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9 GP

【實驗】鱷魚的眼淚

作者:鯤島囝│航海王 ONE PIECE 系列(原:海賊王)│2018-02-10 15:31:14│贊助:18│人氣:442
自由象限公會有一串霜凋夜落發起【討論:怎麼描寫沉穩的人生氣】,想到在其他作品和巴哈原創故事有看過一些例子,自己也有嘗試過這類的角色設計,覺得挺有意思,在發佈新的【寫作觀點】前,就先放我自己的寫作嘗試作為討論案例之一,供有興趣的人隨便看吧!




前言

克洛克達爾是《海賊王》高度知名的反派角色,為人陰險狡詐,步步為營,是城府深沈的人物,雖然撞上魯夫叫戰整個各種破功,但我想在魯夫來亂他之前,沒有人會否認社長是個沉穩的男人。這則小段子就以社長大大來舉例沉穩的人生氣的樣紙,不是範本,僅僅是我的實驗和嘗試,歡迎有興趣看完的話批評指教很多下。



閱讀警語

  • 海賊同人長篇,《鱷魚前傳》【比約斯結局篇】段子摘錄。
  • 克洛克達爾的過去,設定參考《珠寶波泥和克洛克達爾是姊妹?》、海賊專題《迷之老沙性別篇》
  • 人物關係與基本設定部份改編。
  • 江湖仇殺,血腥殘酷。
  • 全文7000字,眾多原創角色,願意看下去的話,可以忽略那些陌生的人名、前因後果、人物關係,不會影響這小段故事的主旨。
  • 這個小段子解釋原作梗兩段社長金句:


  • 這篇小段子是用「設計台詞」表現「沉穩的人生氣」,因此社長的生氣台詞會用藍色字表示。



人物介紹

  • 克洛克達爾:24歲,「沙沙果實」能力者,鱷魚海賊團團長。剛經歷慘烈的背叛和設局,失去幾乎所有的夥伴。正在追查仇人。
  • 達茲:19歲,鱷魚海賊團唯一倖存的水手,獵戶出身。對克洛克達爾忠心耿耿。
  • 比約斯:白鬍子海賊團第八隊隊長,克洛克達爾幼時親近的長輩。
  • 亨利:鱷魚海賊團狙擊手,背叛克洛克達爾。追隨克洛克達爾之前由比約斯撫養。
  • 奧利:「莉莉的酒館」二掌櫃,真實身份是世界政府直屬祕密間諜機關(CIPHER POL,簡稱CP)的探員。
  • 老爹:大海賊「白鬍子」愛德華.紐蓋特,旗下的海賊都稱其為「老爹」。
  • 馬休:鱷魚海賊團副船長,已歿。
  • 安:鱷魚海賊團戰鬥員,已歿。
  • 法蘭:鱷魚海賊團航海士,已歿。
  • 克里斯:鱷魚海賊團設計師,已歿。被人以重手法破壞內臟死去。



《鱷魚前傳》比約斯結局篇:鱷魚的眼淚

莉莉的酒吧後院的員工宿舍,奧利的單間小屋被破門。陽光射入,只見到飄飛空氣中的點點飛塵。

「……」達茲手指摸過桌面,指腹沾起一層灰。「這裡已經有一段時間沒有人生活。」

「現在已經沒有什麼事情能夠讓我意外了。」克洛克達爾打開櫥櫃抽屜,沒有找到任何可疑的東西,倒是有一包沒抽完的香菸。他隻手叼菸點火,靠在窗邊吞雲吐霧。

「……不用掩藏我們來過的痕跡嗎?」

「他不會再回來。」克洛克達爾閉著眼睛咀嚐菸草氣味。「只知道直接對口的成員,卻不知道更上層是什麼存在……奧利那混蛋,背景倒是厲害得多。」

達茲默然,不知道要對克洛克達爾話中頗有稱讚意味的口氣如何回應,克洛克達爾夾菸遞過去示意。

達茲接過,只吸一口,就被甜膩的水果醇味嗆得咳了許久。「這是……」

克洛克達爾淡淡一笑,並不是在嘲笑他。

亨利的牌子?」達茲心裡一陣懸疑冰涼,亨利背叛早就已經是知道的事實。難道好不容易追查到現在,竟然回到起點,線索要斷在這裡嗎?

