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9 GP

[達人專欄] 《孤單的世界》其一/第三章:約束好的遠行(2)

作者:Hsin│2018-02-02 06:46:32│贊助:116│人氣:349

  大廳原本嘈雜的聲響,在我上前去的時候瞬間變得鴉雀無聲。小小的木屋塞了少說有十來對雙生,在我經過時全都自動退到一旁去。我移動得很緩慢,每牽動一條肌肉就讓我痛苦萬分。我分不太清楚究竟是生理上,還是心理上的疼痛,只感覺拖著腳走了好幾十個月輪的時間,才終於抵達安的身邊。

  乍看之下,他只是跟過去一整年來一樣,不知怎麼地總是趴在地上,頑固地不肯起身,又好像下一秒又會翻過身,玩鬧似地把我扯進懷裡。我蹲下來,貼近他側著貼在地板上的臉,徒勞地想感受一直以來熟悉的溫度,卻只看見他長長的睫毛上凝住了深褐色的血跡。我伸出手,想擦拭掉這惱人而突兀,一點也不適合他的顏色,想好好看清楚他的模樣,卻被厲聲喝止。

  「別動他!」

  我轉過頭,看向聲音的方向。站在門口的是希湍,氣喘吁吁地,顯然是剛接到消息,從城內快馬加鞭趕過來的。她快步走向我和安,腰間的佩刀與一旁繫著的警徽撞擊得叮噹作響,一面以銳利的眼神掃視著室內,包括圍觀的人群,包括那占據了我家整整三面牆的書籍,也包括現場幾乎鋪蓋整個廳室地面的符文陣法。

  我的目光隨著她落在這些歪斜詭異的血色文字上,這才忽然察覺一股早已充斥著鼻腔的濃厚血腥味。我後知後覺地發現自己正蹲在陣眼處,也就是安倒臥的地方,而這恰恰是血色最綿密交織成的區域。我的胃一陣翻攪,忍不住捂著嘴乾嘔起來。

  我感覺希湍原本想直接揪著我後領,把我扔到一旁去,但她不知為何猶豫了半分,硬是將手收了回去。接著我聽見她不容置喙的口吻:「別碰他,也別待在這,保持距離。」

  拋下短短幾句話,她便彎下身細細查看安的狀況。她伸手平舉,在不碰到安的情況下,感知著周遭元素的反應。半晌,她繞著步伐,大略查看了陣法的樣貌以及範圍,捏著元素在手中的紙卷上速記著那些意義不明的符文。

  結束後,她站起身,轉過去問眾人:「現場有誰碰過任何東西嗎?」

  一陣竊竊私語,我用眼角餘光瞥見大家紛紛搖搖頭。希湍頷首,接著問:「是誰發現案發現場的?」一隻手顫抖著舉了起來。是晨。

  希湍看著躲在卡珞身後的她,挑起眉:「什麼時間?」

  「大概是雙輪月上升前⋯⋯半個時辰左右吧。」

  「這個時間為什麼要來這裡?」

  晨踟躕了一會兒,小小聲地說:「我得警告安。」

  「什麼警告?」希湍瞇起眼,朝她踏近一步。

  晨仍腫著雙眼,目光在我跟卡洛之間游移,我卻古怪地覺得她並未真的在看我們。「我考慮了好久,覺得安有權利知道,甚至阻止這晚的計畫。下了決心過來,但敲門敲半天都沒人回應。誰知道一打開門,就看見他、他——」

  她抿起唇,臉色更蒼白了。卡珞環著她的肩,彷彿想藉此給她力量,接著抬起頭跟希湍說:「如果您對晨所說的證詞有疑慮的話,我可以證明安的死和她沒有關係,因為在她來找安之前,都一直和我跟辰待在一起。」

  警備隊長雙手抱胸,雖然仍眉頭深鎖,但用眼神示意她繼續。

  「學院資格考結束之後,我到處見不到卡洛跟安,我想他們兩個應該又是跟平常一樣膩在一塊,就沒有多在意。晨跟辰說要幫我慶祝資格考結束,我就跟他們一起待在葛雷特的酒吧消磨時間。」

