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9 GP

【誰說地下城只有人類可以打怪升級?】假面死靈的假面日常(45)

作者:索特│2018-02-12 18:33:15│贊助:18│人氣:74

  轟!的一聲巨響傳來,而隨著巨響一起飛濺過來的是無數的石製道路碎片。

  這是異獸瓦魯列卡用包覆著黑色甲殼的那隻手重擊了地面後所造成的攻擊。

  我和黛安娜面對這凌亂的攻擊則是一邊迅速的往後拉開距離一邊閃避那些道路碎片,我著重於閃避,而黛安娜則是著重於撤離速度,最終我們兩人都算是平安躲過了這波攻擊。

  黛安娜看著眼前怪物般的異獸問我說:「小托,該怎麼辦呢?雖然說他是敵人但我們的小雇主應該還能搶救,如果不小心把小雇主給一起幹掉的話可不好吧?」

  「消耗?拖延?束縛?總之有什麼可以讓他安分下了的方法都儘管用吧,已盡可能不傷害到蕾拉雅的情況下。」

  「看來汝等很有自信,而且還有那個空閒閒聊呢」瓦魯列卡看著我們說著,隨後在把拳頭從土中拔出之後一個踏步飛快地往我們這邊飛奔過來:「既然這樣就先解決掉一個──!」

  由於以速度來說是黛安娜比較快,所以瓦魯列卡在衝過來的時候距離他最接近的是我,所以──

  「诶?第一個就是我喔?」

  「就距離最近,不是是誰呢?」瓦魯列卡一邊說著一邊用那被黑色甲殼包覆住的手臂猛力揮打過來。

  我雖然立即改變身形迴避,但伴隨著拳擊而來的風壓實在過於可怕,導致我在閃避直擊後被風壓給波及到而失去平衡並往後飛了一段距離。

  不過在摔倒之間我從背後伸出了幾條魔力之手撐起自己的身體,然後一個後空翻落地使自己免於摔倒的情形。

  重新站穩腳步的我不禁對眼前異獸的力量感到膽顫心驚:「嘖嘖,那個力量‧‧‧‧‧‧完完全全是怪物的程度啊。」

  「閃避技巧不錯嘛,那麼這樣做的話還能閃掉嗎?」

  異獸瓦魯列卡說著並把那被黑色甲殼包覆住的手抬起,將手掌心的眼睛對著我:「必殺前置。」

  「诶?一上來就開大?」

  正當我這麼說的瞬間我也對上了他手掌心的那隻眼睛,就在這時忽然的我感覺自己的身體貌似被什麼東西給束縛住了完全動彈不得。

  「的敗因,是對自己過於自負和與吾本體的眼睛對視。」瓦魯列卡一邊說著一邊做出蓄力的動作:「那麼,再見了。」

  下一刻瓦魯列卡以飛快的速度直衝過來,已沒有遭受改造的手護住被黑色甲殼覆蓋的手,看上去是準備要使出全力一擊,而我則是依舊完全不能行動,就連魔力之手也不能伸出,只能眼睜睜的看著對方逐漸接近。

  但就在瓦魯列卡到達我面前,正要揮出拳頭的那一瞬間,我忽然感覺到自己被誰給踢了一腳,因為這一腳所以我在最後一刻閃掉了瓦魯列卡的全力一擊,並且就這樣往外側邊飛了一段距離後摔倒在地,而接著不知道是誰也不給我爬起來的機會就這樣抓著我往更遠的地方撤離了。

  至於瓦魯列卡看著自己全力一擊打中的東西不滿的撇了撇嘴:「哼,居然犧牲自己去救同伴?也還真是愚蠢啊。」

  瓦魯列卡拳頭貫穿的事物,是死中二魯卡斯。

  然而,就在下一個瞬間瓦魯列卡發覺了異狀,他將拳頭抽回來後死中二的身軀就這樣畫為了白霧與四周的濃郁白霧融合,看著這個現象瓦魯列卡不滿的撇了撇嘴:「哼‧‧‧‧‧‧看來被他們逃過了一劫。」

