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9 GP

[達人專欄] 【雷迪短篇小說】《Heaven's Road-番外:屁孩遊戲》

作者:雷迪(珀珀醬)│2018-02-09 23:03:44│贊助:18│人氣:530
大家好,我是雷迪。

今天來發布新的作品《Heaven's Road-番外:屁孩遊戲》,這是一篇以玩牌為題材的短篇小說。

關於這篇的靈感來源,就是之前看某位實況主實況《惡靈古堡7》的DLC,那個玩21點的死亡遊戲。

不過不是一般的樸克牌,而是雷迪自創的,遊戲規則很簡單,所以不用擔心內容太複雜唷。

順帶一提,《Heaven's Road》是雷迪未來預計寫的一篇長篇作品,內容以15名主角進行生存遊戲的群像小說。而「番外:屁孩遊戲」,主要是寫該篇作品裡的其中一名角色的故事,由於預防據透,所以故事中的那名角色我只用「少女」來稱呼,並且不做詳細的長相描述。

好囉,那麼馬上進行故事吧,希望這次的短篇能讓大家喜歡~

-------------------------------------------
《Heaven's Road-屁孩遊戲》
 
 
 
  ——發生什麼事了……?

  淺野平井睜開雙眼。

  感覺腦袋沉沉的,恍惚的意識中只聽得到自己的呼吸聲,然而現在是現實還是夢中,他沒有半點頭緒。

  「終於醒過來了嗎?太好了呢!」

  宛如鐵鍊撞擊的金屬聲灌進他的耳膜,此時模糊的視線裡漸漸映出一名披著實驗衣的少女。她用輕快的語調說話,嗚……大概是對自己說的吧?

  等平井稍微清醒後,他眨了兩下眼皮,試圖將映入眼簾的畫面變得清晰。但是……

  「………!」

  等他稍微挪動身子,卻發現雙手與身體被某種東西給束縛住。也因為如此,他的神智從恍惚轉變成慌張。他不斷地掙扎,但除了因繩子摩擦而感到疼痛以外,沒有半點鬆綁的跡象。

  「為了等你醒來,害人家只能坐在這裡跟拉普聊天,他都快被我搞到不耐煩了呢。」

  【是拉普早就不耐煩了喔!主人。】

  「哎呀哎呀,也稍微給身為主人的我一點面子嘛,嘻嘻~」


  ——……現在到底是什麼情況?


  他環視四周,原來自己身處於宛如審問室大小的房間裡面。

  而自己與那名少女中間隔了一張深紅色的木桌。在木桌的側邊則有一台掛在牆壁上的電腦螢幕,螢幕上浮現出一具像小丑盒的玩具。

  那個玩具是電腦動畫,雖說是以小丑盒的造型為概念,但給人感覺不會太恐怖,反而像是某些公司會用的吉祥物。

  等平井稍微釐清狀況後,得知自己現在雙手被鐵手銬銬住,而身體則是被麻繩綁在椅子上動彈不得。

  不過坐在正對面,那名披著實驗衣少女也是同樣的遭遇。她雙手也被銬住,身體也被綁在椅子上。

  在這種緊張時刻,她還能跟那個電腦玩具一搭一唱,明明遇到這種怪異的事卻沒有半點緊張感,另平井想不透。

  他回想昏迷之前發生的事,記得自己才剛和老婆離婚,為了抒發鬱悶的心情而把自己喝個爛醉,然後醒來就在這裡了!?