  卡珞低垂著目光,深紅髮辮垂在臉側,使得我看不清她臉上的表情。

  「一開始氣氛很愉快,我跟他們聊了不少畢業後的規劃,只覺得晨有些心不在焉。差不多是在第十一道鐘響過後,辰突然表情變得很凝重,劈頭就對我說,安和卡洛兩個人約定好今晚一起去雷本湖,接著就要晨也馬上來通知安。」

  「雷本湖?選在今夜?」

  希湍鷹一般的目光馬上掃射過來,在我跟卡洛間來回打量。此時我已經脫離了符文陣法涵蓋的範圍,整個人虛脫一般倚著書牆,幾無力氣思考。此時卡洛往前站了幾步,精妙地擋在我和希湍之間。

  「我知道雙輪月夜禁止進入湖區,但是我有個假設,想透過這個方式實驗是不是可行。」他抿抿乾澀的嘴唇,艱難地開口:「如此莽撞,真的很抱歉。」

  希湍直直地盯著他。「卡洛,我本來對你有更高的期待。」

  卡洛深吸了口氣,沒有辯駁,反而是繼續補充:「我們差不多在日落時出發,一直在湖畔待到午夜,那對引生使能夠幫我們作證。安在湖裡出了點意外,還是多虧他們的幫忙才能順利護送回來的。」

  意外?我捕捉到這個字眼,嘗試回憶稍早在雷本湖裡到底發生了什麼事,但我已經沒有能力好好使用我的腦袋了,只能被動地接收外界的訊息。

  好似正在整理現有的線索,希湍攤開另一張紙卷,左手同樣迅速捏起元素,在上頭洋洋灑灑筆記起來:「所以說,整個晚上安和卡洛都在索拿山區,雙輪月前半個時辰,晨抵達現場,發現屍體。」

  屍體。我打了個冷顫。對他們來說,安那麼快就只是一具屍體了嗎?

  「在這之前,誰還見過安?」希湍將目光掃向眾人:「你們又為什麼會聚在這邊?」

  眾人見到矛頭突然轉向自己,連忙對著警備隊長高舉雙手表示清白。

  「我們都是住在同一個山頭的居民!雙輪月上升後,這裡匯聚了一股非常奇特的力量。因為太害怕,我們還成群結隊的才敢來呢!」

  「奇怪的力量?應該就是這個陣法搞的鬼。」希湍咬著右手指,左手不忘又往紙卷添上幾筆。「也就是說,這個古怪的陣法是在午夜才啟動的。這樣推算,不就跟安的死因搭不上關係了?依屍體的狀況判斷,死亡時間應該是在晨發現前至少兩個時辰,差不多是日落的時候⋯⋯」

  聽著她談論安的死亡,怎麼感覺那麼不真實?我背倚書櫃,雙手抱膝,硬撐著的神識終於開始模糊了起來。希湍的背影和聲音逐漸離我遠去,在場所有人的模樣都朦朧成了一道道影子,最終我的世界只剩下倒臥在那裡,背對著我的安。這個瞬間我竟有種感覺,像是我癡癡望著的,不過就是個陌生人的背影罷了。

  我昏昏沉沉,亦睡亦醒,就這麼維持著相同的姿勢,在相同的位子,恍惚聽著步履聲來來去去。我失去了時間感,只從窗外透進來漸趨明亮的光線推測,新的一天正式開始了。

  失去安的第一天。

  群眾竊竊私語的聲音散去,警備隊長穩實的步伐一度遠去,又回來,帶著另一道在木質地板上拖曳著的腳步聲。我透過他們的低語,大略猜測到拖著步伐走的這個人是希湍口中所說的陣術師,應該是來研究那古怪的陣法吧?一想到那些用血塗抹成的奇詭符文,那股強烈的噁心感又在體內攪動起來。

  隨著時間流逝,剛醒來時那股錐心的疼痛,幾乎已經消失殆盡。遺留下來的是胸腔內那顆破了好大好大一個洞的心臟,現在正在溫暖陽光的曝曬之下,逐漸風乾。傷口已經不再奔騰出熱血,或許是已經流光了吧?我甚至開始懷疑構成那陣法的血跡,是不是其實有一部分是從我心窩流出去的。

