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18 GP

[達人專欄] 【 孤島奇兵 】第四十章 / ISLAND SHOCK chapter 40.

作者:鬼才│2018-02-11 14:42:58│巴幣:1,085│人氣:484




    你們喝羊奶,穿羊毛衣服,宰最肥美的羊,吃羊肉,但從來不牧養羊群。虛弱的,你們不調養;生病的,你們不醫治;受傷的,你們不包紮;迷路的,你們不領回;失蹤的,你們不去尋找。你們反而用暴力虐待牠們。因為沒有牧人,羊群就分散;野獸來撕碎牠們,吞吃牠們;以致我的羊群流落在山谷峻嶺中,分散全地,沒有人照顧,也沒有人尋找。
                                                           -聖經 以西結書 34:3-6


40.
       電梯在三樓打開,整個空間出奇的安靜,只有幾盞小黃燈亮著,空氣中瀰漫淡淡的血腥味,不遠處倒了一名保全在轉角。

       海倫明娜上前查看,發現保全的腰側不斷流血,而且斷氣沒多久,不像是槍傷。

       「離家的男孩順便灑了餅乾屑。」艾德沃注意到地上的腳印痕跡帶有一絲血色,一路延伸到長廊盡頭。

       兩人隨著足跡前進,又看見兩名被撂倒的保全,但沒有明顯外傷,而且屍體被刻意移到陰暗處,顯然瓦倫泰仍然顧慮一些事情。

       腳印帶領他們到一扇被破壞的木門前,門旁有些電子設備也遭摧毀。海倫明娜輕鬆地推開,對眼前的景象感到無限驚訝:一台巨大的無線電設備位於潔白房間的正中央。

       艾德沃對這台機器有種莫名的敬畏,當初與軍情處的談話內容也浮現在腦海裡。機器本身沒有任何毀損,也沒有運作的跡象。

       「我猜瓦倫泰不是為了這東西而來?」海倫明娜環顧四週,不見任何人影。

       「不是。」艾德沃還記得這棟建築的動線,迅速下到二樓。此刻的研究所處於半關閉狀態,只有檯燈是亮的,所有的研究室漆黑陰森。

       海倫明娜瞇起眼睛,臉蛋幾乎貼在牆上,試圖透過昏暗的光線看清平面指引圖。

       「魔鐵研究室在本棟的一樓。」海倫明娜終於理解圖上的指示,並記下對應方位。

       兩人才剛繞過樓梯扶手,就看見遠處有間研究室的鐵門縫隙透著白光,在黑暗中彷彿異世界的詭異通道。

       艾德沃握緊手上的槍,要海倫明娜站遠點,接著一腳將鐵門踹開,視線迅速橫移,確定兩側無人,槍口瞄準眼前的男子。

       海倫明娜觀望了幾秒,確定暫時安全才靠上前,將整間研究室飽覽無遺。這裡與三樓的無線電室相同,空間非常寬敞,牆面和地板為乳白色,兩側有無數的儀器,一張寫滿算式的黑板靠在角落,前方是一排銀色欄杆,將半個空間的無底洞圍起來。

       瓦倫泰握著手槍放在羅札的肩膀上,兩人一同站在圍欄前,持續盯著底下的影像。

       「你的遊戲結束了,瓦倫泰。」艾德沃不敢輕舉妄動,就怕瓦倫泰還有什麼花招。

       瓦倫泰側過身子,滿臉的狂喜,「是嗎?我感覺才正開始。」

       這是海倫明娜第一次看見這個版本的瓦倫泰,臉上寫滿了震驚,儘管內心早已接受事實,一時半刻仍難以消化眼前的畫面。

       「這就是你處心積慮想得到的?提早看見注定的結局?」艾德沃的語氣充滿不屑,「你是個十足的懦夫!」

       「誰不是呢?」瓦倫泰似乎將這句話當作恭維,「曾經我們都夢想成為英雄,也確實當過英雄,但後來我們都發現,這樣是行不通的。」

       「即便你知道了未來又如何?你沒有能力改變任何事情。」艾德沃說道。

       「我不必改變什麼,我只需要在對的時間做出對的選擇。」瓦倫泰志得意滿,彷彿即將君臨天下的帝王,「柯亨和鄭緯的戰爭即將開打,我唯一的任務就是扮演觀眾,靜靜地看完整場戲,給予熱烈掌聲,然後親自關掉戲院的燈光。」

