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5 GP

原創《風信子》13 心魔

作者:麥子│2018-02-13 19:16:35│贊助:10│人氣:183


第十三章 心魔

    


     將花束小心插進花瓶裡,指尖輕輕撫開交叉的花瓣,肌膚上細膩的觸感讓凱薩琳瞇起眼,浮動的心緩慢沉澱下來。
     側過頭,凝視坐在病床上愣神的路易斯,他比上次見面時瘦了,背部筆直倚靠立起的床頭,雙肩卻有些頹然的下垂,陽光落在他墨黑的頭髮和消瘦的臉上,而他另一半的身體沒入黑暗中,面容半覆著帷幔的殘影,凱薩琳皺起眉頭一手拉開了未掩實的窗簾,直到路易斯的身軀都被晨光壟罩才滿意地收回手。

     走到路易斯身邊,手置在路易斯的肩膀、指腹輕輕摩娑,傾身柔婉地啟唇問道:
     「感覺如何?」

     「好多了,謝謝妳,凱薩琳。」
     路易斯拉回放飛的思緒,混濁的靈魂之窗再次鍍上了一層晶瑩,乾澀的聲線帶著些許溫和。

     一字一句,說得清晰而緩慢,凱薩琳吐出了一絲淺淺的鼻息,眉梢微微垂落,使得她原本帶著鬱結的面容又跟著柔和了幾分,掌心輕輕拍撫路易斯的頭頂,彷彿慈愛的母親正安慰著無措的孩子那般。
     路易斯回過頭、勾起嘴角,褪去了那副恍惚的模樣,予以凱薩琳一個和煦的笑容,但是還來不及道謝房門就被打開了。

     兩道目光默契地停在門口。
     走在前頭的人似乎對於兩人的舉動意外地呆了一下,被身後的幾個人提醒之後才放開門把,走入病房後才喚了一聲:
     「孩子。」

     「午安。」
     對著依序進來的金、亞伯、尚恩以及最後穿著白袍的蕾娜塔,路易斯禮貌地頷首、接著向他們問安。


     各自寒喧了片刻,金拉住亞伯坐到了一旁增添的沙發上,尚恩牽緊凱薩琳讓出了病床旁的位子,蕾娜塔順勢竄了進去並將裝了藥物的紙杯遞給路易斯,側過身倒了一杯水,說:
     「先把這些吃了。」

     蕾娜塔在路易斯把藥含進嘴裡的時候即時把杯緣貼上他的唇瓣,而路易斯分了兩次才將那些藥丸吞下。
     見他吃完了那些倒胃口的藥物,尚恩從櫃中捲了張衛生紙、擦去路易斯嘴邊的水漬,凱薩琳則是抽出他手裡的紙杯,然後發洩似地丟進垃圾桶。

     還未等路易斯反應過來,每日的例行公事就這麼結束了,他瞥了眼打上石膏的右手,眼瞼輕垂、眨了眨,最終誠懇地開口:
     「謝謝。」

     發現路易斯仍然一如往常,病房內的幾個人皆是露出欣慰的笑容,尚恩更是揉了揉路易斯的頭髮,只是他慈愛的眼眸中卻閃過一絲憂慮、卻又迅速地遮掩。

     靜謐的房內一時無話。

     金率先開口打破沉默,話題從近況、生活瑣碎的蠢事、甚至到演藝圈八卦,氣氛轉而歡快了起來。


     良久,一直沉默佇立在床邊的蕾娜塔,見談話差不多了才向前坐在路易斯腿邊,床墊陷下去的剎那所有人都安靜下來,蕾娜塔覆在路易斯的手背上,掌心傳遞溫熱的溫度,她柔聲啟唇問道:
     「你記得你剛剛做過什麼事嗎?」

