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22 GP

[達人專欄] 【同人】少女前線:Doll girl beats! 【 序 】

作者:77兆年輪迴的黑兔殿│2018-02-07 14:08:25│贊助:50│人氣:1376
我是個回鍋少前又開新坑的傢伙
我是個回鍋少前又開新坑蘿莉控
我是個回鍋少前又開新坑蘿莉控
我是個回鍋少前又開新坑蘿莉控
這次開的是少前坑~蘿莉最棒了,就算是蘿莉,只要是人形就沒問題對吧?
沒意外應該是29%日常、50%少女軍武、10%蘿莉、10%笨蛋、1%虐死讀者的內容
雖然少前本身設定了許多有趣的東西,但透過腦洞大開,設定了更多的東西!
總之試著用新的寫法來開了個少女前線的新小說坑,還請各位多多指教了!





  序
 
  新曆初年 十一月二十二日 俄羅斯/舊弗拉基米爾郊區
 
 
  戰爭,經過百年依然沒有改變,戰爭這黨事兒壓根就沒有改變過…從以前到現在,從遠古到中世紀,一戰、二戰……
 
  那些歷史重要,卻又不重要,因為人類永遠不會記取教訓……
 
 
  第三次世界大戰開打之際,第四次世界大戰已經接連發生,由尖端科技所製造出來的人形兵器,遍佈全球的戰事一直持續著,並不是首領無能,而是拜科技所賜,這些被賦予高度智慧的AI們,會持續自行製作人形兵器,一次又一次的攻擊人類。
 
 
  戰爭,從來就不會改變……
 
 
  冰冷的空氣凍結著身體,身上厚重的衣物,在俄羅斯國境內零下的溫度,這些衣物一點用處也沒有。
 
 
  凍僵在厚毛皮手套內的雙手,托著一小罐馬鈴薯罐頭,罐頭內的熱氣與馬鈴薯香撲鼻而來,在戰爭時還能有熱食能吃,是一種小小的幸福。
 
 
  縮坐在一處倒得差不多,被大雪給掩埋的建築廢墟旁,盯著這罐馬鈴薯。
 
 
  「指揮官,不快點吃的話要冷掉了!」
 
 
  還沒回過神來,一位個頭嬌小的少女,以輕快的步伐咚咚咚地跑到我旁邊。沒錯,是少女,金色優雅的雙馬尾,圍著的大圍巾把鼻子以下的地方都給遮住了;她穿著和我差不多一樣的衣物,是厚重的雪地迷彩大衣。
 
 
  「紅色貝雷帽會被當靶子的唷。」我看著她頭上大紅色鮮艷明顯到不行的紅色貝雷帽。
 
 
  「欸?可是這是人家的招牌吶…不戴這個,指揮官不就認不出我了嗎?」少女有點不願意的拿下貝雷帽,兩手緊緊捉住不放,這東西就像她所說的,是她的招牌。不,不如說是寶物。
 
 
  「放心,就算不帶這個貝雷帽,我也會認出妳的。」把自己的毛帽給脫下給少女戴上,帽子上的雪花啪啦啪啦的掉下來,糊了少女一臉。
 
 
  「嗚啊啊啊!指揮官!」冰冷的雪碰上有溫度的肌膚,很快地在她臉上融化,少女揮著兩手不停地叫著:「指揮官就會欺負人!啊啊!雪都掉到我的馬鈴薯裡了啦!」
 
 
  湯匙從自己的罐頭內挖了一匙,滿滿的澱粉塊,分不出蕃薯與馬鈴薯的差別……反正就是MRE內的罐頭就是了。
 
 
  「真想早點回去呀……我們就快到莫斯科了對吧?」看著整湯匙塊狀和泥狀混在一起的食物,一口氣塞進嘴裡。
 
 
  「對啊!家裡的馬鈴薯燉肉比較好吃呢!」少女也從自己的罐頭挖了一匙,不一樣的是,她吃得很開心:「炸馬鈴薯肉餅也很棒呢……唔啊…口水都流出來了!」
 
 
  好吧,雖然我不喜歡馬鈴薯…但這丫頭只會做馬鈴薯料理。
 
 
  「我也想趕快回去呢,不過我不要馬鈴薯唷,司登。」旁邊不知道幾時冒出另一位少女,她拍了拍正在享用馬鈴薯罐頭的司登。
 
 
  這位少女和司登差不多嬌小,我們穿的是同一款的迷彩大衣,但她頭上深藍色的帽子,帽子襯了兩個奇怪的裝飾,讓帽子活像一對兔耳朵;加上那頭金色編麻花雙馬尾,非常好認出她是誰。
 
 
  「多虧了司登和指揮官呢,要是餐餐都馬鈴薯,我可受不了!」
  「吶,指揮官,想不想吃吃本小姐的……」
 
 
  「不,我對貧乳沒有興趣。」還沒等她說完,早一步吐嘈了。是針對她的人身攻擊:「旋風的身材我吃不下去。」
 
 
  「什…什麼!這裡可是大庭廣眾之下吶!我若是現在叫人,指揮部會怎麼處置指揮官呢?」她兩手抱著包著緊緊的身體,那厚重衣物下的身材可是戰鬥機能完美起飛的跑道啊。
 
 
  「不,現在叫人,只會有鐵血的人形跑過來……話說…旋風妳到底是把我的什麼罐頭換成馬鈴薯了……」兩眼盯著旋風手上兩個扁扁的方型罐頭,那是牛肉吧?
 
