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12 GP

【GL極短篇】魅惑(微H)

作者:馥閒庭│2018-02-15 11:45:25│贊助:24│人氣:3909
CH,是一間會所。

時間黃昏,殘陽若血。

照進一間店裡,在背光的狀態下,幾何設計的房子,像是一隻蹲伏的巨獸,吞噬了最後一點溫暖的陽光。

不祥。

這種感覺,讓正常有求生本能的人都不想靠近。

事實上,這間店,也不是給一般的人類來的。

追逐著夕陽而來的車子,卻停在這巨獸的面前。

全黑的轎車,打開了車門,踏出來的,是黑色的跟鞋,還有雪白到讓人刺眼的腳,踩著金色的防水台下車,金色那是非常難駕馭的款式,容易刮傷、視覺上也非常逼人,但她卻能穿出一種豐華逼人的韻味。

她走出車子,黑色的雪紡長裙,七分袖的剪裁,卻襯托出她穠纖合度的身材,拿著黑色的手提包,圓領,卻在她鎖骨的地方劈開一道深V,卻又被一條黑色結鎖著,含蓄卻又更深層的誘惑,明明是全黑的衣服,但利用腰線的剪裁,卻貼合她的腰身,卻沒有任何裝飾。

她看著店,似乎還沒營業的樣子,她緋色的嘴唇勾起「營業?」

紅到近黑的唇膏,如同她剛剛飲用鮮血般,鮮紅的生命化為即將消逝的黑,再她的唇上,將她那種危險的氣質又更逼緊了幾分。

任何人看著她,都會被她吸引。

她走進店裡,微笑的老闆垮下臉來,連同身後的黑色羽翼也垂下。

「詠錦大人。」老闆喃喃的喊。

詠錦還沒說話,外面就傳來一陣保全的罵聲「是誰又把結界破壞掉!不知道人類最缺乏求生本能嘛?等等又跑進來算誰的!」

老闆乾笑,心裡卻想著把那個莽撞的小李開除好了!

看著眼前的詠錦,並沒有不快,老闆才稍微放心的問「大人今天想喝什麼?」

「隨意。」詠錦淡淡的說。

反正她今天不想回家,走進CH的店裡,這裡是會所制,提供娛樂也有住宿的地方,她就隨便便選了一個位置,那是一面牆,上面有個突出的小陽台,卻沒有任何梯子可以上去。

她躍身浮空而起,一旁的侍者看到她入座,也端著酒追隨,背後惡魔的翅膀可不是裝飾品,拍動幾下跟上,在小茶几上奉上飲料。

「拿,辛苦了!」詠錦從手提包裡,拿出一顆硬幣大小的黑水晶。

那是她的小費跟低消,侍者卻差點維持不住淡定的表面,露出貪婪的神情!

侍者微笑,卻露出了雪白的虎牙,那是夜族興奮的象徵「祝您有愉快的夜晚。」他說。

拿著那顆水晶,那是純淨的魔晶,也是魔族的貨幣,裡面的能量足夠他再往上修,比什麼鑽石珍寶還要珍貴!

詠錦啜著那杯由黑漸層到紅的飲料,蘭姆酒特有的水果香,但當中卻有一點玫瑰香氣,她微笑,這裡的酒保不錯,能一眼看透她的本質,看似酸甜的果酒,但其實是醇厚的甜酒,但是卻有著比果酒更強烈的後勁。

詠錦享受著喝酒的醺然。

其實,只是希望那位大人,趕快灌醉然離開罷了,CH的夜族老闆,看著遠處的詠錦。

背後的惡魔羽翼抖了抖,這間店本來就是魔族狂歡的地方,但是既然是魔族,自然也有著勢力大小,例如眼前的詠錦,她就是魔界有侯爵身分的魔女。

魔族的出生,是非常秘密的,他們擅長隱藏在黑暗中。

通常只能從對方身上的魔氣跟氣度去判斷,再不然就是有名的程度,而詠錦,是以擁有跟皇族不相上下的實力而聞名。

但也同樣的可怕,她若是揮揮手,他這間小店也要歇業了!

