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1 GP

IF第四卷-第三章- 當神級魔法降臨世界

作者:池澤はるな│2018-02-24 21:42:23│贊助:2│人氣:276


大家好,我是西宮 蒼,現在正在聖龍之谷外的平原地區上空為各位實況轉播。

如各位所見,聖龍之谷所在的北方森林旁有山峰沿著森林旁綿延向東西延伸,入口的森林剛好處於兩山脈的隘口。

而出隘口後連接外部森林之外則是廣大的草原,可以發現南端遠方也有高聳的山脈往西方綿延而去,而在平原的東南方位置有著可以繞過南方橫向山脈的平原地形,平原的南端連接著另一座森林。

今天在平原上方高空約一百公尺處俯瞰,本該是平靜的平原卻充滿了一觸即發的氛圍。

要說為什麼的話,莫過於現在平原的東西兩端各有一批為數眾多身著鎧甲的士兵相隔一公里對視中,而且雙方的人馬也各自舉著不同的紋章旗幟。

如果要以中古世紀的概念來說,這就是代表各路貴族的家徽,而在場的士兵要不是各貴族的私兵就是雇請來的傭兵吧?

然而雙方人馬僵持對視不知道持續了多久,沒有任何一方主動出擊的跡象,就像是在場互相牽制一般。

但是聲勢浩大的雙方對峙人馬各自帶領約十萬的兵力,似乎是在說著就算不開戰也不代表怯戰,雙方戰力旗鼓相當。

當然這是以人數上來看,實際上的戰力就不清楚是如何了。

(非常抱歉,迪利安特大人!)

(一群蠢貨,你們知道那隻迷宮妖精的價值嗎?竟然把它給弄丟了!而且弄丟了還有臉回來?)

(要不是那個女人的話… …)

(閉嘴!守在森林外的斥侯回報,除了你們以外沒有其他人進入或是離開那座森林,要找藉口的話也找好一點的理由吧?從今天起取消安特森領的免稅優惠,並且強制徵收今年度的小麥作為這次出征的補償跟課徵百分之四十的稅制。)

(怎麼會這樣… …)

就在我俯視充滿煙硝味的戰場同時,從我安裝在布爾蘭身上的定位竊聽器傳來了一陣爭執聲。

由於那群入侵者已經匯報完事情的始末,所以現在似乎是正受到對方的貴族聯盟指揮官給責罵。

會這麼說是因為入侵者一行人正在東側軍後方的主營帳內,營帳內除了入侵的五人外還有另外六名成員在內。

至於我為何沒有用AR地圖的功能去做檢視的動作,原因很簡單,因為現在是在戰時,不清楚我隨意使用技能的情況下會不會被反偵察的魔法探知到,所以我格外的謹慎。

現在我正著手於新技能的製作中,我將次元掌握者在過去IF地下城副本使用的透視技能跟我發現新學習到的遠視技能做結合。

遠視是今天早上發現不明原因新學習到的技能,眾多項目中的其中一項,當時發現時還驚訝了一下,但賢者之神小姐馬上就告訴我。

(由於所屬眷屬的靈魂連結,除了獲取對方技能外也會自動配給合適的技能強化所屬的眷屬。)

當然,所謂的眷屬就是在指我命名後的對象,不僅是單向的祝福,甚至我自身也習得了一些本來自己沒有的技能。

(哼!什麼史特拉公國最被看好的火焰魔法師啊?竟然連一座迷霧森林都突破不了?真是笑話!)

(唔… …)

(安特森卿畢竟還年輕,或許多少都有些顧慮不周的地方,迪利安特卿不如這樣吧… …)

就在我持續進行技能改造作業的同時,竊聽器那邊又傳來了一些資訊,似乎在東邊這邊的陣營已經打算要做出什麼行動來了。

(這真是妙計阿,安特森卿你該感謝盧迪安卿替你求情,給你一個將功贖罪的機會,這場戰役就由安特森卿來打頭陣吧!如果指名鮑爾斯特伯爵戰鬥勝利的話我可以考慮把你這次的失誤當作沒發生過,如何?)

(這… …我了解了迪利安特大人,小的必當全力以赴,為求不負您的期望。)

從剛才的竊聽內容內來判斷,目前我所在的位置是屬於史特拉公國的領地,而史特拉公國又被目前戰場上可以看見的南方山脈給區隔成了南北兩側。

由於北側受到聖龍之谷的恩惠,從被稱為禁地的聖龍之谷所富含的魔素河水帶給了下游富饒的恩賜,所以行經北部的流域上農業非常的發達。

但是隔了一座名為恩斯特山脈的史特拉公國南部並沒有接受到來自聖龍之谷的恩惠,只能說是一般的農業環境,所以南北方的貴族似乎每幾十年都會為了爭取利益或者稅制減免而發動這樣的南北對抗戲碼。

雖說是對抗,但實質上為了不觸怒公國的國王,所以大多是小規模的戰鬥,並非全軍全力互相廝殺,而是指派不同的家系出來對戰。

而在相互的對戰雖難免有死傷,但是大多不會發生大量嚴重死亡的事件,至於贏得勝利的家系則是視對手的家係有可能在未來的貴族身分上有所幫助,形象也會隨之提升。

至於早上入侵聖龍之谷的一行人是來自南部的安特森領地,布爾蘭‧班‧亞勒貝爾‧安特森則是該領地的領主之子,據說是今年剛在冒險者領域嶄露頭角,擅長使用火系魔法的天才魔法師,還是十四歲的一位少年。

但是身邊那群絕非善類的狐群狗黨讓我認為,原本這位安特森領主的兒子本身就不是什麼好東西,甚至我認為眾人給他的評價事有蹊俏。

然而這次照過去一樣發動了南北的爭鬥,但實際上暗地裡南方貴族卻計畫著想偷偷對聖龍之谷伸出魔手。

花了大筆金錢好不容易從迷宮抓到了棲息在迷宮中的妖精用來攻略聖龍之谷,但最後因為我們的阻止之下計畫告吹了。

真是一場鬧劇阿… …

(喂、布爾蘭,你該不會真的想要指名挑戰鮑爾斯特伯爵吧?)

(就算不是那個繼承了鮑爾斯特家徽的鮑爾斯特伯爵親自應戰,他的家臣各個也都不是簡單的角色啊!)

(是啊,就像泰利說的,就算十四年前他也跟你一樣是從邊疆的領地出身,但他可是繼承了三百年來一直空缺,被稱為史特拉公國傳奇的家號阿!)

(唉… …亨賽特,我也知道你說的,可以的話我可不想跟那種屠龍英雄的怪物對上,但要是我不接受的話安特森領就… …)

(布爾蘭,這可是指名對戰,可不是像之前協會的任務可以作手腳,就算放棄安特森領又如何?以我們的能力,就算去到南邊的帝國也可以東山再起吧?)

(是啊~賈巴爾說的沒錯,你就放棄史特拉公國的爵位夢想吧!能夠活下去比較實際,就算你逃走了,頂多就是領地被盧迪安卿給接收罷了,領民的事情也不用擔心,盧迪安卿自然會派人接管一切。)

(就像特克說的那樣,反正打從你毒殺了比你有天分的弟弟防止自己未來領主之位受到威脅,就算事情沒有曝光,還不是整天都要提心吊膽的?所以就算選擇離開也沒什麼好值得眷戀的吧?)