  接著四周的濃郁白霧又開始凝聚出魯卡斯的身影,一共四個魯卡斯就這樣包圍了瓦魯列卡。

  「看來那個死變態是對付不了你的。」

  「既然這樣。」

  「那就由我和你正面對決。」

  「來展現出我的強大吧。」

  四個魯卡斯依序說著,而瓦魯列卡看著這群魯卡斯露出了殘暴的笑容:「看不出來還有那麼一點能耐,既然這樣就陪吾好好玩玩吧!」

  「正合我意,不過──」

  「在開始之前我也來個自我介紹吧,這樣比較有那個氣氛。」

  「重點是氣氛啊,其餘什麼的不重要。」

  「那麼──」

  「「「「吾名魯卡斯,乃與魔劍詛咒共存的基礎死靈,吾將以幻霧之身與名為死靈武士道之劍技將汝正大光明的打倒,做好覺悟吧!」」」」



  這時被魯卡斯本體拉到遠處的我看著魯卡斯的霧影分身的動作和台詞不禁感嘆了一聲:「臥艹,好中二。」

  下一瞬間我的腦袋被重擊了。

  「你好歹也先感謝我在最後一刻把你給救走吧?」魯卡斯說著,隨後也看向了戰場那邊:「幸好昨天就起了這場濃霧,不然剛才我要救你的話可能真的得要把自己給賠上了,不過那些分身可撐不了多久。」

  「嘖嘖,不過你這招還是跟以前一樣變態,當初我可是被你這招給弄得不要不要的。」

  「不過最後還不是被你給破解了?」魯卡斯看了我一眼說著:「好了,現在不是閒聊的時候,我們到底要怎麼制伏那個怪物?剛才我也看見他揮拳的力量了,但更重要的是他把你定住那招,那招對我們兩個來說可以說都是致命的。」

  「嗯‧‧‧‧‧‧是阿,你說的沒錯。」

  我一邊說著一邊回想剛才被定住時的感覺,除了身體完全無法行動以外,體內的魔力完全不能流動,就好像全身在那一瞬間變成固體或著說身體的一切都在那一瞬間停止似的。

  「不過要制伏那傢伙可不容易唉,更何況還要注意不要對蕾拉雅造成重傷才行‧‧‧‧‧‧」

  而就在我正在思考的時候,從戰場那邊又再度傳來了有什麼重擊地面的巨響,接著魯卡斯開口說:「分身剩下兩隻‧‧‧‧‧‧媽的,那種戰鬥方法真的是魔物可以做得出來的嗎?」

  「不要小看魔物的可能性啊,或著說不管是什麼生物,本身具有的可能性都很可怕。」我一邊說著,而在這時我注意到了一個奇怪的景象,周圍有一些異獸不知道為什麼忽然往戰場那邊衝過去。