一旁的酒保也陪著他,酒保身為一個吧檯的調酒員,感知客人的能力很重要,配合著客人的心情去調酒,然後讓他們心甘情願的掏錢,這是他的實力。

但眼前的詠錦,卻只讓他想到一個東西。

戈。

古代的兵器之一,形似匕首,卻呈現丁字型,又叫擁頸,因為在戳刺敵軍時,只要用力一抽,割喉的效果立見,類似西方死神的鐮刀效果。

殺傷力大,可以破陣,對於騎兵更是有針對性的作用。

就如眼前的女子,無鞘,因為她的強大不需要隱藏,讓她出手,就是最直接生與死的分別。

時間也慢慢來到了午夜,CH也漸漸熱鬧了起來。

晚上11點,東方人說的子時。

大部分人在沉睡的時間,也是魔物歡湧而出的時間。

詠錦抿口酒,看著下面,舞池已經擠滿了人,甚至有些小魔受不住的露出情慾的一面。

詠錦微笑的看著,並不覺得褻瀆淑,因為這裡是魔物的地盤。

道德在這邊一無是處,正義只是多管閒事,而天真只是無知幼稚。

這裡是玩樂的地方,貪歡、墮落才是應該的,她漂亮的嘴唇貼著杯緣,透明的杯子後面是那緋色的唇肉,被擠壓著,像是暗示著什麼。

「你很美。」有個男巫說,他撐在欄杆上,卻沒有任何憑依,只是很簡單的浮空術。

但也是一種考驗,欄杆內是許多美麗的佳人,但你要有實力伸手,才能擷取果實的甜美。

只是詠錦並不是甜蜜的果實,她可怕的刀刃,能收割她想要的生命,對眼前男巫的挑逗,她微笑,看著眼前的男人,敞開的黑色襯衫上,肌膚上還有著點點吻痕。

「再見。」詠錦微笑的說,拒絕了男巫的酒。

她的入幕之賓,不需要別人的記號,臥禢之側,豈容他人酣眠?

「我可以讓你燃燒起來。」男巫不死心的再靠近一些,可以看到詠錦側坐的身體美好的曲線,還有她有些深意的笑容。

「喔!那...我就能讓你然燒成灰燼。」詠錦挑戰的說,但她的眼神已經沒有了歡意,而是一點冰冷的寒光閃過。

她美麗的眼睛眨了眨,瞳孔倒映著男巫的面容,在眼球圓弧的水晶體上,扭曲的黑色魔氣卻遮蔽了這個男性。

「女人,你是想要的…」男巫帶著慾念的眼神暗示什麼,卻發現自己的魅惑魔法,對眼前的人沒有任何影響。

「我說,不。」詠錦說。

一旁有幾個男人訕笑著,讓男巫有些下不去面子,他上前,想說什麼。

噠!

