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8 GP

[達人專欄] 《孤單的世界》其一/第三章:約束好的遠行(4)

作者:Hsin│2018-02-05 05:04:14│贊助:114│人氣:285

  「妳們在這裡啊?」

  一道聲音劃破沈默,卡洛從最接近門口的書櫃後探出頭,朝我們所在的書區走來,順道瀏覽著一排排書架上的書。

  「我在來的路上聽見消息,中央政府直接派了代表過來,正在市政廳了解原委,看來這次的案件鬧得非常大,因為昂城那邊從來沒有不出五日就派人渡海的例子⋯⋯呃,發生什麼事了嗎?」

  他似乎察覺了空氣裡詭異的靜默,眼神在卡珞和我身上來回游移。卡珞湊上去和他細聲說話時,我起身把剛才整理好的書冊一一歸位,強迫自己專注在指尖傳來的陳舊書頁觸感。從什麼時候開始的呢?每當看見雙生們走在一起,我就會感到特別難受。看見成雙成對的人,就像在提醒我:我只是不完整的一半。

  這幾天來與卡洛他們共同生活,尤其讓我心煩。明明他們待我跟從前沒什麼不同,我卻感到心裡一股持續而莫名的騷動,像是低溫的火反覆悶燒,雖不至於燙傷,卻使我感到無端煎熬。或許正是因為跟從前沒什麼兩樣吧?卡珞那句質問忽地閃現腦海。是啊,我到底在期待什麼?對他們來說,我都已經是個半死的人了。

  他們預備著祝禱,而我等待著死亡。

  然而,然而。我偷偷用眼角餘光把卡洛的身影納入視野。如果妳需要,我會在這裡。他那時說的話總是反覆在我耳邊響起,伴隨著心跳聲,還有溫熱過頭的體溫,一齊深深紮根在我的腦海裡。可是,可是。我來不及收回目光,他已經與我對上眼,那對烏黑的雙瞳裡蒙上霎那的迷惘。而在那層薄霧蒙上他雙眼之前,殘餘著卡珞倒影的清澈目光讓我感到窒息——我認得那樣的眼神。那是安看著我的眼神。一種絕對的色澤,無關乎迷惘的光亮。

  於是我知道了,我永遠不可能成為他的另一半。

  「安,妳有聽見嗎?」

  「啊?」

  「我跟引生使約好了要見面,妳來不來?你們不是認識嗎?」卡珞不知何時走近我,但仍與我保持著距離。像隔著一堵隱形的牆。

  我木然地點點頭,才後知後覺地理解她剛才的問句。「霜落他們嘛,之前腳受傷時幫過我,也幫忙從雷本湖把我送回家,是該去打聲招呼沒錯。」

  我想起那一高一矮的身影,恍然覺得是好久以前的事了。

  「那走吧。」卡洛微微笑著,牽起了姐姐的手。

  我將手心握緊,跟在他們兩個後頭走出藏書室。他從來不在卡珞面前牽我的手,一直以來都是這樣,沒什麼好難過的。我自己也是一樣。就算跟卡洛再怎麼要好,只要一看見安,我的世界就繞著他打轉。奇怪的是,原本如此理所當然的一切,現在想起來竟讓我感覺一股說不出的古怪。

  就像是揭開了一層層纏繞周身的繭,才總算第一次碰觸世界的真正樣貌。

  雖然我從前沒事喜歡拉著卡洛到處跑,但他泰半時間還是和卡珞一起窩在藏書室——一人抱著史籍,一人攤開地理圖冊,轉眼便是好幾個時辰——所以我其實更多時候是一個人度過。至於安,他身旁一直以來都圍繞著人群,因此除了晚上在家的時光,我基本上能不跟他牽扯在一起就不跟他扯上邊。