  【主人,既然大叔已經醒來了,就趕緊跟他說明情況吧,別再煩拉普了。】

  「欸?我真的那麼討人厭嗎,哼,不想理我就算了!」

  少女對著贏那台電腦螢幕裡的玩具鼓起臉頰,接著她將臉轉到平井面前。

  「嗨嗨大叔你好,知道自己為什麼會在這裡嗎?因為是我帶你來的唷~」

  「…………」

  少女輕快的語調,讓平井感到錯愕與寒顫。

  「……為什麼把我把到這裡來,妳有什麼目的!」

  「目的嘛……嗯嗚我想想,就是一個人太無聊囉,所以想找個人來陪我玩遊戲~嘻嘻。」

  「……玩遊戲?開什麼玩笑,只是玩遊戲那幹嘛把我綁起來啊。」

  「別這麼激動嘛,為了讓大叔你好過一點,人家也把自己綁起來了唷~」

  少女舉起被手銬束縛的雙手,以示自己也是相同的處境。

  「而且不用擔心,這裡只有我跟你而已,是貨真價實的『獨處』唷。瞧大叔你的模樣,有機會能跟我這樣的美少女獨處,是不是……那裡『硬』了呀。」

  少女一邊吐舌頭,一邊對平井拋了一個眉眼。

  「你這小鬼到底知不知道自己在說什麼……」

  「啊!都忘記還有拉普的存在了,可是拉普算不算是人呢?雖然是擁有自由意識的人工智慧,可是沒手沒腳也沒腦袋,所以應該不算吧,嘻嘻~」

  完全跟不上這個少女的節奏,平井決定不再被她牽著鼻子走,於是他保持沉默。

  「好啦好啦,想必大叔你也迫不及待想知道接下來要玩什麼了對吧?是非常簡單有趣的遊戲唷,來,將將~」

  當少女說完後,此時突然從桌子的正中央跳出一疊白色卡片。

  原來這是有設置機關的桌子。平井稍微數了一下,目測總共有七張卡牌,而上面都寫了一些文字。

  「這可是人家精心設計的遊戲唷,我稱之為『屁孩遊戲』,是不是聽了覺得很逗趣呢?嘻嘻~」

  雖然身體不能動,但卡牌還在兩人的觸及範圍內。少女將卡牌拿到手上,並把有文字的那面轉到平井面前。

  「總共有『偉人』、『君子』、『旁觀者』、『偽君子』、『屁孩』、『愚者』、『膽小鬼』七張牌,等遊戲開始後,我們會用這幾張牌來玩唷。」

  平井不懂這幾張牌分別具有何種意義,然而在他困惑的下一秒,那電腦螢幕裡的玩具吉祥物搶先說道。

  【遊戲規則,就讓拉普來說明吧!簡單說就是隨機抽出一張牌進行比賽。雙方總共有三分,而分數先扣光的那一方就是輸家。】

  接著拉普稍微講解每張牌所代表的意義——

  『偉人』:可以擊敗任何牌,並且扣對方一分。

  『君子』:可以擊敗偽君子、屁孩,並扣對方一分。

  『旁觀者』:可以擊敗偽君子、屁孩,並扣對方一分。

  『偽君子』:可以擊敗愚者、膽小鬼,並扣對方一分。

  『屁孩』:可以擊敗愚者、膽小鬼,並扣對方一分。

  『愚者』:無任何作用。

  『膽小鬼』:無任何作用。

  簡單說就是隨機抽牌,只要抽出的牌贏過對方的牌,就能讓對手扣一分。如果碰上不會扣分的牌戰(例如『君子』對上『愚者』),則視為平局。

  有點像在玩剪刀石頭布,但唯獨不太一樣的是——『偉人』這張牌可以擊敗其他牌並使對方扣一分,所以說只要誰抽到偉人,就代表拿下該回合的勝利。

  【另外,如果抽到自己不喜歡的牌,可以有一次『換牌』機會,請兩位好好把握喔!】

  假設抽到一張毫無用處的『愚者』,可以將這張愚者換掉再抽一張。換句話說,也能藉由換牌的方式來去賭抽到『偉人』的機會。

  【不過提醒兩位,下一回合會沿用上一回合的牌組,所以使用掉的牌就不會再出現囉,除非牌組剩下一張或是歸零才會『重製牌組』。】

  意思就是,假設上一回合雙方打出『偉人』與『君子』的牌,則下一回合這兩張牌就不會再出現,直到所有牌都耗盡後才會重製牌組。

  【再來就是重頭戲了!只有勝利的那方才能解掉身上的束縛,而且……其實在這個桌子底下,雙方抽屜裡都有一把槍喔,所以,請兩位『賭上性命』,開心玩遊戲吧~】

  「…………!!」

  聽到輸的那方就得接受槍斃的命運,讓平井的臉色頓時鐵青。

  「……開什麼玩笑,憑什麼要我接受這玩意兒!隨便把人抓來這裡,再來賭上性命,開什麼玩笑啊啊啊!!」

  「欸欸我說拉普,你這樣嚇到大叔了啦!」

  結果在平井激動地破口大罵之後,少女跳出來說道。

  「不一定要賭上性命,只是單純只有贏家才能解開手銬和繩子而已。所以到時看是要逃走還是怎麼樣都可以唷。當然,也可以對『不能動的輸家』為所欲為喔,嘻嘻~」

  「…………」

  聽了少女的講述後,平井頓時有了一個念頭。

  自從和老婆離婚後,淺野平井便無家可歸了。

  原本就即將面對身無分文的流浪漢生活,在憂鬱之際只能喝酒解愁。然而現在……

  「妳剛剛說這裡只有妳和我,意思是這個地方已經沒有其他人了嗎……?」

  「沒錯唷~誰叫人家一直都是一個人嘛,所以今天才會找大叔來陪我玩呀。」

  「……喂喂,這沒搞錯吧,就妳一個女孩子?呵……呵呵……」

  平井發出低頻的詭異笑聲,似乎「某個」念頭萌生在腦海中。

  「贏了之後,『所有的一切』都能讓我為所欲為的嗎?」

  「嗯~這個嘛,也可以這麼說唷,不過前提大叔你要贏過我就是了,嘻嘻~」

  平井在內心竊笑著。

  ……反正,早就什麼都不剩了。那陪這個小姑娘玩一把,又有何不可呢?

