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3 GP

【蛻變之聲】番外、於雪中相遇(合)

作者:地圖│2018-02-28 21:03:25│贊助:6│人氣:90
上篇連結:點我

        「感人肺腑的人類善良的暖流,能醫治心靈和肉體的創傷。」——羅佐夫。
 
        「你知道你在做什麼嗎?」
 
        深夜,萬籟俱寂,惟有霜雪散落的聲響,低沉而厚重,林中霧氣未散、像極了迷途之人於樹間穿梭。一道男聲打破寂靜;那男子一身雪白的大衣、粉色的捲髮十分顯眼,他那雙翠綠的瞳孔此刻飽含著怒氣,似雪的肌膚上浮著青筋,能顯示出他此刻有多麼憤怒。男人握著方才的捕獸夾、力道大至足已使指尖泛白,滴落的腥紅早已分不清是夾上原有的、抑或是刺到他的。
        
        被問話者並沒有回答。牠依舊哈著白氣、瞳仁不斷地顫動著、冰晶似的毛髮全高豎起如同銀針般地疹人、長有駭爪的四肢彷彿像要將地面抓爛般、不斷擺動的長尾旁浮著粉末般的晶體,模樣十分具有威嚇及警戒。
 
        「把她給我。」男人低喝道。

        牠身下躺著一名女孩。乳白般的細髮此刻像秋冬的雜草般髒亂不堪,連同她的衣物抑是如此,沾滿了泥土和雜雪,可見是有被拖咬著一段時間,她本紅潤而元氣的臉頰此刻蒼白無比、額間被刮破還滲著血珠,時不時往鬢髮邊滑落、染紅了一小塊。牠能感受到她的氣息愈見微弱,著急而急躁的心情使牠更加憤怒著。
 
        那似狼的生物並不打算服從,牠知道後果會是如何。
        依舊高舉著尾巴威嚇著。
        
        而男人身旁站著一群與牠有著相同外表的同伴,有的同樣高舉著尾巴喝斥著、有的將尾巴夾了起來不敢參與此刻的情況、甚至有些正大啖著女孩帶來的水果、絲毫沒有參與的意願。情勢非常地緊張,彷彿稍有不留意的話,對方射來的銀針就會毫不留情地貫穿彼此。

        男人緊湊著眉尖、眼裡的憤怒轉變為不解、已無先前滿腹的怒氣,本準備高舉攻擊而緊繃的手臂緩緩地鬆解了下來。他哫了一口、聲音滿是鬱悶;翠綠的雙瞳看了牠一眼後,便回過頭走往一處枯乾的樹幹坐下。而見著男人的舉動,他身旁的狼群便開始自由活動,有的跑去搶食水果、有的席地而臥、氣氛瞬間悠閒起來,與方才的情況判若兩景。
 
        「你是我見過最奇怪的帝王雪犬了。」他拍了拍膝下的位置,示意牠過來。

        「帶她過來取暖吧。」
        聞此,那隻帝王雪犬總算垂下了尾巴,牠嗷叫了一聲後將女孩運至背上,往男人身旁步去……

        清晨,微暈的陽光灑進了濃林之中,在霧氣的折射之下四周模糊了不少,但白雪依舊閃著微微的亮光,如水晶般璀璨。那隻帝王雪犬的身旁不斷生著霧氣、而稀薄的水氣就在附近縈繞著,久久無法消散。女孩就躺在牠的身旁,蒼白的頰邊在男人餵了她冷杉藥後逐漸恢復紅潤,而帝王雪犬則不斷舔著小姑娘受凍而不斷顫抖的雙手,試圖為她取暖。
 
        「?」察覺到小姑娘身子有動了一下,雪犬的尾巴不自覺地晃動了起來。
        牠蒼藍的雙眼閃著光芒、十分專心地看著小姑娘的動靜,樣子像極了孩子。

        女孩的眼皮顫抖了幾下,隨後緩慢地張了開來、依舊泛著疲累的雙眼卻不遮如寶石般的美麗,她眼睛半開、搖晃著視角,當她一瞥見那雙翠綠的雙眼時、本沉下的驚恐又全數浮上心頭,她瞪大雙眼併試圖往後、卻發現後頭墊著的物品十分柔軟,她雙眼再一轉,又發現一隻可怕的狼就在自己身後、而自己居然躺在牠身上睡覺——!

