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17 GP

[達人專欄] 【同人】少女前線:代號福爾摩沙 【EP2-3 一人報復行動】

作者:77兆年輪迴的黑兔殿│2018-02-13 21:45:22│贊助:34│人氣:465
  EP2-3
  一人報復行動
 
 
  司登自凜被槍擊後,每天都會在醫院等著凜,手術如希露亞所言不需擔心,靠著高科技的醫療技術,第二天凜就已經沒有生命危險。但在總部派的維修人員來到之前,腦中的資料庫因為無法維修,凜並不會醒來。即使如此,在維修人員來到之前,司登還是每天都會去醫院探望。
 
 
  「阿凜不會忘記我們的,司登。」
  「司登小姐,請不要帶著悲傷的心情等待指揮官。他不會想看到妳這樣悲傷的臉。」
  「哼…我只是和公主一起來的!並沒有特別關心他!…總之…司登妳…不要太悲觀…」
  「司登!我們會一起祝福指揮官!笑一個吧!……嗯…抱歉……」
 
 
  有時候她也會見到九妹在這裡,或者是公主、WA醬、97三人組一同前來。那天,司登做完單人模擬訓練,訓練結束時夜色已經晚了,醫院見客時間也差不多要過了,但就算只剩一點點時間,司登還是想看看自己的指揮官。
 
 
  走進醫院,千拜萬求下,波波莎還是讓司登進去病房,由於時間太晚,司登沒有幾分鐘就必須離開醫院。自己如果受重傷,只要進到修護皿就能夠把戰鬥中受的傷給修復完畢…為什麼人類指揮官會這麼脆弱…?
 
 
  這長久的時間一直陪伴在身旁的指揮官,大大小小的戰役都經歷過了,指揮官斷手斷腳與自己回到基地的情況也時常見到…為什麼這次僅僅一發子彈,可以讓他變成這樣?
 
 
  時間到了,司登與波波莎道別後離開醫院,她見到了站在門口停留,低著頭,面有難色的內蓋夫……
 
 
  兩人沉默一語不發,只是往同樣的路線、方向回去同一個家,一路上沒說任何話,回到家中,司登在進房前終於忍不住了……
 
 
  「為什麼妳會這麼冷血…指揮官對妳很好不是嗎…就算只有短短幾天……明明老是自以為是的對待指揮官…但指揮官卻完全沒對妳生過氣……」
  「為什麼妳一次都沒去探望指揮官…明明,明明就是因為妳……本來可以不用做那場訓練的……」
  「如果妳那時候沒有出現!我們就不用和那個人練習!指揮官也不會變成現在這樣!」
  「為什麼指揮官對妳那麼好!妳卻還是那不在乎的臉!」
  「妳…妳真的是主核人形嗎……明明主核人形是為了要知道人類們感情才裝上的心智模型……為什麼妳一點感覺都沒有!」
 
 
  司登哭紅的雙眼,直接對內蓋夫道出所有想法,無論是當中是否有因為情緒壓抑而出現的氣話,她還是說了。
 
 
  「妳心中只有自己沒錯吧…所以妳才會一直獨來獨往……沒有任何朋友,沒有指揮官願意接受妳,妳只能在希露亞小姐那裡……」
 
 
  「妳說夠了沒有…憑什麼用妳自己的感覺來評論我……妳又知道我發生過什麼事了嗎……」內蓋夫轉身上前把司登用力推撞到門上:「人類都猜不到人類了…憑什麼人形的妳要來猜測一樣是人形的我?
 
 
  內蓋夫的表情,不如以往兇惡,她眼睛也是紅腫的,甚至比起司登還要更嚴重,哭花過的臉又一次被眼框裡不爭氣的淚珠滑過。
 
 
  「妳…妳說得很對,我那天如果不在場就好了…如果……」
  「如果那天,我在這裡……那天早上在這裡,我可以更坦率的對他說出想說的話就好了……」
  「為什麼我總是遇到這種事情…除了以前的奏指揮官……新人是我第二個遇到會接受我的人……」
  「明明是喜歡的人…卻會因為我的關係失去生命……」
  「要是我是不存在的人形就好了!奏也不會因為我的關係被其它指揮官殺害!」
  「要是我不抱著我想要加入新人的想法就好了!新人就不會……就不會因為我……被那個人渣……給殺掉……」
 
 
  內蓋夫激動的又推了一次司登,力道甚至把司登身後的門給撞開,她壓倒在司登身上,眼淚滴在司登的臉頰,兩人的淚水相溶成一滴碩大的淚珠緩緩滑下。
 
 
  「9明明叫我清楚表達自己的想法就好…為什麼我就是說不出口……」
  「不過不要緊了呢……以前的內蓋夫…不知道怎麼處理這種事情……」
  「呵呵…現在的內蓋夫,經歷了很多事情……內蓋夫知道該怎麼做……」
  「就算會因反抗被拆解也沒關係…這就是人類說的報仇對吧?」
  「奏…妳曾經要我不能對別人有報仇的心…但是……我後來不能為妳報仇,我覺得很後悔啊!」
 
