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1 GP

同人/綜漫《騎士之名因你崇高》—序卷—序之二

作者:人偶│2018-02-03 13:18:56│贊助:2│人氣:87

        【小說】
        騎士之名因你崇高

        【序卷】
        守護戰士榮耀的騎士;訴說騎士榮耀的戰士

        【序之二】
        亦是為了騎士而寫的故事

        ——————————

        【騎士守護戰士的榮耀,而戰士訴說騎士的榮耀。】

        ——————————

        曾經,有這麼一位強大而高潔的騎士。

        他出身於以魔法聞名的精靈國度,擁有高貴的身世,卻選擇拿起劍與盾,用自己的生命和靈魂為守護他人而戰。

        謙卑——他的血脈來自於一個為家園犧牲奉獻了數代的世家,然而,他從未因此而自傲;相反的,他虛懷若谷,總是認真的傾聽他人的訴說。

        榮耀——無論沽名釣譽或重利輕義,都是可鄙的行徑,而他雖然從不向他人訴說自己的信念,也絕不會在哪怕無人見證的場合玷污騎士這個高貴的稱號。

        犧牲——對他而言,孤身一人斷後、守護眾人的未來,既不值得提倡也不值得贊許,只是一件單純的必須去做的事;若是自己的死能為他人帶來希望,他必定會欣然赴死。

        英勇——義無反顧的隻身向千軍萬馬、無法戰勝的怪物發起沖鋒,可謂是匹夫之勇;但他之所以這麼做的理由,是為了某個高尚的目的,匹夫之勇因他而升華成真正的高尚勇氣。

        憐憫——他心存良善,絕不下手殘殺無害而手無縛雞之力的弱者、或力有能逮卻無視大聲呼救的受難者,為的是不讓人性中最為光輝耀眼的一部分消逝。

        誠實——這世上多的是連白紙黑字的契約也能撕毀的家伙,只有他,哪怕只是口頭之約,也會為了完成而賭上一切;為了實現一個微不足道的約定而拼上性命,對他而言是再正常不過的事。

        公正——他從不擅自憑藉些許偏見去評斷他人、從不以自身利益角度斷定他人的善惡,蒙受不白之冤的無辜者的尊嚴是他會用盡全力、堵上性命和聲名也要維護的事物。

        信念——我從未見過意志像他那樣堅定的人,也從未見過像他那樣從不甚至拒絕向他人訴說自身行為寄托的意義的人,他只是默默的踐行著自己的理想,從不冀求任何榮光;在他身上,我看見了比所有人都更加耀眼的信念之光。

        在有幸與他並肩作戰的那段時光中,我見證了他如何將騎士的八種美德貫徹到底……

        作為一名驍勇善戰的戰士,他義無反顧、無所畏懼、矢志不渝,他所經過之處,每個人都應當向他致敬。

        作為一名擁有高貴出身的精靈,他謙沖自牧、慈悲為懷、剛正不阿,他所獻身之國,每個人都應當以他為榮。

        他在生命只是坨糞土不如的廢物、道德不過是種低賤無用的垃圾——宛若地獄現世的戰場上,謳歌著永不消逝的騎士靈魂。

        他右手握著寄托榮光之劍,為斬奸除惡獻血。

        他左手持著鐫刻榮耀之盾,為捍衛正義獻身。

        阿拉席德·風行者,正如他的姓氏一般,當他到來時,他身邊吹過一陣風,為這個瘋狂、絕望——無藥可救的扭曲世界送來了一絲光明的希望!

        我從不知曉何為騎士,但是,當我親眼目睹他如鐵塔般屹立不搖的身姿時,我明確的知道——那即是真正的騎士應有的姿態!

        我的民族,將戰死視為至高無上的榮耀;而你,則讓我知道,在這世上,存在著比自己的榮耀更重要的東西……

        ——————————

        寒風夜吹,使得營火不斷晃動、甚至還出現了衰弱的跡象,如同營帳內一名蒼老獸人的性命般岌岌可危。

        老獸人的手裡拿著經過打磨的燧石,在一塊他在自己還未老的近乎力氣全失時搬來的一塊大石版上,寫下了記述某人——某個曾付出了沉重的任何人都難以想象的代價,只為了守護戰友榮耀的騎士的文字。

