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7 GP

【東方同人小說】無名的易書 ~ Grasp the Destiny.

作者:三八七│東方鈴奈庵 ~ Forbidden Scrollery.│2018-02-13 17:39:16│巴幣:14│人氣:166
前言:
本文是以在東方鈴奈庵中登場的易者為主角所創作的作品
雖然易者是很快就退場的篇章角色,但在原作中的描寫,也能讓人感受的到他的思想與意志
所以我試著以本文來補完他的經歷與心境

寫在文章前的注意事項:
1,
本文是東方Project的二次創作作品
可能會有與東方一設差異的部分,對此希望各位能夠多多包涵
2,
雖然『易者』可能要翻譯成『占卜師』會比較符合我們習慣的用詞
不過為了便於角色辨識,我會在文中保留易者這個寫法



無名的易書 ~ Grasp the Destiny.

01

  現在回想起來,一切都是從那一天開始的。
  那一天,我的弟弟出生了。
  為了替弟弟決定名字,父親帶著剛出生的弟弟去拜訪了住在長屋的占術老師。
  當時還很年幼的我,也跟著父親同行。
  在前往長屋的路上,父親告訴了我,在我出生時,他們也一樣帶我來找占術老師占卜。
  我的名字、還有養育的方針,都是根據老師的占卜結果來決定的。
  雖然父親只是很平淡的說出了口,但這些話卻對我造成了不小的衝擊。
  ……原來我的人生,是由那名占術老師的幾句話所決定的嗎?
  在我們見到了占術老師,他開始替弟弟占卜的過程中,我也一直在思考這件事。
  我們的命運,就是這樣簡單的被占術所決定的東西嗎?
  可笑、滑稽,但是卻又讓人生畏。
  就是在那個時候,我決定了。
  我要成為一名易者。
  我要成為,掌控他人的命運的那一方。

02

  在我長大到能夠自己做決定的年齡時,我告訴了父母我想成為易者的事。
  理所當然的,父母都不認同我的想法,他們希望我能夠繼承家業。
  在經過幾次話語的往來後,我便放棄去說服父母,我已經看透了他們的固執,再說下去也沒有任何意義。
  我決定離家出走。
  我不會再讓其他人來左右我的命運,我的人生由我自己決定。
  所以我在那天晚上,便收拾好行李,離開了我所生長的家。
  但在我踏出家門的那一瞬間,有人叫住了我──是弟弟。
  「哥哥,你要離開了嗎?」
  「……是啊。」
  我轉過身看向他,當時還只是嬰兒的弟弟,現在已經長的和我差不多高,也能幫忙家裡的工作了。
  「你打算向爸媽告狀嗎?」
  「不!我才不會那麼做!」
  弟弟忽然地大喊了出來,這讓我急忙上前制止了他。
  「小聲點,你想吵醒他們嗎?」
  「對、對不起。」
  「……看起來沒事的樣子。」
  我小心翼翼地看了看家裡的狀況,父母似乎並沒有因為弟弟的聲音而被吵醒。
  所以我也重新的向弟弟詢問道:
  「如果你不打算告訴爸媽,那麼你是來做甚麼的?」
  「當然是來和哥哥道別的啊。」
  「你不打算阻止我嗎?」
  「當然啊,我覺得哥哥能找到自己想做的事情是件很好的事。」
  弟弟搖了搖頭,面露微笑的向我說道:
  「哪像我,除了幫家裡的忙之外,都不知道還能做甚麼。」
  「……」
  「哥哥,家業我會代替你繼承的,所以你就放心地去實現自己的夢想吧!」
  「……」
  一時之間,我找不到回應的話語。
  本來打算拋下一切離家的我,雖然只有一點點,但的確產生了對家族的眷戀。
  啊啊……就算是這樣的我,也有關心著我的人啊。
  把繼承家業的負擔丟給弟弟真的好嗎?我忽然開始擔心了起來。
  但是,我已經做好了決定,早在弟弟出生的那天就已經決定了。
  我要成為易者,掌控自己的命運。
  所以──
  「謝謝,保重了。」
  ──留下這句話,我便轉身離開了家,從此不再回來。

03

  離開家之後,我在街上找了個不起眼的角落過夜,然後等天一亮,我便去拜訪長屋的占術老師,請他收我為徒。
  只是雖然用說的很簡單,實際辦起來可真不是件易事。
  他知道我是離家出走的,也不想惹上多餘的麻煩。
  而在我的苦苦哀求之下,老師他出給了我一些占術相關的難題,要求我解開這些難題,才願意收我為徒。
  當然,我知道他是想刁難我,讓我知難而退。
  但我也是懷抱了覺悟而來的,無論是怎樣的難題,我都會正面去迎戰!
  無論如何,我都想成為易者。
  在那之後的日子,是稱之為苦難也不為過的艱苦。
  我靠打零工賺取生活費,並用省吃儉用累積起的少少的金錢,到鈴奈庵借取占術相關的書籍,透過自學來試著化解老師開出的難題。
  一開始因為我無處可住,平時只好在街上找地方過夜。
  不過大概過了一個月之後,老師也看不下去我這個樣子,而允許我在解開難題的期間,可以先住在長屋裡,在長屋過夜。
  但比起過夜,住進長屋對我而言還有更重要的意義,也就是有機會能夠觸及長屋內的文獻資料,也能向其他門生請教占術的事。
  多虧如此,我很順利的就掌握了占術的基礎,本來看上去根本像是異國文字的難題內容,也漸漸能夠理解了。
  終於,在花費了數個月的時間之後,我成功的解開了老師所出的全部難題!
  事已至此,老師他也放棄繼續刁難我,正式將我收為了他的徒弟。
  就這樣,我踏上了成為易者的第一步。

