來……」

繞著飯店到處走著的她一心期望能與好友不期而遇,可惜不知是運氣太差還是雙方沒有默契,前前後後逛了數圈,就是完全沒有瞧見好友的身影。

「唉!越急著想把信交給她,反而就越遇不到她,這是老天爺在跟我做對嗎?」

她不禁氣呼呼的碎碎唸起來。

「欸!那個身影是……」

還真是說曹操,曹操就到呀!剛剛晃過去的那個人不就是綺萱嗎?

看著樓層另一端漸漸消失的人兒,泠雪霏著急的大聲呼喊著友人的名字。

「嗨!綺萱!等一下別走呀!」

遠遠的,一個嬌小的身影,一邊跑著,一邊急切的向前方的一位長髮美女打著招呼。

「咦?雪霏?」

看見好友一臉心急的快速朝自己跑來,因此她便停下腳步,等待對方到來,想知道發生了什麼大事。

「妳有空嗎?可以跟妳聊聊嗎?」

泠雪霏挽著好友的手,用哀求的神情凝視著她。

「這……」

看來她真的有事要找她,但現在還是上班時間呀!這該怎麼辦?她不禁傷起腦筋來。

等等!也應該差不多輪到我吃飯的時候了吧!

文綺萱連忙低頭看了看手錶好確認是否已到了用餐時間,然後隨即笑顏逐開的望著泠雪霏。

「剛好到了我的休息時間,我們一邊吃飯,一邊聊吧!」

「好呀、好呀!我肚子也正餓的很呢!」

泠雪霏眉開眼笑的回答著。

於是,倆個女人手牽著手的往位於飯店一樓的餐廳走去。

跟侍者點完餐點後,趁著上菜前的空檔,她們便開始聊了起來。

「妳過的還好嗎?」

「妳過的還好嗎?」

相同的問句讓倆人先愣了一下,然後隨即相視而笑起來,並心想:不愧是好友,連想問的事都一樣!

「雖然沒辦法大魚大肉,但日子還算過得去,妳呢?」

文綺萱含笑的回答著。

「我比妳好些!儘管得為了確定行程、忙著上通告而奔波著,但所得到的代價也不少,算不錯了。」

泠雪霏欣喜的訴說著。

「今天妳怎麼突然想來找我呀?」

她好奇的問著。

「其實也不是專程啦,是順道來看妳的!因為上次拍的相片出了些問題所以今天又來補拍!」

後者吐了吐舌頭,開誠佈公的回答著。

「啐!原來是這樣呀!害我一開始還感動了一下!」

文綺萱用著埋怨的神情望著那多年未見的好友。

「唉唷!別這樣嘛!人家也是努力抽空的偷溜來看妳的欸!」

泠雪霏裝可愛的想博取同情。

「好啦!我知道妳的用心良苦了啦!對了,說實在妳到底要跟我聊什麼事呀?」

俗話說無事不登三寶殿,這小妮子臉上最藏不住心事了。瞧她一副欲言又止的猶豫模樣,便曉得她必定是為了某事而來找她的。

「其實呀……」

她想了一想,不知該如何開口才洽當。

「我們都什麼交情了,想說啥就直說吧!何必吞吞吐吐的?」

看對方一臉難色,文綺萱毫不猶疑的提醒對方。

「那我就直問囉!妳到底還喜不喜歡歐陽熲?」

泠雪霏一臉殷殷期盼的等待好友的真心話。

「這……」

說喜歡也不是,說不喜歡也不對,這問題著實讓文綺萱陷入深思中。

畢竟是初戀的對象,怎可能輕易的就從心扉中完全撤除?

不過回想起當初自己年少輕狂的一頭栽入這場苦戀之中,還真傻呀!

人說男追女隔層山,女追男隔層紗,但對她而言卻完全不是如此!為暗戀的人付出所有的下場卻是什麼都失去!

課業一塌糊塗、感情也無疾而終,淪落到現在根本不敢在談情論愛,成了愛情絕緣體。

而這一切,是該怪他絕情還是笑她愚痴?

「到底是喜歡還是討厭?」

見好友臉色忽兒沉重、忽兒神傷,泠雪霏開始擔心其回答也許會是否定的。

「唉……我不想在討論這個話題了,我們聊些別的吧!」

文綺萱一臉抑鬱的撥弄著餐巾紙。

「可是這問題的回答對我很重要!他畢竟是妳一見鍾情的人兒,難道妳真的不再對他有任何依戀?」

泠雪霏著急的反問回去。

「一見鍾情?呵,那只是文人墨客筆下的暇想罷了!我不願再提起那幻夢般的辭彙。

我現在只願相信一世鍾情,因為那才是身為女人最真切的幸福!」

文綺萱哀默大於心死的回答著。

「欸?」

沒想到她所受到傷害比我所想像的還要深上好幾倍!當年他倆之間究竟是發生了什麼?歐陽熲私底下竟是個踐踏少女心的惡人嗎?

