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7 GP

[達人專欄] 《孤單的世界》其一/第四章:孤單在雪地行走(3)

作者:Hsin│2018-02-13 22:30:42│贊助:14│人氣:210

  我從未想過夢寐以求的初次海上冒險,竟然會以這般狼狽的姿態結束。雖然我沒事喜歡跳進附近山頭的湖裡游泳,但諳水性跟暈不暈船,完全是兩回事,尤其當身處僅能容身兩人的木筏,在艾因斯熱情洋溢的元素朋友幫忙之下,以驚人的高速在海面上移動,這一路的跌宕起伏、波濤洶湧,實在讓人消受不住。

  於是當我們在西昇的旭日中遠遠地看到陸地的影子時,我感覺滾燙的淚水簡直要奪眶而出了:「親愛的大地,我這二十年來都錯怪你了,你才不是什麼囚禁我自由翅膀的牢籠呢,你是人類忠實又可靠的夥伴!大海什麼的實在是太危險了。」

  艾因斯依舊維持著盤坐的姿勢,默默看我虛脫地用手撐著木筏,一副搖搖欲墜的樣子,而且感覺隨時有可能會吐。雖然一直被行注目禮搞得我渾身不自在,但是現在的身體狀況,讓我滿腦子只有趕快踏上堅實陸地的念頭。連續好幾個時辰維持在這種搖擺不定的狀態,讓我簡直動念想要拉著艾因斯再潛到海裡,好歹可以用游的。

  就這樣安靜觀察許久,他總算開口問:「真的不要我扶嗎?」

  「不、不用麻煩了,我們應該快上岸了吧?嗚啊!」

  才剛表明不用幫忙,我就被一波大浪整個震到差點飛到空中。艾因斯,你可以叫你的元素朋友冷靜一點嗎?但是經過這一折騰,我覺得還是不要開口比較安全,誰知道會不會真的一個作嘔就釀成悲劇。才想到這裡,木筏又很欣喜地在浪濤翻湧之中雀躍了一下,這次我還真的整個人被彈開來了。就在我懸空衡量著下海游泳或許真是個更好的選擇時,一雙手即時托住我,將我穩穩接進懷裡。

  「我還是先扶著吧。」他低頭看我,這次語氣堅定許多。

  我用手摀住臉,覺得沒有力氣跟他爭辯這姿勢通常不叫作扶,是抱。

  雖然這麼被艾因斯橫攬在胸前,過於親密的肢體接觸讓我有些尷尬,但是股不自在感相較於身體的不適顯得微不足道,我還是安分地待著沒有亂動。就這樣搖呀晃呀不曉得又過了多久,久得我都快要忍不住胃部翻攪,木筏才終於靠了岸,我立馬整個人連滾帶爬奔向大地的懷抱。啊,做人果然還是腳踏實地最好了!我踉蹌了幾步以後,整個人趴倒在沙灘上吁吁喘氣,腦中只浮現這個想法。

  原來這就是暈船的感覺,渡海來到洛洛亞城的那些旅人,怎麼從來沒有警告過我?現在想起來,他們看我那麼嚮往海上冒險,臉上總是浮現一種高深莫測的神情,我好像逐漸明白原因了。第一次的乘船經驗以落海作結,然後莫名地開始了木筏競速之旅,這驚險刺激的程度,短期間內我絕對不要再來一遍。

  即便已經脫離了那片彷彿永無止盡顛簸翻騰的深藍,我的身體卻尚未恢復適應土地的堅實,還是感覺天地搖擺不止,就好像海浪的搖擺還深植在我的體內似的。我強迫自己睜開眼睛,因為一旦閉上雙眼,緊隨黑暗而來的那股暈眩感簡直要把我扯進無底深淵,而深淵底部有個巨大漩渦等待著要將我吞噬。

  全身癱軟地躺著,我的側臉貼著一夜不經陽光加溫的冰冷沙粒。海風不時拂過來,迫使我得瞇起眼防止沙子吹進眼裡,也因此視線沒法望得很遠,只能大概分辨出清晨的沙灘上,除了我和艾因斯,杳無人跡。

  我翻了個身,蜷起身子,感覺胸口實在悶極了。剛剛在木筏上因為有高速所帶來的感官刺激,讓我可以一定程度忽略胸腔這股劇烈的不適感,但是一上岸,原本還能勉強不去注意的身體反應,竟開始鋪天蓋地反噬起來。我感到喉頭一酸,終究是忍不住,趴著嘔了起來。邊吐出胃液,邊感覺眼眶蓄積了一些淚水。