       「你的美夢永遠不會成真。」海倫明娜向前走了兩步,聲音平靜,「柯亨死了。」

       剎那間一陣死寂油然而生,時間彷彿停留在原處,空氣徹底凍結。

       「你說什麼?」瓦倫泰的臉色丕變,手上的槍握得更緊。

       「我可能親自殺死了柯亨,或一場意外讓柯亨殺死了自己。」艾德沃深深嘆了口氣,「就如你剛才所見......鄭緯即將統治島國,你我都不可能改變這點。」

       「不,歷史不是這樣演的。」瓦倫泰勉強笑了出來,「這只是其中一種結局。」

       「你還沒看懂嗎?」海倫明娜指著羅札,聲音開始激動,「如果你願意相信他的研究,那你就該相信鄭緯在好幾千個平行時空裡所做的一切。你的掙扎只是白費力氣,正規軍隊會踏平你的反對黨,秘密特務將徹底瓦解你的統治手段。」

       羅札始終沉默不語,只是靜靜看著底下的鏡像畫面。

       「我們得創造其他時空從來沒出現過的選擇。」艾德沃緩緩降下武器,聲音沉悶無力,「不論你原本有什麼計畫,你必須得放棄。」

       瓦倫泰沉默了一會,雙眼直視著艾德沃,但瞳孔卻聚焦在別處,「你的意思是,你有辦法阻止鄭緯完全統治島國,甚至統治世界?」

       「不,但肯定有什麼方法從來沒被發現。」艾德沃終於認清自己在這趟旅途中的定位,或著是意義,「我帶來了一些改變,有時候出乎意料,或糟糕異常,但無論如何,我是唯一不被命運左右的不安因素,只要我們集思廣益......

       海倫明娜不發一語,雙拳不安地緊握,將注意力放在羅札的背影,瞳孔持續地顫抖著。

       瓦倫泰靠著欄杆,槍口仍指著羅札,「艾德沃,你的腦袋裡全是不切實際的幼稚幻想,你以為一個島外者就能力挽狂瀾?能改變鄭緯的野心?只有癡愚的笨蛋才會將希望寄託在虛無,我倒是有一個踏實的建議。」

       艾德沃臉色一沉,已經知道他即將說的話。

       「你奢望的奇蹟不就站在你旁邊嗎?」瓦倫泰終於正眼看向海倫明娜,「鄭緯心中的歉意和悔恨是我們的唯一機會。」

       「你根本不曉得鄭緯真正的想法。」柯亨不久前的話語深深烙印在艾德沃的腦海裡,「你所假設的結局更為愚蠢。」

       「已經沒有其他選擇了,我想海倫明娜一定比我更清楚。」瓦倫泰流露出一貫的狡詐神情,「只要她願意與鄭緯見上一面,表明家世,肯定能扭轉註定的命運。」

       「我不會讓這件事發生的。」艾德沃的態度強硬,一股危機感逐漸加劇。

       羅札終於轉向正面,模樣滄桑,悲從中來地掃視在場所有人。

       「抱歉,我究竟聽了什麼?」瓦倫泰不屑地笑了,「你有任何決定權嗎?我倒是可以決定你的生死,況且我也無意詢問海倫明娜的意見,只是希望她放聰明點,少吃點苦。」

       艾德沃隨時準備扣下板機,腎上腺素開始飆升。

       「你儘管開槍吧,我在冥府也能欣賞這個世界陷入火海。」瓦倫泰用槍口頂住羅札的太陽穴,「而且並不孤單。」

       「夠了!」海倫明娜出聲制止,站到艾德沃的面前,「我已經想過了,雖然這件事充滿風險,但我願意賭看看。」

       「你瘋了嗎?」艾德沃拉住海倫明娜的手腕,身體僵硬緊繃,「鄭娟兒的遭遇不值得妳警惕嗎?鄭緯是個十足的瘋子,我親眼見過,他絕對會做出比他祖先更變態更瘋狂的事情,妳很有可能只是白白犧牲卻什麼也沒換到。」

       海倫明娜轉頭看向艾德沃,臉上不見一絲哀戚,反而充滿堅定無比的執著,彷彿在某一個瞬間找到了答案,瞳孔深處毫無畏懼之色。

       艾德沃的腦袋轟隆一響,突然回到當初的奢華派對,美酒和美妙音樂從天而降,在群眾的歡呼和簇擁下,海倫明娜優雅登場,光彩奪目的她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她的歌聲令他目眩神迷,島國的醜陋和陰謀煙消雲散,唯一值得紀念的一刻就此停留在她的偉大身影。艾德沃終於想通了什麼,鼻頭重重一酸,緊握的手掌百般不願地鬆開。