     「嗯。」
     路易斯乖順地點頭。

     「說說看?」

     微抬下巴,眼珠轉了轉、腦中回想了一遍早晨發生的事,然後徐徐的陳述:
     「刷牙洗臉……吃早餐、吃藥。」

     聽了路易斯的回答,蕾娜塔滿意地頷首,又問:
     「早餐吃了什麼?」

     望著蕾娜塔柔和的神情,路易斯緊繃的表情跟著放鬆了幾分,臉上隨之劃開了一個弧度,他瞇起眼、笑吟吟地說道:
     「凱薩琳做的三明治、大叔做的貝果。」

     「嘗起來如何?」

     「超棒!三明治裡的萵苣和黃瓜很新鮮,凱薩琳自製的蜂蜜芥末醬也很好吃;大叔的貝果也很好,但就是培根太多了,我懷疑那份是他自己想吃的。」

     聞言,凱薩琳面上依然是如慈母般的溫婉笑容,不過此時又多了一些滿足。

     金則是在路易斯說到後面幾句的時候,笑容逐漸擴大、最終不顧形象地發出朗爽的笑聲,亞伯好笑的凝視正大笑著的愛人,眼裡滿溢著寵溺和無奈。

     蕾娜塔不禁莞爾,無視了身旁的嬉鬧調笑,接續了下一個問題,說:
     「你現在感覺怎麼樣?」

     「因為都太好吃了所以忍不住一次把它們吃完,現在有點撐。」
     說完,路易斯無意識的瞥了一眼自己的肚子。

     見他這般模樣,幾個人皆是相視而笑、尚恩也跟著忍俊不禁,半晌,蕾娜塔讓視線落在路易斯的面龐,忽然話鋒一轉:
     「那你記得我昨天晚上睡前特別叮囑你的話?」

     昨晚?

     睡前?

     蕾娜塔的問題使路易斯逐漸收斂笑容,平緩的眉間也皺了起來。

     昨晚蕾娜塔有和自己說話嗎?不,睡前她說了什麼?晚安?不,不對,熄燈之前蕾娜塔有進來探望他?還是說,有任何人進入他的病房嗎?

     路易斯混亂地想張嘴說些什麼,聲音到了嘴邊卻想不出一個適合的答案,當他看著蕾娜塔堅定而專注的眼神,路易斯面色痛苦的俯首掙扎,無奈腦中卻是一片空白,而那樣的空缺讓他痛苦、感到挫敗。

     沉默的時間越長,所有人的心都跟著涼了一分。
     直到路易斯端起目光、一臉茫然和疑惑的注視蕾娜塔,在場的人內心都隨之嘆息,凱薩琳更是摀著嘴、背過身埋進尚恩的懷裡,用兩人能聽到的聲音顫抖哀嘆:
     「天啊!」

     尚恩沒有說話,只是抱緊懷中的妻子、伸手順著她纖瘦的背部,眉宇間沾著厚重的擔憂。

     蕾娜塔握緊路易斯的手,試圖對上他有些頹靡的眼神,放輕聲音說道:
     「我說尚恩他們今天會來看你,記得嗎?」

     聽見她說的話,路易斯腦袋又動了起來,他雖與蕾娜塔四目相對,瞳孔卻滿是空泛,過了一陣,他的目光閃了閃,眼底波光流動,踟躕了一下才肯定的答覆:
     「嗯,想起來了。」

     蕾娜塔抽回手轉而捧住他的雙頰,誠懇的柔聲寬慰:
     「沒事、沒關係……路易斯,我們慢慢來,好嗎?會好的。」

     路易斯溫順的點頭、並露出了一抹淺笑。
     蕾娜塔深刻的凝望著路易斯,他這樣太過平和的反應反而讓人難以放心,可蕾娜塔嘗試分析他真實的情緒,卻難以在他波瀾不驚的表情裡找到答案。

     蕾娜塔暗自記下了路易斯這段談話裡的動作與神情,做好了這些以後轉頭暗示待在一旁觀望的四人,最後除了亞伯留下,其餘的幾個人都跟著蕾娜塔的後腳走了出去。




     闔上門,盯著醫院無聲的長廊,覺得比剛才來時還要蒼白了幾分。
     跟隨蕾娜塔的步履走向辦公室,等到距離路易斯的病房有些距離,凱薩琳才焦急地小聲問道:
     「他這樣失憶、健忘的狀況還會惡化嗎?」

     幾乎是在凱薩琳俯身靠近蕾娜塔耳邊的時候,後方的尚恩和金也加快腳步黏了上來,看著三張憂心重重的臉蕾娜塔既想笑又無語,她還是瞥了一眼前方的小型會議室,回頭示意他們跟上,進去之後鎖上門才啟齒回答:
     「不一定,但如果變得更加嚴重的話我會換其它藥物和治療方法。」