 
  「豬肉罐頭和牛肉飯,司登拿了指揮官和自己的份,從我這換了兩個馬鈴薯罐頭唷。」旋風笑嘻嘻的著,並在我面前挖了一大匙,幾乎是半個罐頭的量塞進嘴裡:「才不還給指揮官哩!」
 
 
  「已經吃了一個月的馬鈴薯了啊…原來有別種罐頭…原來啊……」把視線移到旁邊坐著的司登,她壓根沒在聽我們講話,正享用她熱騰騰的馬鈴薯罐頭呢。
 
 
  「放心放心,指揮官,我們很快的就可以進入莫斯科,裡面可是有大量的俄羅斯美食呢!到時候我們可以用鐵血人形的殘骸當桌子,快樂的享用俄羅斯醃魚、肉凍、三明治、沙拉……」旋風毫不在乎地說著,很快地把手上兩個罐頭吃完,留下乾瞪眼的我。
 
 
  「……是這樣嗎?」旋風不懷好意地蹲在我前面看著我。我不禁問著自己……"俄羅斯不是大半邊都成廢墟了嗎…"
 
 
  「司登小姐,看來指揮官不喜歡妳弄的馬鈴薯大餐唷。」旋風的視線緊盯著我,稍微歪著頭,斜眼偷偷望了剛享用完罐頭的司登。
 
 
  「咦?指…指揮官?是真的嗎……」司登驚訝的看著我,一副不可思議的模樣…不,妳那不可思議的表情,才讓我覺得不可思議。
 
 
  「不,馬鈴薯最棒了。」趕緊把手上的馬鈴薯都給塞進嘴裡……冷掉的馬鈴薯吃起來只有粉粉的噁心口感。
 
 
  「哼哼哼,打起精神呀,指揮官,接下來就要進行閃電戰術了呢。」旋風拿著一根枯樹枝在雪地上畫呀畫的:「座標就定位好了,人形們也都準備好了,剩下的就是進攻了呢。」
 
 
  「我知道,配合EMP衛星砲癱瘓座標內的鐵血人形,由衝鋒槍小隊快速掃蕩區域,奪取有著俄羅斯鐵血機密的黑盒。」
 
 
  「可不要死了吶,我們要一起活著回去,成為奪回俄羅斯的英雄呢。」旋風信心滿滿的樣子,她細心照料著手上的槍枝,俄羅斯緊湊突擊步槍──SR-3MP。人如其名,她的名字便是手上槍枝的名字
 
 
  「司登也是,要好好保護指揮官唷!妳可是跟著指揮官多場戰役的人形呢!」她轉去摸摸司登的頭,明明身高身材一樣嬌小玲瓏,司登在旋風面前就像是小妹妹一樣。
 
 
  「旋風也是,要一起平安回家!」用那張元氣滿滿的稚嫩臉龐回應了旋風。
 
 
  戰術簡報,執行前的說明是那麼的簡易──俄羅斯全境道路已被格里芬承包商、中國及俄羅斯三方聯合部隊包圍封鎖,趁著莫斯科的鐵血派出大量作戰人形分散迎擊正規軍時,由第四十一突擊小隊快速潛入,接著裝有新型EMP的衛星砲會瞄準鐵血指揮部正中心,一口氣癱瘓已啟動的人形。
 
 
  之後便是近距離的閃電掃蕩作戰,由衝鋒槍小隊攻入指揮部,趁著EMP癱瘓敵人的時候奪取黑盒,然後一路攻至頂樓,以空降滑翔的放式離開市區,再與負責掩護的狙擊小組合流,一同往東邊與接應的部隊會合撤退。
 
 
 
※   ※   ※
 
 
 
  新曆初年 十一月二十四日 PM11:41 俄羅斯/莫斯科
 
 
  雪國莫斯科,與戰前網路上過時的資料完全不同,死氣沉沉的都市街道,由鐵血人形建築的黑色建築物,在白雪的覆蓋下,像是光明與混沌相互交織的景色。
 
 
  從弗拉基米爾配合俄羅斯正規軍的攻勢,一路趕路來到莫斯科,為了不讓鐵血人形發現我們的蹤跡,一路上只能靠手語交談,所有可能被鐵血偵查到的電子儀器全部都不能使用,甚至連防彈用的量子護甲都必須關閉。
 
 
  這一路上不時會有鐵血的人形、機甲部隊經過,如果在量子護甲關閉的情況下被發現,被子彈擊中可是會死人的。
 
 
  來到EMP指定的範圍外,可以見到莫斯科紅塔的方尖塔頂,旁邊有一棟格格不入的黑色高樓。市街上沒什麼人類,只有大量來來去去的人形,成群成隊,數之不盡的鐵血人形。
 
 
  「那麼就按照原本的戰術,Kar98k少女人形們分散在這些廢棄大樓裡狙擊那些裝有反EMP裝置的人形,麻煩妳了,德國的公主。」
 
 
  衣服已經換上與建築物符合的色調,大黑色華麗的德式軍服,她比起旋風和司登更小上一號,大約只有一百二十多公分的身高,十足是個小小女孩。
 
 
  德式軍帽帽延下,優雅而穩重的銀色長髮,與那火紅有神的眸子,透出高貴又不可侵犯的神聖榮譽感。
 
 
  「因為EMP的關係,我們沒辦法使用總部準備的自動校準狙擊鏡對吧?」Kar98k手上的毛瑟步槍沒有安裝任何瞄具,步槍緩緩探出窗口,預備了瞄準姿勢:「我們可是為了今天進行那瘋子般的無瞄具狙擊訓練,交給我們吧。」
 
 
  「這幫蠢材,德意志的科技,即便過了千年也仍是世界第一!」
 
 
  滿溢的自信,她手上的步槍與她的靈魂彷彿合而為一,只差扣下板機,便能準確地狙擊掉眼前一具鐵血的龐然大物:聖盾裝甲兵。
 
 
  「接著是掩護公主的AR小隊,話說妳們穿這樣不冷嗎……」望向另一隊人形小隊,手持著俄羅斯的9A-91,她們的小型突擊步槍非常的適合近身距離作戰,在這種市街撤退戰時非常有用。
 
