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10 GP

[達人專欄] 《孤單的世界》其一/第三章:約束好的遠行(3)

作者:Hsin│2018-02-04 04:49:54│贊助:118│人氣:317

  幾乎在同一刻,我和卡洛像是被閃電劈到一樣立即分開。兩個人顯然都完全沒搞清楚發生了什麼事,但是本能上覺得這個時候再不分開,就可能會發生什麼一發不可收拾的事——雖然,誰也不知道那會是什麼樣的事。

  「那個,我送妳下山吧?」他急忙站起身,神色困窘,耳根子紅透了。

  「啊?嗯。喔。好。」我支吾一陣,然後問:「卡珞呢?」

  「她剛才陪晨回警備總部做筆錄,我去通知過辰以後,決定先回來找妳。」

  他略顯疲憊,深紅色的頭髮彷彿比平時更加淩亂,讓我想到經過一整晚的奔波,他一夜沒睡,還特地從城裡折返回來,心中流過一股暖意。在離開木屋以前,我不由自主看了地上乾涸的血之陣法最後一眼,又是一陣昏眩。

  「在湖裡⋯⋯我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緩步走在松露木道時,我總算開口問。默默並肩走著的卡洛,一路上都刻意與我維持著距離,就像是一道隱形的牆擋在我們之中。真奇怪。我挪開目光,試圖將注意力集中在身體的變化上。在劇痛消失後,總覺得有什麼不可逆的改變產生了,連帶影響了我感知整個世界的方式。這跟在雷本湖裡感受到的痛楚,一定有什麼關聯。

  「失去呼吸。」

  「什麼?」

  「在湖裡的時候,妳失去了呼吸。原本還好好的,突然鬆開我,看上去很痛苦的樣子。我想把妳帶上岸,妳卻一直掙扎,到後來忽然一動也不動,我——」卡洛用顫抖的嗓音輕聲敘述。「我好怕,拼了命把妳拉出水面,妳卻沒有呼吸了。我試過所有我知道的急救法,但一點用也沒有。那個時候我真的以為妳死了。」

  「那我為什麼⋯⋯」還活著?最後幾個字堵在胸口,沒能說出來。

  「是艾因斯。是他救妳的。」

  我努力回想這個名字。艾因斯。是那個奇怪的旅人?

  「他突然出現,說什麼實施心肺復甦術的時候,首先要胸外按壓,再來開放氣道,接著做人工呼吸。」卡洛自顧自地陷入回憶裡,微皺著眉說: 「還有要先把掌根放上胸骨,另一隻手疊上去相扣,以髖關節做支點,雙臂伸直垂直用掌根下壓。除了胸外按壓的位置跟姿勢要對,還要注意人工呼吸時要按額托顎,才能確保呼吸道暢通。還有,要記得每按壓三十次,進行兩次人工呼吸——」

  「喂喂你也記得太清楚了吧!還有那個人工呼吸是什麼?」

  「就我觀察到的,他先是用手指夾住妳的鼻子,另一隻手托住妳的下巴把嘴打開,吸氣後張口貼緊妳的嘴吹氣⋯⋯」他邊說邊將目光聚焦在我的嘴上,臉突然慢慢紅了起來。我被他看得渾身不自在,趕緊把臉別開。

  「總之妳吐出幾口水後就恢復了呼吸,雖然還是沒有意識,但至少確定是活著的。」他似乎也察覺到我們之間一股微妙的氣氛,一口氣做完解釋。「幫我把引生使找來後,他就先離開了。」

  「是喔。那個人怪雖怪,聽起來人卻不壞的樣子。」我咕噥著。

  卡洛點點頭,但又遲疑著什麼。「真好奇他的另一半是誰。急著離開,可能也是因為她的緣故吧?如果有機會再見,應該當面道謝才對。」

  我抬頭看著天空,那藍色好看得讓我無端氣惱。

  「可惜那時救了我也是沒用。我很快也要死了。」

  卡洛沒有立即答話,只聽得見我們腳底下枯枝碎裂的聲響。

  「妳很確定嗎?」

  「你傻啦?」我睜大眼睛看著他。「安可是死了。我的另一半死了欸。」

  他抿緊嘴唇,一瞬間我覺得他想說些什麼,但他最終擠出一個略顯無力的笑容。「別想這個了,待會到我家來,先好好休息吧。」

  雙輪月夜那起事件發生後,安被移到城裡的警備部裡安置,而我則是在卡珞的堅持下,暫時在她和卡洛家裡的客房住下。原本我打算繼續留在我和安的木屋,但馬上被疾言厲色的警備隊長制止,說是在調查進行期間,絕對不能破壞現場樣貌。

