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3 GP

【蛻變之聲】麻煩的一天。

作者:Wyatt (՞ਊ ՞)│2018-02-26 18:47:11│贊助:6│人氣:85
  因為一時有趣而接下的委託,今天的他才會與一些自稱冒險者的小傻子一起來到這片據稱充滿著各式魔物的森林裡。這次委託的形式就跟希望星上隨處可見的形式其實沒什麼差別,也就是說無論是古今中外,只要你將寫了東西的紙給釘在公欄上,自自然然就會有人上門。
 
  只要不是作奸犯科的,一般都會有人接受;當然,即使是作奸犯科的委託,也會有不少人接受就是,不過不會放在見光的地方。
 
  若是在平時,他並不是一個喜歡這種做吃力不討好的事的人,畢竟作為一個軟弱又手無撲雞之力的普通人,他跟著去的話也只是一種找死的行為。不過既然這次不是只有自己一個,而且就報酬而言也是很適合自己的心水,所以這次他也只能免為其難的接下這委託了。
 
  這次的委託很簡單,就是護送一批武器,然後穿過森林直達小村莊,以讓當地村民有力量來應付最近變得頻繁的魔物襲擊。
 
  什麼?
 
  你想知道報酬?
 
  報酬就是據稱價值很可觀的寶石,數量剛好是每人一顆。
 
  他雖然不是個特別缺錢的人,不過恰好這星期也沒有工作,他也需要找些東西來消磨時間。
 
  山林區的泥土本來就不是特別討喜,同時因為這幾天也有下雨的關系,泥土都變得濕滑,有好幾次他都看見同行的冒險家給摔得狗吃屎了;而他的靴子也沾上了不少泥土。
 
  同行的小夥伴,除了他這種平凡人,還有一個拿著大劍的粗獷漢子、看上去很專業且拿著弓箭的酷妹、體質似點瘦削的小矮子(自稱是魔法師)和一個天真得像是來散步的金髮馬尾美女。
 
  大漢似乎很喜歡發號司令,而且單看外表的話,他也挺像團隊的領導者,所以大家都沒有異議。倒是金髮馬尾妹從一開始就黏著大漢……嗯,大概她認為大漢很可靠所以打算做那種俗稱抱大腿的行為吧?
 
  不過他也沒什麼資格說她的,反正他本來也有這種打算。
 
  如是者,在大家嘻嘻哈哈的情況下,他們就已經穿過了那片森林。
 
  雖然中途有遇上一些魔物,但亦因為這團隊的分配相當平均的關系,他們也算是無傷的通過了。
 
  真正的高潮,是在於他們離開森林,即將到達村莊的那一段小路上發生的。
 
***
 
  上一秒還在向著大漢嗲聲嗲氣的金髮妞,雙手在下一秒忽然毫無預兆地忽地幻化出兩把手槍,在大漢的懷裡連開幾發。冷不防地被偷襲的大漢,在一聲慘叫之後隨即整個人給倒在地上。並在大家還沒來得及反應之前朝酷妹弓手和矮子各開一發。在兩聲槍響以後,二人亦隨之而倒地,就剩下他一個人看著整件事情發生。
 
  在金髮妞朝他開槍之然,他很乾脆地開口:「我投降。」
 
  「明智的選擇。」金髮妞撥了一下頭髮,但並沒有移開槍管:「二選一,要嘛逃走;要嘛跟著老娘混。」
 
  「跟著你混有好處?」他反問。
 
  見男子似乎不但沒有抵抗意思,更似乎有意跟隨自己(又一個敗在自己美色下的),金髮妞也很順道地將自己的計劃全盤吐出。大致就是,世上的恐怖組織多如牛毛,而她也是其中之一。聲稱自己祟尚的是自由與解放之神(抱歉,他沒留意那位邪神的名字。),並認為如今社會因為太多新興信仰而變得腐敗,而得到神旨的她得悉只有殺戮才能清洗整個世界。
 