  我不討厭群眾,也相當享受慶典時的熱鬧氛圍;我喜歡新鮮的人、事、物,喜歡接觸形形色色的人們,但也就僅止於此,其他更多更深刻、更久遠的情誼,我並不需要。與他人的互動原本就不是出於必要,交結朋友只是讓一成不變的日子多上一些趣味和變化。擁有另一半便已足夠,根本不需要多餘的羈絆,我想這也是為什麼所有人都能如此平靜地接受安的死亡。

  我想起了那天在城郊,親眼目睹那男人抱著自己病逝的雙生,原本燃燒著憤怨的眼神倏然熄滅,最終在時間到的那一刻平靜地死去。一切是如此自然,不需質疑,甚至毋須悲傷。啊,祝禱。當時我也給了他們祝禱吧?

  因為死亡是祝禱的終點。因為死的不是任何一個自己。因為他人之死並不值得悲傷。因為自己的死並不值得害怕。因為就像卡珞說的,只要一直有另一半陪伴,就沒有什麼可害怕的。因為死亡本身不具意義,只是一次次短暫的分離。

  死亡是一切的解法嗎?他問出這句話時,有沒有料到自己即將迎接的死亡呢?

  我尾隨著卡洛他們,慢悠悠地踱進了市集。原本喧騰如常的各個攤販,還有在攤販前討價還價的顧客,在我們經過的時候都倏然靜默下來。這是在我在洛洛亞城生長的二十年來,從來不曾見過的詭譎景象。人們交頭接耳,竊竊私語著,眼神飄忽不定地朝我投來——我知道他們在想什麼。

  他們在想,為什麼我還活著。

  當時潛入湖底瞬間的變化,抽離與痛楚,彷彿刻蝕入骨。隨後是醒轉之後的極端心痛,還有那股冰冷幽深如海水,層層包覆住我的無垠寂靜:那在所有痛楚消褪之後,仍然如影隨形的寂靜。

  包覆在這樣的永恆的寂靜裡,彷彿世界全都不與我同在似的。我也想知道為什麼,為什麼我還活著,卻沒人能給我答案。

  由遠而近,陣陣哭聲如波濤般打碎我的思緒。

  「好命格!你們來得正好,快來幫忙!」一道些許熟悉又些許陌生的嗓音直撲面門,我緩慢地反應過來,是幾日未見的引生使霜落。「啊,尿尿了!」

  伴隨著霜落的慘叫,原本響亮的哭啼顯得更加淒厲。我們三個才剛踏入這間嬰兒室,就被大戰般的混亂場面給震懾得動彈不得。

  明亮的房間格局方正,數十對新生嬰兒妥貼地與另一半一起躺在搖籃裡。原本這樣的設計帶有安撫的效用,能讓小生命睡得更沉更香;可是壞處也在於只要有一半開始不安分,另一半也會有很高機率跟著哭鬧起來。放眼望去,現在約莫有半數小雙生都在啼哭,照護士在寬闊的走道上來回奔走,汗水涔涔地照顧那些扭動的小生命。

  卡洛見狀,一個箭步上前去幫忙將霜落手裡那孩子的雙生抱了起來,以免濡濕的床單讓她也跟著開始哭鬧,卡珞則默契極佳地換上了新的床單,整個過程幾乎像是演練過的一樣。霜落對他們投以感動的眼神,迅速清潔好尿床的孩子後,正抱在懷裡哄著。沒想到他也有溫柔的一面,我不禁想著,或許這是引生使必備的特質吧。

  「是不是我的錯覺?怎麼感覺你們一來,小傢伙們哭得更厲害了。」

  「真不好意思啊,我已經盡量離他們遠一點了。」

  聽見我站在門口處這麼說,霜落首先愣愣地看向我,接著想通什麼似的喔了一聲。卡珞先是和卡洛交換了眼神,接過霜落懷裡的嬰兒,低聲跟霜落說了幾句話。棕髮的引生使皺起眉頭,受不了似地將長瀏海向後撥,仰頭長嘆一口氣,疲憊地邊揉著肩邊朝我走來。

