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21 GP

[達人專欄] 【同人】少女前線:Doll girl beats! 【EP1-1 新人的任務】

作者:77兆年輪迴的黑兔殿│2018-02-09 07:37:20│贊助:98│人氣:1068
  EP1 東方的天空
  EP1-1 新人的任務
 
 
  新曆四年 一月九日 亞洲/衛星都市 臺灣
 
 
 
  「呼哇哇哇!指揮官!有好多魚哦!」
  「哦哦!指揮官那個攤子的東西好香哇!」
  「指揮官!這裡有好多螃蟹!」
  「嗚啊啊啊!好痛啊!指揮官救命呀…!」
 
 
  為什麼司登妳鼻子會被螃蟹給夾到啊……?妳是用鼻子去抓螃蟹了是嗎?
 
 
  「嗚嗚…好丟臉…唔?」
 
 
  費了好番功夫把螃蟹從鼻子上拿下,本來哭哭哭啼啼的司登,很快被其它地方吸引。
 
 
  「指揮官!快看這個,快看這個!這是章魚對吧?」
  「啊!指揮官!那個看起來好厲害!白花花的小魚好可愛呢!」
  「指揮官!有龍蝦呢!好大隻哇!快看快看!是活的呢!」
 
 
  喂!司登妳別用鼻子去抓龍蝦啊!
 
 
  「嗚啊啊啊啊啊……指揮官────────!!!!」
 
 
  這就是待在戰場十九年的少女人形嗎?竟然因為臉太靠近海鮮,先後被螃蟹和龍蝦給夾住鼻子……
 
 
  感覺有點無力啊?不,為了能夠生活在新的地區,照理說心智雲圖會輸入與地區有關的資料才對,畢竟連在做重建手術時,我個人的預備資料庫(註1)有輸入與這個地方有關的資料。
 
 
  這地方叫以前被稱作高雄港,現在也叫高雄港…等等?這資料訊息會不會太複雜了點?打狗?高雄?南部?花之都?是個有許多歷史的都市吶……
 
 
  總而言之,兩人被丟在一個看起來很厲害的地方…唉,怎麼連自己都開始會自言自語了,這不就和司登一樣了?這副新的身體真的沒問題嗎?
 
 
  「老爹說,這裡的總後勤官,希露亞小姐,會充當我們的導遊,她應該早一步來這裡等我們了才是。」
 
 
  放眼望去,看起來活潑有生氣的市場,如果不是被指派來這,還真不知道這個世界還有如此有朝氣的地方。
 
 
  以往執行任務的地區,不論是俄羅斯、歐洲地區、南極戰線,每個地區都因為戰爭或鐵血肆虐而民不聊生,就算是已經將鐵血清除完畢的中國,也不曾見過這麼和平的景象。
 
 
  「指揮官指揮官!別只站在這裡嘛,反正任務也還沒下來,就陪陪司登吧!」司登蹦蹦跳跳地跑過來挽著我的手,強行把我拉去逛港口的攤位。
 
 
  這裡是個漁市場,攤位賣的大多都是漁貨,真正新鮮活跳跳的魚類,說起來,長時間在戰場上,我也只吃過MRE內的魚罐頭而已,長期在前線四處征戰的我,要吃上新鮮的魚肉或海鮮,基本上是不太可能的。
 
 
  另一個原因…似乎就是旁邊這活蹦亂跳的小丫頭了……
 
 
  「吶吶!指揮官,今天我們吃馬鈴薯燉魚吧!這些魚看起來很厲害呢!」果然…司登的中階心智雲圖裡能不能裝點別的料理呀?只裝得下馬鈴薯系列嗎?拜託…刪掉一些馬鈴薯吧!裝點新東西好嗎?
 
 
  不行,好不容易到了新地方,不可以再被司登搶走伙食的主導權了!真的不想一輩子都吃和馬鈴薯有關的東西呀!
 
 
  「咦…難道指揮官不喜歡司登做的馬鈴薯料理嗎…?」我內心吐嘈時,似乎把想法也表現在臉上了…司登略帶失望的臉蛋看著我,得給她一個好回答才行。
 
 
  「喜歡…」啊!雖然不想讓司登做料理,但照這回答的走向,接下來一定會讓司登掌廚啊!
 
 
  「啊哈哈…果然指揮官每天都吃馬鈴薯料理…還是會覺得膩呢……」
  「我是不是…該學一些新的東西呀……」
 
 
  司登說這話時非常自悲,她望著不遠處一個攤子前,那個攤子正在烤著非常香的東西,攤子前面站著一高一矮,從身後掛著的佩槍可以認出同樣是格里芬的少女人形,她們不是穿格里芬人形初始設定的衣著,而是穿著女學生校服,校服外搭的是學院配給的大外套。
 
 
  「不會的,馬鈴薯很棒。」司登沒聽到我的回答,非常誠懇,正經八百的回答。好奇心驅使她噠噠噠一溜煙地跑去那個攤子。
 
 
  啊,那冒失的司登和另外兩個人形聊起來了,不過較矮的那個人形老歪著頭,仔細看…她根本是睡著啦!
 
