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50 GP

[達人專欄] 我與希露薇外傳 - 情人節的愛與被愛

作者:天天貓耳的撫慰娘│2018-02-17 00:18:38│贊助:2,117│人氣:2172
  二月,年初的時節正步入了冬季的尾聲,寒冬的威力絲毫沒有削減的跡象,比起前兩個月來的更加寒冷,但氣溫也隨著春天的逼近而升溫,成了時冷時溫的麻煩天氣。

  當然,二月也是我眾多忙碌的季節之一,這種寒冷與溫暖的交界時刻總是特別麻煩,身體來不及適應而生病的人不在少數,更別提那些準備打掃的人了,積了整年的灰塵對他們敏感的呼吸道可說是場災難,過敏和鼻炎的受災戶直線上升。

  我彷彿能預見三、四月花粉季的慘況,看來我得先打電話給瑪蒂娜多備些過敏藥才行,或許我該順便屯些衛生紙來備戰?

  「嗯?是奧蕾莉亞大姊姊嗎?」

  總之,在這個忙碌的時節,每天幾乎都超過十名病患上門,從早忙到晚已經是常態了,只要一有空閒時間除了休息就是和希露薇膩在一塊,不過這樣的日子維持了幾天,我發現希露薇有些不對勁。

  「嗯......嗯,好的,我知道了。」

  自從上禮拜我給了她電話之後,她就時常和奧蕾莉亞打電話聊天,而且每次都是下午飯後的時候通話,打完電話後她就會躲在她的房間內一兩個小時,我要進去找她時她就會很緊張地阻止我,好像在試著隱藏甚麼。

  更奇怪的是,最近她常常拜託我帶她去找奧蕾莉亞,問個原因也問不出個所以然,去了之後也沒買甚麼衣服,反倒是離開時奧蕾莉亞都會要求我給她們兩個一些私人的空間,說是要談些女人間的事。

  雖然這個理由很籠統,但的確是我無法插手的領域,我也只好讓她們兩位自己處理。

  「嗯嗯,好,我、我明天會再拜託醫生大人帶我過去的。」

  嗯......雖然也沒發生甚麼事,但內心總有種說不出的難受,怎麼說呢,像是有人拿著羽毛在心上搔癢,或是骨頭在夜裡隱隱作痛的煩悶,又或者像是魚刺卡在咽喉裡的難受。

  總之,就是那種不耐煩的心煩感。

  「啊......那個,親愛的......」

  不知道為什麼,有種......被搶走了的失落感呢?

  「親、親愛的?」

  「嗚喔哇哇!」等我從自己的小小世界裡回神時,希露薇已經結束通話站在我的面前了,即便是她可愛的臉龐近距離的猛然一看還是會被嚇到魂飛魄散。

  「親、親愛的,怎麼了嗎!?」

  她皺起眉頭,常見的笑容如今被少見的擔憂表情所取代,我眨了眨眼睛,趕緊伸手摸摸她的頭試著呼嚨過去,「沒、沒事,我剛剛......剛剛只是在想事情罷了,怎麼了嗎?」

  希露薇低下頭娓娓說道「我只是想說......親愛的怎麼一直盯著我看......」她頰上忽然揚起了一抹紅暈,連聲音都變得嬌羞起來,「所、所以才想過來關心一下。」

  我摸了摸下巴,刻意將眼神飄到別處,「喔喔,那個啊,沒甚麼事啦,我只是好奇妳在跟誰聊天。」

  問完問題的同時我將眼神擺回她的臉上,這次換她在躲避我的眼神了,「啊......就跟奧蕾莉亞姊姊在......說些女生的事啊?」

  不得不提她真的不會說謊,無論是不停搖晃的身軀、千篇一律的說法和四處遊移的眼神,更別提她的語氣裡的疑問和僵硬感,怎麼樣都只是像在重複奧蕾莉亞的說法。

  「嗯......好吧,那就好,」我搓了搓她的頭頂,重新享受她頭髮的柔順感,「如果是她沒關係的喔。」

  即便如此,就算當面跟她說『說謊是不好的喔!』對整件事也沒甚麼幫助,重點是她為什麼要說謊,而且我想和奧蕾莉亞肯定有很大的關係。

  肯定是她帶壞希露薇的,希露薇這麼乖這麼可愛,怎麼可能會說謊呢?

