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3 GP

【蛻變之聲】番外、於雪中相遇(承)

作者:地圖│2018-02-28 20:14:30│贊助:6│人氣:30
上篇連結:點我

        「人生最困難的事情是認識自己。」——特萊斯。

        恐怖故事永遠對小孩有用。
        而它們的用意大多是來教育孩童別冒危險,否則會落得玩火自焚(註一)的下場……
        但故事又有幾分真,幾分假呢?

        回程的風景並無太大差異,惟有天色變暗了些,出門時雪白的蒼空待到此時已淡淡灰暗,看來採冷杉果花了一段時間。陣陣陰風吹來,雖然強度不大、但總深襲骨頭,讓人不禁起雞皮疙瘩。小姑娘蜷著身體、將牽著爸爸的手收回、轉而縮進袖口、小臉則縮進圍巾裡頭,腦袋瓜裡全是媽媽做的蘑菇濃湯。

        「阿!剪果子的剪刀忘記拿了……」父親突然大叫了一聲,然後一臉尷尬地望向女孩。
        「要回去拿嗎?」女孩問道,小小的身子開始顫抖著。
        「先在樹下等我,爸爸馬上回來。」父親牽著女孩到方才刻印的樹木下,確保她站在避風處後,再次向她叮嚀道便快速地折返回去。

        女孩乖乖地站著、雙眼直直地看著父親消失的方向,方才父親所說的話語不禁又湧進思緒;湛藍的雙眸又濛上一層灰、手指不自覺地捏緊。她開始左右張望,不時望向地面、不時望向天空;冬天天黑得特別快、幾刻前看還是淺灰的顏色,而現在已是半黑,也因為夜深的關係、溫度下降得特別快,她能感受到風從毛衫的空隙鑽進身體的感覺,不禁打了個冷顫。她盯著父親刻的印子、然後尋找方才埋的紅莓……

        「被、被挖開了——!」女孩驚呼出聲。

        裡頭的紅莓早已消失、只剩下被刨出洞的土壤;上頭尚無雪花,感覺是不久前才挖出來的,而自己和父親也是幾分鐘前才到達此地的,所以拿紅莓的「人」應該是在他們抵達前把紅莓拿走的……但,拿走的是「誰」?

        女孩瞬間起了雞皮疙瘩、白皙的肌膚染上了慘白,立刻將藏於袖口的雙手露了出來、雙手合十、雙眼緊閉,萬般祈求神保佑她不會受到任何危險,也請保佑父親能趕快回來,阿阿還有她真的不好吃,雖然媽媽料理手藝很好、但她偶爾還是會挑食,像是黑橄欖之類的超級討厭,另外番茄汁雖然有助身體健康,但也很討厭,所以自己真的不好吃,拜託放過我吧!
        
        在小姑娘虔誠地禱告之時,有一團小毛球突然出現在她身旁、蹭上她的腳踝。

        「阿阿阿——!」

        她著實地受驚了,毫無目的地亂跳著、然後直接一屁股跌坐在雪地上,模樣十分滑稽。那小東西瑟瑟顫抖、完全不在意對方受驚的模樣,逕自又往女孩靠近了些,直接在她的臂膀中窩下。
        感覺臂中的生物沒有攻擊性後,女孩大吐一口氣、卸下了厚重的壓力。她花了幾分鐘平復呼息、待至心跳頻率恢復後才開始端詳這團生物;牠的體溫很低、像是受凍很久的樣子,體型偏小、剛好半條手臂的寬度,看來年紀還不大,乳白的毛皮蓬鬆軟綿、小耳朵被女孩呼出的氣搔得抖了一下,緊縮於毛內的小掌仍有少許露了出來,活像顆會呼吸的棉花糖。

        「你餓嗎?」女孩小心翼翼地捧著牠,從兜裡掏出幾顆紅莓。
        小東西鼻子一聞、直接往女孩的手舔、將紅莓全數掃盡口中,然後牠看向女孩、白白的臉頰還沾著淺紅的汁液;黑色的眼珠澄澈無比、像是銅鏡般能映出女孩的臉龐,牠眨了眨眼、舔了沾著食物的嘴邊,嘴角如微笑般撅起:

        「喵——」不明不白地鳴了一聲,是還想要吃嗎?還是想跟她道謝?

