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1 GP

【創世吧!少女!】天降嬌❤妻

作者:菁蛙跳跳跳│Undertale│2018-02-13 11:22:40│贊助:2│人氣:157
設定集可能含劇透

Undertale哈啦板按我



  說起來,也已經過了半個世紀。我被他們丟下來已經有這麼久了。

  半透明的身軀比肉身要更輕盈,只要輕輕一跳就等於常人的幾步,實在是方便的身體。

  今天也是沒有人發現我的一天,獨自一人在花田中觀望那狹小天空的一天。

  砰!

  正當我想好好躺下的時候,從洞口掉下來了甚麼東西。

  那個掉下來的是和我年齡相若…不…大概要比我少五十歲左右的女孩。她的打扮獨特得令人感到不祥。眼睛的位置綁著布,布上畫著只有一隻的血紅大眼,頭飾、頸飾、手飾都是金色的發著光彩。身上穿著和女孩格格不入的遠東的華美服裝。

  簡直就像某種邪教儀式的獻祭品一樣。

  在我想再仔細觀察的時候,女孩抖動著的坐了起來。明明雙眼都被白布所掩蓋,卻好像仍能看見四周一樣左右環顧著。大概是沒有發現我,女孩一點反應都沒有。

  難道連自己被丟到不知明的地方這一點也無法使她恐慌嗎?

  女孩向著我的方向正座,除此之外再沒有任何動靜。

  直至到了黃昏。

  「嗚啊……妳到到底是不是人類啊…?人能坐那麼久的嗎?」看著眼前完全沒有絲毫動作的女孩,我不由得感嘆一句。

  「回答,鄙人是人類。」女孩終於都說出了話。

  「嗚啊啊啊啊啊啊-----」被嚇得發出慘叫的反而是我這個幽靈。

  然後,女孩又沒有了反應。

  這…這傢伙真的是人類嗎……?

  「妳會說話?」感覺這個問題很蠢啊啊啊啊--

  啊啊啊!你看看你看看!她都不說話了啊啊---

  「會。」

  這個如同可憐我智商一般的溫柔回答!!!!!啊啊…我過了大半個世紀的時間為什麼還會如此--

  「請問閣下是神祖大人嗎?」女孩口中輕輕道出了問題,身體卻仍然是凍結了般沒有動作。

  「神祖是蝦米?」我側著頭,對這突如其來的奇怪問題用一種奇怪的方式回應。

  「即是說閣下並非神祖大人?」女孩再一次提出了令人不悅的名詞與疑問。

  「就說那是甚麼鬼了…」我不滿的一再回答。

  但這個回答卻讓女孩站了起來。

  「我還以為妳不會動喔。」

  女孩沒有理會我,自顧自的向著洞穴的深處走去。

  「我說妳!招呼也不打一下嗎?喂!」我這樣叫喊著,昏暗的洞穴中迴盪著我的呼喊。

  女孩停了下來。

  「我沒有得到可以和神祖大人以外的人透露資訊的指示。」背對著我的她,像是沒有感情的機械,說畢,便繼續前進。

  搞…搞甚麼啊……這傢伙很叫人火大啊不是嗎!啊啊啊!算了,反正也很快就會死掉的,我才不想管這種奇怪的人。

  我隨她獨自往廢墟走去,自己則再次在花田中躺下,打算再看看天空,眼睛卻因黃昏時分的太陽而受到猛烈的攻擊。差點燒起來的眼球被我用雙手按住,身體因疼痛捲縮起來,卻因為陽光的溫暖和花朵的柔軟而陷入夢鄉。

  死人還會作夢這點,對於被囚禁在這裡的我而言大概是最大的救贖。

  再次掙開眼的時候已滿是繁星,雖然在這裡只能看見冰山一角,但那已經是十分充足的蜘蛛之絲。

  話說,今天以外的沒有青蛙呢……廢墟那邊是發生了甚麼事了嗎?

