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0 GP

Dream Chasers!夢想研究社  1-10 延長比賽

作者:SleepyZz│2018-02-07 23:47:45│巴幣:0│人氣:100
「我實在不太想這麼說,但不針對任何人,是說對面的各位,都是垃圾。」

螢幕帶到Ken的鏡頭,看見他自得意滿地在台上做出垃圾宣言,透過耳麥再傳到喇叭播送到大家耳裡。

主播台鴉雀無聲,鏡頭帶到兩人的畫面,雖然互打眼色,卻不敢直白地說出話來。

要是講一些私人聽的悄悄話,馬上就會被觀眾抓包,卻也不敢說到貶低電競社的話吧?更對這一連串運氣夾雜實力的表現無言以對。

剩下的三名電競社選手,最久也只撐到Ken的回合五,相當於只打九個回合,因為Ken是先攻。

“\TMD!/\TMD!/\TMD!/”

聊天室刷滿一排這樣的文字,不時還看見對電競社的批判與抱怨。

熊:「在這邊再次感謝夢研社為我們帶來的比賽!不過不要氣餒,還有下面一場格鬥遊戲的競賽。」

旭:「沒有錯……卡牌遊戲有時候比較吃運氣一點,再加上對面是經驗老到的冠軍,我想電競社今年應該知道挖角誰了吧?」

「我才不屑咧!一群菜兵!我可以用個人名義參賽好不,你們又是來搶獎金的是不?經費還挖不夠逆?」
BY SLEEPYzZ
Ken雙手背頭上,不悅地說著。

熊:「說話客氣點行嘛!你還沒下台欸!你知道這樣會造成我們很大的困擾嗎?」

麥克風的聲音爆了出來,連在休息室的我們都明顯聽到「吱──」的銳利電子音。

這一吼,聊天室又刷出更多的問號與感嘆號,不滿的情緒蔓延到Fakebook上,不少發文正在往上洗。

旭:「好啦,不管會造成多少困擾、不管選手間的垃圾話與屁話有多麼多,因比賽提早結束,所以先休息一下,進個廣告時間,感謝我們本周的贊助商,本次電腦採用的是Inzel三十二核心六十四執行緒──」

等一下!一位工作人員對主播台比出暫停的手勢,接著Ken對向角落小跑步進場了一名選手──
BY SLEEPYzZ
「我看不下去了!這套那麼好解的牌,怎麼可能一穿五?讓我代表電競社出賽如何?要是我打贏了就給我下去!」

鏡頭跟上這名跑步上台的選手,兩邊開始叫囂起來。

「好啊!可以啊!就算讓你們多個團隊第六人也沒差!不懂遊戲不要在那邊裝懂好不好?滿口運氣運氣的,你有了解過『打牌』是怎麼一回事嗎?」

「沒有!你只在乎自己爽不爽!所以你才不是冠軍!」

吱──

他是今天第二位讓喇叭爆音的爆音王,透過耳掛式耳機講話,從電競社的角落走出來。

「小屁孩,幹話就到此為止了!真沒想到你會來到這裡呢!接下來就由我電競社的──」
BY SLEEPYzZ
隨著時間的演進,快攻的牌型也逐漸的增加。

飛逝的理智,不斷流失的玩家,現代的遊戲中毒瘤叢生

唯一看透了真相是步伐蹣跚看似肥宅,智慧卻過於常人的名牌手──

陳!

罐!

頭!

「陳冠彤來當你的對手!」

「搞屁啊喂!你不是電競社的!」

我一腳踢飛前方排著的折疊椅,折疊椅「喀拉喀拉」地摔在地上。

「喂!如果罐頭贏了,我們不就不用比第三場了嘛!害我為第三場比賽那麼緊張,別害我和Ken的心血白費了啊白癡!」

「你是在大聲甚麼啦!」

然後,我被滷蛋大力地巴頭,有夠痛……

「蘇密Calm down!在休息室他是聽不到的,用手機跟他說吧。」

布瑞茲扯一下我的衣角說了。

「別擔心啦蘇密,反正輸掉也不會怎樣,比起社團爆掉我更喜歡去看比賽啊。」

Frank淡定地喝一口罐裝紅茶說了。
BY SLEEPYzZ
「會怎樣的好嘛!你剛才不也提起『爆掉』兩個字嗎?」

「所以會怎樣,到底是會怎樣呢?你剛才也沒講啊。」

「就是會『爆掉』的好嘛!你剛才自己也提了『爆掉』啊!『爆掉』啊!」
Frank轉過來看我一眼,又喝一口罐裝紅茶說了:

「那你說的『爆掉』會怎樣、怎樣才算『爆掉』、『爆掉』是怎樣算怎樣的『爆掉』啊,講話不清不楚的。」

「你才不清不楚的!少跟我玩口語病和文字遊戲了!聽好了,所謂的爆掉就是……」

在我快到連自己都覺得口齒不清的解釋中,突然聽到一句更衝擊的話中斷思緒。
BY SLEEPYzZ
「社長,我要退社」
BY SLEEPYzZ
May垂著頭這麼說了。

「不要火上加油啊喂!」

「心好累喔,徹底累了。」

May把臉埋進手掌裡,看樣子她也不想管這場比賽……

BY SLEEPYzZ



BY SLEEPYzZ


BY SLEEPYzZ


「就由我先攻吧!我的回合──」

「是我的回合啦不倒翁!」

「懂不懂禮貌啊Ken,來賓的球好嘛!還跟你繡球繡哪條線咧?」

「又不是在打籃球!卡片遊戲的回合都先搶先贏的好嘛!」

兩人透過耳掛麥克風吵得不可開交,比賽評報比賽還精彩,正確來說看轉播的我們,根本沒聽到賽評講甚麼,但重點是──
BY SLEEPYzZ
「吵這個有個屁意義啊?電腦會自動拋硬幣決定先後手好嘛!」

在休息室的我又看不下去了,指著螢幕的他們破口大罵,雖然他們完全不知道。

「蘇密……」

布瑞茲還是擔心地扯一扯我的衣角,May倒是一副「別吵我,怎樣都好」的感覺低頭靠著折疊椅睡,而Frank和滷蛋拿起手遊開始聯機,或許我也該找點事情做別管他們。

熊:「好的那讓我們回來這場加賽的內鬨戰,由電競社臨時代表罐頭對上Ken──」

「閉嘴啦這是我的回合!抽牌!」

結果真的是罐頭的回合了,而且還直接打斷主播的話。

「好的非常好,讓我們等一分鐘。」
BY SLEEPYzZ
罐頭話說完,便沒有任何動作。

旭:「呃請問罐頭選手,你現在?」

「每回合打牌的時間限制是一分鐘不是嗎?那我們等吧。」

「聽好了,卡牌遊戲是所謂的心理戰,連忍耐一分鐘的心理素質都沒有的話,是要打甚麼比賽啊?所以等吧。」

罐頭透過麥克風這麼說,便遲遲不打出牌。

「搞什麼啦喂!時間多啊?」

「幹甚麼!快點給我動胖子!」

「有牌最好是能不打啦!浪費時間!」

台下的觀眾叫囂聲一片,開始累積起觀眾們的仇恨值。
BY SLEEPYzZ
而兩個主播則是啞口無言,在轉播區沒聽到他們有任何聲音。

熊:「呃……這個,兩邊高手過招,每一手都要斤斤計較,所以要用更多的思考時間!」

個頭,兩邊都是使用控制牌型的,結果應該顯而易見,是兩邊都會到對方開始進攻之後反制,這種情況無論哪邊先攻方都應以蓋牌為主,主播這話明顯只是敷衍,又或者他根本不了解遊戲。