  安,我好難受喔。

  上一次這樣嘔吐是一年前生了場大病,臥病在床整整七日。那時正值安畢業之際,他一面要忙著準備資格考試,一面還要分神照顧我,但是這卻是他一年四季難得溫柔的少數時刻。我記得他是如何輕輕撫著我的背,舒緩我吐過一輪又一輪後虛弱的身體;記得他用溫度適中的濕毛巾擦拭我的嘴角,還有拭乾我因為冷汗而濡濕的臉龐;記得他側臥在我身邊,用修長的手指順著我壓在枕頭上凌亂的髮絲,然後拍著我,輕巧而富有節奏,像是溫柔地哄著孩子入睡。

  我不自覺地用一隻手握住胸前的掛瓶,覺得不只是正在掏空的胃袋,連心也是空盪盪的。我已經不曉得現在像是要從身體裡直接嘔出來的,是哪一個器官。胃?還是心?

  安,你有聽見嗎?我好難受啊。

  吐得實在沒東西吐了,開始乾嘔的時候,一隻手輕柔地拍上我的背。

  「吐出來會比較舒服。 」

  是艾因斯的嗓音。我艱難地抬頭,看見他蹲在我身邊,左手正安撫似地拍著我的後背。透過他,我可以看見木筏已經整個拉上岸,而他的巨大旅行袋也已經穩妥地束好,放置在一旁。

  他順著我的目光,彷彿想起了什麼,轉過身去打開旅行袋的束口,不花多少時間便從裡頭取出一只杯子還有一個大水壺。他扭開水壺的瓶蓋,盛了一杯水給我,我愣愣地跪坐在原處,看他一氣呵成的動作,甚至忘記要伸手接下。

  「妳不喝嗎?水很乾淨,不用擔心。」

  訝異之餘,我接過水來,細聲道了謝。其實說是訝異倒也不至於,我只是沒有想到他這麼體貼。原本看他的模樣,好像不太擅長跟人打交道的樣子,原來除了一些會嚇壞人的驚人舉動以外,他也是懂得照顧人的。

  乾澀的喉嚨原本像是在灼燒一樣,喝了水以後好轉非常多。我們在原處又休息了一會兒,眼見日輪又向上攀升了一些,遍佈海灘的沙粒開始反射出其耀眼光芒,才緩慢動身。

  據艾因斯的說法,我們登陸的海岸線在地理位置上,應仍隸屬於辛鐸政府的轄區,但再向南行,應該不花多少時日就能抵達國界。此處離北邊的昂城相當遙遠,要不是一路有元素引動海流加速,正常船隻也不可能在短短幾個時辰之內就從洛洛亞城所在的海島抵達這個地方。假如軍方想要繼續追蹤,首先是得花時間探聽消息,即使知道了大概方向,也不太可能在短時間內找到我們。

  穿越這片無人的沙灘,我們並肩走著,以一種幾乎可算是閒適的步伐前行。身體的不適已經和緩了許多,雖然一路無語,但我知道身旁的艾因斯一直在注意我的呼吸,隨著我調整行走的速度。他雖然走在我身側,卻刻意維持著一段不會過於親近的距離。

  我們上岸的海灘很遼闊,砂質細碎,不經潮汐沖刷的乾燥區域有著鬆軟的質地,踩上去會留下深深的鞋痕。這是我生平第一次真正踏上沙灘,所以從暈眩中漸漸恢復過來後,便開始對周遭的環境感到新奇不已。洛洛亞城的那赫特港不似這樣的沙岸地形,而是天然岩岸形成的灣澳;是突起的山峰伸了伸懶腰以後,將四肢延展到了冰涼的海水面底下,溫柔地將海洋上的船隻攬進懷裡。但眼前的畫面與印象中海陸接壤的形象截然不同。

  淺色的沙灘綿延在視野的盡頭,大海面對著的不是群山起伏,而是稀疏生長在沙灘後側的矮小灌木叢,甚至連海的性格也不一樣了。在那赫特港,浪花總是孜孜不倦地拍打著岸頭,掀起陣陣躍動的浪花;而這裡的浪卻是沉穩而輕柔地撫上沙灘的面容,以一種不急不徐的節奏捲走一些細白的粒子,在鬆軟的沙灘上留下神似葉脈的痕跡。接著又是一波浪撫上來,就這麼循環著這個極為溫柔的舉動,像是要整片沙灘開出繁茂的枝葉,直至向晚。