  「真麻煩。跟我來吧,我先帶妳離開這裡。」

  「去哪?」

  我隨口問著,還是跟著他走,卻不料他猛然停下腳步,害我差點用下巴撞上他後腦勺。他轉過頭來,視線上揚與我交接,恨恨地說:「驗算!」

  「啊?」我傻眼地看著他。

  「我超準的欸,從來沒失算過!怎麼可能這次栽在你們手裡?」

  「你說算命喔?」我失笑。「說真的,沒什麼大不了的⋯⋯」

  他轉身面對我,嬌小的身材在近距離下還得抬頭看我,但臉上嚴肅的神色令他看上去異常高大。我有些不知所措,小聲問:「靠那麼近,不會不舒服嗎?」

  「喔,會啊。」他毫不避諱地回應,但卻絲毫打算沒有拉開跟我的距離。「但我是引生使,引生使平等對待一切生命。妳知道引生使還信奉什麼理念嗎?」

  我誠實地搖搖頭。

  「命格不會輕易改變,而且雙生各半的命運緊密相連。」

  他沉著聲音說:「說起來可能很冗贅,同一個體當然具有相同命格,只是因為降生世上而一分為二,仍然會有細微的差異。盡可能納入雙生之間所有變數,賦予新生最適宜的名字,這就是我們背負的重大使命。但是像妳這樣的例子——」

  他的語句戛然而止,煩悶地又順手將瀏海往後梳,只說了句「反正跟我來就是了」便轉身邁開步伐。我們一前一後地走在育兒院西側長長的迴廊,途中經過了低年級的宿舍區,我的目光不由自主地被吸了過去。

  我們也曾一起在這裡生活過,和每對在洛洛亞市誕生的孩子一樣。在每間育兒院區,都先是住進位於中央的嬰兒室,接著是西側宿舍,隨著年紀漸長朝東搬遷,就像追著日月輪西升東落的軌跡。直到年滿十五歲,共同數過了六十個雙輪月後,便各自申請分發到位於不同城區的學院住宅區。

  安在我們遷離那年因為優異表現,特別獲得允許能住在城郊的獨棟小木屋裡,結果因為路途遙遠,在同學間老是被拿來開玩笑說是被流配邊疆。我還記得安每次聽到,都會少見地不悅起來,問:你們真的曉得流配邊疆是怎麼回事嗎?

  倘若安還在,學院畢業了以後,我們也會和其他人一樣,各自在城裡找到實習,接著就職,然後就在這座半吊子的幽靈城平穩度過餘生嗎?或者擁有共同的目標,一起去南方大陸闖蕩,像是首都昂城。要是外語夠好,甚至到其他國度去也不成問題吧。對了,無論如何,都得去一趟音樂之鄉才行。

  想著想著,不禁苦澀起來。

  霜落領著我正經過育兒院大門,準備往東側迴廊前行,門外忽然傳來警備隊訓練有素的整齊腳步聲。來者是八名隊員的極簡編制,他們身著輕甲制服,腳踏馬靴,腰間配刀,表情雖不至於肅殺,但是執勤時一貫地不苟言笑。

  「安小姐,昂城來的代表要見您,請您跟我們走一趟市政廳。」




(第三章 未完待續)


小後記:

本來要寫瓶中信的短篇故事的結果天氣太好一不小心就開了《孤單》的檔案(!)
修稿+重寫真的比全新插入一段故事還要難⋯⋯難得的假日就這樣浪費在美好的事物上了XD
根本就是在玩剪剪貼貼+乾坤大挪移。尤其是這集很多安的獨白很意識流,寫得頭好昏。
換個角度想,也就趁現在有腦揮霍的時候來處理棘手的部分,啊真不想面對現實(掩面)