 
  她們聊沒多久,司登馬上對我揮了揮手,示意要我過去的樣子。
 
 
  「你好呀,是新來的後備軍官吧…喀喀喀,真辛苦呢,被派到這個地方來!」這個少女人形雖然穿著學院的制服,但我認得出她是誰。
 
 
  「初次見面呀,我是代替希露亞來迎接你的UMP9,哼哼,沒錯!就是前404小隊的那個阿九哦!更加多尊敬我一些吧!菜鳥新人!」
  「雖然是這麼說,但今後我們也算是一家人啦!有什麼要拜託的事別和我客氣呢!請儘管說唷!」
 
 
  她的聲線有些細細絲語,個性卻又十分活潑,這樣的少女聲線和個性融成了一種微妙的搭配。髮型和印象中一模一樣,茶色的雙馬尾;右眼有一道小小的傷疤,和髮色一同色調的茶色瞳孔,眼神中透出了一絲漫不經心的氛圍。
 
 
  「是那位很有名的九妹呀?」前404小隊的優越戰績,早已作為格里芬新人軍官的教學,被編入了課程中,UMP9在指揮官之間更是赫赫有名。
 
 
  「哦!原來我那麼有名呀!G11妳看,我就說我很厲害吧!哼哼哼,接下來就算要搶下這個地方的指揮權也是易如反掌呀!」
  「唉呀…剛剛說要搶指揮權的話還請新人你保密呢,那是玩笑話玩笑話!」
  「喂喂,G11妳別睡啦!」
 
 
  在九妹旁邊的少女人形同樣是前404小隊的成員,但教材上只記錄了G11的功業,沒有詳記她的個性……
 
 
  小小一隻,大白天的就能夠站著呼呼大睡,甚至連九妹兩手拉著她的臉頰要叫醒她,嘴裡還直喃喃著,啊啊…再…再五分鐘就好,然後又呼嚕嚕的睡著了。
 
 
  「話說新人你還沒介紹自己吧?這樣可不禮貌哦!我們都還不知道你們是誰呢!」
 
 
  「我嗎…嗯……」稍微想了一下自己的簡歷,開口說道:「我是代號157,列寧……」
 
 
  「呀呀…指、指揮官!不是那個身份呀!」司登急急忙忙從旁不停拉扯我的衣服:「啊哈哈…UMP9前輩妳好,我們是格里芬總部新指派來這裡的……」
 
 
  「我不是在問妳!」九妹的眼神在我口誤的瞬間出現敵意,她已經把背後的UMP9衝鋒槍給上膛好,在這裡,她隨時都可能開槍:「再說一次,我剛沒聽錯對吧?重新說一次。」
 
 
  槍口對準了我的腦門,手指也已經在護弓旁準備,眼前的九妹和剛才活潑好動的性格截然不同,這是人形們在面對敵人才可能會出現的表情。
 
 
  「我是…格里芬總部新指派來的後備軍官…代號101…名字叫作北条凜……」雖然以往身經百戰,但眼前的九妹也是不輸給格里芬最新銳人形的菁英人形,如果她真的有心直接開火交戰,我和司登可是完全沒辦法反擊。
 
 
  「什麼嘛!果然是我聽錯啦!啊哈哈哈!」九妹把槍重新背回身後,笑咪咪的樣子,和剛才充滿敵意的的神情,完全不是同一人。
 
 
  「不過呢…」九妹把手搭在我肩上,用了只有我倆能聽見的聲音又說了:「我知道的唷,代號157,列寧格勒。但,那不是幹得不錯嗎?那種情況,還能帶回兩名主核人形。」
 
 
  「這些事情只有極少數人知道唷,可別輕易洩露了。」說完後放開我,又自個兒笑著說:  「司登小姐,這個菜鳥新人要多麻煩妳了呢!」
 
 
  「是、是的!前輩!」司登右手擺眉邊,掌面對九妹行了個英式敬禮。
 
 
  「在這裡我們都是家人,不用這麼客氣啦!叫我九妹就好囉!」九妹笑笑地摸著司登的頭:「以槍型的年歷我也是後輩呢。」
 
 
  「小姐們,妳們的烤香腸三枝好囉!但有四個人呀要不要多烤一枝呢?」攤子的大叔是個光頭肌肉男,他穿著制式的格里芬暗紅軍用T恤,看來也是格里芬的人員。
 
 
  「不用麻煩了,把G11的那份給我們的新人就行啦!」九妹笑咪咪的從大叔那兒接過三枝香腸,分給了我和司登。
 
 
  「唔…!?」在旁邊打瞌睡的G11一聽到九妹這樣說,馬上驚醒過來。
 
 
  「我…我也要兩枝……!」慌慌張張,吱吱唔唔地對大叔比了二的手勢,另一手摸著自己的肚子,她的肚子不爭氣的咕嚕咕嚕叫著呢。
 
 
  「好了,該工作啦,工作工作!」九妹把香腸整枝咬在嘴裡,從學院包包裡頭拿出一份文件:「唔呣…這交接起來有點麻煩耶,我們一項一項來吧,北条軍官,我代替希露亞小姐稍微為你介紹臺灣地區目前的情勢。」
 