雖然不是什麼特別想聽的資訊,但是因為竊聽功能正常運作,而我也希望多少可以獲取這個世界的知識同時,有一些令人聽起來作嘔的言論自然的流入我耳中。

那是後續布爾蘭一行人離開主營帳之後,一群人小聲的討論內容,雖然沒預料到是這樣的情況,但是從當初檢視他們的資料同時就不認為他們是什麼好人了。

由於我對於那些貴族世界的麻煩事不想了解,所以決定專心進行我的技能改造進度。

但是從剛才他們的對話中確實有幾個引起我注意力的詞彙,而且絕對不是什麼人稱天才的程度而已。

屠龍英雄嗎… …

而且似乎是有什麼故事,讓斷絕的貴族家系再度被繼承?

對方似乎在西側軍的那方,如果對方可能會造成聖龍之谷威脅的話就不得不提防,畢竟聖龍之谷可是在這個史特拉公國北方獨立的中立領域。

但是聖龍之谷至少還是人們口中所稱的禁地,所以一般的情況下不會有人擅自接近聖龍之谷的領域,起碼是不用每天提心吊膽怕有人闖入聖龍之谷的事情發生。

由於後續竊聽的內容後續幾乎沒有什麼值得參考的情報,所以我隨意的拍動翅膀將自己的高度提升到離地面有二百公尺的空中。

隨著氣流的流動,我將自己委身於其中,毫不費力的滯留於空中俯瞰地面的軍隊。

兩軍前鋒由步兵手持劍盾組成,前鋒的後方則是槍兵,在中鋒安排了騎兵隊,而在最後方的則是弓兵隊,還有手持長杖應該是魔法師的組合。

原來如此… …戰爭不管到哪裡,戰鬥的士兵組合幾乎都是相同的陣型跟搭配選擇,但是卻沒有什麼意料外的發展呢。

(我是布爾蘭‧班‧亞勒貝爾‧安特森,希望為了早日結束這場鬧劇,既然雙方目前都沒有共識要互談條件,那麼我希望可以照慣例進行比試,我要指名鮑爾斯特伯爵作為此次開幕的對手!)

就在我將技能製作到尾聲的時候,我也看到布爾蘭獨自一人帶著他慣用的法杖走到了兩軍中央位置,並且大聲的表達由他來做為這次衝突的開端。

雖然依照剛才得知的資訊,似乎過往只要發生類似的爭奪問題,不互相一較高下的話就沒有辦法讓這僵局突破。

然而在布爾蘭報出自己的名號之後,西側軍那方似乎傳出了一些騷動,但是因為距離太遠,所以收音上並不清楚。

真的是和平的國度阿… …竟然沒有外敵的憂患意識,可以讓他們為了資源分配問題而鬧起消耗的內鬥?

真虧這一國的國王會默許這種事情發生這種百害無一利的衝突發生?

不… …正因為國土資源有限,所有可用資源飽和的情況下,所以藉由這種爭奪來淘汰掉弱勢的貴族,讓彼此之間可以得到重新分配權益的機會嗎?

而被淘汰掉的貴族也代表將會有人獲得相對的利益?

如果是因為這樣的原因而默許這種貴族之間的衝突的話,那這個國的國王還真是惡劣啊… …利用這種機會也順便解決貴族過多,資源有限無法兼顧及妥善分配的問題。

弱小的貴族希望藉由爭奪上的好表現來獲取更多的利益,而強大的貴族則是要想辦法鞏固自己的利益或者是奪取他人利益來分配給自己人嗎?

但是只要一弄不好沒落的貴族下場可不是三言兩語就能輕鬆帶過的問題,相反的弱小貴族也算是沒什麼好失去的背水一戰,假如成功就是一戰成名。

尤其對手的不同,在贏得勝利後得到的評價也會有所差異,這些差異在貴族之間的地位差別應該是非常重要的問題吧?

就在我思考這個世界的貴族文化還有一些關於這個國家的特色同時,西側貴族之中終於也有了動靜,從人群中走出了一位留著金色長髮及肩的青年。

由於我的技能剛好完成,所以就順勢發動了剛出爐的新技能,具有透視以及遠視的綜合魔法”無限視”。

在發動了能力之後,如同加上了望遠鏡功能的視線拉近到足以觀察那位金色長髮青年的距離。

金色長髮的青年有著水藍色的雙眼,在西方人的面孔中雖然看起來應該是二十歲出頭的樣貌,但是無疑的是個大帥哥,臉上頂著柔和的笑容猶如可以融化女性般的極致魅力。

然而這位金髮帥哥身上穿著看起來做工細緻的貴族服飾,雖然是站上了戰場,但是卻大膽的完全不加上任何防具,唯獨腰際上繫著一把長劍。

除了讓人感覺這位青年是不是走錯地方以外,更令人驚訝的是青年的頭頂上頂著一個半透明黃色的果凍狀物體,雙肩也各自有一銀一紅略小的果凍狀物體存在。

那是… …史萊姆沒錯吧?

(沒想到被譽為天才火焰魔法師的安特森男爵也加入了這場鬧劇啊… …這真是令我意外,如果安特森男爵用自身才能好好努力的話應該不用靠這種鬧劇也能讓領地好好的發展不是嗎?)

(沒想到鮑爾斯特伯爵竟然會知道我這種默默無名的市井小民,這還真是我的榮幸,但我這裡也是有不得已的苦衷的。)

(… …我想安特森男爵應該很清楚身為魔法師的身分非常重要,不應該輕易提出這樣的決鬥,畢竟魔法師的決鬥攸關雙方的性命… …)

(鮑爾斯特伯爵,我想我們就省去那些不必要的開場白了吧?既然都已經站上這個舞台更沒有退縮的道理了!)

(… …好吧,那麼安特森男爵您就儘管攻擊吧!只要有任何一個魔法成功攻擊到我就算是我輸了。)

(哼、鮑爾斯特伯爵還真是有信心啊?那我就恭敬不如從命了!)

(啊~雖然事情發生並非你我所願,但我們就盡全力的享受這段戰鬥,不留下任何一絲遺憾吧!)

嗯… …?

就在雙方簡短的寒暄之後各自後退保持距離,然後在青年抽出腰間的長劍後,布爾蘭似乎也詠唱完了一段咒文。

一顆火球從布爾蘭的手邊高速的飛向金髮青年,不過青年似乎不為所動也沒看到詠唱的動作,就在火球接近到極近的距離時,青年僅僅是揮動右手上的長劍。

雖然常識上來講物理攻擊,甚至說是長劍的普通攻擊應該是對魔法無效,並且會因為火球爆炸而受到嚴重傷害。

僅僅一揮就將魔法製成的火球給切成兩半,並且瞬間消散,就像是魔法本身原本就不存在一般的從容。

不知道為什麼不僅是布蘭爾本身不驚訝,直接詠唱下一段咒文以外,似乎東西側的兩方都沒有太大的騷動。

這算是合理的嗎?為什麼這種不尋常的事情沒有人覺得奇怪啊?

還是說… …

接著一把火焰長槍高速的飛向了青年,然而青年始終保持臉上的笑容,輕輕的一揮就將火焰長槍給消滅了,就跟火球一樣。

我注意到一個異象,或許因為發動的時間過於短暫而沒有人發現那一瞬間的事情,但是我確實的看見了在長劍接觸到魔法的那一瞬間刀身閃了一下藍光。

看得更仔細一點會發現雖然不明顯,但在劍身上似乎維持著淡薄的藍光。

就在我思考著是否要發動鑑定的技能而煩惱時,布爾蘭又做出了三顆火球依照不同的路徑攻擊向青年。

但是青年似乎沒有打算迴避,打從一開始就站立在原地不動,就像是這些攻擊微不足道一般。

接著在火球接近的時候,有兩顆火球在三公尺處的時候分別爆炸,而剩下一顆接近的火球則是由青年用同樣的手法給斬落。

原因是青年肩上的銀色史萊姆不知道吐出什麼,像是銀針的物體擊中了火球。

魔法有這麼簡單就能應對的嗎?