04

  該說是我有才能嗎?還是在解開難題的過程中所打下的基礎派上了用場呢?
  成為老師的徒弟、得到了正式的指導之後,我對占術的理解與掌握,有了飛躍性的成長。
  僅僅兩年的時間,我的占術能力便超越了長屋內的其他所有門生,達到了職業的水準。
  接著只要得到老師的認可,我便可以離開長屋自立門戶了。
  不過老師擔心我接觸占術的時間還太短,希望我能夠多累積點經驗再出師。
  只是雖然老師他是這麼說,但在門生之間也有謠言,說老師其實是擔心我空有能力而缺乏職業素養,所以想再觀察並指導我一段時間。
  嘛,無論是哪邊都無所謂。
  現在老師已經允許我代替他幫來長屋的客人占卜了,我和職業易者的差別,就只有老師的一個點頭而已。
  而比起老師的點頭,我有其他更加關心的事──那就是繼續精進自己的占術能力!
  雖然我已經成為了長屋內最優秀的門生,但我並不滿足於此。
  我還想要更深入的探索占術的世界!
  占卜的奧妙!命運的定理!我還想要更多更多的探索下去!
  這是個充滿了魅力的領域,我感覺自己正站在人類這一定義的邊緣上,用凡人所無法領會的角度,注視著一切命與運的流動。
  在這過程中,我甚至產生了自己可以控制命運的錯覺!
  ……沒錯,錯覺。
  一開始一切都是很開心的,我對占術充滿了熱情,全心全意的投入在研究上,每次有所進展我都會感到欣喜萬分。
  但是漸漸的,我看到了極限。
  人類的極限。
  透過占術,我接觸到了世界的裏側,看到了這個世界運轉的機制。
  然後,我絕望的感受到了自己的渺小。
  在我的占術大成的時候,我曾覺得自己比其他人更優秀。
  我和那些無法掌控自己命運的凡人不同,我看透了命運,我可以掌握自己的人生……我曾經這樣想過。
  但是隨著我的占術研究有所進展,我反而開始認識到,在命運與世界的機理面前,人類是多麼的卑微。
  在比自己更龐大的存在的支配之下,人類是多麼的無能為力。
  在這個妖怪所管理的幻想鄉中,我們人類只能做妖怪們所允許的事。
  不管怎樣學習、怎樣努力,到頭來我們都無法跳脫這個妖怪們所製造的柵欄。
  掌控自己的命運甚麼的……從我們誕生在這個幻想鄉的瞬間開始,就只是一個笑話。
  我奉獻給占術的這些努力與光陰,真的有任何價值可言嗎?
  我們的生命,真的有意義嗎?

05

  在那之後,我開始進行了長時間的閉關。
  我一步也不踏出長屋,除了用餐與睡眠之外,其他的時間全都投入在占術的研究上。
  我想找到突破口,我想在這樣的生命中找到意義。
  雖然長屋中的其他門生似乎都在說我的閒話,但我沒有多餘的力氣能浪費在他們身上。
  反正不管是我還是他們,大家都只是無法反抗命運的人類罷了。

  一天,老師到了我的房間來找我。
  「研究還順利嗎?」
  「……還過得去。」
  我沒有回頭,僅僅是繼續翻閱自己的筆記,進行研究。
  而在我的身後,老師他似乎走近了我,從比剛才更靠近的位置,以無奈的聲音說道:
  「鹽屋老闆委託了我一份大工作,我可能到明天為止都不會回來,這段期間如果有客人來訪的話,你就代替我去幫他占卜吧。」
  「……我沒有時間,請您去找其他門生吧。」
  「不要考慮的這麼狹隘,想要理解世界的機理的話,多去和其他人接觸並不是壞事。」
  「!老師,您也看到了嗎?」
  因為聽到了讓人在意的詞語,使我忍不住轉過身,望向了站在身後的老師。
  『世界的機理』……我應該沒有和老師說過這些事的。
  難道說,老師他早就看出我在煩惱甚麼了嗎?
  甚至……老師他,難道經歷過和我一樣的煩惱嗎?
  「當然了,所謂的占卜,就是窺探世界的裏側,違反了人之道的行為。」
  老師將雙手環抱於胸前,以平靜的雙眼注視著我,輕語道:
  「研究占術到了一定程度的人,都將在這個世界的機理面前,陷入矛盾與糾結吧。當然,我很意外你這麼快就踏入了這個境界,不過你現在的煩惱,對於獨當一面的易者而言,也是條必經之路。」
  「……老師,您是如何跨越這一關的呢?」
  「理解它,然後接受它。」
  「……」
  「但是,我相信在探究世界的裏側時,不同的人也會得到不同的答案,所以你就儘管煩惱然後思考吧,我期待你能夠得到和我不同的答案。」
  「……謝謝您,老師。」
  這或許是我第一次,發自內心的對老師感到敬佩。
  因為入門時的刁難,我一直都考慮著想要讓老師對我刮目相看,我想要讓他為我的實力感到愕然,然後終有一天,我要超越老師成為幻想鄉最優秀的易者。
  不過聽了老師剛才的話,我才注意到,老師他也是用他的方法在關心我、期待著我的成長的。
  理解了老師的用心良苦後,我的目標並沒有改變。
  我還是想超越老師,成為幻想鄉最優秀的易者。
  但是我的理由改變了。
  現在我不再是為了讓老師難堪而想超越他,而是為了成為一個能讓老師自豪的弟子,想讓他看到我青出於藍的那一天。