 
  「沒事的…指揮官,這是我們祖國呢……」
 
 
  「麻煩妳們了,注意安全。那麼…接著是……」
 
 
  「指、指揮官……」9A-91帶頭的少女人形拉著我的衣袖小小聲的說道。
 
 
  「怎麼了?」
 
 
  「請保重自己……請活著回來,不要成為遺憾呢……」她的聲音越說越是小聲,最後的聲音幾乎完全聽不到了。
 
 
  「沒事的,有大家在,我們會很順利而且安全地完成任務。那麼接著是進入鐵血建築的攻擊小隊……」
 
 
  攻擊小隊裡除了我本人、旋風、司登以外,另外還有MP7、79式、VECTOR、MP9、P90。悉數是格里芬最精銳先端「心智雲圖」的人形,如此高成本的小隊配置裡,就是為了這個直搗黃龍的戰術。
 
 
  「司…司登沒問題嗎……」司登的表情十分怯怕,看著身旁幾乎都是有著新型心智雲圖的人形,自己只是舊式的人形。
 
 
  捧著自己手上的二戰時期的Sten衝鋒槍,雖然科技的改良,能夠應付現在大多數的戰爭場面,但舊往的記憶是無法輕易抹殺掉的。
 
 
  「司登,妳跟著指揮官多久啦?」旋風見司登抖搜搜的蜷在角落,馬上過去安慰她。
 
 
  「十…十九年……了!」司登結結巴巴地說道。
 
 
  「就算沒立多少了不起的功勞,但這十九年確確實實的在戰場上了不是嗎?咱們可是主核人形呢!新端的科技記載的不過是後人規劃模擬出來的戰術,比起實戰呀,旋風我可是比司登少了兩三年呢!」
  「副官這個職位,可不是隨隨便便就能當上的!看看那不敢表達自己的俄羅斯暴露狂、還有那些因為任務指派到隊裡的新銳少女人形,想必在這場行動後都會有成長吧!」
  「一百等的笨蛋,可是比五十等的天才強上幾百倍呢!」
 
 
  「嗚嗚…這是安慰的話嗎……人家才不是笨蛋……」
 
 
  「走吧,司登。」旋風前面的話還挺漂亮的,但最後面卻因為本性把實話給說出來了。我上前把司登抱進自己胸前:「司登,我的背後還要依賴妳呢。」
 
 
  「是、是的!」
 
 
  「那麼各位帶隊的女孩們,對錶…整點時我會發出信號,EMP屈時會發射,請在五分後開啟量子護甲。」
  「還有,一個都別給我死了,要一起平安回去」
 
 
  所有單位於各自位置上待命,靜靜等待天空降下的那道光束──EMP衛星砲。
 
 
 
※   ※   ※
 
 
 
  十一月二十五日 AM01:44 俄羅斯/莫斯科/莫斯科鐵血大樓
 
 
  「鐵血人形已經發現了我們的狙擊位置,指揮官你們還要多久能出建築物!」
 
 
  莫斯科的街道上警報大響,全城進入了紅色警戒,鐵血人形們不如戰術簡報所預期的,不如說是完全出乎意料之外。
 
 
  EMP確實有效,但一切在我們突入總部,於上層樓層找到黑盒後開始變了卦。彷彿已經事先安排好,在我們準備離開時,所有被癱瘓的鐵血人形在同一時間全部甦醒過來。
 
 
  部屬了海量人形的鐵血總部內,就算是新銳人形也不好應對,短短時間就將手上的槍枝子彈全給打光了,而我們卻還被困在這個總部內。
 
 
  「公主,請堅持住,我們準備從高樓西面強行突出,麻煩肅清掉敵人!」
 
 
  「瞭解!但請盡快,我能聽到聖盾機甲的聲音開始逼近我們了!」
 
 
  槍枝開火的聲音、子彈劃破空氣的聲音,槍聲、子彈聲,然後又是槍聲與子彈聲,彈盡之時只能湊合著使用鐵血人形掉落的槍枝來應對。
 
 
  「旋風!黑盒有保護好嗎?」眾人奔走在迷宮似的總部裡,轉角不停出現的是鐵血的人形,擊倒、又出現、擊倒、再出現,源源不絕的敵人,數之不盡、殺之不盡,不停地出現阻擋我們。
 
 
  「我可沒空管這黑盒啊!它好好的藏在我的護甲內呢!」
  「別擋住我們的路啊!鐵血的渣渣們!」旋風跑在最前頭,面對那些出現的人形,總以迅雷不及掩耳的神準槍法擊斃它們。
  「果然拜託老爹特製EMP彈藥派上用場啦!」
 
 
  阻擋者死,一次一發子彈──
 
 
  「指揮官!看到窗戶了!」旋風指著前方近頭喊道,但走廊轉角卻走出兩名手持重裝火神機槍的鐵血人形──痛擊者。
 
 
  「旋風小心!是痛擊者!全員散開兩邊走廊!」司登緊急地對小隊下指令,人形們一瞬間全閃到兩旁的走廊。
 
 
  噠噠噠噠噠噠噠──
 
 
  痛擊者手上的火神炮,噴撒著海量的子彈,肉眼可見的密集火網穿過走廊,兩邊牆壁被火神機槍掃射打得滿是彈孔,沒過多久,痛擊者卻停止射擊。一般而言,這些傢伙會不停地開火並且逼近我們,就這時間而言,也不像是子彈射完了。
 
 
  「指揮官!快聯絡德公主肅清西邊!」旋風華麗的身姿,比子彈速度更快,早一步踏上牆,一路像是忍者般的身手衝向痛擊者,痛擊者的AI判斷完全無法跟上旋風的速度,旋風輕而易舉地跳到它們身後,兩顆子彈,兩個中控系統破壞。
 