於是在最後倒數讀秒階段,斗大的倒數數字被投影上來,搭配上緊湊的音效。
「在檯面上覆蓋一張牌!再覆蓋一張!再覆蓋一張……」

「不需要唸出來啊胖子!直接蓋五張不就行了!」

觀眾自然又是對罐頭罵一片,最後罐頭蓋了五張牌在檯面,等同蓋掉全數手牌。

「好了,結束回合。」

「輪到我了,抽──」

「就是現在!發動陷阱卡!神的勸告!因為神的勸告的效果,指定對手無法使用『怪獸、魔法、陷阱』其中一種卡,如果使用了,雙方玩家就必須扣減一半的生命值!」

畫面上浮現出一位宛如希臘人,白髮、白鬍的大叔神明,對著前方的玩家嘆一口氣。

旭:「喔!罐頭在Ken的回合開始就給對手一半生命值的威脅,完全壓縮對手打牌的空間了!」

「蘇密,這不是等價交換嗎?怎麼主播說是『威脅』呢?」
BY SLEEPYzZ
「不,完全不是等價啊布瑞茲。」

主播似乎沒打算解釋的樣子,我就跟布瑞茲說了:

「對雙方來講,這都是剛開始的第一回合,而且罐頭鐵定不是笨蛋,為了預防這種狀況,在檯面上另外佈下的四張牌就是防止這種負面效果回彈。」

「如果Ken想在台上佈下陷阱,他又要花費一個回合的時間,相反地罐頭這邊這Ken的陷阱剛下,就可以破除他的陷阱。」

「這遊戲特別的一點是『限制出牌的數量』,在第一回合發動魔法、陷阱卡和召喚怪物的數量不能超過三張,罐頭很狡猾地選擇蓋牌,所以沒有這一層限制,比起只能用三張牌的Ken,能做的事情更多了。」
BY SLEEPYzZ
「原來……如此……」

布瑞茲看起來有些困惑,似懂非懂地點點頭。

不過Ken應該也考慮到這一點,所以──

「我指定陷阱卡。」

「你傻嗎?陷阱卡至少要埋伏一回合才能發動,這樣對反制後攻就沒意義了。」

「我就選陷阱卡!」
BY SLEEPYzZ
罐頭不理會Ken的挑釁,依舊選下「陷阱卡」。

「那我要在檯面覆蓋五張牌,不好意思跟你不一樣,我時間緊迫,結束這回合!」

Ken以最快速度操作。因為後手的補償,Ken手上還有一張牌。

「真的是一款沒有怪獸的遊戲呢!」

布瑞茲驚呼著,很高興布瑞茲看懂了這款遊戲。
BY SLEEPYzZ
畫面切回罐頭這裡──

「輪到我了,抽牌!」

「這個瞬間發動陷阱卡!神的原告!」

Ken也是在第一時間就發動陷阱卡,與罐頭方同樣外型的大叔神明帶著一群天使,再加上法院的投影出現在面前,但與此同時──

「因為神的勸告的效果,扣減生命值前我要再發動──神的轉告!將我扣減掉一半的生命值送到你身上!」

在罐頭這邊的大叔神明拿出一根法杖,指著Ken這邊聚集能量,似乎正準備發動雷擊。

旭:「喔!難道比賽要在第二個回合就結束了嗎?雙方生命值都是全滿狀態,換句話說這是變相的OTK!」

「翻開永續陷阱卡!神的敬告!因為神的敬告的效果,指定一張正在發動的卡,付出1000點生命值為代價,將這張卡原封不動蓋回去,同時封鎖那個陷阱魔法區無法使用,直到這張卡被破壞為止!」

然而Ken這邊的神明一手插腰,另一手指著罐頭「喝啊!」一聲。

罐頭只是淡淡一笑。

「太天真了!陷阱卡發動!神的被告!因為神的被告的效果,付出一半的生命值,將對方的陷阱卡效果做為己用,我要指定的卡就是──神的原告!」
BY SLEEPYzZ
熊:「好奸詐!已經算到對方會出這一手了嗎?」