  「陣法是用安的血畫出來的,這點可以確定。」一道稍微比希湍高亢一些的女音低聲說著,嗓音有著歲月的痕跡,讓我感到莫名熟悉。她頓了頓:「是非常繁複且強大的陣術,我這輩子還從未見過這樣的符文。雖然只是猜測,不過施術者說不定通曉絕跡已久的古文字。」

  現在室內僅剩下那兩個步伐聲的主人和我,還有安,如果把已死之人也算進來的話。我木然地想著,頭依舊埋在抱著膝蓋的雙臂間,沒有抬頭看向安的所在。

  「能大概推測這個陣法的用途嗎?」

  「說來慚愧,我還沒有頭緒。一般來說,會需要用到鮮血作為媒介的只有契約陣,但這種和元素簽訂契約的陣法不具攻擊性,理應沒有傷人性命之虞。再加上妳說陣法啟動極可能晚於死亡時間,我想它的作用應該和安的死沒有直接關係。況且就契約陣而言,締結契約和媒介提供者必須是同一人,才會展現效力。」

  希湍沈吟了一會。

  「有沒有可能用別人的血來結陣?」

  「這確實是目前可能性較高的解釋。血液這種介質,既能作為契約陣的媒介,也能用以建構其他非契約類的陣法。假如施術者便是殺人兇手,那此人極有可能是覬覦安身上的某種力量,才非得先殺害安,取其血為媒介,以成功催動陣法。」

  「安身上某種能量?這未免也太玄了。」希湍喃喃自語,忽然語氣一改,飽含嘆惋。「說起這孩子,的確一直以來都天賦異稟。」

  「是啊,我常聽里爾克提起這孩子的事蹟。剛才得知安的死訊時,那倔強的老頭眼淚都要掉下來了,一直說安是他教書幾十年來出過最得意的弟子。除了天資聰穎,也非常好學,課外時間甚至常捧著書來請教我問題,說什麼里老師的陣術沒他姐姐專精。」我聽出她聲調中滿懷思念,卻又帶著些微苦澀,這才遲鈍地分辨出原來這聲音是里爾恪。我都忘了身為伏靈使的她,同時也身兼洛洛亞城的首席陣術師。

  兩人沈默了一陣子,希湍才終於開口:「好了,調查到這邊差不多告一個段落了,把他帶回城裡吧。」

  「那這個孩子呢?」

  我感受到兩人的目光一齊聚集在我身上,但我完全沒有動力移動身體的任何一個部位,包括聲帶。或許是看我毫無反應,里爾恪拖著腳步往我這邊邁過來,似乎想要察看我的狀態。奇怪的是,在快要接近我的時候,她突然生硬地停止了步伐,好似在抗拒著什麼。我靜靜等待著她接下來的動作,但片刻過後,她竟只是再度拖著腳遠離。

  不曉得她和希湍達成了什麼共識,一句話也沒說地一同踱出了大廳。隨後,幾個沈重多了的步伐聲傳過來。應該是她們遣人過來搬運安的吧。搬去哪裡呢?我不曉得。他們把安帶走時,我看也沒看一眼。我只是閉著眼,想起最後那倒臥在地上,看上去像是陌生人的背影,忽然感到一陣不知來由的恐慌。

  那是安嗎?是我熟悉的安嗎?雖然長得一模一樣,但是真的是他嗎?我的雙生哥哥,從降生在這世界就一直伴我左右的安,是這副沒有生命的軀殼嗎?

  我完全感受不到他。

  我的另一半,彷彿已全然從世界上蒸發,再也尋不得一絲氣息。這就是雙生死亡的感覺嗎?捧著空掉的心房,縱使陽光爬滿全身,卻仍舊感覺像是永恆墜落在冰冷隔絕的海水之中。

  一陣輕柔的腳步聲,由遠而近,最後停留在我跟前。

  「安。」

  我依然動也不動,只是聽著。

  「現在提這個可能很不是時候,但我只是想告訴妳,我們的計畫沒有成功。」卡洛的嗓音聽上去有些乾啞,好像剛才哭過。是因為安嗎?「卡珞還是我的另一半,我覺得鬆了一口氣,但,也替妳感到難過。」