只是一彈指,在詠錦面前咆哮男巫,已經在地上化為一具燒焦的身體。

那些訕笑的人也噤了聲。

詠錦的嘴角又彎了起來,她的看著地上的焦屍,一旁的小惡魔服務生已經上前,只是輕輕碰,那男巫的身形瞬間變成一地的黑粉。

詠錦拿了酒杯,對著地上的黑粉致敬「燃燒殆盡。」她笑說,此時沒有人敢與在陽台的她對視。

詠錦轉過頭,準備繼續喝自己的酒,但她位置前面的欄杆,卻坐了一個女人。

「大人,好大的火氣。」煖瑤微笑,夜族的獠牙在她的唇邊有一點白色,襯著店裡的魅惑燈光,讓人目眩。

「煖瑤?」詠錦勾勾手,讓她走進來。

兩個類似的女性身影,看起來像是雙倍濃郁的誘惑,但氣氛卻有些緊張,因為煖瑤的名聲跟實力,是不下詠錦的夜族。

老闆的翅膀縮了起來,祈禱兩位大人不要動手,否則他的小店也要完了。

若詠錦是名為戈的兵器,那煖瑤就是劍刃,比她更加的含蓄些,但對自己的目標,更專注而固執。

煖瑤就坐在陽台的邊緣,看著詠錦笑說:「大人,今天依然不得所願嗎?」她知道詠錦,更知道她來這裡,是要等一個人。

魔女喜歡的魔女。

詠錦只是笑笑「那你要留下來安慰傷心的我嗎?」

煖瑤搖頭,拒絕了她的邀請,往後一躍,張開了如蝠翼般的翅膀。

「我還有人在等呢。」煖瑤落到一旁的人群中,拉著一個漂亮的像是白曇花的女孩,對著詠錦微笑。

詠錦也沒有挽留,只是笑笑目送她們離開。

詠錦看著台下,許多人在暢飲狂歡,她卻有些寂寞。

隨著夜越來越深,她懶洋洋的抿酒,滑著手機,玩著自己的第八十場candy crush。

「小姐,我能…」有人想要上前搭訕。

「不能。」詠錦淡然的說,眼神卻沒有從手機上離開。

那人只能倖然離開,卻不敢造次。

而詠錦則沒有坐像的半靠在扶手,翹著腳,表示她的無聊,卻又沒有回去的意思。

過一會,一個輕緩的女聲看著她說「大人,你可教我魅惑嗎?」

「不能。」詠錦下意識地說,然後頓住,剛剛是誰在說話?

一個穿著連身裙的女生眨著眼看著她,是一個小女巫。

她身上的草藥味中,帶著一點玫瑰香氣,似乎是某種魅藥,但是她的眼睛太乾淨,把那種媚的感覺沖掉了,只留下一種玻璃似的透明乾淨。

可這裡是夜店,需要的就是迷離跟曖昧,以一個魔女來說,她,不合格。

「你再說一次。」詠錦說。

「大人,你可以教我魅惑嗎?」那個小魔女細聲的說。

在那個小魔女的眼中,詠錦只是坐著,就像是一幅上好如油畫般的美人圖,只是坐著斜靠在椅子上,但是她的一點眼神,那雪白的手臂,美好的胸線,從裙子滑出的一截小腿,還有黑中唯一的一點金色,在交疊的腳中,那亮眼的點綴,她就像是女王般,誘惑著舞池裡的每一個人。

讓她好…羨慕!

所以才提出這樣的要求。

詠錦看到這小魔女眼裡的讚嘆,那沒有任何含蓄的羨慕。

這反而令她愉悅,她傾身手捧著酒杯,將自己喝過的杯子遞到那個女生的唇邊,用杯緣輕刮著她的唇,看著她迷惑而不自覺的臉紅。

…依然不得所願嗎?

煖瑤的話還在耳邊,她所願嗎?

她要的人已經在她眼前,只是她的心是否也會如自己所願?

詠錦壞笑的靠近了那個女生,緋色的唇說出自己的要求「可以呀,代價是你的一夜。」

小魔女被她的動作弄得臉紅心跳,這就是被魅惑的感覺嗎?

像是明知道危險,卻還是想要靠近,想要知道她神秘的微笑下,要給予自己的東西,她吞了吞口水,遲疑著。

詠錦的手傾倒酒杯,裡面的殘酒也流到那個女生的唇前,她挑眉,用眼神詢問。

用你的一夜來換我教你,什麼叫魅惑?