        女孩至此才將恐懼拋至腦後,她伸手揉著小東西的頭頂,觸感如上好的羊絨般綿柔,緊繃的唇角終於鬆懈,她露出白色的貝齒笑了,她蹭著牠:

        「這裡很危險的,有惡魔會吃掉你哦!」小東西仍然眨著大眼,完全聽不懂。
        「要先跟我回家嗎?家裡有暖爐跟熱湯,能暖暖你的身子喔。」

        女孩捏著小毛團的臉頰、蹭著牠的鼻尖;正當她準備用雙手好好捧著牠時,不知觸碰到何處惹得小東西一陣慘叫,嚇了小姑娘一跳;她輕柔地撥開牠藏於毛裡的後腳,發現一道怵目的傷口、一道鋸齒痕清晰而殘忍的印在牠纖細又脆弱的後腳、後腳的皮毛全數被剝起而浮露一點一點發紅滲血的毛孔,血早已凝固、但如果再受傷一次恐怕又會血流不止,雖為初次見面,但這道傷口也彷彿印在了小姑娘心上、心痛無比,她細眉深鎖、眼神滿是哀傷與不捨。

        「你跟我回家吧!我幫你療傷……」於是她再次慎微地捧起牠,與牠一同等待父親。

        不知怎地,原本安心地窩在小姑娘手裡的小團子突然站起前腳,小耳朵束得直挺,眼睛直視著某處,像是被什麼吸引了般;正當小姑娘要伸手將牠按回原位時、牠一個墊步、輕巧地跳離女孩的臂灣,往森林深處跑去了。

        「吼——」

        耳邊乍聞一聲嚎聲,女孩本放鬆的心、又再次吊到了喉頭,她左右張望著、但無奈在群林繚繞的環境下根本分不出聲音的來處;她一邊擔心著小東西的狀況、一邊又害怕著狼是否會靠近,如果自己擅自跑走找不到路回家爸爸媽媽又會擔心、但是小東西現在又受重傷、如果不好好治療的話,如果惡魔抓到牠的話……

        小姑娘別無選擇,只好在原地不斷走動,緊張地不斷捏著手指,眉頭深鎖到彷彿解不開般、大眼死盯著地面、眨著眨著就眨出了淚水,她咬著嘴唇努力不哭出聲音。

        「安安!我回來了。」一道令人安心的聲音自去程的路途響起。
安安不加思索地往父親身上一抱,什麼也沒說便是一陣嗚咽,不管怎麼詢問、她什麼也沒說,只是囁泣著。

        最後,父親牽著啜泣的女孩一同走回了家、女孩不斷擦著淚珠,捏著父親袖口的手指還在顫抖,憐人的模樣讓父親油生了罪惡感,不知道是因為亂編故事真嚇著她了抑或是放她一個人太久的關係。而回到家後,母親看見小姑娘哭花的臉蛋甚是震怒,於是就罰男人跪搓衣板跪到吃飯。
        
        「怎麼了嗎?」母親溫柔地擦去安安臉上的淚珠。
        「沒事。」小姑娘雖如此地說,但眼淚沒有停止的跡象,一想到小東西現在不知情況如何,心就像被揪著般的疼痛。

        「我只是在為我的無能為力感到悲傷而已。」

        夜幕低垂,萬物再次回歸休憩狀態,鳥聲低垂、燭光點燃,家家戶戶正享用著冬季熱騰騰的料理。
        但這頓晚餐,雷克一家不是享用得很美味。
下篇:點我

註一:德國童話故事之一“Harriet and the Matches”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3904424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1 篇留言

白煌羽
辛苦了

02-28 21:30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3喜歡★H0986252665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蛻變之聲】番外、於雪中... 後一篇:【蛻變之聲】番外、於雪中...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robert286 ⎝༼ ◕Д ◕ ༽⎠
⎝༼ ◕Д ◕ ༽⎠⎝༼ ◕Д ◕ ༽⎠⎝༼ ◕Д ◕ ༽⎠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21:59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