        「咳、咳咳……」

        即使曾經健壯過,無法抵禦時光的老獸人仍在歲月的摧殘之下變得虛弱無比,有如風中殘燭——石板上他咳出的血,就是最好的佐證。

        「戰死沙場……是每個獸人用盡一生追尋的……結局……看來……我是無法……達成了……沒有……榮耀……」

        「但是……精靈……哈……哈……」

        老獸人太老了,虛弱的就算只是講幾句話、說幾個字,都要花上力氣,對身體造成極大的負擔。

        他粗喘著氣,望著就直挺挺立在營帳內,直挺挺的站立著的盔甲塑像——不,那不是無生命的物件,但一動也不動的樣子,容易令人誤以為是擺飾。

       鎧甲人形的頭部轉向石板——上的那一攤血跡,突然向四周散發狂躁的怒氣,右臂緊握著劍,發出狼一般的咆哮:

        「嗷啊啊啊啊啊——!!!!!」

        四周的樹林,被震的樹葉掉落了一大半﹔甚至……長得不夠健壯的,被聲波硬生生撕裂了軀干。

        那些鳥雀、鼠兔一類的弱小生物就更別提了,全身血管和內臟盡數爆裂,死法奇慘無比。

        奇怪的,這陣狂亂的吼叫,唯獨沒有傷到老獸人、以及營帳。

        老獸人早就失去了過往的那份強悍,不過,他就是沒在鎧甲人形引起的災害中受到任何傷害。

        「但是……精靈……你教會了我……這世上……還有一些東西……比自己的榮耀……更重要……」

        ——————————

        「有趣,凡人……你太有趣了。」

        身體如同一團吞噬所有光明的陰影、而外圍燃燒著純由毀滅的概念組成的熊熊烈焰的巨人站在阿拉席德面前,腳邊是無窮無盡,如同潮水一般的惡魔大軍。

        阿拉席德遍體鱗傷——不,光是如此,還不足以形容他的慘況。

        在黑暗巨神——薩格拉斯不屑的一擊之下,他的鎧甲扭曲變形,變成一團殘破的廢鐵﹔大盾碎成一地破片,持盾的左手也隨之殘廢——就算變成了這副模樣,他仍堅定不移的站在黑暗巨神的面前。

        「我在你的眼中看見了畏懼,這證明你的心靈並非無懈可擊;然而,你沒有逃……為什麼?」

        薩格拉斯好奇的低頭,俯視著於他而言渺小如螻蟻的阿拉席德,看著他的身軀如同鐵塔一般,屹立在方才陷入瀕死昏迷的戰友——布洛克斯身前,眼神中雖有本能的害怕,更多的卻是堅定不移。

        「即便是具備蔑視死亡之勇的猛者,面對難以憑藉自己僅有的單槍匹馬之力撼動分毫的強敵,要說其心中不存在逃跑的怯懦想法,那是不可能的。」

        「而你,凡人,哪怕只是一個渺小的念頭、片段的思緒,你也未曾擁有過。」

        「不僅如此……」

         阿拉席德、布洛克斯,兩人都是極為出色的戰士,不僅擁有強大實力,心智也與之相稱的堅韌無比——薩格拉斯想要腐蝕他們的精神,將他們收為自己麾下的兩員大將。

        為了達到這個目的,黑暗巨神散發出足以吞噬一切光明和希望的超凡邪能,卻全被阿拉席德以魔法吸收了,沒有一絲一毫沾上布洛克斯的靈魂。

        邪能中還摻雜了無數區區凡人不可能有抵禦之力的咒術,倍化恐懼、削弱勇氣、催眠……再加上邪能本身就有侵蝕意志的可怕效果,就薩格拉斯過往的經驗而言,阿拉席德早該成了他手下一頭忠誠而殘忍狂暴的瘋狗。

        「是什麼,支撐你那充滿恐懼的心靈?」

        「是什麼,賦予只有一具脆弱的凡胎肉身的你力量?」

        「我全都看到了,你在你的盟友們求援時不告而別,讓他們失望、憤怒、怨恨;還為了成全他們的未來,到這裡埋葬自己的命運。」

        「你試著去救援的那個家伙,與你相同,擁有在凡人之中堪稱強大的力量,卻用在與我作對這種可悲的事上;而他就快死了,並且,無論是他還是你,都無法攔阻我——你們的努力毫無意義。」