 
  內蓋夫的心智模型因為情緒的關係,開始產生了混亂,她把許多事全部都參和在一起,她兩手用力壓著自己混亂的頭,稍微冷靜了一點後,才又說道。
 
 
  「司登…我那天…想要加入新人,和妳們一起參加模擬作戰…那一定很有趣……」
  「但今天過後,可能連見面都沒辦法了呢……如果下次見到同樣是我,內蓋夫全新的主核人形時……」
  「請…請妳們……不要拒絕她的加入,或者是…直接邀請她加入……」
  「……可以嗎……」
 
 
  語重心長的對司登說完自己的想法,內蓋夫起身回到房間,留下原地啜泣的司登。內蓋夫很快的又走出房間,背著空背包和那把輕機槍,離開一零二號房。
 
 
 
※   ※   ※
 
 
 
  不能原諒,不能原諒!你這連蛆蟲都不如的東西…我會讓你馬上得到報應的!
 
 
  將Negev輕機槍裝上一百五十發強力電擊彈的彈鏈,叫了一輛無人化客車,前往第一個目標地點,臺灣區格里芬指揮部。
 
 
  從後門進入,直接到希露亞小姐為我特別準備的房間,將手上的輕機槍和架上全新的輕機槍交換;將三盒強力電擊彈彈鏈、三盒高爆穿甲彈彈鏈,共六盒,裝進身後得大背包;帶上幾顆電擊手雷、震撼手雷、EMP手雷;量子護甲?這東西可不符合我的風格…從護甲旁的小盒子拿出兩枚晶片,裝在頭髮上的大衛星髮夾裡。
 
 
  終究是要獨自一人過去,雖然看起來會很醜,但還是裝上了能增加反應力的簡易式外骨骼。
 
 
  離開個人的軍火房間,搭乘無人化客車前進今天的目的地,那人的家。和我想的一樣呢,呵呵,你這種鼠輩果然需要許多的人保護才得以在漫漫長夜入眠哪!
 
 
  在那棟目標豪宅旁下車,大門口就有四名荷槍實彈的警衛守著,這對我而言不會構成任何威脅,光明正大的走到大門前,不需多說什麼,手中的機槍表明了我的來意!
 
 
  人類的槍枝和一般彈藥對我沒太大的效果,就算打進身體,也會被保護系統給擋下,但你們可就不同了!強化過的電擊彈,能夠輕鬆的讓你們倒下,又不會至你們於死地!
 
 
  輕輕鬆鬆闖進大門,豪宅前廣大的庭園,從中間充滿文藝氣息的石街道筆直前進,你這鼠輩過的可真是優渥的生活啊?警報聲響起又如何,你們對我是無可奈何的!
 
 
  槍口瞄準從旁而來的六人警衛,你們肯定很驚訝為何我會來此,我會成為你們的惡夢!在此大開殺戒!但今晚,只會死一人,那個人就是你!
 
 
  扣下板機,壓制這群沒有威脅的人,一步步走向你們,你們可以儘管對我開火,那全是沒有用的。
 
 
  M4卡賓槍,擊出的子彈不是我所想的一般彈藥呢?呵呵…這個痛楚…很好啊,非常好!你們果然有準備呢!實在是太有趣了,這才是我想要的啊!不然沒有反抗的單方面屠殺,可一點都不有趣!
 
 
  我使用的是不會讓你們死亡的電擊彈藥,我果然還是太仁慈了!平時的我絕對會用空尖彈來對付你們啊!沒想到你們使用的竟然不是制止行動的EMP彈,而是消滅人形的高爆穿甲彈!即便戰術人形本身都有保護系統去減輕各類彈藥的傷害,但過多的這種彈藥可是會致我於死的!
 
 
  直接承受著第一波掃射,躲在一個大理石雕像後,高爆穿甲彈打基座上的大理石像上不停爆出火花,沒兩下子,雕像承受不住高爆穿甲彈的火藥,往一旁掉落摔個粉碎。起身倚靠大理石基座,先一陣壓制射擊,將警衛趕進他們的只能擋住視線而不能抵擋子彈的矮木叢。
 
 
  手上的機槍不停擊發一顆又一顆的電擊彈,無法用肉眼知道有沒有擊中你們,但你們被擊中時肯定會有那悅耳的慘叫聲,身體被電流狠狠傳過的時難以忍受的叫聲!
 
 
  還是有人想反擊,似乎非常相信你手上的M4卡賓槍和彈匣內的高爆穿甲彈呢!
 
 
  他探出身子對我射擊,靠著基座架好槍的我也早瞄準好,我先早一步扣下板機,飛出的子彈密集的打在那血肉之軀上,比其它人更慘烈的叫聲隨之而出。
 
 
  來!下一個,下一個是誰!不管是誰我都奉陪!
 
 
  剩下的兩人也探出身子,他們舉著雙手似乎想要投降吶?
 
 
  「放下你們的武器!馬上從我的視線滾開!我只給你們一秒的時間!」看著這些喪家犬夾尾巴從我進來的大門落荒而逃的畫面,還真是賞心悅目吶!
 