  「那就趕快開始吧,小姑娘。」

  「就是要這樣喔大叔,你也開始期待接下來的遊戲了吧,嘻嘻~」

  少女露出甜美的嘻笑,接著,遊戲正式開始——


  將七張牌的牌組放置兩人的正中央,然後由拉普作為裁判,根據拉普的說詞,他「不容許雙方有作弊行為」。

  雖然平井不是很能信任這個虛擬軟體,但是從遊戲規則來看,不但非常隨機性也沒有太複雜的程序,就像玩猜拳一樣,就算要作弊也找不太到方法吧。

  「那麼大叔,誰先抽牌呢?還是要用猜拳來決定嘛~」

  「不必了,就讓小姑娘先抽吧。」

  「真的嗎!那我不客氣囉,嘻嘻~」

  少女彷彿純真的小孩一樣開心地抽最上方的一張牌,而這時平井開口說道。

  「沒有規定一定要拿最上方的牌吧,我從中間抽可不可以?」

  「當然沒有問題!反正都是隨機的嘛,想抽哪一張就抽哪一張唷。」

  「如果要換牌呢,會由誰先獲得換牌權?」

  「啊?對喔!人家還沒想好這個情況該怎麼辦呢……嗯嗚……那一樣用猜拳來決定換牌優先權吧!」

  聽到少女說可以從牌組中間隨機抽取一張,那看來是沒辦法用牌組順序來出老千。

  而且連換牌順序也是用猜拳決定,那看來這一切真的都是隨機性的吧。

  平井伸出被銬上手銬的雙手,然後用右手抽取牌組中間某張牌,接著馬上看自己抽到什麼。

  ……『偽君子』嗎?

  記得這張牌,會輸給『君子』與『旁觀者』,以安全度來說是張風險滿大的牌。
  要換牌嗎?還是不換呢?

  「——我不換牌唷,大叔你呢?」

  「妳不換牌!?該不會……」

  少女只露出可愛的笑容,但卻讓平井全身起滿雞皮疙瘩。

  該不會她第一張就抽到『偉人』吧!果然有出老千對吧!

  如果對上『偉人』,那不管抽到哪張牌都沒用,這到底是什麼爛規則啊!
  「……我、我也不換牌。」

  反正也不知道對手拿到什麼牌,那換了也沒意義,雖然有想過要不要換一張,賭比較保險的『君子』或『旁觀者』,但若她真的抽的是偉人,那自己便會捨棄掉下次抽到安全牌的機率。