雖然從布爾蘭的魔法來看可以知道,都是一些強度不高的魔法攻擊,但再怎麼說也應該不會是這麼輕易的消除魔法才對。

難道是這個世界對抗魔法的手段比魔法本身還要更多嗎?

就在我思考著這些事情的時候,布爾蘭使出了更強力的火焰魔法,是從手邊出現的螺旋狀火焰柱直衝青年而去。

不僅周圍的人們有了些許的騷動以外,這個魔法看起來像是縮小版的火焰龍捲風,但攻擊力比起之前的攻擊來說確實上升不少。

如果這種攻擊直擊的話後果應該不堪設想,但是青年卻將長劍橫擺,用劍身面對螺旋火焰的攻擊,結果火焰柱就像是碰到了牆壁一般無法突破最終消散。

欸?龍魂劍?

就在魔法接觸到劍身的時候我判定在混亂中鑑定一瞬間應該不會被發現,所以僅有一瞬間我對著那把透著神秘藍光的劍鑑定。

劍本身只是一般的鋼鐵長劍,但是附加狀態叫做附魂,所以名稱變為龍魂劍。

就在我覺得訝異的同時,布爾蘭似乎在使出螺旋火焰柱之後就繼續詠唱了下一段咒文,而稍長的咒文詠唱完畢,並且發動了魔法。

那個魔法是在空中做出了三十把的火焰長槍,而且是出現在青年的正上方,完全就像是帶刺的迷宮天花板陷阱一般落下。

如果以常態來說這完全是無路可躲的狀態,雖然兩側人騷動聲比剛才更高,但是青年似乎依然不為所動。

布爾蘭似乎繼續的詠唱著新咒文,簡直就像是要致人於死地一般。

火焰長槍如落雨而下造成了煙塵瀰漫,但是就在此同時又有兩柱螺旋火焰擊發,不單只是這樣又接連發射了三次的三連發火球,造成了更大的揚塵,爆炸聲後現場壟罩在一片寧靜之中。

大概有人看傻了眼也不一定,畢竟是如此不留情的全力攻擊,照常理來說大概就是沒救了。

不過我看得非常清楚,就在火焰槍雨落下時,青年左肩上的紅色史萊姆像是張開了半透明的紅色護盾一般包圍住青年。

所以那位青年應該是沒有任何的大礙… …

不知道是不是魔力消耗的太多,布爾蘭喘著大口氣,但是眼神緊盯著前方不放,就像是覺得敵人還沒有陣亡完全不敢鬆懈一般。

他的直覺是對的,從煙塵之中突然射出了像是箭矢一般的火焰箭,就在布爾蘭還沒來的及反應的情況下擦過了她的臉頰,也造成了不算嚴重的擦傷,而擦傷處也帶著燙傷的狀態。

啪、啪、啪!

在煙塵逐漸散去的狀態下,煙塵中傳來了拍手的聲響,隨後煙塵散去,青年猶如什麼事情都沒發生一般毫髮無傷,甚至連一滴汗水都沒流下。

但是在反側的布爾蘭滿頭大汗,並且全身僵硬的站在原地,像是不知道剛才發生了什麼事一般。

(想不到受到那樣程度的殺氣攻擊還能夠站得住腳,安特森男爵您只要再多磨練的話,前途可是無可限量的哦!)

(果然… …還是沒能碰的到嗎?)

(不,剛才有一瞬間讓我感到危機了哦!不過安特森男爵的魔力應該也用的差不多了吧?)

騙人的!這個青年絕對是騙人的!明明就那麼有餘裕!

(啊~雖然有藥水,但是這樣還是無法分出勝負的話再繼續下去也沒有意義了。)

(賢明的判斷呢!剛才的戰鬥我很享受哦!期望下次還有機會再切磋,當然是在有安全保護的情況之下。)

(哈、哈,我倒是希望別再有下次了呢,我認輸了!)

就在布爾蘭宣布認輸的同時,場邊像是有裁判官的人員宣讀了勝者為戈爾維特‧馮‧鮑爾斯特伯爵。

兩人各自退場之後,東側馬上又派出了一人來,並且大聲嚷嚷說要西側的人儘管來挑戰,是一位穿著金屬全身鎧並拿巨槌的大叔,看起來就讓人覺得心裡悶熱。

而剛才引起我注意的金髮青年走到後方像是他的同伴那邊去的時候,不知道簡短的講了什麼之後青年望向了在空中的我。

沒錯,很明顯的是帶著殺氣的眼神盯著在高空中盤旋的我。

而且原本應該是水藍色的雙眼卻變成了金色的蜥蜴瞳孔,猶如盯上獵物般的眼神令我不寒而慄。

由於我知道對方發動的能力,所以我反射性的鑑定了對方,真的只是反射性的動作,但是我清楚的看到對方的嘴角上揚,露出了那看起來帶著一絲惡意的笑容。

年齡:29(26500)
種族:人類(龍神)
RANK:435
HP:4750/4750
MP:5780/5780
姓名:戈爾維特‧馮‧鮑爾斯特(戈爾維爾德)
職業:伯爵(聖龍王)
稱號:天才魔法師、劍之能人、防衛戰英雄、博愛、屠龍英雄、勇者、天行者、救國勇者、傳說的伯爵(始源龍神、聖龍之谷統治者、龍之霸者、救世龍王、蜂后之夫、愛神之夫、觸犯禁忌者、轉世輪迴者)
STR:456
DEX:355
INT:465
WILL:680

等等,龍神?欸?

咻!

突然有一發火焰箭矢朝我身邊呼嘯而過,我在緊急迴避之下擦身而過。

這裡可是二百公尺的空中哦!還有箭矢竟然可以射的如此精準,而且還帶著殺氣!

兇手就是那個青年,不,應該說是轉世輪迴的龍神!

龍神右肩的銀色史萊姆不知道為什麼變成了一把銀色巨弓,而且從紅色史萊姆口中吐出火焰箭矢,完全就是將魔法箭矢當作普通箭矢使用。

這有可能嗎?不… …剛才就發生了,已經不是可不可能的事情… …

感覺到危險的我立刻調頭全速往聖龍之谷的方向飛去,就在這時候又飛來了另一隻火焰箭矢,所以我一邊發動風魔法輔助我的空速力求全速脫離戰場。

不過天不從人願,不,這時候應該說是鳥願?

就在我覺得後方有氣息接近的時候,我看到龍神手上拿著銀色的長劍,原本的巨弓則是不見了,但他的肩頭上還有紅色史萊姆,頭也是頂著黃色史萊姆。

等等,銀色史萊姆是拿來當作武器變換使用的嗎?

而且明明是人類還會飛!

不… …只要熟練風魔法的話要飛在天上並不是難事,只是龍神不只是各屬性魔法精通,還會操作重力,就像是剛才鑑定的內容一樣還有著名為天行者的稱號。

這根本就是作弊了吧!

咻!

由於我感知到危險所以緊急向下迴避俯衝,同時有一把銀色長劍從我的頭上掠過,讓我嚇出了一身冷汗,因為我要是晚一步就被穿刺了。

喂!那不是你的史萊姆嗎?而且長劍怎麼拿來投擲?至少也變成長槍吧?

不知道為什麼龍神會做出這種把夥伴丟出去的舉動,但是下一刻我就明白了,因為長劍變回了橢圓狀的史萊姆,然後朝我吐出大量銀色箭矢,形成一小片箭雨。

喂、喂,這是魔法吧?是魔法對吧?