  「啊......對了,親愛的,」摸到一半她忽然很反常地用雙手抓住我的手掌,接著移到胸前,「我、我有件事要拜託你......」

  在她楚楚可憐的表情面前,我想沒幾個人能招架得住的,「甚麼事呢?」

  「就是......明天能不能麻煩你再帶我去......」

  「奧蕾莉亞那邊嗎?」在她說完話前我搶先替她把話接完,接著重新將手放回她的頭上,「當然沒問題嘍!想買新的衣服嗎?」

  「啊,不、不是,有些事想...」我邊摸她的頭,邊從瀏海的縫隙間發現了她遊走的視線,「...想請教奧蕾莉亞姐姐......」

  「是、是嗎?」我刻意停了一會,同時隨意看了看四周,等我將視線移回她臉上時正好和她對上眼,真是個不會說謊的女孩,「是沒問題啦,只是妳想問她甚麼呢?」

  「啊,就、就就就......」我忽然間拋了個問題出來,她嚇得連話都快說不好了,「和、和和女生有關的事情。」

  見她這麼支支吾吾的回答,感覺她都快急到哭出來了,連眼角都擠出眼淚了,我只好趕快用摸頭轉移她的注意力,「好吧,我明天再帶妳過去,好嗎?」

  終於,她臉上重展了笑容,她搖搖頭甩開我的手,接著一股腦地撲進我的懷中,像頭溫馴的小貓用臉頰蹭了蹭我的身體向我撒嬌,「謝、謝謝你,親愛的!」

  我抱著她拍拍她的背,她在我胸前扭了幾下,時不時發出舒服的呻吟聲,面對這樣的她我只好將滿腹的疑問塞到腦中,總之明天再問奧蕾莉亞吧。



  隔天下午,我好不容易找了個空檔帶她出門,先去咖啡廳簡單吃個飯後便直接帶她去服飾店,一路上她雖然始終掛著微笑,但那笑容似乎有些不同,我也說不出個所以然,就是和平常的不同。

  「奧蕾莉亞姐姐!」一到奧蕾莉亞那裏,很意外的希露薇竟然一馬當先的衝了過去,不知道為什麼看到她撲進奧蕾莉亞豐滿的胸口讓我有些......忌妒?吃味?