06

  老師出發前往鹽屋工作之後,我便代替他幫來到長屋的客人占卜。
  只是看著那些懷抱著煩惱,想透過占卜得到安心的客人,我又不經思考了起來。
  如果人類到頭來還是無法改變命運的話,占術究竟能夠為人們帶來甚麼呢?
  明明甚麼都不會改變的,透過占卜窺視命運,又真的能夠讓人幸福嗎?
  當然,我並沒有讓客人們失望。
  易者是控制感情的職業,只要能讓客人們開心的離開,我就是漂亮的完成了工作。
  我也沒有說謊,只是選擇性的只透漏客人們想要的答案給他們而已,只要能讓客人們滿足的離開就好了,這就是易者的工作。
  雖然我也有些懷疑,這樣的工作真的有利於我理解世界的機理嗎?不過現在我是背負著老師的招牌在工作的,不管實際上怎麼想,都還是得保持著職業精神才行。
  「呦!我來算命啦!」
  忽然的,一道充滿精神的聲音,闖入了長屋。
  我望向門口,便看到一個戴著大大的黑帽的少女走了進來。
  我知道她是誰。
  霧雨魔理沙,道具屋霧雨店的千金,但是因為某種原因,而離家一個人跑到魔法森林生活,是在村裡小有名氣的奇人。
  「怎麼了?老師不在啊?因為最近我的霧雨魔法店都沒生意,想找他幫我看一下工作運的說。」
  魔理沙扶著帽子,不客氣的環顧著周遭。
  雖然我以前並沒有碰見過她,不過她似乎不是第一次來訪的樣子。
  總之,我就保持著職業的態度,向她搭話道:
  「老師他為了工作出門了,現在由我替他代班,如果您不介意的話,就讓我來為您算一掛吧。」
  「你是?」
  「我是這裡的門生,但請不要因為我是門生就小瞧我的占卜能力喔,雖然這話由我自己來說有些不好意思,不過我想老師願意將工作託付給我,就是對我能力最好的證明。」
  「嗯~……也好。」
  魔理沙沉吟了一會之後,便決定接受我的方案。
  她走到了我的面前,在占卜用的小桌對面坐了下來。
  而我也拿起占卜用的竹籤以及其他工具,做了些準備工作後,便向她確認道:
  「要算的是工作運對吧?」
  「是啊,如果能夠幫忙改運一下就更好了。」
  「好,讓我看看……」
  於是,我開始展現自己的占術,窺視眼前這名少女的命運。
  但就在這個瞬間,我的背脊打起了冷顫。
  「……」
  「怎、怎麼了嗎?」
  少女發出了疑問,恐怕我此時露出了很不尋常的表情吧。
  這可不行,不能在必要以上的讓客人感到不安。
  「沒事,不您最近的工作運,果然有些……曲折呢。」
  「怎麼感覺你好像特地選了個比較輕的形容詞?別嚇我啊。」
  「哈哈,怎麼會呢,現在讓我們來好好看一下您的運勢吧。」
  我試著以微笑塘塞過去,並在占卜工作運的同時,偷偷的占卜了一下魔理沙其他部分的運勢。
  雖然這是對客人非常失禮的行為,但我還是忍不住想看一下,想看這名少女身上那份沉重的宿命。
  她的身上背負了龐大的業障。
  龐大到讓我為她可以四肢健全的走動感到意外。
  她身上的業障為什麼還沒有爆發?命運想要將這個少女帶往甚麼方向?
  ……
  「……說起來,您在研究魔法對吧?」
  「?是啊,所以我的店才叫做霧雨『魔法』店啊。」
  「您知道魔法和運有關係嗎?」
  「說起來老師好像也這麼說過呢,魔法的成功率是受到運勢很大程度的影響的,而反過來說,魔法也會影響到運勢。」
  「這樣啊……真可惜我不懂魔法,否則就能從魔法的角度替您提出建議了。」
  ……等等?魔法的角度?
  是啊!我怎麼沒有想到呢。
  能夠左右運勢的,並不只有占術啊。
  如果單靠占術無法掌控命運的話,只要再加入其他外力,就能夠突破現況了吧!
  終於……找到了下一步的方向了。
  真的就和老師說的一樣呢,多和其他人接觸,並不是壞事啊。
  這樣想著,我忍不住笑了起來。
  「你的占術很特別呢。」
  「嗯?您指甚麼?」
  忽然,魔理沙和我搭話,將我從思考中拉了回來。
  「我也給老師占卜過,不過你占卜的方法,和老師相當的不同呢。」
  「這個啊,因為我進行過不少自學和研究,所以占術的方向和老師相比會有些差異吧。因為我的目標是想要超越老師,所以不能滿足於單純學習現有的技術呢。」
  「這樣啊,我也透過自學研究了不少原創的魔法呢,用這些原創魔法打倒那些強大的妖怪們,可是我的驕傲喔。」
  「幻想鄉裡有很多強大的妖怪,要以人類之軀去和他們戰鬥肯定不容易吧?無論是從基礎能力還是從壽命來說都很不利呢。」
  「嘛……確實是吃過不少苦頭啦。」
  魔理沙搔了搔後腦,露出了靦腆的苦笑。
  而看著這樣的她,我奇妙的對她產生了些許的親近感。
  說起來,雖然不了解詳情,但她也是和父母切斷了關係,一個人離家出來生活的人呢。
  就和我一樣啊。
  這樣一想,我不禁開始期望著這名少女的成功。
  但我也想到了,背負在她身上的那龐大的業障。
  恐怕她未來的道路,無法走的太平穩吧。
  雖然現在的我,並沒有足以為她消除這些業障的能力。
  但有朝一日,等我的占術達到更為崇高的境界之後……
  「就讓我來化解妳的苦難吧。」
  「唉?苦難?我的工作運有那麼不堪嗎?」
  「啊!不、不是,我用錯詞了。我是要說,現在開始幫您改運,請仔細聽我接下來說的話。」
  糟糕!一個不小心就說出口了。
  還好用改運的事混過去了,不過沒想到我會這麼的不冷靜,還需要再修行啊……
  於是,在我教給她改善工作運的方法之後,這次的占卜也告了一段落。
  「多謝啦,你的占術和老師的別有一番風味,感覺相當的新鮮呢。」
  「有機會的話,再讓我來替您占卜吧。」
  「喔喔。」
  魔理沙向我招手示意之後,便轉身離開了長屋。
  而我注視著魔理沙的身影,直到她完全離開我的視線之後,便將後背靠在椅子上,陷入了思考。
  多虧了她,我終於知道自己該做甚麼了。