 
  右方一聲極近距離的槍聲,接著是退殼重新上彈?霰彈槍……而且也是高爆穿甲彈?我被這麼近距離一槍,受到極嚴重的損傷,從右邊花叢開槍的,他射擊完立刻躲回花叢後。
 
 
  轟炸在右手臂上,右手無法敏捷動作,但還能用,而且自動修復功能沒有被破壞…左手拿起機槍,勉強還能動作的右手拖住機槍前端,我起身追了過去。
 
 
  「抓到你了!」總共有三人,一把霰彈槍、兩把MP7衝鋒槍,衝鋒槍對著我胸口近距離開火。
 
 
  雖然很痛,但還不至於無法反擊吶!既然你們不客氣的使用了高爆穿甲彈,我也不需要理會你們會不會因為電擊彈頭過多被電死了!
 
 
  互相極近距離的射擊,那三人中了大量電擊彈,似乎電流過強直接暈眩過去,但我也再一次承受近距離的霰彈槍射擊,大量的小型爆炸鋼珠直接將我炸退往後滾了一圈。
 
 
  胸口…被火藥炸得一片模糊呢…如此真實的肉體……和人類不同的是我們人形能夠自我修復,即便只是緩慢的修復……
 
 
  但我沒有時間耗在這自動修復,對此早有準備,從小腰包拿出兩枝針筒,分別往胸口和右手扎下。非常痛…這種能在短時間內將我們損傷的血肉身軀修復的高速循環治療針,最大的缺點就是傷口會有強烈的痛楚與灼熱感……
 
 
  但右手又能動了…來吧,繼續吧!這場派對才剛開始!
 
 
  我不會原諒你的,不可能會原諒你的!
 
 
  重新上好新的電擊彈彈鏈,光明正大往豪宅大門移動,接下來迎接的是非常合乎這座豪宅的華麗陣容!看來你有準備吶,知道自己的行徑可能被任何主核人形給報復,但你沒想過會是我這個戰鬥專家親自前來找你對吧?
 
 
  今天我就要把你那張噁心的笑臉永遠送下地獄!絕對不會給你任何憐憫,我要殺了你!一定要殺了你!
 
 
  數發7.62x51mm,更大口徑的高爆穿甲彈擊中我,確實比剛才還要更痛!我可不是只會站著和你們對幹的蠢貨。陽台上四人,使用的是Mk14 EBR,精準射手是嗎?看來是經過訓練的軍人啊?
 
 
  在被第一顆彈藥擊中時,啟動了量子護盾,這可是希露亞小姐特別為常暴走又不愛穿制式量子護甲的我所準備的小道具。
 
 
  安裝在像是髮飾的大衛星髮夾上,能在正面啟動單方向的量子護盾,雖然不能護甲一樣擋掉大量密集的子彈,但對付只有四個人的你們,這小型護盾已經足夠了!
 
 
 
 
 
  四人從上方對我進行壓制,以掩護正門口衝出的另外八人,八人分成兩隊往左右移動,將我圍逼到中間通道的石柱拱門後,
 
 
  從兩邊射來,試探性的交叉射擊,這時可不能隨意出去吶。但一直躲在這被壓制可不符合我的作戰風格!先對門口木叢丟出兩顆震撼手雷,然後閃出石柱,電擊手雷用力往陽台扔,再藉由戰術人形本身就優越於人類許多的反應力與感知力,對陽台的敵人掃射,然後迅速閃回石柱後。
 
 
  有慘叫聲,看來我剛才的射擊有打中啊。這個花園的地型對我比較有利,我這裡有石柱可以躲藏,對方只必須移動一大段距離才能到裝飾花園的木叢旁,必須在他們躲到木叢後面之前先一步解決他們才行。
 
 
  再一次開啟量子護盾,從中間直直衝過去,頓時之間子彈橫飛,電擊彈與高爆穿甲彈相互交錯而過,右邊一個倒下、兩個、三個、第四個也慘叫著倒下了!還有左邊的!一個、兩個……
 
 
  準備射擊第三人時,左邊剩餘的兩人已經躲到木叢後方,但陽台上的兩名精準射手還在開槍。
 
 
  護盾就快失效了,必須快點解決那兩人!槍口先朝陽台進行掃射壓制,逼迫他們壓低身子躲避我的子彈,接下來就等著誰先探出身子了!
 
 
  左邊的兩人探出身,我手上的機槍轉移過去瞄準,那兩人又立刻縮了回去,反而是陽台上的精準射手對著我開火。
 
 
  護盾承受不住火力失效了,一發、兩發、三發彈藥擊中我的左胸、左臂、右腳,只是皮肉傷…但這痛楚讓我實在是忍不太住了…你們…你們是想讓我下一個彈鏈使用別種彈種是嗎?
 
 
  「去死,給我全部去死!」再對陽台進行一輪壓制,將他們逼回陽台矮牆後,立刻對著左方木叢橫向掃射。
 
 
  電擊彈密集的由右至左穿過木叢,第一人的慘叫,然後是第二人!就是這樣,就是這個叫聲,多麼悅耳呀,這些被擊敗的呻吟或慘叫聲,就是我在戰場上最喜愛的事物!直到你們所有人都倒下前!我會盡情蹂躪你們!讓你們知道為何我們會被製造出來!
 
 
  我們被製造出來是為了對付鐵血渣滓用的!但你們…你們明明給了我們人類的感情,卻又不把我們當作人看待!我們可不是只會戰鬥的機器!我…在你們面前的我可是有血有肉的也有感情的主核人形!我不會原諒你們!絕對不會原諒你們!
 