難道當初撮合他倆是我一相情願的錯誤決定?原以為他們是郎才女貌、天作地合的一對,莫非只是我的妄想?泠雪霏惶惶不安的想著。

不、不對!其實我一開始並不是為了要讓好友一償夙願,所以才央求她歐陽家幫忙!

只是因我不想跟那倆人單獨相處,因此才邀綺萱來當擋箭牌,不是嗎?她的心中悄悄的如此提醒著。

所以總歸一句話,都是我的任性害了她,讓她苦嚐失戀的痛苦!我真是該死……

可現在我能彌補這個過錯嗎?又該如何彌補?就把一切全都賭到這封信的上頭吧!

緊握著口袋中的粉色信封,泠雪霏深吸一口氣,暗暗祈願它能帶給好友幸福,並讓她重拾對愛情的憧憬,不再避愛如蛇蠍一般。

「或許,他其實也是愛妳的,只是表達的方式讓妳不能接受!」

畢竟她是局外人,有些事她並不了解,只好依自己所推論的說出所猜測的話語。

「如果他真有點愛我的話,當時就不會對我講出那麼傷人的話了!」

文綺萱突然一陣鼻酸的哽咽起來!

「綺萱……」

望著好友哀痛神傷的表情,令她開始有點猶豫是否該把信件交給她。

在尚未確認歐陽熲這回是真心要追求綺萱,亦或是只打算玩場愛情遊戲,就這麼貿然的把信交給她好嗎?如果他再次帶給她傷害的話,那我不就成了間接害她的劊子手了?

雖然只是一封薄薄的紙張,其重量卻壓的泠雪霏幾乎無法承擔。

「……我這兒有封要轉交給妳的信。」

深思熟慮後,她還是決定把信件轉交給好友,讓她自己判斷和選擇。

「信?」

誰會寫信給我?文綺萱訝然的瞧著桌上那封粉色信件。

「歐陽熲。」

「什麼?」

他為何寫信給我?!是為了道歉還是……

「畢竟他曾經傷妳很深,所以我不會再表示任何意見,只希望妳仔細看過內容後再決定妳的選擇是什麼。」

泠雪霏平靜的說著。

「好吧!我會仔細閱讀這封信的。」

文綺萱小心翼翼的將信收入口袋中,打算獨自一人時再來看它。

「假若他是要求想跟妳復合的話,妳會答應嗎?」

她用晶亮的眼眸直視著好友。

「這個問題我現在無法馬上回答妳。但如果真是這樣,我可能要先考慮一陣子才能做出結論吧。」

文綺萱四兩撥千金的擋掉這個問題。

因為以她現在的心境,根本分不出是愛他還是恨他多一些。

「我明白了!如果結論出來的話要通知我喔!」

「好啦!一定會立刻跟妳說。」

當她們的談話告一個段落後,侍者也剛好送上餐點。於是倆人開始默默的享用著美食。

儘管佳餚在前,不過卻因為那封信的關係,使得她倆的心頭縈繞著切不斷的煩惱與思緒而頓時食不知味起來。



☆☆☆



「欸?你這麼臉這麼紅呀?是跑去偷喝酒嗎?」

歐陽潁疑惑的問著直到剛剛才匆匆回到拍攝場所的歐陽熲。

「才不是,別瞎猜!」

仍是一臉紅暈未退的歐陽熲用眼角餘光瞥著那總是擅長察言觀色的弟弟,並心想:要是讓他知道遲歸的原因,必又會被他狠狠揶揄一番吧!