  為了讓她的〝神〞成為唯一的存在,她建立了這個組織;而作為這組織首領的她盯上了這批軍火,並打算招攬更多的人來壯大自己勢力,好讓她的革命成功,讓她成為女皇。
 
  至於那三人,她實際上並沒有殺掉,而是打算招攬他們;若反抗的話就將其當成奴隸,帶去阿拉夏去賣個高價錢。
 
  或許金髮妞認為,若是眼前男子不順從的話,那麼只要自己斃了他就好,反正,死人是最能夠保守秘密的。
 
  男子淺淺地笑了笑,然後向金髮妞表示自己被她的理念感動到,所以願意加入。
 
  對付這種狂熱的宗教份子,讓別人說這些話無疑是最大的成就,所以她很快地說讓男子加入了。
 
  在加入以後,女子吹了個口哨,頓時,四周的草叢隨即出現了八個身型不亞於劍士大漢、戴著典型邪教的三角型頭套的男子,並在金髮妞的指示下準備搬運車上的軍火。
 
  忽地,男子咳了一下。
 
  這個舉動引來其他人的注意。
 
  男子趕緊揮揮手,表示自己只是病了而已。
 
  其他人彷彿地忽悠了一樣,繼續做自己的事。
 
  這種情況其實已經不是第一次發生,只是最近發生得有點頻繁。
 
  大概就是從拿到那個雕像開始吧?
 
  除了老是咳嗽之外,還有不管做什麼事都覺得有點睏倦。
 
  畢竟這在拿到的時候早就已經知道這是個坑人的玩意兒了,這種代價反而比他想像中還要少。但至今,他仍然一次實際功效都沒有發揮過。
 
***
 
  他被金髮妞分配到隊伍最後的位置,交由其中一個巨漢看管。雖然只是剛加入,但憑他出色的語言藝術,他很快獲得了隊伍的信任,但一些重要事情還不論到他就是。
 
  「喂,你沒事吧?從路上一直咳到現在了。」其中一名大漢問道,看著眼前那相比自己起來既瘦小又化著濃妝的男子,他問道。
 
  「嗯…沒事。」他搖搖頭:「好奇問一下,你當這行當多久了?」
 
  「大概已經有兩年了。」
 
  「沒有被抓過嗎?或者,你懂的,犧牲?」
 
  「革命總是伴隨著犧牲,沒人能保證百分百成功。」
 
  「包括這次?」
 
  「包括這次。」
 
  他咳了兩聲,又開口道:「你是贊同這位小姐的理念才加入的嗎?」看著車隊跟自己和大漢的位置稍有一段距離,他緩緩地問道。
 
  「老實說,不。」
 
  「那為什麼跟著她?」
 
  「沒有雇主的傭兵只能靠這些事情來生活。沒有一技之長,除了殺人和戰鬥之外也沒有任何值得炫耀的技能,這就是為什麼我待在這裡。」他見男子那雙紫色的眼睛仍然看著他,似乎才等待著他說話,因此,他才繼續接下說:「這些我看過不少了。若是她成功的話,將來也必定會有另一個組織來反抗,周而復始。」
 
  「沒想過改變嗎?」
 
  「改變啥?這可不是一朝一夕能改變的事。就算是我想,這也是不可能的。」
 
  只見男子咧嘴笑了笑,不過在此刻,大漢仍然不知道這個笑容代表著什麼。
 
  「改變沒你想像中困難。」他豎起一根手指說著。
 
  「也沒想像中容易。」大漢反駁。
 
  男子走近大漢,然後在他耳邊,以充滿著魅惑語氣、以及只有二人才能聽見的聲線說著:「來打個賭吧?等一下說不定會有人去阻止前面那些人。嗯……又或者,那個人可能是你~?」
 