 
 
  「公主,西邊情況如何!」
 
  「重裝人型已經肅清的差不多了,但地面上推測還有大量切割者或胡蜂在等你們!」
 
 
  公主的通信那頭不停傳出槍聲,交火程度不亞於總部這裡,然而我們沒有選擇了。
 
 
  只能夠冒著被地面火力射下來的風險,從這裡破窗出去,賭命一搏了。
 
 
  「各位,這層樓的高度已經夠我們飛離包圍的地面部隊,但和從頂樓比起來非常非常的危險,地面的部隊肯定不會留情地對我們掃射。」
  「我們在跳傘前會先把所有煙霧手雷、閃光手雷、EMP手雷全往下扔,就算能爭取一秒也好!」
  「那麼各位,我們城外集合點見。自己人的信號是輕燈四次,記住了嗎?」
 
 
  「指揮官,我們不會讓您失望的。」
  「時間很短,但這任務非常痛快呢…呵呵。」
 
 
  小隊的少女人形們,包括司登與旋風,就連我在內,無人不負傷掛彩。
 
 
  「傻孩子們,可別死了!我們走吧!」
 
 
  「公主,請把狙擊點瞄準地面上任何的爆炸物!並給予最大程度的火力支援!我們要空降了!」
 
 
  子彈擊破玻璃窗,將所有手雷一股腦往外丟,也不管它們是否會對敵人造成損害,快步奔跑,每一步越接近窗口,心臟跳的越快……
 
 
  躍出窗外,立刻打開降落輕型滑翔翼,下方黑壓壓一片全是鐵血人形,紅塔廣場、市街,全部圍堵得水洩不通。
 
 
  地面部隊很快的發現了我們撤退的蹤跡,鐵血人形們開始對空開槍,由下而上的彈幕,由遠處看去大概也是難得的情景吧?
 
 
  「指揮官…祝您撤退順利……」一個又一個我方人形被擊落,從高空落下,無論是擴編用人形,還是帶隊的核心人形,她們落下之前,判斷了自己的心智雲圖不可能再被回收,啟動了自毀程序。
 
 
  啟動自毀的人形在空中自爆,照亮了莫斯科的黑夜……
 
 
  「公主,開始撤退,我們要直接飛出城外!」
  「瞭解!9A-91,我們要撤退了!」
 
 
  「公…公主……小…心……」公主與9A-91的通訊裡傳來雜音,公主回頭發現一尊聖盾機甲就立在自己身後。
 
 
  「呵…這可是對我朋友做了非常過份的事情啊!」舉槍,瞄準頭部,扣下板機……一氣呵成的動作卻在扣下板機前,先被聖盾給逮住了。
 
 
  「可…可惡……」在聖盾機甲強而有力的近身作戰能力前,就算是有著優秀戰鬥能力的公主也是束手無策:「指揮官,請直接撤退…不要管狙擊小隊了……」
 
 
  聖盾的巨手緊握住那嬌小的身軀,眼前的視線已經逐漸模糊了…唉……連高貴如我都必須要啟動自毀程序嗎?
  
 
  如果自毀了……和指揮官共事的記憶就會消失……自毀程序什麼的…我做不到!
 
 
  眼前這可恨的機甲…那黃色小小的視覺裝置,囂張什麼啊!手上的毛瑟步槍對準眼前機甲的弱點,這個距離你躲不掉吧?
 
 
  砰──!!!!
 
 
  步槍的槍口閃出一道火光,穿甲彈狠狠穿入聖盾機甲頭部,擊穿中控系統──巨手鬆開了…但公主的身軀也已經被捏碎得殘破不堪。
 
 
  「指…指揮官……狙擊小隊會與您共同撤退,信號,輕燈四次……」只剩下半身血肉模糊的公主倒在破舊的地板上,唸唸有詞說道。
 
 
  破碎模糊、人工皮肉下的機械骨骼清析可見……光憑自己難以行動,無法完整的與指揮官及同袍一同撤退。
 
 
  「可惡……我……我不要死……」用手上的毛瑟步槍支撐著身體移動,每一個步伐都讓機械神經傳達無比的痛楚到身上。
 
 
  「妳……拜託妳……」公主見到一位同型號的擴編人偶前來支援,她緊緊捉著擴編人偶的大衣。嘔出一抹鮮血,可恨且不甘心的公主,自己剩下最後一口氣,一定要傳達出去才行……
 
 
  「把…把我的心智雲圖……帶走……」
 
 
  「就算……記憶有可能成為片斷……就算會造成心智的混亂……都不願失去與指揮官共事的記憶……」
 
  「心智轉移……可能會讓妳記憶嚴重混亂……但那份混亂之中,有一份溫暖,是超越一切的感情……」
 
  「拜…拜託妳了……指揮官……不要讓指揮官他冒險回來救援,當心智雲圖的轉移完成後,拜託妳一定要撐下去……嘔呃……」
 
 
  眼前的毛瑟除了黯然點頭外,沒有其它反應……
 
 
  公主閉上眼,面露滿足的微笑:……接下來,指揮官就交給妳了吶……」啟動心智轉移程序,錯誤、大量錯誤訊息在兩人的雲圖間傳達著。
 
 
  強制覆蓋記憶……
 
 
  強制改寫人形的記憶資料庫……
 
 
  心智雲圖覆寫完成,同步率21%、出現錯誤值60%、額外不明程序19%
 
 
  「指揮官就……拜、拜託妳了……啟動自毀程序……」
 
 
  「收到…辛苦您了,公主殿下。」與公主同樣型號的擴編人偶接收了公主死前的心智記憶。銀髮、紅瞳、黑色德式軍裝、毛瑟98k步槍,這份記憶傳輸到她的記憶裡:「系統、記憶嚴重錯亂。但……我會撐下去的……憑著這份溫暖……我一定會撐下去……」
 