       「作為交換,我希望你釋放羅札。」海倫明娜走到中間,聲音平靜。

       瓦倫泰將槍口轉向海倫明娜,伸手將羅札推向前,「這老頭永遠都會壞事,但凡事總有輕重緩急,況且合作就是基於互信,才能共創美好未來,對吧?」

       羅札有些虛弱地走向前,與海倫明娜擦身而過,兩人的眼神迅速對上,接著有默契地直視前方,過沒多久,羅札的眼角已經盈滿淚水。

       艾德沃試圖保持冷靜,不讓瓦倫泰察覺出任何異狀,手上的武器隨時就緒。

       海倫明娜走到欄杆前,朝底下看了一會,再次溫習那些不可思議的鏡像畫面,成千上萬的人們在各自的世界裡歡笑或痛苦、掙扎或放棄、激昂或寂靜,一幕又一幕呈現出形形色色的樣貌,看似熟悉又完全陌生的臉龐在命運的恆河裡隨波逐流。

       「我不喜歡有人四處搗蛋,兩位抱歉了。」瓦倫泰將雙指含入嘴中,準備提氣吹哨。

       突然海倫明娜的身軀往前一翻,瞬間越過欄杆,朝著鏡像筆直墜落。

       瓦倫泰急忙轉身想拉住她,但什麼也沒抓到,眼睜睜看著海倫明娜急速地縮小,最後消失在鏡像裡。

       艾德沃終於流下兩行熱淚,咆哮地吼著瓦倫泰的名字,每個重音都痛徹心腑,板機奮力扣下,槍管持續噴發煙硝和火花,槍響迴盪在研究室裡。

       瓦倫泰的後背炸出一個又一個的血孔,地上瞬間灑滿鮮紅。他勉強抓住欄杆,努力維持身體平衡,卻連一秒鐘都撐不住,踉蹌摔倒,喉嚨裡全是難以控制的哽咽,雙眼吃力地瞪著前方,直到身子徹底癱軟。最後僅存的意識終於煙消雲散。

       艾德沃幾乎崩潰跪地,剛才的憤怒一口氣轉化成悲傷和哭聲,無法抑制地宣洩。

       「我們還有工作要做,別讓她的犧牲白費掉。」羅札將幾乎虛脫的艾德沃攙扶起來,兩人緩緩走出了研究室,在陰暗的長廊裡行走。

       「你的計劃是什麼?」艾德沃聲音沙啞,緊靠牆面遠離任何光線或聲音。

       「魔鐵只是俗名,它真正的學名是鎎金屬,一種蘊藏在島國地底下的礦物,實際存量和規模未知,但我的團隊最深挖到兩千七百多尺。」羅札推開一間房門,用手電筒四處照耀。

       無數個巨大齒輪機組嵌在牆裡,頭上全是密集的管路,還有一整面牆的按鈕和拉桿,地上積滿灰塵和水漬。

       「柯亨研究所供應整棟大樓以及周邊區域所需的電力,在某些時刻也提供電力給整個首都,我相信......」羅札按了幾個按鈕,接著手動開啟機組。

       「你這個想法沒有好到哪去。」艾德沃忍住敲暈他的衝動,在吵雜的機器中大喊,「你竟然認為這種犧牲是值得的?」

       羅札掀開地上的金屬板,要艾德沃幫忙抬起底下的銀色鐵箱。兩人費了很大一番力氣才讓它重見天日,接著羅札掀開箱蓋,裡頭是擺放整齊的海底纜線。

       「這真的不是好主意。」艾德沃無法分辨是眼前的電線有太多層次使他頭暈目眩,或這個計畫太過瘋狂,「島上有這麼多的性命,你竟然要把島國炸沉?」

       「看著我的雙眼,聽著。」羅札按住艾德沃的肩膀,眼神熾烈地燃燒著,「我在八歲那年第一次接觸到數學,同時童話故事也離開了我的人生。世界上沒有完美的結局,只有勉強能承受的失敗。我不打算搞砸整個人類文明,海倫明娜也是,你也是。」