 
  木叢後八人、陽台上兩人,他們所發出的慘叫聲…啊啊!多麼棒的聲音……
 
 
  陽臺上最後的兩人的竟然逃了?面對只有我一人,你們竟然逃跑了!哈哈哈哈!你們能夠逃跑,為何我在戰場上的同伴,要被留下?明明可以一起離開的,為何她們要被留在原地放棄?
 
 
  換上新的彈鏈,然後在傷口較深的左胸口打了一枝高速循環治療針,直接將深鎖的華麗的大門鎖打壞,宅內的裝潢可真是華麗呀?渣滓們住在這種豪宅,而我們卻只有一個小小的房間!寵物狗?吠叫個什麼勁啊!你也吃子彈吧!吵死了!畜生!
 
 
  「快住手!這裝的是能夠對付妳的彈藥!」
 
 
  呵呵,狙擊戰術人形M14是嗎?狙擊人形的妳竟敢阻撓我!竟敢把槍口對著我!在這個沒有掩體的近距離,妳是找死嗎!
 
 
  就算是電擊彈,妳也無法承受對吧?我的身體被擊中,衝擊力將我擊退,往後飛了一小段距離摔出門外,呵呵,開槍了呢!開槍了吶!那麼換我了對吧!
 
 
  不過戰術人形使用的槍枝和彈藥真有點痛吶!比起剛才的高爆穿甲彈,那子彈更深的穿進體內炸開,剛治好的胸口又流出血了呢!但我不會罷休的!我也不會因此倒下!我會解決妳!
 
 
  「住手,M14,讓她過去。」
  「李妃妳是想違背指揮官的命令嗎!」
  「我是被脅迫才會在這裡的,他的命令怎樣我都無所謂,那次的模擬作戰也一樣,我早就能解決他們所有人,但我沒有…而我後悔了我當時沒扣下板機,最後釀成這場悲劇。」
  「別以為是新銳人形就能那麼囂張啊!」
 
 
  呵呵呵!竟然和自己人吵起來了?怎麼回事?這是怎麼回事?為何李妃的話讓我那顆充滿電子數據的心傳出陣陣刺痛感?
 
 
  這到底是什麼感覺?為什麼…為什麼剛才李妃的話會讓我想起那天的事?如果那天出門前,我勇敢的和你說出心裡的話…就不會發生之後的事情了吧…對吧?
 
 
  我說的對不對啊!誰可以回答我啊!拜託!快點回答我啊!誰…誰來幫幫我……我腦中的想法好混亂……
 
 
  奏…妳說過我只要完整表達自己的想法就好了?但…但我就是說不出口啊!那種事…那種事會讓我的形象全毀的!
 
 
  "形象這種東西,怎麼樣都好啦!小內,妳覺得我是怎麼樣的一個指揮官呀?"
 
 
  指揮官的形象?明明只是個弱得要命的指揮官,竟然會因為我當天報到高興的不得了?妳說人在短短的人生中,能與朋友、家人相處的時間是那麼的短,多麼希望這輩子的緣份,在下輩子也能夠繼續?
 
 
  這句話是什麼意思?內蓋夫我不懂……這輩子…下輩子?妳竟然會希望下輩子遇到的我和妳一樣都是人類?
 
 
  奏……我是…我也是妳的朋友嗎?為什麼,為什麼妳會把身為戰術人形的我當成朋友?明明身旁跟的都只是低階的戰術人形…妳們卻每天玩得那麼開心……
 
 
  身為指揮官…連形象都不顧的……
  在生日那天被我們砸得全身都是派?
  不在乎上下關係,只因為天氣冷就鑽進來人形們一起睡的床被裡?
  整天用妳乾癟的身材還要和我比,最還說不比胸部了,比身高?
  好希望和我一樣可以被扔進修護皿就能把所有傷給治好?
  和我練習近身格鬥術被打成豬頭卻還是笑嘻嘻的誇著我?
  明明全身是傷,都快死掉了,卻說要記錄我們一起安全撤退而拍照?
 
 
  為什麼…為什麼妳最後會死掉……明明那段時光是那麼的快樂……為什麼……
 
 
  奏…我還有很多事想和妳說啊!為什麼妳會被殺死?為什麼妳會為了袒護我們被殺死?
 
 
  "少女人形,雖然是被製作出來的,但她們都是人啊!別輕易的想要抹殺她們啊!"
  "就算支援也是我自己的梯隊去支援而已!損失的也是我們!"
  "反正我隊上的都只是些會被你們當砲灰的人形,你們根本無所謂不是?"
  "對我而言,這些人,她們都是我的家人啊!只要有一絲希望!我就要把她們從包圍中救出來!"
  "就算是違背命令!我也無所謂!我就是要救出我的家人!你們沒有人能夠阻止我的,除非現在就殺了我!"
 
 
  明明…捨棄就好了……如果那時候捨棄我們……妳也不會因為忤逆長官被殺掉了……明明捨棄就好……就算只有我也能把她們救出來啊……
 
 
  "還好我來了呢!小內!"
 
