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18 GP

[達人專欄] 【不思議世界傳說-魔女系列】《少女的第一次》騎士vs俠客(中)

作者:歷史謎團│2018-02-07 12:51:39│贊助:44│人氣:668

๑۩۞۩๑ ๑۩۞۩๑ ๑۩۞۩๑ 分隔線๑۩۞۩๑ ๑۩۞۩๑ ๑۩۞۩๑

前言:
《MW 不可思議世界》為創作社團『文創作戰科』之共同創作系列,採用共同世界觀,以成員各自的觀點與立場進行闡述,故人物、設定若有雷同,皆屬正常現象。



本故事和其他魔女系列的女騎士短篇故事,是屬於同個世界觀。不只如此,也和其他一些作者的作品相似。

今後有時間會更新讓大家方便查詢。

備註:先警告,這一篇章節內有五千字,還請願意看的讀者們耐心閱讀^^

๑۩۞۩๑ ๑۩۞۩๑ ๑۩۞۩๑ 分隔線๑۩۞۩๑ ๑۩۞۩๑ ๑۩۞۩๑

重要前傳連結:




人物介紹:

安潔拉.絲佛札((Angela Sforza)

統治米蘭的傭兵家族--絲佛札家族的成員之一。

「因為我是名門出身啊!」

這是安潔拉的口頭禪。

為了持續自己的信念,毅然決然放棄貴族式的婚約與生活,切斷與家族的來往,獨身一人加入了傳說中的女騎士團「戰場之花」。

原以為終於可以找到志同道合的女性夥伴,而感到無比的欣慰。

可是,等待她的卻是......

๑۩۞۩๑ ๑۩۞۩๑ ๑۩۞۩๑ 分隔線๑۩۞۩๑ ๑۩۞۩๑ ๑۩۞۩๑

【不思議世界傳說-魔女系列】
《少女的第一次》(中)


***

懶惰的夥伴

失職的上級

孤立的我

本以為不會變得更糟的,但似乎所有事情都往最壞的方向發展。

那一天,大隊長叫我過來跟我談話。

我並不期望任何升職,但一開始我還天真地以為她終於要把我轉調到其他小隊。或許我能夠認識更接近騎士團核心的人物,她們鐵定是一群風範瀟灑,劍術與騎術了得的優秀騎士,就跟芙蕾雅前輩一樣。

然而,實情卻和想像天差地遠。

「安潔拉,我需要妳去幫忙跑個腿。」

這是她說的第一句話!

「您要我……跑腿?」

我盯著的大隊長,目光中除了不可置信的神色外,更多了一絲冷意。

「對,我們委託了一位鐵匠做了幾把長劍,我希望妳能去幫我們拿一下。」

不滿的情緒當場爆發,我衝著大隊長高喊。

「跑腿打雜這等閒差,竟然叫我做?這種事情應該是要讓低階學徒去——」

原本到嘴的話語,不得不為自己的失言而硬是吞回去。

「哎呀哎呀,看看這說話的是誰呢?不就是安潔拉學徒嗎?」大隊長滿臉笑容說道。

在這個瞬間,我重新理解到自己的身分:我是個騎士學徒,除此之外什麼都不是。

「但、但我的戰技是小隊成員中最優秀的,甚至能和小隊長打平!」

「即便如此,妳依然是個學徒。」

大隊長一針見血。

「唔……」

我緊抿雙唇,握緊拳頭,感覺像被對方閃了一巴掌。

她有什麼資格說我?

我暗自咒罵,這個不知道和多少小男孩搞上的淫蕩女人,到底有什麼資格叫我幹活?再說了,我每天努力花這麼多時間在劍技、槍術上頭,哪裡還有空去跑腿。為什麼她不叫其他整天閒閒沒事做的騎士學徒跑腿?更何況,那些貧窮農家出身的女孩應該更擅長這種勞動差事才對啊!

現在仔細想想,這群女人每天不務正業,毫無貞潔概念,暴飲暴食,貪婪無邊、怠惰偷懶、愛慕虛榮……根本快要把七宗罪每一條全犯上了?!

這究竟算什麼鬼騎士團!