克洛克達爾看起來只是一如平常的慘澹,「很糟糕的品味,對吧。」

「逼嚕逼嚕逼嚕逼嚕逼嚕。」

兩人同時望向那個小型電話蟲。

「逼嚕逼嚕逼嚕逼嚕逼嚕。」

那是亨利的電話蟲。自從這個電話蟲的主人離開船上,牠就不曾響過一次。亨利在新世界有好幾個女人,但是亨利逃亡落網的消息傳遍世界,也沒有一個女人打給他過。若不是歡場果然薄情,就是知道這個電話蟲號碼的人屈指可數。

「達茲,」克洛克達爾淡淡的道,「你能夠保證,在任何情況下,對我的命令依然毫不猶豫嗎?」

達茲篤定,「當然。」

「逼嚕逼嚕逼嚕逼嚕逼嚕。」

「就算我的命令,是殺死這支電話蟲原本的主人?」

達茲的表情剛硬冰冷,「只要是你的命令。」

「好極了。」

克洛克達爾的口氣完全沒有「好極了」的感覺。他接通電話蟲。

『那邊的是克洛克嗎?』電話蟲裡的是出乎意料的聲音。

「……我還以為打來的會是另外一個人,比約斯。」

『我本來不敢期待能夠這樣找到你。』比約斯在那頭冷靜的道,『我聽說你在老爹船上鬧的事了。』

「為什麼你認為打這個電話蟲能找到我?」克洛克達爾冷冷地道,「鱷魚號上的所有東西,所有的人……已經跟馬休一起陪葬了。」

『因為我抓到亨利和他的同夥,一個叫做奧利的男人。』

達茲大吃一驚,遭受背叛的怒火隨即蓋過所有情緒。達茲曾經以為亨利是個細心體貼的人。他曾經把亨利當成哥哥一樣。他怎麼能夠用這麼惡劣的方式背叛船長!所有的一切,都是因為他的背叛導致的災難。

