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18 GP

Re:從零開始的異世界生活 WEB版 5-46

作者:後攻の絶傑.流星雨│2018-02-05 11:27:01│贊助:36│人氣:4540
第五章 『鐫刻歴史的群星』
46 『心情的現狀』

翻譯:-萌豚萌豚萌-
潤色/校對:神小羅 流星雨

昴帶著威爾海姆回到會議場後,便見到眾人都在等待著昴的回歸。萊茵哈魯特看向了威爾海姆,而祖父便向孫子低了低頭對會合表示歡迎。
昴側目看到兩人一同站到了牆邊後,便坐到了圓桌邊緣的奧托一旁。

「會談進展得怎麼樣了?」

「剛剛結束了大略的說明。菜月先生才是,上方的……庫珥修大人的樣子如何呢?」

「沒那麼好看啊。不過,我只能說並非看不見希望。雖然要等把魔女教趕走之後再說,不過搞不好能做點什麼。」

「是這樣嗎。那樣的話真是唯一的喜訊呢。」

奧托安心的落下了心中的大石,而同樣聽到了的各人面孔上也浮上了安心之色。昴看著那些反應,內心充滿了對他們的歉意。
雖然不是謊話,但那也是和事實差得很遠的發言。或許能拯救庫珥修的方法,對昴來說是非常冒險的。雖然若是有其他和昴有著同樣條件的傢伙的話,可能性會直線上升就是了。

「不管怎麼說,在這場戰鬥期間讓庫珥修小姐恢復戰力也是不可能的。菲利斯想必也不想要離開,所以我認為救護班能留在都市廳舍是最好的。畢竟在哪裡都會有無法對應的可能性。」

「同時攻擊四個場所的方針也不會變,所以把在各控制塔之間的中心的都市廳舍作為基地想必是最好的呢。然後……」

安娜塔西亞拍了拍掌,環視全員的臉。

「那麼,終於進入主題了呢。──四個控制塔和四個大罪司教。為了攻佔,要談談戰力配置了呢。」

庫珥修陣營是『劍鬼』威爾海姆。
菲魯特陣營是『劍聖』萊茵哈魯特。
安娜塔西亞陣營是『最優秀騎士』尤里烏斯,以及『鐵之牙團長』里卡多。
艾米莉婭陣營是『精靈騎士』昴和『聖域之盾』加菲爾。
而普莉希拉陣營是──

「妾身與阿爾兩人呢。」

「雖然這麼說有點那個……你也要戰鬥嗎?你可是王選候補人啊?」

在確認著各個陣營的戰力的時候,普莉希拉堂堂正正的說出了自己的名字。在昴因這件事皺起了眉頭後,她便像是表示鄙視一般嗤之以鼻。

「正是因為妾身是王選候補者不是嗎。別把妾身和在大事前變得沒用了的愚者,以及從一開始就沒戰鬥力的弱者混為一談。在劍法上也好舞臺上也好,立於萬人之上的都是妾身。」

「剛才的話很難當成耳邊風呢。所謂的愚者,想必不是在說我的主君吧?」

「就是因為心裡也是這麼想著的所以才會對號入座的不是嗎。你措詞太過委婉了喔老兵。在大事前因小事而離開,實在是不像是被選擇的人會做出的行為呢。」

因話語上的不合,威爾海姆與普莉希拉便立刻擦出了危險的火花。雖然平時這種事應該會當成耳邊風,但是威爾海姆也因為各式各樣的原因並不從容。普莉希拉則是因為平時都是這樣,所以說也令人對那份可憎無話可說。

「好了好了,弱者也好愚者也好都理解成是在說我就好了所以繼續談下去吧。別衝突了。」

「嚯,還真是無趣呢。妾身可不是好對付到了會老實聽從弱者的話的程度喔?」

「弱不弱和能不能贏是兩碼事吧?如果不顯出度量的大小,周圍的人是不會跟隨著你的喔。焦躁著這點大家都是一樣咧。稍微也要忍受一下。」(安娜塔西亞)