 
  「總之我們邊走邊聊吧,先去你們住的地方再說。」
  「喂!G11,邊走邊吃就算了,別邊走邊吃又邊睡呀!」
 
 
  我們跟著九妹,漫步在這個漁市港口,一路上的街景非常和平,彷彿人類與鐵血的戰爭從來沒發生過似的。
 
 
  九妹說明了臺灣目前的身份,身為重要的衛星島國,是亞洲區對抗有大量鐵血的日本以及被鐵血完全佔領的東南亞區域的第一線。
 
 
  整個臺灣經過兩年多的戰鬥,原則上中部以南已經完全沒有鐵血人形的蹤跡,但北部與東部城市有時仍然會有巡邏人形回報鐵血的蹤跡。
 
 
  只不過那些鐵血的餘黨都只是些沒有敵對意識的人偶,面對一般民眾也沒有開火過的案例,甚至有人民與鐵血人形交好的案例。
 
 
  但為了安全起見,這些鐵血被集中在北部城市一處為了它們而建成的大樓內,二十四小時都有人緊盯監視著,那些人形中,似乎還有名高等的鐵血人形在,但她和其它人形一樣,沒有任何敵意,但無同其口中問出情報。
 
 
  目前戰鬥用的人形多數部署在北部與東部,中部則是格里芬的私人軍隊駐紮著,而學院所在的南部也有身為主核人形,例如九妹,這樣子的人形在,也有一定基本戰力,不如說,學院內的人形若集合在一起,會比北部、東部、中部的梯隊更強力。
 
 
  中部是中國與格里分聯合的軍備工廠所在點,大多數的糧食以及槍枝彈藥大多從這裡自主生產,但為了供應臺灣的人口足夠糧食,大多數的槍械工廠已經改成了食品工廠。因此槍彈等後勤資源仍然要靠中國地區海運過來,但在總後勤官希露亞的調度下,至今還沒有出錯過。
 
 
  南邊大多地區已經被改為少女人形與人類們共同生活的地區,為了能讓大量的少女人形們融入一般人類的生活中,有些人形開始進行普通少女的生活,有著自己的名字,有著自己的朋友,有自己的小團體,甚至有些家庭成為寄養人形家庭。
 
 
  不過因為大量的少女人形生活在此,有時候撞見與自己相同型號的事情也是頻繁發生。
 
 
  因此,這些少女人形們,除非戰事發生,否則她們腦中共存著的那個記憶,身為人形兵器的記憶是不會被啟動的,她們在和平時代,就只是有著不同個性,隨著時間也會有不同打扮的一般少女罷了。
 
 
  學院的課程還是以主核人形的進修課程為主,這些主核人形隨時有著對敵意識,就如同剛才舉槍相向的九妹,但她們本身還是受限著一定的規範,九妹當時是被啟動了對國際死刑犯的敵意才會拔槍。
 
 
  「這些事關於臺灣區格里芬事項的簡報,北条先生有什麼問題要問的嗎?」九妹把幾張文件塞回包包裡,但她手上可還有一大疊呢。
 
 
  旁邊的司登看來是完全聽不懂這些東西,她的魂已經跑到一旁喧鬧的街道上了。
 
 
  「沒有問題的話接下來我要說有關日本的鐵血囉。」
 
 
  「格里芬在日本的勢力,大多已經撤離日本本島,只剩少數部隊支援日本部隊。援兵方面,中國與韓國會持續給予支援。」
 
 
  「在日本本島的地面建築物大多數已被鐵血給佔領,雖然緊急刪除關閉了機密資料,但近來一直接收到微弱的求救訊號,很有可能是躲藏在地下掩體的友軍發出。」
 
 
  「雖然軍方多次派出艦艇或空軍試著和訊號端連繫,可是鐵血部屬在岸邊的防禦設施讓軍方的艦艇完全無法靠近,電子甘擾也讓我們完全無法聯絡到本島的倖存者。」
 
 
  「鐵血非常的狡詐,那些妨害設施全部參雜在民宅之中,如果隨意攻擊,很可能會波及無辜的市民。」
 
 
  「針對這些設施,總部之後會提出各種方針供我們執行,不過對新報到的你來說還太遠了些,新人你現在最重要的是在這個地區編成自己的隊伍。」
 
 
  「加油吧,一切重來是很辛苦的,資金方面的事還得等希露亞總後勤官親自和你說明,不過比起以前在總部的戰線還是輕鬆很多了,我們怎麼說都是一個龐大的團體在運作,互相支援是一定的。」
 
 
  重新編成自己的隊伍嗎?目前來講感覺比剛加入格里芬時還辛苦啊,至少還有總部的資源可以使用,就算是新人也會有基本的少女人形提供給新人編成屬於自己的隊伍去執行一些基本任務或後勤活動。
 