由於史萊姆沒有固定形體,所以與其說是用吐的,不如說身體表面都是發射面,同時小面積發射再加上像是機槍般的連射,根本是噩夢。

前有史萊姆的箭雨,後有龍神在追逐,所以我的選擇是做出英麥曼迴旋的動作,本來俯衝而緊縮的雙翅張開,並且在拍動翅膀的同時藉由風魔法改變風向做出迴旋動作。

動作一氣呵成,剛好與龍神擦身而過,龍神似乎沒料到我會反轉飛行方向朝他而去,所以利用那短暫的空檔再做了一次英麥曼迴旋。

在龍神回收他的銀色史萊姆的同時,我正好來到龍神的正上方二十公尺處,為了盡快拉開彼此的距離,我持續的加速往聖龍之谷的方向逃竄。

不過龍神就像是盯上弱小鳥類的猛禽一般,僅僅是露出微笑就馬上又追了上來,而這次我清楚的看見銀色史萊姆確實變成了槍的形狀,讓我有種不祥的預感。

在我向前飛行一段距離之後再度感應到後方有投擲物接近,不需要回頭就可以知道是變成槍狀的史萊姆又被投射了出來。

而我向左迴避射線的路徑時,我馬上就感應到了異樣,那就是本該從我的右側通過的史萊姆長槍竟然轉彎了,追著我的飛行路徑移動。

轉彎了!這是導彈吧!這肯定是追蹤導彈吧?

結果落得我調整飛行的速度,在微妙的距離上減速並且左右機動閃躲,然後又再度加速,時而併行時而錯身而過。

沒錯… …就是被稱為剪式飛行的空戰防禦動作,然而史萊姆長槍並非無機物,是有意識的魔物,所以發現我動機的史萊姆又變回了橢圓狀。

見狀我在史萊姆變形到中途時,筆直的朝向它飛去,並且用魔力強化過的左翅膀擦過史萊姆的身體。

擦過的同時雖然感覺到有削切物體的觸感,然而這對於史萊姆來說一點也無法造成傷害,只見史萊姆從分割成兩半的狀態直接對我吐出銀色箭雨。

同時在我後方也感應到魔力的反應,有一發火球朝我迴避的路徑預測攻擊,因此我陷入了迴避與否都會受到攻擊的窘境。

在變身的狀態以及空戰實在不利於我作戰,所以我只能被迫放棄逃離戰鬥的可能性。

看來沒那麼順利能逃的了啊… …

面對前後都是攻擊的包夾狀態,我捨棄了迴避,直接用魔力包覆全身,並且收起雙翼用最大空速穿越銀色箭雨向下俯衝。

雖然還不到聖龍之谷的領地範圍內,但是已經足夠接近了,我的緊急迫降地點就在迷霧森林的外圍森林中,有一塊較為寬廣的空地上。

以風魔法的加速下我以每小時一百五十公里的速度直接撞擊空地的地面,撞擊的同時又使用魔法緩衝,並且向前方翻身。

在翻身的同時我解除身上的變身狀態,以及使用清單功能的快速換裝,直接換上了我最好的裝備龍神套裝。

畢竟我的對手是帳面數字不容小覷的龍神,即便不知為何看起來並不像一般神該有的狀態值,但我直覺認為應該是有所保留而做的偽裝。

所以我只能用雖然不是陪我最久,但是最值得信任也最好的裝備來應戰。

周圍的樹木由於剛才我緊急迫降造成的衝擊力,有幾棵較小的樹連根拔起,還有不少樹木的樹枝遭到衝擊波的強風影響而折斷。

簡直就像是颱風過境一般… …

我快速的掃視周圍環境後,正面面對剛才一直追著我不放的龍神。

簡直就像是在玩遊戲一般,沒有留下任何一滴汗水,從容的緩緩降下地面,臉上還是掛著那像是招牌的和煦笑容。

但是眼神一點也沒有笑意,不如說看到我變回原樣後,莫名的感受到對方傳來的壓力。

(對象,戈爾維爾德正在使用技能:霸氣;由於強度仍在容許範圍內,故化解技能效果為無效化。)

果然是這樣嗎… …

「赤毒… …不,妳到底是誰?」

龍神雖然乍看像是全身破綻一般站在離我只有十公尺的距離,但是實際上可以看的出來對方完全是警戒的狀態,一點也沒有放水的餘地。

即使手上拿著史萊姆變成銀色長劍的劍尖指地,但是只要這邊有任何不軌之圖肯定會立刻受到攻擊。

傷腦筋了… …我可不想沒事跟龍神交手,畢竟我們沒有理由對立,但是不知道為什麼龍神竟然執著的追了上來。

而且龍神剛才是想說赤毒血姬對吧?

那不是過去這個身體,也就是希爾維亞的其中一個稱號嗎?

也就代表說過去希爾維亞跟龍神曾經相識,但我完全沒有這部分的記憶,而且也無法得知過去的關係好壞與否。

「龍神戈爾維爾德您好,初次見面,我是希爾維亞,我經常聽維納斯提起您的事情,有這個機會與您見面真是我的榮幸。」

不管怎麼說我都是西宮蒼,只是現在有著希爾維亞的身體以及部份的記憶,若隨意應對的話不只是對維納斯失禮,也是對龍神不尊敬。

而且萬萬沒有想到有機會碰到原本應該不存在的龍神,那麼遲早我還是得要將我自己包含自己的能力介紹給龍神,不如一開始就直呼對方的真正名諱,開門見山地直說或許才是正確的選擇。

「哦~妳竟然知道我是誰嗎?而且還知道維納斯… …原來如此,難怪會這樣… …那這一切都說得通了。」

不知道為什麼我打完招呼之後,龍神喃喃自語了起來,好像自己得出了什麼結論一樣,突然的臉上笑容完全消失,還將右手的劍指著我。

「妳是赫拉嗎?為什麼要利用這個人的身體?妳究竟有什麼打算?」

欸?欸!為什麼是赫拉?怎麼回事?

瞬間殺氣直接殺到,混合著霸氣刺著我的全身,簡直就像是洪水氾濫一樣直撲我。

「呃… …我是希爾… …」

「少裝蒜了!妳還是一樣惡劣阿… …以為這種三流的騙術可以騙到我嗎?而且還褻瀆已死之人,不可原諒… …」

我的話還沒說完就被龍神給打斷,而且從龍神的腳下突然閃出光亮迅速向外擴張。

這是!

我在不明的魔法式發動瞬間本能感到危險,所以迅速地往後跳想避開擴張而來的魔法陣,但是擴張速度卻遠超過我的想像,一瞬間就將這片小塊的空地給包圍了起來。

痛!

雖然一度以雙手交叉護住臉以及身體,不過魔法式穿過了我的身體,在身後成形為像是半透明防護罩一般的存在,將周圍的空間也給阻斷了。

所以我的後腦勺直接撞上像是防護罩邊緣的防護壁,讓我因為撞擊而受到了輕微的傷害。

「等!」

唰!