罐頭方的神明拿出一對手銬,靠在Ken這邊的神明手上,周圍的天使「咦
──!」地驚呼著。

然而Ken也只是笑笑。

「別忘了我只用兩張卡!翻開覆蓋的卡──神的轉告!當對手使用的陷阱卡是『反制別人陷阱卡』的類型時,將它的效果無效化,並且交給我來利用!」

然後Ken這邊的大叔神把手上的手銬若無其事解開,之後銬上了罐頭方神明的手,並且拍一拍他的肩。

「想太多!翻開覆蓋的卡──神的抗告!當對手使用兩張以上的『反制陷阱卡』時可以發動,將上一張對手發動的反制陷阱卡無效化!」

但是罐頭這邊的神明把手銬掙脫開來,朝天大吼一聲「呃──啊──」

「那這招怎樣?翻開陷阱卡!神的預告!當我方的魔法陷阱使用區全滿時(五張)這張卡才可以發動,將對手一張魔法、陷阱卡或怪物效果抹消掉!」

於是畫面又浮現了兩個警察,重新把罐頭方的神明上銬。

「原來這張卡上銬的是警察啊,應該是天使才對吧?」

我小聲地吐槽了這句。

「搞屁啊這遊戲,都在打陷阱卡而已嘛!」

Frank抬頭瞄了轉播一眼,又把頭埋回去手遊裡面。又多一位看得懂遊戲的人,好不欣慰。

「你想再用陷阱卡阻止我嗎?這會是你最後一張可以發動的卡了喔!」

Ken說得沒錯,兩邊都發動了四張牌,但現在防守方是罐頭,照Ken那副胸有成竹的模樣,最後一張牌一定是對策吧?

「真不愧是上屆冠軍啊──翻開覆蓋的卡!陷阱卡神的撤告!當我方的魔法陷阱使用區全滿,且我方和對手都發動過陷阱卡時才可以發動,無效化並破壞雙方檯面上包含怪獸區的所有卡!而且這個效果不被無效化!」

「甚麼──」

罐頭方的神甩開警察的束縛,之後消失在畫面上,而畫面上的法庭則不斷崩解,Ken方的天使和神明也不斷消失。

「算你厲害,不過別忘了我們雙方檯面什麼都沒有了!」

嗯?看到一半又有人拉了我的衣角。

「那個蘇密,為什麼兩邊甚麼事都沒有呢?」

「喔這個啊,基本上這遊戲很講究『先後順序』這回事,最後一張發動的卡必須被優先處理,因為最後一張卡斷掉了前面一卡車卡片的規則,所以就當作他們兩邊互相扔了五張牌吧。」

詳細解釋的話,不熟悉卡牌遊戲的布瑞茲八成也不懂吧,就去頭去中間講結尾就好。

「神還真的無所不在啊。」

滷蛋瞄了轉播一眼嘲諷性地說了一句,又繼續低頭打手遊。

「神還真不是普通的忙,又是原告又要被告又撤告了,到底想幹嘛……」

我也揶揄了一句,這就是被稱為比賽泛用「神」卡的力量吧?

賽評似乎也被這精采──應該說混亂的陷阱卡互婊的畫面給嚇傻了,剛才完全沒有說話。
BY SLEEPYzZ
「抽牌!我終於抽到牌了!」

附帶一提,現在是罐頭的第二回合「剛開始」,兩邊各剩一張牌,生命值無損。

「唉呀不倒翁,這次就別拖一分鐘了吧,你只剩一張牌了啊!」

「挺行的嘛Ken!本來以為跟你這小廢廢比會秒殺,幫你拖一點時間比較不難看──」

「內心戲是要演多久啦!快點打完牌比下一場好嘛!夢研社明明就已經贏了!」

在罐頭講到一半時,有一個不知名的觀眾大罵,講出我的心聲。

「但是結束了!我覆蓋一張牌,結束這回合。」

「哼!比資源上來說,下回合我抽牌就是兩張牌了,你只剩一張囉罐頭。」

「哼!你倒是抽啊!真正能掌握遊戲的人,拿到關鍵的牌就夠了!」

在輪到Ken的同時,罐頭便指著Ken宣言:

「翻開覆蓋的卡!陷阱卡無謀的賭博!」

「甚麼!」

Ken愀然變色,這張卡如同它的名字,真的是一場無謀的賭博。

「因為這張卡的效果,當我的手牌、檯面都沒有牌時,從牌庫上方翻30張牌作為代價送去墓地,直接跳過對手的回合!」

旭:「30張!罐頭選手真的是孤注一擲了!」

「蘇密,為甚麼他要丟掉自己這麼多牌?規則上不是說沒有牌的人也算輸嗎?」

沒想到沒玩過這遊戲的布瑞茲還認真翻著規則,他是邊看邊查規則嗎?