或許是察覺到我臉上的神情越來越差,大隊長轉而以安撫的口吻向我說道。

「是不是一個人去太孤獨了?要不要找個人陪?妳在隊伍中有什麼朋友嗎——」

「我拒絕。」

我一口回絕對方的好意,不過對我來說反而更像是惡意。

「我一點都不想和那些懶惰,隨便應付,不認真做事的傢伙當朋友!」

我沒有說錯。

錯的都是她們,包括隊長本人在內。

「認真訓練是很好,不過太緊繃也很累吧?跟大家一起放輕鬆也不錯啊。」大隊長一副無所謂道。

「那不叫放鬆,而是墮落了!」

「她們大概也希望有些時間適應吧?注重紀律的人需要更有彈性。妳為何不主動和她們聊聊呢?這次跑腿是個好機會喲,女孩子們最喜歡在旅行時聊天了。」

「我拒絕!」

我二度搖頭。

「……唔,好吧,妳不想要人陪就算了。」大隊長聳了聳肩,說:「我把這名鐵匠的居住地抄給妳,對方就住在卡莫尼卡谷地(*1),距離我們騎士團駐紮基地來回約三天左右的路程。妳就帶著一樣馬車把貨載回來。在外頭的時候小心點。」她最後還貼心提醒。

「哼,無需操心。」我故意以譏諷的語氣回應她:「我大概是妳隊伍中最不需要操心的隊員,您把注意力放在其他人身上即可。」

可是大隊長卻滿意地點了點頭,彷彿沒有意識到我話中的含意。

「非常好,是不用讓人操心的孩子呢。」她滿臉笑容道。

我沒有給她好臉色看,拿到地址後轉身就走。

***

我的身子打了個寒顫。

我抓緊自己的黑色斗篷,感受到山林路途上的寒意濕氣,久久也揮之不去。過去一整天我都在行車,但是當晨霧消失,景色清晰可辨之後,氣溫依然沒有絲毫回升趨勢。沉悶的雷聲隱約可聞,迴盪於卡莫尼卡谷地,似乎隨時都會下起暴雨。

我環顧狹窄的山道,兩旁的草叢覆蓋上一層薄霜,崎嶇的路面在粗製濫造馬車車輪下顛簸異常。四周都是樹木,綠葉上同樣沾了一層霜,或者是銀白色蜘蛛網,但我一點都不想停下來尋找答案。樹林中看不見動物奔走,枝頭上沒有鳥兒吟唱,使得白晝的森林顯得淒涼。

沿途發出馬蹄聲與輪子聲,在這股寂靜中聽起來就像不受歡迎的入侵者。

我搓揉雙掌,促使血液流通。縱使戴著厚實的手套(同樣從米蘭帶來的),手指依然凍得不聽使喚,久坐在馬車上不動也早已讓我的雙腳失去了知覺。

「鄉下的冬天就是這麼冷。」

我低吟道,然後看見自己呼出的白色霧氣。

「真希望能夠待在火爐旁休息啊,為什麼我非得出來幫人家跑腿,唉……」

一陣冷風吹拂而過,無情地擦痛我的臉頰,使我打從心底感受到冬季的涼意。

「把貨拿了拿就閃人吧。」我呢喃道。

可是,回去後也只是繼續面對那些無用的夥伴,繼續那毫無意義的生活。我們偶爾會去打幾場架,驅逐一些騷擾農封地農民的強盜,或者擔當某些重要人士的護衛。但自從我加入騎士團後,卻沒能參予任何重要的戰役。

這麼下去,我是否會變得跟那些墮落的女騎士一樣?

不行,我絕不允許自己成為那副德性!

「離開嗎?但能去哪呢?」

然而,早已和絲佛札家族切斷聯繫的我,是個失去歸屬之地的可憐蟲。沒有地方去、也沒有身分,只是個會耍劍舞槍的女人家。

難道我當初選擇離開米蘭,其實是個錯誤的決定?

難道我當初選擇和貴族結婚,其實才是正確的決定?

***

正當我一股腦地陷入無解的煩惱時,目的地已經自茂密的樹林間逐漸顯露出身影。

這棟房子獨自坐落於樹林間,周圍環繞著高大濃密的老樹,使得它的身影顯得有一絲孤寂。茂密的綠色藤葉攀掛於石磚牆上,替灰黑色的表面妝點一份綠意盎然。石磚打造的外表看起來相當簡樸結實,屋頂上的煙囪不斷吐出陣陣黑煙,石屋旁還個將近兩層樓高的水車,轉動並拍打著比鄰而居的山泉河水。

哐啷!