        「也許有關他的史詩,要是我突然沒了毀滅艾澤拉斯的興致,在千萬年后仍會有人傳唱;而你,不會有人記得你的貢獻、沒有人會知曉你曾為艾澤拉斯這個注定毀於我手的世界付出的犧牲……你失去了一切,名譽、財富、地位,連最後僅存的生命也不過是我的玩物。」

        「我唯一無法掌握,就是你的靈魂——你的自由意志。」

        「凡人,告訴我,你之所以能抗拒我直到現在的原因;說了,我就放了你,只讓你背后的那家伙留下。」

        阿拉席德身體一軟,不由自主的單膝跪在地上,只能用手緊抓著刃部嵌進地面的劍的劍柄,支撐著自己不完全倒下。

        「絕……哈、哈……」

        邪能正在腐蝕阿拉席德的心智,來自統帥萬千惡魔的燃燒軍團之主,黑暗巨神薩格拉斯的力量並不是區區凡人能抵御的;他能支撐到現在,只能說堅守著信念的他意志過人,但也不可能奇跡般的豁免。

        「哈……哈……」

        阿拉席德催動全身的力量抗拒邪能的侵蝕,連著兜帽的頭盔之下的雙目已化為血一般的鮮紅,口中粗喘著吐出灼燙的高溫白氣,死撐著不肯屈服。

        「……輸了嗎?凡人,終究是凡人,沒有一絲一毫期待的價值。」

        薩格拉斯嘆了口氣,似乎是為阿拉席德過早的失敗感到惋惜,隨後從指尖釋出了數十、數百、乃至數千倍於先前強度的邪能;已經沒有繼續玩下去的興趣的他,決定繼續結束這一切。

        「無聊透頂……嗯?」

        一秒……十秒……一分鐘……半個鐘頭……一個小時……在薩格拉斯的判斷中,過去了這麼久的時間,對阿拉席德的腐化早該完成了;可是,從數條能量之觸的另一端傳來的信息,卻似乎並不是那麼一回事。

        薩格拉斯停止釋放邪能,瞇著眼觀察一動也不動的阿拉席德,心想著自己是不是產生了錯覺,竟然會以為這凡人能夠抗拒他……誠然,負隅頑抗的阿拉席德擁有即使是強大的可以一劍撕裂星球的他也為之贊嘆的堅韌意志;但是,這份意志,最終仍無法抵抗他的扭曲。

        鎧甲和大劍和主人一同被腐化,散發著污穢的紫黑光暈,布料上殘存的群青色亦變得灰暗、破敗無比。

        「接下來,是另外一個家伙——」

        薩格拉斯的視線越過阿拉席德,聚焦於布洛克斯——被他「成功腐化」的阿拉席德動了一下,他注意到了,但沒有太過在意,開始重新匯聚邪能。

        「吼嗷嗷嗷嗷嗷——!!!!!」

        一聲孤狼狂吠一般的破膽長嗥——

        狂暴的力量波動席卷了這篇詛咒的大地,無數或弱小、或強大的惡魔,都在這陣咆哮中被震碎了五臟六腑,七竅出血的死去。

        在這裡——在「家鄉」死去的他們,不同於在主人的號令之下出征其他世界時那樣,一旦死了,便是真的死了,不會有復生的可能。

        當然,不論是薩格拉斯還是狀態不明的阿拉席德,都不會在意他們的死活。

        「什麼!?」

        至於薩格拉斯,他凝聚的邪能被阿拉席德的長吼給震散了;雖然所謂的能量反噬於他而言有些可笑,但比起這個,他更在意自己面子的損失。

        「凡人,你再一次讓我感到驚訝……也是最后一次讓我驚訝了。」

        黑暗巨神伸出他巨大無比的手臂,抓住阿拉席德,看著這名被他物理意義上掌握住生死的凡人即使為自己無法所無法抵抗的力量束縛,仍不安定的扭動著的戰士,說:「一次又一次,超出我的預料……所以,這次我將會直接深入你靈魂的內部,剝奪你的一切。」

        「絕……」

        阿拉席德使勁掙扎,用最后的理智呼喊出最後的言語:「絕……」

        「認命吧!」

        旺盛無比的綠色邪光,將阿拉席德包裹住。

        「絕……不……」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3876270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1喜歡★a24980810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同人/綜漫《騎士之名因你...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steakquan光頭葛格
謝謝你帶來歡笑 一路好走QQ 但願上帝帶的是另外一個光頭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20:17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