小魔女遲疑了一會,還是微張唇,喝下了詠錦的酒,也代表她們同意了這場交易。

「那就走吧。」詠錦起身,牽著那個小魔女。

不用問名字,因為她知道這小魔女的名字。

紫夢。

她等待已久的人。

-------------------------------

在飯店的床上醒來。

紫夢說不出這是怎樣的一夜,腦子還有些迷糊。

但是可以肯定的是,詠錦是個任性卻又讓人上癮的女人。

她不懂為什麼有人可以這樣,把女人媚用的這樣的好,在視覺、聲音、味道甚至是觸覺上都人沉迷,恰到好處的燈光跟香氣,那忽冷忽熱的體溫,但卻又將她撩撥的更加深沉。

她以為同為女性,詠錦的魅惑自己會斥之以鼻。

沒想到,詠錦卻讓她看到另一種世界,她能夠輕易的勾動自己身體的慾望,讓她沉淪到只能呻吟,卻又不敢太大聲,怕失去詠錦的指揮,自己就會迷失在這樣的歡愉中,但又只能任由詠錦起伏自己身體的潮汐。

她起身,看著詠錦蓋著被子的睡顏。

緋色的唇彩弄髒了她的臉,在雪白的頰上帶出一點狼狽,但是她沒有忘記這雙唇吻在嘴上,讓人閉眼沉淪的滋味,紫夢忍不住的伸手撫摸自己的唇。

她以為親吻就是兩片嘴唇肉貼在一起,但是當詠錦的吻在她的唇上時,她只覺得自己無法思考,幾乎是立刻的被捕獲,相貼的肌膚,兩種香水的味道,她的冷香跟詠錦的玫瑰花,混合成的第三種香氣。

讓人迷亂的記憶跟夜晚。

紫夢還有些恍惚,身體很累,天光卻降臨了。

這是她夜紫夢第一次跟女人睡。

詠錦張開眼,看到的就是夜紫夢迷惑的看著自己,她拿著被子的一角,蓋著胸前,但是在髮絲下面的肩膀、脖子上,還是有些凌亂的紅痕,昨夜的印記。

她微笑的舔唇,伸手用食指的指背輕刮紫夢的臉「你不是叫我教你?」

那沙啞的聲線,卻讓紫夢輕顫一下,她覺得,現在詠錦對她說什麼,她都會點頭的。

「教什麼?」紫夢心裡唯一的一點警醒讓她問。

「這就要問你了…紫夢。」詠錦輕喚她的名字。

要問我自己?紫夢也問自己,腦海一瞬,她突然想到了!

她看著詠錦「對了!我要問您,可以教我怎麼媚或男性嗎?」紫夢問。

詠錦挑眉但原本到口的話,又沉默了下來,她看著紫夢問「你要魅惑男性幹嘛?」

「我…之前有喜歡的人…」紫夢害羞的說:「是人類的男性...但是不成功。」

詠錦挑眉,用眼神問,那你找我幹嘛?

應該去找愛神吧?

「就是…我不會魅惑人…昨晚我還合了魅藥,可是…」紫夢想到昨天,她因為太緊張,保安的眼神又太兇惡,害她不小心,乾杯時把自己合的魅藥給喝了。

不過似乎沒有什麼用,只讓她大膽一點。

所以才敢跟有魔界侯爵資格的詠錦開口,但她不太記得自己說了什麼。

詠錦看著她迷糊的模樣,眼神有些沉,但卻沒有說話。

過一會,才在紫夢祈求的眼神下,她點頭。

「…好吧!」詠錦起身,順了順自己的頭髮,就這樣裸著身體走進浴室。

紫夢臉紅的撇過頭,她剛剛看到好棒的…痾不對!是好香艷的畫面。

她起身穿好了自己的衣服,內衣跟一件連身的長裙,黑色的細肩帶,掛在她的肩膀上,勾勒出優美的頸線。

「阿!」紫夢輕呼,感覺脖子一冷,一股薄荷氣息吹來,她轉頭,詠錦已經梳洗好了,正貼在她的背後。

「大人?」她問,身體往前傾,躲避著詠錦的靠近。

「叫我的名字。」詠錦說。

「可…這是不敬。」紫夢低聲地說。

「違抗我?」詠錦問,對於紫夢的不聽話,她在思考有什麼方法治她。

詠錦的聲音只是低了些,就讓紫夢覺得像是打著雷的烏雲在靠近,她乖巧的改口「詠錦。」

「乖,去梳洗,然後我教你…什麼叫魅惑。」詠錦微笑。

紫夢點頭,乖乖的走進浴室漱洗。

兩人面對面,詠錦看著紫夢「你說你想學魅惑?」

「對。」紫夢點頭。

「你之前魅惑人不成功?」詠錦看著紫夢,她並不是很偏離這世間的美女形象,清秀佳人可以形容的長相,還有窈窕的身材,床上經驗雖然生澀點,但昨晚的表現來看,她並不是特別糟。

以一個魔女來說,她還有魅藥呢!這樣魅惑人怎麼會不成功?