07

  第一個難關,是入手學習材料。
  要在人類村莊入手魔法相關的文獻並不容易,雖然在鈴奈庵找到了幾本魔法相關的書籍,不過作為學習資料來說還是太零散了。其中有些深奧的魔法書對我來說更是根本無法理解,這讓我回想起了剛開始學習占術時的心情。
  雖然說去找魔理沙請教也是個方法,不過總覺得很難對她說出我想學習魔法的事,她很常出沒於村莊也是一個原因吧。
  而且我也不是想找誰拜師,只是希望能有足夠讓我自學的資料而已。
  如果要說哪邊有最多魔法相關的研究資料的話,那一定是紅魔館的大圖書館了。
  雖然要和妖怪打交道,怎麼說都有些讓人害怕,不過我還是姑且透過門衛表示了一下想要借書的事情。
  意外的,他們很爽快的就答應讓我進去。
  但他們並沒有直接讓我進圖書館,而是把我帶到了館主的面前。
  「區區人類還想要控制命運,真是狂妄啊。」
  紅魔館的主人──蕾米莉亞.斯卡蕾特,以一隻手撐著臉頰、翹著腳,狂妄的注視著我。
  雖然她外表上看起來只是個年幼的女童,但卻還是散發出了令人感到惡寒的氣場,這讓我直接的理解到了──她不是人類,而是名為吸血鬼的吃人怪物。
  如果出了甚麼差錯的話,我或許就會在這邊死去吧。
  死,很可怕。
  但是……我也是做好了覺悟才過來的。
  所以我握緊雙拳,努力的從喉嚨中擠出聲音,說道:
  「是的,所以……請借我用一下圖書館,我現在非常需要研究資料。」
  「哼!借你也可以,不過相對的,你可要讓我感到些樂趣啊。」
  「樂趣是指?」
  「還用說嗎?幫我占卜啊,你也就只會做這麼點事了吧。我倒想看看,區區人類究竟能算出點甚麼東西來。」
  「……好,我知道了。」
  我用顫抖的手,從口袋中取出占卜用的道具。
  「……」
  看著手中的竹籤,我的呼吸因為緊張而急促了起來。
  如果我算出了讓吸血鬼不滿的結果的話,她會殺死我嗎?
  不……冷靜一點,易者是操控感情的職業,無論算出甚麼,讓對方滿意就是我的工作。
  只是……我的占術對妖怪也有用嗎?
  「別發呆,算啊。」
  蕾米莉亞向著緊張的我發出了催促。
  所以我吞了口口水,試著向她問道:
  「請、請問,要算甚麼?」
  「甚麼都可以,你隨便算吧。」
  「……」
  那是輕視。
  蕾米莉亞此時的態度,是根本就不打算把我的占卜結果當一回事的意思。
  恐怕,她只是想看我表演所謂的『占卜』,然後再高高在上的把我的占卜當成人類的猴戲來嘲笑吧。
  對於妖怪來說,人類就只是這種程度的存在罷了。
  「……那麼,我開始了」
  當然的,蕾米莉亞並沒有替我準備桌椅,我也不敢提出更多的要求,所以只能站著來進行占卜。
  沒有地方可以擱置道具的占卜自然是非常困難的,而且我的手也因為緊張而持續的顫抖,終於……
  啪嚓!
  因為我沒有拿穩,我手中的竹籤也就此滑落,摔到了地上。
  「不、不好意思……」
  我急忙的彎下腰,想要撿起竹籤。
  但是……
  「哈哈哈哈哈!夠了,足夠了。」
  在我起身之前,蕾米莉亞便發出大笑,制止了我。
  「你的恐懼讓我十分滿意,你也不用和我說占卜結果了,就讓你去圖書館吧,和帕琪說一聲的話,一般的書應該都能讓你看的。」
  「……」
  果然……她根本不在乎我的占卜。
  職業尊嚴被嘲笑的屈辱,讓我不禁咬緊了牙關。
  但是我知道,這也是沒辦法的事。
  在這個幻想鄉,人類和妖怪的地位差距,就是這樣的無法顛覆。
  在我把道具收回口袋,扶著地面站起身時,一名妖精女僕來到了我身旁,似乎是想替我引路的意思。
  我也不打算在這久留,接著就跟著女僕離開吧。
  不過……
  「在離開之前,能讓我說一句話嗎?」
  「?」
  「這個世界上沒有不散的宴席,為了終將到來的別離,請重視妳身旁的人們……這就是我的占卜結果。」
  「……」
  聽了我的話,剛剛還掛著笑容的蕾米莉亞的臉,忽然就沉了下來。
  這是我小小的反擊。
  當然我也沒有說謊,這真的是我剛才所算出來的成果,所以堅持將這個結果說出來,也可以說是我的職業精神。
  只是說完之後,我又開始害怕蕾米莉亞會翻臉,所以便趕緊跟著妖精女僕離開了。
  在我走遠之前,我聽到了站在蕾米莉亞身旁的銀髮女僕,竊笑著向她問道:
  「嘻嘻!怎麼樣?大小姐,玩的還開心嗎?」
  「哼!咲夜妳倒是看起來很開心的樣子呢。」
  「還行吧,如果您能表現的再更悔恨一點的話就更好了。」
  「妳倒是給我否定啊!」
  雖然不知道她們主僕倆是怎樣的關係,不過看來我是逃過一劫的樣子。