 
  在這裡,比新人時期更毫無頭緒,身旁只有司登,雖然是主核人形,但連個基礎的梯隊也沒有,別說是執行任務了,可能連幫忙後勤都沒辦法做到。
 
 
  「看你那副苦腦的樣子,是不是覺得比在格里芬新人時期還辛苦呀!」九妹看穿了我的心思,她哈哈大笑地又說:「別那麼緊張,在這裡不像以前西歐戰場或中國戰場時期,需要派出大量人形去執行後勤任務,在這個地方是只要有錢就好辦事!」
 
 
  「不好意思,我接一下電話…啊!希露亞小姐!您跑到哪裡去了?新人軍官都已經到了呢!」
  「您現在在辦大事?唉?我也想加入……真的嗎?那我在哪裡等您呢?」
  「這裡有G11,新報到的北条軍官,還有他的助手司登小姐…這樣呀……不用G11嗎?」
 
 
  電話那頭的就是原本要來迎接我就任的總後勤官,似乎是去辦其它事才請九妹過來,從九妹講話的口氣,這總後勤官氣勢比九妹強上許多。
 
 
  「走吧!我們趕快去和希露亞小姐會合!」
  「G11就把她丟在這裡吧,反正她睡醒後會自己走回家的,喀喀喀。」
 
 
  「等一下…可是我們的行李……雖然不是很多啦,但我們連住處都不知道在哪。」
 
 
  「咦?希露亞小姐沒告訴你們嗎?」九妹聽了我的問題感到很吃驚,我似乎不該問這問題的回答我:「就在我和G11的宿舍隔壁而已唷,所以把東西都……嘻嘻嘻!」
 
 
  九妹開始把我和司登背的背包、手上的手提行李全給卸下,然後把兩個背包一前一後的掛在站著完全睡著的G11身上,手提包也掛背在她的兩肩膀上……
 
 
  看起來像是在欺負G11,但看到那滑稽的模樣卻又讓人想笑……
 
 
  「等G11醒來後,她會幫我們把東西送回家的,到時候你們再來我房間拿就好!走吧走吧!希露亞小姐說那可是筆大生意呢!」
  「嘿嘿嘿,這下零用錢又有著落啦!」
 
 
  九妹叫一部無人自動化客車,帶著我和司登前去和希露亞後勤官會合。
 
 
  正午的大太陽強烈的照著,被留在原地的G11依然在原地站著呼呼大睡,不知道過了多久的時間,她突然驚醒過來。
 
 
  兩眼發愣的看著各種掛在自己身上的行李,沒有生氣發火,也沒有碎唸,就是乖乖的走著,對迎面而來的其它少女人形打了個招呼,走著走著,走了很長的一段路,天色漸漸暗了。
 
 
  迷迷糊糊的從學院旁的大道走過,恰巧是學院少女人形們結束課程的時間,學院校門口集合了形形色色的少女人形們,大多數的人形有著自主的打扮意識,除了一些較有特色的人形外,基本很難從外表直接認出她們是誰。
 
 
  就和一般的學生一樣,她們當中也會有各自的小團體,例如:帶頭的小隻馬粉長髮紅瞳,穿著白色有大量藍色六芒星軍裝的小小少女,高上她許多的藍長髮巨乳、不起眼的乖乖牌黃髮學生女孩。
 
 
  「哼,要不是真正的專家我到現場,不然那結果可不堪設想哩!」兩人正聽著小小少女自鳴得意說著今天發生的趣事。
 
 
  又或者是兩個小孩鬥嘴般的女孩,同年級的金髮,不穿校服反而穿著華麗新洋裝,就連身上的飾品都閃亮亮,一直和她旁邊同樣也是金髮,看上去樸素許多的女孩拌嘴
 
 
  「怎麼每次都是那件衣服呀?就算是學生,也該好好打扮自己的說!妳這樣是不會有指揮官看上眼的說!」
  「哼!至少我在指揮官或美國軍方中還是很受青睞的!妳這貧乳騷貨!」
  「啊?妳剛叫我什麼?妳這個巨乳老太婆的說!」
  「打架啊!」
  「打死妳的說!」
 
 
  啊啊…竟然在校門口直接打起來了,小朋友打架,從旁邊的人看起來還挺有喜感的。
 
 
  似乎又有一對活寶追鬧著跑出校門了,黑髮低雙馬尾的女孩追著一個亞麻色麻花辮的小女生。
 
 
  「巧克力!不是說要一起吃的嗎?怎麼可以一個人全部拿走呀!分給我一點嘛!嗚哇
  「謝謝款待!56姐!巧克力會好好享用這些點心的!」
 
 
  亞麻麻花辮的女生嘴裡還咀嚼著東西,捧在胸前的書包在跑步時掉了些東西出來…滿滿的糖果和巧克力?
 
 
  這些現象讓身上拎了四個大包包的G11看來也不那麼滑稽了,她傻呼呼的站在門口等人,好無聊呀…稍微瞇上眼……呼嚕嚕嚕……就這樣又睡著了?
 