是對象的問題?

紫夢看著詠錦的眼神,她就知道詠錦的疑惑,她吞吞吐吐地說出自己的魅惑過程。

「我之前看到…」

之前她看到人家說,如果嬌羞地投入喜歡的男生懷裡,就有可能留下印象。

她試著投入她喜歡的男生懷裡,但是好死不死那個男生轉身了,因此她撞到了那個男生背上,如果是這樣頂多說聲對不起。

但很巧的是,那個男生站在快車道前,而她把那個男生撞到快車道上。

那畫面太美,她都不忍心看...

後來紫夢才知道,她喜歡的人,似乎死神也喜歡。

「死神?」詠錦問。

「對呀!」紫夢點頭。

詠錦走過去,勾起她的下巴,舔吻著她的唇。

「等等…嗚!」紫夢遲疑的往後退「為什麼要親我?」

「不是要教你魅惑嗎?」詠錦笑說,她坐在椅子上「你難道不想要靠近我?」她穿著那件黑色長裙,明明脫掉了黑色跟鞋,但那雪白的腳交疊著卻更誘人。

紫夢吞了吞口水「想…不是!我只是想知道自己的魅藥,到底為什麼調不出來?」

她總覺得跟詠錦一個空間,她就是克制不住自己想靠近她,這就是魅惑嗎?

她好奇的想。

「我看看你的材料。」詠錦一勾手,紫夢就被一股無形的力量帶到她的面前。

紫夢拿出自己的材料單遞給詠錦,然後發現自己又坐到詠錦的腿上,這讓她有些尷尬,想起身,但詠錦的手卻固著她的腰。

「那個…大人…詠錦…」她輕聲地提醒,可以不要靠她這樣近嗎?

她總覺得自己忍不住的心跳加速,甚至她好想要貼著詠錦的唇,想要對她索吻。

但詠錦卻沒有任何要放手的意思。

她看著清單「...情人果、玫瑰、巧克力、愛神頭髮、粉紅水晶…材料都對…」詠錦沉思著,但手卻不安分的在紫夢的手上滑過。

紫夢抖了抖,她從沒有這樣被人撩撥過呢!

雖然是魔女之流,但是她一直沉迷草藥跟其他魔法,是有嘗試過性,但是她對於性慾並沒有太大的欲求,就像是知道一種食物,知道了滋味,就這樣。

但是詠錦不同,她的存在,就像是一道上好的美味佳餚,而自己對詠錦,似乎總有飢餓的感覺,想要知道她的味道,想要撫摸她的身體,這讓她很害怕。

「還有魔女的吻?你有親嗎?」詠錦好奇的問。

「製藥完成後嗎?有,但是我總覺得效果不大。」紫夢說,她看著窗外,不敢跟詠錦對視,明明兩人身形差不多,但是她卻想抱著詠錦的腰,想要撫摸她也被她撫摸,她被詠錦吸引著。

或許因為她是一名非常優秀的魔女的關係吧?紫夢想。

「通常魔女之吻的動作,是要把自己的慾望藉由親吻傳過去,可是你有嗎?」詠錦看著紫夢,窗外到底有什麼好看的?