  看著這副景象我不禁感到疑惑:「那些異獸是在幹嘛?送死嗎?他們的本能不可能不會對那傢伙發出的威壓感到恐懼。

  「他們是感到了恐懼沒錯。」魯卡斯在回應:「他們的身體正在劇烈顫抖,但他們還是往戰場那邊、異獸瓦魯列卡那邊跑了過去‧‧‧‧‧‧或許是被什麼傢伙給指使過去的吧。

  「這麼說,除了我們之外也有人把目標放在那傢伙身上?」

  魯卡斯聳了聳肩回應,但接著露出了陰沉的表情:「誰知道,不過可以肯定的是,那些去送死的異獸包我們爭取到了更多的時間‧‧‧‧‧‧我的分身全部被解決了。」

  「五分鐘‧‧‧‧‧‧」我在心裡默算了下時間後說,「真是可怕的紀錄,我當初也是因為運氣好加上有想法才湊巧破解掉你這招的,沒想到他用單純的暴力,只花了五分鐘而已。」

  接著從戰場那邊傳來的是各種生物的哀號與死前的悲鳴,雖然不知道到底有多少異獸衝了過去,不過那群異獸終究只不過是去送死的。

  而就在這時瓦魯列卡的怒吼便隨著那些哀號與悲鳴從戰場中傳出:「哼,只會派這群聯思考能力都沒有的雜碎出來嗎?如果要阻止吾的話就親自出馬吧!」

  「如你所願。」

  這時戰場上出現了一個身影,那是隻野獸型魔物‧‧‧‧‧‧不,說野獸型異獸或許會比較恰當一點,在那之異獸走到戰場中心與異獸瓦魯列卡對峙後我們才看清楚的他外貌。

  那是隻有著白色毛皮、黑色斑紋的異獸,而身上有包覆甲殼的地方僅僅只有四隻、頸椎、頭骨這些地方,仿佛是照著骨骼來在體外生成甲殼似的。

  如果我沒記錯的話,那個外型的魔物原本應該是白虎來著,嘖嘖,異獸這個族群真他媽的無奇不有:「看來指使那些傻蛋異獸的源頭就是他了。」

  而在這時,我的視線移到了那附近的一些"東西"上,然後忽然靈光一現:「诶诶,死中二,我忽然有個想法,你聽好了,等一下──」



  那隻白虎異獸凝視著異獸瓦魯列卡,然後開口說:「我原本還以為你會在繼續沉默下去等到時機成熟再露出馬腳,甚至就這樣離開破滅之都也說不定,究竟是什麼讓你不得不自己主動現身呢?」

  瓦魯列卡不屑的撇了撇嘴:「哼,不過是兩隻自負、不自量力的死者罷了,反倒是,說什麼吾自己露出馬腳,自己也不是有什麼方式可以讓派出的雜碎找到我嗎?恐怕昨天晚上的時候就發現我了吧?」

  嗯?這麼說昨天那些包圍上來的那一大票異獸果然不是錯覺‧‧‧‧‧‧而也是這個傢伙用威壓的方式把那群異獸給趕跑的。

  「對你這種危險份子自然是要多研究幾種方法好確認你的位置,不過說到這裡我還是想問一下,前段日子在五帝龍身上過得如何?雖然不知道你是怎麼做的,但居然讓你的宿主憑自己的意志就這樣把自己釘在五帝龍身上‧‧‧‧‧‧這讓我不得不對你產生敬佩,看來的你能力又變得更加強大了,多虧如此我這邊即便知道你的位置也沒有任何傢伙敢去找你。」

  其實那是意外唉,雖然說我想那隻異獸怪物他自己也知道,不過聽到蕾拉雅的行動被曲解成這樣不知道為啥覺得有點好笑。

  「哼,廢話夠了吧?上次雖然沒把幹掉,但手下的那群有能力的傢伙也被吾殺的差不多了,剩下一個又能做什麼?」

  白虎異獸依舊泰若自然的回應:「即便只有我一個,我也還是得阻止你,以防你就這樣離開破滅之都去外面搞事,我們的情況已經夠糟了,你再繼續去搞事的話只會使我們的立場變得更低。」

  「那汝就想繼續被關在這個牢籠嗎?」瓦魯列卡在這時發出了怒吼:「每天醒來後能看見的只有這些沒有變化的廢墟!還有那群在廢墟中到處亂爬、連思考能力都沒有的傻逼和那被冠上階層主名號的大傻逼!要說有什麼變化的話,也就只有不時會從其他地方進來的其他種族的魔物與冒險者而已!」

  「吾他媽的已經受夠了這種被關在籠子裡的日子了!汝等也是!難道沒有想過要離開這個牢籠嗎?同為在那次浩劫之前就存在的異獸。」

  面對瓦魯列卡的這個質問,白虎異獸頓時不知道該怎麼回應:「我──」

  而就在這時一群異獸又再度襲向了瓦魯列卡,瓦魯列卡看見襲來的異獸隨手揮個幾下,那些襲來的異獸變在一瞬間被殺死了。

  瓦魯列卡看著白虎異獸:「這就是汝的回答嗎?」

  白虎異獸看著那些衝上去的異獸有點不知所措,接著說:「不、我並沒有讓他們繼續襲擊啊?但為什麼──」

  「哎呀~打擾了你們談情說愛真是抱歉,不過我們這邊也是有事情要處理的唉。」

  搭啦~負傷退場的主角總算在經過快一千字的文章後姍姍來遲了,我站在不遠處看著眼前的兩隻應該都是怪物等級的異獸說著:「雖然好像你們有什麼故事的樣子,但好抱歉我不感興趣,也不想聽下去,所以,很抱歉,異獸瓦魯列卡先生,是時候該把借的東西還來了。