 
  「我們要著地了!前方森林!」我著地後,立刻用通訊器與各梯隊的少女人形聯絡:「司登,旋風,妳們還好嗎?」
 
 
  「旋風在你前面指揮官,注意,輕燈四次。」前方閃了燈的信號,快速閃了四下,旋風就在前面不遠的地方。我馬上跑向旋風的所在地。
 
 
  「指、指揮官我也在前面!輕…輕燈四次…嗚嗚……」另一邊也閃了信號四下,但並沒有見到司登的蹤影。
 
 
  「怪了,司登的信號確實在這裡呀?」旋風看著四周散落的裝備,滑翔翼也掉在這裡,但就是沒見到司登人影。
 
 
  「司登?」我回閃了四下信號,但是司登沒有回應。
 
 
  咚──我頭上掉下一個通訊耳機,上頭別了一個紅色小蝴蝶結,這是司登的!怪了,剛剛還有通訊和信號的…難道說鐵血已經追過來了?
 
 
  不可能,周遭沒有打鬥痕跡,也沒有大量人形踩過的跡象……
 
 
  「VECTOR到達,輕燈四次。」
  「P90,輕燈四次。」
  「79式也到了唷,信號四次!」
  「MP7與MP9一同到達指揮官座標,輕燈四次。」
 
 
  衝鋒槍小隊除了司登已經全部集合完畢了,司登到底跑哪兒去了?
 
 
  「指揮官別擔心,如果司登被抓走了,就算是中階心智的她也會記得啟動自毀……」P90在一旁說道,但還沒說完,馬上被旋風賞了一巴掌。
 
 
  「別胡說八道!幾分鐘前還在,妳們都還沒到的時候就有信號了,怎麼可能無影無蹤的被抓走!況且那個笨蛋是個心思細膩的傢伙,如果自毀,指揮官……」
 
 
  我確實很擔心司登…但是為了任務?或許為了全人類,放棄司登才是正確選擇……但是不可能,身為人類,我可是有人類的感情,更別說是這些共處久了的主核少女人形,如果手上不是拿著殺人的兵器,她們也只是一般般的女孩而已。
 
 
  「我回去救她,妳們帶著黑盒照計畫快速撤退。」
 
 
  「指揮官?別傻了!我不會丟下你的……」旋風提起槍,笑容看來就是要和我一同衝回敵陣把司登給救回的樣子。
 
 
  「傻子!妳手上的東西可是任務目標黑盒啊,如果妳跟著我回去,表示其它人都會跟著妳,那任務呢?」
 
 
  「我…但是我在你旁邊可以幫你更多啊!任務什麼的…任務什麼的……不是早就失敗了嗎…看那些被驚動的鐵血人形……簡報可沒說會有那麼多的抵抗啊!EMP不是完全沒效嗎?」旋風和我吵了起來,畢竟是接受著命令的人形,或許少數臨時狀況還能判斷,但這種完全與預估情勢不同的狀況,旋風還是無法接受。
 
 
  「Kar98k與9A-91在你們後方,信號,輕燈四次。」公主與9A-91的梯隊也撤出市街了,但從她們梯隊的情形看來,損失不小……擴編人偶與9A的核心人形幾乎都掛了彩。
 
 
  「小9A,這樣的衣服破破爛爛的在指揮官面前不雅觀。」公主幫9A披上了自己的大外套,以遮蔽那破爛而顯得有些色情的衣裝。
 
 
  「…指揮官喜歡這樣的吧…不過是公主說的就算了……」
 
 
  「指揮官,公主的主核人形剛剛已經啟動自毀程序了,記憶在自毀前已經傳輸給我,接下來的主核人形由我擔當。」銀髮、紅瞳、嬌小尊貴的少女,用著公主那相同的口吻說道:「公主離開前的記憶,雖然只有片斷,但能感受那是段非常愉快的時光……回去較正記憶之後,還請您多多關照呢……」
 
 
  這位接收了公主記憶傳輸的擴編人形,彬彬有禮地說,而她眼角還有些許的淚光。
 
 
  「我知道了…」雖然表面若無其事,但內心還是有些許的絞痛,相同型號的人形們能依靠網路共享各自的記憶,主核人形與擴編人形所接觸的事物有巨大的差別,如此傳送記憶,是有巨大風險的,被傳送者可能會出現心智混亂的狀況。
 
 
  主核人形若在死前傳送指揮權,必須將記憶共享給存在的人形……那麼對那位被分享記憶的人形,又有何感受?
 
 
  「沒事的,指揮官,公主的記憶我會全盤接受的……還請您放心……」
  「和公主一樣堅強的心靈,絕對不會讓您失望。」
 
 
  「…………」主核人形的記憶,並不是擴編人形能承受的,眼前「新」的公主卻若無其事的模樣,在回到總部接受主核人形心智雲圖修改之前,她都必須接受公主所擁有的記憶……
 
 
  話說司登到底跑哪去了?
 