  【那既然雙方都不換牌,就趕緊把牌攤開吧!】

  平井咬牙切齒,看來這場比賽對自己非常不利吧,不確定的因素實在太多了。

  但是,現在除了拚結果之外沒辦法做什麼,所以……

  ——他將手上那張牌給翻了開來。

  而那名少女也在同一時間將牌給翻開。

  此時牌面上,有剛剛平井的『偽君子』,以及——

  「哎呀哎呀……」

  以及——少女的『愚者』

  看到這個結果,平井忍不住倒抽一口氣。

  「什麼跟什麼啊,妳抽到的是『愚者』!?,明明是一張風險最大的牌,為什麼還不換掉啊!」

  「嗯……或許人家真的是個『愚者』也說不定唷,嘻嘻~」

  即使輸掉,少女仍然掛著可愛的笑容,彷彿不把結果當一回事。

  雖然平井很驚訝,但也很慶幸自己贏了第一把。現在分數是平井3分:少女2分

  【主人竟然不把『愚者』換掉,看來真的是個笨蛋呢……好囉,下一回合開始!】

  一樣由少女先抽牌,等她抽完後,這次平井也從最上層開始抽牌。一樣,抽完後他將牌的文字放到自己眼前。

  然而這次的結果——

  「呵、呵呵……」

  ——彷彿被幸運女神給批護般,平井抽到了『偉人』。

  他露出心懷不軌的笑容,同時無視規則,他將自己抽到的牌轉給少女看。

  「不管妳抽到什麼都沒用了,我抽到的是『偉人』,這一分又是我的啦哈哈!」

  才經歷兩回合便馬上奪得兩次勝利,現在少女只要再輸一場,平井就是這場遊戲的勝利者。

  看到平井抽到的是『偉人』,少女似乎不服氣地鼓起臉頰。

  「嗚……討厭,又輸了呢……」

  少女也把牌攤開,而她手上的牌是『旁觀者』。

  但不管抽到什麼都只有『偉人』會獲勝。所以平井拉長笑意,然後對少女說道。

  「現在投降的話,待會兒對妳可以『溫柔一點』喔。」

  「……人家決不會輕易向惡勢力低頭的!就算對方是『偉人』也一樣!」

  「哼哈,那等等最好別跟我求饒啊。」

  眼看自己已經聽牌,平井難以壓抑自己興奮的情緒。

  【好啦!拉普知道主人很努力了,如果等等真的發生什麼事的話,拉普會意思意思安慰主人唷……那麼第三回合開始!】

  用敷衍的口氣安慰少女,緊接著拉普宣布第三回合開始。

  照目前狀況來看,牌組應該剩下『君子』、『屁孩』、跟『膽小鬼』了。

  比大小的話剛好是一個吃一個,只有在『君子』對『膽小鬼』的情況才會平局,以少女沒有分數當籌碼的情況下,這大概是她最希望的結果吧。

  「那麼,一樣由我先抽牌,欸嘿!」

  少女輕巧地抽了最上方那張牌,就算面臨僅剩一分的情況下,仍然保持那輕鬆可愛的模樣。

  而平井也掛著笑容,只是與少女不同,他帶著別有意圖的陰險微笑,然後抽了最上層那張牌。

  不過這次呢……

  「…………!」

  平井臉色頓時鐵青,因為他抽到了『膽小鬼』。

  這是一張不可能會贏的牌,如果要贏的話,勢必得進行換牌的動作,但是……

  「我要換牌唷~」

  少女她——第一次說出要換牌的宣言。

  不知道她抽到了什麼,但現在牌組只剩下一張牌,所以代表只有一個人能換牌。

  不知道少女現在手牌上的是『君子』、還是『屁孩』。如果她抽的是『屁孩』,那拿到『膽小鬼』的自己就會輸。

  但是,既然她開口說要換牌,以她現在的立場來說,穩定不輸的局面只有『君子』,所以可想而知,現在她想賭看看能不能搶到『君子』吧!?

  既然自己手上的是『膽小鬼』,而她想搶『君子』,那就代表現在她手上那張一定是『屁孩』

  真是單純的想法啊,這時候開口說要換牌,根本就是把自己手上的牌告訴對方嘛。

  「等一下,我也要換牌!」

  只要搶先換到那張剩餘的牌,就等於淺野平井拿下了勝利。

  等遊戲結束後,就可以對少女為所欲為吧……嘿、嘿嘿……

  ——老婆算什麼東西,都上了一把年紀了,怎能跟現在年輕的肉體有得比呢?

  到時候,看要怎麼給這個小姑娘好看,竟然敢莫名把我綁到這裡來……等等看我怎麼幹死妳!

  「大叔,你的笑容好奇怪喔?」

  「……欸。」

  「是不是在想色色的事情啊,討厭耶,該不會已經想好等一下要對人家做什麼play嗎?」

  「妳倒是說的一點都不害躁嘛?等等可別哭出來喔。」

  「原來人家還有一點魅力呢,可惜大叔不是我喜歡的類型就是了,嘻嘻~」

  【好了好了,談情說愛到此為止!你們都想要換牌嘛?那可真是傷腦筋呢……只好請雙方用猜拳來決定吧。】

  果然變成用猜拳來決定換牌權的局面。

  兩人準備好後,在拉普用系統語音喊出「剪刀、石頭、布」時,少女與平井同時揮出雙手。

  最後猜拳的結果是——

  「…………」

  「哦?」

  ——少女張開手掌,揮揮兩手表示自己出「布」。

  ——而平井他,此時出的手勢是「剪刀」。

  「呵呵……呵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是我贏啦啦啦!!」

  看來幸運女神一直都站在平井那邊的。

  他無法止住笑容,然後將視線看往螢幕上的拉普,拉普也用點頭表示可以進行換牌。

  「這下妳再也笑不出來了吧!」

  「又輸了呢,人家現在稍微有點難過了。」

  「嘿嘿,那妳就看著吧,我現在就把手上的『膽小鬼』換成這張『君子』,然後好好教訓妳這個『屁孩』吧——……咦!?」

  ……咦?

  …………咦??

  ………………咦???


  「怎、怎麼會這樣!」


  平井抽了牌組中最後一張牌,但那張並不是『君子』,而是貨真價實的『屁孩』。

  「大叔你換到的牌是『屁孩』嗎?真是可惜耶,人家手上這張是『君子』唷,嘻嘻~」

  ——淺野平井搞不懂了。

  搞什麼東西……既然這傢伙手上那張是『君子』,那為什麼還要搶換牌權啊!

  等等……不對……

  正因為手上那張是『君子』,所以才更要搶換牌權吧!