  「我同意希湍的做法,而且那個陣法怪里怪氣的,繼續在那待著誰也說不準會出什麼事,留妳一個人實在太危險了。」卡珞一邊把手上高高疊起的書冊一本本塞回架子上,一邊側過頭對我說。

  我手裡捧著已經涼掉的薑茶,雙眼無神地直視前方,但其實並沒有真的在盯著什麼看。幾天來,沒有什麼事能引起我的興趣,每天就只是按表操課地過日子,簡化起來約莫就是:起床、洗漱、進食、入睡。清醒的時候,就是盯著某個方向猛瞧,也怎麼不說話,因為實在沒什麼好說的。

  我只是等待著。

  卡珞蹲下身細數著矮櫃裡書冊擺放的分類,然後將手上抱著的最上面一本綠皮小冊子塞進了靠牆的縫隙裡。我看著她反覆得近乎乏味的動作,時而彎腰,時而踮腳,纖細的手指滑過本本書脊,嘴中念念有詞地比對著類別,然後將手裡的書一一放回它們應屬的位置。

  午後,陽光正暖,透過挑高的窗戶將金色的薄紗覆在藏書室裡的層層書架上。

  在洛洛亞城這座偌大的藏書室裡,每本書冊都依照其主題,歸分到不同的大種類底下,再依其相關性比鄰而居。這樣的秩序是為了什麼而存在呢?答案十分簡單,就是方便借閱者迅速查到自己想找的資料。只是就算歸在同個類別底下,每本書的內容卻是不盡相同,各自有獨到的見解,然而這樣的差異卻使得它們能夠相互補足,彼此之間有種若即若離的微妙關係。

  我仰頭喝掉最後一口冷薑茶,手中轉著圓口的瓷杯。一圈,又一圈。

  人和人之間,是不是也有類似這樣的關係存在呢?尤其是常常膩在一起消磨時間的朋友,不也是因為一開始便感受對方和自己的相似之處,才會熟識起來嗎?但在相處過後,卻又發現彼此之間各有性格。我想這才是交朋友有意思的地方吧。

  雖然我不喜歡讀書,但是從小就喜歡看著安站在家裡那幾面書牆前,神色認真地將讀完的書本一個個歸位。我想起他那沒有卡珞纖細,卻修長好看的手指,一一撫過書背,極富耐心地檢查每本書冊隸屬的位置。

  有一次我忍不住問他,為什麼那樣喜歡讀書,書真有那麼好看嗎?安原本埋首在一本看上去無聊至極的厚重符文書裡頭,聽到我這麼問,他抬起頭來,和我一模一樣的淺棕色雙眼直直地望進我的瞳仁。

  他說,妳不好奇嗎?為什麼人有雙生,書卻沒有。

  我噗哧一聲笑出來,覺得這問題很蠢。書又沒有生命,怎麼會有雙生。

  但是書是人寫的啊。傻瓜。

  安那炯炯的眼神,我到現在還記得清清楚楚。雖然他老是說一些乍聽之下毫無道理的話,我也從未真正搞懂過他腦裡到底都在想些什麼,但是我依然喜歡在他身邊轉悠,問些不著邊際的問題,聽他那些不著邊際的回應。幾天過去,我忽然極度想念他。

  他為什麼還不帶我走?

  哐啷啷!我的思緒被突如其來的聲響拉回當下,猛地一抬頭,就看見卡珞用雙手護著頭,整個人瑟縮在書架旁,身旁的走道雜亂地堆了一疊小書山。

  「怎麼這麼不小心啊!」我邊唸著邊朝她走去。「搆不到就跟我說,我幫妳放回書架上就好。」

  「我是想要拿書啦。」她灰頭土臉地說,還打了個噴嚏。

  「也是一樣啊。好啦,至少現在書都在下面了。妳剛看到的是哪一本?我幫妳找。」

  她揉揉鼻子,紅著鼻頭在摔亂的書堆中翻看。「薄薄的,深藍色書皮。」

  我無言地看著滿地符合條件的書籍,無可奈何地蹲下身來一本本翻找。從窗子灑進來的光束,映出一室飛揚的細塵,塵埃繞著我們打轉,轉呀轉、轉呀轉的,忽地讓我覺得迷離了起來。我突然想,或許我正在一點一滴死去,只是我沒有察覺。

  「卡珞,妳會想念安嗎?」

  「那當然。」她撿拾書的手停頓了一下。「妳怎麼會這麼問?」

  「這幾天觀察下來,我發現大家都沒什麼變。」我隨手翻開了一本硬皮書,又揚起了一陣塵埃飛舞。「還是跟以前一樣過日子,該吃飯的時候吃飯,該睡覺的時候睡覺,和朋友閒聊,和另一半笑鬧。現在學院課程結束了,大夥兒也像往常一樣相約出遊,隨便幹些什麼打發時間。」