「不是?那臉怎麼這麼紅?」

難不成……不會吧?!會是我想的那樣嗎?歐陽潁不禁詫異的瞧著眼前的人。

「你剛剛去幽會是不?所以臉上盡是激情未消的餘溫!」

歐陽潁不由得大叫起來,音調之高,引的一旁的工作人員不禁紛紛側目偷望著被指責的當事者。

「拜託!你為何會想到那兒去?」

歐陽熲氣急敗壞的想要掐死眼前亂放話的人兒。

可惡!不管說或不說,都一樣會被他氣死!早知道就坦白算了,也就不會被人誤解!他懊悔的想著。

「因為你常常做這種事,因此我很容易就會聯想到那裡去呀!」

歐陽潁故作無辜的回答著,無視對方眼中想要殺人的訊息。

「那早就是八百年前的往事了,你還提它做什麼?」

歐陽熲忍不住大吼起來。

「咦?沒想到你禁慾那麼久了?是該恭賀你還是同情你?」

歐陽潁不停逗弄著自己哥哥,一隻手還好心的拍了拍對方的背。

「你不說話是會死喔!」

歐陽熲惡狠狠的瞪著一直吐他嘲的親生弟弟。

「嘴長在我臉上,你管不著!」

「歐、陽、潁--」

風雨欲來的詭譎風暴悄悄降臨在拍照現場。

「咳咳--我說呀!你們兄弟倆的家務事可否回家後再吵,先拍照行嗎?待在這兒的每分每秒可都是要付費的欸!」

一旁的攝影師為了不想影響進度,因此只好出聲制止他倆再繼續吵下去影響到工作進度。

「好啦!我知道了!」

歐陽潁嘻皮笑臉的回答著。

「親愛的哥哥,我們來拍照吧!」

「噢……」

只見歐陽潁突然很親密的搭著歐陽熲的肩膀,讓後者的雞皮疙瘩頓時冒了出來,並暗自心想:他變臉的速度簡直可以媲美演員了!

「好啦!大家各就各位,準備補拍囉!」

「是!」

下一秒鐘,只見房內工作人員不停的幫歐陽兄弟換裝、換妝,好把昨日不理想的部分重新再拍一次。

等到天色漸漸轉黑後,所有進度終於完成,而所有人員也累癱在沙發上稍作休憩。

「奇怪了!怎麼都沒有任何訊息呢?」

甫一結束工作,歐陽熲就連忙對著手機猛瞧不停。

「你幹嘛一直盯著手機看呀?」

歐陽潁忍不住對那邊看著手機邊喃喃自語不停的哥哥質問著。

「好吧!我就老實說了,其實我剛剛晚到的原因是因為我去送情書給雪霏……」

歐陽熲摸著頭不好意思的說著。

「什麼?你真的寫情書給雪霏?」

歐陽潁吃驚的叫著,腦袋並立即浮現出一個大男人對著粉嫩信紙小心翼翼寫著情話綿綿的有趣畫面。

啊!好想知道他寫了些什麼內容喔!他在心中大喊著。

「是呀!我就照你所說的寫了一封闡述我心中對她如何愛戀的真摯情話的情書,然後親自交到她手上。

並且我在情書的最後備註著,如果她願意跟我單獨談談的話,就打電話給我,所以我才會對著手機猛瞧……」

歐陽熲像個情竇初開的小夥子般羞怯的回答著。

「拜託!你以為她會馬上看信、馬上打電話給你嗎?」

歐陽潁不禁發起牢騷來。

「可她消失那麼久了,我猜想她應該看完信了吧!」

「……說的也是,從上工後就沒瞧見她的人影,看來真是躲到某個地方看信去了!」

倆人對望一眼後,同時緊盯著手機。而就在這時,一陣急促的鈴聲忽然響起,讓他們頓時嚇了一大跳。

「喂!哪位?」

歐陽熲心兒怦怦跳的接起電話,並猜想應該是泠雪霏打來的。

「欸?等等……」

只見他的表情由興高采烈轉為臉色鐵青,然後把手機當垃圾般的扔給一旁的歐陽潁。

「幹嘛丟給我?」

歐陽潁一頭霧水的問著。

「文綺萱打來的……」

歐陽熲一副臭臉的回答著。

「綺萱?」

啐!現在是什麼情形呀?怎麼會是綺萱打來的?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算了,暫時不想這些了,先趕緊回話再說吧!歐陽潁連忙拿起手機與對方交談起來。