突如其來的金屬重擊聲,讓我抬起頭來。

哐啷!

當第二下金屬聲響徹天際,讓我確信自己來到了正確的地點。

鏘、鏘、鏘、鏘!

刺耳的噪音打破靜謐安祥的深山鄉野。一聽見這非自然的聲響,飛禽走獸全都避之唯恐不及,沒有任何動物膽敢靠近這棟石屋;或許這也是附近見不著動物或飛鳥的理由吧,我想?

「那名鐵匠就住在這嗎?」我一邊自言自語著,一邊把馬匹綁好後,朝著眼前那棟石造建築走去。

只不過當我接近打鐵舖的時候,我的目光忽地瞥見一抹人影。

***

一個年輕女人,

坐在打鐵舖後方的草坪上。

假使僅是如此的話,我完全不會注意到她。

不,如果她是個普通女人,我壓根就不會去搭理對方,甚至將對方放在眼裡。

首先,她擁有和尋常人迴異的外表。

一頭烏黑色的長髮讓人猛一看還以為是南方人,可是這名年輕女子的膚色卻白皙透人,仔細一看還偏向些中褐色。況且,她的臉部輪廓也和其他普通義大利人相差甚遠。五官不僅端正還小巧玲瓏,雙眸細長,鼻子則不大堅挺,不過身高倒是苗條高挑的很。鄂圖曼人嗎?我心想著。不對,奧圖曼人總會夾帶一種強烈的鄂圖曼氣質,她看起來並不像那些異教徒。

再說了,她身上穿的墨綠色裙裝樣式是我前所未聞的。光從遠方一望便看得出其質地柔軟、飄逸動人,絕非普通農家女子穿得起……更甚者,我以前在米蘭也幾乎從沒見過質料與織工如此高檔的衣裳。而係在她腰際上的刀子對我來說也是全然陌生的。

或許,這名女子是來自更加遙遠的地方。但她又會是哪裡人呢……我在一定距離外上下打量著對方,赫然發現自己竟第一次無法猜出對方的身分背景。

總而言之,就將她稱之為異國女子吧。

此時此刻,這名異國女子以正跪的姿態坐在草坪上,腰背挺直,雙目緊閉。她自始自終保持著這副模樣,宛如一具石像般一動也不動,彷彿連時間都因她的存在而停止流逝。

就算耳邊不斷響起打鐵造成的一陣又一陣轟然巨響,異國女子依舊紋風不動靜坐於原地。她輕閉著細長的眸子,對於身旁所有的事物,心無雜念——

她並沒有睡著。

這一點我非常清楚。

因為下個瞬間,她的身子有了動靜。

唰——

當她的雙目睜開之際,一道刀光劃破長空。

當長刀出鞘的一瞬間,讓蘊含於動作中的力量爆發出來!宛如是將所有力量完完全全凝聚於原本置於鞘中的長刀,然後在剎時間全部施展出來!

我好似能清看見銀白色的刀身是從刀鞘中一寸寸緩緩拔出來的,但實則不過是在眨眼間。要不是我有練過劍術的關係,一般人的肉眼或許根本就無法捕捉到對方的動作。

一眨眼,快如閃電,尤其是在長刀出鞘的一剎那。緊接著,璀璨的冷色光芒如匹練般刺入我的雙眸,幾乎讓人看不到真正的刀身。

那刀,實在是太快了……

不對,快的不是刀而是異國女子的動作!

而且在抹刀光之中,我感受到一股純粹的目的:

斬斷

斬斷擋在眼前的一切事物。

這刀意,純粹到出鞘時,蘊含的只有一件事物,就是要斬斷面前的一切事物。

咻呼——

彷彿連大自然都比這名異國女子的動作慢上一拍,一陣微風自女子周圍掠過,把四周的落葉捲起。

「好快……」我低吟道。

僅僅是一眨眼的時間,異國女子的刀已經出鞘。

她保持著揮出長刀的姿態,修長的薄刃看起來詩情畫意、刀身上的紋路美麗無比。那同樣是我所從未見過的武器,就跟這名異國女子同樣陌生、同樣令人難以捉摸、同樣充滿神秘感……