       艾德沃無言以對,激盪的情緒還在心裡翻騰。

       「隔壁房間的書櫃下方,有一台實驗用的蓄電機,桌上有一本紅色筆記,都幫我拿來。」羅札彷彿一位長官,對部屬下達不可質疑的命令。

       這次艾德沃沒有遲疑,起身照辦。他同樣在走廊上摸黑前進,透過稀薄的檯燈光線找到羅札要的兩樣物品。蓄電機有點重量,兩側有簡易手把,他花了點時間才搬回機房。

       羅札已經將纜線接上電孔,並背了一袋工具在身上,他將纜線的另一端接上蓄電機,並將機房功率開到最大。

       「我們只有二十分鐘的時間,動作要快。」羅札冷靜說道。

       兩人抬著機器慢跑到長廊盡頭的貨運電梯。艾德沃只看見研究所本身的樓層按鈕,遲疑了一會才關上電梯門。羅札拿出板手,將整個殼面撬開,扯斷某條線路後,電梯開始往下移動。

       「這個隧道最早是用來測量地下深度,後來才當作電梯井。」羅札拿出工具,開始改造蓄電機,「好多年沒下來了。」

       莫約幾分鐘的時間,電梯來到礦坑底部,艾德沃拿著手電筒幫羅札探路。周圍堆放許多廢棄的挖礦工具,地上隨處可見水壺、餐盒和帽子,步伐偶爾揚起些許石灰。

       「你確定這個方法有用嗎?萬一失敗怎麼辦?」艾德沃將光圈落在蓄電機上,機器的周圍多了許多鐵圈和針刺,活像是人工刺蝟。

       「我以性命擔保。」羅札指向前方,光圈照出另一個小井,幾乎只能讓一個人下去,「我會留在這裡,將蓄電機慢慢地往下放,纜線長度足以探到最深處。」

       「我不認為你有深思熟慮過。」艾德沃想起了李喬登的最後面容,「你會死得非常痛苦,痛到你後悔這麼做。」

       「也許吧,但不重要。」羅札將紅本交給艾德沃,「你帶著任務抵達島國對嗎?現在你必須帶著答案離開這裡,筆記裡的發明和概念也許幫不上什麼忙,但至少你不是空手而歸。」

       艾德沃已經做好拆除蓄電機的心理準備,並嘗試最後一次的溝通,「不如這樣,我們兩個想辦法離開島國,我將你引薦給總統,你的才華肯定能阻止鄭緯的野心。」

       「孩子,你覺得我得花多少時間說服這廣大的世界?能比鄭緯的飛艇快嗎?能比黑夜裡的殺人機器快嗎?」羅札只是乾笑兩聲,起身將他推進電梯,「也許其他時空的我曾經到過外面的世界,也曾經付出過努力,可惜那個我總是無法成功。」

       艾德沃完全說不出話來,眼眶迅速增紅,身子止不住地顫抖。

       「我屬於島國,而你不屬於這裡,但我很高興你來過。」羅札握著纜線往回走,身影漸漸消失在黑暗裡,「柯亨大樓的樓頂有一台實驗噴射機,紅本第一頁就是操作順序。」

       電梯緩緩上升,老舊的滾軸嘎嘎作響,纜線不斷向下滑動,幾分鐘後艾德沃的頭頂終於有了些微光線。

       他擦了擦淚水,深深吸了一口氣,循原路走回柯亨大樓的電梯,毫不遲疑地按下最高樓層。

       電梯打開的瞬間,一震涼風突然灌入,艾德沃的眼前是一座向上的樓梯,當他一層一層爬完,寬廣的水泥平面就在他的腳下展開,頭頂是無邊無際的漆黑天空。

       樓頂中央有一座金字塔結構的尖頂建築,巨大的避雷針被黑夜吞噬。艾德沃在強風中繞著基座走,眼睛被吹得幾乎睜不開,呼嘯中隱約出現火藥爆炸的聲響。

       艾德沃走到建築邊緣往下看,首都大半地區已經陷入火海,遠方的裝甲車源源不絕往市中心集中,拒馬和沙包構成的防線讓城市壁壘分明,偶爾有建築遭砲火擊中,大塊的水泥夾雜華麗裝飾爆炸後消失於黑夜。

       待命的武裝飛艇也開始執行任務,探照燈紛紛轉向地面,朝敵方區域發射某種高速且聲音尖銳的砲彈,也對敵方飛艇展開攻勢。

       終於艾德沃在樓頂邊緣看見一架模樣奇特的飛機,沒有碩大的雙層機翼,機頭也沒有螺旋槳,機身有如子彈般地平滑,兩側的機翼又薄又尖,各掛載一具引擎,飛機在強風中不為所動。

       等他走近一些,才發現機身彩繪寫著柯亨的全名,還有他留在機翼上的鞋底印。

       艾德沃趕緊跳進駕駛艙,關上滑動式的玻璃艙蓋,耳根瞬間清靜不少。他根據紅本的操作指示,先打開三組氣閥鈕,轉開另一側的發動機控制旋鈕,機艙開始震動,各式儀表裡的指針也開始搖晃,最後將引擎點火,飛機開始緩慢前行。

