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22 GP

[達人專欄] 【自由象限常駐活動】大能者傳人

作者:秋元夜軒│2018-02-09 02:57:32│巴幣:44│人氣:635
  古時妖魔肆虐,百姓痛苦不堪。大地之上,滿目蒼涼,混沌不堪。
  此時,人族有三位大能者橫空出世,他們率領人族,擊退妖魔,收復大地。
  
  第一個大能者用神火震懾妖魔,使妖魔攻而無法,成為人族之矛。
  第二個大能者用神草治癒百姓,使妖魔攻而無效,成為人族之心。
  第三個大能者用智慧統率眾人,使妖魔來而無返,成為人族之腦。
  
  他們高歌勇進,一路戰果豐碩。
  
  直到他們遇見「夕」
  
  這一碰面,人族強者便傷殘無數,大能者急忙命眾人重返地底藏匿,由他們三人對抗。
  
  那一日,人族在地底感受劇烈震動,石壁上的碎石不斷掉落,宛如世界末日。即使在地底深處,也能聽到從地面傳下的鬼哭神號,令人寒慄。

  許久,至動靜平復,返回地面。

  地表樣貌比妖魔肆虐時猶過之,三名大能者也是瀕死。如此,他們只是勉強封印「夕」
  在每年的這天,夕都能製造分身,逃出封印禍害眾人。
  為了眾人的安全,也避免夕的分身把封印破壞。
  
  大能者們將神火散至碎石中,命人以紙包覆,在每年這天引爆它,驅散夕的穢氣;將神草枝葉拔下,分作艾草,命人穿戴,以防穢氣侵身;將自身血液浸泡入紙,作紅聯,以震懾妖魔。
  
  千百年過去,隨著太平盛世,人們已經遺忘這個故事。
  


  這天下班後,我一如往常地走在回家的路上。

  只是,我總有一股不好的預感從心頭湧上,儘管對著自己說沒有什麼、是自己想太多了,但仍無法冷靜下來。

  許是因為除夕夜,這條路卻還是這麼冷清的關係吧。

  ──我是這麼想的。

  只是越走,我越覺得恐慌,這股恐懼就如同藤蔓在我身上縱橫交錯、蔓延滋生……

  「在五十公尺就能到家了……」我努力地安慰自己,但逐漸加快的步伐已經出賣了我。

  只是當我走了沒幾步,我的腳忽然踩到了什麼,感覺軟軟的、有些黏糊,如同陷入泥灘的觸感,冰冰涼涼的,有些古怪。

  我下意識地低頭一看。

  「唔……」我倒吸一口氣,兩眼瞳孔瞬間放大。

  印入眼簾的是一具屍體,一具不完整的屍體,流出鮮血的地方表示才被攻擊沒多久。衣服凌亂不堪、而且處處有被撕咬的痕跡,臉部也已經血肉模糊、怵目驚心,看不出原本的面貌,還有被砍斷的一隻腿。

  我腦袋空白,不知道該如何反應,畢竟二十年以來根本沒遇過這種事,而且我能感覺到自己正在發抖,甚至全身發麻。

  這個畫面讓我有些作噁,但是我現在只想快點回家,好好冷靜下來,這種事太詭異了。可是當我快步繞過那具屍體時,又一具屍體在我眼前、毫無徵兆地從空中墜下,這一瞬間,我似乎感覺到前所未有的恐懼感席捲而來。

  沒錯,我覺得自己要死了。

  頭一次我覺得自己真正地面臨死亡。

  我愣愣地看著那具屍體,不看還好,一看嚇死人。

  那具屍體的腰部像是被掏空一樣,整個內臟外露、血液也不斷流出,像是剛被襲擊的樣子。這讓我整個人更加的不舒服,突然有點無法接受。畢竟從小到大並沒有經歷過這樣的情形,難免有些慌張,甚至不知道該怎麼處理。

  可是我愣愣地看著消失的腰際那裡,越看越覺得詭異,為什麼有種被牙齒啃咬過的痕跡……

  「呃……」該不會有什麼美洲豹之類的生物吧?