 
  不要用那個稱呼叫我…那時候的我…沒辦法保護她們……
 
 
  "損失不大,只斷了一手一腳而已,我背妳走吧!"
  "來!小內,我們安全撤退了呢,照張相吧!以後看的時候還會想說,哇,我那時怎麼那麼慘啊?"
  "小內,妳不怕打雷嗎?那我要到妳被窩和妳一起睡啦!"
  "天氣好冷喔!妳們都一起睡看起來好溫暖,我都只有一個人…今天讓我和妳們睡一起吧!"
  "因為我們是朋友呀,要說是家人也可以哦,我們生活都是在一起嘛!"
  "啊哈哈,小內身上都是蛋糕呢!來,為我的生日拍張照紀念一下!"
 
 
  ……好…懷…念……為什麼眼淚會在這時候掉下來?這是什麼樣的心情…我好混亂。
 
 
  "嘩!我的格鬥術已經是高段數的呢,等等!我輸了!我認輸了!不可以繼續打啦!要變豬頭了!"
  "真希望下輩子還能和妳當朋友呢,和妳在一起真的很快樂!"
 
 
  為什麼這時候會想起以前的事情?明明一點都不想要再想起了……奏……
 
 
  "……不要準哭,小內…我…我絕對不會後悔袒護妳們,不後悔那天去救妳們……"
  "小內要緊緊記住我的話…這是我…第一次給小內命令呢…呵呵呵……"
  "…小內…如果之後遇到你喜歡的指揮官,記得要和他好好表達自己的想法唷……"
  "人類這種生物啊…如果不好好表達…是不知道彼此的心意的……"
  "真的…真的好希望…下輩子還能遇到妳哪……小內…小內…和妳在一起真的很快樂……"
 
 
  奏…我好喜歡妳…也好想妳……那天我遇到了和妳差不多個性的指揮官…和妳一樣能和身為人形的我們打成一片,他和妳一樣,不會輕易放棄自己被包圍的同伴……
 
 
  新人他…我還沒有好好表達啊……對那個新人,而他醒來之後…可能會連我都忘了啊!那時候和他說,已經來不及了啊!
 
 
  …反正都來不及了,那…那就殺了在場所有人吧?我已經不想再等,不想再等待第三個和奏妳一樣的指揮官出現了。
 
 
  換上對戰術人形用的彈鏈,接下來,阻擋我的人、事、物,全部都要消失!
 
 
  「內蓋夫!停手!我們不是妳的敵人!」
  「灰熊!李妃!快點放開我!」
 
 
  開火!子彈掃向前方三名戰術人形,無論她們是在互相爭執著什麼,都與我無關,所有出現在我面前的人都要下獄去!
 
 
  子彈擊中的地方炸出一個又一個深黑的洞,洞口冒出一小團火藥炸開後的煙硝。
 
 
  「痛!這…這彈藥是……」
  「內蓋夫妳快冷靜下來!冷靜下來啊!」
  「你們不要出來!這是高爆穿甲彈,人類被打到可不是開玩笑的!」
 
 
  去死!去死!全部去死!華麗的大廳被火藥開了一個個洞,瓷器、雕像、藝術畫,全部被火藥狠狠炸過。
 
 
  「內蓋夫!艾佛特在我們後面這扇門長廊底的房間裡!」
  「別、別再開火了!」
 
 
  看看你這渣滓,就連你的人形都不想保護你啊!在那裡乖乖等我,我這就來找你復仇啦!
 
 
  步過受驚嚇的M14,以及被我擊中的李妃、灰熊身旁,狂妄的笑容連看都不屑看一眼,直接往我最後的目的前進。
 
 
  「嗚…嗚……」
  「雖然是罪有應得…但…之後肯定會很難看的……」
 
 
  艾佛特你等著,我接下來就要殺了你!我會殺了!一次不夠,兩次或三次也不夠!
 
 
  換上全新的彈鏈,這可不是什麼電擊彈,是和剛才對付那三人一模一樣的彈藥!就是這種感覺…這就是我最熟悉的感覺啊!
 
 
  最底部的房間,你果然就在這裡啊!接下來我會狠狠將你撕裂,沉醉在從你身上綻放的鮮血花朵之中,好好的,永遠的記下今天這幕!
 
 
  踢開這扇門,那張噁心的嘴臉果然在等著我。
 
 
  「真是造成非常大的騷動啊,我親愛的戰鬥專家內蓋夫!」
 
 
  想要廢話是嗎?是想藉由那無用的長篇大論拖延,等到足以擊倒我的援軍來救你沒錯吧?你可真是太異想天開了,
 
 
  我可是那個狂妄自大,以戰鬥為樂的戰術人形,天生就是為了作戰而生的人形,內蓋夫啊!你那廢話無論我聽進多少都沒有意義!你就直接給我下地獄後悔去吧!
 
