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7 GP

【蛻變之聲】】番外 – 醉意

作者:毛球│2018-02-16 17:19:36│贊助:14│人氣:79


    夕陽為蓋伊的都市叢林刷上一層紅,此刻正是第一波下班的時間,路上的人們紛紛踏上歸途…
    
    本來約好晚上的時間碰面,裴爾卻意外地提前處理完公務來到蓋伊,而此刻跟隨行人踏步於路上的他並沒有跟約納斯先聯絡,想給對方一個驚喜…
    
    蓋伊的繁華越晚越易看出,路旁的夜總會和酒吧亦準備開始營業。雖不如其他城市大,但繁榮程度卻是鮮有人可敵的。
    
    隨著景色的移動,裴爾注意到其中一家看來特別熱鬧的﹑新開張的酒吧,似乎還有幾個人在一旁表演,他停下腳步,好奇地張望。
    
    有人擎起火炬,輕吹口氣,那團熾熱變猛地膨脹,在下一秒又迅速縮回原本大小。
    
    有幾個人注意到他,他們笑著向裴爾舉起酒杯,屬於杯中物的水果混合酒精的氣息飄入他鼻中。
    
    禮貌性地笑著點頭回應,裴爾並沒有多加靠近,畢竟,他很清楚自己不是會喝酒的人,而且這也不是他停下來的目的,不過是單純看看罷了。
    
    但是,其中一名客人卻邁步向他走來,往裴爾手中塞了杯酒。「喝喝看?」他笑著慫恿,沒有要離開的意思。一些人的視線也跟著看過來。
    
    「…不了﹑我不喝酒。」不過幾秒間,不少人的視線便匯聚到自己身上,裴爾頓了半晌﹑連連搖頭,露出抱歉的笑容,婉拒。
    
    「喝喝看嘛。」以另一手抓住他的肩,對方繼續哈哈笑著。「一副真沒喝過酒的樣子,這種年紀的小伙子這樣的話是不行的。」
    
    「我真的,不太喝…」相對地微微後退,裴爾仍保持笑容﹑嘗試將酒杯還給對方,或尋找適當的出口撤離這裡。
    
    但對方抓住自己肩膀的力道讓離開的打算暫時失蹤。「矮唷,不太喝還是可以試試看啊。」甚至抓起裴爾的手將酒杯湊到他嘴旁,那人笑道。周遭其他人亦開始起鬨。
    
    「…」沒辦法推辭也無退路,裴爾有些困擾地瞥看向面前的酒杯,香醇的氣味撲鼻而來,又一會,他只好稍微喝那麼一小口,意思意思便輕推開杯口。
    
    但在他準備將酒杯推開時,對方卻相對抓著自己的手將酒杯傾斜,讓幾乎整杯的酒精都灌入自己口中。
    
    那酒喝起來有如櫻桃,可以感覺到其蘊含的酒精濃度絕對遠超於普通的水果酒。
    
    「…!」完全沒有料到這樣的情況,裴爾愣地想往後退但卻又怕酒杯因此翻倒,而在他還在混亂間思考該怎麼退開時,酒液已全滑入自己喉中。
    
    「好喝嗎?恩~我知道很好喝喔。」見裴爾將酒液全數嚥下,男子才大笑著拿酒杯退開,讓酒精所帶來的飄忽感轉而緩緩佔據腦海。
    
    「…」灼燒感自喉沒入體內,輕咳幾聲,裴爾這時也只能先點點頭,希冀這樣就可以打發走對方;開始感到些許不適與迷茫的他摸索著尋找穩固的支撐點。
    
    但他發現那人一走,倒是有其他人圍上來了。他們沒有惡意,但手中卻又都持著酒杯⋯
    
    「我…我想我該走了。」趁著醉意還未深﹑還能思考前,裴爾推拒那些接著圍上來的人,試著擠出出口。
    
    「嘿,這些都是免費要請你的。」又有人將酒杯塞入裴爾手中,圍上來的狀況導致裴爾根本無法擠出出口。
    
    「…再半杯﹑就好,可以嗎?」別無他法,儘管他不喜歡酒,但他希望能更快離開這裡,他還要去約納斯家…
    
    酒精回饋熱麻開始席捲思考,裴爾嚥沫,依言再強吞下半杯。
    
    「這酒很好的。」見裴爾的確依言嚥下半杯,圍繞著他的眾人哈哈大笑,才又一起回首步回吧台的座位入座,讓酒精在體內累積。
    
    後悔自己靠近因好奇而靠近,裴爾將剩餘的酒還給經過的服務員,快步地離開此地,趕往約納斯家所在的方向…
    