     「他到底為什麼會這樣?」
     金拉了張椅子坐下來,雙手交疊,臉上早已恢復鎮定。

     「根據榮格先生的說法,他應該是在被警察追逐的時候就觸發了吧!如果有接觸到血腥或死亡場面、或是任何契機能喚醒他不想回憶的事情,一旦發生類似的狀況,他就會發作。」

     尚恩了然的點點頭,環住站在身側沉思的凱薩琳,拇指在她手臂上摩娑、溫柔安撫,他繼而詢問:
     「要暫時隔離之類的嗎?阻擋那些可能讓他回想的人事物?」

     「不,過度的逃避對他來說反而是不好的,他就是下意識地想封鎖才會造成記憶的落差,當然,藥物也是其中一個原因,但能斷止其中一個都是好的。」

     「知道了。」
     聽過蕾娜塔的解釋,尚恩思索了一會並應聲回應。

     爾後,沒有人再說話,都是自顧自地思考、沉澱著,不久,尚恩回過神看了眼牆上的時鐘,正當他打算結束這個話題的時候,凱薩琳突然出聲問了一句:
     「她知道嗎?」

     語畢,三個人皆是一震、立即意識到凱薩琳說的人是誰。
     金苦惱的蹙眉,接而遲疑的開口:
     「這件事……要告訴她?」

     「不是現在。」
     蕾娜塔抱著胸杵在會議桌前,眼底一片暗沉,當她做出決定的時候腦中是兩個星期前奧爾瑟雅得知真相時的表情,失望、責怪、不安……
     視線落在窗沿,她有過掙扎;但從來不會後悔,她承認她是自私的、她也有私心,或許路易斯正是算準了奧爾瑟雅身邊的人對她深刻的情感,所以才敢坦然的卸下防備,而他們也不得不順著路易斯的意走下這一步,因為只有這樣才能保住現在的安寧。

     真殘忍啊!路易斯對奧爾瑟雅殘忍;但他對自己更是殘忍。
     如此想著,蕾娜塔忽然有股強烈的無力感湧上心頭,她自嘲的笑出聲、小心撫摸著指節上銀亮的戒指,不再說話。




     ※




     窗外偶爾吹起幾陣風,枯枝微微顫動,皚皚白雪因而脫落,窸窣的聲響隔著玻璃依稀傳入房內,因為強烈的溫差而隔上了一層薄霧,暖陽投射的光線落在上頭,成了晶瑩光亮的美麗景象。

     亞伯離開沙發站起身,拉開椅背在路易斯身旁坐了下來。

     「孩子。」
     亞伯從西裝外套的內層取出了一本黑色的筆記本、然後將它推到路易斯眼前,頂著路易斯不解的目光,進而說道:
     「這個給你。」

     「是要讓我寫什麼嗎?」
     路易斯接過筆記本,伸手掀開空白的內頁,裡頭只夾了一隻筆,除此之外上面真的什麼也沒有,就連一個記號或一句話也沒有。
     腦中只想過幾種可能,路易斯最後還是不確定的出聲詢問。

     亞伯十指交握、手肘滯在腿上,身體微向前傾,他肯定了路易斯的話然後頷首補充:
     「有空的話就寫一些東西,生活上的小事、不開心的事,無論什麼都可以,或是任何你覺得很重要但怕會忘記的事情,都寫下來吧!」

     凝眸注視亞伯輝映顫耀的瞳眸,路易斯忽然領會了對方的用意,內心僅剩的幾絲疑惑也跟著消逝,或許,是害怕他胡思亂想或鑽牛角尖吧!
     他一直都是這樣,有如父親、長輩與朋友那樣的存在,忽地,想起了早晨捧在手心熱呼呼的食物,還有他們離開時的身影、留在房內的餘溫,路易斯心中一軟,抬起頭真摯地開口:
     「謝謝。」

     「不客氣,你會好的,別擔心。」
     望著路易斯真誠的笑容,亞伯壓在心頭的擔心也跟著釋然了幾分,他伸手揉了路易斯的頭頂,僵硬的臉龐隨之笑了起來。




     待他們離去之後病房內頓時寂寥下來,路易斯躺在床上,拇指和食指輕輕夾著亞伯給他的筆記本,出神地盯著純白的天花板。
     突然,放在床頭櫃上的手機震了一下,路易斯回過神瞥了光亮的螢幕,終是緩緩坐起身拿過手機開始讀訊息,是衍灝傳來的簡訊,他問著路易斯的狀況、抱怨工作上的事,結尾更是辱罵自己的老闆是台承載垃圾、抹上豬油、整天油晃晃移動的重戰車,路易斯無奈的撇嘴,稍微報備了一下自己的狀況讓他放心、然後安撫他不滿的情緒,最後叮囑他不要歧視身材較為豐滿的人。