  我一跳一跳的向著廢墟的『家』中前去。

  都到了這裡,還是連一隻青蛙都沒看見……莫非那個女孩……

  腦中閃過的是Toriel的笑臉。

  不妙啊……

  我不再是跳著,而是用大了這十年來最快的速度奔向『家』。

  「Toriel!」我沖進『家』中,大喊著她的名宇,儘管我知道她聽不到的呼喚。

  那裡仍然是如此的溫暖,東西都整潔有序,一切都再正常不過,只是少了她在火爐前的身影。

  我繼而沖進地下,真正接通地下世界的大門。

  那裡是我最不想看到的場景。

  女孩站立著,而Toriel就倒在了那裡。就在下一秒,空中就滿是Toriel的溫暖。

  我來晚了。

  想都不用想的,我就直接沖上去給了那個女孩一巴掌。意想不到的是,我居然可以碰到她。

  即使被人打了,還是一點反應都沒有。

  「妳為什麼要殺了她!」我大聲吼著,怒火湧上心頭,無法控制的雙手扯住了女孩的衣領,劇烈的搖晃使她身上的飾物都在叮噹作響。

  「因為她不是神祖大人,而且打算阻礙我去尋找神祖大人。」沒有感情的字詞,一個又一個串成句子,從她口中走出,「鄙人已經對她做過警告,但她再三無視,只好出此下策。」

  「就為了那甚麼鬼大人就把她殺了!妳以為妳是誰啊!」我再用力搖晃她,卻一點效用也沒有。

  「我沒有得到可以和神祖大人以外的人透露資訊的指示。」

  「指示指示!妳是機械嗎!」

  「我是人類。」

  「妳不打算說,我就用自己的雙眼來看清楚!」管不著那麼多的我,一把就張她臉上的布給扯下來。

  白布下所隱藏的是和我同樣赤紅的眼眸。

  「妳是……」我看著她,掩藏不住驚訝,「難道說妳要找的神祖大人是Gaster……?」

  「不能直呼神祖大人的名字!妳這無禮之徒!」第一次看見她表露出了感情的原因是因為『Gaster』這個名字。

  Gaster是神祖大人嗎……還真是諷刺呢……如果他還在實驗室的話,我一定會去告訴他,現在人們是這樣叫他的,讓他好好笑上一番。

  「我是神祖大人的屬下,妳給我好好解釋妳的來歷!」我這樣隨便編的謊到底會不會有用呢……

  「妳不是說妳不知道神祖大人嗎?妳要怎樣證明妳是神祖大人的屬下?」對於我的事情是如此的不信任啊……

  「我的雙眼就是最好的證明。」『赤紅的眼眸』,在『戰爭』過後就這樣被人稱呼的我們一族。

  看似終於在深思我的話,她終於也再張開了口。

  「是我失禮了。」

  我放開她,她立即向我行了一個禮,「鄙人是Frisk,由教宗親自指名來到靈界侍奉神祖大人的『祭品』。」她的說完話後,還是沒有抬起頭來。

  『祭品』嗎……以前是趕盡殺絕,這次則是『祭品』啊…真是惡趣味。

  「為何要將妳獻祭?」

  「地上自從將神祖大人封印在靈界後,就開始了各種連年天災,各地都有所動盪,所以希望藉由對神祖大人獻上頁品來換得平安與安泰。」她仍然低著頭,沒有抬起頭來的打算。

  『封印』……說得可真動聽,明明事實是將他殺了,連屍體也往地下丟。

  「妳殺了剛才那隻羊了吧?」

  「是的,萬分抱歉。」

  「那隻羊對神祖大人而言是個很重要的存在--」

  我話未說完,她就已經跪了下來,額頭緊貼著地面,「鄙人實在是萬分抱歉,鄙人並不應該隨意殺生的,請閣下饒命!」

  她也會害怕死亡嗎…從她那毫無感情的行為之中,真是看不出來啊……

  「如果鄙人因此而無法侍奉神祖大人的話,請閣下下令將我處分。」

  「甚麼……」突然的說些甚麼奇怪的話啊這個女生……!

  「鄙人的存在意義就只有侍奉神祖大人,讓地面上的大人們安享太平,所以請大人您饒命!」她的雙手因緊握著拳而顫抖。

  她真的是真心認為自己的存在意義只有去侍奉Gaster的,上面的人連洗腦這種下流的手段也用了嗎……

  「妳所說的『大人們』指的是?」

  「教會的高層、皇室及貴族等大人。」

  「平民呢?」

  「他們的存在意義是為了侍奉大人們的,沒有勞煩神祖大人予福的必要。」

  嗚啊…上面的人還是一如以往的噁心。

  「那麼我們一族呢?」

  「集中在教會之下,為教會辦事,以侍奉神祖大人和洗淨『血紅』的污穢而努--」

  我抓住她的肩膀,把她拿起來,意外輕的體重,還有意外地重的飾物,「甚麼叫『洗淨『血紅』的污穢』!」我把她舉在空中,無神的雙眼仍然沒有動搖,「為人類帶來勝利的可是我們一族啊!」

  「所言甚是。」她看著我,對於自己一族受辱,居然還能如此平靜,上面的人到底對這個女孩…我們一族都做了些甚麼!

  「但卻只有『勝利』。」

  「吓?」

  「『赤紅的眼眸』過於強大,不但為大人們帶來了威脅,還對管治造成了阻礙。」她對自己所說的話沒有一絲懷疑,就像是小孩子背誦文章一樣,說著自己認為是對的答案,「集中管治才是最有效的方法。」

  注意到的時候,我已經把她摔在地上了,「畜生!妳知道自己在說些甚麼嗎!」

  「是的,以上是根據律法,『對赤紅法』而總結而成的。請問有甚麼不當之處嗎?」

  「『有甚麼不當之處』……」沒教了,這孩子的思考能力已經死了。

  我跪了下來,眼淚不停的湧出。我們一族已經死了,在你選擇挺身而出,拯救人類的時候就已經死了。Gaster,你有在看著嗎?你對人類的愛是多麼的可笑。

  「Clemence……」脫口而出的女性名稱是多麼的令人懷念,我多想…我多想再感受那位女性懷中的溫暖,哪怕只有一秒也--

  「那是鄙人母親的名字,請問閣下為何會知道?」

  欸?