含蓄低調,卻又美到無以復加;無論是這個女人,或她所持的武器都是如此。

***

直到現在,我才突然發現自己忘了呼吸,趕緊深吸一大口氣。

這舉動大概被那女人給聽見了,只見她朝我這邊看了一眼,如夜空般深邃神秘的眼眸毫無溫度,但不會讓人感到冷漠寒意。她向我點點頭,我也有點愚蠢般的點回去,然後漫步走上前。

不自覺地,我抓緊了係在腰際上的長劍。

「妳……妳好。」

我用帶著米蘭腔調的義大利語向她打招呼,不太清楚對方究竟聽不聽得懂。

只見滯在空中的白刃緩緩沒入刀鞘,異國女子轉過頭,僅是微微一笑。

「妳好。」她說。

謝天謝地,從她口中道出的是義大利語,雖然口音是我全然陌生的。

「那個……呃……很漂亮的一把刀。」想了老半天,我才擠出這麼一句話。

這難道是太久沒和其他人交流而產生的障礙嗎?我暗罵著如白癡般的自己。我可是貴族啊!我本應是能對付任何場合、任何人物的優秀貴族!怎麼會變成像個說話結巴,又沒受過教育的愚蠢農民?

「咳咳,嗯……」我重新吸了一口氣,接著開口詢問對方:「妳也是來請鐵匠幫忙的?啊,抱歉失禮了。我的名字是安潔拉.絲佛札。請問妳是——」

「艾希爾。」異國女子彎腰傾身,正正的行了禮。「幾日前,來到這裡修刀。」

「原來如此,敢問妳是從哪裡來的,千里迢迢來此就為了維修武器?妳的外貌……恕我直言,不像是這附近的人。」我問,純粹是出於好奇。

「我從法蘭西王國的巴黎,然後前往神聖羅馬帝國的法蘭克福,最後再輾轉到這裡。」

「妳的職業究竟是……」

「商人。」

「喔,原來是位商人。」

我的語氣一下子變了許多。

原來這傢伙只是個見錢眼開的商人嗎?看來是我期望太高了,以為自己遇上什麼高手來著。

「妳好,我是來自米蘭絲佛札家的……算了,我是個騎士。戰場之花騎士團的騎士。」

我撒謊,反正對方也看不出來。況且我本來就擁有當騎士的資格,只是那些廢物同伴拖累我的關係。

艾希爾的表情似乎毫無變化,如黑墨的雙眸依然凝視著我;她知道騎士這兩個字的含意嗎?

「我看妳剛剛揮刀方式,還挺模有樣的。」我聳肩道:「看來妳比我們騎士團那群廢物要強多了。」

「廢物?」艾希爾微微皺起眉頭,等待我繼續說下去。

「是啊!整天就知道吃喝玩樂,恣意享受各種淫慾生活。不像優秀的我,完全沒有一絲騎士風範與作為。」

「原來騎士並不是全然都像您一般的氣質呢。」艾希爾說。

「這是當然。雖然也有其他優秀的前輩,但待在我身邊的盡是一些蠢蛋。滿是低等出身的農民,或者來路不明、不知如何爬上隊長職位的妓女!」我難以掩飾滿臉的厭惡。

「但您還是堅持留在騎士團內吧?」

「那是因為我無處可去了。」我苦笑道:「我已經和絲佛札家族切斷關係,毫無退路了……啊,絲佛札家族就是米蘭公國的統治者。像我這麼高貴之人,怎麼身邊盡是一群廢物。想到就有氣……」

「也許您應該理性一點。」

「理性?」

聽見這個單詞,我揚起了眉毛,微微抬起下巴。不爽的感覺湧上心頭。

「妳是什麼意思?」我問。

「意氣用事難免有失公正,您或許不是全然正確的。」

「我……我怎麼可能會是錯的!」

這女人在說什麼蠢話?!

