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4 GP

「房東命苦長篇」房東日記 第五章:三分天下(五)

作者:Onikis│2018-02-23 22:27:00│贊助:8│人氣:93
  戰場風雲起,兵馬血淚濺,千年恩怨仇,現世情義還。
  一場延續自千年前的恩恩怨怨,如今延續到了現代,當年叱吒風雲的兵馬將士們,又會在這文明社會當中掀起何種波濤……並沒有這回事。
  這裡會有的,不是可歌可泣的華麗事蹟,就只是一間普通的公寓當中,住戶們平靜偶爾帶點喧嘩的日常生活──

  她這一喝,所有人頓時停下了手邊的動作,訝異地看著曹茵茵緩緩地從座位上站起,抬起的右臂,「唰!」地筆直指向了陸中原。

  「可以讓中原答應請求的,就只有一個人!」

  此話一出,所有人一瞬間還無法釐清到底是什麼意思。

  「那個,小草……我其實無所謂──」

  「中原,你閉嘴!」

  受到曹茵茵的喝止,陸中原頓時語塞,同時卻也摸不清,她到底是在想什麼。

  至於曹茵茵,她當然很清楚,接下來所說的話會招致多少的不滿。

  但,這也是有其必要的。

  「大家先安靜一下!我來解釋為什麼,能夠讓中原滿足要求的人只有一個。」

  她這麼一說,原先鼓譟的女孩們一同停下了抗議的言語,好幾對眼中滿是不快的目光望向曹茵茵,就期待她能給個能夠滿足所有人的理由來。

  等看到所有人目光聚焦,曹茵茵這才緩緩開口,解釋為什麼要提出「陸中原能答應要求的只有一個人」這件事情。

  「你們不覺得,像這樣大家一起要求,就沒有了『難得』的感覺嗎?」

  這話說完,曹茵茵暫時停下,觀察眾人反應,見到開始有人垂首靜思、沉默不語,看似是方才所言,已經動搖了某些人心中的想法,她這才繼續說了下去。

  「既然這樣,何不乾脆大家一起來比一比,只有贏家才可以讓中原滿足她的要求。如此一來,不僅能獨享中原的時間,也不會受到其他人的阻撓。各位不覺得我的這個方法,才是上策嗎!」