「喂!綺萱嗎?……嗯?……是,沒錯!……好,那就這麼說定了,拜拜囉--」

歐陽潁簡短的講完電話後,隨即轉頭望著歐陽熲。

「天呀!我真是被雪霏打敗了--」

他一面哈哈大笑,一面望著可憐的苦主。

「快說,爲啥是文綺萱打來而不是雪霏?」

歐陽熲既生氣又憤怒的質問著。

「因為呀--」

歐陽潁用憐惜的目光射向面前暴跳如雷的老哥。

「她把你嘔心瀝血的大作拿給了綺萱!」

真猜不透老哥把情書交給雪霏的過程究竟是怎樣,竟然會讓後者以為這封信是要轉交文綺萱。

天呀!這真是天底下最烏龍的一件事了!歐陽潁在心中不斷竊笑著,並打算把這個小道消息出賣給老媽知道,讓她也能樂開懷。

「怎麼會這樣?我明明親手拿給她,她為何會拿給文綺萱?」

歐陽熲抱著頭不解的大叫著。

「你有囑明信件是要給她的嗎?」

歐陽潁以看好戲的口吻提問著。

「……沒有。」

歐陽熲悶悶的回著。

「那你拿給她時,講了什麼話?」

「我說〝我要去拍照了,這封信就拜託妳了!〞」

「原來如此,我懂了!」

歐陽潁稍稍思索一會兒後便明白為何會發生這場烏龍事件了。

「因為她本來就跟你不是很親,所以當你對她說這封信拜託她時,她本能的認為此信絕對不會是給她的,而是你要她將它轉交給某人。

而那個某人會是誰呢?當然就一定是從前苦追過你的文綺萱呀!看來雪霏真的很想湊合你跟綺萱舊情復燃!」

歐陽潁把前因後果解釋完畢後,忍不住又竊笑起來。

沒想到雪霏這麼處心積慮的想讓綺萱跟老哥在一塊呀!可惜他倆是不可能有結果的!

因為綺萱當初愛上的人並不是眼前這位脾氣暴躁、行為衝動的野獸派型男,而是……

「你還笑!」

歐陽熲舉起拳頭,作勢要扁人。

真是既生瑜何生亮!上天賜給我這位弟弟擺明就是要我難堪的嘛!每次每次,不管是發生什麼事,倒楣的總是我,好康的總是他!

就連這次也是一樣,明明跟綺萱有一腿的人不是我,卻因他老是不跟雪霏說明,害的他老是被她當作負心漢!

「因為真的很好笑呀!」

歐陽潁絲毫沒有任何害怕的神情繼續笑著,因為他知道對方是不會真動手的。

「哼!有你這種弟弟是我的不幸!只會落井下石!」

「嘻!有你這位哥哥是我的榮幸!常讓我樂開懷!」

倆兄弟不禁互槓起來,不過最終還是由歐陽潁略勝一籌。

「算了!懶的跟你辯了!但是,我要再跟你提醒最後一次,綺萱的舊情不是我而是你,因此你最好跟雪霏好好澄清,不要老是把我拖下水!」

歐陽熲表情嚴肅的說著。

「好啦!我知道了!我會找個機會跟雪霏談一談,順便將你的愛慕之情也順道告訴她!」

歐陽潁收起嘻皮笑臉,也一副認真的回答著。

「啐!後面那個順道就不必了,我會親自跟她說清楚講明白!」

既然情書沒有用,那就跟她來個面對面的促膝長談,這樣就應該不會被她張冠李戴了吧!

吃了一次悶虧的歐陽熲決定不在依靠一張薄紙來傳達情意,改用身體力行的方式來訴說自己的愛意。

「既然如此的話,我就期待你下回的告白會比這次順利一些!但是呀,我還是忍不住猜想你被直接拒絕的機率究竟有多高!」

歐陽潁搖搖頭,並眉頭深鎖的望著自己哥哥。

「你就是存心要詛咒我是吧?看我難過你就高興是不?」

歐陽熲又再度興起掐死眼前人兒的衝動。

「哪裡的話!你可是我唯一的哥哥,我怎忍心看你受苦受難呢?只不過偶爾也會想看看你可憐的模樣好讓我開心罷了!」

歐陽潁誠摯的笑容搭上惡毒的話語,使得歐陽熲簡直是欲哭無淚、不知該如何接腔。

唉!有這種弟弟真是倒了我八輩子楣!他滿腹辛酸無人知曉的怨天尤人著。

「算了!我不想在跟你講下去了……」

免得傷身又傷心!他在心中默默的備註著。

「這樣正好!剛好我也不想在浪費寶貴的口水給某人!」

「……」

真是一位死小子、討厭鬼、笑面虎、混帳……歐陽熲腦袋迅速閃過無數個不甚禮貌的字彙。

「對了,明天沒有通告對吧?」

歐陽潁用詢問的眼神望著歐陽熲。

「對呀!你問這幹嘛?難不成你有什麼事要辦?」

「嗯!我要去約會!」

「約會?」

歐陽熲瞪大眼睛看向那眼眸閃著某種無法言喻的光芒的歐陽潁。

「沒錯!跟文綺萱。」

後者的嘴角噙著一抹高深莫測的微笑。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3905193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2 篇留言

Arthur
好文章 [e34]

03-01 16:57

LUCIFINIL
謝謝XD03-01 17:30
吳旻( °∀°)
辛苦了

03-01 18:45

LUCIFINIL
不辛苦啦XD03-01 20:10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9喜歡★LUCI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美喜井稲荷神社》供奉的... 後一篇:浴衣少女...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laxrc817喜歡看實況的巴友
我的實況台 https://www.youtube.com/channel/UCXgFa35QQUZSmYqGGao9tTw?sub_confirmation=1 七龍珠 FighterZ 實況 喜歡的話歡迎訂閱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13:56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