「事實就擺在眼前,她們之中有一群人是好吃懶惰的豬!淫蕩下流的妓女!這是事實!」我不自覺地提高音量喊道:「難道妳還能期望卑賤的農奴做出更好的結果?」

「不,不是這樣的。」艾希爾搖了頭說道。「就算其他人墮落,又為什麼要逼迫她們走向您所謂的正途呢?」

「因為……因為有我在啊!」

一時間,我覺得自己面紅耳赤。

「因為我比她們優秀,因此她們得配合我。不然我要如何爬上騎士職位.....糟糕。」我發覺自己溜了嘴,趕緊撇開頭去。緊接著改口說:「因為戰場上千變萬化,如果我身邊沒有足以信任的夥伴,我隨時會可能喪命。這不是基本知識嗎?」

「有與之相襯的隊友,才能稱之為騎士嗎?」艾希爾若有所思的低吟。

「也、也不全然如此……」

「您所苦惱的,是沒有人能夠幫助您,還是配合您呢?」

「為什麼要問我這麼多?」我反問對方:「無論如何錯的是她們,跟我有什麼關係?簡直莫名其妙——」

是啊!我為何要去替他人著想?我可是貴族名門出身啊!

***

因此,我有些強硬的開啟先前講到一半的的話題。

「說到底,艾希爾,妳到底是從什麼地方過來的?」「妳長得一點都不像法國人,甚至和我們之間沒有任何相似之處。」

「東方。」艾希爾簡短說道。

「東方人……但妳看起來也不像奧圖曼那群異教徒。我很好奇,妳真正的出升的究竟在何方?」

「也許是絲路。」艾希爾輕輕微笑。

「也許?難道,我被瞧不起了?」我微微揚起下巴,銳利的雙眸瞪向艾希爾——不,說瞪可能太超過了,不過我的心中著實升上一份不悅。

「騎士又怎麼會被黎民輕視呢?」只是毫無輕重的唸道,艾希爾儼然不會畏懼那對冷冽的雙眸。

「那麼妳的回答為何模糊不清?當一名騎士在詢問之時,對方必須報以最真實的答案。」我堅持。

「那麼,異國商人究竟得說出什麼樣的答案,″騎士大人″才會滿足呢?我實在不瞭解騎士大人的眼界到底到達什麼程度。」

「這……妳這不是在拐彎抹角嗎?」我滿臉不悅喊道:「妳難道會不曉得自己來自哪裡,出生何處嗎?不,我一開始好聲好氣詢問,換得是如此無禮的回應。果然不能期待東方的野蠻人稍為有點禮儀。」

「那,明王朝,穿越絲綢之路即可抵達。」艾希爾繼續用那平板的語氣說:「也許您“根本”就沒聽過這樣的地方呢。」

「明王朝……唔,確實是從沒聽過的奇怪名字,大概是哪裡來的小島國吧。」

「那……就將明王朝當作是個幅員廣闊的島國……吧?」

我細細咀嚼這幾個字,然後一雙目光再度被掛在艾希爾腰上的刀吸引住。

「也是,一個弱女子是不可能大老遠從東方跑來這還能毫髮無傷的。喂,妳擅長用那奇怪的刀嗎?」

「試者受其不祥。」艾希爾似乎瞭解了我的意思。「沒有人能夠在承受它的鋒利之後,還能發出質疑的。」

「妳對自己的刀很有自信嘛,那妳對自己的能力又感到如何呢?」我的嘴角緩緩上揚,但卻沒有絲毫笑意。

「要不我們來一場友情比試,妳意下如何?妳的東方刀對上我的西方長劍」

「刀劍上的比試,我並不排斥。」

「既然不排斥,那麼就馬上在此開始吧。沒有群眾、沒有賭注,單純的比試。還是說,要給妳幾天的時間找回手感?」我故意譏諷她。

艾希爾用手指抵著嘴唇,似乎陷入思考。

「怎麼樣?」我又問了一次,而右手也已經在不知不覺中放上掛在腰肩的劍柄上。

「無妨。」

簡單的答覆,異國女人將刀輕輕推離鞘中。

「不需留情。」她面無表情說。

「正合我意。」我則對她報以一抹膽寒的微笑。

我情不自禁地舔了舔上唇。

我已經等不及將這陣子的不滿全發洩在這名異國女子身上了。
















(待續)
謎團謎團
Copyright © 2018 All rights reserved.




๑۩۞۩๑ ๑۩۞۩๑ ๑۩۞۩๑ 分隔線๑۩۞۩๑ ๑۩۞۩๑ ๑۩۞۩๑

(*1)卡莫尼卡谷地(Val Camonica)位於義大利北部,亦是產礦重鎮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3880660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5 篇留言

大盾傑克
謎團大大最近有些忙對不對?