 
  兩位穿著風格和其它人形明顯不同的少女從學院內慢慢走出來,一位比其他人形明顯小了好幾號,穿著黑色的軍服,目測只有一百二十公分,但她的氣質完全不同,彷彿是被高雅整潔的空氣所襯托的公主一般,優雅的銀髮,紅瞳透出淺淺的視線,一言一舉都如同貴族公主一般。
 
 
  在她身旁的女孩,同樣有著典雅的紫色長髮,紅瞳色的吊眼,若被她的銳利眼神直視,會感受到她強勢的性格;她身上的黑色軍服雖然不像旁邊的公主那般華麗,但也清楚表達了這位女孩精明幹練的行事風格。
 
 
  「所以公主妳說那個以前妳跟的那個指揮官今天調過來我們這區了?」
 
 「是的,雖然簡報上的名字、經歷還有資料全都不一樣,就連長相身高都改變了,但是和他一起調來的司登,有關司登的記錄和我所知道的一模一樣。」
 
  「怎麼可能嘛,是不是那個司登跟了一個新的指揮官?妳原本的那個指揮官只是個被全世界唾棄的渣滓耶!竟然讓近百個新銳人形被鐵血單方面消滅掉,我要是在場,肯定會搶在國際行刑前親自把他斃了!」
 
  「呵呵呵…跟著指揮官的司登雖然不是很厲害的人形,但畢竟跟隨那人十九年,幾乎每場戰役都參加了,怎麼說都是擁有主核人形資格的。」
 
  「所以說呀!像這樣的人形指派給老資格的指揮官也是一定的呀!怎麼會把那麼多經驗的人形派給一個新人呢?」
 
  「WA醬真是笨,我才說那個新人是我以前的指揮官呀,老資格。」
 
  「看來妳還真喜歡那位指揮官呀?嘛…也是啦,也不是誰都能從鐵血的大本營把人形撤出的…不然我也不會認識妳了。」
 
  「是呀…多虧了他……我才能安全從前線回來……有哪幾個指揮官願意和自己的人形同生共死……一人殺回敵人包圍的地方,就只為了把一位主核人形救出來呢?」
 
  「聽起來很厲害又很笨呢?如果我在場,砰砰!遠遠的就把那些鐵血的渣渣給幹掉啦!」
 
  「呵呵呵呵呵……」
 
  「公主,又是那我不太懂的笑聲,反正我就是沒遇到喜歡的指揮官嘛…我只是人形,我的目的只有完成任務罷了感情什麼的都是多餘的……」
 
 
  「所以說,傲嬌呀,呵呵呵呵!」
 
 
  「噢!看到那翹課的G11…了……?現在這是玩新式的處罰遊戲嗎?」
 
 
  「嗚…WA醬、公主……九妹的東西好重…幫我拿一點,拜託了!」感覺到那兩位特別的人形:WA2000與Kar98k走向自己,G11馬上從半夢半醒的狀態驚醒!
 
 
  「呵呵,果然翹課的孩子就該處罰呢。」
  「是啊是啊!好好感謝我哦,今天老爹吃錯藥親自來學院,可是我幫妳擋了下來哪!」
 
  「那個貪睡迷糊的G11和沒大沒小的UMP9又跑哪去了!是不是和希露亞後勤官又跑去幹什麼壞事了!唔哦哦!我可是難得要舉辦一個歡迎新人的歡迎會啊!這幾個小傢伙竟然又給我溜走了!」
 
 
  WA醬不知道在模仿著誰,這個動作把一旁優雅的公主給直接逗笑了。
 
 
  「我可是好不容易才阻止老爹舉辦的歡迎會呢!」原來WA醬說的是阻止歡迎會呀!
 
 
  「反正…快幫我拿嘛……被這些東西壓著…就好像有四個416在抱著我一樣……」
 
 
  「好,好!會幫妳的,我們快回去吧!」
 
 
  「幫我拿嘛……」
 
 
  公主和WA醬走在G11前面,不管G11在後怎麼請求,還是直直的往她們住的地方走,至少她們還有放慢腳步,和她保持同樣的速度在走。
 
 
  「唔…幫我拿啦…嗚嗚……九妹的東西真的很重……」
 
 
 
※   ※   ※
 
 
 
  我和司登和九妹又回到最一開始來到臺灣的港口,在這裡一直等到月亮高掛天空,原本朝氣蓬勃的漁市場在晚上變成了個像是隨時會出現幽靈的地方。
 
 
  海水的味道和未退去的魚腥味混雜在一塊,海面那頭吹來冰冷的風,這個漁市場完全沒有任何人在。
 
 
  「指揮官…這裡有點可怕……」司登縮在我身後,穿的單薄的她被冷風吹得發抖,噢…或許是這裡烏漆墨黑,伸手不見五指的關係。
 
 
  「九妹,我們在等誰?」
 
 
  三個人擠在一個收好的漁攤棚內,棚子內的魚腥味讓人難以忍受。
 
 
  「等希露亞小姐的信號。」九妹把蓋住攤子的麻布割開一小洞,她可以稍微看到市場外的動向。
 
 
  眼睛也漸漸習慣這黑暗了,九妹靠在棚架旁,隱約看到她雀躍不已的臉蛋,但司登就不這麼想了,十足的無奈,又冷又餓的,連今天該住哪兒都還不知道呢,還要該怎麼回報給總部呀?
 