  怎麼可能呢,這裡是都市欸……不對、搞不好從動物園溜出來……

  這時,我似乎想起了什麼……

  「難道是『夕』……?」

  我突然被自己的想法嚇到了。

  我為什麼會想到「夕」……?

  但是怎麼可能呢?那不是大人用來騙小孩的故事嗎?

  不不不、這時候我要冷靜。

  
  大能者們將神火散至碎石中,命人以紙包覆,在每年這天引爆它,驅散夕的穢氣;將神草枝葉拔下,分作艾草,命人穿戴,以防穢氣侵身;將自身血液浸泡入紙,作紅聯,以震懾妖魔──

  
  我回憶著以前爺爺講給我聽的故事。

  我去!這不是年獸嗎?

  當我在心裡怒罵的時候,我的眼前似乎出現了奇怪的生物,下意識地想要逃跑,只是我想逃,但是因為過於恐懼而使我雙腿發軟,雙腳就像是被膠水給黏在地板上使我動彈不得。

  那個生物我並沒有看過,我也無法用我的定義去描述牠,但我知道牠全身紅白相間、長相清奇,有些像獅子,卻又有點像熊,雖然全身毛茸茸的,卻也給人一種恐懼感。我知道我這個時候觀察牠長什麼樣子有點奇怪,我也沒有力氣邁開腳步,只能愣愣地和牠大眼瞪小眼。

  難不成是「夕」的分身?太瞎了吧……

  牠似乎正朝著我這裡靠近。

  別別別、別靠近我這裡。我緊閉雙眼,感覺我的死期就在今晚了。媽啊,我才活了二十年就要葬送此地了嗎?

  就在這個瞬間,我的眼前出現了一道光芒。

  我不知道那是什麼,但我彷彿看到了天堂的曙光。

  出現在我眼前的是個普通高中男生,他還穿著制服,只是他的手上有一團火焰,這在他的手掌心熊熊燃燒。

  「媽的……我是因為死了所以看到幻覺了是嗎……?」

  「大姊,你沒看到幻覺。」

  這男的還跟我對話了我的天啊。

  「呃……那個。」

  「我是燧人氏和祝融的後代,我叫孫冰云。」

  那名年輕的高中男生對我說,同時他將手上那團火球往「夕」的分身砸去。

  哇靠、我是走運了嗎,居然遇到後代子孫來救我了。等等,這怎麼有點像小說劇情?不對,管他的,至少我現在還活著。

  不過他叫孫冰云卻放火球……不對,這不是重點。

  

  第一個大能者用神火震懾妖魔,使妖魔攻而無法,成為人族之矛。

  

  等等、如果照這麼看來的話……

  所以等等會跑出神農氏後代?然後又跑出伏羲氏後代?

  「欸、同學,所以你認識……其他兩個後代嗎?」

  「不知道,但是他們應該都可以感應到。」

  孫冰云臉色依舊很凝重,看來危機並沒有解除。這樣我也無法放心下來,只是我現在手無縛雞之力,也不能幫上什麼,只能愣在旁邊看著孫冰云對付那頭生物。

  這時,我們周圍又多出了一堆和剛剛一樣的生物,那便是「夕」的分身。

  「嘖、看來封印越來越弱了。」孫冰云咋舌的同時,手上的火球又馬上凝聚起來,隨後又往分身們丟去,我看那些分身就像夜市裡的娃娃,一個一個被球砸落的樣子。

  儘管消滅了,但那些分身雨後春筍般,又再度一個一個冒出來。

  「不行……太多了,大姊、先跟我跑。」孫冰云剛說完就拉著我的手腕跑了起來。

  我反應都還沒反應過來,雙腳就已經跑起來了,看著他的背大叫:「欸欸欸欸欸!」

  「大姊,你叫什麼?」一邊跑的同時,孫冰云一邊這麼問我。

  喂!現在是在意這個的時候嗎?!

  「你……」

  「蛤?你說什麼?」或許是因為在跑的過程,說出的話被風給吃了,彼此無法聽見彼此的聲音,接著他將我橫抱起來,「失禮了,大姊,你跑太慢了。」

  喂喂、尊重點啊!

