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7 GP

[達人專欄] 琉璃(下)

作者:崑崙│2018-02-14 00:12:16│贊助:14│人氣:373
一次更新兩篇,前面還有一章,記得先看啊不然劇情接不上。

--


  魏忠賢打道回府後越想越是不安,不由得提防起琉璃。

  這姑娘年紀雖小,卻似乎對自己的事情瞭若指掌。魏忠賢平常呼風喚雨慣了,自然也幹下不少見不得光的勾當,朝中那些對他大為不滿的官員雖然沒有明顯表現,但他心知肚明自己樹敵不少,若給人抓著把柄難保不會出什麼意外。

  他雖然權大勢大卻也是苦苦經營多年才爬到這個位置,絕非愚蠢莽夫。為求謹慎,決定盡早採取動作除去這心頭刺。

  魏忠賢當下喚來當地知府,細細問明劉員外跟琉璃的底細,當他聽到劉府定期發糧給百姓後眼睛為之一亮。待遣走知府,他再喚來心腹,傳下幾道命令。心腹領命後立刻前往東廠。

  安排妥當的魏忠賢露出得逞冷笑。他可以採取的手段實在太多了,現在想來區區一個琉璃何足為懼?他得意地放聲大笑,暗自想像當劉員外發現錦衣衛找上門時嚇破膽的表情必定十分有趣,等到將琉璃那蠢丫頭捉進牢裡更是要好好伺候,絕不能留活口!

  無法預料自己命運的琉璃渾然不知道巨變在即,此時仍掛心著母親的健康。

  自從母親見到魏忠賢之後便日漸消瘦,憔悴得令琉璃害怕,因此常守在母親床邊,深怕有個閃失。

  這天清早,琉璃發現母親面無血色。她顫聲輕喚又試探鼻息。隨後撲倒在母親胸前痛哭失聲。近日琉璃心神不寧,常有不好的預感,卻怎麼也不願意往母親即將撒手人世的那方面去想。最後母親在夜裡斷氣,她甚至來不及道別。

  母親的死對琉璃而言是天大打擊,偏偏災難接踵而至,被推動的厄運齒輪開始運轉。

  劉員外特地花錢疏通、作為通風報信用途的官員在夜裡緊急捎來消息,說是錦衣衛即將針對劉府採取動作,羅織的罪名是賑糧給百姓試圖收買民心造反。劉員外嚇得魂飛魄散,十萬火急地收拾貴重財產準備逃命,還將不必要的僕從都遣散了只留可信的心腹在身邊。

  琉璃收到劉員外通知卻不願一起離開,執拗地要伴在母親屍首邊。劉員外勸她不動,深怕在此耽誤會來不及脫身,只匆匆問:「我們究竟該往哪裡逃才好?」

  「此行凶險異常,不宜出城……」琉璃面無表情地答道。

  劉員外原本衷心期盼她可以給個良好意見,豈知聽到這跟坐以待斃沒有兩樣的預言,氣得吹鬍子瞪眼,怒道:「我一向待你不薄,為什麼要這樣開玩笑?不逃出城難道要待在這裡等死嗎?」說罷憤而拂袖離去。

  垂淚的琉璃望著雙目緊閉的母親,現下她無法顧及其他事情,即使知道劉員外這貿然出城會招來慘痛後果,卻沒有制止。

  劉員外率人漏夜逃出,用大筆銀兩收買把守城門的兵衛才讓他們在大半夜開門。劉員外與女兒還有最嬌美的小妾同乘一輛馬車,府裡的財寶另外裝了幾大車,上頭都用稻草堆遮掩。

  劉大小姐雙手抱胸,不悅地說:「一定是那個掃把星害的,沒事要爹發什麼糧,現在惹來大禍了吧!」

  劉員外這次沒替琉璃反駁了,他的基業都在城裡,雖然帶走不少銀兩寶貝,成疊的銀票又藏在身上,但劉府大宅少說也值個幾千兩,就這樣棄之不顧實在讓他肉痛。要知道三兩銀子就足夠普通百姓過上一年,這可是血淋淋的幾千兩啊!