       突然上方閃過一陣火光,把艾德沃嚇得抬起頭,四處張望沒發現什麼,但戰事肯定越來越激烈,他盯著紅本首頁裡的最後一行字:鬆開壓力閥,緊握搖桿。

       艾德沃在幾年前有過一次的飛行經驗,大致了解會發生什麼事情,他深深吸了一口氣,將紅色的閥鈕轉開,突然一股極為強大的衝力猛然爆發,他的雙手甚至來不及握住搖桿。

       瞬間的高壓讓艾德沃瀕臨昏迷,大腦近乎空白,心臟劇烈跳動,僅靠著模糊的視線和意志力將搖桿拉高,噴射機在即將下墜的同時迅速爬升,順利飛離大樓。

       幾秒之後,飛行速度明顯降低,艾德沃勉強奪回身體的控制權,能夠稍微調整坐姿和轉頭,也能改變飛行方向。

       艙蓋外只有無止盡的漆黑夜晚,伴隨噴射引擎的轟隆巨響,雖然什麼也看不見,但艾德沃能感覺到巨大的山脈正從腳下溜過,無數的河流匯聚又分開,城市裡的喧囂被徹底甩在腦後。

       他稍微轉動搖桿,改變飛行航道,讓島國出現在視野內。

       這是艾德沃第一次看見完整的島國,沿岸的璀璨燈光將西邊的島形照映出來,中央隔著一座明顯的巨大山脈,貫穿整座島嶼。

       突然海面冒出許多霧氣裊裊升起,比水霧或海霧更加沉重,顏色也更深。島國開始塌陷下沉,海水湧向有燈光的地方,不消片刻,西岸被吞噬大半。霧氣漸漸爬向高山和河流,濁度持續加深,最後整座島都被氣化的鎎金屬壟罩著,偶爾有藍色的電流在表層流竄。

       艾德沃感到頭暈目眩,已經分不清這趟任務究竟是真實還是虛假,也許只是忘記吃暈船藥,或灌入太多威士忌。他鬆開一隻手伸向口袋,摸到那封皺褶的情書。


                                                                                                                                THE END


_________

謝謝大家看完這個故事

如果喜歡的話,希望你們能幫我推廣這部作品,讓更多人知道這個故事的存在

若有部分的劇情轉折不想透漏給未看過的讀者,可以用防雷線之類的手法作遮蔽

下禮拜二或三我會寫點心得

感激各位陪我走到最後,再多的感謝都無法表達我內心的感動

有你們的陪伴真好

謝謝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3884962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bioshock|shock|生化奇兵|架空|冒險|台灣|歷史|荷蘭|明鄭|科幻

留言共 17 篇留言

Onikis@國家級邊緣人
怎麼說呢,到頭來,艾德沃出現的理由,並不是拯救島國或是海倫明娜,而是讓島國永遠地成為一個埋沒在歷史當中的傳說。嗯,總覺得有點沒辦法接受。算了,生化奇兵的女主角有好下場的感覺好像沒幾個。Orz
然後,那個香包在首章時,感覺好像是個很重要的信物,但到最後好像也沒什麼存在感。Orz
不過,感覺艾德沃帶回的噴射機模型,似乎對今後的歷史會產生很不得了影響。德意志科技世界第一!(笑

身為作者最大的喜悅,莫過於有著一群讀者願意欣賞筆下的文字。而在劃下最後一個句點之際,能夠令讀者在閱讀完後帶來文字以外的感觸,我想這就是作者與讀者彼此間最為心意相通的瞬間。
不管如何,連載辛苦了。

02-11 15:09

鬼才
謝謝Onikis從頭到尾的支持,非常感謝
艾德沃這個角色的定位不像傳統的男主角,我希望他比較像真實人生中的我們,能決定一些事情,無法改變所有的事情,卻又默默造成許多影響02-11 16:07
鯤島囝
恭喜完結!!!哇哇哇哇~~~哇哇哇~~~我在螢幕前鼓掌!!!

鄭緯、柯亨、瓦倫泰三個角逐權力的人都是狂人,最有理想性和美善質地的海倫明娜和羅扎結束了失控的權力遊戲,故事收在那一紙情書真是令人驚訝也特別有韻味,這個故事我會再找時間看一次,第一次的閱讀看主線,第二次的閱讀就可以咀嚼細節了,然後有出實體書的話一定要小屋公告,希望正式出版喔!

我好期待後記心得!謝謝鬼才的孤島奇兵!XDDDDDD

02-11 15:09

鯤島囝
我看法跟一樓不同,艾德沃如果拯救島國和女主角就是龍傲天,這作品就俗氣了。然後海倫明娜不需要被拯救啊,她在這篇故事中表現出的思考和行動那麼獨立又有力量,從頭到尾好隊友,她的行動結束瓦倫泰的野望,是這個角色從登場倒退場非常一致的人格表現,也層次拉到更高,然後我記不是很清楚設定了,海倫明娜有沒有可能穿越到別的世界還好好的呢?總之,海倫明娜為他的理念行動,她的行動始終貫徹她的意志,就算這樣子迎接死亡,很難用是不是好下場來論斷吧?

香包梗不是在艾德沃的懺悔就處理了嗎?

鬼才拜託要認真去問出版社喔,你出版我就像月亮熊的《Sdorica》給你寫一系列心得套餐!