08

  紅魔館的圖書館藏書量真的十分驚人,從外觀根本無法想像有那麼多書收在這個建築物裡面。
  恐怕光是要確認所有書的書名,都得花上一個禮拜的時間吧。
  雖然我是希望身為圖書館主人的魔法使能幫我指點一下……
  「既然是和蕾米說好了,那讓你看一下也是可以,不過要是敢亂碰或是偷書,別想我會讓你活著出去。」
  但她的態度比吸血鬼還要更刻薄,讓我很難跟她搭話。
  總之在圖書館主人不耐煩地把我轟出之前,我還是盡可能的找到了適合我的參考書籍。
  在詢問之下,也得到了借五本書出去的許可,不過必須在一個月之內還回來。
  我可不想再來這種地方第二次了,所以這次借的五本書,就是我學習魔法的最後機會。
  我仔細的進行了考慮,我現在需要的是打下基礎,之後的事情能夠靠自學來研究。
  所以我精選了最好懂也最符合我需求的五本書之後,便離開了紅魔館。
  在將書還回去之前的這一個月中,我將所有的時間都投注在把書中的知識與技術吸納為己用的這件事上。
  我連續熬了好幾夜都沒有睡,記下的筆記也已經超過了一本書的量。
  終於,在將書交給門衛還回紅魔館的時候,我已經掌握了魔法的基礎。
  接著就是看我自己的研究了。
  根據這一個月的學習成果,我認為將占術和魔法結合是可行的。
  當然,要將兩個領域的技術結合,這並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但如果是我的話就做的到。
  拚上我全部的才能、押上我全部的熱情,我會讓我的占術踏上前所未有的崇高境界!

09

  轉眼間,又過了數個月的時間。
  這段期間,我不斷的改進自己的占術,盡可能的讓魔法結合進來,填補占術的不足之處。
  雖然成果還不明顯,但我的確有了自己正在昇華的實感。
  不會錯的,我正在踏入前人未至的境界啊!
  ……不過,事情始終不會發展的那麼順利。
  我將魔法融合進占術中的事,究竟瞞不過其他的門生,最後也傳到了老師的耳裡了。
  所以在那一天,老師他把我叫到了他的房間。
  「讓我看一下你的占術。」
  這是我進門之後,老師對我說的第一句話。
  雖然語調很平淡,但我能夠從中感受到老師的憤怒。
  事已至此,我也不打算再隱瞞了,直接在老師面前演示了我新完成的占術。
  或許,只要讓老師看了我的占術,他就會明白了。
  明白我是正確的。
  但是老師瞪大眼看著我施展占術的過程,面色卻是越來越凝重,最後更是伸出了手,彷彿很痛苦般的按著自己的太陽穴。
  在我的占術演示完畢之後,老師他仍然不發一語的,注視著留在桌上的占卜工具。
  我也不敢多說甚麼,僅僅只是站在原位,等待老師他的下一句話。
  終於,大概過了整整三分鐘後,老師他嘆了一口氣,說道:
  「……我曾認為你是我最引以為豪的弟子。」
  「我是啊!」
  「我可不記得我有把你培養成這種旁門左道!」
  怒吼著,老師大力的拍了一下桌子,讓桌上占卜用的竹籤四散開來。
  「旁門左道?說甚麼呢,老師。」
  但我也沒有退讓的意思,因為我是正確的。
  我的占術,是正確的!
  「我是在追求占術的全新境界,我是在開發能夠改變人類命運的嶄新占術啊!」
  「這種東西,還能夠叫做占術嗎!?你已經踏上了魔之道,你是在用魔法玷汙我的流派!」
  「為什麼要拒絕魔法?占卜是偏離了人之道的行為,老師你不是這麼說過嗎?既然如此,為了更進一步的深入占術的奧妙,借取魔道的知識來補足,又有甚麼錯呢?」
  「凡事都有一個度,雖然占卜本身就偏離了人之道,但你開發的這個……這個東西,這還是人類應該使用的技術嗎?」
  「如果說,人類就注定只能夠使用落後的技術的話,那我寧願捨棄人類的身分,踏入更高的境界!」
  「你──!」
  老師激動的站起了身,伸手指著我的鼻子。
  但經過短暫的糾結之後,他便重新坐了下來,單手掩著臉,嘆道:
  「……我的擔心果然沒錯,你沒有足以成為易者的心理素質。」
  「我以為如果是老師您的話,應該是能夠理解我的。」
  「夠了!我沒有你這種涉足魔道的弟子,今天你就給我滾出長屋,不准再出現在這,也不准對外報上我們流派的名號。」
  「……我明白了,多謝老師這段時間的教誨。」
  看來,已經無法挽回了吧。
  我向老師深深鞠了一個躬之後,便收起自己的占卜道具,轉身離開。
  不過在走出房間之前,我轉過頭,再看了老師最後一眼。
  此時,老師他似乎很悲痛的樣子,用手撐著自己的臉,低著頭不發一語。
  我並不想讓老師傷心,我非常的尊敬他。
  但如果我們的理念分歧的話,也沒有其他的辦法了吧。
  我的占術是正確的。
  但如果連老師都不理解我的話,或許我是無法奢求得到任何人的認可了吧。
  不過就算沒有任何人認同我,我也會繼續下去的。
  為了掌握自己的命運,我要靠著這獨門的占術,踏入前無古人的境界!