就在我回過神的同時,龍神不知道什麼時候逼近到了我面前,而且二話不說地就將手上的銀長劍揮向了我。

最令人驚訝的是龍神不知道什麼時候換上了一套金黃色的全身鎧甲,左手持火紅圓盾,右手持銀長劍,全身透著半透明的藍色光芒。

毫無疑問的這是先前看到的附魂狀態,也就是說龍神是真心地動了殺意打算要將我殺死,於是我在危險的瞬間向右前翻滾之後再趁勢一蹬拉開我與龍神的距離。

「哦~沒想到妳能躲開我的這一擊呢!放心吧,我會讓妳沒有痛苦的直接消失在這個世上。」

龍神緩緩地轉過身來看著我笑著說出不寒而慄的話,那笑容只能說充滿了肅殺的氣息。

「等一下!你是不是搞錯了什麼?我才不是赫拉,我是… …」

「是、是,妳想說妳是希爾維亞對吧?我都清楚,恩、所以妳就乖乖的站好,我會一擊讓妳痛快的消失的!」

「我是希爾維亞、才不是什麼赫拉!聽人話阿… …嘖!」

就在我打算替自己辯護的時候,龍神又再度地向我攻過來,完全不打算聽我解釋的樣子。

真是的… …維納斯也好、龍神也好,為什麼都把我當成赫拉啊?

赫拉到底是有多惹人怨啊?

啊… …

我下意識的往腰際一摸,但是卻摸空了,原本應該掛在我左腰上的紅刃並沒有在剛才換裝的同時換上。

因為沒有想到會演變成需要戰鬥的局面,所以我就連龍神劍以及盾也都沒有換上,單純只是換上衣服而已。

於是我緊急打開快速換裝介面打算喚出紅刃,但是當我點下換裝的同時卻顯示換裝失敗的訊息。

什麼!

雖然在第一時間換裝失敗,但是藉由平行思考的能力,我一邊向後迴避龍神的斬擊,一邊伸出左手打算從次元收納直接取出紅刃。

不過就在次元收納發動的瞬間,原本凝聚的魔力直接消散,連次元收納的技能也失效。

怎麼會?

(由於受到龍神結界的干擾,魔力會被吸收作為結界的能量,魔法式發動也會失效。)

不是吧!不僅物理手段隔絕了空間,就連魔法也無法使用嗎?

這時候我抱持著姑且一試的心態,打開地圖介面指定座標為阿芙蘿聚落發動轉移。

唔… …

「哈、哈、哈,雖然不知道妳想做什麼,不過妳就放棄吧!任何魔法在這個結界裡面都是起不了作用的,妳就死心吧!赫拉… …」

就在我嘗試各種手段的同時,我的動作也沒閒著,因為龍神不斷地接近攻擊,不管是橫劈還是直砍的攻擊招招襲來,我只能不斷的防守持續維持迴避的姿態。

不過似乎因為轉移發動的同時感到頭痛,轉移也失敗而皺眉被龍神給注意到了,所以以為我是要用什麼魔法的樣子。

「就、說了… …我才、不是赫拉!」

由於龍神不斷的向我進攻,沒有任何喘息機會的我手邊又沒有武器,所以只好抓著龍神打算用盾擊的時機,朝著盾牌出腳一踹,將龍神給用力的給踹飛。

不過龍神在附魂的狀態下有能力加成的效果,所以只幫我爭取到了短暫的空檔。

嗯?

「沒想到妳可以奮戰到這種程度,本來以為封住妳最得意的魔法就夠了,看來是我太小看妳了… …不,我的能力也衰退了,這也有關係吧?」

由於我下意識的用魔力強化身體,並且用魔力包覆住右腳,所以預料外的沒有受到任何阻礙,強化身體的能力可以正常運作。

也因為突然出腳踹開了龍神,所以龍神的臉上藏不住驚訝的神情,但是又自問自答的自己得出了結論。

我實在不知道該怎麼吐槽了… …

恩… …這結界看起來有點棘手阿… …

龍神結界:由始源龍神創造的結界,對物理有極高防禦力,具有吸收結界內目標體魔力強化結界的能力,並且結界內具有封印魔法的特效。

對結界使出了鑑定,結果卻是得到這個答案,不過只要不是在體外發動的魔法,似乎不受影響。

在龍神結界內具有限定的條件,但是並不全然毫無對策,即使龍神的能力在經過他身上的史萊姆轉化為武裝,並且付魂提升能力到足以超越我的基礎能力值,只要有時間依然不是沒有對策。

沒錯… …只要有時間的話。

會讓我內心感到焦急的原因除了不希望與龍神對立和交手外,當我緊急迫降在這邊的同時我眼角餘光捕捉到靠近森林外側的小徑上有三輛馬車向西行駛。

但問題不在於馬車,而是我透過魔法感應到馬車的行經路線不遠處有兩隻原本應該是棲息於迷霧森林中的魔物。

似乎因為早上我們的驅離入侵者行動同時,感受到危險的魔物從原本的迷霧森林棲息地向外逃到了一般森林中。

若只是一般的魔物或許那兩輛馬車所聘請的護衛就足以應付,然而那兩隻魔物強度都具有月牙狼族的戰力程度,在馬車那邊我所感應到的人類強度令人堪憂,僅有其中一位護衛實力勉強達到可以與其中一隻魔物對戰的程度,更何況相同實力的魔物有兩隻。

再這樣下去會非常不妙… …

因為自從這個龍神結界張開的同時,也遮斷了感應外界的能力,現在的我完全無法靠魔法掌握那些人類的動態,要是因為我們的行動而造成無辜的人傷亡,我會非常過意不去。

「妳看起來還有餘裕分心看其他地方啊?」

咻!

在我思考著這些事情同時,我也持續的迴避著龍神的攻擊,在迴避了龍神的連續斬擊同時,龍神在極近的距離從左手釋放出一支火焰箭。

由於我本能感應到危險,所以立刻就後空翻向後跳躍迴避了魔法箭矢的攻擊。

「等!為什麼你可以用魔法?在結界內不是無法使用魔法嗎?」

「是呢… …這是為什麼呢?妳認為我會好心的告訴妳嗎?」

雖然龍神在我迴避魔法箭矢的同時露出了訝異的表情,但是後續又恢復了那皮笑肉不笑的笑容盯著我,沒有立刻追擊上來。

「嘖、你那身為龍神的自尊呢?『對手無寸鐵的女孩子動手比蛆蟲都還不如』,這不是你說過的嗎?」

「前提是… …如果是一般的女孩子啊!赫拉!」

「唔!」

雖然在我講出那句從維納斯口中得知的『戈爾醬武勇傳』中其中一句經典台詞時,龍神雖然挑了一下眉但是馬上就用力一蹬朝我揮下一道全力的上段斬擊。

為什麼我會覺得是全力… …因為我的動態視力差點追不上那道斬擊,龍神身上釋放出的殺氣除了比剛才更強烈以外還感覺到了些微的怒氣,龍神手上的銀劍散發著更強烈的藍光。

然而我這次沒有選擇迴避,而是正面接下龍神的一擊全力攻擊。

「竟然接的住我全力一擊,是妳嗎?雅典娜!」

果然是全力的攻擊嗎!雖然那道斬擊感覺得出是另一個層次的攻擊,但沒想到真的是全力。

然而我還是選擇硬是接下那技攻擊,因為要繼續迴避下去恐怕沒完沒了,劍是用雙手合掌接住了,但是不知道為什麼我的頭卻像是被用力揍了一拳一樣痛。

沒錯就是被稱為空手奪白刃的一種高難度技巧,弄不好這條命早就沒了。

(附魂攻擊具有破壞敵人精神力特性,即使只有接觸也能造成一定的衝擊效果。)

等等!這不是說身體沒受傷,多來個幾次我也會死嗎?

而且直接破壞精神力就代表是破壞精神力源頭,也就是靈魂的部分。

這龍神是認真的打算要讓我靈魂完全毀滅,連輪迴轉世也辦不到嗎?