 
  機槍的槍聲響起,子彈無情地射進艾佛特人類的身軀,然後炸開,還不到半輪的彈鏈,艾佛特已經直接被槍殺,整個人血肉模糊。
 
 
  我並不打算就此打住,在彈鏈上的彈藥打完之前,槍聲都沒有停過;停止了,又是全新的一百五十聲槍響──最後寧靜的夜空迎來不寧靜的夜晚。
 
 
 
※   ※   ※
 
 
 
  「我說了!內蓋夫沒有到我這裡!」
  「可是小內她…她和我吵一架後就跑出去了!她到現在還沒回來……」
  「我很忙的啊!可不可以什麼小事都要找我?她早上就會自己回去了,我不是她的保母!」
  「但……」
 
 
  司登在電話中問著內蓋夫的行蹤,內蓋夫對她說了那些不明就理奇怪的話後,自個兒就離開了。明白自己當時說的也是氣話,司登一直在客廳等,等待內蓋夫回來想親口和她道歉。
 
 
  時間已經到了凌晨三點多,內蓋夫還是沒有回來,中間不死心的打去問唯一可能知道內蓋夫人在哪的希露亞,依舊被唸了一頓。
 
 
  空蕩蕩的屋內,只有司登自己一人,那麼晚了也不好意思到隔壁去敲九妹的門。空氣中凝結了一股不安的氣氛,她並不熟悉內蓋夫的個性,只能從總部網內對內蓋夫主核人形記載的資料稍微了解這位主核人形。
 
 
  和她印象中完全不一樣,內蓋夫主核人形記載資料中,大量的人形評價,幾乎都是偏向負面的:是一個嗜殺,不受控,把戰場殺敵當做享受樂趣的戰術人形;難以駕馭的個性,經常在戰場上出現暴走的行為,雖然總能將敵人屠殺,卻因為她不受控的暴走,常常令隊友陷入不太必要的危機。
 
 
  不然就是誇讚她的戰鬥能力,沒有任何人仔細的了解她為如此暴戾的原因。這些資料中,甚至有內蓋夫開槍打傷幾任指揮官的黑色記錄。
 
 
  司登繼續看著與她有關的資料,她從內蓋夫的主核人形任職資料中,找到了稍微不同的描寫。那是一名叫做「奏」的指揮官。在這位指揮官之前或之後的任職資料,內蓋夫沒有在其它指揮官底下待超過一個禮拜……
 
 
  內蓋夫在這位指揮官底下任職了約兩年時間,奏對內蓋夫的評價是正面的。
 
 
  "外型可愛,但舉動和表情看起來十分喪心病狂,本質卻是個很害羞的乖孩子,很可靠,雖然很小隻,但胸部其實很大。"
  "瞭解她後會喜歡和她待在一起,像貓一樣。"
  "有一些方法可以駕馭住內蓋夫,但不能透露是什麼方法。"
 
 
  最後還有一條,和內蓋夫離開前所說的話略有相同……
 
 
  "如果有哪位指揮官有幸遇到這位孩子,若她能夠說出不同於表面個性的羞澀言語,那是她的真心話,請接納她那顆脆弱的心,她不如你想像般堅強。"
 
 
  是一個其實有著一段故事的主核人形……
 
 
  司登點了關於奏的連結,是奏的個人網站。這位指揮官任職的時間並不長,和曾經轉戰各地的凜相比起來,頂多是位新人指揮官,但奏的資料上,卻有著許多她和其它少女人形的合照照片,她們就像是一家人,看不出從屬關係,甚至有兩張照片衝擊著司登──
 
 
  一張是生日時所拍攝的,那是一張內蓋夫和奏的合照,照片上的兩人全身都砸滿了蛋糕,頭上還掛著整塊大蛋糕的奏,用那張塗滿奶油的臉緊緊貼著內蓋夫,內蓋夫身上也全是奶油和碎掉的蛋糕塊,被奏緊貼的她,對著鏡頭紅通的臉,嘴角掛著的是害臊的小小笑容。
 
 
  另一張是從戰場撤回的救護直昇機上所拍,內蓋夫的白色軍服破破爛爛的,幾乎整件都被鮮血給染紅,上頭的奏正緊緊抱著掛彩的內蓋夫比著勝利的手勢,奏自己也全身都是傷和血漬,而內蓋夫……她的右手和右腳已經被炸斷……
 
 
  照片下有著似乎奏的潦草字跡,寫道:「就算另外一隻手和腳都斷了,我也會把妳們全部從那裡帶出來,因為我們是朋友,是家人!」
 
 
  所以,內蓋夫是在凜的身上看見了與奏一樣的特質嗎?包容著少女人形,並將她們視為家人,戰場上無論都困難,也要想辦法救出被包圍的家人……
 
 
  她不過是不坦率罷了,她既期待,又不期待會遇到和奏一樣的指揮官,不將她視作武器的指揮官,那顆主核人形才會產生感情的心智模型裡,遇上了奏,產生了一種羈絆。
 
 
  奏的離開,內蓋夫心中剩下唯一小小的心願,在這麼長的時間遇不和奏一樣的指揮官,一直到司登和凜的出現。
 
 
  凜對待司登,就彷彿當時的奏對待內蓋夫,雖然只是短短的一小段時間,內蓋夫就已經從兩人的互動中知道凜與少女人形的互動不同於其它人;那天兩人早上一同回家,也許那天兩人曾經一起出擊,內蓋夫從中得知了凜不會在戰場上拋棄任何人。
 