  由於腳底下踩著軟沙的滋味實在太有趣了,我不禁脫離直線行進的道路,在沙灘上繞著毫無章法的步伐走,一面享受著這種新奇的體驗,一面用腳印畫出稀奇古怪的圖案。艾因斯見我這樣,便也停下了腳步,轉過身來好奇地看著我。

  「妳在做什麼?」

  「也沒什麼,就是覺得好玩。這是我第一次踩在沙灘上呢,以前只聽來到洛洛亞的旅人說過,當時只覺得很新奇,沒想到親自踏著的感覺這麼好玩。你看!可以輕輕鬆鬆用腳印畫圖耶,一般的土質都還得用元素輔助,累得半死才能弄出什麼痕跡來。這片沙地簡直太好了,怎麼洛洛亞城附近就沒有呢?」

  「這樣的地方,我倒是見過不少。」

  「真羨慕,你在來到我們那兒以前已經遊歷過不少地方了吧?要不要說說看都去了哪裡?有沒有哪邊是值得造訪的?」

  他眨眨眼,思考了一下:「我喜歡你們的島。」

  「⋯⋯可以推薦一下我家鄉之外的地方嗎?雖然那的確是座很美的島,我完全同意,只是同樣的風景看了二十年還是會審美疲勞,所以我才一直想出海旅行嘛。」

  「原來如此,我還以為妳是被迫離開的。」

  看他歪著頭,貌似開始懺悔自己在沒過問意願的情況之下就帶走我,我趕緊舉起手來解釋:「這次算是巧合啦!該怎麼說呢?原本我在攢夠錢後就打算出海遊歷的,只是陰錯陽差發生了這一連串的事件。雖然我是自願跟他們走的,但當初壓根沒想到差點要被國家給綁架。不管怎樣,我還是很感激你的。」

  「沒關係,我不需要妳的感謝。」

  他說這句話的時候語氣平靜,沒有絲毫氣惱或是其他情緒起伏,也不是刻意裝作冷淡,就只是單純陳述一件事實而已。我開始發覺跟這個人對話的時候,有很多在一般談話時語句意義的解讀都不適用,是因為他失去雙生的關係嗎?這麼說來,我之後是不是也會慢慢變得跟現在不同?

  思緒突然被不遠處傳來的一聲驚呼打斷,我抬眼望去,發現一道小小的身影。

  「你們是誰啊?」

  出聲的是一個小女孩,她的聲音細細軟軟的,看上去頂多四、五歲。火紅色的頭髮紮成兩束辮子垂在肩上,身上裹著抵禦冷冽海風的厚外衣,花紋與款式都是我在洛洛亞城從沒見過的。聽到她稚嫩的嗓音夾帶著濃厚的口音,我才忽然真正有種遠離家鄉的感覺。小女孩站在離我們不遠的灌木叢旁,因為身形矮小,那株細瘦的植物相對之下竟顯得像是高大的松露木一般。

  「妳好啊,我們是剛剛來到這裡的旅人。妳知道城鎮的方向是往哪邊走嗎?」

  聽見我這麼問,她的大眼睛眨巴眨巴地盯著我跟艾因斯。

  「大姊姊大哥哥要來玩嗎?」

  「對呀。我們很想認識一下這裡的城鎮呢!」

  「可是你們好奇怪喔。」

  這個小孩真是直白,不拖泥帶水,一針見血,未來一定是個人才。我忍不住輕嘆一口氣,四處張望:「妳是一個人跑來這裡的嗎?有沒有誰帶著妳來?」

  出乎我意料,她搖了搖頭:「比戈好討厭,所以我是自己來的。」

  比戈是她的雙生哥哥或弟弟吧?我看著這個紅髮小女孩,朦朧地想起了小時候我也常常被安氣到自己一個人四處亂跑,搞得從很小的時候開始,城裡的人大多都認識我這個不喜歡跟哥哥待在一塊的小鬼頭,更因此結識了不少外來的旅人。