      女孩的臉又瞬間慘白、本被暖和了的身子不禁冒起冷汗,嘴唇支支吾吾地說著:「我、我不好吃……」
 
        聽到後,男人一臉莫名奇妙、然後……笑了。
 
        「哈哈哈哈哈哈——!」笑聲大到其他的帝王雪犬都回頭看向他,眼神滿是疑惑。
        「我對妳沒興趣阿。」男人笑到眼角沁出了淚水、他伸手抹去,然後一臉好笑的表情向女孩說道。
 
        「惡魔也是會挑人的。」

        自男人噗哧大笑後,氣氛明顯好轉了許多,小姑娘捧著男子熱過的冷杉藥、小心翼翼地撐起身子、以她覺得不明顯地回眸看向身後的帝王雪犬;而牠神態十分柔和、毛絨的尾巴不斷搖擺著,似乎在訴說著牠此刻十分開心與放鬆。
 
        女孩望著牠,表情有點複雜。
        牠望著女孩,心情無法表達。
 
        女孩尷尬地避開交接的視線、捧著湯碗的手指還在顫抖,她試圖往四周看去,卻角落瞥見一個她此刻恨之入骨的東西——她手指瞬間無力、而碗就從手指間脫落、打翻在雪地上。她已無氣力憤怒或傷心,只能感覺到心臟破了個大洞、徒留寒風摧殘著。她用那微冰的手掐著男子的衣角、湖藍的雙眼沁著淚水,小臉因為想克制哭的衝動而脹紅,模樣令人心疼。
 
        「我想救牠可是……」她胡言亂語著。

        男人看向擱在一旁的捕獸夾、看了女孩、又看了她身後著急的帝王雪犬,翠綠的瞳孔若有所思……於是蹲了下去、他扶起女孩的臉龐,女孩哭皺了臉蛋、漂亮的眼睛早已被淚水所淹沒,她涕淚縱橫的樣子讓男人油生不捨的心情,他用拇指抹去女孩墜落的晶瑩,薄薄的嘴唇輕柔吐道:
 
        「妳盡力了……」

        語畢,男人將哭得更大聲了的小姑娘攬進懷中、搖晃著身子像是在安慰她似的,不斷安撫著縮在他胸膛裡的小姑娘。見狀,那帝王雪犬急忙跑到她身旁、因為找不到空隙鑽進去而著急地來回走著。
 
        為了安撫女孩,男人說起了故事,這才使女孩才得知「惡魔」的由來——

        大約在兩年前,他因為看不下人性的醜惡以及喵喵犬被屠殺的慘景、於是帶領著牠們一同躲進了森林、森林深而廣,對於要躲避人群來說是還不錯的地點,但如說要根絕此類情況發生,他不得不佯裝反派、協同與被虐殺的喵喵犬怨恨的靈魂所形成的帝王雪犬,藉由恐嚇居民的方式,讓所有人不敢接近這裡,而自然以訛傳訛,漸漸的他就被冠上「惡魔」這個稱號。雖然他也是萬不得已,但看見喵喵犬在他的保護之下過得十分安好、他覺得十分值得。
        
        見懷中女孩的情緒平穩了許多,男人仍撫著女孩的頭、替她除去了夾於髮間的碎雪與石子。女孩抬起頭來,眼睛紅了大半;她瞥見男人手腕上有著一段文字、男人的表情十分地平淡、那如翡翠的雙瞳卻有著化不開的憂傷,如同他身上百里香(註一)的氣味、他用著那低沉而溫雅的聲音像女孩說道、這句話她知道她絕對忘不了:
 
        「——如果大家都像妳一樣善良就好了。」

        女孩蹲在帝王雪犬的面前,帝王雪犬坐在女孩面前,牠搖搖尾巴、眼睛眨阿眨,悠然的模樣應該是看到女孩身子已無大礙了吧,女孩伸出手撫著牠、柔軟的觸感讓她不禁鼻子又一酸、她將臉靠上帝王雪犬的:
 
        「對不起……」女孩說道,語氣裡滿是愧疚,結果被牠舔了一口、才又從低落的情緒裡回復,看著牠擺著尾巴的模樣,女孩深吸了口氣,似乎精神好了些;她伸進口袋中想找有沒有剩餘的莓果,剛伸進去她就立刻起了雞皮疙瘩,裡頭的莓子全爛掉了,當她手再拿出來時已是一片淒慘。帝王雪犬歪著頭看向小姑娘,再看向她狼藉的手掌、想都沒想就埋頭舔得乾乾淨淨、嘴邊還沾到了一些。
        