  我分不清楚,反正那種胸口的酸楚我不喜歡。

  這種酸楚在看見她和奧蕾莉亞講悄悄話時達到了最高濃度,濃到連骨頭都發酸的程度,酸到連身子都不自覺發抖的程度。

  不過奧蕾莉亞只是點點頭,時不時朝我這丟來觀望的眼神,或是露出詭異的笑容,胸口的酸楚忽然間轉成了『被吃定了』的無奈感。

  我想我這輩子都贏不過她了吧,完全被剋得死死的。

  奧蕾莉亞拍了拍希露薇的頭,接著不知道和希露薇說了甚麼,只見希露薇點點頭,看著我給了我不同於剛剛的可掬微笑後便獨自一人跑進店內。

  「欸等等......!」我原本想上前去阻止她,奧蕾莉亞卻伸出手擋在門口,「醫生大人,要等等的人是你才對喔。」

  「怎、怎麼了嗎?」

  「我說醫生大人啊,」她伸長了食指,朝我的胸口戳了幾下,細長的指甲直接穿過襯衫的縫隙戳進我的肉裡,「你是不是有些事想問我呢?」

  她這麼一說反而讓我嚇了一跳,不過這點小事還嚇不倒我,「當然啊,我想問你是不是你和希露薇在做些甚麼,她最近感覺不太對勁。」

  「哎呀呀......」沒想到奧蕾莉亞只是逕自搖頭嘆息,「醫生大人真的完全不懂女人心呢。」

  「甚、甚麼?妳這麼說是甚麼意思?」問題沒得到答案,反而還被這麼揶揄一番,這讓我的語氣不自覺的加重起來,「奧蕾莉亞,我沒有在開玩笑,我這次是很認真的問妳喔。」

  她搖了搖豎起的食指,「我也是很認真地跟你說喔,醫生大人你啊,最近是不是冷落了希露薇呢?」

  被她這麼一質問我的心忽然間抽了一下,「那、那是因為最近比較忙啦!我也盡可能地找時間和她相處啊。」

  「忙是一回事,照顧希露薇可是另一回事喔!」奧蕾莉亞像是責備我似的說道,「而且啊,你是不是忘記今天是甚麼日子了?」

  「甚、甚麼日子?今天不就是......」

  我的話還沒說完,才在思考的瞬間卡在喉嚨的懊惱立刻將我剩下的字句塞回肚子裡,奧蕾莉亞只是用以往帶著微醺的笑容靜靜的看著我。

  對啊,二月的第十四天,今天可是個大日子,對女孩子或情侶來說都是。

  「所以你知道今天是甚麼大日子了吧,醫生大人,」她笑容內的嘲諷感覺越來越濃郁了,尤其是最後那聲醫生大人,「我想你對希露薇的舉動有了新的想法了,對吧?」

  「那當然......」我低聲喃喃自語著,奧蕾莉亞只是站在一旁,默默地看著我。

  我腦中那些原本混亂的片段開始全都連成一塊,那些緊張、害怕、躲藏和擔憂,起初我認為希露薇怪異的舉動也有了新的意義,既然如此,現在剩下的問題只有一個。

  「所以,」我看向奧蕾莉亞,她臉上的笑容始終沒有變過,「這一切都是希露薇她......」

  我話還沒說完,她的搖頭就打斷了我,「哎呀呀,這些就要留給你們兩位自己了,對吧?如果我甚麼都先說完就不是驚喜了喔!」

  可是妳好像快說完了喔,我把這句話默默地藏在心底。

  「好了好了,我們聊太久的話小妹妹可是會懷疑的喔,趕快進去吧!」

  「嗯。」我簡單的點頭回應,跟著她一起走進店內,才剛走進去,奧蕾莉亞立刻呼喊了希露薇的名字,「小妹妹,醫生大人來了喔!」

  沒過多久,希露薇便匆忙地從店內的深處跑了出來,「醫、醫生大人,你和大姊姊聊了甚麼?」

  看到她這麼殷切的想知道的著急表情,我忍不住笑了出來,原本略微緊張的感覺也隨之煙消雲散,我摸摸她的頭,邊說道「沒甚麼,只是隨便聊聊喔。」

  「哎呀呀,才不呢,醫生大人啊......」奧蕾莉亞刻意朝著我使了個眼色,「我跟他說剛好進了幾雙新鞋子,他一聽到就立刻決定幫妳買了呢,連猶豫都沒有喔!」

  我朝著她硬擠出一個笑容,沒想到都這個時候了,她還是要敲我一筆。
  


  「謝、謝謝你,親愛的,」希露薇的語氣雖然帶著歉意,但嘴角的笑意依舊藏不住,這種不坦率的表情真可愛,「今天還讓你幫我買了新鞋,真的很不好意思......」

  我伸長手拍拍她的頭,「沒甚麼啦,妳喜歡就好。」

  買完鞋後我們倆就直接回家了,一路上我一直在等著她跟我說些甚麼,沒想到她只是一直保持在很緊張的模樣,不得不提這點和我還挺像的。

  或許,她是在等著我說什麼吧,如果是這樣的話,身為一位男人可不能讓女孩子等太久。

  如果奧蕾莉亞知道的話應該也會說一樣的話,當然免不了一陣嘲笑。

  「啊對了,希露薇,」我趁著吃完飯休息的空檔對著餐桌對面的希露薇說道,「我有件事想跟妳說。」

  我話才剛說完,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錯覺,總覺得她的身子抖了一下,「甚、甚麼事,親愛的?」