    雖然不明顯,但他可以隱約感覺到酒精正逐漸對自己的思緒產生作用,飄茫感亦緩緩出現、讓走路一事忽地變得有些困難。
    
    連帶四肢的力量難以捉握,裴爾望著還有幾個街口的路途開始扭曲﹑旋轉,「…」他有些無力地扶靠一旁的牆面,讓化風的安狄沃先一步去找約納斯。
    
    
    這個過程並沒有花費太多的時間,安狄沃飛快地移動,在經過窗戶時便能直接看到約納斯坐在客廳,雖然開著電視,卻已經開始在頻繁地打開手機確認時間,伊維戈在他身旁以人形坐著,白嫩的腿翹在他大腿上
    
    化風的安狄沃先是呼喚﹑吸引他們的注意,接著才現出原形,有些慌張地告訴約納斯關於裴爾在無意間經過酒吧時發生的事情以及他現在的狀況…
    
    「⋯」約納斯先是愣了下,隨後抓起手杖就往門外衝。伊維戈在沙發上輕嘆口氣,化為小狐縮成一團休息。
    
    安狄沃在約納斯的身側引導著方向,繞過幾個街口﹑抄了幾條小徑,最後遠遠地,在安狄沃所指的方向可以看到幾個人圍著白髮青年。
    
    方才幾個敬酒的人見裴爾還沒走遠又來湊熱鬧;而裴爾紅著臉﹑迷迷糊糊地捧著手上的酒杯,其中一人甚至友善似地搭著他的肩膀,將人團團圍住。
    
    約納斯沒有遲疑。他並非那種會隨意去人性命者,但當憤怒壓過理智,什麼都有可能發生。
    
    幾個大步便走上前,他倫起杖──劍沒有出鞘,狠狠地往背對他的其中一人後頸砸下,將其擊暈。
    
    那人應聲倒地,空出的位置也讓其他人都能看到了約納斯,亦被吸引了注意力。
    
    「…啊﹑約納斯…!」在其他驚愕的人還沒反應過來時,裴爾眨了眨眼,對戀人露出飄惚而甜膩的笑容,像是在跟對方打招呼似地輕輕揮手。
    
    「抱歉,我覺得我的手剛剛好像抽筋了下。」向其他人露出微笑,約納斯伸手想將裴爾拉回自己懷中。
    
    那些人看來非常不知所措,但也不想找麻煩,其中兩人將他們的夥伴扛起,默默地回頭走離。
    
    當裴爾意識到自己被拉進約納斯懷中時,他發出快樂的輕笑聲﹑輕蹭著,伴著一聲細小的酒嗝。
    
    「裴爾?」將對方扶穩,約納斯垂首讓視線交會。「還好嗎?」他在對方眼前揮揮手。
    
    「?…」遲緩地對上約納斯的視線,裴爾再望向那在面前揮動的手,他輕輕地牽握上那手,帶到自己的臉邊輕蹭,另一手上的酒杯翻出少許。
    
    「不,把那個放下。」約納斯難得皺起眉,抽手轉而拿走對方手上的酒杯。
    
    酒杯很輕鬆地就被拿走了,裴爾依舊望著約納斯,一會,他將整個臉埋入對方的胸膛,繼續輕蹭。「姆…」
    
    將酒杯放在地上,約納斯後退些許,扶住對方。「先回我家再說;你可以走嗎?」他擔憂對方踏出下一步後便會摔倒,但在兩人交往還未太久的情況下,他不想以自己過於直接與獨斷的行動嚇到對方。
    
    「回家…?」一頓一頓地呢喃,裴爾微微歪著頭,雙手輕扶著對方﹑想重新窩回約納斯懷中,但,不過一步而已,雙腿的無力讓裴爾往前踉蹌。
    
    「...」立刻拉穩對方,約納斯猶豫半晌,才直接將對方以公主抱抱起。「對,回家。」他抿唇,聲音裡蘊含著淡淡的怒。
    
    「…回家
    」沒有意識到約納斯的心情,裴爾只是眨眨迷茫的碧藍,像隻黏人的貓兒般往對方的身上窩靠﹑輕蹭。
    
    「⋯」約納斯大概也猜得出對方醉了,醉得不輕。他忍不住用德文罵了一串髒話。
    
    「…?」裴爾聽見自己不太理解的語言,跟著呢喃出聲,試圖模仿,「約納斯在、咯…說、什麼?」還是帶著軟綿綿的笑容,他伸手輕撫對方的側臉。
    
    「⋯沒什麼。」眉頭因憤怒而緊蹙,約納斯依舊擠出笑容,將對方抱穩後踏上回家的路。
    
    一路上,裴爾都哼著不成調但聽來愉快的短歌,偶爾,他會歪著困惑的臉望著約納斯,伸手嘗試撫平對方緊蹙的眉宇,更多的時間,他都輕蹭著﹑窩著在約納斯的懷裡,發出安心的呼嚕聲…
    