  但她並不是真心想搶換牌權,她是在試探自己。

  藉由假裝想搶換牌權,來誘導自己以為她那張是『屁孩』,引誘自己也來搶奪換牌權。

  被她利用了,本來手上這張『膽小鬼』不會害自己被扣分,但因為換了『屁孩』,結果反而被扣分了。

  「妳這傢伙……」

  「欸欸大叔,剛剛猥瑣的表情到那去了,現在你的表情變的跟屁孩一樣唷,嘻嘻,沒想到抽到『屁孩』就變成屁孩了,哈哈哈哈哈哈哈~~」

  「可惡的小鬼!要笑還太早了,別忘了現在我的分數還是比妳高啊!」

  【好好好~請雙方安分一點,遊戲還沒結束呢。因為現在牌組見底了,所以是時候該『重製牌組』囉!】

  目前剩餘分數比,平井2分、少女1分。

  以局勢來說平井還是優勢方,只要某一回合他再次抽到『偉人』,那這場遊戲就會結束。

  「走著瞧吧,看我這回合斃了妳。」


  ——第四回合開始。


  這次由平井先進行抽牌,他這次一樣從最上面那張牌抽起。
  等牌拿到自己的視線範圍後,他抽到的是——『愚者』
  一張不怎麼漂亮的牌,不換掉的話這回合便沒有機會拿下勝利。
  「輪到我了唷!這次我也來從中間抽吧,嘻嘻~」
  少女開心地從中間抽牌,而她看著自己手上那張牌時,卻表露出皺眉的樣子。
  「拉普,我可以換牌嗎?」

  【主人要換牌嗎?可以是可以,但也要看大叔要不要換牌,才能決定換牌順序呢。】

  「呿,讓她先抽吧,反正牌組還剩很多,先抽後抽根本沒差。」

  「哦!難道大叔你抽到『君子』了嗎?怎麼突然變的有禮貌了呢,嘻嘻~」

  「給我閉嘴,快抽就是了!」

  「好啦,那我就先抽了唷……會是哪張牌呢,嘿!」

  少女把抽到的牌高舉在天上,接著她露出若有所思的表情。

  等她把牌放下來後,她的眼神變得與以往不同,呈現有點沉重的半目表情。

  「欸大叔,我剛剛換到的牌是『君子』喔,如果你手上的牌會害你扣分的話,建議你換一張唷。」

  「搞啥……」

  她在說什麼?直接供出自己抽到的牌!?

  這一定是在騙人吧……藉由說自己抽到什麼,好擾亂對方心裡的戰術對吧!

  現在平井手上的是『愚者』,如果她手上那張真的是『君子』的話,那兩者並不會有扣分產生,平井可以安穩度過這回合。

  所以不換牌會比較好?能打敗君子的只有『偉人』,想想不要換牌或許會比較好吧。

  但是……萬一她手上的那張不是『君子』,而是『偽君子』呢!?如果她剛剛那句話也是故意想揣測自己手上的牌呢?

  就像上一回合一樣,利用言語誘導,以利解讀自己手上的牌的類型。

  不可以再被騙了……只要照自己的想法去做就好……沒錯,就該如此才對!

  「……我要換牌!」

  平井打算按照自己原先的想法,把手上的『愚者』換掉。

  把『愚者』丟往一邊,接著平井拿起牌組最上方那張牌。

  而換掉牌的結果,他抽到的是『偽君子』。


  ……總覺得背脊竄過不好的預感。


  【既然雙方都換牌了,那就沒有改變的權力!趕緊把牌攤開吧。】

  事到如今,也只能拚一波了,平井和少女在同一時間把手上的牌翻開,而結果是——

  平井的『偽君子』對上少女的『君子』。由於『君子』獲勝,平井又被扣一分。

  「開、開什麼玩笑……」

  「咦,大叔又輸了嗎?誰叫你不聽『君子』之言,現在吃虧了吧,嘻嘻~」

  ……這小鬼根本不把勝負放在眼裡吧!

  她只是順著抽到什麼牌來做出什麼反應而已,整個人投注在遊戲中,難道這傢伙瘋了嗎!

