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0 GP

Flight with the Night 與夜同逝

作者:玖月酒│2018-02-08 21:26:56│巴幣:0│人氣:94
  Flight with the Night 與夜同逝
  時空:十二國記 角色搭配:聖痕幻想(賽凡提斯x自創指揮官)
  黑色的色彩宛如午夜天空,象徵不祥的血紅雙瞳就這樣盯著眼前的銀白少女。
  而後,身為紅瞳的青年跪在她的眼前,留下那麼的一段話。
  不離君側,不違紹命,矢言忠誠,僅以此誓。
  臉上的平淡印著眷戀,就如同為此而活。
  ***
  芳國,在許久以前的弒王及弒麒麟事件後,終於迎來新的麒麟及新的王。
  那頭麒麟是這世界罕見的黑麒麟,眼中帶著象徵不祥的血紅,看起來就像是受到詛咒一般。
  然而,這樣的麒麟選到的王是一名遊歷各國的飛仙,被尊稱為渺寂音的塙國上仙-殷文玥。
  在被選定的還沒就位之前,那名黑色麒麟,也就是峰麟在未來的峰王耳邊開始叨念。
  「主上,您應該……
  「主上,您的禮儀……
  「主上、主上……
  「夠了。」
  少女大吼,她惡狠狠的瞪著後頭的黑髮青年:「你可以稍微安靜一點嗎?」
  「……主上,您曾說過,只要是對的事情都會允許臣開口。」
  垂著黑色髮絲,血紅的眼就這樣盯著眼前的人,冷漠神情就像是再說什麼一般,少女只是回盯著他,隨後轉回頭。
  「這樣叨念,就算是沒脾氣的人也會厭煩的。」她說,沒有回頭向前邁去。
  「……主上。」低聲。
  他總會不自覺在意主上何時會看見他心裡的那份急迫及眷戀,與生俱來的天性會讓他不由自主的想念那個人。
  要是不會這樣多好,青年想著,卻也只是奢望。因為麒麟戀主是這世界所有人都知道的事情。
  「還不走嗎?」啪啦一聲,少女停下步伐,轉過頭對著青年挑了挑眉頭:「什麼話等我們儀式過了再說吧。」
  當然,青年也因此從少女的眼神當中看出她嫌麻煩的情緒。
  「主上,您這樣會被其他臣子取笑。」
  沉默許久時間,最終,他這樣開口。
  「嘛-反正有你在阿。」少女這樣說,揮了揮衣袖:「不過,選上我該不會是看見我會滅國吧?」
  語調半開玩笑,青年看著少女的神情很認真。
  「就算您會滅國,我也會陪著您一起。」就算最後會死。
  「……嘖,跟你開玩笑根本就是自找麻煩。」
  輕哼,臉上的表情卻帶著笑意:「雖然被你選上什麼的我實在覺得很不願意,不過是你的話那又覺得答應是理所當然。」
  「就這樣待在我旁邊吧,直到死也一樣。」轉回頭,少女望著前方:「快一些吧,要不然那一群〝盡責〞的大臣又有話要說了。」
  「是的,主上。」頷首,青年邁開步伐,小跑步的跟在少女身後。
  然而,這條走廊上,就只有他們倆。
  ***
  「恭迎主上及峰台輔」
  由惠州侯帶領的群臣,恭敬跪在少女及青年眼前,場面盛大的讓人感到威嚴及端莊。
  「眾卿免禮。」坐在王位,少女望著下頭:「我不會是很好王,但也不會是很不好王,但要是有人踩到我的底線那麼我就算染血也會將其滅之。」
  「阿-對了。」帶著笑意,少女撐著臉頰:「峰台輔之後的名子就叫賽凡提斯,很好聽的名子吧?」
  就像為了淡化朝中的嚴肅,少女盡量讓周遭氛圍隨和,只可惜她底下的臣子一個一個都是嚴肅的主。
  「主上,罪臣還得向您請罪。」惠州侯跪在大殿中央,這段無王時間產生的白髮讓他看起來異常蒼老:「罪臣弒去前朝王上,還請主上降罪。」
  「嗯?何罪之有?」少女眼中帶著不解,她望著自家的台輔一眼:「賽凡提斯,你說呢?」
  「為了國家綱紀,身為臣子本該向主上諫言。如主上行為太過,臣子即可推翻。」
  峰台輔......也該說是賽凡提斯認真的開口,那血紅的雙眼讓底下的臣子不敢抬頭。
  「惠州侯,你後悔過嗎?」少女突如開口詢問,底下的男子只是怔了怔,微微搖頭:「不,即便重來一次我的選擇依舊不變。」
  「那不就對了。」笑容更加的溫和,一頭蒼綠髮色無風自動:「為子民愛護的臣子,為何要自請枷鎖呢?」
  「主上,不要玩弄臣子。」一旁明顯看不下去的賽凡提斯開口,少女只是聳肩:「好吧,那就這樣。」
  「不過要是你認為自己有罪,那就得在工作岡位更加努力才行。」