    「⋯」變得跟貓一樣。
    沒有大聲說出此一想法,約納斯只是任由對方動作,加快腳步趕回家。
    
    沒多久,家門的在一個轉角後映入眼簾。
    
    裴爾環抱你的脖頸,親膩地靠在你的頸邊,呢喃無意義的碎語。
    
    「你喝了多少杯?」強壓下怒氣,約納斯輕輕踢了下門讓伊維戈來替他開門。他不奢望答案,但還是得問問看。
    
    「幾杯…?」裴爾頓了頓,他伸出手一指一指地算著,最後在三跟四之間來回,困惑地瞅著自己的手指。
    
    「…四杯半快五杯。」處於風形的安狄沃輕嘆了口氣,幫忙回答。
    
    「⋯」眉頭皺的更緊,約納斯沒有再多說什麼便將對方抱入家中,輕放於沙發上。狐狸嗅到酒氣,哼笑了聲跳下沙發。
    
    一落到沙發上,裴爾軟綿綿地往扶手側倒,但卻又向約納斯伸手,想要對方靠近﹑讓自己可以擁抱或被擁抱;又是一聲輕嗝。
    
    「我去幫你倒杯水。」摸摸對方的頭,約納斯卻先一步走向廚房了。
    
    「約納、斯…」雖然想跟下床但卻因為使不上力而無法,裴爾望著對方離開客廳,眼神看來盡是失落。
    
    「⋯」不到幾秒鐘便端著水杯回來,約納斯見到對方神色,針對那群酒客的怒火又悄悄爬回心中。他再度將其壓下,快步走回對方身旁。
    
    「嗯…」看到約納斯回來後,裴爾才重新露出醉薰薰的甜笑,再次伸手,不是要水而是想牽上對方的手。
    
    輕輕將對方拉著手扶起,約納斯將水杯塞入對方另一手中、並擔心對方抓不穩似地、以自己的手包住他的。「喝點水。」他放柔聲音。
    
    話語幾秒才傳達給裴爾,他望向手上的水,在協助下慢緩緩地將其湊到嘴前﹑慢慢喝下,途中,稍稍被嗆到幾下。
    
    拍拍對方的背幫忙順氣,約納斯小心翼翼地摟著對方,讓他坐挺身、比較不容易嗆到。
    
    「…」將水喝了差不多一半,裴爾有些喝不下地退開,輕輕搖頭。
    
    「好點?」將水杯拿過、放到桌上,約納斯一臉擔憂地問。他的憤怒並非因裴爾而起,沒道理臭臉看對方。
    
    「很好…?」顯然還是很茫,裴爾已經醉得不清楚自己的情況,不過至少,臉上的醺紅退了那麼一些;他再次窩回約納斯懷裡,笑得甜膩。
    
    「裴爾、?」對對方的舉動有些意外,但約納斯沒有將他推開。相反地,他輕輕拍拍他的背。
    
    「姆嗯…?」聞聲,裴爾抬起頭望向對方,在如此近的距離下,可以自微茫的碧藍內看見約納斯的身影,他親了下對方的側臉。
    
    「你真的還好嗎?」沒有拒絕,約納斯臉上的擔憂卻不減反增。「要不要先睡一下?」
    
    「不﹑睏…」軟軟地趴靠在對方身上,裴爾眼神微瞇,小嗝一聲,又是輕蹭約納斯的頸子。
    
    「真的?」看起來不像。約納斯摟住對方同時亦支撐著,他也瞇起眼。
    
    「真的…?」好好的句子聽起來變得像是問句,裴爾回望著對方,一臉飄飄然的樣子,半晌,又對約納斯露出笑容:「約納斯…喜歡…」
    
    「(´・ω・`)…」一愣,約納斯轉而四處張望尋找安迪沃的幫忙。
    
    安狄沃應該還在屋裡,但很顯然是躲在風中,假裝不在。
    
    「約納斯…?」看著對方微妙的表情,裴爾歪著頭,困惑地輕喚。
    
    「我在這。」在心中嘆口氣,約納斯垂首看著對方。他伸手輕撫對方因酒醉而泛紅的臉頰。
    
    裴爾同樣伸手觸碰對方的臉頰,然後,又牽上約納斯的手並窩入懷;看來要是沒有其他方法,裴爾大概會這麼撒嬌直到累昏。
    