「哼!」

不知是不是安娜塔西亞的指摘正確,普莉希拉雖然吭了氣但也沒有反駁。見她收場了,威爾海姆也收回了他放出的那兇猛的劍氣。
雖然因為陣營不同所以也是理所當然的,不過那是實在不能被稱為和氣的場面。

「那麼,普莉希拉大人的陣營就是普莉希拉大人和阿爾兩人……是不是不要太過期待那邊的少年為好?」

「你覺得那麼細弱的兒童能做出什麼?那徹頭徹尾都只是為了妾身玩賞才帶過來的。當然要留在這兒。」

「我明白了。那麼,四個地方的攻佔便由以上八名來進行。」

以身為普莉希拉的執事的少年──修爾特作為分割線,圓桌正好被分為了一半能戰鬥的人和不能戰鬥的人。
除去八名戰鬥人員,便剩下了安娜塔西亞、修爾特、莉莉安娜、奧托和樓上的庫珥修與菲利斯,合計六人的非戰鬥人員。

「在劃分戰力之前,就先重新確認一下我們掌握著的大罪司教的事情好了。呃……,見過全員的臉的……只有菜月君呢」

「嗯,我覺得是的。雖然被說成魔女教的第一人也有點煩,不過就讓我來說明好了。雖然只能說出我所知道的能力就是了。」

昴站了起來,被全員注視後便開始說了起來。
說起了關於襲擊了這所都市的魔女教,以及作為統領,最惡的大罪司教們的事情。

「第一個是『憤怒』。那傢伙自稱席里烏斯,是從頭到腳纏滿繃帶的傢伙。雖然從外表上是看不出來,不過我覺得是個女的。那傢伙手腕上纏著鎖鏈,而就是揮舞著那個進行攻擊。以及,似乎也操縱火焰魔法。」

「如果只是那樣的話我不覺得是很難對付的對手,還是說是相當有本事嗎?」

「若是是被你這麼說的話,無論誰是對手都很難回答啊,萊茵哈魯特。……從單純的戰鬥力上來考慮的話,若是靠威爾海姆先生或是尤里烏斯的話便足夠能對抗了。近戰能力的話,可以說是與愛蜜莉亞能不分上下的程度。只不過,那傢伙還有著『憤怒』的權能。」

「權能……」

萊茵哈魯特用手托住了下巴,對此皺起眉來。
昴對他點了點頭。

「大罪司教最為卑鄙的地方便是那名為權能的特有能力。那是與魔法和咒術都不同的不明力量,而根本無法明白是什麼原理。無論哪個都很強力,而將其攻破便是攻破大罪司教的關鍵點」

「昴殿下過去應該是打倒過『怠惰』,那位也有著權能嗎?」

「有的。『怠惰』大罪司教的權能,是『不可視之手』和『怠惰*』這兩個。一個是能伸出好幾隻看不見的力量極強的手臂的權能。只要被此抓住,就連人類的身體都能輕易被撕碎。」
*校注:文庫版好像拿掉了

「雖然是通過他的眼睛,不過我也確認過了其的可怕。那的確有著光是掠過便能剜出肉來的威力,具有著可信度。」

尤里烏斯補充了昴的說明。
在對戰貝特魯吉烏斯而形成共同戰線之時,借了昴的眼睛的他看見了貝特魯吉烏斯的『不可視之手』。他站在對於補強說明來說十分充分的立場上。

「另外一個權能『怠惰』是強制奪走範圍內人類的行動力的能力。雖然不能說清楚這是不是權能,不過由於其對有著精靈術師潛質的人類是不通用的所以也解決了。這也是因為對付的是我和尤里烏斯啊。」