 
  「嗚啊啊啊……指揮官…司登在上面啦……我的通信燈掉下去了……」
 
 
  上面傳來司登哭哭啼啼的聲音,眾人往讓一看,司登就卡在樹枝上……
 
 
  「噗!」眾少女看到司登滑稽的模樣都差點笑了出來,但司登終究是小隊的副官。
 
 
  「啊哈哈哈!司登妳那是什麼模樣呀!嘎哈哈哈哈!笑死人了!唉唷…」旋風見到馬上放聲大笑,毫無顧忌的大笑,司登的樣子,上半身卡在樹枝叢裡,下半身裙子被上面的樹枝整件被從後吊起,露出了白色小褲褲與圓滾滾的小屁屁。
 
 
  我用力往旋風頭上敲了一下,這時候要是被鐵血人形發現就糟糕了。
 
 
  「嗚…快放我下去……嗚嗚……」司登似乎不知道自己的屁股都跑出來了……
 
 
  我爬上樹,費了好一番功夫才把卡住司登的樹枝全砍斷,然後背著司登跳回草地上。
 
 
  「以…以後不玩空降了……嗚嗚嗚……」
  「好乖好乖。」
 
 
  「指揮官,我們沒有時間在這裡待太久,鐵血的部隊很快就會往這裡追擊。」
  「是該選擇撤退方案了。」
 
 
  「旋風副官。」我對著正在逗弄戳著司登臉的旋風說。
 
 
  是該選擇了沒錯,當時撤退就已經有兩種方案,一種是全隊共同脫離戰線,但不算小的隊伍極大的可能性在撤退途中撞上鐵血的巡邏隊;另一種是留下殿後部隊、縮小隊伍人數,讓行動快速的衝鋒槍小隊優先撤離戰區……
 
 
  「哼哼,怎麼想都是方案一了對吧?指揮官?」旋風得意地哼哼笑著,她覺得第四十一小隊已經突破最難的總部包圍,這下撤退戰什麼的應該是輕輕鬆鬆才是。
 
 
  她忽略了一些事,針對奪走黑盒的我們,鐵血肯定不只是用一般部隊來追擊我們,肯定是以各種空中支援與裝甲部隊來追擊,最糟糕的情況,就是派出獵手、銜尾蛇等鐵血菁英人形,若是那樣,光靠我們一支彈藥耗盡又損傷慘重的隊伍是不可能抵擋住有菁英人形追擊的隊伍。
 
 
  「方案二,我、司登還有小9A留下來殿後,其餘的人全部以最快速度離開莫斯科區域,回到弗拉基米爾的指揮部,那裡有老爹準備好接應的直昇機。」
 
 
  檢查了從切割者手上奪來了衝鋒槍,彈藥還有三個彈匣,省著點用以游擊方式還可以擋住不少波敵人。
 
 
  「什…什麼嘛…指揮官你別在這節骨眼上開玩笑呀…」對我的決定,旋風不是很滿意,不如說是倍感意外:「只剩下一點點路了…一起走完吧?」
 
 
  「旋風…我也很想和大家一起回去…可是這是指揮官的命令……」司登對旋風說,她清楚兩種方案的差別。
 
 
  「司登!這樣留下來的話,我們很有可能以後再也見不到啊!別開玩笑了!我是不會遵守你這次命令的!指揮官!」
 
 
  「旋風妳夠了!沒時間在吵下去了!快點帶著黑盒回去!妳想讓公主,還有其它人形白白犧牲了嗎?」公主往我們這看了一眼,指揮官與副官的決定,小隊長是沒有權力介入的,雖然能夠給意見,雖然經驗不同於原本的主核人形,她的心情也是倍受動搖。
 
 
  「不…不要……我才不要……」一直是在戰場上活潑張揚的旋風,哭哭啼啼的說:「一同奮戰了十幾年…就算要殿後也是一起呀…為什麼這次只讓我一個人走啊……」
 
 
  「因為…我有辦法殿後並且活下來,而旋風的工作就是保護好黑盒,安全將黑盒送回……」
 
 
  「我不要!不要!不要不要不要!我…我不要……這樣的結果我不要!」
  「就算是殿後的工作,我能作得更好吧…為什麼…不要留我一個啊……」
 
 
  無法接受這個命令,長時間的歲月下,已經有高度自我意識的旋風完全不能接受這個說法,她知道這次殿後面對的敵人,這無疑是送死,她不可能親眼看著自己的指揮官送死。
 
 
  「不要…指揮官…司登……司登你也說些什麼啊……」
  「這次殿後,不管怎麼演算,存活率都只有零點零幾的機率啊……妳勸勸指揮官啊……」
 
 
  「恕我無理,但夠了,旋風。」不同的人形,但仍是那位曾經存在過的公主所用的命令語:「不要再給指揮官添麻煩了,指揮官的命令是一定要遵守的,其中肯定有他的考量!」
 
 
  「少囉唆!只是擴編人偶的妳…又沒經歷幾次生死關頭的任務,妳怎麼可能知道指揮官的個性……我就直說了!你每次都要把重擔往自己身上攬!偶爾分擔給我們又如何啊!」
  「這次如果你死了,如果你回不來了!假如你真的永遠都不回來了…我…那我寧可去加入鐵……嗚……」
 
 
  「不準說傻話。」摟著那小小的身子,拭去她哭哭啼啼臉龐上的眼淚。
 
 
  「啊!不然旋風把黑盒交接給弗拉基米爾的格里芬高層後,再回來支援我們如何?」司登異想天開的想法,讓旋風豁然開朗。
 
 
  對啊?任務只是保護黑盒送達弗拉基米爾後搭直昇機回總部,那時候再回來支援不就好了?
 