克洛克達爾面無表情。比約斯續道,『按照規矩,我應該要將這兩個人送回白鬍子團處刑……但我知道你會更想要親自拷問他們。』

『或者,你更希望是由你來動手吧,克洛克。』

「……真不愧是你。果然你是白鬍子船上,我唯一說得上話的人。」

『克洛克,你在哪裡?』

「這不重要。我要怎麼見到那兩個人渣?」

『我的船會停在利物浦,有三個煙囪的藍色屋頂房子外面。我會等你三天。』

※        ※        ※

克洛克達爾直接出現在掛著白鬍子旗的海賊船船頭。

比約斯見到克洛克達爾的時候,停頓了一下。「……我幾乎要忘記你原本的模樣了。」

這話不知道是在說忘記他原本和「白鬍子」愛德華.紐蓋特一樣的金髮,還是忘記在新世界叱吒風雲的「鱷魚先生」的容顏。

半個月前,克洛克達爾臉上還沒有幾乎撕開整張臉、怵目驚心的鮮紅大疤,左手袖口也並不是空蕩蕩的。他嘴角也不是常咬著的雪茄,而是普通的菸。

他曾經是自信飛揚,烏黑的後梳油頭和一絲不苟的華麗正裝,舉手投足都是睥睨四方的霸氣。現在是金髮遮去半張臉,陰影也難掩蒼白頹廢。

「我知道我看起來像另外一個人。我們誰又不是呢。」克洛克達爾淡淡的道,「帶我過去吧。」

比約斯領著他進到底艙庫房。「……我沒想到你真的孤身前來。」

「難道你以為還有誰可以陪我嗎?」

「我並不是有意挖苦。」比約斯提燈直下,克洛克達爾則是化沙跟隨。「我應該跟你致意。」

「住手吧。我們都清楚你不是熱情的人。」

「是的。我的行動只出於我的利益,」比約斯指著前方艙門,「他們就在那裏。」

「比約斯,你的利益是什麼呢?」

「也許,是你的友誼吧。」

「真不值錢啊。」

比約斯沒有笑,只是側身擺手,做了個請。

「我沒有足夠的手開門。」克洛克達爾淡淡的道,「勞你的駕。」

比約斯開門,讓他先進去。裡面濕氣深重,克洛克達爾沒走幾步,就沾濕了鞋子。

「……」

「抱歉。這就是為什麼我得泊在這裡幾天。艙底破了,龍骨似乎也爛到一定程度。最糟的情況恐怕得換船。」比約斯點起吊著的油燈,照亮艙內情況。

只見地上積水,木板軟爛,堆放的木柴木桶橫七八豎。隱約果然可見最裡面一個人影,一動也不動。

「看來我們都收了非常糟糕的手下。」

克洛克達爾不管積水,繼續緩緩涉前,在能夠看清楚那人身影前停住不動。

「……這裡只有一個人……」

「讓我來解釋吧。」比約斯跟到後面道,「這裡少了一個人的原因,是因為……」

「亨利早就死了。」

克洛克達爾看著即將淹過腳踝的海水。

「我發現的時候,他就已經死了。」比約斯緩緩的道,「亨利犯下的是殘殺同伴的大罪,白鬍子的人但凡見到,都能夠立即斬殺;但是老爹念在他先後在你我的船上待過……下令必須活捉到他面前。」

「兩邊已經死了太多人。從我這裡傳出亨利已死的事情,我不確定情況又會變得如何複雜。」

克洛克達爾低沉地道,「……他的屍體呢?」

「不在這個不易保存的地方。」

「我以為,我不需要囉哩囉唆的追問,你就會完整回答。」

「他怎麼死的?死在哪裡?誰的手上?我如何得到他的下落和屍體?你真的想知道這些沒有意義的事情嗎?」

「不,我對緬懷死者沒有興趣,但活者的人需要真相。你會告訴我吧。」

「我不想與你為敵。」

「很多人都這樣說。」

比約斯注意到克洛克達爾不再向前。「……需要我讓你們獨處嗎?」

「不必了。」克洛克達爾的聲音低沉而冰冷,「這個也是個死人。」

「什麼!?」

「這個叫做奧利的男人已經死了。」

光線昏暗,看不清楚那人的臉,卻果然是一動也不動。地上不只是滲進了的海水,血紋更是一圈一圈的推過來。

「......真是令人意外……」

「你的冷靜,才是令我意外。」克洛克達爾走向前,燈光照亮屍身,只見奧利被綁在柱上,咽喉的口子兀自泊泊流血,染紅了他胸前大半。

克洛克達爾只是輕輕一推,奧利的屍身就頹然倒落,連同鬆脫的繩子,把積水染得更紅,濺上克洛克達爾褲腳。

「看來,是來不及掙脫,就死了呢。」克洛克達爾仍然背著比約斯說話,「或者,是一開始,就沒打算綁好──」

克洛克達爾身後,突然鮮血噴天,點點腥紅灑在金色髮梢。

摔落在地的是兩隻前臂,兩人中間出現的是不知蟄伏多久的達茲。比約斯咬牙一蹬,就要往後飛退,卻被達茲揪住衣領,重重摔上旁邊的木柴堆。

然後是兩隻刺刀,一個狠狠穿過比約斯肩窩,一個刺入腹部到柄,釘在牆上。

比約斯吐了口血。

「這就是殺死克里斯的指力吧。」克洛克達爾緩緩走來,冷冷的一瞥地上指尖泛黑的斷肢。「克里斯的屍身,指印不全......我曾想過專找海軍中的斷指走狗。沒想到就是你啊──」

比約斯,你他媽的,是海軍的渾蛋,還是政府的豬羅?