10

  被逐出長屋,同時也代表我失去了住所。
  當然,我是半點回老家生活的念頭都沒有。
  還好在長屋的期間,我也透過工作賺到了不算多的積蓄,靠著這點錢,我在村莊的角落買了間房子。
  雖然只是非常破舊的小屋,不過也湊合著能夠生活了。
  為了維持生計,我開始自立門戶,以無流派的身分進行易者的工作。
  雖然因為被逐出師門、沒有出師,加上我使用魔法的消息也已經傳了開來,所以在工作上有些辛苦。
  不過透過壓低占卜的價格,總歸還是吸引了少量的客人上門。

11

  我的占術研究還在繼續。
  我已經決定了,即便沒有任何人認可,我也要完成屬於我的究級占術,掌握自己的命運!
  不過……漸漸的,我開始感到了困難。
  不是研究上的瓶頸,而是更加現實的困難。
  也就是錢。
  為了賺取生活費,我必須盡可能的去爭取工作,有時還必須去打零工,才能夠賺到足以讓自己多活一天的金錢。
  這使我能夠用來進行研究的時間減少了許多。
  而且因為不得不節儉的來生活,三餐很難吃飽,這使我最近的健康狀況與精神狀況也不太理想。
  這樣下去,在我的研究完成之前,我就會先倒下了吧。
  我深刻的感受到,過去擁有長屋的資源能夠確保我的生活,是多麼珍貴的一件事。
  我已經將手邊能夠變賣掉的東西,都賣得差不多了。
  但就算這樣,金錢上還是很緊張。
  我感覺……自己差不多也要到極限了。
  這樣下去,哪天一個人死在家裡都不意外吧。

12

  這裡是博麗神社,位於幻想鄉東部的妖怪神社。
  今天,這裡正在舉辦祭典。
  雖然因為郊外不太安全、神社附近的妖怪也很多,所以我幾乎沒怎麼來過。
  不過,該怎麼說呢……
  最近,總有種自己隨時都可能會倒下的預感。
  所以至少在死去之前,想要多接觸一些人、想看到熱鬧的景色──就是這樣微妙的感情,促使我來參加這次的祭典。
  只是,或許該說是正如傳聞一樣呢。
  放眼望去,來參加祭典的客人,大概有一半以上都是妖怪。
  妖怪神社這個外號,果然不是空穴來風。
  「嘿!靈夢!」
  忽然,一個依稀聽過的聲音,吸引了我的注意力。
  我轉頭向聲音發出的方向看去,也找到了聲音主人的身影。
  霧雨魔理沙,過去曾在長屋讓我占卜過的少女。
  我急忙的找了一棵樹躲了起來,不知道為甚麼,我很不想讓她看到我現在落魄的樣子。雖然仔細想想,她可能也根本不記得我這個人吧。
  從樹的後方,我悄悄的查看魔理沙的動向。
  她走向了神社的大殿,和站在大殿前方的紅白的巫女攀談了起來。
  那個巫女就是博麗的巫女──博麗靈夢,負責退治妖怪、解決異變的巫女。
  不過在接下來,我又看到另一個曾經見過的身影,走到了靈夢的身旁。
  是蕾米莉亞.斯卡蕾特,過去曾經一度引發異變禍及村莊的吸血鬼。
  巫女與吸血鬼,本應該是敵對的兩人,在祭典上似乎很愉快的進行著交流。
  在這之後,也有其他我曾聽聞過的危險妖怪,陸續的來到了靈夢身邊。
  妖怪巫女的傳聞,果然也是真的呢。
  看著巫女和妖怪們玩在一起的光景,我不禁感到了羨慕。
  真好啊……
  她們看起來是多麼的自由,彷彿不被任何事物所束縛一般,這就是──

  ──幻想鄉的妖怪側嗎!

  跟我們人類不同,能夠擁有自由意志的妖怪側,那是多麼讓人嚮往的存在啊!
  我也好想,前往那一側。
  擺脫這脆弱的肉體、擺脫這腐朽的命運,成為那樣自由的存在。

13

  或許正如老師所說,我所研究的占術,並不是人類該使用的技術。
  因為人類是有極限的。
  說不定,身為人類的我,終究是無法真正完成這個獨門占術的吧。
  那麼,只要超越人類就行了。
  我將結束自己的生命,然後作為妖怪重生。
  我在這短暫的人生中,閱讀了各種各樣的書籍,雖然大部分是占術相關的書,但我也吸收了一些占術以外的知識。
  就在那些占術以外的知識中,我找到了能夠讓我成為妖怪的方法。
  我以過去在長屋學習時所使用的易書為基礎,設計了能夠連接彼世與此世的術法。
  我將過去求學時所記錄的筆記進行了補完,使之成為了誰都能夠一學就會的占術與話術。
  這也可以說是我這一生費盡心血研習占術所得到的結晶。
  而在書上的另一部份,我則畫上了幼稚的塗鴉與玩笑話。
  如果有誰看到了這本書,並將玩笑話的部分捨去,僅把我研究的占術占為己有的話。
  那麼在那個時候,我就能夠憑藉著忌妒心返回此世!
  雖然一般來說,憑藉著忌妒心來到此世的亡者將會成為怨靈。
  但我是不同的。
  因為我是易者,易者是操控感情的職業。
  只要控制住忌妒心,我就不會成為怨靈,而是作為妖怪得到新生!
  這是結合我的占卜技術以及一切的知識所完成的復活機關。
  在我將這本書賣到了借書屋鈴奈庵之後,全部的準備工作也就完成了。
  最後,只要結束我的生命就行了。

14

  我用魔法布置好了結束生命的方法。
  這個方法,應該能夠讓人們無法掌握到我的死因,估計也會有不少人覺得我是被妖怪殺死的吧。
  沒有甚麼好猶豫的……
  我已經看到了自己身為人類的極限。
  如果說人類活著,就只是為了在將來的某一天死去的話,那麼就由我自己來結束它吧!
  結束我身為人類的生命,然後我將作為妖怪得到重生!
  不過……
  就在我結束自己生命的前一刻,我忽然想起了一件事──

  說起來,我的父母他們現在在做甚麼呢?