        「吼——」帝王雪犬一臉滿足地看向女孩,嗷叫了一聲。
 
        似曾相識的場景。
        似曾相識的彼此。
        ——女孩立刻擁住面前的「小傢伙」,眼淚再次地湧出,而「小傢伙」則忙碌地舔去女孩臉上的淚水。
        
        好複雜的心情。
        既是開心又是難過。
        
        「取好名後就帶牠回家吧,本來就應該跟妳了。」男子道,嗓音裡充滿了欣慰以及女孩無法分類的情感
 
        她牽起「小傢伙」的手掌,湛藍的雙眼滿是感動與喜悅。
        哭到紅腫的眼睛、淚痕滿佈的臉蛋、還沒整理而蓬亂的頭髮、髒髒的衣服,此刻在「小傢伙」眼裡都是最美的,於是又開心地又嗷叫了一次。
 
        「基恩(Gibbon)(註二),我們回家吧。」女孩緊緊抱住牠,像是怕牠跑走般。
 
        而四周響起了其他帝王雪犬的呵欠聲,聞此、女孩和男子也忍不住打了呵欠,打完後他們倆不禁笑出聲來,兩人都憋著嘴不再打第二次:
 
        「這是牠們對基恩的祝福,恭喜牠找到主人。」
        「快走吧!妳家人會擔心的。」
        語畢,男子一把將女孩抱起放至基恩背上、還貼心指示她抓住牠的毛皮以免墜落。
        「可是、先生,我還沒問您的名……」話音未落、基恩便在男子的指揮邁開了步伐,遠離了森林……
 
        而在基恩起步的同時,男子嘴唇微啟——
 
        陽光的痕跡越來越明顯、霧氣早已消失不見,她甚至還依稀看見霧氣似乎往天空飄去、不再拘限於這。四周的景色在基恩的奔馳下快得無法看清、連自己走來的路也完全分不清,由於速度的關係、寒風難免刺骨且強烈,女孩有些頭暈;她趴在基恩的背上試圖取暖,開始細想今天發生的種種,第一次的冒險、第一次被拖走、第一次瞭解到謠言的真相、還有第一次聽見……心情十分複雜。
 
        「以後還能再見嗎?」小姑娘望向早已遠離許久的那處森林,心裡十分不捨道。
        基恩沒有回應,只是將頭上的王冠緩緩滑至女孩手上。
        而在觸摸當下、女孩不再感到寒冷,她能感覺到頭髮因風而吹揚、衣服因風而抖動,但她絲毫沒有寒冷的感覺……女孩久違地翹起唇角,抱著王冠再次趴至基恩背後。

        「謝謝你。」
 
        基恩還有……
        「我回來了。」
        「怎麼這麼早就去湖……受傷了!?額頭!……孩子的媽!」
        「安安,妳旁邊是……?」在父親被母親嫌太吵所以去罰跪洗衣板後,媽媽立刻拿著手帕擦拭著女兒的臉道。
 
        基恩與安望向彼此,一人一狼互相給了眼神:
 
        「新家人——!」
        「吼——!」
 
        母親看著安安,給予了欣慰的眼神,她蹲下身撫著基恩和安安的頭,溫柔的嗓音滿是甜膩,「怎麼認識的?」

        安安紅起雙頰、有點難為情地說道:
 
        「天使喔!」
        「在森林裡有位綠色眼睛的天使幫助我的!」
 
        ——薩穆(samu),我叫薩穆。
《完》

註一:百里香花語為勇氣。
註二:The Meaning of Names:
Ann——gracious, merciful.
Samu——to be able to hear God.
Gibbon——a friend with a gift.
後言:原本基恩應該是要翻基本才比較像,可是不好聽所以我就……恩。
基恩名字的意思如上,那個禮物對我來說有蠻多的解讀的,像是「陪伴」、「家人」,又或者是給了薩穆久違的溫暖……之類的。
薩穆以後會再出現,也許會寫他個人故事也說不定。
以上。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3904505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蛻變之聲

留言共 2 篇留言

白蘿蔔
我看到基恩這名字的時候也是在想,為什麼翻譯得好像不太一樣(x
基本這名字hen棒啊xdddddd

02-28 21:22

地圖
我要假裝大家都看不懂英文然後騙他們(ㄍ02-28 21:24
凍結
有生之年居然能看見地圖發文,這一波也是值了XD

02-28 22:05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3喜歡★H0986252665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蛻變之聲】番外、於雪中...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