  劉員外搥著心肝有苦難言,被迫認賠殺出。怪自己當初不該多事收琉璃當義女,投資還沒回本卻是惹禍上身了。

  平時熱鬧的劉府人去樓空,死寂無聲。

  琉璃獨自守著母親的屍體,坐在桌邊一動不動。蠟燭落滿燭淚,那細小的燭火在天亮前夕熄滅,輕煙飄散。黑暗瞬間降臨屋內,徹夜未眠的琉璃更顯憔悴,臉頰留有淚痕。

  直到晨光初透,微微白光照入紙窗,琉璃木然起身,打開窗台,卻不見熟悉的擺在窗邊的花。原來阿狗也逃了。

  難掩落寞的琉璃輕撫空無一物的窗台,只希望阿狗可以平平安安地過完餘下人生,這樣她就心滿意足了,這亦是她僅有的唯一心願。

  她試著捕捉阿狗的未來會如何,卻什麼也無法窺視。這少年在她心中佔據的份量極重,越是重要的人越無法看清,更不能預測。她從來沒有明確地表達自己的心意,但其實有些話不必說出口,單是與對方共處、呼吸著共同空氣便足矣,不再有多餘奢求。琉璃的願望一直很簡單。

  可是阿狗這少年遠比她想像得更真、更善良。

  琉璃怔然抬頭,看著突然出現在院子裡的身影。那令她牽掛在心的少年喘著大氣,一步步向她走來。

  「為什麼?」琉璃問,既喜又悲。

  「我跟著、跟著其他人逃走,後來才發現妳不在。」阿狗走到窗台,站在琉璃面前,遞出當日琉璃為他擦臉的手絹。「還、還你。」

  琉璃接過,那手絹還殘留著些微餘溫。她叮嚀道:「快走吧,此地不宜久留。」

  「我要帶妳一起逃。」

  這次阿狗沒有結巴,堅定得義無反顧。

  那一滴凝在眼裡的淚悄然滑過臉頰,琉璃搖頭:「我會連累你,錦衣衛的目標是我。」

  阿狗走進屋內,一把牽起琉璃。琉璃的手被阿狗的粗糙大手包覆,很暖。阿狗帶她離開,刻意不走大門而從後院小門偷偷離開。劉府外一群殺氣騰騰、帶著殺伐之氣的漢子從四面八方集結過來。

  清一色全是身穿飛魚服,腰配繡春刀的錦衣衛。

  「什麼人!站住!」一名剽悍的錦衣衛怒目直指,吼聲驚起院中麻雀。

  阿狗拉著琉璃大步跑了起來,兩人鑽進錯綜複雜的小巷弄。不一會琉璃便分不清楚方向,任由阿狗帶路。她既害怕又滿足,有阿狗伴在身邊就足夠了。

  城門越來越近。騰騰的腳步聲亦不斷接近,錦衣衛追來了。

  在把守城門的兵衛反應之前,阿狗與琉璃幸運逃出城,但錦衣衛猶如發現獵物的餓狼窮追不捨。兩人只能盡力狂奔,琉璃的髮髻在途中掉了、繡花鞋也落了一隻,阿狗踩到石子拐傷腳,忍痛苦撐。即使如此,他倆未曾放開彼此的手。

  但錦衣衛越來越近。

  他倆終究還是被追上,一個駕馬的錦衣衛硬是橫斷去路,其餘的錦衣衛很快將琉璃跟阿狗團團包圍。阿狗試圖反抗,卻被下手毫不留情的錦衣衛毆倒在地,揍得鼻青臉腫,口吐鮮血。阿狗哀號幾聲,聲音越來越弱,拳頭不斷落下,最後只剩微弱的呻吟。