02-11 15:23

鬼才
感謝鯤島囝從頭到尾的支持
海倫明娜的收尾算是開放式結局吧,致敬全面啟動的概念XD

關於投稿方面,我還在等出版社的訊息,去年已經收到幾間出版社的退稿信,我想商業市場還是比較保守吧

再次感謝鯤島囝的支持和推廣,希望你閱讀第二次可以有更多的收穫><02-11 16:13
Onikis@國家級邊緣人
我是不覺得一定要讓艾德沃成為拯救什麼的英雄,只是海倫明娜從頭到尾都只是被動地和這整件事情扯上關係,突然間被當成了三方爭奪的犧牲品,總覺得心理上有點沒辦法接受。
好吧,我本來想說至少會不會來個吻什麼的。(攤手
至於香包嘛,我本來以為是不是會成為足以影響整部故事當中的關鍵,結果只有用在艾德沃個人故事中,用來象徵艾德沃過去的一面。XD

02-11 19:26

鬼才
海倫明娜對這座島跟城市有很深刻的認識,也想透過行動來改善這些問題,算是有志之士吧,雖然她無法拯救自己的國家,但也促成了世界和平
香包跟情書都只是一種象徵性的物品XD02-11 19:38
小嵐酢漿草
相當期待心得 (;^ω^)一個提供筆者與讀者思辨的木橋。

02-11 20:01

鬼才
謝謝大大的支持
其實我也期待讀者們的心得,一起聊聊這個故事02-11 20:12
菸草
心得期待+1,是說鬼才大會自費出版成實體書籍嗎?

02-11 23:08

鬼才
目前是尋求跟出版社合作,如果今年無法過稿,就會考慮自費出版
謝謝菸草大的支持,希望這個故事值得你向別人推薦><02-11 23:12
鯤島囝
城邦 奇幻基地 蓋亞 對不起我好囉唆 可是我真的覺得寧願放長線 自費出版壓力太大邊際效益也太低 我想到其他調性接近的出版社再丟過來

02-11 23:42

鬼才
謝謝分享,能投的我都會投看看
因為這個月有國際書展,所以各家出版社都沒空審稿,大概三四月會有些消息,如果真的過稿,大概也要等個半年才會出版

如果再加上合約內容的討論,應該會再延一些時間,因為我上一次出版是簽有年限的賣斷,但我希望這次是抽版稅

感覺層層關卡哈哈02-12 00:23
曲蘿幻
有點想寫心得,不是很正式的
類似雜感這樣
可以嗎?

02-12 03:21

鬼才
完全歡迎阿,我很想知道曲媽的想法><02-12 14:07
曲蘿幻
太好囉
不過 不知道哪時寫好
像熊的那篇也是 說要寫後過很久才寫出來XDXD
晚到我寫好都不好意思和熊說啦(默

02-13 01:45

鬼才
沒關係,你就寫你想寫的吧XD
我只是很開心有人願意寫這個故事的心得,滿感動的,你慢慢來OK的02-13 02:32
江雪
恭喜完結,終於有時間看完了

02-17 16:26

鬼才
謝謝江雪大的長期支持,非常感激><02-17 17:34
麥子
不!!!!!!!!!!!!!!!!
我不能接受QAQQQQQQQQQ
海倫阿阿阿阿阿(被拖走
眼睛濕濕的....

恭喜完結...嗚嗚嗚嗚....(淚眼怒瞪
T_T

02-21 20:56

鬼才
謝謝麥子大看完整部作品,我實在太感謝了
希望你會喜歡孤島奇兵><02-21 21:17
+9神聖騎士卡
「離家的男孩順便灑了餅乾屑。」
這種時候還能出嘴淘氣...真不愧是艾德沃主演。

「我屬於島國,而你不屬於這裡,但我很高興你來過。」
科學家想要犧牲的話讓我想到前幾章在短暫的和平時,艾德沃對牧師說「雖然我不是基督徒,也許也不信仰上帝,但我真的很高興你的出現。」大概是這麼說的。
紛亂時代一個人所作所為或許真的改變不多,我們也沒有機會當個英雄拯救世界,但是對於身邊出現的可貴的、珍惜的人,總是充滿感激,我覺得這樣的關係才是維繫世界運作的關鍵,而不是科技、政治、飛機和大砲。

「等他走近一些,才發現機身彩繪寫著柯亨的全名,還有他留在機翼上的鞋底印。」
好煩。(笑)真不想開,不過這時候沒得選啊...XD

「幾秒之後,飛行速度明顯降低,艾德沃勉強奪回身體的控制權,能夠稍微調整坐姿和轉頭,也能改變飛行方向。」
這段形容應該是指加速階段結束,速度穩定,G力消失才讓人感到自在,倒不是飛行速度變慢了,而是人跟飛機一樣快,再也不被引擎催得貼背。(駕駛汽車也能得到類似感受)