「你這頭蠢蜥蜴!誰是雅典娜啊?我是希爾維亞,希‧爾‧維‧亞!認錯人也要有個限度,你是活太久腦筋不靈光了嗎?」

「蠢、蠢蜥蜴?」

「有什麼不對?『對付一個手無寸鐵的弱女子,就算劍再鋒利,那心早就鏽蝕了』,『守護天下的女孩子可是紳士的責任』不是你說的嗎?」

由於附魂攻擊的效果比想像中的還要有效,物理上是防禦住了,可是精神上卻是防禦不了,讓我不禁皺起眉頭講了一樣是出自『戈爾醬武勇傳』的名台詞。

據說這兩句是當初龍神與米莉茵邂逅… …不,是攻陷的時候所說的話。

然而在我搬出維納斯口述,由我整理起來的名言錄部分內容,還特地模仿米莉茵罵龍神的口氣,讓龍神臉一青一紅的變化著。

「什!妳為… …」

「我為什麼會知道?當然是因為維納斯跟米莉茵昨天才跟我說過啊!我還知道維納斯那豪邁的一口把魚吞下肚的吃法就是你教的,『一口把美食吞下肚才是尊重食物的吃法,最重要的是可以有效率的享受更多美食』不是嗎?」

「昨、昨天?妳在胡說什麼!明明維納斯早就… …」

「你這蜥蜴腦袋還不懂嗎?當然是我把維納斯從封印裡面解放出來的,而且我還得到了維納斯的誓約,難道你就沒有發現我的魔力裡面有維納斯的魔力反應嗎?」

雖然比起我的魔力總量來說微不足道,但是因為誓約的關係我們之間確實存在著聯繫,即使微弱但是注意感應的話還是可以發現我的魔力中含有微量維納斯的魔力特徵。

假如龍神有仔細的感應的話不可能沒發現,就算維納斯不曾與龍神誓約,畢竟維納斯曾經是龍神的妻子,不可能不知道這項事實。

就在我成功吸引到龍神注意力,並且引導他注意到我想讓他知道的事情,龍神一時瞇起雙眼盯著我,突然又瞪大雙眼,看來是發現我說的都是事實了。

然而… …

「不、不可能!維納斯早就不存在了,妳以為這種低級的謊言我會相信嗎?」

「呀!」

龍神似乎無法接受我的說法,大力的將劍橫向一甩,以我的體重沒辦法制住龍神的揮擊,所以我只好放開劍順勢往旁邊翻滾而去。

「妳以為我過去花了多少時間找維納斯?這個世界也不曾感應過維納斯的反應,要編謊話也編個好一點的!」

不… …所以說你剛才不是應該感應到了嗎?

龍神漲紅著臉對我大吼,似乎是無法接受這個事實的樣子,但是實際上維納斯正在聖龍之谷中,只是因為結界的關係外界無法感應到罷了。

「我… …既是希爾維亞,也不是希爾維亞,一周前我滿30歲所以因為詛咒死了,但是不知道為什麼我又活了過來,可是我幾乎失去了身為希爾維亞的所有記憶,就在我慌亂之際被米莉茵的眷屬追趕摔下聖龍之谷瀑布,不知道為什麼生死邊緣的我解除了維納斯的封印,維納斯也救了我,現在維納斯跟米莉茵都在阿芙蘿聚落裡面… …龍神戈爾維爾德,你應該認識過去活著的我對吧?但是很抱歉… …我沒有那部分的記憶… …」

「妳在開什麼玩笑!妳以為這種荒唐的說詞我會相信嗎?」

咻!

我認真地盯著龍神的雙眼,簡短的述說著過去一周的事情,雖然我沒有說出關於轉世的部分,但是多說我認為對現在的狀況沒有幫助。

就像是鬧彆扭一般的龍神緊盯著我的雙眼,而我沒有說謊所以也回瞪龍神,只是龍神內心依然無法妥協,對我射出了一發火焰箭矢。

而這一次我也刻意不閃躲,因為我捕捉到的發射動線雖然過近,但是僅是輕微擦過我的臉頰,為了增加可信度來取信龍神,我默默的承受這個擦傷。

火焰箭矢從龍神的左手處產生,並且確實的擦過了我的右臉頰,臉頰雖然被劃傷,但是受到火焰的影響傷口燒灼下並沒有流下血。

這一次眼角餘光完整的捕捉到火焰箭矢的發射過程,而從魔力的動向來看是從龍神經由紅色盾牌之後才產生。

龍神提供魔力,史萊姆除了變身成為防具以外還兼具使法用的道具功能,即便在施法無效的環境下依然可以發動。

原來如此… …也就是說如果有辦法準備好刻印上魔法式的道具,即便無法憑空施法依然可以發動魔法式來啟動魔法,但是因為僅能依靠實體魔法式,所以可以使用魔法選項大幅減少。

難怪龍神要帶著史萊姆,而且還不僅只是使役的魔獸,在這種情況下更帶有魔法的優勢,反倒是我只能夠使用魔力增強自身能力而已。

真是卑鄙的戰法啊,要是沒有準備好的話等於是魔法師殺手的結界… …

「現在我沒辦法提供證據,因為清晨迪利安特侯爵派布爾蘭他們團隊少數人帶著不知道從哪裡抓來的迷宮妖精闖入聖龍之谷的迷霧森林,為了保險起見我留維納斯在聖殿維持結界,否則維納斯肯定就在我身邊… …」

「妳胡說!」

咻!

這次換成龍神揮動右手的長劍,然而長劍就像是自我分裂一般同時射出了數根銀針擦過我的左臉頰,我也感覺到臉頰上有溫熱的液體緩緩流下。

但是我的雙眼依然緊盯著龍神不放,因為這時候要是移開視線,我覺得前面做的一切就白費了。

雖然面對這樣的攻擊讓我心驚膽跳,但是我不能退縮,更何況… …

「不管你信不信,事實就是如此,我想早上的指定對戰你應該也有查覺到異狀才對。」

沒錯,即使布爾蘭換上了備用的衣服不至於看起來很狼狽,但是消耗掉的魔力畢竟沒有那麼快復原,本來不應該那麼快就魔力枯竭的。

「還有… …早上因為為了趕走那些入侵者,所以讓兩隻本來棲息在迷霧森林中的魔物跑到外面來了,現在有三輛馬車的車隊正受到攻擊才對,要是不立刻過去的話恐怕就來不及了。」

我一說完就轉身背對龍神,望著剛才戰鬥中想要透過透視嘗試突破結界來看外界動態的我,因為戰鬥而被中斷了,不過這時候我已經不管這麼多,全力的搜尋應該會受到交戰的地點。

有了!不好… …

「… …妳這是什麼意思?妳以為我會相信妳這些鬼話嗎?」

「你信或不信與我無關,但是米莉茵跟維納斯是我的好友,雖然相處的時間不長但是我們的關係確實好的不可思議,簡直就像是前世就相識的好友一般,所以我也沒有跟過去維納斯的丈夫也就是你對立的道理… …」

雖然依照維納斯的說法,龍神跟維納斯是私底下相愛並沒有舉辦過盛大的婚禮讓所有人知道,但比起火神來說他們更像是夫妻,還生下了蜥蜴人族。

更何況在維納斯以及龍神的稱號中明確的標示著雙方為夫妻的事實。

我僅側過頭回龍神的話,但是並沒有轉頭看著他,只是在體內凝聚魔力,不斷的壓縮再壓縮。

「妳想做什麼!」

查覺到我舉動異狀的龍神雖然感到困惑,但是立刻就凝聚魔力也同時散發著殺氣對著我,像是隨時都要從我背後攻擊一般。

「去救人… …更何況『戰鬥就是應該全力正面對決,而不是從敵人的後面偷襲,從背後偷襲的小輩之舉有違龍神的尊嚴』不是嗎?」

「什?」

大概今天會是龍神從輪迴轉世之後情緒起伏,還有表情最多變的一天也不一定,現在的龍神因為內心的掙扎而有所猶豫。

要是在五分鐘前肯定是二話不說直接就砍向我了吧?