克洛克達爾右手抽出,扶在腰際的一直是掩藏在大衣下的毛瑟槍。槍口對準比約斯。

比約斯慘然苦笑,傷口斷面鮮血泉噴,「連奧利都殺了……你還有什麼是不知道的?」

「嘛,反正我也不在乎。」毛瑟槍本是為了應付不能使用果實能力的情況,但現在已無必要。他交給達茲。「你不只和海軍勾結,也和Big Mom暗中往來。你從一開始就坑定我們。我只要知道這個就夠了。

你的理由,你的目的,你的野心,你的利益──我都不想關心。我對你已經沒有任何想要知道的事情。

他踢倒一個箱子坐上去。

呸,海水和爛木板......你竟然用如此沒品的陷阱……

「嘿……這個陷阱,最沒品的地方是它失敗了啊……」說著又吐了口血沫。「是我小看你了,克洛克。我以為,你是我失敗的徒弟……沒想到……犯錯的是我啊。」

「不錯,我才是幹掉你的陷阱。」克洛克達爾沒有半點情感,「要宰殺的獵物一直都只有兩個。動手殺人的,和幕後主使的。而我擁有全世界最優秀的獵人。

達茲知道這不是臉紅的時候。但他很慶幸克洛克達爾沒看到。

「……看來巴德和雪拉也被你幹掉了啊。」

鱷魚的晚餐。

「你又為何不馬上殺死我呢?」比約斯自知無救,慘然笑道,「你還是太感情用事了。果然這一點,還是愛德華。紐蓋特的血脈──」

激怒我給你個痛快,只是徒勞。」克洛克達爾神情冰冷,「我會殺死你。我只是來到你面前,坐在這裡,看你緩慢痛苦的死去。

比約斯的身體承受巨大的痛苦,斷肢的切口不斷噴涌鮮血,染紅他的身體和地板上的水。對於曾經景仰的長輩如此慘狀,克洛克達爾無動於衷。

這是為了被你殘酷拷問而死的克里斯。為了被你出賣給卡塔庫栗,因你而死的母親和安。為了背叛我的亨利,為了被你的同夥滅口的法蘭。為了你拙劣低級的遊戲,因為高貴正直的人格而死的馬休......