  好久沒有和家人聯繫了,不知道他們現在過的還好嗎?
  爸爸雖然很固執,但一直都是個認真踏實的人,就是他教給了我努力的精神。
  媽媽雖然想法保守,但是一直都很照顧我們兄弟倆人,是仁慈的母親。
  弟弟……他是在那個時候,唯一支持我離家追尋夢想的人。
  現在弟弟他應該也已經成年了吧,他是否已經正式繼承家業了呢?找到對象結婚了嗎?
  在我離開家的這段時間,他們的生活都還順利嗎?
  也許在最後,我應該去見他們一面的。

  ──思考著這樣的事,我作為人類的一生,結束了。

15

  我想成為特別的人。
  我並不想屈於命運、隨波逐流。
  我想要掌握自己的人生。
  所以我才決定離家出走,把自己的人生奉獻給占術。
  我是有才能的,而且我也付出了比其他人更多的努力。
  所以我相信,我的占術一定能夠收穫成果,讓我掌握命運的定理。
  但是,在占術研究的盡頭,我看到的卻是人類的極限。
  我以為我能夠透過占術掌握自己的命運,但是透過占術看到世界的外側之後,我感受到的,卻只有自己的渺小而已。
  我們這些生活在幻想鄉的人類,終究只能活在妖怪的管理之下。
  多麼的悽慘、多麼的悲哀。
  沒有自由、沒有尊嚴,僅僅只是活著而已。
  不管我怎麼努力、怎麼學習,到頭來也都只是在妖怪的豢養之下的卑微存在。
  這樣的話,我到底是為了甚麼才誕生在這個世界上的?
  我想掌握自己的命運。
  即便要在占術中混入魔法、即便被尊敬的老師逐出師們,我也想找到能夠改變自己的生命、得到真正的自由的方法!
  ……對了,我想起來了。
  我並不是從一開始就很尊敬老師的。

  現在回想起來,一切都是從那一天開始的。

  在弟弟出生的那一天,我第一次見到了老師。
  而在最初,我從老師身上所感受到的感覺……是恐懼。
  因為看到透過占卜決定了弟弟的名字與養育方針的老師,我覺得是他的幾句話左右了我們的人生。
  我對那樣的老師感到恐懼,所以我才想成為和老師一樣的易者。
  我想成為掌控他人命運的那一方。
  這樣一想的話,我現在所做的事情,也是一樣的吧。
  沒錯,正如我過去恐懼著老師一樣,現在我恐懼著掌控著我們人類的妖怪。
  那麼,我只要成為妖怪就好了。
  我將再一次的,成為掌控他人的那一方。

16

  經過了半年的等待,我所設計的機關終於收穫了成果。
  藉由鈴奈庵的姑娘的手,我靠著忌妒心從彼世復活了!
  我成為了妖怪,跳脫了人類的領域!
  我感覺的到,我確實超越了原有的極限,昇華為了更高一等的存在。
  接著,我將能夠掌握自己的命運!獲得自由的生命!

  ──本來,應該是這樣的。

  啊啊……啊啊啊……
  為什麼?為什麼啊啊啊啊啊啊!?
  我終究……還是無法跳脫渺小人類的宿命嗎?
  啊啊啊……
  我的做法錯了嗎?老師……
  我只是,不想要屈於命運而已啊。
  ……

17

  透過易書復活的不良易者,被博麗的巫女──博麗靈夢當場退治了。
  他用以復活的易書,也被靈夢燒毀。
  圍繞著作者不明的易書所發生的一連串騷動,就此告一段落。

  在易者被退治的隔天,霧雨魔理沙來到了他的住處。
  「雖然有聽說他被逐出師門之後,過的挺落魄的,不過沒想到到了這個程度啊。」
  扶著頭上的帽子,魔理沙望著眼前的小屋,發出感慨:
  「我的住所都比他好十倍呢。」
  這間屋子現在並沒有人居住。
  畢竟是有人離奇死亡的凶宅,至少到目前為止,還沒有人敢住進來。
  雖然本身就是素質很差的破爛小屋也是一個原因。
  魔理沙用從仲介商那借來的鑰匙打開了門,進入了屋內。
  雖然距離易者死亡,已經過了半年的時間,不過魔理沙還是能在屋內感受到死亡的氣息。
  「這是……施展魔法的痕跡,果然是利用魔法自殺的嗎。」
  魔理沙觸摸著屋子的牆壁,推想過去在這所發生的事。
  她來此的目的,是為了進行調查。
  雖然說易者已經被靈夢退治了,但是難保還有留下些甚麼後患,所以為了安全起見,有進行後續調查的必要,鑰匙也是以調查為由和仲介商借到的。
  「這是占卜工具和筆記?意外的保存的挺好的嘛。」
  魔理沙在小屋的桌上,看到了放置在上頭的物品。
  其中包括已經用的十分舊的竹籤,以及密密麻麻的寫滿了字的筆記本。
  魔理沙試著翻閱了一下筆記本,上頭記著的是關於魔法和占術的研究心得,光是看筆記的內容,就能夠感受到它的主人是多麼用心的在埋頭苦學。
  「……果然,是個很努力的人呢。」
  輕聲地發出感嘆,魔理沙闔上了易者的筆記本。
  『就讓我來化解妳的苦難吧。』
  忽然的,她想起了過去自己讓這名易者占卜時,易者對自己說過的話。
  「……」
  那句話究竟是甚麼意思呢?
  真的只是想說改運,然後用錯詞了嗎?雖然自己並沒有當場戳破,但總覺得有其他的意思在裏頭。
  (嘛~事到如今糾結也沒有意義吧。)
  放棄了去探究這件事,魔理沙在把屋內調查過一遍,確認沒甚麼問題之後,便離開了這間小屋。
  而在將門重新鎖好的同時,魔理沙她注意到了一旁的信箱。
  (雖然不覺得有誰會寄信給他,不過姑且看一下吧。)
  於是,魔理沙拿起一併從仲介商那拿到的信箱鑰匙,打開了小屋的信箱。
  「這是……」
  與魔理沙預料的不同,她在信箱內發現了一封信。
  信封上積了不少灰塵,大概已經在信箱內放置了一段時間吧。
  「……」
  魔理沙取出了這封信,並拆開信封,查看信的內容:



  哥哥,這段日子你過的還好嗎?
  一直沒能去拜訪你,真是十分抱歉,因為爸媽都還在生你的氣,一直不允許我去看你或和你聯絡。
  聽說你被長屋老師逐出師門時,我真是十分的擔心。
  不過後來又聽到你自立門戶的消息,我也不驚覺得『真不愧是哥哥啊』呢。
  雖然要查到你現在的住所,寄這封信給你,也真的是很不容易的事。
  然後,關於這次寄信給哥哥你的原因,其實是有件重要的消息想告訴你。
  實際上,我馬上就要結婚了。
  雖然還沒決定日子,不過雙方的親屬都已經同意這門親事了。
  也是因為這樣,爸媽才破例的答應讓我寄信聯絡你。
  我希望能由哥哥的占卜來決定我們結婚的日子
  就算被長屋老師逐出師門,我還是相信哥哥你的占卜。
  等我的孩子出生之後,也希望哥哥你能來幫他取名字。
  還有,請務必來參加我的婚禮。
  雖然說爸媽還在生你的氣,但比起以前態度也軟化了不少,如果能借這個機會和好就好了。
  我很期待我們兄弟倆能夠像以前那樣談笑的日子到來的那一天。



  「……」
  讀完信之後,魔理沙查看了一下信上所寫的時間。
  這封信寄出的時間,和易者自殺的時間十分相近,都是半年前。
  雖然從易者自殺到發現屍體也有些時間間隔,不過信估計就是在他自殺的一、兩天後送到的吧。
  如果說,易者再遲個兩天自殺,或是這封信再早兩天寄到的話,事情會怎麼發展呢?
  魔理沙不禁在腦中想像起了那樣的可能性。
  也許,易者會為了參加弟弟的婚禮,而推遲自殺的計畫。
  然後為了替弟弟的孩子占卜取名,他至少也得再等上一年。
  而如果在這段期間,他和父母成功和好的話,也許他的想法又會有所改變。
  或許,只要能夠看到這封信,易者他就不會……
  「哈!想這麼多也沒用吧。」
  魔理沙苦笑了一聲,將信收進信封,放回信箱裡。
  這個結局,或許就是那個男人的宿命吧。
  到頭來他還是沒能掌握自己的命運。
  這是讓人悲傷的事情嗎?還是說,僅僅只是理所當然的事呢?
  想改變命運是錯誤的嗎?這個結局,是那個男人妄圖掌控命運的報應嗎?
  還是說,他僅僅只是失敗了而已呢?
  無論如何,這就是這個男人的人生。
  (不知道現在去彼岸能不能找到他的靈魂呢,拜託小町的話應該有機會吧。)
  魔理沙重新給信箱上好了鎖,然後便轉過身,踏步離去。
  走在人類村莊的道路上,魔理沙抬頭望著天空,淡淡的想道:
  (如果能見到他的話,我想問他對自己的人生是否會感到後悔……還有,他那句話的意思我也順便問一下吧。)

全文完



後記:
說起易者,許多人想到的可能都是『頭被切開來的路人角色』,然後覺得他的人氣莫名其妙的高吧
但我不覺得易者他只是一個路人
最少最少,他的確是鈴奈庵中一個篇章的重要角色
他並不只是個忽然冒出來然後隨便的被打倒的敵人A
原作中,圍繞著易書對他的經歷與心境進行了描寫
阿求稱讚過易者開發的占術簡單易懂,從這能看出他的才能
同時她也說了易書上的筆記十分認真,從這能看出他的努力
而在占術中加入魔法,並被長屋老師逐出師門的經歷,也讓人感受到他曲折的人生
他是追求著甚麼而生?又是為了獲得甚麼而死的呢?
我認為易者是個值得讓我們如此深入去思考的角色
所以我才創作了本文,試著描繪出我所構想的易者的人生
如果能夠將易者的魅力傳達出來就好了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3887488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東方鈴奈庵 ~ Forbidden Scrollery.|東方|易者|鈴奈庵

留言共 5 篇留言

刻符
易者其實是滿重要的腳色
在人類視角(小鈴)的鈴奈庵中

顯示了大結界的「規則」
觸碰的禁忌的人只有被拔除一途

這也是劇情之中我很擔心小鈴的地方之一

02-13 21:08

三八七
易者的存在讓人思考了很多世界觀的事,是相當有意思的角色,原作中淺淺提及他對占術的熱情,也讓人感到惋惜02-13 21:56
刻符
作為普通人類的小鈴也有特別的力量
這讓她稍微偏離普通人類的地方
眼睛向著妖怪那邊

卻沒有看到規則的界線
幸好最後是好結局

我想易者應該也是這樣吧
只是結局不同

02-13 21:11

刻符
文中提到魔里莎
鈴奈庵易者被殺後一直有人擔心魔里莎

不過我倒是很放心
因為她的自稱都還是
人類的魔法使
或普通的魔法使

因為沒有規定只有魔法使才能用魔法


02-13 21:15

刻符
如果當成「技術」來看
就沒有改變自己種族的問題了

手機留言限制80字
留很多篇抱歉

02-13 21:16

三八七
主要還是原作中多次提及魔理沙想要不老不死的原因
讓人擔心她終有一天會放棄人類的身分
不過經過小鈴的事,也讓人安心了不少
紫還有許許多多的熟人們都在看照著,怎麼說都不會讓事情發展到最壞的方向的吧02-13 22:01
藍筆猴魚
非常好的故事[e19]

錯字:
魔「裡」沙扶著帽子,不客氣的環顧著周遭。
魔「裡」沙沉吟了一會之後,便決定接受我的方案。

03-29 19:07

三八七
謝謝指出,我這就來修正一下~03-29 19:21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7喜歡★a387100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小整理】《我不受歡迎,... 後一篇:ZUN:「在宗教之後,東...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J2001901005巴哈的各位
不平凡魔法師更新,歡迎大家來看看看更多我要大聲說9小時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