紫夢轉過頭,但一看到詠錦的眼眸,她就克制不住的掃視詠錦「有…」她輕聲地說,但卻說不下去,只是貪看著詠錦美麗的臉,她嘴角的笑,讓紫夢很想吻上去,確認看看是不是如自己所想像的柔軟。

詠錦微笑「那你親我看看,給我一個…魔女之吻。」

紫夢紅著臉,她貼近詠錦,用唇輕輕的啄了詠錦的臉一下。

「沒有任何魔力。」詠錦挑眉,她沒有任何魅惑,她看著紫夢「你沒有喜歡過人?沒有很渴望誰嗎?」

她的手沿著紫夢的腰線慢慢往上,在她的後背畫著圈「沒有那種…想要撫摸誰…或者被誰撫摸的感覺?」

「…」紫夢紅著臉,突然推開了詠錦,奪門而出。

留下詠錦眼神黑暗的看著她離去的背影。

沒有追上,因為是她要縱放紫夢的。

她撐著頭,看著外面的天光,回想。

是三十幾年前吧?還是百年?

忘了,身為魔族,時間的流逝不具有意義。

但領有侯爵資格的她,效命於撒旦的陣營。

詠錦看著自己的手,應該美麗的手指,上面卻有一道疤痕,魔族的外觀都是幻化,但她卻無法消去這疤痕。

因為,這是天使的劍砍傷的。

她微笑,與魔族相反的力量所傷,所以無法消除,那時,她為了斷後,被人人殺傷,落到低等魔族的區域。

她只記得自己躺在草藥堆裡,撥開草藥的,是紫夢還有些年幼的臉。

還有那應該是魔族,卻有著一雙澄澈乾淨的眼睛。

以一個魔族來說,她應該趁機吃了傷重的自己,然後接收自己的地位,但是當天使的追兵到達時,她卻掩藏了自己。

面對天使的劍,她很淡定的回答「沒有你們說的人,更何況,若是有,以魔族來說我會吃了她不是嗎?」

天使看著她的眼睛,太乾淨了。

其中一個天使對拿劍的天使搖頭。

「再過去就是魔族的邊境,請不要再過去了。」紫夢說,背在身後的手發抖著,但還是鼓起勇氣說。

拿劍的天使皺眉,準備過來殺了紫夢,卻被另一個天使阻止「她身上,有人類的血緣!」

天使可以斬殺魔族,卻不能殺人。

兩個天使只好悻然離去。

當紫夢把藥草拿開,迎接的卻是詠錦掐在她脖子上的手。

「對天使恭敬,這就是你魔族的傲氣?」詠錦生氣的說,她吸收著紫夢的魔力,準備滅殺了這個女孩。

「傲氣?...」紫夢艱難的說出這兩個字,被掐到呼吸不到空氣,但她還是嘲諷的笑了。

「笑什麼!」詠錦生氣的質問,將她甩下,因為她眼神中的嘲諷,讓詠錦憤怒,她憑什麼這樣笑。

誰才是獵物,難道她不知道?

紫夢咳嗽著,她看著詠錦喘息著「...我們不需要傲氣,我們只是掙扎求生的小魔物罷了。」

她是媽媽跟人類生下的半魔物,連一般的魔族都能欺負她。

傲氣?

能吃嗎?能用嗎?

那是上等魔族,甚至是貴族才會講究的東西,他們只是求生的小草,被踩踏是應該的。

詠錦看著眼前的小魔女,頭一次,她跳脫了魔族的思維,因為眼前的小魔女。

「你叫什麼名字?」她問。

「紫夢。」紫夢倔強的說。

「很好。」詠錦點頭放開她,她展開自己的羽翼,魔化的藥劑讓她看起來像是夜族,那她便用夜族的方式離開。

那天她離開,沒有殺了紫夢。

只帶走了紫夢的魅惑。

那是她頭一次,違反了魔族的規則。

-------------------------------

跑回到自己房間的紫夢,臉紅不已,卻不是因為奔跑。

剛剛…當詠錦問她,你沒有那種,想要被誰撫摸的感覺?

她心裡的答案呼之欲出。

紫夢皺起眉,不懂自己怎麼了,明明她喜歡的對象應該是那個男性人類。

但是當詠錦這樣問自己時,她想的,卻是…

為什麼?只是因為兩人做過?