 
  「好想法,但我們時間不多了,指揮官,請下達命令吧!」公主附和著司登,她已經重新把手上的毛瑟步槍給上膛好了。
 
 
  「突擊梯隊所有人保護旋風與黑盒,火速往後撤退到弗拉基米爾指揮部!狙擊小隊拆成兩隊,一隊和殿後部隊共同擊退敵人,另一隊與突擊隊撤退,記住一件事,絕對要活下來!沒有發現自己行縱的敵人不要隨意攻擊!」
 
 
  「司登,旋風…抱歉,把妳們兩個捲進這個必死無疑的任務了……」
 
 
  「說什麼傻話給我撐到我回來為止呀!」比起怯怯懦懦的司登,旋風回應得很有自信。
 
 
  「沒關係的…指揮官,從那天您選擇了司登加入小隊時…司登就很感激您了……」
 
 
  司登說的是和我第一次見面的事情,但現在沒時間去回憶那段往事了……
 
 
  「給我保護好指揮官的背後呀!司登!」
  「我、我會盡全力的!旋風,我們也會等妳回來的!」
 
 
  作戰執行開始,照著計畫,我與司登的殿後部隊開始在樹林迎擊大量的鐵血人形,靠著地型游擊的優勢及狙擊小隊準確的射擊,我們擋下了一波又一波的攻擊。
 
 
  一直到「她們」出現之前……一切都還算順利……
 
 
 
※   ※   ※
 
 
 
  「喂喂!建築師,這種程度的轟炸,連森林的小動物都沒辦法殺掉啊!」
 
  「妳不幫我定位正確座標,我當然是地毯式的亂炸呀!嘻哈哈哈!」
  「我已經能夠想像那些格里芬人形四處逃竄的模樣啦!」
 
  「妳根本沒有瞄準!算了…智障腦真的是靠不住!我自己來!」
 
 
 
  除了從莫斯科城內大量的火炮開始轟炸森林外,天空佈滿了鐵血無人機,這些無人機從索敵模式改變成攻擊模式,比起一開始的遠程火炮,這些無人機精準地針對各個少女人形攻擊,無人機裝載的電磁砲,精準且快速地屠殺著殿後的少女人形們。
 
 
  「夢想家啊!先停停手,我有更好玩的遊戲!」
  「妳不想看看那群喪家犬垂死掙扎的模樣嗎?」
 
  「妳真的是很多事啊,建築師,也好……我很想看看現在的格里芬人形是不是和以前一樣,不勘一擊。」
 
 
  廣闊的樹林,在無差別轟炸與森林火災之後,成了一片焦土……四處都能見到殘破的人形殘骸、彈藥、火藥渣、槍枝……以及那頂,紅色鮮豔的貝雷帽
 
 
  另一方面,旋風以很快的速度在短時間就撤退到了弗拉基米爾的指揮部,她成功的將莫斯科黑盒交到了遠道而來的格里芬高層手上,她拒絕搭上直昇機,但沒有過多權限的她,無權留下其它精英人形,只能獨自一人回到莫斯科區域支援第四十一突擊小隊。
 
 
  然而,在她獨自搭上離開弗拉基米爾的車輛後,身後的基地傳來一聲巨響,從天而降的一道光束狠狠的將載有黑盒與第四十一小隊撤退的直昇機給毀滅,那是衛星砲,一種定位型的武器,要以衛星砲攻擊,必須擁有俄羅斯軍方最高指揮權限才有可能啟動。
 
 
  衛星砲攻擊的地區不只一處,全俄羅斯包圍網的中俄聯軍與格里芬部隊開始遭到衛星砲毀壞性的攻擊。直到緊急停止衛星砲座標搜尋,才讓剩下被瞄準的部隊倖免。
 
 
  旋風回到弗拉基米爾的指揮部,被衛星砲擊中的指揮部一切都被毀滅掉了,格里芬的人形部隊、中國與俄羅斯聯合軍、建築物、民房……一切都被毀滅……留下的只有指揮部方圓數公里,地勢被衛星砲轟炸過而向下癱塌的十多公尺地基。
 
 
  在那地基中,直昇機當時位置的正下方,有個黑色盒子……正發出信號。
 
 
  旋風顫抖的雙手撿起黑盒……為何會只留下這個東西沒被毀滅?她不知道…或許格里芬的人或軍方才知道這個所謂莫斯科黑盒的秘密。
 
 
  回到莫斯科,旋風尋找司登她們,但沿途上只有大量的鐵血人形,躲過這群人形回到當時的森林,該森林早已面目全非……
 
 
  她最後找到的東西,只有已經被積雪覆蓋住,那頂殘破染血的紅色貝雷帽……
 
 
 
※   ※   ※
 
 
 
  ──俄羅斯戰役的英雄,少女人形SR-3MP,又名旋風──
  ──衛星砲下的倖存者,帶回莫斯科黑盒的英雄SR-3MP──
  ──英雄不是你殺了多少人,而是你救了全世界,她,少女人形‧旋風──
 
 
  後來的國際新聞,連續數天報導的都是關於旋風的事蹟,如何從艱難的俄羅斯戰役中奪回鐵血手中的莫斯科黑盒、躲過衛星砲帶回黑盒、從滿是鐵血人形的俄羅斯地區,經過數個月長時間的奮鬥,徒步從中國東北入境帶回黑盒,諸如此類的新聞。
 
 
  這黑盒,被稱作能夠破解鐵血機密的東西。得到了這東西,就算俄羅斯包圍網死了上萬名軍人、上萬名人形、上百萬市民都無所謂;就算中國東北區域也被衛星砲夷為平地也沒關係?
 
 
  而我,最後只能待在牢裡,等待著國際公開的軍法審判……
 
 
  轉播於全世界,我只能低著頭,被當叛逃鐵血的叛徒,我被當成了是為了自身安全,洩露軍事機密導致鐵血破解了衛星砲,進行毀滅性區域攻擊,使得成千上萬人死亡的代罪羔羊。
 
 
  法庭上,證人:少女人形‧司登、Kar98k等人的證詞,被認為是與我為同袍包庇的證詞無效。
 
 
  沒人在乎那天殿後的事,沒人知道那些發生的事,沒人知道最後三人,由一名人類與兩名人形傷痕累累穿越過烏克蘭地區回到中國的事……
 
 
  全世界只知道,代號157,列寧格勒,二十一歲。
罪狀,叛國罪;
罪狀,使東北地區四千萬人口全數死亡;
罪狀,使貴重的人形AI損失,型號Kar98k 7/8
  使貴重的人形AI損失,型號9A-91 8/8
  使貴重的人形AI損失,型號VECTOR 5/5
  使貴重的人形AI損失,型號P90   5/5
  使貴重的人形AI損失,型號79式  5/5
  使貴重的人形AI損失,型號MP7   4/4
  使貴重的人形AI損失,型號MP9   4/4
 