    「裴爾,睡一下。」約納斯摸摸對方的頭、順過髮,他柔聲要求。「我覺得你需要休息。」看看醒來後酒醉的狀況會不會好一些⋯
    
    「睡一下…」跟著重複話語,裴爾停頓良久,露出一半在思考一半在迷茫發呆的樣子,「那、約納斯呢?」
    
    「我會在這裡。」約納斯眨眨眼,「我會在這裡,陪你。」他重複。
    
    「…嗯
    」聞言,裴爾點點頭,這才願意靜下來,但還是堅持要窩在對方懷中,如此才能安心似地…
    
    輕輕拍著對方的背,約納斯倒也不反對——或說,他挺樂意地,但讓對方從酒醉狀態中清醒才是目前第一要務。
    
    隨著輕拍,幾次輕蹭後便靜下,裴爾漸漸感到疲憊,他閉上雙眼,沒有花多久的時間便沉沉睡去…
    
    狐狸跳到約納斯頭上,輕輕發出一聲哼笑。約納斯又瞅著空氣半晌,低下頭,繼續他的守護。
    
    安狄沃引來些許涼風進入屋內環繞著放鬆的氛圍,一同休息…
    
    「…」裴爾安心地窩在對方懷中,偶爾會夢囈約納斯的名字或一些難以聽懂的碎語
    
    「他喝完酒都會這樣嗎?」知道安迪沃在附近,約納斯開口輕聲問道。他第一次遇到對方酒醉⋯
    
    「…聽說是這樣。」安狄沃給了一個不確定的答案,停頓思忖,「這也是我第一次看到,可是聽番隊其他人都說『絕對不可以』讓裴爾碰到酒。」
    
    熟睡得裴爾又露出笑容,像個孩子似地。
    
    「⋯我大概可以猜到為什麼。」聞言,一直凝注著對方的約納斯微微一笑,他輕輕用手梳過對方的髮。
    
    「好險來得及找到你。」安狄沃輕呼了口氣,他自己是不能隨意行動的,這也是因為契約和不想驚動民眾的情況下。
    
    「我也蠻慶幸我有趕上的。」沒有的話,他大概也不會輕易放過那群人⋯
    
    「…有什麼需要幫忙的話,儘管跟我說。」安狄沃靠近一些,望著約納斯與在對方懷中的裴爾,忍不住對這安穩的畫面露出笑容。
    
    「可以幫我去我房間拿個枕頭嗎?」似乎擔心自己的大腿對對方來說不是最佳的枕頭,約納斯低聲道。
    
    「知道了。」安狄沃於是飛往臥室,沒多久,一顆軟枕頭乘著風飄下來了,最後落到約納斯的手上。
    
    「唔…」雖然約納斯順利將裴爾的頭部輕輕抬起,但他發出一聲被驚擾的輕哼,沒睜開眼卻伸手想牽握約納斯的…
    
    「⋯」見狀,約納斯也只好將枕頭放一旁讓對方牽上自己的手;但如此一來他就沒辦法放枕頭了。眨眨眼,他看向空氣跟安迪沃求救。
    
    「…」牽到手的裴爾安心地呼哼,繼續熟睡;安狄沃收到了示意,以風捧過枕頭,在緩緩移動裴爾﹑將枕頭墊到他的頭下…
    
    將撐著對方頭的手緩緩移開,約納斯鬆口氣。
    
    在枕頭放好後,裴爾側過身,將約納斯的手蹭在臉邊,滿足地笑著…
    
    「不過⋯」約納斯任憑對方輕蹭,他若有所思地看著對方。「其實這樣的裴爾、也很可愛⋯
    
    在風中的安狄沃輕笑一聲。
    
    睡得很沉,看來裴爾一時半刻是不會醒來了…
    
    也好,就這樣休息吧。
    
    同樣往後靠上椅背,約納斯亦閉目養神。
    
    微風在他們四周繚繞,溫和地引著他們共同休息﹑享受寧靜…
    
    「約…」裴爾又笑著夢囈,將身子縮窩在對方身旁。
    
    
    
    
    
    
    