  雖然不是第一次被這樣抱起,但是這小子居然跳到圍牆上,很恐怖啊欸!加上孫冰云又跑得很快,我突然覺得有點暈,好像在搭公車會暈車一樣,整個人感覺不太舒服……

  「欸、孫冰云!」

  在我很昏的時候,有個聲音從左邊傳來,我好奇地往左邊看去,發現有個女孩子在另一側的圍牆奔跑著。

  我的天啊、現在的年輕人都會飛簷走壁嗎?

  「唷!凌。」孫冰云也往那裏看去,然後還跟那女孩打了招呼,「大姊,這是神農氏的後代,黃凌。」

  皇陵?

  「等等,你抱著的是誰?」黃凌疑惑的看著我,隨即我往們這裡跳了過來。

  「一個遇難的大姊,她還沒告訴我名字。」孫冰云無奈的說著。

  只是就在他們談話的同時,後方又有一堆分身朝我們這裡飛來,整個畫面令人害怕又驚悚。

  「怎麼這麼多?!」黃凌大喊,接著她從外套內袋拿出了幾顆藥丸,把兩顆紅色藥丸遞給我,「吃下去。」

  我有些愣住。這東西能吃嗎?

  怎麼像是來路不明的詭異藥丸?

  「是解藥,等等中毒你就沒救了大姊,快把一顆塞進我嘴裡。」孫冰云似是看到我疑惑的神情,並替我解釋,後面又叫我把藥丸塞到他嘴裡。

  好吧,只好先相信他們了,反正剛剛他也救了我。我閉眼吞了一顆,然後又把另一顆往孫冰云嘴裡塞。

  當我把藥丸吞下去的時候,感覺腹部一股熱氣湧上,直到全身都在發熱,我不知道這藥的成分是什麼,但是這跟我病快好了的感覺有點類似。剛才想嘔吐的感覺以及暈眩都好了,現在感覺整個人煥然一新。

  

  第二個大能者用神草治癒百姓,使妖魔攻而無效,成為人族之心。

  

  這麼神奇的藥丸能不能給我來一打啊?

  感覺自己好像有了內力,可以修練武功了呢。

  這不是現在該想的。

  隨即,我看見黃凌往後面撒了奇怪的粉,紫色的、像是毒藥一般。

  哇勒、真的有毒粉這種東西喔……

  「暫時可以抵擋一陣子。」黃凌氣喘吁吁地說著,看來這樣的奔跑對她來說也有點吃不消吧。

  「嗯、先到小屋那裏去。」

  「好。」

  他們說著我無法理解事情,不知道是什麼暗號,但是可以確定暫時沒什麼危險了,應該吧?

  

  之後,我被帶到一個破舊、不起眼,而且看起來很陰森的一棟小屋子。

  貌似是個廢棄房屋,看外觀這樣又黑又髒的,又一副寫著「生人勿近」的樣子,看來是個絕佳避難場所。

  只不過這裡陰陽怪氣的,讓我起了一身雞皮疙瘩。

  「呼……累死了。」孫冰云索性坐在地上、雙手撐地,整個人看起來很喘的樣子,像是跑了馬拉松一樣,這讓我突然覺得有點抱歉,一瞬間湧現了愧疚感,但是只聽見他又說:「還好大姊妳是女生,不然我大概就抱不動了」

  此時我收回我剛剛的愧疚感,這人實在太糟糕了,「欠揍嗎?」

  「哈哈哈……」孫冰云苦笑,似乎不敢再說了,接著馬上轉移話題,「大姊你叫什麼名子啊?」

  「風楠。」我簡單的說出我的名字。

  「風楠,好名字。」孫冰云笑著說。

  「風楠……」黃凌皺著眉頭,像是在思考些什麼,隨後又突然看著我,問:「姊姊,你爸爸叫什麼?」

  「啊?」這麼突然?但是我想也沒想的就回答她說:「風成。」

  「爺爺呢?」

  「凌,你幹嘛突然問楠姊這個問題?」

  對、為什麼突然問我這個問題?還有你為什麼這麼自然就叫我楠姊?

  「吵死了你。」黃凌瞪了一眼孫冰云。

  「叫風醉之。」

  當我說出口的同時,黃凌睜大雙眼,而一旁的孫冰云也張大著嘴看著我。

  怎樣?我說了什麼讓你們驚訝的事?