為了我們的友誼,我會看著你毀滅。

比約斯仰頭滄桑的笑起來。「你浪費了太多時間。如果你一開始就好好記得我的建議……『不要相信任何人』──」

「『信賴,是世界上最沒用得東西』──」

「那麼,你至少身邊不會只剩下一隻狗……」

「是啊,」克洛克達爾的目光就像死人,「我失去的代價太高昂。至少要讓你陪葬。

「你還要多久才會死呢?」克洛克達爾聲音輕柔的令達茲不寒而慄,「無所謂,我已經浪費一個月,不差再浪費等你死透的幾十分鐘。

你的屍體不會埋葬在海裡,因為我會讓你連同你的船和船員,在這片海域飄蕩直到腐爛。

「你知道痛恨也是無謂的感情。」

教會我無情的生存方式的人,被痛恨也是很正常的。

「哈哈……哈哈哈哈……」

明明是巨大的痛苦,比約斯的笑卻帶著疲憊和解脫。

「讓不相干的人出去吧,」比約斯的臉上都是冷汗,「我們兩個人……之間的事……從來不是外人可以理解……」

克洛克達爾只是沉默而冰冷,看不出表情。

「達茲,」克洛克達爾淡淡的道,「你出去吧。」

達茲沒想到克洛克達爾竟然真的要跟這麼危險的男人獨處,緊張的全身緊繃。但是在一片壓抑的沉默後,他走了出去。

「一條好狗啊。」

「馬休的遺產。」克洛克達爾麻木的道,「他是唯一一個要我別親近你的人。」

「他是對的。」

「不,他錯了。」克洛克達爾冷冷的道,「他沒有堅持他的意見。」

比約斯已經痛得快神智不清了。「亨利的菸……還有嗎?」

克洛克達爾單手拿出煙盒,裡面只剩一支。他起身過去,讓比約斯咬住菸,替他點火。

克洛克達爾冷冷俯視,「為什麼,在奧利的房間放亨利的菸?」

比約斯慘淡笑了幾聲,沒有回答。

「那是他的煙盒,裡面有我的雪茄殘餘氣味。他就是個愛撿人垃圾的變態。」克洛克達爾平淡的道,「『春泉』這麼噁心的牌子……也只有你知道那傢伙愛用。」

「那個渾蛋……他是背叛我。但他不會讓自己的煙盒離身。」

「那時候我就確定,亨利……早就死了。」

克洛克達爾緩緩坐下,用沉默等待答案。

「就這樣等死……也太無聊了。」比約斯只是平淡的轉移話題,「我有更有趣的故事。」

「白鬍子以為,我是他的海賊兒子……」

「Big Mom以為,我是可以扳倒白鬍子的內鬼……」

「海軍以為,我是可以合作的,野心勃勃的白鬍子團隊長……」

「你會『六式』指槍。」克洛克達爾冷淡中露出一星痛恨,「克里斯留下的真正訊息,是他用鮮血在自己的格紋背心,圈出的『雙十字』。」

克洛克達爾講到這裡已經咬牙切齒,「double cross,背叛者。你是世界政府的多面間諜。

他一度以為,克里斯多夫是暗指鱷魚海賊團有叛徒。為此他連馬休也不曾告知此事。懷疑了最不該懷疑的人,縱然只有一瞬,克洛克達爾也感到蝕心的痛苦。

他再也沒有辦法彌補了。

比約斯卻一笑,「世界政府以為,我是他們的長期臥底,以為我是『CP0』的指揮官。」

言外之意,令克洛克達爾出乎意料的震驚。

比約斯只是彷彿看著遠方,悠悠續道:「我在成為海賊之前,我接受了『生存在謊言中』的訓練20年。」

「我的妻子最終離婚再嫁。法院當然是將我三歲的女兒,貝兒的監護權,判給我的前妻。」

「不可思議……明明知道是徒勞,仍然會想在獨自一人的時候,想著下次見面要帶什麼禮物回去。」

『這些衣服都是誰的呢?』

四歲的克洛克達爾看著身上的衣服。比約斯的船上不像艾薩克的第七隊,有一堆小孩。

『它們的主人暫時用不到。』

『給我穿真的沒關係嗎?』

比約斯在回憶中的笑容一樣難以捉摸,卻更溫柔。『你們兩個,一個外放活潑,一個內斂沉穩,可都十分的男孩子氣。若是你們見到了,一定會成為朋友吧。』

「你把我當成你女兒的替代品。」

這樣久遠的記憶,克洛克達爾以為早就忘記了。

比約斯只是微笑,「把你當作女兒的話,哪裡會把你害這樣慘呢。」

『爸爸,爸爸,為什麼不能陪在貝兒身邊呢?下次什麼時候來看貝兒!』五歲的貝兒在碼頭追著比約斯的船邊哭邊跑。

『呼啦啦啦啦啦,這個小子,竟然自己開船追上來啦!』愛德華。紐蓋特快樂的將七歲的克洛克達爾扛到脖子上,讓他戴自己的船長帽。

呼出口中的菸雲再度模糊了比約斯的表情。

『爸爸,你真的是海賊嗎?』十歲的貝兒不安的問。

『當然不是。』

『我一定會揍到你,』十一歲的克洛克達爾全身摔得鼻青臉腫,卻倔強的撐起身子,『我會證明我有資格留在海上!就算你是白鬍子,你也沒有權力阻止任何人來到大海!』

克洛克達爾憤怒的咆哮,『大海是所有人的!老傻蛋!』

『爸爸是騙子。你明明就是有懸賞金的海賊。』十三歲的貝兒穿著海軍軍校生的制服,她的表情冷峻失望,『下次再見面,我就是海軍士官。我絕對會逮捕你,把你關進推進城!』

『這樣一來,我就能常常見到爸爸了吧……』

「那時後,你們離開白鬍子的船卻無人攔阻……是因為艾薩克,去幫助他的異姓兄弟……『柏柏爾』的摩洛戈。」

「曾經的圖安海域女王,『黑帽子』桑伊黛的丈夫。」

「在女王悲慘的死在一艘沒有長官約束的海軍軍艦上,十六年後,摩洛戈也因為連續屠殺海軍軍官眷屬,被海軍『黑腕』澤法擊殺。」克洛克達爾就像在說一段久遠前的故事,「這個故事被老頭子和老媽拿來囉唆我不准出海,已經聽膩了。」