啊,靠杯,他一摸情書我才想到,根本忘了交出去啊。XDDD
不過用這個情書當作結尾的點,嘖嘖,到底是甚麼惡趣味的深意?
整個過程都太shock、轉折太多,雖然主人死了,適當的時機還是可以轉交情書,但是始終沒有機會啊。

期待紅本本裡面有魔鐵技術能夠讓艾德沃做出一台,回去找明娜?不過我想艾德沃不會選擇這麼做,也許沒有那樣的運氣像瓦倫泰一樣能活下來。

是說,既然有很多平行時空,在這個時空裡失去明娜也許不是那麼令人難過的事情。在別的時空她也許在柯亨或者鄭緯的身邊,跟著征服世界吧。

說來說去這並不是愛情為主軸的故事,所以這種發想還是沒有必要,島國的沉沒令人惋惜,不過我們也不想看到世界陷入火海。就讓它像其他傳奇一樣,想起很多類似發現古代偉大遺跡或高科技、黃金城的電影,例如衛斯里系列、還有哈里遜福特的古墓奇兵-水晶骷髏王國、龍門飛甲裡面的沙漠黃金宮殿,最終都以毀滅來收場,給人無限思念。

平行時空的世界總是很有趣,謝謝鬼才帶來這麼精彩的故事,想必花了非常多的時間潤修,在這旅程中有很多的梗和驚喜,情節的安排也看得出下了苦心,(全篇獻上3000巴幣,找地方塞入了。)

04-12 15:35

+9神聖騎士卡
突然想到,艾德沃在最後幾章的行動,似乎因未建交無望而整個陷入了,他已經從一個為了完成任務的局外人,變成任務無法完成乾脆爆氣(誤)

變成身陷其中,投注情感在島內事件的人。最後發狂痛打柯亨的那一幕,出於自己的氣憤,比「這些人想要征服世界要阻止他」的成分還大,可能跟自己過往的經歷有關,讓他討厭這些事情和這些人,雖然是軍人但是討厭戰爭,討厭想要發動征服世界種種妄想的狂人。(想起之前他在大街上聽到皇帝多麼偉大的廣播,哼了一聲的不屑一顧。)

只可惜最後又成為被迫推離的局外人,只留存記憶和一封情書(飛機可能會交給政府吧)XD,伴隨傳奇餘生。

04-12 15:43

鬼才
非常感激騎士大大的閱讀><

情書的部分算是象徵一份對海倫明娜的感情,對象也從李喬登變成了艾德沃

艾德沃回到德國的日子也很玩味,他究竟會以怎樣的心態繼續生活呢?還是有某種技術可以讓魔鐵變成真正的傳送器,讓他可以找到海倫明娜?

你對艾德沃這個角色的觀察真的很深入,因為他幫太多人打仗,也見過太多所謂的統治者,他早已看透這些傢伙的本質,而柯亨只是更加深他的看法

騎士大的回饋都對我很有幫助,謝謝你每篇都願意留言,超級高興你喜歡這個故事><04-12 21:41
坪圳氏共和國人
恩.........感覺好好的島國鋪陳都浪費掉了 只差沒有自毀而名揚國際===

04-23 12:54

鬼才
大大是不喜歡這樣的結局嗎?04-23 14:09
坪圳氏共和國人
嶄新的迷人世界來不及認識就毀滅 給我一種DC氪星的感覺.........

04-23 14:18

鬼才
這個時空的島國毀滅了沒錯,但其他時空的還存在,所以......不算真的消失啦XD04-23 14:37
傻不嚨咚
艾德沃:德國的軍官,負責出海尋找神秘島嶼與之建交。
瓦倫泰:島國反叛組織領導人,台面上的身份是酒商。
柯亨:島國「柯亨企業」創辦人,島國最富有的實業家。
羅扎:柯亨研究所所長,研究鏡像的專家。
海倫明娜:島國當紅歌手。
李喬登:海倫明娜的愛慕者,銀行行員。後為保護艾德沃死於槍下。
特務:沒有名字的特務犧牲生命貫徹君王的任務,死也要傳達鄭緯的話語。
鄭緯:島國真正的統治者。

我想說,這並不是一個能輕鬆閱讀的故事。半現實半架空的島國有很濃厚的歷史背景。加之多元文化混合下,呈現中荷交錯的畫面感,但大多以仿歐式的元素為主。對於如此獨樹一幟的背景設定,有賴於鬼才大的描寫功力,讓我免於錯亂,反倒覺得這個獨立於世的島國世界就該如此。

其中我覺得有趣的是,封閉的鄭氏軍權與外籍企業在同一塊土地上競爭霸權這回事、透過魔鐵鏡像窺探未來細數無限可能這回事、奇蹟之術引發的連鎖效應這回事、還有主角們在結局之後的這回事。