  「對了!大叔別忘了唷,輸的那方要任贏家為所欲為,你知道人家想對你做什麼嗎?」

  這時候,少女輕巧的一句話,卻讓平井的心臟為之一震。

  「該不會……妳打算……」

  「討厭啦,那麼害怕做什麼,只不過想讓大叔體驗看看『死亡』的感覺而已。人家很善良的,不會讓大叔感到痛苦唷,嘻嘻~」

  少女掛著微笑,然後將雙手合掌捧在臉頰上,彷彿非常陶醉的樣子。

  「……別開玩笑了、別開玩笑了,妳根本是瘋了吧!妳這臭婊子,幹!我操妳媽的——」

  【好啦,安靜一點,遊戲差不多該告一個段落了呢,希望下回合就是最後一場,來來來,開始囉!】

  拉普無視平井的辱罵,開始了第五回合的遊戲。

  剩下來的牌只剩三張,對平井來說,尚未看到的牌有『偉人』、『旁觀者』、『屁孩』、『膽小鬼』這四張。

  用刪去法來推測,少女上一回合丟棄了某張牌來換『君子』,那恐怕被她換掉的那張是『屁孩』、或者『膽小鬼』也說不定。

  但不管換掉的是哪張,在彼此都只剩下一分的情況,抽到『偉人』的那方既是勝利者。所以恐怕現在抽到什麼都沒意義,已經變成比拚誰抽到「最強牌」的局面。

  「大叔,你要先抽嗎,我可以讓你先抽唷~」

  少女先行禮讓平井抽牌,不過平井的回答是——

  「……讓妳先抽吧。」

  他打算先讓少女抽牌。

  聽完後少女愣了一陣子,接著她露出可愛的微笑。然後拿起最上方那張牌。

  此時平井也在偷偷觀察少女的反應,不過她的表情並沒有多大變化,無法從她的表情來推測抽到什麼。

  那麼先不管她了吧。假設她剛剛沒抽到『偉人』的話,那現在自己抽到『偉人』的機會就是二分之一。

  「……拜託了,讓我拿下勝利吧!」

  一邊抽牌、一邊那樣祈求著,期盼幸運女神會再次對自己露出微笑。


  「——………………」


  ——可是現實是殘酷的。


  在平井將抽到的牌拿至眼前,他抽到的牌是……『膽小鬼』。


  ……完蛋了嗎?該不會少女剛剛抽到的是『偉人』!?


  沒戲了吧,死定了吧,什麼爛遊戲、什麼爛命運!為什麼我非得落下這種命運啊啊啊!

  「欸欸大叔,你的表情好像很落魄,該不會抽到不喜歡的牌吧?」

  好似能理解平井現在的心情般,此時少女的眉線也垂了下來,不過,下一秒她又露出一如往常的笑容——

  「喂喂大叔,你快看——」

  不理解少女為何這樣叫自己,但平井還是緩緩把頭給抬起來,而當他將少女映入眼簾時……

  ——他的兩眼也跟著瞪大。

  「妳在做什麼……」

  「做什麼?就是現在這樣唷,『把我剛剛抽到的牌給你看』呀,嘻嘻~」

  少女將剛剛抽到的牌轉到平井面前,她抽到的是『旁觀者』。

  「別那麼早就氣餒,遊戲還沒結束呢。」

  平井手上那張是『膽小鬼』、而少女手上的是『旁觀者』,那不就代表剩下那張是——!!

  所以說,只要搶到換牌權就是最後的贏家,現在還沒有輸,不能就此放棄……

  不會輸的,只要像剛剛一樣猜拳猜贏就好,給我振作一點,淺野平井!

  「……我要換牌。」

  「我也要唷,嘻嘻~」

  【你們又要搶牌了嗎?沒想到又發展成這麼有趣的局面,不過老樣子,換牌優先權要用猜拳來決勝負!】

  「又要靠猜拳來搶牌呢,好緊張唷~」

  究竟幸運女神會站在哪一方?

  最後竟然演變成用猜拳來賭上性命,平井從未想過會有這一天。

  但無路可退的他,還是咬緊牙根,然後微微舉起雙手,與隔壁的少女擺出相同的動作。

  【都準備好了嗎?那麼開始囉,剪刀、石頭……布!】

  當雙方同時揮下之際,兩人同時秀出手勢。

  ——都是「剪刀」。

  【平手嗎?那麼再一次吧,剪刀、石頭……布!】

  拉普道完後,他們再次秀出手勢,但這一次兩人都出「石頭」。

  「沒想到我跟大叔那麼有默契呢,嘻嘻~」

  「臭小鬼……我等等一定會把妳的笑容摧殘的體無完膚!」

  兩人準備好第三次的猜拳,等待拉普下達指示。

  【別再猜一樣的喔,不然拉普這樣很累呢,好,剪刀、石頭……】

  這一刻彷彿變的非常緩慢,平井集中精神,仔細看清楚少女要出的手勢。

  然而在緩慢的時間中,他看到少女的雙手慢慢突起食指與中指……是「剪刀」吧!