  瓦魯列卡以不屑的眼神看著我:「要我還?也要你有那個本──」

  就在這個瞬間,剛才被異獸瓦魯列卡秒殺的異獸屍體的骨頭忽然飛出直接貫穿瓦魯列卡那被甲殼包覆住的手臂的眼睛,也就是本體的位置。

  「什──!?」被這突如其來的攻擊給貫穿本體的瓦魯列卡不禁訝異了一下。

  「呵呵,果然還是這種戰鬥方式最適合我,那麼接下來,更精采的好戲要準備來了喔~」

  我一邊說著一邊舉起了我的阿右‧‧‧‧‧‧不過阿右的手掌完全消失了,但是接著從那些剛才被秒殺的異獸屍體當中有一些人類的手骨飛出,最後回到了我的手上重組的骨製阿右,而在阿右組好之後我則是開始擺動手指控制我精心準備好的開幕人員。

  那群剛才被秒殺的異獸身體開始散發出黑色的魔力,隨後他們的血肉都在黑色魔力之下被侵蝕殆盡,而他們剩餘的骨頭則是隨著我阿右的手指擺動而開始飄浮起來了。

  我控制著那些骨頭開始去貫穿周圍那些在更早之前就被瓦魯列卡給秒殺的屍體,一個被汙染的骨頭貫穿了一具屍體之後,上面的黑色魔力開始蔓延出去,最終那具屍體身上的骨頭被黑色魔力給同化成我所控制的骨頭。

  在反覆的經過這樣的動作之後,不過短短十幾秒鐘的時間,瓦魯列卡已經被我所控制的骨頭給包圍了。

  瓦魯列卡看著眼前的情況,依舊還是不屑的說:「哼,只不過是控制一群雜碎的骨頭而已,有什麼看頭?」

  接著瓦魯列卡擺出了蓄力的動作:「不管你要玩什麼把戲,我全部都現在給你破壞掉!」

  然而就在這個瞬間瓦魯列卡忽然解除了蓄力的動作,轉身舉起被甲殼包覆的手格擋,即時的擋下魯卡斯的突襲。

  「嗯?失敗了嗎?不過也無所謂。」魯卡斯看著擋下自己攻擊的瓦魯列卡說著,隨後退開後又轉向我這邊說:「你還在那邊裝逼啊?這個世界上可沒有變身時無敵或是在執行某種計劃時不被阻饒的規則存在啊,我可沒辦法幫你撐多久。」

  「說什麼傻話呢?重要的是那個氣氛,這不是你說的嗎?那麼接下來──」我一邊往前慢步走去、一邊控制著一組原本是人形生物的骨頭到我身旁重組,最後重組成完全的人型之後把本體拿下給那組骨頭裝備上去並汙染,隨後一個分體誕生了。

  「騷年你渴望力量嗎?

  我詠唱魔法咒語,隨後全是骨頭的身體全身上下佈滿了暗紫色的魔紋,而我原本的那具身體則是在我詠唱完咒文後開始大幅度擺動阿右。

  頓時包圍著瓦魯列卡的骨頭群開始聚集起來形成一條骨頭大蟲,接著再從那句操控著骨頭的身體旁便讓過後直衝向瓦魯列卡,魯卡斯則是在這時化為了一團濃霧消失。

  「哼,真是一群不自量力的雜碎。」

  瓦魯列卡說著,並站穩腳步將包覆著甲殼的手擋在自己身前,看似是打算硬扛這個攻擊。

  接著骨頭大蟲就這樣刷的吞噬了瓦魯列卡,同時有很多骨頭打在硬物上面的聲音傳來,隨後在骨頭大蟲離開後,瓦魯列卡看上去並沒有在骨頭大蟲的衝擊下受到什麼傷,頂多就是甲殼出現了一些刮痕,其餘的則是一些擦傷,可見這傢伙的身體能力有多可怕。

  而就在大蟲離去,他短暫鬆懈下來的那一瞬間,我那帶著本體的骨製身軀出現在他身後,手持著一根蘊含著我部份魔力、經過一點處理的大腿骨就這樣往他那被甲殼覆蓋的肩膀的縫隙刺去。