  「那個也是我媽媽的名字……」我看向正坐著的她,我的感情再有多大的波動也好,她還是面無表情的盯著我。

  「名字相同的情況也時有發生,原來如此,是鄙人多話了。」她又向我低下了頭,只不過這次只過了兩秒,又抬起了頭。

  「請問閣下能帶領鄙人到神祖大人所在的地方嗎?」她用袖口掩一掩嘴,說著的同時閉上了眼。

  明明像是在管理動物一樣對待我們的族人,卻又擅自把你說成是神,到底是有多麼亂來啊上面的人……

  「話說回來,妳一直說要『侍奉』…具體是甚麼意思?」

  「意思是指將鄙人的身軀,乃至靈魂都獻給神祖大人,用以滿足神祖大人。」

  喔--原來上面的人都認為Gaster是蘿莉控呢。三年起步,最高死刑喔,大叔。

  「Gas--」還未說完就比一盤熾熱的視線緊盯著不放,「咳咳,我的意思是神祖大人。」這才沒有了那種視線啊……上面的洗腦做得還真是優秀啊……

  「神祖大人他很不幸的在早幾年失去了蹤影。」

  「怎會!」果然是把Gaster看得比生命重要的女孩,表情、語調居然有了變化!

  「但他並不會死。」眼前的女孩如釋重負般呼了口氣,「應該說他已經失去了死的能力。」

  「言下之意是……?」

  「妳只要知道他會一直存在就可以了。」

  「明白。」

  「雖然話是這樣說,但他卻失去了蹤影,在地下--咳,靈界也找不到。」為甚麼我一定要跟從地上的名詞來說話不可啊!

  「請問需要鄙人幫忙進行搜索嗎?」

  「不,我這幾年能找的地方都找過了。」我抱著胸,「眼下他有可能會在的地方就只有地面了。」

  「那是不可能的。」又是那背誦般的回答,「神祖大人是被教宗親手封印的,神祖大人是無法離開這裡的。」

  就說了那個大叔是被丟進來的,更何況以他的能力來說根本就是想進就進,想出就出的啊……再說妳的神祖大人可是被教宗給封印的喔!妳不會覺得去侍奉教宗還比較有用一點嗎!這是甚麼邏輯上的錯誤啊!可惡,這槽點是要有多少!!

  「那個……」我抓抓後腦,「妳們有在地面找過嗎?沒有吧?那不就是有逃了出去的可能性嘛~」

  「怎會……」啊,可惡,一副不可置信的樣子,現在的年輕人就這麼不會變通喔。

  「那麼,請與鄙人一同尋找神祖大人。」她又用額頭貼地的方式向我下跪。

  「吓?為什麼?」

  「為了能侍奉神--」

  「我是說為什麼我也要!」我指著自己。

  「因為閣下是神祖大人的屬下對吧?根據教義,那就有義務一同為神祖大人效力。請與我一同去尋找神祖大人。」

  可惡,被自己給害慘了,果然說謊會有報應!

  「那樣的話可是要穿過封印喔。」我站起來,俯視著弱不禁風的女孩,「妳的決心足夠嗎?」

  「鄙人定當盡力--」

  話音未落,我就用自己的嘴,堵上她的嘴。測試一個人的決心是否足夠,親吻是最為簡單直接的方法。

  只有我的七成左右,在我的年代是一般的水平,但是……

  「喂,妳是在一族之中最有決--」

  眼前的她滿臉通紅,雙手緊抓著自己衣服下擺,眼睛直直盯著地下。

  哎啊,可愛。

  可造之材。

  真難想像是剛才那個直接說要給Gaster獻身的女孩呢。果然還是個孩子啊~

  「所以說!」我對著她喊,把她的注意力硬拉回我身上,「妳的決心是在一族之中最強的嗎?」

  「是…是的!」哎,連說話也顫抖了,Gaster,你有福了,還不給我滾出來。

  這樣的話,我們一族的確是衰退了呢……也難怪會這麼簡單的被人類所統治。還是說,是因為失去了『感情』所以力量才會減弱呢?如果是的話,上面的人都真是一群一渣啊。

  「好了,好了~快走吧。」我揮揮手,打算開展我們的旅途。

  「閣下,那個……」

  「嗯?」她看著的是曾名為Toriel的存在。

  「她還活著。」Frisk看著我的雙眼中滿是不解,也對,都已經化為塵埃,又怎會擁有生命,「在別的世界。」

  「妳無法真正的殺死一個人,因為永遠會有另一個他存在於妳無法觸及的世界。」我又再轉過身,背對著如嬰孩般的她,「這是妳最敬愛的神祖大人所說的話。」

  當我再回頭看向她的時候,她已經再度戴上了那不祥的白布。

  現在想來,那白布簡直就是在掩藏她赤紅的雙眼般,對於地面上的人而言,使人厭惡又懼怕的血紅。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3887203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Undertale|Frisk|Toriel|Chara|同人文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1喜歡★chingching11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Undertale】【... 後一篇:Undertale_回去...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DAL333@everyone
amaov DOMBODBM MOMVOSV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21:48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