  「一件很簡單的事,」我站起身,走到希露薇身旁,紅潤的頰色不難看出她又驚又喜,「妳知道是甚麼嗎?」

  「是、是甚麼?」

  我用雙手捧住她發燙的臉頰,她的臉頰就像暖暖包,越捧著溫度就越高,顏色也更加泛紅,接著微微抬起頭,在她的額頭上留下一吻。

  「對不起,希露薇,」我看著她的雙眼,她的水嫩大眼中多了股成熟的迷茫,光是看見就讓我有種酒醉的暈眩感,「這幾天不好意思,都沒帶妳出去玩,我保證之後一定帶妳出去走走,好嗎?」

  雖然講得有些簡短,不過我想我的心意都有傳達出去,總之言語無法表達的部分就用實際行動來彌補吧。

  希露薇張開雙手抱住我,將臉埋進我的胸口前蹭了蹭,「親愛的,謝、謝謝你,我、我......也有件事要告訴你......」

  雖然我已經知道她在計畫著甚麼,但面對等待已久的驚喜還是難掩期待之情,「是、是甚麼呢?」

  「等我一下!」她一說完就立刻轉身跑往書房,沒過多久她懷中就多了一包牛皮色的紙袋,「就、就是......」

  我摸摸她的頭,我的手因為興奮而顫抖著,「甚麼事呢?」

  「就......」她越是結巴,她的臉色就越是脹紅,不知不覺連我都被她的羞澀感染了,她扭捏了一會,最後將整包紙袋放進我的懷中,「就、就就就是......情、情人節快樂!」

  我看著她,同時享受手中紙袋沉甸甸的重量,內心的感謝和手中的禮物同樣扎實,「謝謝你,希露薇。」

  她將臉躲在雙掌後頭,這種害羞的表情也很可愛呢,「不、不客氣。」

  「那......我可以現在打開禮物嗎?」

  臉頰燒紅的她羞澀的點頭,我小心翼翼地將紙袋的袋口拆開,裹著糖衣的奶味撲鼻而出,我忍不住吞了口口水,將手伸進紙袋內拿出內容物。

  一顆巧克力,一顆純白的心型巧克力,比起去年聖誕節的巧克力形狀明顯漂亮許多,歪七扭八的數量變少了,完美心型的則占了大多數。

  我將手中的巧克力放入嘴中,香醇的牛奶香混著可可亞的甜味在嘴裡打轉,牛奶雖然濃郁但不會蓋過巧克力本身的味道,巧克力獨特的苦辣味也沒搶掉糖和油質間的出色表現,反而適度的抵掉過多過膩的甜份。

  希露薇睜大眼緊盯著我,「親愛的,味道......吃起來怎麼樣?」

  「很好吃,我覺得比上次的更好吃喔!」我忍不住發出讚嘆聲,我特別喜歡這種苦中帶甜的滋味,今年的白巧克力中的奶味中和了口中的味道,我摸了摸她的頭表達謝意,「謝謝妳,希露薇,越來越進步了喔。」