透過艾德沃的眼睛和細緻的描述,讓我沉浸在飽含衝突和融合的世界觀,其中我特別喜歡主角乍到島國步出車站震懾於市區豐饒的場景,靡遺而不拖泥,也很好地帶出島國特色 —— 漢荷融合以及科技文明。其實若是按照現實歷史來看,封閉的國度即便內部融洽和平,也很難跟自由開放的國家競爭,烏托邦不存在世界任何一個角落。

而妙就妙在細究之下,島國政權的確極度封閉,但還是有對外交流的管道,而且這股活水正是島國上最大的荷籍企業,柯亨創辦的柯亨企業在這塊土地上茁壯,也由此生出更大的野心,企圖翻轉鄭氏政權進一步征服島外的世界。

艾德沃的出現使這兩股互相制衡的勢力產生動搖,加之瓦倫泰推波助燃,最終還是讓戰火揚起。不過,我覺得以艾德沃的個性、身份和目標,他不足以撼動島國的局勢,極其容易淪為用完就丟的棄子,真正的關鍵點在於海倫明娜。

06-21 02:12

傻不嚨咚
自海倫明娜在第九章登場之後,檯面上下的各方勢力才開始蠢蠢欲動,她吸引聚光燈的能力不止於歌藝和外表,圍繞在她周圍的人都因她而動,像九大行星環繞著太陽旋轉一樣,不得不說,其實海倫明娜才是真正的主角吧(私以為)。

嗯嗯,個性鮮明甫登場就直接搶走主角光環的海倫明娜,不斷讓我發掘她華麗外表下的另一面,開車很衝動、不善推辭、勇敢冒險、好奇、正義、偶爾會像小女孩……等等。

當她朝鏡像縱身一躍,我的心也跟著她這一跳糾了一下,本來還期待艾德沃能即時拉她一把,結果……嘖,真是沒用的傢伙,雖然男主角不可靠,但我相信羅扎,我相信他做的魔鐵鏡像以及他看過的某個未來,希望鏡像正常發揮,還有也希望另一個平行世界的「艾德沃」中用一點,拜託!

比起艾德沃,羅扎的大義和果決讓我十分讚賞,雖然他很配角,但我覺得羅扎是一個真正內心堅強的人,世上有兩位偉大的發明家 —— 諾貝爾、愛因斯坦 —— 都曾為自己的發明淪為戰爭工具而懊悔,羅扎挺身而出用自己的發明炸沉島國,直接結束內戰和未來可能發生的第N次世界大戰,雖然陪葬很多無辜百姓,也讓高度文明隕落,將來他勢必得承擔歷史罪人的惡名責無旁貸,但他無形中卻也拯救了島國之外的無數生命,只是對錯之間恐怕永遠都不會有定論。

至於鄭緯、柯亨、瓦倫泰這三位有點變態有點瘋狂的先生們,假若換個年代,換個立場,或許仨人能成為意氣相投的好朋友也不一定,如果可以,我也想把他們丟進魔鐵鏡像去,看他們會不會有不一樣的未來。



小小抱怨的O.S.(抱歉,請讓我在雞蛋裡挑挑小骨頭σ(≧ε≦o))

1、三十五章到三十六章的轉折有些難解,為何艾德沃將鄭緯迷戀鄭娟兒的心情說出來後就被送出延平府,什麼事也沒有,而且既然艾德沃推測鄭緯早已讀過那些資料,又為什麼要艾德沃再查一次?鄭緯看起來不像會和他人分享心情的人,更何況他暗戀的還是自己的祖母。

2、有一點感到非常可惜,從特立的世界觀走向經典套路(近期穿越題材太多了),沖淡了不少好不容易樹立起來的驚奇感的說。

以上,2018.06.21 by 傻不嚨咚,恭祝鬼才大創作順利。

06-21 02:12

鬼才
超感謝傻不嚨咚大大的心得,我好開心><
有很多細節你都抓到了,有種被人理解的感覺
鄭緯這麼做有幾點原因,一方面他正在準備戰爭,艾德沃的擅闖可以讓對手分心,另一方面,他非常想把鄭娟兒的故事告訴給其他人,畢竟這個女人是活生生被歷史抹去,他想要讓人們再次記住鄭娟兒

而艾德沃沒死的原因,就只是鄭緯不想殺他,畢竟就某個層面而言,艾德沃算得上是這位將軍的知己XD

再次謝謝傻不嚨咚大大的閱讀,也祝你一切順利!06-21 20:20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18喜歡★qqazzcv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鬼才聊電影【 羅馬假期 ... 後一篇:孤島奇兵連載心得+日記(...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Charles021所有觀眾
目前正在連載[被學務主任喜壞的壞學生](小說),有興趣的可以點進來看看喔~看更多我要大聲說8小時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