「從兩個能力能看出來的是──無論大罪司教有著多麼可怕的力量,只要在合適的地方用上合適的人才,便也絕對沒有攻克不了的敵人這件事情。」

「你也是難得說了些不錯的話啊,尤里烏斯。就是這樣。」

在昴以他特有的方式稱讚了他後,尤里烏斯便用帶著微微暖意的視線看向了昴。昴因那視線而感覺稍微有點噁心便咳嗽了咳嗽。

「那麼,就回到『憤怒』的權能的話題上吧。目前已知的『憤怒』的能力,是能夠強迫他人共有自己的感情與感覺這件事。」

「共有,感情與感覺?」

不知是不是昴的說明不夠到位,幾乎所有的面孔都帶上了疑問之色。由於這是難以說明的內容,昴也有了慎重選擇詞彙的必要。

「也就是說,『憤怒』能夠讓範圍內的人們的感情全部單極化。把一人的憤怒化為全員的憤怒,一人的悲傷化為全員的悲傷,吶…」

「那啥呀。俺可是完全不明白那啥意思啊?」

「雖然如果只有這些的話便會只是強行去讓人理解氣氛的能力,但並不只是這樣。可怕的是連敵意都能單極化這件事。也就是說,『憤怒』認知敵人的敵意,也會被傳給周圍的人類啊。」

「那也就是說,在周圍的都市的人類都會變為敵人嗎?」

「正是如此。」

昴對說出了正確答案的奧托打了個響指。
雖然大家的臉色都因那內容而沉了下去,但問題不止如此而已。

「凡夫,你剛才說那個什麼所謂『憤怒』的能力,是共有感情和感覺的吶?」

最快速理解的,是在座位上向後仰去的普莉希拉。
她那紅色的眼瞳射穿昴,用扇子遮擋著嘴部,

「若是說剛才說明的是感情上的共有的話,感覺上的共有又是另一回事。而如果那符合妾身的想像的話,那麼還真是相當醜惡的能力呢?」

「雖然我是不清楚是不是符合你的想像,不過是最差勁的咧。『憤怒』的權能能夠共有範圍內的人們受的傷。『憤怒』的傷也不例外。」

「連本人都不例外……喂喂,兄弟,騙人的吧?這不是最糟糕的嗎。那不就是說如果殺了『憤怒』的話,其他傢伙也都會死的啊?」

那是在萊茵哈魯特的手上實現過一次的最糟糕的場景。
就算擊敗了身為惡意根源的席里烏斯,那也會給周圍帶來無法消失的傷。為了殺掉那傢伙,也不知道要拉上幾個人墊背。

「──有趣~」

誰都無法對那絕望的情報給出對策從而都闔上了嘴。
在那其中只有一人——只有普莉希拉像是很開心的一般笑了起來。

「很好。就由妾身取下那個叫做『憤怒』的愚夫的頭好了。感到喜悅便好。」

「等、等下等下等下啊!雖然我完全不明白你想這麼做的原因,不過事情不是那麼簡單的啊!你沒聽到剛才的話嗎!?」

「肯定是聽到了不是嗎。而就是因為聽到了妾身才說想要這麼幹的。如此卑劣而令人厭惡,正適合由妾身來征服。」

普莉希拉絲毫不聽昴制止的話語,而折起了扇子發出聲音來並環視向了全員。
那視線中有著能夠壓倒各個面孔的銳度和熱度。

「若是你所說的便是權能的全部內容的話,那詭計也是有著解決方法的。要將妾身置之不理而是派上凡夫們簡直就是萬分無禮。所有的愚眾都是為了妾身而存在的。若是有要妨礙妾身出手的鼠輩小蟲,妾身會立刻當庭處分的。」

「公、公主……是不是有點吹過頭了啊?」

「說什麼蠢話呢,阿爾。雖然我知道你怕事,不過面對損壞妾身心情的可惡傢伙有什麼必要逃避?只要有著妾身與那邊的歌手便無所畏懼了。」

「我也不是因為害怕才說的……歌手?」

準備阻止主人的謬論的阿爾因沒預料到的話語而頓住了。普莉希拉對自己隨從那份驚愕鷹揚地點了點頭,將折起的扇子指向了在圓桌的角落中的莉莉安娜。
突然被扇子指到而登上了舞臺的莉莉安娜睜大了眼睛。