  如果陸中原繼續有求必應,遲早會有那麼一天,無論是誰,在他心中的存在感,都會隨之沖淡。

  所以,在這時候,是有必要下個猛藥。

  趁機在那個木頭人的心中,建立起一個任何人都無法角逐的地位。

  曹茵茵見到眾人看似都理解,之所以會限制陸中原只能滿足其中一人的心願之後,總算是讓所有人不再七嘴八舌地吵個不停。

  然而,最重要的方法還沒決定時,周渝卻開口了。

  「既然這樣,反正也快要考試了,何不大家乾脆點,就用成績來決定呢?」

  她話這麼一說,曹茵茵反倒開始懷疑起來了。

  即使在張三姊妹那時候,曾經受到過周渝的照顧,但今天她會提出這個方法,卻不見得就是打算成全自己。

  再怎麼說,周渝若真想要讓這其中的一個人,能夠讓陸中原滿足她的心願,莫過於是最為親密的孫泉了。

  不自覺對她這提案起疑的曹茵茵,只是目不轉睛地盯著周渝看。

  「可是,要比成績的話,大家念的學校都不一樣,能夠比較的學科也不盡相同呢……」

  周渝看了下在場的人們,彼此期末考會面臨的科目,的確按照每個人所就讀的學校,產生相當大的差異。

  以孫泉為例,她所就讀的江東體大附中,期末考的科目幾乎是以體能與專業科目為主,通識科目就只有國、英、數三科需要進行筆試。

  反觀曹茵茵所就讀的私立成都女校。

  學校為培養具有傳統觀念與現代新知的女性,需要進行筆試的科目,不僅包含了選修的第二外語,甚至連國際禮儀、美術史、政治經濟等課程,都有相對應的筆試與實技測驗。

  至於劉沛她們所就讀的公立成都高中,還算是較為普通的存在,基本的幾個科目,都有安排在這次測驗的日程當中。

  說是普通,屈指一算也有七、八項科目需要通過,才能迎向美好的暑假。

  「……既然這樣,那就比較平均分數吧。我想是這應該是最公平的辦法了。」

  這時,由諸葛涼提出了這次競爭的條件,那就是將所有科目的加總後,所得出的平均分數,將會成為決定誰才是優勝者的關鍵。

  原先置身事外的兩人,突然一前一後提出意見,每個人心中雖然略存疑惑,但這個辦法的確是能夠解決目前的糾紛,也就沒有人為此提出異議。

  這時,周渝走進了諸葛涼的身旁,一臉不以為然的模樣,小聲地說了。

  「(妳還真能理解我到底在打什麼算盤呢。)」

  「(我只是不希望每天睜眼,都得看到陸先生跟誰打得火熱罷了。)」

  諸葛涼略顯誇張地聳肩擺手,周渝不禁瞇細了眼,仔細打良起眼前這名少女。

  原本之所以提議要用這次的期末考來解決,就是認定曹茵茵會接受這項方法。

  孫泉的基本學力雖不像曹茵茵這麼高,但若是以平均成績來論,那麼只要她能在體育項目中獲得不錯的成績,如此一來就能拉高平均分數,創造出能和曹茵茵一較並論的機會,藉以贏得陸中原的承諾。

  但周渝卻沒想到,在場之人居然有人能看出這臨機一動的想法。

  「(不管是誰想要妨礙,我都要讓小泉可以跟那個房東約會哦?)」

  她這句話,可說是先行向諸葛涼來個下馬威。

  然而,諸葛涼卻仍是一副自在的模樣。

  「(我才不想阻礙誰的情路呢……)」

  語氣一頓,諸葛涼看了下眼前的少女們,以及莫名其妙,從話題中心,頓時被眾人們視若無睹的陸中原。

  「(不過……說的也是呢,我就來支持一下劉沛學姐好了。)」

  「……!」

  原本以為諸葛涼會置身事外到最後,可周渝卻沒想到,她居然會在這個時候,選擇了劉沛加入這場戰局。

  「(不覺得這樣比較有趣嗎?火,是你我所點燃的。既然決定放這把火,那就有義務,要看著這件事情的發展到最後,不是嗎?)」

  諸葛涼說這話時,語氣不高不亢,那平穩的語氣,與其所說出充滿向周渝挑釁意味濃厚的內容,全然不符。

  然而,周渝卻是始終維持著冷靜。

  「(還以為妳只是個癡迷於遊戲的孩子,沒想到還是有點頭腦嘛。)」

  「(這就不對了。玩遊戲需要用頭腦來思考的地方,比妳想像中的還多哦。)」

  諸葛涼或許是為了剛才周渝在眾人面前點起了關於遊戲的話題,稍稍地在這件事情上加以回禮,才會故意說出了挑釁她的話語。

  而周渝,原本就是想趁這機會,能讓不善主動的孫泉,可以和陸中原之間的距離縮短,才會提出剛才的辦法。

  卻沒想到,不僅想法已經被諸葛涼所看穿,甚至這名少女還決定要加入劉沛的陣營當中,選擇了與自己為敵。

  除了其他人正為了這場臨時決定的勝負,感到熱血沸騰之外,就連她們兩人這裡,彼此之間也燃起了一股意味不同的火焰,正雄雄地燃燒著。

  無論是實際決定用考試成績來決定勝負的少女們,或者是站在一旁的兩人。

  每個人心中都抱持著相似的想法,準備為了這次的期中考,以及決定到底誰能夠從陸中原那得到一個約束,一同展現出強烈的意志。

  「……那個,沒有人想知道我的意見嗎?」

  唯獨本應身處中心的陸中原,如今竟是被少女們晾在一旁,且他所說的話,已經沒有人多去注意了。

  沒由來的感到一陣寂寞,陸中原仰頭望向天上浮動的白雲,緩緩吐出一口深深的嘆息。

※※※

  自從在中庭裡那場騷動過後,已經一個禮拜過去了。

  距離期末考,只剩下屈指數天的時間。

  或許是每個人都認真的在準備期末考的緣故吧,陸中原最近鮮少見到那幾張,總是令人覺得吵吵鬧鬧,卻又不感厭煩的面孔。

  「………………」

  整理完一些必要的文件之後,看了下時間,也差不多是到了該幫曹茵茵補習的時候了。

  對於那天,由曹茵茵所提起的「願望爭奪戰」,在陸中原的心中,仍舊是存著些許的掛念,但這並不影響每天仍得照常繼續房東的工作。

  雖說難解於為何曹茵茵要取代自己,宣布了這場在公寓內臨時展開的小型競爭活動,但看其他人是躍躍欲試的模樣,再加上恰巧身處中心的尷尬位置,這讓陸中原不方便從旁說些話來取消她們彼此的競爭。