但是我要做的事情準備已經完成,所以我決定不再去管那些小事,體內的魔力經過多次的壓縮已經消耗掉我的四分之一總量魔力。

魔力凝聚到我的左手,而我在奔向結界邊緣的同時左手指向結界,緊接著壓縮魔力從指尖溢出,就像是純白的光束射向結界。

「射擊!」

本該無法使用魔法的結界效果,甚至使出的魔法效果也會因為魔力被吸收而降低威力,但這些都不是問題,要說為什麼… …

因為我凝聚出的是純粹的魔力,沒有使用任何的魔法式,即使衰弱也遠不及我所散發出的威力加成。

散發炫目強光的濃縮魔力猶如某機器人動畫的光束槍一般,光束直擊龍神結界的結界壁,使得結界整體也開始散發光芒。

甚至在地表上浮現龍神結界的魔法式圖樣,整個結界就像是快失控爆炸的魔法一般,結界內也產生了劇烈的搖晃,緊接著就是一聲碎裂的聲音,整個結界就像是變成了無數光粒子四散出去。

在整個結界崩毀的同時我沒有時間駐足欣賞那看似不可思議的景色,因為我的任務是解救受難的人,所以我在恢復能夠使用魔法的狀態同時使用快速換裝叫出紅刃並全力奔向目標方向。

其實剛才我已經掌握了整個結界的構成,透過暴食之王的能力滲透結界,進而解析結界。

結界本身雖然會吸收魔力來增強強度,但是結界畢竟還是有其吸收的強度上限,不論是魔力總量上限或者是瞬間吸收總量都有一定的標準值。

然而結界可容納總魔力上限高的異常,即使是我也不可能在短時間內突破,所以我改成目標為瞬間吸收量上限,只要讓他超出負荷的臨界值自然就能夠破壞結界體。

不過就算失敗我其實還有另一個備案,那就是靠暴食之王的能力將結界吸收掉,單純只是想要測試我的能力還有推測是否正確才選擇攻擊結界。

而我釋放出去的壓縮魔力其實在射出的同時做了增幅,所以釋放出去的功率其實就等於將我幾乎所有的魔力在短時間內灌入結界效果相同。

這是我昨晚研究的成果之一,也是我身為禁忌之子的能力。

沒錯… …這就是當初毀了米德加爾特城的能力,差別在於過去是能力失控暴走,而現在則是能夠精準掌握能力的輸出。

我稱之為『增幅』,能夠透過壓縮魔力再瞬間解放的同時擴張魔力效果,依據不同的增幅程度可以達到不同的運作效率,在一般魔法使用狀態也可以透過增幅來減少必要的魔力輸出,或者達到更高的魔力效果水準。

至於這次的威力差不多就是把五顆核彈能量集中,然後發射出去,假使目標是人的話恐怕會屍骨無存吧?

(過多的魔力會影響肉體突變,純粹的魔力則是會干涉到靈魂和精神生命體,若依據剛才的強度,受到直擊的靈魂將會瞬間消滅。)

對麻~我就說會屍骨無… …欸?

等等!靈魂消滅?那不是很不妙嗎?

這樣豈不是連神都可以消滅了… …?

(正確。)

之前聽維納斯提過神的存在其實就是純粹的靈魂,也就是精神生命體的一種,但是能量過於強大,所以又能夠化身為各種形體。

而我偶然開發出的攻擊模式竟然是對神級的武器,但想到龍神結界本身也是神級的結界我就釋懷了,畢竟沒有對等甚至超越的能力,怎麼有可能突破那樣的結界呢?

「轉移!」

因為剛才的戰鬥使我的精神集中速度稍微受到影響,慢了一步掌握到目標位置,而我也在AR地圖顯示出目標位置同時拔出紅刃並且使用轉移功能轉移到現場。

「哈!風刃!」

就在我轉移完成的同時,在我眼前的是兩隻叫做毒鐮螳螂的魔獸,身體是黑紫色,但是鐮刀的手部卻像是塗著深紫色液體般光亮,高三公尺。

我朝其中一隻螳螂砍去,經過次元賦予的紅刃直接將螳螂一刀兩斷,而放出的風刃也在下一刻命中另一隻螳螂。

被大型風刃命中的螳螂也瞬間受到被一刀兩斷的致命傷,然而我還是遲了一步,毒鐮螳螂在前一刻將看似穿著華貴服飾矮胖的男人從背後橫砍一刀兩斷。

「… …要是再早一點… …」

我將紅刃收進刀鞘,閉上雙眼深呼吸後緩緩睜開雙眼環顧四周的環境。

雖然這裡在森林的外圍道路,陽光透過樹梢間隙透進來以至於環境整體光線充足,但是我內心卻覺得像是壟罩上一片烏雲般陰暗。

四周毫無生氣,甚至寧靜的不可思議,兩台原本蓋著帆布的馬車一台像是颱風過境般被破壞得四分五裂,另一輛則是被掀開帆布,看起來是做成木製牢籠的馬車門敞開,而在後方還有另一輛看似載人的普通馬車,不知道為什麼卡在一邊的大樹下,車輪還壞了一個。

馬匹在現場則是只有看到七匹的遺體,大概可以看的出來在混亂中似乎有馬匹逃走了,而死亡的屍體大多都是殘缺不全,數了一下一共有六名身穿皮革輕甲的男性、一名身穿全身重鎧的男性、一名身穿華貴服飾的男性、還有無法被稱為衣服的破爛布料遮蓋身體並在頸部戴上頸環的男女共十名。

「奴隸… …」

沒錯,這肯定就是被稱為奴隸商人的商隊,而身穿防具的男人們則是護衛,最後沒有成功拯救的男人則是這個商隊的主人。

我忍著現場的血腥味皺著眉頭看向後方馬車位置,身穿重鎧的男性倒在最前方,四名奴隸死在馬車附近,最後則是遠離馬車的商人。

在能力最好的隊長死亡後,將奴隸當作擋箭牌使用,結果還是沒能逃掉嗎?

雖然素昧平生,但是拿弱小的奴隸當擋箭牌,希望吸引魔物注意力好讓自己成功逃跑,這種行為實在讓人不齒。

即便在這個世界是稀鬆平常的普世道理,但是身為日本人的我內心總有一塊無法釋懷,但是另一方面似乎又因為希爾維亞的內心跟我合而為一,所以卻又不是那麼的在意,讓我感到內心五味雜陳。

「唉… …」

我嘆了一口氣之後利用魔力採集物資的訣竅,在不觸碰到那些死者的情況下盡可能的將他們的遺體移到路旁擺放整齊。

由於平行思考能力所賜,同時操作無數看不見的魔法手同時作業,很快地就將所有遺體移到路邊。

所有遺體僅有唯一一具奇蹟似的保存完整,看不出有什麼外傷,但是手臂上的切割傷口呈現黑紫色,恐怕是中毒後毒發身亡的。

雖然我打算就這樣先放著,但是身為原日本人的我終究無法忍受割捨那部分的情感,所以我跪在那些奴隸遺體的身邊,手伸向他們頸部的項圈。

透過魔力傳導馬上就掌握項圈內的結構,果然發現了奴隸契約的魔法式,利用魔法解除了項圈上的鎖然後將項圈棄置一旁。

就在我準備對最後一名奴隸的項圈進行解除時,我的身後有一道氣息就停留在數公尺外的道路旁,但我不想理會繼續我手邊的作業。

結除完最後的項圈之後,我手緊握著項圈,老實說心情依然複雜,並非只有針對奴隸的問題。

雖然他們是奴隸,但是這是這個世界的文化,所以我也沒有什麼好說的,畢竟就跟我原本的世界一樣,有人就是社會底層被剝削的那一層人類,如果每個都想救、每個都想管,那就沒完沒了了。