  我滿腹疑問的看著他們兩,希望他們給我一個答案。

  「所以孫冰云你才會走到那裡,然後遇到楠姊……」黃凌自言自語的說著。

  「楠姊,原來你就是伏羲氏的後代!」孫冰云一臉興奮的說著。

  「哈?」開什麼國際玩笑?我是伏羲氏後代我怎麼不知道?「等等……」腦中突然閃過一個畫面,我慌忙地打開我的包包,開始翻找裡面的東西。

  我拿出了一張紅色六角形、大小和紙膠帶差不多的紙。

  「這是……」

  「是紅聯!」

  孫冰云在我耳邊大喊,害我突然嚇了一跳,馬上摀住耳朵。

  「紅聯?」

  

  第三個大能者用智慧統率眾人,使妖魔來而無返,成為人族之腦。

  

  「將自身血液浸泡入紙,作紅聯,以震懾妖魔。」黃凌淡淡的說著,這也是我聽爺爺說過的故事。

  「將自身血液浸泡入紙,作紅聯,以震懾妖魔……」我重複著黃凌的話,茫然地看著手上的紅紙,不、紅聯。

  「楠姊,你會八卦陣吧?」孫冰云問了我。

  我搖搖頭。別說八卦陣了,「夕」的分身、神農、燧人氏的後代,還有我是伏羲氏的後代……今天一連串的事情,感覺都太過於突然,整個腦袋像是被攪拌機攪過一樣,非常混亂,就像上數學課,老師一次教了十個公式,而這些公式在腦袋裡散了開來,混亂到腦袋打結。

  「楠姊,既然你有這個紅聯,你應該會知道怎麼做的。」黃凌沒頭沒腦的對我說,我完全不理解她在說什麼。

  別對我有任何期望啊!我可是什麼也不知道……

  就在我絞盡腦汁想要研究出如何使用他們口中的「八卦陣」時,周圍突然傳來「碰、碰、碰」的聲響,像是有什麼人這在拍打著牆壁,此起彼落的撞擊聲越響越大,弄得我心神不定。

  「不好!『分身』追來了,我們被發現了。」

  「直接去封印處吧,直接把『夕』的真身毀掉。」

  孫冰云和黃凌對視一眼後,對著彼此點了頭。接下來二話不說,孫冰云直接把我揹了起來。隨即,孫冰云單手朝著天花板放出幾個火球,天花板頓時爆開;而黃凌也在四周灑了許多顏色的粉末,在外頭的分身想靠近卻又不能靠近。

  等我反應過來,他們已經帶著我往某處奔跑。

  「楠姊,別怕。」

  「是啊,楠姊,有我們在呢。」

  有你們在又能怎樣……我可是個一般民眾啊!我很想大聲反駁,但是現在不允許我這麼做,我只能在心裡喊冤啊……

  「『夕』……是很可怕的生物嗎?」

  「怪物也能形容。」

  聽到黃凌這麼說,我身子不經抖了抖,整個人僵硬起來。二十年來,我第一次遇過這麼荒謬的事情,如果這是夢,拜託快讓我醒來……

  「我……我不行……」我戰戰兢兢地說著。

  「楠姊。」孫冰云喚了我一聲、嚴肅的語氣讓我有些害怕,他背著我的收必有些收緊。孫冰云沒有看我,反倒是繼續說:「這是你的義務。」

  「楠姊,你可以的,那個傳說你應該還記得。」一邊跑著、一邊對著我說的黃凌用信任的眼神看著我。

  「傳說……?」

  

  大能者們將神火散至碎石中,命人以紙包覆,在每年這天引爆它,驅散夕的穢氣;將神草枝葉拔下,分作艾草,命人穿戴,以防穢氣侵身;將自身血液浸泡入紙,作紅聯,以震懾妖魔。

  

  「楠姊,一定要三個人,三個人才可以打敗『夕』。」孫冰云認真的說著,表情沒有一絲一毫的玩笑。

  「楠姊,我們會幫你。」黃凌對著我微微一笑。

  我頓時放心不少,像是妥協了,我喃喃地說:「我知道了……」

  

  ※

  