  大腿骨就這樣刺穿了他的肩膀,而在成功之後我藉由他的身體作為踏墊一個跳躍跳上了高空,隨後骨製大蟲往我這邊飛過來把我給接住。

  再度回到骨製大蟲上面的我對下面大喊:「黛安娜!接下來看妳表現。」

  「好呦~」,黛安娜的聲音不知道從哪裡傳來,但接下來有多道鋒利的劍氣以飛快的速度從四面八方不斷的往瓦魯列卡攻擊過去,瓦魯列卡一來不知道黛安娜人在哪一來也看不清楚攻擊過來的方向所以只好繼續防守,只見瓦魯列卡以精準的動作用被甲殼包覆的手擋下了所有襲來劍氣。

  然而就在這時,瓦魯列卡那硬到可以承受他那怪物般力量,可以說是怪物程度般堅硬的甲殼再製時出現了碎裂的痕跡,從剛才開始就在觀察那個甲殼變化的我在心中露出了笑容。

  那麼,接下來該是重頭戲了。

  操控著骨頭大蟲的身體開始使再度衝向瓦魯列卡,而這回瓦魯列卡貌似也發現了我們打算做什麼,所以便迅速的迴避掉了這次的攻擊,而在他迴避掉之後我便操控骨頭大蟲往上空飛去。

  在迴避成功後,瓦魯列卡看著我這邊說:「藉由多次攻擊來破壞吾的甲殼,然後在直接最後攻擊吾的本體‧‧‧‧‧‧汝等是這樣打算的對吧?」

  「誰知道呢~」

  「哼‧‧‧‧‧‧好吧,汝等還算有那麼一點本事‧‧‧‧‧‧不過,還是太弱了。」

  瓦魯列卡說著並把手掌心上刺穿他本體眼睛的骨頭給拔掉,並把手臂伸直對象我:「汝等若是認為只是這種程度的攻擊就可以使吾的眼睛失去功用的話那就太天真了,必殺前置。」

  在下一個瞬間,我失去了對操控骨頭大蟲的控制權,不過現在我另一個身體在骨頭大蟲上面,所以只要把控制權給轉移就好了。

  「這次,吾不會再失手。」瓦魯列卡說著,並且他那被甲殼包覆住的手的甲殼顏色開始變色成紅色,仿佛就像被高溫灼燒的鐵器一般,下一刻他一個踏步直衝向了我那具身體面前,完員不在乎剛才被我刺穿的肩膀就這樣強硬揮動手臂一拳砸下去,就這樣貫穿了我那具身體。

  「魔獸怒炎。」瓦魯列卡一邊說著一邊把手給拔出來,在拔出來之後我那具身體開始自燃,並且在瞬間就被燒成了灰燼。

  在上空看著這一切的我又再度對眼前這個怪物異獸的力量感到驚訝,看來這怪物異獸不知是礙於什麼原因,恐怕都還沒有使出全力過。

  不過我們也不可能讓他使出全力的啦~

  在瓦魯列卡的必殺攻擊結束的那個瞬間,骨頭大蟲從上而下直接直行墜落下來,從上而下的攻擊對人形生物來說有點難以防禦,所以可以說是完完全全的直擊。

  而在大量頭的連續攻擊下,瓦魯列卡的甲殼上的龜裂痕越來越深且越來越多。

  最後在骨頭插滿那附近的地面的時候,攻擊才停了下來,而我也這時失去了骨頭的控制權,算是算的剛剛好?不過接下來才是重點。

  就在大量骨頭雨的攻擊結束的瞬間,黛安娜以飛快的速度正面衝向瓦魯列卡,瓦魯列卡件已經無法迴避而且也沒辦法反擊後便立刻舉起手防禦,而這也是我們要的。

  「我也來喊個吧~必殺~穿刺~

  黛安娜一劍正面突刺刺穿了瓦魯列卡的手掌掌心也就是本體所在的位置,並且因為黛安娜的高速衝刺而被往後推了很長一段距離。

  而在黛安娜這一擊之後,瓦魯列卡的甲殼因為成受不了傷害而整個碎裂了,再加上本體遭受貫穿性攻擊的直擊緣故,所以消耗了大量的體力。

  再加上從剛才為止的各種攻擊累加起來的損傷與消耗,現在他所剩下的體力應該也所剩不多了。

  「咕‧‧‧‧‧‧」瓦魯列卡第一次表現出痛苦的表情:「別小看吾了,吾是不可能敗給兩個只有等級五的雜碎‧‧‧‧‧‧更何況還是死者‧‧‧‧‧‧」

  「哎呀,這麼說就不對了呢。」黛安娜在這時拔出了自己的本體說著,而接下去的話則是由魯卡斯繼續說:「你會敗,而且還是敗給我們三個全部都使等級五死者,現在因為牙籤的技能緣故你恐怕暫時無法動作了。」