  正當我還沉浸在巧克力的滋味時,我發現紙袋裡頭還放了張信封,純白的封袋很容易就躲在一群白巧克力中,白色的信封只用一張小小的紅心貼紙封住,簡單的風格有種懷舊的感覺。

  「這封信......也是給我的嗎?」

  我說完話的瞬間,她的臉頰紅到一個新的地步,大概是介於蘋果和紅色油漆間的鮮紅色,我的手放上去可能會燙傷的那種紅色。

  她像是當機一樣頂著紅顏站在原地,過了十幾秒後才緩緩點頭。

  我又一次吞了口口水,這次不是因為美食,而是那種內心的期待與害怕的衝突感作祟,每次拆信總是令我特別緊張,無論甚麼信都是,因為信所背負的意義實在太重了。

  我拿出信封將其拆開,裡頭的字比我想像中第一次寫信的人還好看許多,我仔細的詳讀上面的一字一句。





  給親愛的主人:
  
  主人,親愛的你好,我是最喜歡你的希露薇。

  這封信我已經寫了很久很久,因為我不會寫字,所以花了很多時間在練習,不過字好像還不是很好看,所以請你多見諒。

  今天是情人節,奧蕾莉亞姊姊說情人節是很重要的節日,所以我想寫封信親自告訴你我有多喜歡你,還有多感謝你。

  我好像沒跟你說過我以前的生活,在遇見你之前的日子只能用痛苦兩個字形容,因為我是個奴隸,我記得的回憶也只有成為奴隸後的事,在那之前的事完全沒有印象。

  我的身上到處都有著難看的傷疤,因為我的前主人喜歡聽我尖叫,他喜歡拿著蠟燭滴在我身上,他喜歡拿著鞭子鞭打我的身體,他喜歡用腳踩著我,看我掙扎的模樣。

  他喜歡的事和主人完全不同,那些事我想親愛的這麼善良是不可能知道、也不可能明白的,我希望親愛的你一輩子都不要知道那些事。

  那些日子真的真的很痛苦,一開始我還會抱持著某種希望,期盼有一天主人能對我好,期盼有一天也能像其他人一樣過著不用被責罵鞭打的日子,但日子慢慢地過去了,我的心終於明白這是不可能的事,最後我選擇不去理會所有事。

  只要沒有期待、沒有希望,把心鎖起來不去感受任何事的話,自然就不會受傷。

  不知道過了多久,或許是上天開了玩笑,或是上天終於聽到我的祈禱,我的世界開始有了截然不同的轉變。

  我的前主人死了,我被那名看起來很奇怪的商人買了下來,他和前主人不同,沒有對我做任何事,只是靜靜地帶著我長途跋涉,來到這個漂亮的小鎮,接著我這輩子最難忘的事發生了。

  讓我,和你相遇了。

  我還記得那天和你相遇的場景,現在想想真的很抱歉,我甚麼話都沒和主人說,即便說了也毫無笑容,親愛的卻依舊熱情的款待我,不僅給我溫暖的飯菜享用,還給了我屬於自己的一間房間,甚至給了我一張床能睡覺。

  之後的每天也都一樣,回想起來那些日子還是很歡樂,你教會了我很多事,給了我很多東西,你帶我出去散步、帶我享用好吃的鬆餅,還買了件衣服給我,你給了我滿滿的甜蜜、滿滿的安全和滿滿的幸福感,這是我第一次這麼感謝上天,我的心也慢慢地打開了。

  我也記得我主動詢問你的那天,那天我其實很緊張,因為那是我第一次想試著去相信別人,我已經忘記那種感覺,那種期待別人的感覺,那種想倚靠在別人身上的感覺,謝謝你讓我重新體會這些美好的感覺,而你也欣然地接受了我。

  我還記得主動去敲你房門的那天,我抱著枕頭站在房門想和你一起睡,仔細想想那真是很害羞的舉動呢,而你還是一樣溫柔的讓我躺在你的身邊。

  可能就是那個時候吧?

  我內心對主人的感覺從安心變成了心跳加速,從微笑變成了臉紅心跳,我也是之後才知道這種感覺就是愛,從那之後想到主人我的身體都會自己熱了起來,但不是生病的那種熱,而是很幸福的那種熱。

  印象最深刻的還是坐在床邊的那天,我一直想給主人更多更多的東西來感謝你對我所做的一切,但我真的煩惱了很久,我只是個奴隸,又有甚麼能為主人做的呢?