「我的女兒,當時正在那個海軍上將眷屬的護衛任務中。」

「!......」

比約斯察覺艾薩克和摩洛戈的目標是澤法上將,緊追而去,在澤法死寂的宅邸中,跨過無數海軍屍體。

『比約斯,為什麼你在這裡?』動物型態的艾薩克爪子上都是鮮血,將貝兒的屍體放下。『是老爹要你來的嗎?』

「……她只有十五歲……我連她的頭,也沒能摸過幾次……」

『她們是無辜的。我知道,老爹也不會同意。但摩洛戈不是白鬍子的人。而我不能再讓我的兄弟變成惡魔,』艾薩克的神情慘淡,『我沒有讓他們受到太多痛苦。』

「……我的孩子……像被宰殺的動物一樣……」

『這個海兵女孩嗎?』艾薩克的口吻變得冷酷無情,指著自己泊泊流血的左肩。『比約斯,就算是女人和小孩,披上海軍的制服就是戰士。只要她還有戰鬥的意志,就是敵人!面對敵人,全力以赴的生死才是戰士的光榮!』

「……一個銀星英雄勳章……死後連升兩級成為少尉……又有什麼用呢?又有什麼用呢?」

彷彿所有的偽裝都崩解下來,比約斯沒有哭泣,但是裊裊菸痕有如他的淚水。這個表情讓克洛克達爾很眼熟,那是一個父親絕望痛苦至極的面貌,是他將自己斬下的左臂踢給白鬍子時,白鬍子臉上的神情。

比約斯的頭微微一偏,看著他斷指的手掌一眼。

無明指連心,更是誓約之指。比約斯斬斷了它,決心從此做無心無誓之人。

「這是你對艾薩克的復仇。」

「復仇?我的孩子能活轉過來嗎?」比約斯淡淡笑道,「復仇沒有意義……海賊沒有意義……做政府的特務,也沒有意義……」

你殺了克里斯和艾薩克!」克洛克達爾猛然高聲怒道,「老媽!安!法蘭和馬休──

你失去一個女兒,我失去全部的家人──不要告訴我這一切都沒有意義!!!

「有意義。」比約斯的聲音已經越來越微弱,「這個世界,是被世界政府的利益推動的……你,我,海賊的頂點白鬍子──所有人都逃不出。只有跟這個世界一樣無情,才有機會戰勝祂。」

「所以我利用了你,也選擇了你……」

「選擇我?選擇我什麼?」

「最後,就告訴你吧。」比約斯微笑道,「他們到最後,都沒有……背叛你……」

克里斯多夫死前遭遇非人的折磨,也沒有吐露半點克洛克達爾動向的情報。

亨利沒有殺艾薩克,更是用漂亮的鬼扯,誆騙完成臥底任務的奧利,將他們一夥CP留在威廉港,讓克洛克達爾一網打盡。

克洛克達爾知道。他早就應該要知道了。

「比約斯,」克洛克達爾輕聲的再問一次最初的問題,「為什麼,在那個房間裡,放亨利的菸。」

比約斯沒有回應。他的微笑凝結在臉上,灰色的瞳孔失去最後的光澤。直到從嘴角滑落的半截菸蒂,打亂滴血的頻率,克洛克達爾才緩緩的站起來,不發一語的離開。



(沒有後續)