  隨後魯卡斯轉身往前走了一段距離後把手高舉指向上方:「都是最後了那再讓我裝一下逼,順便把你剛才說的話代替變態還給你,你的敗因,是因為你對於自己的力量過於自負和──」

  瓦魯列卡順著魯卡死指的方向抬頭往上看,而魯卡斯最後的話語也在這時落下:「輕視那個死變態的能耐。」

  「必殺──

  我在高空中擺出必殺飛踢姿勢以高速落下。

  你們一定很好奇我是啥時變身還有我是怎麼跑上高空的對吧!那我就詳細的告訴你們吧!

  首先我變身是在第二次骨頭大蟲攻擊時,瓦魯列卡閃避掉的那個瞬間進行的,由於雖然說現在控制權是在瓦魯列卡身上,但蕾拉雅並沒有死亡,所以也算在技能的目標上。

  在來就是我是怎麼跑上高空的,事實上很簡單,就是在由骨頭的身體奪去控制權之前原本操控骨頭大蟲的身體在攻擊落空的時候就骨頭大蟲往上飛了,而我就這樣在那具身體被摧毀之前這個樣子繼續往上飛,等到感覺那副身體被摧毀後在從骨頭大蟲上跳下來並擺好飛踢姿勢,並給予骨頭大蟲最後的指令──讓他直接往下衝撞。

  最後剩下的就交給魯卡斯和黛安娜了,原本就跟他們說好要怎麼做了,如果他們並沒有按照原定計畫把那傢伙給推到指定地點的話那我這個攻擊就會落空,然後身體炸裂。

  但現在看來他們完美的達成任務了呢,那麼這樣的話我使需要再加強力道給他最後一擊就好了──!!!

  這時我已魔力衝擊的方式對自己的靈魂造成傷害,來使最後剩下的那個強化技能發動。

  這個瞬間,原本已經因為強化而提升到一個超越了某種層次境界的我彷佛又提升了一個層次,很好!我現在感覺我真的能反殺那傢伙了!

  最後,在快要接近那傢伙的時候我放聲大喊。

  「Stella!!!!!

  這一踢,直接踢中了瓦魯列卡的本體,然後我整個人和瓦魯列卡一起就這樣飛走了,瓦魯列卡因為被我的飛踢擊中的緣故而倒地了,所以接下來一路上他在地面上開出了一條要說深並不算深,但很長的壕溝。

  而在這時我也感覺我這副身體要散了,沒辦法,畢竟全是骨頭組成的,但是──

  我們!贏了!



  這時看著帶著某怪物異獸飛走的某變態的魯卡斯和黛安娜在心裡的交流是:

  「诶诶,魯卡斯,小托他‧‧‧‧‧‧是不是喊錯招式名稱啦?而且他喊的那句‧‧‧‧‧‧好像有點糟糕啊?感覺在立flag。

  「‧‧‧‧‧‧天曉得。」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3886351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3 篇留言

Aliter
您好我是國際阿拉什保護協會的專員,聽說你這曾有人使用過流星一條?

02-12 19:02

索特
托索瑪斯:(゚Д゚;)(陶02-12 19:10
繪畫至上
我...我渴望奶子!

02-12 19:26

索特
托索瑪斯:我渴望胖次!(?02-12 22:10
星月羽翼
等級:5
本文字數:7684
累積字數:231688
基礎字數獎勵能力值:0
額外字數獎勵能力值:0
此等級已累積能力值:250
本文能力值可分配方向:沒有點數可分配

以上如果有問題可以向我反應。

02-14 05:34

索特
辛苦了//02-14 14:02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9喜歡★AS29162535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誰說地下城只有人類可以... 後一篇:【誰說地下城只有人類可以...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ilove487
❤ 克蘇魯 奇幻武俠 長篇小說 每日更新中 ❤看更多我要大聲說22小時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