「對卡片遊戲的玩家來講,每一步驟和出牌的機會都要好好把握,在自己已經喪失所有資源的情況下,當然就是嘗試自己最大的可能性,而且──」

看到Ken難得在比賽收起笑容,他大概猜中罐頭的套路。

「拿在手上的東西才是最有價值的,沒有現在的人是沒有未來的。」

這回合Ken的牌都在手上,場面沒被佈下任何一張牌,不幸地這遊戲並不存在「在對方回合,從手牌發動卡片」的卡,所以Ken不會有反打餘地,這一回合是絕對安全的,現在不試就要冒上一堆風險。

我盯著螢幕看,難得看得這麼目不轉睛,側眼瞄到布瑞茲似乎緩緩點個頭。
「那麼又輪到我了呢!不好意思啊Ken。」

「你就玩得這麼賭啊?生命值不是還滿滿的嗎?」

「對啊!照一般人的邏輯去走,走一個正常人理想的套路──鋪場、蒐集指定的牌、壓對手血量,這非常棒不是嗎?那些頂尖玩家就是因為掌握與思考『每一種套路』才有今天的地位的──」

畫面上顯示罐頭牌庫裡的牌,不斷被火焰的動畫燒盡。

「但我在比賽、我是亞軍、我就是不想輸!抽牌!」
BY SLEEPYzZ
嗚喔喔喔──

這一刻,冷淡多時的場面又重新熱起來。

罐頭絕對不是個笨蛋,也不是浪漫又不現實的人,參賽者是可以看自己墓地的牌的,如果在剛才丟棄到唯一可以贏的牌,他早就投降了。

反過來,到現在還沒有投降的話,要抽中讓自己獲勝的牌的可能就有四分之一的機會,牌庫剩下最後四張牌了。

「發動魔法卡──無謀的衝動!這張卡每根據我付出1000點生命的代價,就可以往牌組抽一張牌,我的生命值沒有損失過,所以付出3000!」

「這樣牌就齊全了,在檯面上覆蓋一張卡,結束這回合!」

要說罐頭好運,還是壞運呢?

只蓋一張卡就表示,他只抽到一張能用的卡,而且這遊戲沒有一張在自己回合,直接對對手4000分傷害的卡,但倒是有一張──

「好,換我了,抽牌!」

「這個瞬間發動陷阱卡!篝烸藕的效果!當我方牌庫沒有半張牌時才可以發動,當對手結束回合的那個瞬間,我方拿下這場遊戲的勝利!」
BY SLEEPYzZ
熊:「出──現啦!傳說中的夢想牌!當自己走向絕路才有可能發動的卡,而且只要被對手消除就等同輸掉!」