 
  「指揮官…我們在這裡沒問題嗎?你還沒報到呢…而且老爹要我之後一定要和他回報的說。」
  「嗚嗚…第一天就這樣子,人家要怎麼和老爹說呀……」
 
 
  我也很頭痛啊,總覺得這希露亞不是一個很好搞的傢伙,先是放新人鴿子,又把自己叫去接待我們的九妹給叫去執行另一個任務……
 
 
  雖然有一半是九妹自己和她說要加入這個任務就是。
 
 
  「噓,有人來了!不是希露亞小姐…啊啊…新人你這樣太靠近我了!」
 
 
  我緊貼到九妹纖瘦的身子旁,和她一起從這個小洞窺視外面的情況。本來空無一人的漁市場,出現好幾個人。
 
 
  總共有六人,全部穿著黑衣服,其中有五個人兩手都提著手提箱,最後一人看不清楚手上是拿什麼。這六人似乎是在等著誰。
 
 
  「準備好要上了嗎?」九妹刻意壓著聲音,卻壓不住她興奮的心情。她從外套下掏了兩把手槍,Walther PPK,雖然只有七發彈藥,但卻是小巧好用的防身武器。九妹把槍交給我和司登。
 
 
  「嘿嘿嘿,這可是從那個變態傢伙身上借來的,可別弄壞啦,不然之後會被她給好好弄壞的!」
 
 
  變態傢伙,弄壞,所以說這兩把槍應該是從某個個性突出的少女人形身上借來的。
 
 
  「走囉!」九妹把自己的配槍UMP9上膛好,大剌剌的直接掀開棚子衝出去。
 
 
  「通通不準動!不然我要開槍啦!」嘴上這麼說,但她早就扣下板機了!
 
 
  噠噠噠的子彈在那六名黑衣人還沒來得及反應,直接招呼過去。
 
 
  滋──第一個被擊中的人倒下不停慘叫,九妹的子彈似乎不是普通的彈藥。
 
 
  「…我們被陰了…嘎啊啊啊!」九妹對著其中一人連續射擊,子彈全數完美招呼在他身上,那個人叫著比第一個人還難聽的叫聲,倒在地板上顫抖痙孿,感覺比死還要更加痛苦。
 
 
  步出黑暗的瞬間,九妹立刻放倒了三人,那三人倒在地板上同樣出現痙攣的現象。
 
 
  「你們兩個快點幫忙呀!雖然靠我一個人也能全部打倒,這可是給希露亞好印象的時候!」九妹追著另外拔腿逃跑的三人,子彈一樣不停射向他們,卻像是要留給我和司登的獵物一樣,沒有射中。
 
 
  「司、司登!要上了!」砰!司登跟上九妹的腳步,或許是還沒適應這黑暗,又或許是太過緊張,她開槍了,子彈並不是飛向那三個逃走的人。
 
 
  「嘎啊啊啊!打到我了!打到我了!噫嘻嘻嘻嘻…啊哈哈!好癢!救命!」子彈射到九妹了。看九妹地上的反應,我大概知道這幾把槍裡面裝的是什麼彈藥了。
 
 
  為了治安而研發的電擊彈,能有效制止行動的子彈,就算被連續擊中只會增加在體內流串的電流強度,並且會控制在不會讓人休克的恰好強度,被這種彈藥打到的人會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笨蛋!哪有人在黑暗中要求支援還不閃開火線的!」我跟著追上那三個人,跑過被自己人打中倒在地上的九妹時,不小心瞥到一眼她的表情。
 
 
  兩眼瞳孔失焦,舌頭和口水都出來了,阿黑顏?預備資料庫裡跑出了一條奇怪的訊息,不管了!先追上那幾個人再說!
 
 
  「快點上車!那三個人別管他們了!」「是誰洩露了我們的情報,難道是黑吃黑?」那群黑衣人慌張的跑向一台停在漁市旁的轎車。
 
 
  為了阻止他們,我也瞄準他們準備開火,但那沒提東西的人從車上掏了一把槍,砰!一聲巨響,子彈全砸在我做為掩護的木箱上。從打在箱上與擦過地板的火花,判斷了對方使用的是霰彈槍。
 
 
  接著又是一陣掃射,這次可不只是霰彈槍啊!這起馬是衝鋒槍的火力!
 
 
  「指揮官你還好嗎?噫呀!」司登跟了過來,但對方的火力非常兇猛,至少是兩把衝鋒槍的火力覆蓋在唯一能擋住我倆的木箱上。
 
 
  磅!黑衣人那裡傳出車窗被狠狠砸中的聲音,他們的火力停止了,似乎發生了什麼事情,稍微探頭察看,車子還在,不同的是,擋風玻璃前蹲了一個小女孩。
 
 
  白色的軍服上飾有以色列國旗的藍色大衛星(註2),連額前的頭髮上都是同樣的六星髮飾,還飄逸在空中的披風,她似乎是從上空降跳下直接落在車前,片狀的四片披風上,同樣全印飾了大衛星。
 
 
  「我說啊,我準你們走了嗎?」小小的身子,單手拿著一把輕機槍,槍口正對準車裡頭的人。
 
 
  「快滾下車!這是實彈,還是你們這群渺小的蟲子想被內蓋夫輕機槍近距離打成蜂窩?」和九妹一樣,嘴上說的和手裡做的完全不一樣。
 
 
  她手上那挺輕機槍早就對車內掃射了,厲害的是,子彈沒有殺死任何人。但那車裡的人應該被這近距離掃射給嚇尿了吧?
 