  更何況,他還有著身為房東不得不去處理的諸般事務。

※※※

  「小草,是我。」

  來到曹茵茵房門前,陸中原曲起手指輕敲了幾下房門。

  然而,還未等到曹茵茵的應門,在門外就聽見了她的聲音。

  「真是笨耶!這麼簡單的問題,到底要花多久時間才能解決啊!」

  這聲音,聽起來並不像是一個人在用功時,所會發生的情況。

  懷抱著不解,陸中原又敲了一次門。

  而這次,曹茵茵總算是察覺到來客,看似正向屋內的其他人交待幾聲,這才出來應門。

  「……進來吧。」

  門一打開,陸中原就聽見曹茵茵的嘆息,就連從她臉上的表情看起來,也無法與心情愉悅劃上等號。

  一瞬間,陸中原還懷疑著,是不是這次準備考試的進度不佳,才會讓總是充滿自信的她露出這種表情。

  不過,這個疑惑,就在他走進曹茵茵房內三步,頓時就煙消雲散了。

  「就算只有剩下妳一個人,也要好好活下去啊,鳶……」

  「就別管我了,敦!妳自己先逃命吧!」

  說起來,今天下午他的確是看到這對打扮仍是一如往常,在人群中顯得相當奇特的姊妹,看似遇到什麼不愉快的事情,腳步沉重地來到公寓中。

  就連自己的招呼,她們都沒注意到的程度,想必是碰上了什麼令人難過的問題。

  不過,當時的疑惑,現在到是獲得了解答。

  「我說,小草。她們……」

  「別管她們。只是用功過頭,腦袋負荷不了而已。」

  「這、這樣啊……?」

  記得曾經聽曹茵茵說過,夏侯敦和夏侯鴛的成績,在校內還能算是中上的程度。

  當然,她們兩個和總是名列前茅的曹茵茵,仍是不足為敵。

  看著房內的一角,夏侯姊妹的意識狀態似乎陷入相當不妙的狀態,陸中原不需過問,也能從還未進房前,那聲曹茵茵的斥吼得知一二──這兩人應該是在曹茵茵斯巴達式的監督下,不自覺遁入某個奇妙的世界當中了吧。

  「不過,沒想到小草已經可以教別人功課了啊……」

  身為家庭教師,平常都是由他擔任教導曹茵茵功課的人。

  即使陸中原很清楚,以曹茵茵的學力,所能做的就只是監督的程度而已,但內心裡仍不禁湧上一股感動。

  「……中原,你到底把我想像成什麼了。」

  望著不禁抿淚的陸中原,曹茵茵無奈的吐出了嘆息。

  原想直接開始今天的授課,但房間裡畢竟還有夏侯姊妹她們,反觀曹茵茵也不敢期待今天能像平常一樣,獨享和陸中原在一起的時間。

  更不用說,夏侯敦跟夏侯鴛這兩人,學力程度雖然不能說得上是差勁,但從根本之處上,她們總是會在考券上,寫下令教師們哭笑不得的答案。

  「就是這樣,所以今天只好暫停一天了。」

  曹茵茵不斷地向陸中原強調,但現況就是如此,對她本人來說可還真是相當地莫可奈何,才做出暫停今天這場授課的決定。

  話題到此,暫時告了一個段落。

  陸中原看著曹茵茵,見著她拿起了放在桌上的課本,一人一下地落在夏侯姐妹頭上,迫使她們不得不從另外一個世界回到現實當中,不再繼續逃避眼前曹茵茵製作的問題集。

  他猶豫著,要不要開口問,問曹茵茵當時為什麼會說出那些話來。

  畢竟那就只是個要求,沒有理由限制一個人而已。

  或許,是注意到了陸中原臉上的疑惑,命令兩人不要再分心的曹茵茵,悄悄地抱怨了聲「這塊大木頭……」後,這才開口說了。

  「……如果這次是我贏的話,記得要空出一整天的時間來,可別忘了!」

  「就跟上次一樣,對吧?」

  不知道為什麼,看著曹茵茵臉上露出笑容,陸中原心中就會有股安心感。

  說不定,這是因為當年第一次見到她的時候,一臉寂寞、卻又不斷逞強的模樣,已經深深烙印在心中了吧。

  所以,當現在的曹茵茵,能自然地露出笑容時,陸中原就會感到安慰,已經能向遠在他世的曹伯伯,說著「看到了嗎?小草她現在,已經能這麼開心的笑著了」這段話吧。

  就在離去時,卻又佇足於門前的陸中原,不禁向曹茵茵問起了,如果把時間給了夏侯姊妹,那麼曹茵茵自個又該如何呢。

  「哎呀,中原你把我當成誰了?」

  眼前的少女,露出了充滿自信的微笑。

  聽著她的這句話,陸中原總算是能安心的揮手道別。



To Be Continued…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3898877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1 篇留言

吳旻( °∀°)
看到曹妹子說只有一個人的瞬間就想到那個了WWW

獨佔欲真的是很可怕的東西啊WWWW

02-24 10:41

Onikis
蒼天的霸王咩。XD02-24 14:02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4喜歡★goliyo00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房東命苦長篇」房東日記... 後一篇:「房東命苦長篇」房東日記...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