 
  自己,能夠和凜共事那麼長一段時間的自己,和內蓋夫比起來實在是幸運太多了……
 
 
  玄關門被打開,客廳內的燈光照射站在門口的身影…全身是血,而且身上飄著一股濃烈的煙硝味。
 
 
  身上的衣服破得慘烈,幾乎全身都是傷痕,右手拖在地上的輕機槍沾滿血漬,槍托上甚至有一些奇怪的泥狀物;內蓋夫雙眸空洞地看著司登。
 
 
  「奏…我報仇了…當時不敢做的事情…我做到了……」嘴裡碎唸著,越往司登那走去,臉上的神情就越顯悲傷。
 
 
  「我…幫你報仇了……我做到了……司登…我做到了……」右手緊緊捉住的機槍鬆開,機槍掉落在地板時,內蓋夫嚎啕大哭,跪倒在司登面前。
 
 
  「小…小內,妳怎麼了?」不懂身上為何會有那麼多的血,不懂她為何崩潰:「倒底發生了什麼事情……」
 
 
  「哈…哈哈…那個混蛋蛆蟲……我…我剛剛…」哭哭啼啼講出了她今晚所做的事,有些得意,卻又如此悲怨:「我殺死了…殺死了艾佛特……哈哈…哈……」
 
 
  「我讓他得到報應了…」
  「小…小內妳說的是…是真的嗎?」
 
 
  「我讓他連求饒的機會都沒有,直接把五個彈鏈的子彈全送進了他的身體裡,就算中間已經看不出是人的模樣,子彈還是一樣不停的往那灘肉泥射,直到所有彈藥都沒了,我又將槍托將他的肉泥屍塊給搗成了肉醬!」
 
 
  頓時,內蓋夫的表情回復以往,瞪得斗大的鮮紅色眼眸,咧著詭異扭曲的笑嘴,似乎想要盡情發狂的笑起來,卻在下一秒變得十分哀怨。
 
 
  "這樣做到底對不對,肯定是對的沒錯吧?既然是對的,為什麼我會害怕?我好怕…我做的事,絕不是被唸一兩句就能夠算了的。"
  "會被送回總部對吧?永遠都見不到他了對吧?那時候我沒有出面為奏報仇,我後悔過,我後悔奏在我面前奄奄一息時,我無能為力,又後悔過奏離開後,沒有為她報仇。"
  "但明明做了當時想做的事了…為什麼,為什麼報仇後的感覺這麼討厭?明明是為了他…明明我做了那麼多,為什麼不覺得自己是對的?"
  "奏啊…我到底…到底該怎麼辦才好?"
  "該說出來了吧…就算不是親自在他面前說…也沒關係吧?至少…至少……"
 
 
  「…司登…如果凜醒來的話……我可以加入他的隊伍嗎?」
  「其實我今天早上就想說了,在模擬訓練時也想說……」
  「可是…不知道為什麼……我…我就是一直說不出口啊……」
  「但…但是……可能沒辦法了,至少…至少要讓凜知道我曾經有這個想法!好嗎?」
 
 
  內蓋夫緊緊窩在司登懷裡,把自己的想法完完整整說出來了,這是她心裡真正的願望。
 
 
  「好的,可以的!指揮官醒來我會和他說的!就算他真的醒來忘記我們了,我們也能當他全新記憶裡,同時間第一個加入隊伍裡的人!」
 
 
  司登抱著內蓋夫的身子,從資料猜著內蓋夫可能的想法,直到內蓋夫終於把自己的想法給清楚表達出來,她和內蓋夫哭在一塊。
 
 
  外頭突然喧囂起來,直昇機螺旋槳聲與警笛聲在安靜的夜裡響起,空中盤旋了四輛格里芬直屬直昇機,還有六輛警車與四輛格里芬的運兵車團團包圍住他們所居住的宿舍。
 
 
  磅!門被猛力撞開,裝備了全身外骨骼、包覆全身的量子護具,全副武裝的重裝戰術人形衝進屋內。
 
 
  「戰術人形編號,一一二號,主核人形內蓋夫,我們以謀殺指揮官與反叛格里芬的罪名逮捕妳!」
 
 
  六名只聽得出聲音,看不出什麼型號的人形全拿著磁軌步槍對準了內蓋夫與司登。
 
 
  「編號零二九號的人形,極可能是共犯,把她也帶走!」
 
 
 
  「我沒有做錯!是那個蛆……」內蓋夫想反抗,其中一把磁軌步槍的電磁光束直接無情地打在她身上,電磁光束直接在她肩膀穿了一個小洞。
 
 
  「妳殺了格里芬的高階指揮官,沒直接處死妳已經是寬容了,再不起來,我們有權直接在這裡處死妳!」
 
 
  知道不可能反抗的兩人,只好乖乖的被銬上手銬,跟著這些人形褡上直昇機。
 
 
  「小內,不要緊的,我會陪妳…」司登小聲的安慰著眼神空洞,心智模型已經完全混亂的內蓋夫。
 
 
  「…我…我做的是對的?沒錯吧?」滴下那不知為了何種心情的淚滴。
 
 
 
※   ※   ※
 
 
 