 
  執行死刑──
 
 
  「我」,被當庭宣判處以死刑,由格里芬的最高領袖帶往東北的首都廢墟前,在千百具攝影鏡頭下,執行公眾槍決示眾,執行死刑四千一百五十七次,每日執行十次。
 
 
  當第不知道幾百次時,屍首只剩下一副白骨,最後連骨灰也隨著風,吹散在東北的廢墟之中。
 
 
  某日,旋風站刑場前,雙眼呆滯地望著刑場留下的彈殼,手裡捧著的是莫斯科黑盒,前來刑場迎接她的是一群俄羅斯特種部隊,其中還有被稱之為鐵血菁英人形的傢伙。
 
 
  主核人形,也被稱為英雄的旋風,SR-3MP,她離開了中國,離開了格里芬,從此音訊全無。
 
 
 
※   ※   ※
 
 
 
  數年過去了,真正的我在格里芬的安排下隱姓埋名,進行了換面手術、給予新的身份。這副本身就是用來戰鬥的身體,被完完全全的重新打造一番,連身高都縮水了三十公分……
 
 
  「指揮官指揮官!聽說臺灣以前被稱作福爾摩沙呢!」招牌紅色貝雷帽、有些像小紅帽般的襯衣與紅外套,清爽的格子群,搭配那可愛的雙馬尾,活潑又有些冒失的她。
 
 
  「這艘船只有兩人呢!」
  「指揮官指揮官!那是什麼魚呀?」
 
 
  兩人搭乘格里芬安排的驅逐艦,丹陽號,我們前往名為臺灣的衛星都市。
 
 
  司登MKII,格里芬這位只有中階心智雲圖的主核人形,曾經引起了總部研究人員的好奇心,總部將司登原本的舊型號身體完全撤換,換成了新型的戰術人形,但心智雲圖則不給予更新,保留了有著與我共渡了十九年所有記憶,最原本的心智雲圖。
 
 
  高層們似乎也接受了即使是初中階的AI,也能因為實戰進而提升實力,而不是光靠那些高精度、高成本的心智雲圖,才能增強少女人形的戰力。
 
 
  司登接受了最後一次升級,像人類一樣,能夠因為環境而一步步成長,並且有著彷人類的感情模組,格里芬的第四代少女人形,也稱為主核人形。
 
 
  「我們到了!福爾摩沙!」
 
 
  一起走下船,司登蹦蹦跳跳的,對這個陌生的地方十分好奇,這次的任務我也非常好奇。
 
 
──任務:監督管理格里芬亞洲人形學院──
──任務:協助掃蕩臺灣地區北部與東部剩餘的鐵血勢力──
──任務:偵察日本地區,九州領域活動的鐵血勢力──
──任務:偵察東南亞國家活動的鐵血勢力──
──臺灣區總指揮官:希露亞‧妮娜──
──總後勤官:希露亞‧艾咪希露亞迪爾芙蘿絲──
──新人軍官:北条凜──
──笨蛋一號跟班:司登MKII──這地方則是用手寫上去的,不過司登沒看到這個指令書,之是不幸中的大幸。
 
  北条,格里芬給予我的全新身份,代價就是原本堂堂一百九十公分活活被奪走了三十公分……
 
 
  「那麼出發吧,這個地方比起俄羅斯戰線感覺和平多了!」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3880710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同人|輕小說|小說|科幻|少女前線

留言共 10 篇留言

春莉奈香
沒玩過遊戲看同人體悟不到那種感覺QUQ

02-07 16:24

77兆年輪迴的黑兔殿
QWQ02-07 19:31
腸腸硬 Hardcore Wiener
已分享給朋友

02-07 18:21

77兆年輪迴的黑兔殿
感恩02-07 19:31
白煌羽
辛苦了

02-07 18:30

77兆年輪迴的黑兔殿
感恩02-07 19:31
法蘭克趙
總而言之恭喜開新坑

02-08 10:35

77兆年輪迴的黑兔殿
是個很坑的新坑QWQ02-09 00:50
WaDuHek
有點久沒玩前線了 都快忘記人物了..

02-10 10:35

77兆年輪迴的黑兔殿
沒問題的:3b
02-10 16:05
風見蘭世
剛入坑 副官也是斯登

03-27 00:48

77兆年輪迴的黑兔殿
恭喜入坑~
03-27 06:05
罪夜
是個不錯的故事呢~

05-26 15:59

77兆年輪迴的黑兔殿
感謝妳~05-26 19:37
一巴掌爽飛天
第一次看大大的文,故事很好,唯一不開心的是大大殺了我老婆(9A91)

09-10 11:42

77兆年輪迴的黑兔殿
那隻9A91不是主核人形~所以並不算是後面故事中人形那樣
09-10 12:01
悠閒紅茶(冷藏中)
過了這麼久,我終於來看從以前就一直想看的小說了。雖然原本以為這是溫馨向的故事就是了......對了,旋風在吃罐頭時說的「我門」那裡是不是打錯了啊?

10-13 16:26

77兆年輪迴的黑兔殿
這是一個充滿愛、溫馨、很多糖、便當美味的同人故事
10-13 16:52
朝歌
重新追劇,太久前面都忘了www

11-11 13:31

77兆年輪迴的黑兔殿
wwwww11-11 14:59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22喜歡★apple2000ai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希爾薇物語:26話先讀版... 後一篇:[達人專欄] 【同人】少...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