旭:「但是Ken選手的身上已經沒有牌了!他有可能贏下這場遊戲嗎?」

賽評報起來特別激動,我猜是因為他「自稱」代表電競社的關係。

「好難的字喔,那是甚麼意思啊蘇密。」

「其實只是Go hell的直翻。」

「咦!」

「不用驚訝,很多卡片的翻譯因為原文不夠亮眼,加上早年翻譯文字的困難,有時候都直接用音譯當作名字,反正聽不懂的人就覺得滿潮的。」

「潮是指?」

「就是酷的意思,像你現在聽不懂『潮』這個字,是不是就覺得有點『Cool!』的感覺呢?」

「呃,好像有一點……」

布瑞茲搔一搔頭,好像還對這種翻譯很困惑。

畫面又轉到情勢緊張的Ken這邊──

「好吧!能把我逼到這裡,真的不愧是亞軍!但對於我這種天選之人來講,還是要請你下去了!」

「發動手上的魔法卡──神的報告!我指定魔法卡或陷阱卡,如果抽出來的牌是我指定的類型,那麼就無視卡面上的限制,直接發動效果!」

「什麼!難不成你要?不過牌組還有30多張的牌啊!」

「既然你都敢賭了,那我也沒在怕的!這副牌裡只有一種牌能改變這場遊戲──這張牌是陷阱卡,神的懲戒!」

「這張牌發動效果就不說了,可以給雙方玩家5000點生命傷害。本來是用於控制牌組,當我回血超過基本分的5000時候用的,給對手OTK的一擊。」

抽出來的卡片在畫面上快速翻轉,我們還看不清抽到的卡片。

「必要時還能拿來自爆,真不愧是冠軍啊,果然夠賤。」

罐頭淡淡笑了,但有可能嗎?這種牌最多能放上三張,少說只有10%的機率──

然而結果,翻轉中的牌停了下來,果然就是陷阱卡,神的懲戒。

畫面上不斷冒出的火紅色激光,與面帶微笑的兩人,已經說明了一切。
嘶──碰!

一團蕈狀雲的畫面在兩人的AR區炸開來,遮蔽了整個畫面,接著就是斗大的字體「DRAW」。

「耶──世界冠軍!」
BY SLEEPYzZ
「太強了吧──嗚呼!」

全場一陣鼓掌和歡呼,還看到大量彩帶與煙噴到兩人頭上,紙花不斷散落下來,留下傻眼的兩人。

「呃呃呃呃──蘇密?」

「別說了布瑞茲,沒看到氣氛正好嗎?」

我知道。

我都知道,這比賽很精彩。

還有我故意想忘記某件事情──

熊:「喂!觀眾們稍安勿躁好嘛!」

旭:「我知道比賽很精彩,但你們干擾到比賽運作了!請安靜。」

\TMD!/\TMD!/\TMD!/

「太好看了吧!有綜藝又有實力!安可!」

\TMD!/\TMD!/\TMD!/

聊天室和場內的氣氛不斷暴走,全都成了兩人的主場。

「「根本沒分出勝負好嘛!再給我比一場!」」

然後,罐頭和Ken不約而同地吼出不願面對的現實,音響的暴音與「吱──」的銳利聲,迴響整個會場。


BY SLEEPYzZ








大家好,這裡是暑假過得真TM有夠長的Zz,上次說暑假前更新完,然後更新了半年多,還真是廢人啊......

大概在去年寫文的時候,因為接下社團的職務,加上自己對寫文這件事情感到心態崩壞、感到厭煩,這個故事很長,我實在很想跳過一堆過程的鋪陳,直接寫自己最想看的部分(當然這不可能),後來覺得這故事給不了我娛樂,個人的無能便放手這個故事。

之後到開學的十月多還十一月的時候吧,我實在覺得孤單寂寞又冷,再加上課業很重,我覺得寫作不能給我帶來什麼快樂了,就放棄掉這一碼事。

一路到了十一月初左右,我看見小鹿老師在粉專上打的一段故事:

內容關於一位老棋士(不是龍王的工作,絕對不是)說,每次輸的時候就像內臟被踐踏,被"自己其實毫無價值"的自我懷疑給困住,但儘管如此,他還是放不下「下棋」這件事情,這種心情,不是用喜歡或不喜歡幾個字就能概括的。

是啊,我寫小說一事,以結果、以觀眾數,各方面來看一點意義都沒有——

因為我對寫故事的心情,不是放在天秤上衡量的,也不是可以被取代的。

離題了。關於這部小說,它並沒有被斷尾,我寫了很多計畫放在電腦裡,關於它未來集數的走向,而多數時間,我其實有在籌備另一個,預計今年夏天投稿比賽的故事。

喜歡這部小說的朋友,不好意思,小弟盡量更新只是我的心有點在投稿作品那裡了,光靠要把這集內容回想起來就花我不少時間,預計九點要PO的小說拖到十二點才PO

有想說的嗎?在下面跟我聊聊吧!謝謝!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3881323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輕小說|自創|日常|原創|Dream Chasers|校園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喜歡★a8702191234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Chasers 5-3章... 後一篇:Chasers 行間...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sentaider504所有巴友
二創同人小説《假面騎士True Revice》不定期連載中,歡迎各位巴友前往我的小屋參觀~看更多我要大聲說2小時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