     送出訊息,路易斯退回聯絡人的畫面,凝視上面奧爾瑟雅的名字便停下了動作,只是靜靜的看著,好像這樣也足夠了。

     這段時間奧爾瑟雅有來看過他幾次,但是沒有再出現上次那樣失控的擁抱和逾越的舉動,兩人的互動可以說是相敬如賓,路易斯說不出這是什麼感覺,他總感覺自己內心不斷地交戰,表情變得隱忍而沉穩,奧爾瑟雅的面容也總是不鹹不淡,除了複雜他也不知道該怎麼形容。
     路易斯收回思緒,注意力再次投向螢幕,卻震驚的發現他居然撥通了奧爾瑟雅的電話!當他慌張的正打算掛斷對方卻已經接了起來,然後畫面開始計時……

     顫抖的拿起手機貼在耳畔,他沒有開口;另一頭的女人也沒有說話,就是沉默地聽著女人淺淺的呼吸,隔著手機沉悶的響在耳邊,剛才浮躁混亂的心也跟著平靜了下來,路易斯愣怔的維持僵直的動作。

     良久,那頭傳來了一聲嘆息,接著是女人幽婉低柔的嗓音。
     『怎麼了?』

     「小奧。」
     路易斯回過神,猛然意識到自己有些荒唐的舉動,忍不住開口叫了對方。

     『我在聽。』

     聽出女人的聲音裡並沒有不耐煩或是任何負面情緒,而是一如既往的平淡,路易斯才稍微放下心,他還是感到愧疚讓對方等了這麼長的時間卻什麼話也沒說,腦中掙扎著該如何解釋自己突如其來的舉動,最後還是說了實話。
     「我只是……想聽聽妳的聲音。」

     半晌,沒有人出聲接下去,就連剛開始的呼吸聲也聽不見了,路易斯懊惱的捏著鼻樑、打算向女人道歉,但才剛張開嘴的瞬間──他聽見了女人低低的笑聲,帶著淡淡的鼻音,如羽般輕柔撫在他的心上。

     他能想像奧爾瑟雅此刻的模樣,或許她此刻笑容裡帶著無奈及詫異,長長的睫毛搧動,她不知道該怎麼回應路易斯,卻還是沒有厭惡這樣的他,只是選擇寬容。

     路易斯垂首、嘴角劃開了一個弧度,柔聲問:
     「吃飯了嗎?」

     『吃過了,謝謝你。』

     「在工作?」
     聽見那頭紛亂的聲音,路易斯分辨出幾聲攝影師的叫喚。

     奧爾瑟雅沒有回答,但路易斯能感覺到吵雜逐漸淡去,接續響起清脆的門聲,隨後女人清晰的聲音才出現:
     『是的,可能需要一段時間。』

     「那我們之後再聊?」

     『好。』

     「回頭見。」

     說完,路易斯耐心等待女人掛斷電話,過了一會他便覺察到了怪異,正想呼喚那頭的人卻先收到了她的叫喚:
     『路易斯。』

     「嗯?」

     奧爾瑟雅滯了幾秒、隨後又溫和的提醒:
     『好好照顧自己。』

     「妳也是,別太累了。」
     路易斯愣了一下,眼睛彎彎的瞇了起來,這次連聲音也提高了幾分,想必另一頭也能感受到此刻他歡快的心情。

     這回,奧爾瑟雅淡淡的應了一聲就不再猶豫,掛斷了電話。




     路易斯握著手機,直到感覺到它傳來熾熱的溫度才將它放開。

     側頭望著躺在腿邊的筆記本,他小心地把他拿在手中翻開潔白的第一頁,瞥了眼手機螢幕上的最後一條通話時間,乾澀的唇角輕顫、動筆開始書寫。

     他坐在床上,每寫一個字身體越是向前傾,最後他幾乎是趴在床上,那模樣就像是要遮擋自己的脆弱,如同捲曲的螻蟻,羼弱也無助。


    〝 我也曾責怪,現實帶來的痛楚、戰火烙印的疤痕;那些失去人性光輝的面孔,還殘留著餘溫的軀體。

     只有過了今天,我才能知道明天的自己是否還能如同以往笑著,只剩冬夜裡飄下的陣陣雪花,它們細數著每一個被我忘卻的時日與季節。

     而我銘記的是那年殘冬劃破蒼穹的最後一聲槍響,我成了被遺留下來的那個人。

     偶爾,我也開始慶幸自己會無預警地遺忘,或許這樣,痛苦就會少一點了吧?
     我內心深處的惡魔正吞噬著我,可若有天能忘記他正侵蝕著我的這件事情,也許就不會如同現在這般渴求著救贖了吧?