  她們被帶到格里芬臺灣區的指揮部內,一個內蓋夫熟悉在不過的地方,簡陋到不行辦公室,只有一張放了個人電腦的辦公桌與沒有任何椅子,甚至椅墊的長桌。
 
 
  要審問她們的執行人進來了,希露亞,這裡是希露亞的辦公室。她深皺眉頭一語不發的坐到位子上。
 
 
  「妳怎麼會做出這麼蠢的事……」希露亞顯少露出傷腦筋的模樣,她用力壓著額頭與太陽穴說:「倒底為什麼妳會跑去殺艾佛特……」
 
 
  「我不能原諒他,他射殺了我重要的人……」內蓋夫默默地說。
 
 
  希露亞聽了她早就大概猜到的理由,她認為就算內蓋夫不做,九妹也有可能動手,九妹沒動手,痛恨艾佛特的WA醬和公主也可能會計畫暗殺艾佛特。
 
 
  為了防止這些少女人形做出傻事,希露亞早就已經有計畫對付艾佛特,但她沒想到凜竟然會影響內蓋夫那麼深。
 
 
  「是因為新人和奏的身影重疊了嗎?」她沒好氣的說道。
 
 
  「…不知道,或許是吧,但奏是奏,凜是凜。」
  「我只是…做了大概以前沒為奏做的事……」
  「我,不想後悔。」
 
 
  「知道嗎?我本來已經把艾佛特調去和美軍一起去沖繩送死了,唉,我真的沒想到小內妳會這麼衝動。」
  「算了,那也是我喜歡妳的優點之一。」
 
 
  希露亞也不管內蓋夫身上都是血漬,上前緊緊抱住她。
 
 
  「這次…死的是高階指揮官,我可能沒辦法繼續保護妳了,小內……」
  「有什麼願望,我能完成的,我會盡全力幫妳的。」
 
 
  「不…不能請老爹網開一面嗎?」聽到希露亞說沒辦法時,司登有些激動:「如果是老爹,總有辦法的吧?」
 
 
  「艾佛特是克魯格先生的親信,司登妳認為有可能嗎?」
  「雖然我封鎖了消息,一般人不會知道是人形犯下的,但虐殺艾佛特的畫面可是清清楚楚的被傳到總部,這種情況我真的無能為力。」
 
 
  「…………」司登無法反駁,她已經不知道能講什麼了,或許,真的事已定局。
 
 
  「希露亞小姐……」內蓋夫閉上眼,靜靜的說出最後自己的願望。
 
 
  「我被主核被拆解後,可以破例將我擁有奏記憶的資料庫放在奏長眠的地方嗎?」
  「下一個型號被生產成主核人形的我…如果還是一樣的個性,請你們接受我這個脆弱的心…內蓋夫我……不如你們想像般那麼堅強!」
 
 
  「會的,下一個內蓋夫的主核人形還在生產時,我會搶先一步申請讓妳過來的,那時候我們再一起工作吧。」
 
 
  「…嗯……」內蓋夫在希露亞懷中哭著,這微不足道的小小願望,是身為主核人形與人類相處久後所產生的感情,那份感情,彷彿是數據資料中所產生的溫暖,那麼虛幻又如此真實。
 
 
  「司登…我回來後……要馬上來找我…我要當…要當第一個加入凜的戰術人形……」
 
 
  司登咬著下唇,強忍著眼淚不想讓它流下,她輕輕點頭:「我…我會和凜說的,我們要同時間當第一個!」
 
 
  之後司登因為希露亞寫下沒有共犯嫌疑的判決書,當天就被放回家。而內蓋夫被留在希露亞的辦公室,一直到總部的專機到達前,辦公室外總會有一批重裝戰術人形守在辦公室的樓層中,期間內無人能出入。
 
 
 
****************************************


內蓋夫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3887736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同人|輕小說|小說|科幻|少女前線|蘿莉|自創

留言共 5 篇留言

怕.exe
什麼是對 什麼是錯
想必內蓋夫心中也是很煎熬的吧

02-13 22:20

77兆年輪迴的黑兔殿
也許不只是內蓋夫,很多人形也是如此,李妃上一話也說過身不由己。
內蓋夫只不過是唯一一個動手的人形罷了......

超沉重的QWQ02-13 22:37
Freedom柊
不管如何 人渣被虐殺了 就是爽(雖然我原本期待他會先被凌虐的生不如死)
我怎麼有一種指揮官會失意的錯覺?

02-14 00:47

77兆年輪迴的黑兔殿
完全不給任何機會廢話直接虐殺 幹得好小內~!!!02-14 01:04
雨沐
或許內蓋夫僅是想找到能懂她,使她軟弱的內心能得到依偎的人..在這個無情的世界裡..就是這樣而已...

然後..集數跟虐心指數怎麼有種成正比的感覺,鼻要阿~我的心快支離破碎了(;´Д`)

02-14 01:06

77兆年輪迴的黑兔殿
完完全全說入心崁之中呢。02-14 01:17
法蘭克趙
內蓋夫啊啊啊啊!!!!(迷:醒醒吧,你沒有內蓋夫

對與錯永遠沒有一個「絕對」的答案,只要問心無愧。但最後的結果...

02-14 19:41

77兆年輪迴的黑兔殿
內蓋夫QQQQQQQQQQQQQQQQQQQQ02-14 21:25
白煌羽
辛苦了

02-14 22:49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17喜歡★apple2000ai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少前同人小說進度與感想... 後一篇:[達人專欄] 【同人】少...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