  我開始喜歡這個孩子了。我向她的方向前進幾步,蹲下身,讓視線與她的平行:「那妳願意帶路嗎?我想城鎮應該離這兒不太遠,對不對?」

  她遲疑地點點頭,好像用小小的腦袋瓜在思考著,眼前兩個奇怪的旅人究竟值不值得信賴。她清澈的眼睛映著海的色澤,細看彷彿能看見那撫上沙灘的細碎浪花。她將眼神輪流停駐在我跟艾因斯的身上,然而並沒有思考太久,便引起路來。

  我們穿越了長在沙灘後側的一整排灌木叢,來到了背海的這側,映入眼簾的是同樣遼闊的視野。較之剛才,地面上開始泛出了一些綠意,愈是往前走,愈是能看見種類逐漸多樣的植物,有些甚至結了五顏六色不知名的花蕾。我一路觀察著景色變化,覺得好像有哪裡怪怪的,一時卻說不上來是哪裡奇怪。

  「真是特別,在這樣寒冷的地帶,在這樣的季節。」

  一旁幽幽響起艾因斯溫吞的嗓音,我這才察覺不對勁的地方在哪裡。女孩蹦蹦跳跳地在我們前方走著,身上那件厚外衣將她嬌小的身子裹得緊實,腳底還踩著一雙毛靴,沙地上印出小巧的足跡。從上岸以來,我身上一直罩著艾因斯給的那件大衣,加上剛抵達時還是清晨時分,原本氣溫就低,所以也沒特別感覺空氣的冷冽,但是現在日輪已然上升,溫度仍然沒有升高的趨勢。

  這麼想起來,今年第三個雙輪月已經過了,時序即將入冬。在較為寒冷的南方,植物理應進入冬眠時期開始落葉過冬了才對,就算是在四季更迭不明顯的洛洛亞城,也是能見到落葉的樹木與冬季難見蹤跡的花朵。所以在這個入冬的南方地帶,卻處處可見生意盎然的植物,實在是幅奇異的景象。

  如我所料,這樣年紀的小孩並沒有獨自溜到離城鎮太遠的地方,不消多久,我們便抵達城門。城牆是由巨大的石塊砌成,表面雖然已經攀附了一些藤蔓,不像洛洛亞城牆一樣定時清理,看上去卻是相當堅實可靠。錯綜的藤蔓糾結處,彷彿還能看得見一些早先設計作為投石機用的窗口。

  我環顧四周,心裡充滿驚嘆,以及對過往的敬畏。就像是卡洛曾經說過的,書籍上記載的只是很小一部分的歷史,真正的歷史,仍然銘刻在世界的各個角落,在生活可見的每一處。

  有時候我想,人類的生命就是數十載的時光,最後散成一把灰燼,裝進小小的透明瓶子裡,或者掛在某人的胸前。關於一個人的故事,最終會記得的人又有多少呢?但是關於許多人的故事,的確鑿刻在生活的影子裡,比方說一道飽經風霜的老舊城牆,比方說冬季裡在沙灘上綻放的花朵。

  紅髮女孩咚咚咚地跑進城門,我還來不及喊她,她便轉過頭來,用揉合濃厚口音的稚嫩嗓音對我們喊道:「我去找比戈了喔。奇怪的大姊姊大哥哥,再見!」

  怎麼就這樣說走就走呢?雖然我隱隱約約明白,是什麼讓有著雙生的人們開始對我保持距離,但被這樣一個頗有好感的孩子當面點出來,心裡還是很不好受。對他們來講,我果然是很奇怪的存在吧?我看著她遠去的身影,不由自主感到窒悶。

  「走吧,我們也進去。」

  艾因斯邁開步伐,向前幾步後發現我沒有移動,便轉身面對我,朝我伸出手,說:「一起進去吧。」

  朝陽灑落在城門口淺色的沙地上,閃閃發著光。這是我離開洛洛亞城後所迎接的第一個早晨,第一個沒有熟悉朋友陪伴,真真正正獨自一人面對的早晨。雖然,雖然身邊有這麼一個陌生人,正朝我伸出手來對我說,一起走吧。