  我從孫冰云的背上下來,眼前看見的是一座破廟。破廟不大,周圍都是樹林能完美隱藏這裡,幾乎隱密到不會有人走過,難以想像當初是為什麼設置在這裡的。而整座廟灰灰暗暗的,怪陰森的,讓我整個人都發毛。旁邊的圍牆好幾處都被破壞,像是被撞擊過,還有幾具散發噁心臭味的屍體遍布滿地。

  「這裡就是『夕』被封印的地方。」孫冰云小聲地說著,同時眼神銳利了起來、警戒著周遭。

  隨著孫冰云的動作,我也不禁緊張了幾來,嚥了嚥口水,呆愣地站在原地、不敢輕舉妄動。

  「楠姊,你用紅聯試試看。」黃凌湊到我耳邊低聲說著。

  我下意識吞了吞口水,拿出放在口袋的紅聯,緊緊捏著邊邊一角,只是我卻不知所措。下一步應該幹什麼才好,沒有頭緒。

  但是就在這時,紅聯似乎有微微的光芒從裡頭透出。我好奇地將摺成六角型的紅聯打開,發現裡面有一張也摺成六角形黃符,上頭有毛筆寫的字,情形怪狀的,還有已經乾掉的血漬。

  黃凌看了我、又看了黃符一眼,她對著我點點頭。

  我像是知道什麼,我也對著黃凌點了頭。如果這是爺爺的旨意……我深吸一口氣。我可以做到的。

  不過當我將黃符取出後,我在紅聯內側發現了什麼。

  

  天、地、水、火、雷、風、山、澤

  

  上頭寫了八個字,我困惑的看著這些字。接著,將紅聯完全攤開後,另一次也寫了八個字。

  

  乾、坤、坎、離、震、巽、艮、兌

  

  「天、地……乾坤……」我低喃著。

  這不是八卦嗎?以前爸爸常在說的。突然想起來後,我豁然開朗,腦袋的混亂全部都被釐清了,整個人瞬間精神起來。

  「吼──!」

  就在同時,一震嘶吼聲傳來,震耳欲聾。

  「糟了!『夕』突破封印了!」孫冰云大吼,同時在手上凝聚火團,他神色緊張地環視周遭。

  只見破廟突然「碰」的一聲就爆炸了,一隻奇形怪狀、有著獠牙的紅白生物登時出現在天空中。

  想必牠就是「夕」了。

  「先吃這個吧,等等我支援你。」黃凌分給我和孫冰云一人一顆白色藥丸,我們毫不猶豫地吃了下去。

  「「楠姊。」」

  兩人同時喊我,我緊張的隨便回了一聲,「嗯?」

  「消滅牠,不行就封印牠,我們拖時間。」

  「相信自己,楠姊。」

  我還來不及說話,他們倆已經往「夕」的方向奔去。只見孫冰云朝著夕丟出一團又一團的火焰,全數往夕的身上砸;而黃凌也在周圍撒了一些粉末,隨後又拿出一些我沒見過的綠色植物,看來就是藥草無誤了。

  話說為什麼這麼相信我……?