  「嗯,是這樣沒錯。」

  「就連一開始傷心欲絕的里老師也一樣,才過了一天,就精神飽滿地在學院裡備課、訓斥指導學生,幾乎像什麼事也沒發生過。今早經過學院的時候他好像研究出了什麼不得了的難題,笑得可開心了。」

  「妳想說什麼呢?」

  「安的事情明明傳遍了全城,才幾天而已,卻好像從來沒發生過一樣。我覺得根本沒有人在意這件事。我懷疑根本沒有人想念安。」

  「不是這樣,安。」

  「不然是怎樣?從前大家總是口口聲聲說喜歡他,結果他死了以後,根本沒有人在意他,根本沒有人為他感到難過。」

  我的音量不知道什麼時候大了起來,回音敲在書架間響得猶如鐘擺。

  「所以說,」卡珞用她那雙烏黑的眼眸盯著我。「妳在期待什麼呢?」

  「我——」我咬著下唇,不甘心地說:「只是覺得有點失望。」

  就連晨也是,辰也是;卡珞也是,卡洛也是。我曾經以為我們幾個特別要好,但我好像想錯了。尤其是辰,他在畢業前明明就跟安有密切的學習交流,卻除了在事發隔天一早匆匆去警備部瞭解情況外,就再也沒從他那聽見什麼消息。原本我以為他花大部分時間在安撫撞見命案現場的晨,可是昨天傍晚我看見他們兩個坐在城中水池邊,有說有笑的,心頭有股說不出的酸楚。

  「這樣講起來,妳不相信我們也想念安。」

  「至少我看不出來。」我低頭,繼續將手邊的書籍分堆放好。

  「我承認,這份想念並不濃烈。」卡珞嘆了口氣。「可是我希望妳明白,安已經死了,對於死去的人,比起想念,更多是祝禱。大家一定都是這麼想的。」

  「祝禱?」

  她頷首。「死亡是祝禱的終點。死畢竟不是什麼值得害怕的事,人死後會回歸虛無,和另一半重新結合,這是所有人都曉得的事。短暫地離去,再幾度雙輪月以後又能再見面了,有什麼好難過的呢?只要一直有另一半在⋯⋯」

  她突然住口不言。

  空氣凝滯,我垂著目光,看見閃閃發光的塵埃落在手邊一本燙金的精裝詩集上。我拾起那本薄薄的酒紅色冊子,標題寫著《深冬見聞錄》。我用手指撫過那行字跡,感受著字體的凹凸起伏,不由得想起了慶典那天早晨,我跟安分享前一晚讀到的詩句。他指尖的溫度彷彿仍停駐在我的胸口。

  若是你再不帶走我,我要一直將頭髮留長。

  直到我們再見那天。




(第三章 未完待續)


小後記:

把備審資料全數上傳完畢,總算能夠度過一個毫無顧忌寫小說的週末!
真的是特別忙壓力特別大的時候,腦袋裡就有滿滿的故事想寫出來~
在Ep參加了一個瓶中信活動,2/28以前還得生出一篇短篇故事來呀QQ
題目是「心理作用」,有夠難寫的,我真的好久沒有寫這種先有題目才有本體的文章了⋯⋯

這個小節,嗯!出乎意料地改了有點多。
帶了一些關於生命觀的討論,可能還是有些模糊,但之後希望能愈來愈清楚!
我好好奇,看到這邊對艾因斯會有什麼樣的想法XD

謝謝大家的閱讀~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3877198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6 篇留言

鯤島囝
我跑回去看1-1-1!那本詩集竟然是深冬見聞錄啊!我喜歡這種呼應感,我也很喜歡玩這種中間或尾巴呼應前面伏筆的實驗:3,自己是讀者果然樂趣加倍啊!然後我從上一集安便當和大家糾結誰是兇手的地方就在懷疑某個想法,不多說,複習到這一句超毛【我倒希望這些彩繪是深深融進骨血裡】早就在女孩安身上動手腳了!

男孩安對這個世界和雙生型態的質疑早有假說,現在只是他的實踐成果,謎團將由存在型態和意義已經完全不同的女孩安來為讀者解開?