  「別打了!不要!」琉璃失聲尖叫,滿臉都是焦急的滾燙淚水,她看著阿狗的視線連帶被淚水模糊,只有血的鮮紅依然刺眼。

  另外幾名錦衣衛比對畫像確認琉璃的身份,用鐵鍊捆住她的雙腕,連拖帶拉將她扯回城去。

  「阿狗!阿狗!」琉璃不斷回頭,比起自己她更是關心阿狗的安危。倒地不起的阿狗一動不動,一邊錦衣衛抽出繡春刀,凜凜寒光讓琉璃心碎。

  被強行帶走的琉璃越來越遠、越來越遠,終於再也看不到阿狗。

  最後,琉璃用盡所有力量,只為看見自己跟阿狗的未來。她強行突破限制,得到最後的預言:她跟阿狗終有一日會再相見。

  從這一刻起,琉璃喪失與生俱來的奇異天賦,再也無法未卜先知亦不能看透人心。可是值得,她心滿意足。

  阿狗一定會沒事……兩人會再見的。這預感是至今從未體驗過的強烈,讓琉璃篤信必定成真。

  那一道突兀現身的灰與錦衣衛凶狠的大喝打斷琉璃思緒。她才發現是那名神秘的灰袍人。臉孔依然藏在兜帽下,彷彿沒有看到錦衣衛與琉璃一行人,逕自筆直朝這裡前進。

  錦衣衛紛紛大喝,幾人甚至抽出刀來,鋒利的寒光逼人,卻沒有阻止灰衣人的腳步。

  琉璃看著灰衣人越走越近,斬落的繡春刀近身時無一例外,全部不自然地偏斜開。錦衣衛大駭不已,最後只能眼睜睜看著灰衣人與琉璃雙雙憑空消失。




  雖然劉員外率著妻小跟僕從順利逃出城,但處境不比落入錦衣衛手裡來得樂觀。這馬車隊伍實在過於醒目,出城沒多久就被馬賊的眼線盯上。

  天才剛亮,一列急速接近的黑影揚起漫天塵沙,嗜血兇戾的馬賊揚刀進逼。馬賊與馬車交錯之際,舉手起落間一刀砍掉駕車僕從的頭顱,血花在馬兒淒厲的嘶鳴中激烈噴灑,無頭屍首落地,無主的頭顱被車輪輾爛。

  後續跟進的馬賊跳上車控制住韁繩,連帶挾持整輛馬車。毫無反抗餘地的劉員外一家與隨行僕從像鴨子般被趕下車,只能瑟瑟發抖任人刀俎。

  劉大小姐跟丫鬟緊挨在一塊,幾個馬賊淫穢的目光在她們身上游移,讓劉大小姐又驚又羞,彷彿赤裸裸地被人看光。

  「這不是劉員外嗎?久仰大名。」人高馬大的馬賊首領肩扛斬馬大刀,衝著劉員外獰笑。

  「請問閣下是哪路英雄好漢?有話好商量,只要你肯放過我一家大小性命,不管要多少銀兩我都肯給……」劉員外聲音細若蚊鳴,蓋住脖子的肥肉顫顫抖動。

  馬賊首領哈哈大笑,「銀兩我當然是要的,也由不得你不給!我聽說有個叫琉璃的似乎是會通靈還是算命,把我跟弟兄的埋伏路線都算得清清楚楚,我們幾十張嘴等著吃飯,沒有商隊就等於沒飯吃,你可知道我們有多辛苦?」

  馬賊首領將斬馬刀威嚇一揮,朝地斬落。被颳起的碎草與泥沙隨風撲向劉員外臉面,弄得劉員外灰頭土臉,嚇得褲襠一熱,就地失禁。

  「說!那女人在哪?」馬賊首領目露兇光。

  劉員外支支吾吾,深怕回答琉璃還在城內會激怒馬賊,卻又一時想不到矇混的藉口。馬賊首領眼珠一轉,衝著劉大小姐問:「該不會你就是琉璃?」

  劉大千金被馬賊們色慾薰心的猥瑣目光盯著瞧已經夠委屈了,居然還被誤認成她最厭惡的琉璃。一股魯莽的怒火湧上,她咬牙切齒地痛罵:「你瞎了狗眼,我才不是那個掃把星!她躲在城裡沒跟我們一起逃,還傻傻守著她娘的屍首呢!」