「指,指名了我嗎!?為什麼又突然會有這種事情!?」

「難道忘了旅途中的事情了嗎?你的歌是多麼打動了凡夫們的心靈。只要做出一樣的事情便好。愚眾的感情這種東西,只要去搶奪就行了。」

「那也只不過是稍微鼓勵了一下看起來感到不安的大家了而已哦?不管怎麼說評價也過高了,我也還是不擅長承受壓力的小姑娘……」

「嚯。也就是說你要承認你從祖先繼承下來的歌的敗北了呢。」

莉莉安娜的表情因普莉希拉嗤笑著說出著的那像是從心底瞧不起著的話語而改變了。
原本低聲下氣地笑著,準備當作耳邊風的她的表情帶上了認真。

「那是指……?」

「想都不用想就能明白了吧。一直被後代重視著繼承著的你的歌,是唱著叫人要在人心追求著救贖的這種時候躲起來盡露醜態的吧?如此一般的敗家犬的狂吠,整個全都是毫無作用的徒勞無功的垃圾不是嗎。還是不如去唱誦自私放縱的狗叫要來的好一些。學一下那點如何呢?」

「啊─啊─!你要說到那個程度嗎!已經說到了這個程度了嗎!正好啊!我就做給你看好了啊!我明白了啊,不是挺好的嗎!居然把我!把我吟游詩人莉莉安娜抓起來如此對待!如此作說!如果這樣還繼續閉嘴的話還怎麼配當女生!死掉的奇利塔卡先生也會憤怒的從墳墓中爬出來的喔喔喔!」

對其使出了猛烈的激將法的普莉希拉,莉莉安娜也猛烈的順勢爆發了。她一下變得滿面通紅,而狂暴的彈起了放在膝上的樂器。

「我本來還想著要為了安慰可憐的散落在了都市水面上的奇利塔卡先生的靈魂而唱下鎮魂歌什麼的不過也作罷了作罷了!搶奪感情?誰怕啊!我所繼承了的歌,人們在世界中紡織了的歌曲,難道會輸給那種莫名其妙的力量嗎!歌曲的力量也是莫名其妙的東西啊!嗚嘰──!」

修爾特和奧托慌慌張張地把完全興奮起來而在圓桌上躺著開始演奏的莉莉安娜拉了下來。昴遠目看了看在房間的角落中開始演奏搖滾樂的莉莉安娜,把視線移向了普莉希拉。

「先不管那傢伙有多好煽動,你是在打著什麼算盤啊。雖然這點上你也是一樣,不過也不能光是放在沒有勝算的地方……」

「妾身是不會失敗的。這世上的一切都如妾身所料。而且,在來到這都市廳舍之前都一直與那個歌手在一起的可是妾身喔。我也是認同了那傢伙有用才會帶著的,也準備帶著走。」

「你是說莉莉安娜有著能夠對抗席里烏斯的力量嗎?」

「而妾身的敗北在這世上是不可能有的。因此那個歌手便有著其力量。難道還有比這還具有說服性的說明嗎?」

昴也差不多無法繼續對那毫無具體性的說明忍耐下去了。然而,就像是要輔助普莉希拉的發言一般,修爾特舉起了手來。
少年執事那惹人憐愛的眼瞳搖曳著,拼命的選擇著用詞。

「那,那那那個……我認為莉莉安娜大人的歌曲有著特殊的力量這點是事實。因為聽了莉莉安娜大人的歌曲後,不安和焦躁這種心情真的會消失……那在來到這裡之前經過的,好幾個避難所中也是一樣的。」

「是前去各個避難所讓莉莉安娜唱了歌嗎?」

「不是如此說過了嗎?」

「沒說啊!」

缺乏說明也要適可而止。
昴對普莉希拉的態度頭疼著,轉過頭看向了萊茵哈魯特。

「呐,萊茵哈魯特。你啊,看到了人後能不能明白那傢伙持有的力量……啊對,是叫加護。能夠看到加護什麼的嗎?」

「能夠明白他人的加護的加護嗎。我聽說『審判的加護』的持有者是能做到的。雖然在盧古尼卡沒有,不過聽說在佛拉基亞是有著的呢。原來如此,你是想要確認莉莉安娜大人有著什麼樣的加護嗎。那的確是能成為一個證據。」