    幾個小時過去了,裴爾才昏昏沉沉地醒來,帶著少許的飄惚﹑少許的暈眩感﹑少許的頭痛…
    
    他睜開眼。
    
    你發現自己身處於約納斯家中,而屋子的主人正坐在你一旁的沙發上閉眼,看起來也是睡著了。一團粉色的毛絨縮在他頭頂;你亦感覺到自己手正握著對方的。
    
    望著約納斯的睡顏好一會,裴爾伸出空閒的另一手,很輕、很輕地觸碰對方的面頰…
    
    「⋯」當你碰到時,約納斯咕噥了聲什麼,輕輕蹭了你的手一下。他頭上的狐狸醒了,正盯著你看。
    
    裴爾的視線對上狐狸的,再越過牠﹑看向掛鐘,想知道現在是什麼時間。
    
    他只記得他被人灌了一杯酒然後要趕去約納斯家…後來的事情就不記得了。
    
    似乎已近深夜了。
    
    狐狸看著你,哼笑一聲
    
    不太明白狐狸笑哼的原因,直到他以心靈感應向安狄沃詢問狀況,才愣地瞪大了眼。
    
    「…約納斯?」他輕喚對方的名字,將對方垂落的髮絲勾回耳後。
    
    「唔...」因你的動作與呼喚又哼了聲,約納斯將手抽回、緩緩睜開眼。他頭上的狐狸跳下來,窩到一旁的沙發上。
    
    看到對方醒來,裴爾的笑容大了些,他微微撐起身子,親了下約納斯的鼻尖;雖然仍帶有酒氣,但已經淡去不少。
    
    「⋯」揉揉眼,約納斯這才讓視線恢復清晰。「裴爾?」他看清楚眼前身影後,有些擔心地先伸手半摟住對方,其實是在擔憂對方還未酒醒。「感覺怎麼樣?」
    
    「有點暈…」還有頭痛。
    
    不想全說出來讓對方擔心,裴爾還使不上太多力氣,但他仍同樣伸出手﹑環過對方的脖頸,給予一個擁抱。
    
    「我覺得你應該是有點宿醉。」約納斯毫無猶豫地亦回擁住對方。「頭暈,頭痛,還有點飄忽?」他笑問。
    
    「…都被你﹑說完了。」放鬆地窩靠在對方的懷裡,裴爾因瞬間的頭疼而皺了下眉,隨後又抒開。「…對不起。」接著,他為給對方添麻煩一事道歉。
    
    「如果你是因為讓我心疼所以道歉的話,我接受。」稍較一般人體溫偏低的手背輕輕貼上你的額,約納斯將你摟緊了些。
    
    冰冰涼涼的感覺特別舒服…
    
    裴爾微閉上眼,輕呼了口氣,「約納斯、吃過了嗎?」本來是希望能跟對方一起享用晚餐,但看來行程全部都被打亂了。
    
    「⋯」約納斯停頓幾秒思忖答案。「還沒。」但最後,他決定誠實。「我想等裴爾一起⋯」
    
    「嗯…現在只能吃宵夜了。」抱歉一笑,裴爾睜開眼﹑重新對上約納斯的,他也能感受到飢餓感正慢慢湧回。
    
    「我可以去煮。」立刻自告奮勇,約納斯驅走最後幾絲殘於眼中的睡意。「但我不推薦這個時候吃太多,可能會無法消化。」猶豫半晌,醫生的本能又出現了。
    
    「唔…」這麼說確實也有道理,儘管他餓的可以吃下兩份餐點,裴爾乖巧地點點頭,「有什麼﹑選項嗎?」他幾次試著揮去剩餘的迷茫感。
    
    「蔬菜水果。」約納斯眨眨眼,似乎也只打算準備這類型的東西
    
    「…約納斯也吃?」聽到這兩個選項,裴爾露出淺淺的笑容,接著又問。
    
    「宿醉的人要吃。」這次有正當理由拒絕,約納斯又看著你幾秒,溜進廚房了。
    
    「…」被對方逃掉了,裴爾微撐起身子看向廚房,猛然地,他掩嘴忍下一股作嘔感,慢緩緩地窩回沙發上。
    
    因為是做沙拉和切幾塊水果所以速度很快,不到半小時約納斯便又回到客廳,端著一碗生菜沙拉和一盤蘋果、一根香蕉。
    
    又快睡著的裴爾揉揉眼睛打起精神,他坐起身來,對回到客廳的約納斯露出淺笑,目光再接著落到生菜上。
    
    生萵苣上鋪著一些全麥麵包丁,醃黃瓜、蘆筍、紅蘿蔔絲和番茄,同時帶著淡淡的萊姆香氣。
    
    「先把這些吃完。」將蔬菜水果和餐具放於你面前,約納斯堅持。「等等我去煮一些香菇湯。」
    
    好豐富…
    
    「唔…」裴爾愣愣地看著眼前的生菜沙拉,他方才還以為只是普通的那種,幸好他自己也很喜歡吃蔬菜水果;他著手拿起餐具,開始享用…
    
    清爽又帶點微酸,讓昏沈的思緒清醒了點。
    
    「吃慢點。」笑著撇下一句提醒後,約納斯又走回廚房打算開始熬湯了
    
    裴爾望著對方離開的背景,依言緩慢地咀嚼蔬果,配著麵包丁,再加上與約納斯處於同一個屋簷下,這都讓身心的狀態好上許多
    
    
    狐狸突然溜到你身旁,咬走一瓣兔耳蘋果
    
    
    裴爾看著對方咬走那精心切製的蘋果,沒說什麼,只是淺淺一笑、繼續吃著。
    
    見你不怎麼在意,狐狸不到幾秒鐘又回來叼走另一塊。
    
    裴爾愣地眨眨眼,他先看看狐狸,又看看自己碗內的蘋果還剩多少。
    
    似乎剩下四塊。
    
    然後狐狸又回來了
    
    裴爾思考一會,決定再拿起一片﹑主動遞給伊維戈;如果對方想吃的話,那就…六片,一人一半吧?
    