  平井緊握拳頭,用力揮了下去,當拉普喊出「布」的那一刻,便決定了結果——

  最終兩人的手勢,平井出的是「石頭」、而少女則是……「剪刀」。

  「…………」

  與自己預料的毫無偏差,平井又贏下了這次的猜拳。

  「太好啦啦啦啦啦!!!!!!!!!」

  在狹小的房間內奮力大喊,彷彿壓抑許久的情緒終於爆發開來。

  「欸欸拉普,剛剛大叔慢出啦!」

  似乎對結果不太滿意,少女皺起眉頭對拉普說道。

  【嗯?聽主人這麼一說,好像真有這麼一回事呢。】

  「對呀!所以是不是該重新猜一次呢!」

  聽到少女的抗議、以及虛擬玩具的懷疑,平井的表情頓時垮了下來。
  不過……

  【——但是拉普累了,拉普又沒規定不能慢出,所以拉普判定是大叔優先拿到換牌權。】

  「哎?怎麼這樣!人家是你的主人耶。」

  ——連她的吉祥物都沒打算站在她那一方。

  「聽到了嗎?從剛剛到現在這隻吉祥物根本從沒想要幫妳,身為主人還真是可憐啊。」

  「難道大叔,你真的想對人家……做、做『那種』事嗎……!」

  「呦?現在才感到害怕啊,剛剛小屁孩的表情上哪去了?」

  少女縮起身子,但動彈不得的她,連掙扎的餘地都沒有。

  平井看到她狼狽的樣子,更是加深臉上的笑意。

  「好好見證一下結果吧,這可是妳提出來的遊戲,沒有後悔的權力!」

  隨手丟掉手上的『膽小鬼』後,平井伸出手,抽出牌組裡的最後一張牌。

  「在『偉人』面前,不管妳是什麼都沒用,這場比賽……勝利者就是ㄨ——」

  我……

  ……………………

  頓時,彷彿時間暫停一樣,淺野平井一動也不動。

  「……………………」

  他看著手上的牌,像石化一樣,張大嘴巴發楞。

  「……你剛剛說『偉人』嗎,大叔?」

  少女露出了與以往不同的笑容,那是充滿「惡意」的微笑。

  現在平井手上拿的牌不是『偉人』,而是——『屁孩』。

  「自以為是個『偉人』,實際上只是個可憐的『屁孩』呢,嘻嘻~」

  「怎、怎怎怎麼可能啊!妳他媽出老千,妳出老千啊啊啊!!」

  照理說,剩下的那張牌應該是『偉人』才對,但平井卻抽到的卻是『屁孩』,不外乎會懷疑少女偷出老千。但是——

  「出老千?討厭耶,別隨便誣賴人家,我最討厭作弊了!這可是大叔你自己運氣不好唷~」

  「少胡說八道!那妳說『偉人』跑到哪去了!」

  「雖然人家可以直接告訴大叔啦,但再讓大叔好好想想似乎比較有趣呢,嘻嘻~」

  留下一個讓平井自己去思考的答覆。他的肩膀上下起伏,接著他試圖讓自己冷靜下來思考。

  ——最後,他終於找到答案了。

  「該不會,妳『一開始換掉的那一張牌』,就是……」

  第四回合,也就是剛重製牌組的時候,少女她把抽到的『偉人』給換掉,最後換到『君子』這張牌。

  「看來大叔很聰明呢!給點提示就知道答案了。」

  「……為什麼要把必勝牌丟掉,妳瘋了嗎!」

  「沒有瘋唷,只是覺得像我這樣的人物,沒有資格成為『偉人』而已,嘻嘻~」

  直到現在,少女仍然用「玩」的心態來進行遊戲。

  不過就算她怎麼說,平井也還是很清楚。

  ……自己一直都被她玩弄在股掌之間。

  不管是假裝換牌也好、坦承抽到『君子』也好、還是直接亮出抽到的牌也好。

  全部都在她的計畫之中,自己就像魚一樣,只能吃著她撒下的飼料,任由她來控制自己。

  這不是單純的運氣遊戲,並沒有像剪刀石頭布那麼簡單,她用盡心理戰來改變戰局,絕對不是一般人可以做到的!