「紫夢,你在家?」姊姊雨夢在樓下喊。

「我在。」紫夢喊。

「我要出門一趟,你有要買什麼嗎?」雨夢喊。

紫夢想了想開門「姊,我要再買一次上次的材料。」

紫夢還想要再做一次魅藥?但雨夢還是點頭,記下了材料,她轉身出門。

紫夢看著眼前的材料,這次,她要重新做一次。

捧著那一玻璃瓶的魔藥,她看著藥瓶。

…魔女之吻的動作,是要把自己的慾望藉由親吻傳過去…

詠錦的聲音在她腦海,紫夢看著藥瓶上,黑著眼圈的自己,已經三天沒睡了,調製好的魅藥在這,她卻始終無法完成。

她看著藥瓶,我想親吻的人…

紫夢看著魔藥,因為感應到自己的魔力,反射出自己的內心想要親吻的人。

詠錦那美麗而魅惑的臉,倒映在魔藥的玻璃瓶上。

她上次調製時,卻沒有出現,但這次,卻出現了詠錦的臉。

看來自己…動心了?紫夢問自己。

可是我會喜歡上同為魔女的詠錦,為什麼?

「…你怎麼還在,我明明不是先喜歡你的…」紫夢對著詠錦的臉說著,突然感覺背後的視線,她轉頭,自己姊姊雨夢就站在房間門口。

「姊?」她有些驚慌。

「紫夢,你在說誰?你喜歡誰?」

「沒有!沒事...」紫夢躲過姊姊狐疑的眼神,關上門。

她看著這瓶藥,不如,自己測試看看?

-------------------------------

一隔三天,沒有看到紫夢,詠錦只是看著窗外的新月,魔界的會議在她眼裡無聊的要命,他們跟天界、人界互相制衡,並不是隨便幾個計畫就能破壞。

突然外面飛了一隻烏鴉,灼灼的眼神,有訊息要說。

詠錦走出去,烏鴉飛了下來,口吐人言「大人,紫夢小姐,似乎出事了。」

紫夢!

詠錦轉身,瞬移到紫夢的房間。

「紫夢怎麼了?」詠錦詢問著雨夢,也就是紫夢的姐姐。

雨夢搖搖頭,似乎有什麼難以啟齒著事情,她看著房間裡面「那個...大人進去看就知道了!」

詠錦看她的模樣,有些緊張,難道紫夢不小心調錯藥,把自己弄受傷了?

可是自己安排的烏鴉眼線為什麼沒有通報?

她著急地走進去,就看到,紫夢站在鏡子前面,環抱著自己。

「紫夢?你還好嗎?」詠錦上前,卻看到紫夢癡迷的看著鏡子,眼神狂熱。

紫夢一點都沒有看走進來的詠錦一眼,而是摸著鏡子說:「...我一直很想談一場永不分手的戀愛...」

「紫夢?」詠錦走過來,扳過她,看著她迷茫的小臉「你在說什麼...」

「詠錦?」紫夢看著鏡子倒映的她,卻沒有給她回答的空間,自顧自的咯咯笑「我成功調出魅藥了!」

詠錦挑眉,看著一旁空著的藥瓶問:「那你在魔女之吻的時候,在想什麼人?」

製作魅藥的人,卻自己喝了魅藥,不曉得是什麼滋味?

紫夢伸手,摸著鏡子倒映著的詠錦,手指撫過她美麗的臉,紫夢微笑的說:「在想妳啊!」

詠錦的瞳孔放大些,但是紫夢接下來的話,又讓她想要說出口的告白吞下去。

「不過你是我第二喜歡的人喔!」紫夢癡癡的笑說,她轉頭看著鏡子中的自己。

「那你第一喜歡的呢?」詠錦問,難道紫夢的心裡還有喜歡別人?

紫夢捧著臉看著鏡中的自己說:「現在我第一喜歡的...當然是我自己阿!」

天啊!我覺得自己好美喔!