 
  「哼哈哈!很好很好!就是這樣!乖乖下車我就不會對你們開槍!啊哈哈哈!」才講完,子彈又噠噠噠噠的送出去,這寧靜的夜晚就只剩下她的狂笑聲、機槍聲,還有黑衣人們的啜泣聲。
 
 
  拿著輕機槍,一言不和就亂掃射的少女人形和她手上那挺輕機槍同名──內蓋夫。
 
 
  「是九妹讓這些人跑掉的嗎?太好了太好了,內蓋夫高興吧,妳的零用錢變多囉。」內蓋夫後方黑暗出走出一位身穿格里芬標準制服的女性,她正在手中的一本小冊子上寫著東西。
 
 
  「九妹的份要減掉99%,內內多10%,太好了,真的是太棒了呢!」
  「假藉要走私軍火,從買方那裡黑吃黑果然是最賺的吶!嗚嘻嘻嘻嘻嘻……」
 
 
  那女性笑聲帶了點魔性,和以前某個愛錢的後勤官有些相似……
 
 
  「誰在那裡!出來!不然我要開槍了!」內蓋夫注意到我和司登這裡的動靜,馬上把槍口指向這,和剛才一樣,嘴巴嚷著不出來就開槍,手指卻早扣下板機……
 
 
  噠噠噠噠噠──!子彈胡亂掃向我們,要不是我及時把想探身子的司登給拉回來,司登肯定會被那瘋子的實彈給打中。
 
 
  「停火吧內內,那應該是九妹電話李說的,新報到的軍官,她是自己人。」
  「是的,希露亞小姐,快滾出來吧!我不會開火的!」
 
 
  講完又是一陣掃射,我說妳這樣誰敢把頭探出去啊!快停火啦!
 
 
  「噢…唔……哈囉……希露亞小姐……」九妹捧了六大箱錢箱搖搖晃晃的從漁市轉角走過來,眼神還帶著被電擊高潮後的餘韻,看來那槍電擊的效果還挺不錯的。
 
 
  「不好意思呢…還要麻煩到妳們……」九妹搔了搔頭,看了一眼在躲內蓋夫的子彈的我和司登:「啊哈哈…對了對了,希露亞小姐,這位是新報到的北条軍官,還有他的…嗯…該怎麼介紹好咧?」
 
 
  「啊!還有北条軍官的老婆,司登小姐。」九妹天真爛漫的笑著,手指向木箱後的我們。
 
 
  「不…不是老婆啦!人家…人家還…還沒有和指揮官結婚……所以還不是……」司登滿臉通紅、慌慌張張、手忙腳亂的上前摀住九妹的嘴。
 
 
  「哦,原來是上車了還沒補票呀…」自個兒的胡說八道,連我也受不了跟著司登想把那張嘴給摀住。
 
 
  「新人…?」臺灣區的總後勤官:希露亞,她個頭不大,和九妹身高差不多,根據資料庫情報,她是個在十歲就加入了格里芬的天才少女,現年十七;身上的格里芬制服雖然讓她看起來比一般人老練許多,但終究藏不住幼嫩的童顏,藍髮馬尾,左藍右紅的異色瞳,從她飄移不定的眼神可以知道不怎麼在乎我這所謂的新人。
 
 
  「啊!糟啦!是老爹提過的新人!九妹!該怎麼辦?」本來正經八百,看起來比司登、九妹或是內蓋夫還可靠的後勤官,突然大叫道:「我、我都忘記了!沒辦法嘛…這次黑吃黑我可是賺進了大把鈔票呢!」
 
 
  原來鈔票比新人還重要啊…?
 
 
  「您好,希露亞小姐,我是從格里芬總部調來臺灣區支援的軍官,代號101,北条凜……」
  「旁邊這位是我的…助手,司登MKII」
  「希露亞小姐您好!我是司登,還請多多指教!」
 
 
  正式卻不太搭時間的自我介紹,眼前的希露亞壓根沒放在心上,在正仔細寫著手上的小冊子…
 
 
  對著小冊子思考了一會,看了一眼九妹,再看一眼內蓋夫。
 
 
  「內內,對付這些要買私槍的買家,妳是專家吧?看妳怎麼處理囉,我覺得太麻煩了。」說完,從其中一口錢箱裡拿了一整疊的鈔票塞給內蓋夫,內蓋夫看了整疊錢一開始還有些愣住,很快的回復過來。
 