  我還是感到那股難以名狀的心緒,一如我們初見時,像是不遠處的海水,翻湧上來,比任何時候都還要來得深刻。當時只有他身上挾帶著的氣息,現在也纏繞著我。

  「艾因斯,我們是不是世界上唯二奇怪的人,奇怪的存在?」

  「不奇怪。」他安靜地回答,手依舊沒有放下。「我一個人旅行的時候,覺得自己很奇怪。但是跟妳待在一起,就不奇怪了。」

  「我還是不明白。安離開之後,我就一直感覺被這種奇怪的心情包得緊緊的,無時無刻,好幾次都幾乎不能呼吸。我不懂,這究竟是什麼感覺?真的好奇怪啊!」

  「不奇怪的。」

  他搖搖頭,靠近我,臉上綻放了一絲落寞的笑意。

  「我懂這種感覺,我都稱它為『孤單』。」


  


(第四章 未完待續)


小後記:

很堅持要趕快貼到這篇只是純粹總算破題了。
然而第一部分再兩節就要結束了QQ

看到大家都在大掃除忙過年,留學生表示心酸酸~
還好感冒好了大半,不然真的是史上最哀傷,比圍爐每次都在期末考週還要哀傷。

今天一早跑去總圖散播細菌散播愛,讀了一篇paper之餘還修了一下小說。
指導老師為什麼還不回我信(崩潰)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3887798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3 篇留言

鯤島囝
神秘的旅伴,未知的旅行,安首度脫離舒適圈,隨著破題故事來到新的舞台,接近國境的城市等待安的會是新的線索?還是危機?第一部快結束啦,加油!

幫集氣,回信~~~回信~~~快回信~~~

02-13 23:26

Hsin
我已經抱持著放年假的心情打算直接從除夕夜放假到大年初一接著週末(放飛自我
已經再寄了一封信順便祝福指導狗年行大運xDDDD
謝謝你的激昂預告!!!第一部最後一小節在年節氛圍中難產喔喔喔喔喔~02-16 21:10
Reinaart
喔喔~我覺得這一節的寫景還有安妹身體不適的回憶寫得真好[e34]從翻騰的海波寫到沙灘還有新城市,畫面刻得好滿呀~這點我真該要好好學習一下XD

「關於一個人的故事,最終會記得的人又有多少呢?但是關於許多人的故事,的確鑿刻在生活的影子裡,比方說一道飽經風霜的老舊城牆,比方說冬季裡在沙灘上綻放的花朵。」
這段句子很有味道呢~也很有哲理[e38]
然後要讚一下點題旨!我特別喜歡看每個故事是如何點出她的書名(或主題)的,最後面的對話淡淡的,可是卻也感到很深刻~~

沒關係,我願意回握艾因斯的手(啥)XDDD

02-27 23:33

Hsin
來來來都給握都給握~~(真的把艾因斯當狗狗XD

那個時候點題後整個人都覺得可以往生了(明明故事才剛開始XDDD),覺得可以寫到其一最後才點題我也是蠻話癆的⋯⋯在這之前要描述孤單都不能直接用孤單來形容,真的好痛苦啊(抱頭)~

真開心你特別引出這段文字!寫的時候很有感觸,是帶著滿滿的情緒寫進去的,關於生命與死亡,還有記憶與消失,有機體跟無機體的對照又能觸發更不一樣的思考。我自己也很喜歡這段:)

另外補充,當初寫暈船實在是寫到我自己都暈了,不曉得是不是所有人都跟我一樣,可以代入到自己也很想吐XD 可能是因為我暈車經驗豐富,特別有辦法寫出那種感覺。多年來的苦不是白受的!欸嘿~然後不得不說,我隱約覺得我們對世界的感受方式蠻像的!謝謝你喜歡這個小節的寫景,好開心啊~02-28 04:47
Reinaart
原來如此! 難怪覺得暈船的描寫寫得特別生動呢XD 我從小到大很少暈車呢0///0 真是辛苦了[e40]其實我也有這樣的感覺耶嘿嘿XDD[e38] 老實說我也是文科出身的啦(雖然很不好意思),可能是因為這樣所以相似[e38]

02-28 21:49

Hsin
文科人握手!!!(雖然我已經便成半個理科人了XD)
我是文組我驕傲~不用不好意思!!03-01 04:28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7喜歡★jennylin1553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達人專欄] 《孤單的世... 後一篇:從這一頭走到那一頭...

訂閱私訊

作品資料夾

rw506fr001有緣人
長篇同人小說《起源之旅三部曲W篇》持續連載中,喜愛假面騎士與妖精尾巴的朋友們趕緊訂閱追文呦^^看更多我要大聲說42分前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