  所有事情都在一個瞬間發生,我突然感到異常慌亂。首先,要冷靜下來,我深呼吸了幾次後,開始回想爺爺和爸爸曾跟我說過的八卦內容。

  「降本流末,而生萬物……」

  沒有反應。

  「帝出乎震,齊乎巽,相見乎離,致役乎坤,說言乎兌,戰乎乾,勞乎坎,成言乎艮。」

  手上的黃符漸漸發出更強烈的光芒。

  看來是這個沒錯了。

  「啊!」黃凌的右手突然被夕給抓傷,她大喊了一聲。

  「凌!」孫冰云緊張的看著黃凌,接著用火焰寧成一把劍往夕那裏衝去,「楠姊,別停下來!」

  被孫冰云的話拉回神智,我捏緊了黃符又繼續唸道:「萬物出乎震,震,東方也。齊乎巽,巽,東南也,齊也者,言萬物之潔齊也。

  而上頭的孫冰云還在和夕天人交戰,一劍一爪,兩人互相往來;而一旁受傷的黃凌很快地用自己身上帶著的藥草醫治,暫時沒什麼大礙後,馬上又回到了戰場。

  「離也者,明也,萬物皆相見,南方之卦也。聖人南面而聽天下,嚮明而治,蓋取諸此也。坤也者,地也,萬物皆致養焉,故曰致役乎坤。」

  「哎!我去!」孫冰云的左肩被狠狠抓傷,劃破了衣服、直達肉體,肩上硬是多了一條又深又紅的爪痕。他馬上退開到一旁,先暫時躲避夕的攻擊。

  見狀,黃凌馬上跳到孫冰云身邊幫他稍微消炎一下。

  雖然擔心孫冰云的狀況,但我現在沒有停下來的時間,「兌,正秋也。萬物之所說也。故曰說;言乎兌。」唸的速度也不知不覺加快許多,額頭冒出許多冷汗,頭也開始有些昏沉,口中仍念念有詞,「戰乎乾,乾,西北之卦也。」

  但即使如此,為了不讓夕繼續禍害人民,我、必須要做到。

  我閉上眼,讓自己處在一個專注的狀態。

  「言陰陽相薄也。坎者,水也,正北方之卦也,勞卦也,萬物之所歸也,故曰勞乎坎。」

  隨著我的話語,手上的黃符所散發的光芒也越來越強烈,連我閉上雙眼都能感覺到黃符有多亮,如同一早睜開眼看見的陽光。

  「楠姊!」

  「躲開啊楠姊!」

  孫冰云和黃凌對著我大喊,我睜開雙眼,看見了夕正朝著我這裡飛過來,在一旁的他們腳步也加快了起來。

  我雖然害怕,但是不能退縮。

  

  「艮,東北之卦也,萬物之所成,終而所成始也,故曰成言乎艮。」

  

  一道白光壟罩整個破廟,我什麼也看不見。

  感覺自己什麼都聽不見,耳朵一直隆隆作響。

  許久,整個世界又回復原狀,我花了幾分鐘雙眼才看清。

  我發現自己坐在了地上,我抬頭一看,就看見衝著我笑的孫冰云,我問:「怎麼了?」

  「楠姊不愧是楠姊。」

  「啊?」

  這小子沒頭沒腦的說什麼啊?

  「楠姊,你看你的紅聯。」

  隨著黃凌的話,我低頭看向我手中的紅聯。

  

  夕的身影像幅畫被複印一樣,出現在原本什麼都沒有的紅聯上。





我這次是真瘋了,連續打了6000字(有扣掉引文),而且寫的好嗨喔
一邊打字、一邊看著文覺得好刺激啊(笑)

然後日常取標題障礙。(哭)

ps.雖然主角不是我,但我爸真的有在研究八卦


2018.09.12 修稿

在我人生中的顛峰之作,我想近幾年不一定能寫出相同質量的作品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3882569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8 篇留言

賀蘭雨靡
啊啊好讚好刺激

02-09 03:14

秋元夜軒
真的嗎?太好了www
害怕只有我自己覺得很刺激哈哈哈02-09 05:30

居然是正經常駐文欸(嚼

感謝餵食

02-09 09:18

秋元夜軒
第一次寫常駐文
是大家都寫的很不正經嗎www02-09 13:29
靜月名
喔喔喔,緊張感有出來呢
八卦碎念感覺考究很詳細,再多寫一點就變武俠味了 XD

02-09 09:50

秋元夜軒
我真的快寫成武俠長篇了wwwww02-09 13:30
我是蒼萊呦030
越寫越嗨

02-09 10:14

秋元夜軒
嗨起來02-09 13:30
星月(逃課避學模式
酷欸,可4我還是不懂八卦

02-09 11:25

秋元夜軒
我也不太懂,這上面已經是我最能看懂的部分了02-09 13:31
天黑黑黑黑黑黑
也太嗨ODO

02-09 19:51

秋元夜軒
嗨翻天ODO02-09 19:54
隨心隨意
想學八卦@@

02-12 23:29

秋元夜軒
有點多,而且好像算在易經裡面02-13 11:59
水冥音
寫得不錯,念八卦的地方我很喜歡。

02-17 21:34

秋元夜軒
感謝會長!02-19 02:31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22喜歡★ariki17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日記】18.02.08... 後一篇:【日記】18.02.09...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