02-07 13:14

歷史謎團
02-07 13:20
Cale Wei
痾啊啊啊是我家的艾希爾啊啊啊

阿謎在外表上下得功夫比我還多,不論是衣著、五官或著膚色等。我沒用...沒用...嗚嗚...嗚嗚

貴族騎士連路邊的商人都不放過了嗎。快,快打,快來一點友♀情的碰撞(興奮樣

02-07 13:30

歷史謎團
痾啊啊啊是C桑家的艾希爾沒錯啊啊啊(啥

沒有喔,我寫的一點都不吸引人QQ我沒用...沒用...嗚嗚...嗚嗚...(抄襲C桑

強烈百合希望!
C桑內心的慾望都嶄露出來惹w02-10 09:38
隱墨狂筆:綿羊騎士
......有一種會被打得鼻青臉腫叫媽媽的感覺欸www

02-07 19:23

歷史謎團
也許
也許不!

感謝凱斯過來閱讀和留言(感動02-10 09:38
FLT飯桶級戰略潛艦
好想看出身名門高貴的見習騎士安潔拉被來自東方小島國(?)的商人教做人喔霸偷!!

02-07 20:26

歷史謎團
教做人的時候到惹(艾希爾拔刀02-10 09:39
Sword
艾希爾能從西歐一路到義大利,女人一個旅行,這商人也太強

她們的相遇,是一種緣分?,不應該這樣說,安潔拉尊崇自己的信念,離開家族獨自生活,遇到艾希爾時被她的劍術與特質吸引,這個狀態難道就是愛!!??(長劍揮下切斷辦公桌,長刀輕輕劃著脖子)

但是以死發誓,我,喜,歡,百,合!!!!!

(他走得很安祥)

02-09 09:30

歷史謎團
超強商人!!
外表上是商人,實際上是武士?!

的確是種緣分啊
哀不對,居然是百合嗎?!

唉唉S桑怎麼了!!!!!!!

(毫無反應就只是個熱愛百合的S桑......02-10 09:41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18喜歡★gn01920249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達人專欄] 被丟到女子... 後一篇:[達人專欄] 《被丟到女...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活動參賽文(短篇) (11)

【原創熱門長篇-男孩在女子學園就讀】 (0)
第一章:重生,感覺格格不入 (5)
第二章:惡夢,又緊追在後 (6)
第三章:記憶,如潮水般湧現 (7)
第四章:挫折,只好再次面對 (6)
第五章:傷痛,總是伴隨在身邊 (6)
第六章:家人,無法改變對象 (4)
第七章:錯誤,只能勇敢承認 (4)
最終章:仰望,明日終將到來 (1)

【原創中短篇-不思議系列】(偶更) (0)
《酩酊大醉!酒魔女系列》 (8)
《人妻鐵匠!太太系列》 (26)
《傲嬌貴族!安潔拉系列》 (5)
《冷傲農女!芭芭拉系列》 (6)
《人馬騎士!瑪麗亞系列》 (5)
《沒頭沒腦!極短篇系列》 (40)

【原創短篇-士兵的故事】(完成) (22)

【同人小說-艦隊收藏】(完成) (34)
《KIS艦隊調查局》(刑事犯罪) (19)
《二戰中的艦娘》(史實改編) (26)
《艦娘們的小故事》(輕鬆短篇) (39)

【同人小說-少女前線】(完成) (9)
《幻影怒火》(AR小隊系列) (4)
《夢醒》(404小隊系列) (4)
《獵殺》(404小隊系列) (5)
《秘密》(404小隊系列) (5)

【GirlArms同人】(完成) (0)
~第一卷:The Last Ace~ (6)
~第二卷:The Journey~ (7)
~第三卷:The Hunted~ (7)
外傳:My Queen (1)
外傳:Sweetness (3)
外傳:Stories (2)
外傳:Wings of Dreams (1)
~第四卷:The Storm~ (9)
外傳:Aftermath (1)
外傳:Little War (3)
~第五卷:The Savior~ (17)
~第六卷:The End~ (4)
(其他) (11)

中短篇雜小說 (44)

Bullshit區 (160)

奏樂者系列(短篇) (5)

動保員 (7)

福爾摩沙系列 (7)

未分類 (288)

jimmy80203專題研究逼我死= =
懶得找Paper阿ㄚㄚㄚ 阿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20:57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