     但如果必須記得心魔的容顏、必須記住他所做的一切才能解開妳的枷鎖,我願意溺斃在回憶裡,直到魔鬼掀起巨浪將我一同吞沒,直到連自己也淡忘在記憶的逆流裡。

     還好,妳不用經歷這樣漫長的遺忘和被遺忘。
     還好,墜落深淵之前還有美麗的記憶拉住我。

     我碰到和妳一樣的人,但那卻不是妳。至少,不是和記憶中相同的人。

     死亡帶不走的東西,我以為會是回憶,以為是那些能永恆亙古緬懷的曾經,沒想到只要還有呼吸的一天,它就什麼都能夠帶走。

     僅剩擁抱過後的馥郁芬芳,我所熟悉卻不同的溫度,是我唯一能留下的東西。

     妳知道嗎?我多希望妳能救我。如果時間到了,請妳告訴我,好嗎?請妳帶走我的悲傷。

     在那之前,我會竭盡綿薄的力量,守候妳。
     就算有天湖泊裡的倒影,不再是我熟悉的自己。〞


     停筆,冉冉揚起頭,喉間吞噎一陣,終是吐出了沉沉的嘆息,沒有晶瑩的淚水,可那字裡行間的情緒卻好似在他臉頰上刻劃了無數個淚痕,即使待到瀝盡乾涸,它們仍炙熱的燃燒每一寸肌膚、像蛀蟲般鑽進他每一個臟器,然後截去每一次微弱的呼吸──直到整點的鐘聲古朴響起。

     只要度過今日,悠揚的鐘聲便會伴他入眠,證明他又堅持了一次。
     如是想著,路易斯抱著黑色的筆記本全身顫慄,臉上卻癡癡地笑了起來。




    To be continued……


    



感謝


封面繪師
阿遼


公會    


後記:


  這章獻給所有為憂鬱症及PTSD所苦、或有精神方面的狀況而感到困擾的朋友們,希望你們內心的天使最終能夠戰勝魔鬼,謝謝一直不願放棄而持續戰鬥的你們,辛苦了,你們很棒很勇敢,今後也請你們加油、好好的活下去。

  快要開學了,開學以後更新速度也會跟著變慢,因為要準備接下來的考試了呢!謝謝一直包容我龜速更新的人們XD

  這章寫到最後我心裡也有點不舒服,有點入戲太深了XD
  不過我想,這大概是路易斯自己最大的障礙了吧!


They say it won't be hard, they can't see the battles in my heart
他們說他們無法看見我內心的糾結

But when I turn away
但當我轉身離去

The demons seem to stay
惡魔還是會在這裡

'Cause inner demons don't play well with angels
因為心魔不能和天使一起玩耍

They cheat and lie and steal and break and bruise
它們欺騙、說謊、偷竊、破壞和傷害

Angels please protect me from these rebels
天使拜託祢保護我好讓我去對抗它們

This is a battle I don't want to lose
這場戰役我不想失敗

So angels, angels please just keep on fighting
所以天使拜託祢持續戰鬥

Angels don't give up on me today
天使請祢不要放棄我





(此章5695字)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3887566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風信子|麥子|心魔|歌詞|歌曲|藥物|精神病|失憶|PTSD|憂鬱症

留言共 2 篇留言

桑德偑
如果這世界上真的有天使
那天使應該會保護善良的人們

開學後小麥還會再嗎@@?(被打

02-14 11:52

麥子
聽到桑桑這樣講有點感動
如果祂真的在的話
或許真的會出手相救的吧?

會在哦!
只是不會那麼常更文~02-15 08:06
阿遼
路易斯這是會...忘記一些事情嗎0.0!?
稍微估狗了一下PTSD,應該是看到血腥的場面會發作,是因為之前的創傷吧0.0(思考

看著路易斯的日記(!?
真的有一點鼻酸的感覺...
然後路易斯文筆真好(被揍((那是小麥文筆好

雖然日記讓人鼻酸,但是又覺得前面和小奧通電話,有一點暖暖的QAQ
小奧和路易斯加油QAQ


02-14 22:44

麥子
是的哦!大致上是這樣
細節的後面再寫
遼遼還去查哈哈!太感動了

哈哈哈,就當作是路易斯的文筆好惹ww
小奧真的很暖 <302-15 08:09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5喜歡★ihatesj2015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所以我說那個伏特加... 後一篇:【電影】陽光姐妹淘 SU...

訂閱私訊

作品資料夾

alex920722所有巴友
當一隻不必翻身的鹹魚,真自由.....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21:53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