從昴的提問中明白了他的目的的萊茵哈魯特思考了起來。
由於昴也只是試著問了問,所以他也能明白萊茵哈魯特正在勉強著。昴對沉思起來的赤髮少年搖了搖頭叫他別在意。

「雖然我聽說你是各種方面上都特厲害所以抱有了奇怪的期待,不過也不可能如此方便就是了呢。沒事的。總之,就先測驗一下莉莉安娜的歌能不能消除『憤怒』的權能……」

「沒有在意的必要哦,昴。──剛才我獲得了。」

「哈!?」

萊茵哈魯特拍了拍提出對莉莉安娜的歌曲做出實驗的昴的肩膀,笑了笑。然後,他便眯細了那藍色的眼瞳,注視起來在房間角落中演奏著的莉莉安娜。
然後……

「真是驚訝呢。莉莉安娜大人持有著『傳心的加護』啊。」

「比起加護的事情,我剛才更因你而驚訝了啊。誒?你剛才說了啥?說獲得了?獲得是啥啊,喜獲麟兒嗎?」

「昴,沒閒情開玩笑了啊。我確認到莉莉安娜大人的加護了。『傳心的加護』正如其名,是能把心裡所想傳達給他人的加護。雖然本來只能把一點想法傳達給關係深厚的人物的加護……歌曲嗎。我想都沒想到過。」

雖然萊茵哈魯特正誠實的對莉莉安娜的事情感到著佩服,不過昴卻對著他的側臉而目瞪口呆起來。
雖然從以前開始就說著萊茵哈魯特的力量是作弊的,太過超人了這種話,不過這也太過於受到天神寵愛了。

他所想要的加護居然來到了他的身邊。

「──?」

思考到這裡後,昴稍微感到有些不對。
他能夠獲得想要的加護。至少,目前萊茵哈魯特身上所發生過的事情只能被這麼理解。其自身便是非常令人羡慕的能力。
由於感覺似乎會將什麼事情變為誤解,昴便沒能說出任何話語來。

決定,『憤怒』攻佔組──普莉希拉。阿爾。莉莉安娜。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3878459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Re:從零開始的異世界生活

留言共 3 篇留言

天口朝明
最後一段伏筆難道是說:萊因哈魯特天生有著「能夠獲得想要加護」的加護,然後幼年因為想要「劍聖」的加護所以就把祖母的加護搶走了???????

08-17 20:26

後攻の絶傑.流星雨
大概是這樣沒錯 不過搶這字不太符合08-17 22:28
天口朝明
我大概猜一下,他的本意不是「搶」,因為他天生加護的能力是「讓他擁有想要的加護」,因此可以獲得如同「審判」「傳心」等等別人也有的加護,只是因為「劍聖」這個加護的特殊性是「繼承式」的,因此是獨一無二的自雷德那裡傳下來的加護,對於先前羅茲瓦爾提到的「世界的意識」來說應該就是判定為此世只能有一人獨有「劍聖」加護因此萊因哈魯特那加護一直以來原本只是「獲得跟別人一樣加護」的結果,卻在想要「劍聖」這一加護之下發生了「搶奪祖母加護」的悲劇⋯⋯之類的?

08-17 23:18

天口朝明
在RE0小劇場裡面愛蜜莉亞也有提到萊因哈魯特擁有「不會把糖跟鹽搞混」的加護令她十分羨慕(因為愛蜜莉亞擁有毀滅性的料理手藝),這種不三不四的加護與其說是長月老賊在小劇場隨便塞的段子,我還比較傾向於認為這是長月那埋梗的手段,因為「想要」便能「獲得」所有加護,因此萊因哈魯特才會被譽為歷代最強劍聖,但相對起來他的魔力儲量是歷代劍聖中最少的,自己也說過任何魔法都不會,卻能成為最強

08-17 23:50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18喜歡★Liujohnny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Re:從零開始的異世界生... 後一篇:Re:從零開始的異世界生...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colanncolann
~★科嵐實驗室★~ ★研究實驗,成就進步★ https://home.gamer.com.tw/homeindex.php?owner=colann看更多我要大聲說4小時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