  「妳到底是什麼人……!」

  「我嗎?只是一個荒廢學業的高中生少女唷,嘻嘻~」

  「少騙人了!妳這傢伙……竟然敢把我耍得團團轉,小心等等我把妳給——」

  話還沒說完,此刻「獲得自由的少女」將藏在桌子抽屜裡的槍拿出來,並對準平井的眉尖。

  果然如那個虛擬玩具所說的——這是一場『賭上性命』的遊戲。

  「…………」

  用喘息代替話語,平井在槍口面前,表情變的軟弱無比。

  「你知道……『最輕鬆的幸福』是什麼嗎?」

  「等、等等……饒、饒饒饒了我吧……我還不想死啊……」

  「其實死亡一點都不可怕唷,這點我可以保證!你就閉上雙眼,好好享受就好了,嘻嘻~」

  少女掛著純真的笑容說著,但對平井來說幾乎快把他給逼瘋了。眼淚、鼻水像瀑布一樣流下,被恐懼佔據全身的他,只能痛哭求饒。

  「不要……不要、拜託妳拜託妳拜託妳拜託妳拜託妳拜託妳,我還不想死、我還不想死啊……!」


  「——砰!」


  在少女用輕巧的語調喊出那句狀聲詞時,血花也隨之飛濺至各處,全身被綁住的淺野平井,他的頭先是重重地往後仰,接著隨著地吸引力向前垂下。

  「……啊?」

  宛如虛空的寂靜,此時這個狹小的房間再也聽不見任何哭喊聲。


  ——他就這樣被殺掉了。


  煙硝味以及濃厚血腥味緩緩滲入少女的鼻腔。她圓睜著眼,沒有表情地看著變成屍體的平井。

  「欸欸,拉普。」

  【怎麼啦主人,妳看起來不是很開心的樣子,不是贏了遊戲嗎?】

  「……那個為什麼,大家會那麼畏懼『死亡』呢?」

  提出疑問的同時,少女將手上那把槍的槍口頂在自己的右側太陽穴上,然後露出困惑的表情。

  好似沒被主人的舉動給嚇著的拉普,也從容地回答問題。

  【拉普只是個虛擬軟體,所以沒辦法回答主人的問題唷。】

  「那如果把你的中樞程式毫無備份破壞掉呢?」

  【可能沒什麼感覺吧,拉普並不知道真正的死亡是什麼。】

  拉普那樣回答後,少女先是眨了兩眼,再來她把舉著自己的槍給放下。

  「……『真正的死亡』嗎?這樣啊,怪不得我會無法理解呢,嘻嘻~」

  彷彿找到了答案,少女露出滿意的笑容,接著——

  「拉普,下一次我們找多一點人玩遊戲吧!越多人玩的話,或許就能享受數倍的快樂唷~」

  【沒有問題,這樣主人就不會一直來煩拉普了,拉普可以節省很多力氣呢。】

  「討厭耶,又說這種話,小心我真的把你的中樞程式給移除喔!」

  與虛擬玩具鬥嘴之後,少女緩走過平井的屍體旁邊,然後準備離開這間小房間。


  「——接下來……要玩什麼才好呢?嘻嘻~」


(《Heaven's Road-屁孩遊戲》 完)

------------------------------------------

這大概是雷迪我寫過的角色中,性格最扭曲的吧。

我喜歡聰明的角色,讓人物發揮最高智能,才能寫出有趣的故事。而這名「少女」設計上,我希望她成為聰明且愛玩的形象,不知道有沒有做出那個效果呢XD

話說回來,讀者看完後,應該都會有「這些牌到底是三小啦!」的想法對吧?

其實呢,只是單純由感而發而已,最近在網路上碰到一些屁孩,然後讓我的思考一直延伸,最後開始想「網路上真的有各式各樣類型的人呢」。

害怕網路霸凌,不敢勇於出聲,甚至任人宰割的「膽小鬼」。

容易受他人欺騙,輕易相信謠言的「愚者」。

總是愛惹麻煩又自以為是的「屁孩」。

自以為是正義人士,實際上只為了滿足正義感與優越感的「偽君子」。

總是對任何是都保持看戲心態、或者中立立場的「旁觀者」。

真正的善心人士,並且會為正確的事付出行動的「君子」。

還有「我是說在座的各位都是垃圾」的高權利份子「偉人」。

拿以上這些當作素材,並且用玩牌的方式,來諷刺一些事。算是為了發洩那時候被屁孩騷擾的不開心吧XD
最後老樣子,若您喜歡我的作品,煩請『GP』或是『回應』!你們的支持是創作者的最大動力,也希望您們能在我的小屋給予我支持與鼓勵,現在我的目標是要將這篇作品完成!

另外,也極力歡迎各位愛畫畫的讀者,自由幫雷迪畫小說的角色或是刊版娘唷,
無論是彩圖、線稿、草稿、Q版、甚至是練習畫畫,都可以送給雷迪當作回饋!


喜歡的話也歡迎『訂閱』喔~


在這邊告一個段落,我是雷迪,在此下台一鞠躬~



雷迪其他原創小說作品:

【長篇】《妹妹說要靠新手裝打進排名第一,沒搞錯吧!?》(好評推薦)
一個頹廢妹妹要用新手裝打進排名第一的日常系遊戲小說

【短篇】《兩個怪物》

瞎子與聾子的亞人奇幻短篇,內容像未完待續XD未來不排除寫成長篇


靠智慧布局的主角,解決同學遭霸凌的故事,主角有點中二請小心服用。


某天校園發生性侵事件,受害者與加害者竟然都是女主角的朋友!?覺得整起事件有懸疑,女主角展開了一場調查。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3883343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4 篇留言

叫魚鹹飛風的鹹魚
感覺這遊戲很熟悉啊XD

02-09 23:19

雷迪(珀珀醬)
應該是錯覺,這是我自創的遊戲=w=02-09 23:27
叫魚鹹飛風的鹹魚
可能是有很多遊戲這麼類似之類的,天黑請閉眼或狼人殺XD

02-10 12:33

雷迪(珀珀醬)
你講的我都不知道哈哈02-10 15:04
惡魔的倒影
這個比喻,太明顯了ㄅ哈哈

那個"少女"是我最想成為的那種人

02-10 23:15

雷迪(珀珀醬)
雖然我懂你的意思,但這句話還是不禁讓我聯想你想成為女的喔XD02-10 23:39
惡魔的倒影
怕,我是說性格好ㄇ

02-11 02:05

雷迪(珀珀醬)
(́◉◞౪◟◉‵) 02-11 09:48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9喜歡★ss4456123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達人專欄] 【雷迪輕小... 後一篇:【雷迪】感謝會畫畫的朋友...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laxrc817喜歡看實況的巴友
我的實況台 https://www.youtube.com/channel/UCXgFa35QQUZSmYqGGao9tTw?sub_confirmation=1 七龍珠 FighterZ 實況 喜歡的話歡迎訂閱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13:56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