雖然我固定還是會用我的方式協助那些弱勢團體,讓照顧弱勢團體協會的人們可以有餘力協助到更多需要幫助的人,但成效畢竟有限。

不可能拯救所有人,這是早就知道的道理。

但明明在眼前,因為我的計畫而受到牽連無辜的人們,他們會遭遇這樣的事故錯在我的身上。

因為我沒能來的及阻止這件事情的發生,我痛恨如此能力不足的自己。

明明有能力可以阻止的,卻沒能阻止的了… …

或許對這些奴隸來說這樣也不壞,因為解脫了,不用再待在這個世上受苦也不一定。

我閉上雙眼為他們祈禱來世可以不用如此受苦,也引以為戒提醒自己不能因為現在有了能力就驕傲自滿,否則我也只會一再的犯錯。

帶著沉重的心情仰望天空,猶如我心情的寫照般即便是萬里無雲的好天氣,我就像是這被樹蔭所遮蓋的林道一般些許的陰暗與沉悶。

我不能一直消沉下去,還有更多需要做的事情,例如通報這些人的存在,讓附近城鎮的人來處理後續事宜,而我並不了解附近城鎮的訊息,但我的身後有著這次事件處理的最佳人選… …

沒錯,就是從剛才開始就一語不發站在後方不動的龍神。

我緩緩地站起身來,轉過身面對龍神,然而龍神的臉色並不怎麼好看,也許是理解我剛才說的都是事實,又或者是意會到我在戰鬥時不時的會注意別的方向的原因。

… …

沉重… …

雙方對視不發一語,但是沒有人開頭的話就不會有結束,所以我深吸了一口氣。

「我不會說這是你的責任,因為打從一開始驅逐入侵者的我就該負起這樣的責任… …」

「對不起。」

「… …不,所以我說這是我的責任,雖然我現在身上沒有錢,但是後續處理需要的費用我會想辦法… …」

「不,這都是我自己誤會,自己一頭熱的固執,要是我能冷靜下來聽妳說的話就不會發生這種事情了。」

「所以我說是因為我處理入侵者的事情失誤才會造成這個結果,要是… …」

「別說了,如果我沒有執意要追著妳,這些人也不會遇難,要說責任我也有責任,他們就交給我處理,我會通知最近的城鎮派人來清理這裡,受難者的家屬我也會給予慰問金的。」

我手裡的奴隸項圈握得更緊了,同時我感覺到臉頰上滑落溫熱的液體。

那是不甘心、悔恨還有痛恨不夠成熟的自己的淚水。

我不禁抬頭仰望,不知道多久以前也曾像此時一樣感到無力,但過往的事物無法挽回,只能記取教訓持續的向前走。

我要是再有能力一點的話,是否事情就會完全不同呢?

再有能力一點的話… …

「… …接下來我要做的事情,請你不要過問,因為就算你問了我也無法回答你,我自己也沒有把握到底會成功還是失敗,但無論如何請不要透漏給任何人知道。」

「妳打算做什麼?」

我內心已經下了決定,雖然一直到之前都還有迷惘,但是下了決心就不打算回頭。

然而像是用魔法在跟其他人對話的龍神看到我像是下定了決心,用手背擦去淚痕,眼神堅定地看著他不免對我沒頭沒尾的對話感到疑惑,但是卻又皺著眉頭警戒起我。

但我已經決定了,要使用那個能力,無論成敗與否,我打算放手一搏。

沒錯那個能力就是… …

「我不是要徵詢你的同意,身為現任聖龍之谷的統合者,也是米莉茵與維納斯的朋友,我們應當是站在對等的立場上… …即使可能觸犯禁忌,我也打算為這件事情做些什麼,或許只是單純的自我滿足,但請你不要阻止我… …」

「禁忌!妳到底… …」

「請你站在一旁看著,如果你要阻止我的話,就算你是龍神我也會不惜全力把你從這個世上排除,聖龍之谷、維納斯、還有米莉茵他們的事情就由我來守護,因為他們將不會知道你的存在… …真正的意義上從這個世界上永遠消失。」

雖然不知道我接下來要使用的魔法會有什麼代價,但是我不打算什麼都不做只留下遺憾。

從我的地球人的觀念來看,這個行為充滿了禁忌,不過在這個世界又是如何呢?

「… …我知道了,但如果妳打算做出危害這個世界、或是危害無辜的人們的事,我不惜生命也要阻止妳。」

在我的霸氣全開的情況下盯著龍神,而龍神似乎也感覺到我那個不可妥協的決心,即便有所疑慮還是打算暫時妥協我的說法。

從龍神身上也可以感受到不小的霸氣,就像是在回應著我:「我姑且會好好地看著妳做什麼事情,但是一旦認定有所危害將會盡全力殺掉妳。」

「那就請你在一旁看著,我想不會耗費太久的時間… …」

得到這樣回應的我放鬆嘴角笑了,同時也收回我的霸氣,只見龍神一臉嚴肅卻又難掩疑惑的眼神看著我。

但我沒多說什麼就轉身再度面向那躺在地上的十八具遺體,然後低頭看著我手上握著的奴隸項圈,閉上眼深吸一口氣後緩緩張開雙眼,並且在同時凝聚龐大魔力。

「… …聖域結界 - 復甦!」

地表浮現出巨大魔法陣,接著魔法陣開始散發光輝,甚至有無數白色光粒子從地表往天空飄去。

本來凌亂的現場還留有戰鬥後的穢氣,但是就像被淨化般的整個魔法結界範圍內充滿了一股清新的氣息,或許這就是所謂神聖的感覺吧?

我發動的並非IF時期的對單人復甦術,而是自從我能力正式的覺醒,也就是完成了完整的誓約之後所獲得的新能力之一。

效果未知,即便是IF時期的復甦術我也不確定是否有效,但一看就能明白這是延伸的上位技能,因此我抱著決心發動這技能,希望能夠達到我所期望的目標。

隨著時間經過,光粒子的亮度越發強烈,最後整體結界內宛如形成巨大的白色光柱向天直衝而去。

雖然是強烈的白光,卻意外的感覺不到不適,不如說舒適的像是進入了不同次元的世界之中,被溫暖所包圍。

背後的龍神也在結界影響的範圍內部,好像可以聽到龍神不知道在唸著什麼,但我不打算去在意,我全心全意只想完美的完成這個魔法──聖域結界 - 復甦。

此時的我沒有想到的是這個舉動成為了這場戰爭鬧劇的休止符,即使在遠方的東西側人馬,以及正在比試中的雙方不約而同的停下手邊動作朝向北方森林關注。

因為遠在三公里外的人們都能清楚感受到強烈的魔力波動,更別提那顯眼的通天光柱,正所謂神級魔法領域中的傳說魔法。

喧囂的戰事中,感受到神聖的魔法就像是心靈受到了洗滌般,就連正在鬥爭的事實都拋諸腦後,僅僅是望著那猶如奇蹟般的光景。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3899893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輕小說|少女|魔法||勇者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1喜歡★fu360cs22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IF第四卷-第二章- 紛...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jimmy80203專題研究逼我死= =
懶得找Paper阿ㄚㄚㄚ 阿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20:57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