    狐狸愣了下,牠看著你半晌,直接往裝著水果的盤子撲去。
    
    但狐狸要得逞的前一刻,卻被像是隱形罩子的東西擋下了——裴爾動用力量將自己的碗保護起來了。
    
    「...」狐狸瞇起眼瞅著你,雖然牠當然也可以動用身為空狐的力量與你對抗,但他選擇另一個方式:他跳下桌、往廚房跑去。
    
    「O ^ O …」裴爾看著狐狸跑開,沒追過去﹑也沒力氣追,他將手上那片蘋果吃掉,繼續慢慢地將其他的部分吃下。
    
    不久後,你看到狐狸叼著一根雞腿跑回客廳。
    
    裴爾也吃到剩下三分之一了,他看著狐狸去到另一旁,鬆了口氣,解除保護的風罩。
    
    當你快吃完時,約納斯也正好端著一碗雞湯走回客廳。通常他是不會在這吃東西的,但為了裴爾,似乎有很多事都可以破例。香味竄出,很快蔓延於空氣中。
    
    嗅到氣味,裴爾跟著抬起頭望向約納斯,在看到那碗熱騰騰的湯時,他臉上的笑容已經說明他接受到的溫暖與感激…
    
    同樣回以微笑,約納斯將湯碗放於沙拉旁,附與湯匙。「感覺怎麼樣?」他接著落坐你身旁。
    
    「好很多…」本來強烈的作嘔感已經慢慢褪下,裴爾伸手舀起一匙湯,放入口中,氣色好上許多。
    
    雞湯帶點溫度卻不會太燙,香菇溫和的香氣亦沈澱其中。
    
    「那就好。」以手背貼上你的額,約納斯接著要求。「下次就別碰酒了。」
    
    相較於平常,額上的溫度還有些微熱。
    
    「對不起…」雖然自己不是故意的、甚至是被逼迫的,裴爾仍輕聲道歉,他知道自己讓對方擔心了,若不是安狄沃及時找到對方錢來幫助,他不敢想像會不會被帶到哪裡去。
    
    「不用道歉。」見你道歉,約納斯蹙起眉。早知道稍早前不只是敲暈其中一個人、而是把他們通通做成串燒的⋯
    
    只是笑了笑,裴爾將剩餘的生菜沙拉吃完,慢緩緩地喝著湯,肚子終於不再飢餓﹑身體也好多了。
    
    這期間,約納斯就這麼跟著靜靜地坐在你身旁,沒有移動到一旁沙發上較大的空間。他似乎也挺享受這種氛圍的。
    
    等到湯亦喝得差不多後,裴爾便放鬆地靠到對方的身側,他舉起手輕嗅了嗅,殘留的淡淡酒氣讓他輕蹙起眉。
    
    「要不要先去洗個澡?」約納斯注意到了,他笑著建議,伸手握住你的。「我可以順便整理一下廚房。」
    
    「好…」裴爾不得不同意,他緩緩地撐起身子,但很明顯還沒完全回復力氣,只能先依靠物體支撐﹑站穩。
    
    很快跟著起身、走向對方提供攙扶,「可以嗎?」約納斯擔憂地問。
    
    「我想﹑可以…」裴爾伸手接受支援,他再試著往前幾步,腳步逐漸穩定。
    
    依舊有些擔心地跟在對方身旁給予支持,約納斯似乎就這麼打算帶著對方到浴室。
    
    裴爾沒有拒絕,他只是小聲地道了謝,慢緩緩地在對方的牽引下,走到浴室;他像是想到什麼,呼喚影子出來,去臥室幫自己拿留在約納斯家的換洗衣物。
    
    到了浴室門口,約納斯替你將燈打開。「有點力氣了嗎?」他不放心地問,上下打量對方。
    