  「好個潑辣的丫頭。既然她還在城裡就沒辦法了。」馬賊首領聳肩冷笑。

  「有本事你就進城去找她呀,要不是被她連累我們哪會需要逃出來,又哪會落入你們這些噁心的盜匪手裡!」天真莽撞如劉大小姐破口大罵,俏臉氣得發紅。

  馬賊首領眼神一冷。「這當然,我遲早會找出她。不過得先好好教訓你。」說罷那石柱般的手臂一把將劉大小姐扛在肩上。

  「你、你放開我、放開呀!救命!爹,救我!」劉大小姐雙足亂踢,不住尖叫。驚嚇的丫鬟退得老遠,慶幸不是自己遭殃。

  「把男的都殺了,女的隨便你們。」馬賊首領將劉大小姐扔進一輛馬車裡,跟著鑽入。不多時,車廂裡傳出衣帛的撕裂聲,隨後是淒厲的哭喊。

  知道死劫難逃的劉員外與僕從們抱頭逃竄,仍是接連慘死刀下。劉員外藏在懷裡的銀票跟花大筆銀兩買回的小妾們都被馬賊就地瓜分。




  從錦衣衛面前消失後,琉璃眨眼之間已身在一處陌生的丘陵。

  遍地盡是隨風擺晃的乾枯芒草,無邊無際的天頂密佈著流動迅速的灰雲,刺眼如雷的白光藏在雲層後。所見的景物帶著深沉的暗色調,過份突顯的陰影彷彿擁有實體。一個神秘的灰色世界。

  灰袍人站在她身邊,顯現出來的是「琉璃」的臉。

  「時候到了。」灰袍人低語。

  「我不明白。」琉璃警戒地與灰袍人保持距離。

  「你會明白的。看著我。」灰袍人說得曖昧不明,琉璃試探一望,剎那間幾千幾萬張臉孔闖進腦海中。

  那些臉因為痛苦而扭曲,有的面目全非盡是鮮血、有的淚流滿面、有的扯大嘴正在嚎叫……這些人全在受難,因為戰爭或飢荒或天災或人禍,其中有許多琉璃沒見過的長相跟族類,但他們有著共通的表情,痛苦。

  無止盡的哀號聲哭求聲慘叫聲幾乎令琉璃昏倒,承受不了這樣的劇烈刺激。

  突然間一切聲音都靜止了,臉孔也不見了。琉璃慢慢理解到剛才所見為何,還有灰袍人的身份。他有著人的外型但絕非是人,而是一種意念的集合體,從第一個人類的出現開始直到此時此刻,所有在苦難中掙扎、渴望解脫的人的意念扭曲匯集,於是灰袍人誕生。

  灰袍人領著她橫越及腰的芒草,來到丘陵高處,往下俯瞰驚見無數群墳,每一個墳都代表一個受難者,象徵人類幾萬年來的歷史。群墳往地平線的另一端不見盡頭地無限延伸,象徵苦難是永無止盡的。

  每一刻都有人受難,每一秒都有人死去,直到人類徹底消亡前不會結束。

  琉璃被眼前景象震驚,雖然失去那奇妙的天賦,但她依然遠比普通人更能感受到其中蘊藏的願望,已成群墳的亡者的唯一心願。

  「他們想要解脫。」琉璃澀聲道。

  「你選擇其一,成全他們的願望。我將賦予你。」灰袍人對她攤開手掌,一朵通體豔藍的茶花浮於掌上。周圍景象驀然轉換,丘陵消失,取而代之的是條猶如江南一景的小巷,兩邊是磚砌的樓房,腳底是青石板路。

  「你將坐擁永生,這裡的一切由你支配,只要消去踏入這裡的人們的哀傷。這是他們的心願,也是你的。」灰袍人的聲音沒有情緒起伏。

  琉璃沒有心動,更沒有被這樣的景象震驚。因為看到茶花後,阿狗的容貌立刻躍上心頭

  「還不是時候。」心繫阿狗的她拒絕。

  灰袍人沒有多餘的挽留,只說:「你會回來的。」

  又是一次眨眼,琉璃已回到現世。

  她站在消失前的原地,錦衣衛早已不知去向。她著急地折回去找阿狗,滿心期待預言成真。她可以立刻與阿狗相聚。

  但她只見到地上一灘半乾的血跡而不見阿狗。琉璃四處尋找,花了好多天、好多天。僅存的一隻繡花鞋磨破了,只好赤腳走著,仍然不見阿狗,於是腳掌也磨破了,每走一步都會留下斑斑血跡。琉璃忍痛前行,日子繼續無情流逝,依然沒有阿狗的消息。

  同時,琉璃漸漸發現自己的時間停止了,她會受傷但不會衰老,亦不會感到口渴或飢餓。是那灰袍人的法術嗎?或是進入那神秘的灰色世界帶來的影響?琉璃沒有答案亦不在乎,她一心只想找到阿狗。