我本來以為卡洛對安的情感也是兩小無猜,這樣看起來原來對安確實是別有他意啊!天然的只有女孩安嗎?人工呼吸讓艾因斯一口氣補位男孩安的空缺,上升到卡洛強勁的競爭者位置惹!艾因斯大有男主之勢?原來是位急救教練啊!卡洛那邊囉哩八縮的一字不漏西披嗄操作要點超級好笑我的媽,底迪你超級介意完全不能冷靜只好強迫自己認知面向全部轉往知識面的吸收真的太爆笑了LAXDDDD

不過本來安是最神秘的,現在是艾因斯謎團越來越大。然後這次是連卡珞都意識到雙生矛盾的地方了。

期待新作R~~~~~~OWO

02-04 11:17

Hsin
我認真被這篇留言嚇醒,你觀察好入微!每個喜愛埋梗的作者都應該有個鯤島讀者!
看完你的筆記跟感想,我才整個人被你搞得好毛XDDDD
原來是位急救教練讓我笑翻,卡洛的反應也被你詮釋得好逗趣啊~
能夠每個小節都得到你的回饋真是太幸福了(灑淚)

今天外頭天氣好好,說不定能蘊釀出新作的一點梗要。嗯~或者我就出去曬太陽了XD02-04 17:04
Reinaart 列那
哇哩咧...原來我漏看了這一節XD,難怪我就想說安妹出事後,艾因斯完全沒下文了,難道說就一直在雷本湖底Stand by嗎XDD 艾因斯感覺像是另一個世界穿越過去的人!居然會CPR耶[e35] 這小節談論到了死亡,這個世界的人想法真的和我們很不一樣呢,認為死亡只是一種自然回歸,很道家思想呢(應該比較偏道家?),不過站在安妹的角度,以及以我們的價值觀來說,會覺得這樣很快就接受安哥的離去,生活馬上能回到正軌上的想法有點無情啊...跟安妹一樣,覺得很受傷[e36]

02-25 21:53

Hsin
消失的~艾因斯~原來是個~CPR教練~XDDDD(興奮到胡言亂語了)

艾因斯目前蒐集到的身份除了外星人,多了一個穿越主角XD 太有趣了哈哈哈
你從雙生世界(或者說辛鐸這個國家)對死亡的想法,連結到道家思想的自然回歸,我覺得很新奇也很棒。其實就算在我們世界裡,不同信仰對死亡也有不同的看法,比方說死後上天堂/下地獄,或者墮入/超脫輪迴。但是跟雙生世界根本上的不同就是,那邊的人們對於「死亡」的想像,無論如何都分不開另一半。這點在接下來的章節會有更近一步的闡述!敬請期待~:D02-26 01:12
伏流也
CPR那邊又讓我噴笑了QQ

04-01 23:02

Hsin
我為了宣導正確的CPR施行方式,還很認真研讀了維基百科(挺胸04-02 02:12
伏流也
從安的思緒中去探索另外一個安的想法
是一件很有趣的事情
若是你再不帶走我,我要一直將頭髮留長。
這兩句話讓我雞皮疙瘩了
HSIN姊果然是擅長回馬槍的作者

04-01 23:08

Hsin
好高興讀到這邊的時候,大家都有發現頭髮的梗QQ
因為髮絲的諧音梗出現在1-1-1,要連到1-2-5卷頭的《深冬見聞錄》,再連到這邊,其中好像有很多曲折需要克服,謝謝你們都如此用心!!!

然後不要叫我姊啦伏流哥!擅長回馬槍是怎麼回事啦XD
很高興你喜歡從安的思緒去探索安哥的思緒!活在回憶裡的男人yo!04-02 02:19
唐鈺小寶
我最有感覺的反而是安的那句話:「我很快也要死了」
讓我聯想到之前看的另一部作品,還有現實中遇見的老夫老妻。

在另一半走了之後,通常很快也會跟著離去。

或許是被不知名的力量給接走了吧(?)
我也不知道我再講什麼QQ

04-30 23:41

Hsin
這時候的安就是一直在等待哥哥來接走她,像是被棄養的流浪小狗(說出這個比喻我自己都覺得好可憐噢QQ)特別是當身旁的雙生都是成對死去,安對於自己還活著這件事應該會感到更加不安吧~05-01 19:49
夯特大大
我在天空試煉裡,不約而同地寫出了一模一樣的東西。
姊姊失蹤之後,鎮上的人都過著平常的生活,只有弟弟覺得整個世界不一樣了。
我想對於每個人都是這樣子的吧,每個重要的人,對於別人來說也都只是路人甲而已。

07-21 10:16

Hsin
這樣想起來真的有點傷心啊,所以說人與人之間的連結到底能夠深到什麼地步呢?如果某一天自己突然消失了,對他人又會有什麼影響?或是一點影響也沒有?寫這部作品的時候,反覆想的就是這件事。其實我相信每個人或多或少都思考過這個問題,所以不約而同寫出一樣的東西,我覺得一點也不奇怪,代表這是很普世的情感,很值得深入探討的議題~07-21 14:43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10喜歡★jennylin1553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達人專欄] 《孤單的世... 後一篇:[達人專欄] 《孤單的世...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eason05206每個人
歡迎來小屋坐坐 看一點小弟我畫的作品看更多我要大聲說6小時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