  「扯淡。」大漢只是無奈地笑笑、並搖頭:「這是不可能的。」
 
  這下,男子的笑意更深了。
 
  「別這麼冷淡嘛~」
 
***
 
  在到達小村莊以後,男子所說的話一直在大漢腦海裡徘徊著。
 
  他聽見金髮妞下令佔領村莊的時候,他表面沒有反應(也因為戴著頭套所以看不清),但內心仍然有點糾結。他很清楚自己身為雇兵但沒有顧主的原因,就是太過心軟。他的個性來說,他根本就不是個適合殺人的人,但奈何生活條件所逼,他只能這樣一直殺下去──只在必要的情況下。
 
  他沒有阻止金髮妞的佔領行動,但他也準備了若是金髮妞想將村民殺掉的話,他必定會出手干涉。
 
  慶幸沒有。
  
  晚上,他聽見了四周傳來陣陣村民的哭鬧聲,似乎他們都被金髮妞的舉動給嚇到了。
 
  但……他實在不知道該怎樣做。
 
***
 
  他最不期望看到的事情發生了。
 
  在數小時前,金髮妞將村民性別和年齡分別隔離掉,當時大漢還不知道發生什麼事情,但在數分鐘前,他總算知道了金髮女到底想幹嘛。
 
  金髮妞以抽籤的形式,從每個隔壁區裡挑選了一個人出來,並綁在由她的信徒們臨時架好的木柱上。
 
  「為了我們的神!清洗整個世界將由這裡開始!」高舉火把,並換上一身祭司服飾的金髮妞大喊:「今晚,我們將獻上最棒的祭品!讓他們成為我們純潔的峰火的火種!」語畢,她將火把往前一扔──。
 
***
 
  事情發展得非常詭異,至今大漢就算醒來也沒辦法了解到發生什麼事。
 
  一陣怪風吹過,將金髮妞扔出的火把給吹熄,同時一直護在她身旁的三名護衛亦隨之而倒下。
 
  在火把熜滅的一刻,他的身體像反射一樣自己活動起來了。                               
 
  他只能說自己是有經歷的傭兵,但他既不是最棒,也不是特別出色的那個。因此,當他回神過來的時候,看見四周的情境時只覺得不可思議。
 
  他沒料過自己可以一口氣將眼前幾個曾共事兩年,但顯然已被金髮妞洗腦的同伴們給擱下。要知道他
 
  整個過程他甚至沒想到快得只花了連一分鐘也不到。
 
  在他還沒回神過來時候,他聽見了一把懶洋洋的聲音從旁邊的小屋裡傳出來:「嗯……睡得真飽。」一邊揉著眼,仍然化著濃妝的男子緩緩從小屋裡走出來,看見眼前倒了一地的狂信徒們,他咧嘴笑了笑,用一副誇張的驚訝語氣說:「哦呀~?沒想到你還真能幹呢!」
 
  大漢只是看著自己的雙手,低頭沉默著。
 
  在他沉默期間,男子已經走到他身後,並彎下身來看著他,臉上仍然掛著笑容:「當英雄的滋味如何~?很棒對吧?」
 
  「……這是你幹的好事?」
 
  「被發現了?」見男子一副沒有要隱藏的意思,只是笑了笑:「我只是在他們的飲料裡放了一點點藥而已。」他故意這樣說著,是因為他根本沒有想將自己所得的一切給展現出來的意思,再說了──他可是個普通人呢。
 