  找著找著,幾年過去了……

  在這段漫漫旅程的期間發生許多事。

  明思宗登基後魏忠賢遭到彈劾,辭官返鄉仍不改本性繼續與雞鳴狗盜之輩為伍,因此再次激怒明思宗,最後落得上吊自殺的下場,屍體甚至挖出任人被千刀萬剮。之後明思宗更下令清查黨羽,共三百多人涉入,王渙與他爹亦在其中。最後王渙他爹被斬首示眾,王渙則被流放邊疆,應證琉璃當初的預言。

  明末,東北的努爾哈赤率領女真族崛起、闖王李自成率農民軍發動民變。明朝逐步邁向滅亡的末日。

  戰火連天,在戰爭中百姓最是無辜卻也受到最大傷害。家破人亡的百姓總令琉璃心痛,想起灰袍人帶她看見的那些無數受難的臉孔,歷史不斷重演,苦難沒有終點。這些人需要解脫……雖然琉璃還是沒有找到阿狗,但她下了決定。

  在決定的同時,灰袍人出現。

  沒有多餘的言語,琉璃在灰袍人無聲的指引中踏進那個任由她支配的世界,一條宛如江南小巷的神秘之地。

  天空因為她的思念所以維持黎明前朦朧不明的微藍。阿狗總是在黎明前將花擱在窗邊,所以琉璃決定讓天空維持這樣的樣貌,連帶整個世界都維持的昏暗曖昧的藍色。

  從此,琉璃便待在這個世界。

  這個世界亦因為琉璃的善良,變成所有懷抱著悲傷之人的歇處。

  「這裡容許所有的悲傷,所有不願意回想、渴望遺忘的記憶都能留下。」琉璃如是說。




  第一個踏進這世界的是個披頭散髮、衣衫破爛還散發著臭酸味的女人。

  當琉璃認出這人竟是劉大小姐時不免驚呼失聲。已經不復昔日千金地位的劉大小姐瘋瘋癲癲、蓬頭垢面,與當年養尊處優的模樣相差甚遠。

  劉大小姐看到琉璃,忽然跑上前抓住她的雙肩,不住搖晃地問著:「你有沒有看到琉璃?看到小花仙?都是她害的,害我家破人亡、害我爹爹被殺、害我被、被……嗚啊!」劉大小姐說著忽然嚎啕大哭起來。

  「我恨那個來路不明的小花仙,都是她害的,嗚……」劉大小姐一把鼻涕一把眼淚,哭聲淒涼無助。

  為此,琉璃自責難受,當初因為喪母之痛所以沒有力勸劉員外,才害得他遇上馬賊,導致劉大小姐被玷污後精神錯亂,四處流浪。

  琉璃決心要作彌補,輕輕按上劉大小姐的心口,藍光乍現,一朵純藍茶花浮現掌間。她抽走那朵茶花,劉大小姐登時止住不哭,神情恍惚如大夢初醒。她抽走所有會令劉大小姐痛苦的記憶。那些記憶凝化成花,就此留下。劉大小姐則返回現世。

  琉璃將茶花擱在窗邊,一如阿狗每天早上為她所準備的。

  雖然此處總是維持不變的景象,懷抱著悲傷所以來到的人也都不是阿狗,但琉璃依然懷抱希望。她堅信預言,無論需要多少年或幾輩子的輪迴,她都願意等。

  終有一日,她要與阿狗再次重逢。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3887979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3 篇留言

乖乖
卡等琉璃與我第一男主角上纏真人的邂逅

02-14 00:59

崑崙
寫這種劇情我會被寄刀片吧!02-14 01:07
崑崙
可能我就先買一打寄給自己了!02-14 01:07
烏龜怕拖鞋
也許上禪真人就是阿狗投胎轉世(?

02-14 08:38

崑崙
絕對不是齁02-17 00:28
墨水色夕陽
不錯 歷史脈絡很清楚
阿狗還沒出現吧...那就別出現了(?

02-14 10:00

崑崙
我當初以為會寫完後續,沒想到就沒然後了02-17 00:28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7喜歡★Azgalor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達人專欄] 琉璃(中)... 後一篇:[達人專欄] 闔家平安大...

訂閱私訊

作品資料夾

salmon15641最溫柔的大姐姐們
今天是孤單椒魚孤單的一天 大姐姐們能來陪我嗎。゚ヽ(゚´Д`)ノ゚。看更多我要大聲說8小時前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