    「嗯…好多了。」露出一抹笑想讓對方放心,裴爾看著影子慢緩緩地回來——看來自己的心理狀況多少有些影響。
    
    擔心地沒有立刻放開手,約納斯微蹙起眉。「如果十五分鐘後你還沒出來,我會進去看。」
    
    「我知道了。」放心地笑著,裴爾湊近,親吻約納斯的頰畔後便踏入浴室。
    
    仍有些擔心地在外頭磨蹭半晌,約納斯才走回廚房,開始準備清洗方才用過的器皿。
    
    脫去衣物,裴爾扶著牆坐入浴缸——避免他真的一時無力而跌倒,隨後開始盥洗,將身上濃濃的酒氣沖去,以與約納斯相同的氣味﹑紫羅蘭浴乳替代。
    
    其實收拾廚房很快;約納斯不到幾分鐘便又回到浴室門口呆呆地等著。
    
    裡頭的沖水聲在約納斯回來又過了一會才停止,隨後都沒有什麼大聲響,似乎是在擦拭身體﹑換衣服。
    
    倚著牆坐下,約納斯轉而看看自己的手,瞇起眼數起上頭不明顯的疤痕。
    
    又一會,浴室的門才打開,洗得香噴噴的裴爾輕呼口氣,這才發覺你在外頭等待,他忍不住輕笑一聲。
    
    數到二十時便因門開了而停下,約納斯放下手,漾起笑容。「感覺怎麼樣?」
    
    「好很多了。」總算沒有那令人昏頭的酒氣,裴爾的笑容看來放鬆,隨後,他輕撲到對方身上。
    
    雖然有些驚訝,但不用思考,約納斯很快伸手讓你撲進他懷抱。「怎麼了嗎?」他就這麼順勢摟抱注你。
    
    「洗乾淨的話…就不怕弄髒約納斯了。」不用像方才在意自己身上的酒氣會不會沾上約納斯,他笑著,將臉窩靠到對方的頸側。
    
    「明明剛剛就可以抱了。」側頭,輕輕向對方耳畔吹口氣,約納斯笑道。「你知道我不會在意的。」
    
    癢地縮了下,裴爾在笑著躲開後便回蹭對方的臉頰,「我有做什麼、太誇張的事情嗎?」他對於酒醉的記憶斷斷續續甚至不記得了。
    
    「唔⋯」轉轉眼珠,約納斯開始吹起口哨轉移注意力。
    
    「唔…」裴爾直望著約納斯瞧,看起來有點不知所措,擔心是不是給約納斯添麻煩了。
    
    「♪
    」吹了幾秒鐘後,約納斯才將視線轉回。他露出微笑,稍稍將對方抱緊了點。「你做的事情我都蠻喜歡的,所以我不會追究。」
    
    「是這樣﹑嗎?」他雖然接著偷偷問向安狄沃但卻只得到對方裝傻的反應,裴爾小聲地呢喃,幾次確認對方的神情是否為真。
    
    保持笑容,約納斯看起來似乎因對方小小的慌亂而更開心了點。
    
    「…」他覺得自己真的非常不會觀察約納斯的情緒,對於第一次戀愛的他來說,每一步雖然都努力走穩,但仍是害怕自己會做錯什麼。
    
    「有時候你的表情透露的東西比你真正說出的東西要多太多了。」約納斯不禁笑著點出事實;即使如此,他的語氣依然沒有帶著任何一絲嘲諷而是淡淡的笑意與寵溺。
    
    「那是﹑好事嗎…?」良久的觀察他才認為真的可以放下心,裴爾窩靠回對方懷中,摸了摸自己的臉頰。自己剛才,是什麼樣的表情…?
    