  「你早就料到我會看不過眼所以出手了?」大漢仍然盯著他看。
 
  「誰知道呢。」男子伸伸懶腰,然後揉了一下眼。忽地,他突然說:「嘛──嘛,這鏡子的隱形眼鏡還真爛。」然後他在大漢的注視下,將雙眼裡的紫色隱形眼鏡給摘下來,並踩碎。
 
  「這下舒服多了!」
 
  「你的眼睛……?」
 
  「哦,隱形眼鏡是工作需要。」男子大笑了幾聲:「好了,把事情結束了之後我也要回去拿報酬了。」
 
  男子不等大漢的反應,他就開始解放村民們的束縛,然後慢慢將武器分配給他們……。
 
***
 
  在他離開交易所,並拎著用寶石換回來的錢的時候,忽地被一個巨大的身影給擋住路了。
 
  「呃,哈囉。」
 
  但因為背光的關系,他只看到一團黑色。
 
  「嗯?誰?」他皺起眉來,用那雙金黃色的貓眼盯著黑影。
 
  「……是我啦。」他靠近一點,露出自己的臉。
 
  白色頭髮,紫色眼睛,頭頂有兩片大概是老虎的耳朵?五官輪廓不錯,有點像是模特兒的,但因為沒什麼保養的關系所以有一點瑕疵。而且主人也好像不在乎自己的臉,所以導致臉上有一兩條刀疤,加上下巴有點鬍渣。
 
  不過整體來說挺帥的。
 
  在他仔細打量了一下以後,他露出了恍然大悟的表情;同時眼前大漢的臉上也露出笑意。
 
  但下一秒,他卻說著:「嗯,不認識。」他搖搖頭:「想勾搭我嗎?這招有點老套哦。」
 
  「……」
 
  接著,這大漢嘆了口氣,然後一臉無奈的臉褲袋裡拿出一個塑膠袋,並在周遭途人的注視下──套在頭上。
 
  「這下子認得了吧…?」頭頂套上了膠袋的大漢說著。
 
  「嗯……哦!」這下子,男子終於露出了真正的恍然大悟表情:「什麼嘛,脫了頭套之後都不認得你了。」然後他站後一步,又再打量一下大漢的全身;打量完以後又扯下大漢的塑膠袋,再一次退後一步重新打量一次,一臉滿意地問:「嗯哼,找我有什麼事嗎?」
 
  「呃,怎麼說呢。」大漢支支吾吾地說著:「組織解散了,我也丟了工作了,所以……我想感謝你。」
 
  「哦?你想當我今晚的床伴嗎~?」男子雙手抱胸,笑著說。
 
  「不、不是……我是想……」頓時,大漢的臉馬上紅了起來。
 
  「好好,找工作是吧?後面就是了,自己進去吧~我要走囉~」說罷,男子轉身準備離開,但又被叫住了。
 
  「等一下!」大漢馬上走上前拉住他的手臂,這下子他沒辦法往前繼續走,所以扭頭看向身後,但這次,他臉上露出了不耐煩的表情,彷彿之前的爽朗和耐性都是裝出來似的。
 
  「怎麼了?」
 
  「我想…報恩。」
 
  「嗯。你想怎樣報?」
 
  「呃…我不知道…或許只要我跟著你的話就會有機會?」
 
  「所以你想我包養你囉?」
 
  「我不是這個意思…」
 
  「我說笑的啦!不過跟著我的話可沒有什麼情況讓你大展所長的哦?」
 
  「沒關系的,我也想試試學習新的東西……」
 
  男子發現眼前這隻巨型跟屁蟲是沒辦法在一時半刻之內甩掉……看來只能認命了。
 
  「山姆。」
 
  「欸…?」
 
  「山姆,塞穆爾,薩米,隨你喜歡怎樣叫吧。」
 
  「哦…哦!」大漢意識到對方是在自我介紹以後,他馬上點點頭:「我是尚恩。很高興認識你!」
 
  「嗯,我也是。」山姆只是笑了笑,然後隨即冷下臉來:「現在,給我鬆手。」
 
(完…?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3902107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1 篇留言

追逐夢想的雲樹
巨型寵物GET(不是#

02-26 19:41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3喜歡★wyatt1020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塗鴉】最近的圖。... 後一篇:【蛻變之聲】未命日常,腐...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z7225277大家
畫了一張BanG Dream的摩卡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21:16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