  我想了又想,我想身為奴隸的我,唯一有價值的只剩下身體了吧?

  我其實很害怕,我害怕像我這種身體,有著醜陋的疤痕,身材也不像奧蕾莉亞姐姐那麼好,會不會反而造成主人的困擾呢?我害怕會不會主人就這樣拋棄我了?但我真正害怕的,是我向主人表達我的心意時,才發現原來那種愛的感覺只存在我的心中。

  但即便如此,主人還是接受了我,你接受了我難看的傷疤,接受了我普通的身材,接受了我封閉的心靈,你接受了我的一切。

  那也是我第一次知道,原來痛和幸福是能一起存在的。

  之後到現在的每一天,每一天我都很開心,尤其是和主人相處在一起的時刻,無論白天、中午或晚上,只要和主人在一起無論做甚麼都開心。

  不知不覺,我不會再做惡夢了,那些痛苦的記憶也成了回憶,取代的是和主人相處的時時刻刻,那些幸福的時刻。

  我只想對主人說,這些日子裡你對我所做的一切,我想我永遠都無法回報你,而我內心對更是充滿著數不盡的感謝和滿滿的愛意。

  那些感謝和愛意有好好地傳達給你嗎?

  現在的我,有幫上你的忙嗎?

  我只希望主人能知道我有多愛你、多喜歡你,還有多想和你在一起,或許我有點貪心吧,或是有點任性,或許我也說過很多次了,但是我還有件事想拜託上天幫忙,我也一定要再說一次。

  我希望能永遠待在你的身邊。

  永遠永遠和你在一起。

  愛你的希露薇敬上。  





  我看著這封信,我的心跳快到快將胸腔擠破的程度,手也抖到握不住紙的程度,等我好不容易穩住情緒時我才發現上頭的字彷彿被沒入水中的墨汁般暈開,而我的臉上多了兩條溫熱的痕跡。

  我這是......怎麼搞得,我是不是......在哭?
  
  「親......親愛的,怎、怎麼了嗎?」希露薇抓著我的手,用熟悉的聲音問道「你怎麼......又在哭了?」

  我搖搖頭,我想說話,但我的嘴巴抖個不停,舌頭像被人在喉嚨裡打了個結完全發不出聲音,最後我只好伸出手,將希露薇擁入懷中。

  「親、親愛的......」我模糊的視線裡彷彿也看到她臉上沾滿了淚水,我用顫抖的手再一次捧住她的臉頰,再一次地給了她一吻,只是這次我的吻留在她的嘴唇上。

  「我願意,」我重新用身體感受她嬌小的身軀和溫暖的體溫,「我願意一輩子和妳在一起。」

  她沒有像平常一樣充滿朝氣的回答,也沒有那種嬌澀的回應,只是一聲啜泣中的淡淡回覆。

  我的胸口被我們倆的淚水給弄濕,她緊抓著我的衣領依偎在我的懷中,「謝謝你,親愛的。」

  接下來的時光,我們兩人只是肩靠肩的坐在沙發上,放在膝蓋上的手彼此緊扣著,甚麼話也沒說的靜靜看著電視,電視上的內容前完全不重要,對我們來說重要的是兩個人都在一起,只要這樣我們就滿足了。

  看著懷裡她滿足的笑臉,這是我第一次如此感謝上天。

  或許我也能為她做些甚麼,我還能為她做更多。



  「瑪蒂娜,明天妳有沒有空?」

  「是有啦,你想幹嘛?」

  「我有件事想麻煩妳。」

  「我猜猜......是不是和那位小妹妹有關。」

  「妳果然聰明。」

  「那你想做甚麼呢?」

  我朝著廚房希露薇的背影瞥了一眼,她正哼著歌在廚房替我準備午飯,十足的主婦架式,「我想替她準備個驚喜,很大的驚喜。」  





--

  嗨,大家好,這裡是過年懶癌依舊ㄉ撫慰娘 :P

  原本這篇是要在情人節發的,結果一忙就拖到現在了,真是抱歉,希望下一篇不要再拖了,不過會卡到開學呢......