「現在我才發現,我談過最久的戀愛就是自戀!」她看著鏡子搔首弄姿「我愛我自己,沒有情敵!」

聽到這個答案,詠錦跟後面進來的雨夢都愣住。

終究是自家姊妹反應比較快,雨夢嘴角抽搐的撥通電話問:「請問自戀到精神分裂,可申請重大傷病卡嗎?...喂!我是認真的!別掛我電話阿!」

詠錦忍著想笑又想打人的怒氣,看著眼前流露真我的紫夢,她深吸一口氣。

一彈指。

達!

解除了紫夢的魅藥效果。

紫夢原本覺得鏡子裡的自己怎麼這樣好看,她甚至將手伸進去摸著自己的肩膀跟脖子,但突然間,她清醒了過來。

我在幹嘛?

剛剛的記憶回籠,她想到自己說過的話,她只覺得害羞到不行,尤其自己的姊姊跟詠錦都看著自己。

怎麼辦!怎麼辦!怎麼辦!

她只覺得這三個字無限放大在自己的腦海。

詠錦無奈的走上前,將紫夢摟在懷裡。

「那個...為了避免尷尬,我先帶紫夢走了。」詠錦說。

雨夢迷糊的點點頭,但等兩人的身影消失她才突然清醒,我怎麼把她們放走了?

自己的妹妹怎麼會跟詠錦侯爵走在一起?

還有她們...

她看著地上的藥瓶,想想,算了,還是她們自己處理吧!

-------------------------------

對於被直接處理到床上去,紫夢感覺很迷糊。

還是同樣的床,同樣的詠錦,同樣光裸的身體緊貼著。

「我總覺得怪怪的...」紫夢看著自己身前的詠錦,被吻的迷糊時,唯一的清醒掙扎著。

「是你自己叫我教你的...」詠錦在她耳邊低聲地說。

紫夢迷糊的點頭,對吼,從一開始就是她要詠錦教她的。

「那對我的教學還滿意嗎?」詠錦壞笑說著逗人的話。

但紫夢雖然紅著臉,卻壞笑著翻身,她壓在詠錦面前魅惑的說:「滿意阿!」

她的手摸上了詠錦的臉,拇指在她的唇上滑過。

「那換我練習看看如何?」紫夢眼神誘惑的問,手指刺入詠錦的唇,看著自己的指被詠錦吞入。

詠錦同意,甚至心裡有著隱隱的期待。

紫夢,我的小魔女。

詠錦微笑地想。


---------------------

---------------------
碎念:本文裡有出現一個角色煖熎,是另一部GL極短篇黑之蝶-血契中的女主唷 (*´∀`)~♥

ヽ(✿゚▽゚)ノ 祝各位新年快樂!

這篇是情人節特別篇,因昨天剛好卡到《如意令》,所以就放到今天的空檔發文(♡˙︶˙♡)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3889693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GL|百合|愛情|小說|短篇

留言共 4 篇留言

欹嵐
甜我都吃♡

02-15 15:40

馥閒庭
請好好享用~ (*´艸`*)02-15 16:25
默默兔
鎖吻<--還是索吻??

看到煖熎大人的名字,突然想到馥大好像有欠債喔??

02-16 20:48

馥閒庭
是索吻沒錯~感謝兔大XD
咦?!什麼債?(゚д⊙) 我不知道~~~(裝傻+轉頭)02-16 22:04
譚雅·馮·提古雷查夫
有意思wwwwww 來個GP 不過有個錯字 「背」人->被 其他有沒有我不確定wwww

02-17 22:26

馥閒庭
真的是錯字耶,感謝大大XDDDDD02-17 23:27
凍炎
有點意思

02-20 02:03

馥閒庭
謝謝 (*´ω`)人(´ω`*)02-20 11:42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12喜歡★zk327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GL長篇】如意令 06... 後一篇:【GL長篇】如意令 07...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juiceneko大家
小屋更新了女兒的繪圖,有興趣可以來看一下(?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17:31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