 
  「當然!這方面我也是專家呢…」然後她自個兒把那三個嚇尿的走私買家給綑綁住,戴上黑頭套,就連前幾個被九妹電暈的人也如法炮製,接著她開著黑衣人的車離開漁港。
 
 
  「九妹!」
 
 
  接著希露亞又叫了九妹,完全不理會我和司登……
 
 
  「任務出錯要扣錢的呢…嘻嘻嘻嘻嘻……」一邊說一邊邪惡地笑著:「不過看在妳幫我迎接新人,所以還是謝謝妳囉。」
 
 
  一樣是拿了一大疊的美鈔……然後從裡面抽了幾張出來。
 
 
  「扣99%,這些是妳的。」
 
 
  「唔……希露亞小姐我…」九妹看著手上不到五張鈔票,噘著嘴面有難色地說。
 
 
  「乖,歡迎新人的派對我會準備得豪華點。」希露亞摸了摸九妹的頭,笑咪咪地說道。
 
 
  「真的嗎!咿耶!」還真好打發啊?
 
 
  「最後,這位新人。」終於輪到我了嗎?從早折騰到晚上…我終於能正式報到了!
 
 
  「今晚你見到的事,假的,都是假的呢!如果洩露出去,內內可又有差事要做了呢!」視線完全沒在我身上,只是自個兒的邪笑著。
 
 
  「報到什麼的,明天再說吧,我會再讓內內去接你和司登到派對地點的。」
  「今天就這樣吧。」
 
 
  希露亞說完,拿出手機對不知是誰下了些命令。
 
 
  「漁港這裡的事後處理就麻煩你們了。」總之大概是要清理漁港這裡內蓋夫胡亂掃射的彈痕吧?
 
  沒多久,一輛直昇機飛來迎接希露亞,上頭有幾位黑衣人形和希露亞敬禮後,開始清理內蓋夫掃射的事發現場。
 
 
  「明天見啦!啊哈哈哈!」直昇機飛離漁港,隨著希露亞囂張的笑聲,漸漸消失在夜空中。
 
 
  「太好了太好了!很順利呢!北条先生,還有司登小姐!」九妹開心的搭著我們兩人的肩膀,彷彿剛剛被扣錢的事一點也沒發生過。
 
 
  看來…我在這裡是前途暗淡哪……
 
 
  「嗚嗚…指揮官……我要怎麼和老爹報告今天的事啊……嗚……」
 
 
  另外還有不知所措的司登,或許今天最大的苦主就是她了吧。
 
 
  「總之我們先回宿舍吧!是說北条先生和司登住的地方記得不是空房……」
  「呣…反正都是些好相處的傢伙不重要不重要!」
  「喂!你們還要停在那裡多久呀,我們要走回去耶!」
 
 
  九妹元氣滿滿揮手,對這第一天就不順利的我們而言,還有很多考驗呢……看來這考驗可不光是和鐵血戰鬥那麼簡單而已。
 
 
 
 
◎註1,預備資料庫:植入人類或人形腦中的一種網路資料,通常目的是為了讓指揮官訊速瞭解指派地點風俗、習慣還有語言的一種資料;或幫助轉戰各地的指揮官記憶大量資料的一種科技,和人形的心智雲圖不同,無法隨時上傳分享給別人,指揮官必須在格里芬總部內才能上傳資料,其資料也會經過管理資料庫的高層人員過濾。
 
◎註2,內蓋夫軍服上的藍色大衛星:現實中以色列國國旗的圖案,大衛星即是六芒星又名大衛之盾、所羅門封印、猶太星),是猶太文化的標制,以色列建國後將大衛星放在以色列國旗上,大衛星也為以色列的象徵。(轉自維基百科)
 
 
 
 
 
 
 
 
 
 
 
**************************************


司登被螃蟹和龍蝦夾鼻子真的是笑死我自己

我在想是不是該在小屋內附上和少女前線槍娘有關的圖片QQ
雖然自己也會描寫對槍娘的形容,但肯定不比直接上人設容易~

所以還是附上好了www

以下角色單圖連結全部轉自萌娘百科,少女前線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3882635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同人|輕小說|小說|科幻|少女前線|蘿莉|自創

留言共 4 篇留言

如風
有少前就按讚

02-09 10:09

77兆年輪迴的黑兔殿
感恩~02-10 00:51
白煌羽
辛苦了

02-09 19:06

77兆年輪迴的黑兔殿
謝謝你~02-10 00:51
罪夜
「ど…どうしよう、指揮官、見ないで!」
9描寫得蠻棒的~被電擊時不禁讓我想到這臺詞啊XDD

05-26 16:21

77兆年輪迴的黑兔殿
這裡阿九其實挺可愛的XD,和傳說中的404別有不同印象~05-26 19:38
天言
等等九妹怎麼會黑化,我家那個隻不會啊

07-10 09:05

77兆年輪迴的黑兔殿
404~404~07-10 11:42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21喜歡★apple2000ai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達人專欄] 【同人】少... 後一篇:[達人專欄] 【同人】少...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simusong指揮官
明石來了喵! <3看更多我要大聲說1小時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