寫一寫蠻喜歡霜落這個角色的,雖然是是新版才誕生的人物,
但真不愧我挪用了以前另一部斷頭小說的男主角名字給你XDDDDD

感覺這集節奏比較沒那麼明快,可能是因為討論生死議題的緣故?
(不過好像通篇都在探討????算了我腦袋有點當機,早早睡覺去~)

謝謝大家的閱讀~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3878354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3 篇留言

鯤島囝
我覺得這個世界對死亡的態度很有一種信仰式的寧靜,只是故事設定的是雙生生死相隨死後合一,而現世宗教在基督伊斯蘭是上帝的天國樂園,在佛教是極樂世界,死亡只是過程,每個人終將有安心的歸宿。不過男孩安的死亡和女孩安的身心變化恰恰在質問甚至挑戰這個信仰,而且實際上現世這種信者恆真的東西對於還活著的人來說,與其說是相信,不如說選擇相信比較不痛苦。

好的來筆記幾個我覺得有鬼的地方
1.為什麼就讓安獨居?表現優異是真正的理由嗎?
2.目前已經有至少三對雙生碰觸安會反射一樣的不舒服,如果不算嬰兒們的話
3.霜落會怎麼用命格推算解釋安的命運?
4.新單位出現!昂城是首都一樣的存在嗎?對這個世界的功能和角色是什麼?市政廳的行政層級到什麼程度?業務是什麼?安的新冒險來啦!

從以上筆記來看,這一章看起來是銜接兩個中事件「安死亡」和「市政廳線」的過度,節奏不快但也不拖,我認為安的獨白是承接並收束「安死亡」重要的整理和醞釀,目的是延續到下一個故事階段展開的養分,所以很歹就補!

我發現我玩過接龍之後,閱讀技能好像新增【觀察故事設計】模式!不知道這樣的回饋對你有需要嗎?我覺得很好玩欸,因為也有在嘗試設計故事所以特別有感,這樣的見習也特別有趣味!

02-05 11:35

Hsin
啊啊好棒,你有看出他們對死亡的想法是接近(宗教)信仰的,能營造出這種氛圍我好感動啊(哭)。我一直認為人之所以需要宗教、需要信仰,就是源於對生命的不確定感,對活著與死亡的質疑。把自己丟到雙生世界裡,想像他們對生命的感受與想法,很意外地能夠反思到我們世界很多既存現象,這一直是我覺得奇幻故事最有意思的地方。

還有謝謝你分享閱讀這小節的感受!這個小節著重在對比女孩安在失去雙生之前與之後的改變,包括看待世界的想法,省思過去面對他人互動,還有一些更細微的感情上的變化。雖然這些描寫並沒有直接推動劇情,可是我覺得是讓讀者深入了解雙生們思維的重要內容。一直在想這種不同甚至顛覆我們認知的價值觀,能夠怎麼更自然更清晰地在故事裡呈現出來,目前我能想到最好的方式就是這樣了T__T

我想看你發揮新的閱讀技能!隨時要來剖析我的故事設計都非常歡迎!!02-05 19:44
鯤島囝
我目前也想不到有更好的方式,不過我覺得這段是推動劇情的馬步說,很好很好!然後故事設計的觀察就是像留言第三段那樣的東西,希望不會讓你太失望:D

台灣超冷,好希望分點德國的好天氣R!

02-05 22:49

Hsin
原來是第三段~不會失望啊我覺得你的回覆都超棒!
然後柏林明天開始一連一週低溫都-7度⋯⋯我想把自己冷凍在家裡QQ02-05 23:48
夯特大大
每當看見雙生們走在一起,我就會感到特別難受。看見成雙成對的人,就像在提醒我:我只是不完整的一半。
根本我走在街上的感受

07-21 10:25

Hsin
對不起無意間戳到你的痛點了嗎QAQ07-21 14:51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8喜歡★jennylin1553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達人專欄] 《孤單的世... 後一篇:Hsin之作者54題 p...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lgt巴友們
歡迎來我小屋逛逛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09:27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