  算了,預防針打到這邊,祝大家新年快樂喔 :D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3891461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希露薇|女兒|蘿莉|奴隷との生活|我與希露薇

留言共 16 篇留言

Aiden
新年快樂

02-17 00:24

天天貓耳的撫慰娘
新年快樂 :D02-17 00:28
諾亞.伊斯萊昂
(´・ω・`)......(雖然有很多話想說但因為一張嘴就會吐出大量砂糖所以只好死命閉上嘴巴的痛苦表情

02-17 00:33

天天貓耳的撫慰娘
趕快喝幾杯咖啡中和一下 :P02-17 23:19
暗夜公爵
多謝款待!!

下一篇新年篇還不交出來

02-17 00:42

天天貓耳的撫慰娘
沒有新年篇啦 ><02-17 23:20
正在考慮要不要說話
好甜!好閃!

02-17 00:49

天天貓耳的撫慰娘
又甜又閃!02-17 23:20
memtastic(小M)
為什麼我看了希爾薇的信 我也跟著哭了?

02-17 01:43

天天貓耳的撫慰娘
趕快擦一下眼淚02-17 23:21
Rubik
來自某位SCP基金會人員的日誌

向O5議會發出的訊息:

由於過量閃光與砂糖,請求將對象SCP調整為Keter級。

Rubik博士

02-17 01:46

天天貓耳的撫慰娘
不能這樣公器私用啦 (X02-17 23:21
重考仔就該好好念書
新年快樂!
希望大大能多寫些希爾微玩過的遊戲中最喜歡的女角

02-17 01:47

天天貓耳的撫慰娘
謝謝支持 ><02-17 23:22
月影
最近去廟裡拜拜
早知道就戴口罩了
過敏超嚴重

02-17 02:11

天天貓耳的撫慰娘
怕,我也是,每天都ㄘ藥02-17 23:23
柳丁(ゝω・)
新年快樂!(奇怪我的墨鏡怎麼破掉了

02-17 02:24

天天貓耳的撫慰娘
趕快拿紅包買一副新的 (X02-17 23:23
子葉爺爺
後續(敲碗

02-17 03:28

天天貓耳的撫慰娘
沒這麼快啦 ><02-17 23:23
林Jacky
更……更新了!?

02-17 10:53

天天貓耳的撫慰娘
偷偷ㄉ更新了 ><02-17 23:23
千月の辰
新年快樂~~~

02-17 13:22

天天貓耳的撫慰娘
新年快樂 :D02-17 23:23
千緒@繪製別人老婆中
我被甜死了

02-17 17:29

天天貓耳的撫慰娘
( 塞鹽巴進嘴裡02-17 23:23
にゃひ~や
https://i.imgur.com/3svxRZT.jpg
甜的要命R XDDD

02-18 23:10

天天貓耳的撫慰娘
甜到要洗腎了恩哼恩哼 <3302-19 12:46
黎黎貓
偷偷跟我說,
這是你ㄉ幻想嗎?

02-21 15:01

天天貓耳的撫慰娘
甚麼幻想 :P02-21 15:36
黎黎貓
幻想情人節希露薇送你巧克力(x

02-21 16:10

天天貓耳的撫慰娘
這才不是幻想,這都是真實ㄉ02-22 17:58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50喜歡★ggghalo5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翻譯專欄:Brandon... 後一篇:[達人專欄] 冬午,在大...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lover568367大家
【小說】異世界新作第6章更新啦~還不快來看一波RRRRRRRRR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23:01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