  底下的惠州侯垂下頭,語調除去感激也有著更深的敬意:「罪臣,謹遵主意。」
  「這樣應該就沒事了吧?還有人想上訴嗎?」
  「主上,請您端莊一點。」小聲的,賽凡提斯在少女的耳邊呢喃。
  「有點困難,就算是塙王也沒能讓我有禮端莊過。」少女很嚴肅的低語,帶著紅眸的青年只是板著臉直盯著她。
  「做、做什麼這樣看我?」回話有些語無倫次。
  「惠州侯及其他臣子還請你們多多擔待主上殿下。」賽凡提斯開口,帶著有些歉意:「主上並非知錯不改之人,只是個性如此無法改變。」
  「「只要主上殿下能為百姓著想,臣等將永遠追隨主上腳步。」」
  最終,所有臣子異口同聲的這樣說,賽凡提斯嚴肅的神情難得微笑。
  ***
  「你還真是嚴肅阿。」抿著嘴,殷文玥回到書房就趴倒在桌上,那疲憊的模樣讓賽凡提斯閃過一絲的捨不得。
  「主上……
  「嗯?總之公文拿上來吧。要是不認真我一定會被塙王滅掉。」用手撐起頭,殷文玥瞥著自家麒麟一眼顯著無奈:「你到底跟我家塙王有多大的交情?為毛她可以為了你威脅我這個替她辦事幾百年的人?!」
  「這代表主上您太沒魅力了。」聞言,賽凡提斯勾起笑容,將自己位子上的公文那了些給她:「如果您累了可以和我說,我能幫您處理。」
  「這到不用了,你只要待在我身邊即可。」馬上將視線埋進公文裡頭,殷文玥頭也沒抬的開口:「還記得那段在一起的日子嗎?」
  『嗯?黑色跟紅色搭配嗎?還蠻時髦的。』少女自顧的點頭,臉上的認真及評斷讓青年愣了愣。
  『不會說話嗎?這樣就糟糕了說。』眼眸帶著有些無奈,卻也沒說出一句麻煩的話:『好吧,那就躲好……
  刷一聲,少女要說的話還沒說完手上的武器卻已經染上血,平淡的眼眸中帶著嘲諷,她將刃上血跡甩掉:『很想說我們並不好吃,但如果真的要吃的話吃草不好嗎?』
  認真的神情差點讓後頭的青年笑出聲,他看著她的背影許久,莫名的有一種她說不出的感覺。
  就像是非她不可一般。
  『這位小哥,你會什麼呢?』很快的將四周的魔獸處理掉,少女將劍收近劍梢:『只是很抱歉,我可能要去清洗一下。』
  頓了頓,少女繼續說:『我其實不喜歡血的味道,這點倒是讓主上嘲笑我超像麒麟的。』
  『對了,我忘記你不會說話,那麼我們先走吧!』自顧自的決定一切,少女對他露出笑容。
  『我是殷文玥,像夜晚星空的小哥。』
  「該不會那時後你就知道我是你的主上了?」突如的話將陷入回憶的賽凡提斯拉回神,只見他愣愣的看著自己,殷文玥輕哼。
  「真是的,陪著我有那麼無聊嗎?」沒好氣的語氣帶著有些惡趣味,熟知自家主子個性的賽凡提斯只是微笑回應:「我只是想起那時候妳說的話。」
  「喔是……等等,該不會是那句話吧?」碰的一聲,瞬間被公文埋住的少女從地板上跳起:「給我忘記,不準記得你有聽到嗎?!」
  「嗤。」
  「笑什麼笑,我是認真的耶,快點給我忘記。」指著賽凡提斯,殷文玥的表情是白是紅,看到這畫面的紅眸青年溫柔笑起。
  他不記得是哪一天了,只記得那一天少女突如對他說。
  『賽凡提斯,你知道我取的這個名子的意義嗎?』看向一旁青年,少女的眼眸很溫柔:『那是這片夜空的名子,而你跟這片夜空一樣寧靜又美麗。』
  『而我呢,註定與這片夜空一同存活消逝。那你,怎麼說?』
  只見青年的紅瞳帶著訝異,隨後跪在她的眼前。
  『不離君側,不違紹命,矢言忠誠,僅以此誓。』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3882150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賽凡提斯|十二國記|聖痕幻想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喜歡★bright3460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wild6130巴友們
關於陶的閒聊「重量爆炸」的杯子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13:03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