後記

我還沒有能力、沒有要認真寫完的長篇,考察過程中有推論和靈感的話,就會像這樣寫下不同段子的筆記。

我先猜接下來的《和之國》篇,社長線會接過來!理由
1.達茲的打扮很東方
2.現在超新星都要打四皇,社長的野心沒道理不跟風
3.魯夫兩次果實能力進化都有社長解說,第一次是打七武海,第二次是打覺醒動物系監獄獄卒,這次要打凱多,社長這個解說役沒道理不粗乃搞威一下R


謝謝看完!!!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3883918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航海王 ONE PIECE 系列(原:海賊王)|克洛克達爾|白鬍子|澤法

留言共 3 篇留言

小嵐酢漿草
「社長解說」這樣的橋段,我們可以把它視為旁白的一種嗎?

02-10 15:39

鯤島囝
http://images.900.tw/upload_file/44/content/e2a65b57-59b6-47d5-94f5-c36553f2bdff.jpg02-10 15:47
鯤島囝
http://z9x9.com/wp-content/uploads/2016/05/20160511_57338f03458a7.jpg02-10 15:49
鯤島囝
你砍砍 社長都親自上惹XDDD02-10 15:50
小嵐酢漿草
其實我很喜歡這樣的劇情陳述方式,獵人就是經典濫觴。我看有些創作把它用來比較角色間實力差距,這樣也不用刻意安排一場生硬的戰鬥,祇為了告訴讀者「A比B強唷!」,利用B暗自驚道:「...」來切換人稱而且這個B角色也突然活起來了呢。

02-10 15:58

鯤島囝
謝謝喜歡!其實我本來還以為這種中間摘出來的段落,應該不太能吸引人迴響,所以得到你的回饋我真的很感動啊!

關於你說的,確實是我一直想嘗試達到的手法:寫一個人生氣,極盡所能的寫02-10 18:10
鯤島囝
他怎麼生氣終有窮時,他的反應、言行、舉止、神態更能整體的展現這個人的情緒狀態和層次,但是太高竿了,我也還在磨筆中。02-10 18:11
Hsin
安居然死翹翹惹(歪樓)
我記得克洛克達爾這個名字誒(大笑)約莫有快十年沒看海賊了吧囧
啊~覺得看鯤島寫同人還是有個需要跨越的藩籬,感覺還是要對世界觀跟角色關係有一定了解比較好進入QQ
好多噴血場面,我這輩子還沒寫過斷手斷腳的橋段嗚喔喔喔喔喔

02-10 22:56

鯤島囝
哈哈哈這隻是女孩安說,我們兩邊各一個性別平衡一下(說什麼幹話

這篇會難融入,應該就比較不是沒看海賊的關係,因為這篇90%原創角色,又是長篇中的第二部尾聲抽出來一段。這狀況還有人能看完一篇我就已經非常感激了!然後更覺得錐錐超強,他在沒看JOJO和海賊的狀況竟然還能看完我的三部JOJO還有德島,我其實好想分析他的大腦到底都怎麼消化我的同人的。

如果之後你還有不小點開我的奇怪同人還不小心看完、再加上如果不麻煩的話,我也很歡迎你點點看是哪邊很黑人問號、哪邊整個不知道在幹嘛又為什麼,我也來研究一下調整說同人故事的角度。

然後真的很對不起啊!實不相瞞我打了閱讀警語「江湖仇殺血腥殘酷」,其實就是要防你和伏流等等這幾位心柔軟的人跑進來結果QQ雖然我真的很感謝你們看完,可是我也擔心會不會讓你們不舒服QQ

我覺得尾田能把海賊畫那麼歡樂才是奇蹟XDDD這些海賊就是海上的黑道,水裡來火裡去的根本沒有心慈手軟的餘地,尤其克羅克達爾是個比狠還要更狠的大壞蛋嘛。

對不起讓你看了恐怖的東西嗚嗚,黑米豆腐黑米豆腐(空~~~02-10 23:22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9喜歡★idealist17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達人專欄] 共和演武 ... 後一篇:小說捏人:怎麼描寫沉穩的...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aaa1357932大家
各位有空可以來我家看看畫作或聽聽我的全創作EP!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12:09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