    「對我來說嗎?不管裴爾露出什麼樣的表情我都喜歡。」抱緊對方,約納斯在對方頰上親了一口。
    
    「太誇我的話,腦袋會熱壞…」熱熱的,他不用看也知道自己應該又臉紅了,裴爾呢喃著抗議。
    
    「我是醫生。」簡單地要你別擔心腦袋燒壞的問題,約納斯笑道,「再說,我從來沒見過那種案例。」
    
    「…」無可再辯駁,他想了好一會才放棄,轉而以一抹甜甜的﹑暖呼呼的笑容回應。
    
    「現在想睡了嗎?」挑眉接受你的回應,約納斯接著抱著對方站起,輕鬆無比。
    
    「…約納斯﹑想睡嗎?」將問題返還,裴爾靠在對方略微冰涼的身子上,輕呼口氣。
    
    「如果你想睡了的話,我可以陪你睡。」笑著回答,約納斯沒有邁步,而是繼續抱著對方佇立原地。
    
    「那…今天就早點睡?」裴爾眨眨眼,雖然還有點捨不得睡,但他想先回復完好的狀態,才能好好陪伴對方。
    
    「當然好。」在你的鼻尖上印下一吻,約納斯微笑著緩步往臥室走去。
    
    「可是約納斯還沒吃東西?」突然還漏了一件事,裴爾抬頭望向對方。「…不要餓肚子。」
    
    「我沒有餓肚子。」眨眨眼,約納斯笑著搖搖頭,腳步沒停
    
    嘗試從對方的表情上看出任何破綻,直到抵達臥室門口,裴爾才放棄,「…那,我們早點起床吃早餐?」
    
    「 如果你不定鬧鐘而且起得來的話。」約納斯有些狡猾地笑道。
    
    「那,約納斯要負責當『鬧鐘』。」他笑著回應,接著決定。
    
    「我很樂意中午再叫你起來。」眨眨眼,約納斯似乎很有把握自己可以做到。
    
    「早上!約納斯一起來就叫我…!」抗議地舉手輕敲對方,裴爾撇撇嘴。
    
    「如果我起來是中午的事了呢?」讓你輕敲著,約納斯無辜地望回。
    
    「那就…」沒想到對方會這樣鑽漏洞,裴爾一時想不到應對的答案。「如果真的是的話…就中午?」
    
    「這樣聽起來還不錯。」約納斯笑著,許下承諾。
    
    這樣想像起來,或許跟對方一起賴床睡到中午也是很不錯的主意,思及此,裴爾的嘴角勾起快樂的弧度。
    
    「想到什麼了?」見對方突然微笑,約納斯邊推開臥室門邊笑問。
    
    「秘密…」沒有打算細說,裴爾笑得更開心了些,「跟約納斯有關就對了。」
    
    「齁,你那樣講害我更好奇了⋯」儘管如此,約納斯卻沒有執意要求答案,而是輕輕將裴爾放躺於床上。
    
    被放到床上後,裴爾輕笑著往旁翻滾、躺到約納斯的位置上,把臉埋入對方的枕頭裡,舒舒服服地…
    
    「嘿⋯」見狀,約納斯戳戳你的肚子。「你知道那是我的位子吧?」他依然笑著。
    
    他的枕頭如其人一樣帶著紫羅蘭香,不過味道重了些,卻不會讓人感到不適。
    
    「現在是我的…」從枕頭中傳來悶悶的聲音,裴爾身邊似乎飄出滿足的小花,他更是蹭了蹭。「等等再﹑還你…」
    
    「嘛,好吧。」想了想,這樣的確沒什麼損失。約納斯笑著在本屬於對方的位置躺好。
    
    輕蹭好一會,裴爾才側過臉﹑望向約納斯的方向,打了一個小小的呵欠,「今天都﹑沒什麼陪到約納斯…」他抱歉一笑,伸手欲牽上對方的。
    
    「我接受你陪我睡覺。」約納斯聽起來倒是不怎麼不悅,他伸出手讓你牽上。
    
    「…我很樂意。」雖然感覺上是對方陪伴自己就是了,裴爾露出代表開心的淺笑,挪挪身子再靠近一點。
    
    見你靠近,約納斯二話不說便笑著伸手將你摟入懷中。「這樣,我接受。」
    
    能夠直接感受到對方的體溫、呼吸,甚至是心跳…
    
    裴爾滿意地窩在對方懷裡,半晌,抬起頭,讓自己的臉能貼上對方的。
    
    見狀,約納斯笑著在你頰上印下一吻,又輕蹭幾下。
    
    回以一吻在約納斯的鼻尖上,裴爾這才安心地完全放鬆,「晚安…?」那對碧藍倒映著灰黑。
    
    「晚安。」微笑,約納斯以額輕碰對方的,又瞅著那對碧藍幾秒,才緩緩閉上眼。
    





醉意  END




後記:


大家新年快樂(X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3890988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2 篇留言

芯玥兒
毛球新年快樂~

02-16 17:33

毛球
芯玥兒也新年快樂# (抱02-16 18:34
悠二
新年快樂髒髒球( ´∀`)

02-16 19:16

毛球
新年快樂髒髒二( ´∀`)02-17 03:05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7喜歡★m0913499146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達人專欄] 【蛻變之聲... 後一篇:[達人專欄] 【蛻變之聲...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jacky4399123大家
像素畫更新~ 歡迎交流 需大師批評求進步!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20:31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