  「安,我真希望這一刻,我能是妳另一半就好了。我知道現在說什麼可能都很多餘,但我想要妳知道,我——我很在乎妳。在時間還沒到之前,妳可以盡情依靠我,好嗎?當然,我不會是安。」他停頓了一段時間,才又開口。

  「但是我願意把肩膀借給妳。如果妳需要,我會在這裡。」

  我感到卡洛彎下身來,手即將搭上我的肩頭時,又是明顯地停頓了一下。雖然仍像在抗拒著什麼,但他終究還是將手溫柔地放了上來。

  我睜開眼,驚異地感覺到一股微弱電流透過他掌心的接觸,竄過全身上下。猛地抬起頭,我與卡洛黑如墨色般的眼眸四目相交。就在目光被墨色吸納的一瞬間,生平第一次,我感受到一股強烈想要投入某人懷抱的渴望。而這個人不是安。

  然後聽見我原本乾枯的心臟,重新燃起脈動,震耳欲聾。

  怦怦、怦怦!

  我止不住那股隨著心跳湧現的衝動,整個人往卡洛的懷裡撲過去,力道之大,把他整個往後壓倒在地上。我感到他全身僵直,似乎完全沒有預料到我如此激烈的反應。我的臉貼在他的胸膛,就如稍早在雷本湖中那樣,緊緊地擁抱著他。

  然而這一次,出於某種原因,這一次擁抱的感覺,有什麼不太一樣。

  怦怦、怦怦!應該是因為先前泡在湖水裡的關係,所以沒有注意到他的身體居然這麼熱、這麼暖。怦怦、怦怦!應該是因為當時他體虛,所以我沒有聽見他既急促又狂亂的心跳聲。怦怦、怦怦!應該是因為、應該是因為某個特別的原因,所以在跟他身軀緊貼的現在,我非常明確地感覺到下面有什麼東西逐漸起了變化——




(第三章 未完待續)


小後記:

耶~進入了不用重寫太多的階段,可以時常來擾民~
猶記得當初第一次寫這個小節的時候,正是走火入魔在重看柯南的電視劇集
所以一個不小心歪到非常嫩非常弱的推理現場XDDD
柯南紅與黑的碰撞系列真的是滿精彩的(認真歪樓)

話說這小節最後有人知道發生什麼事了嗎?????
我應該不會被檢舉吧?(一直對於年齡限制感到相當惶恐)
雖說是在意見表達自由的社會,我在寫作時怎麼還是常常有種自我審查的感覺⋯⋯

今天把proposal的標題跟摘要翻成中文了,我好佩服我自己!
大學的時候有修翻譯學程沒有白費,什麼neurotypical跟神經學典範,自己來都自己來翻!

謝謝大家的閱讀XD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3875005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6 篇留言

鯤島囝
為什麼這樣就有生理反應了?安的死亡真是不得了的各種關鍵啊!雖然還搞不懂,但是來整理一下

女孩安和卡洛索拿山雷本湖浮潛>女孩安出了點意外(讀者還不知道)所以霜落雙洛幫忙送回來>此時男孩安已死,而晨辰卡珞已經發現第一現場

男孩安死於陣法啟動之前?這跟他一直宅在地板不知道在幹嘛有關嗎?雖然希湍和里爾恪的討論可能是他殺,但是從「通曉古文字」的能力、「男孩安沒有去追回爆氣曬雨的女孩安」的反常,還有還不清楚這個陣法的性質,難道是男孩安為了某個目的、用了某個方法讓自己死後可以在對的時間啟動陣法?而這件事的效果說不定與安浮潛的意外、跳舞夢、現在的強烈情感有關?

然後目前的雙生希湍和卡洛都下意識的迴避安,安沒有跟著另一半死亡,安發生了不得了的事了!先到這裡就好不要亂猜以免影響後面驚喜!!

竟然複習柯南XDDD超級浩大的工程XDDD但是紅黑真的不錯,我還為了致敬經典去把鋼彈追完呢,因為赤井秀一和安室透的聲優就是三十年前初代鋼彈的夏亞和阿姆羅啊,日本動漫產業有規模到可以這樣跨作品跨業跨時間致敬我現在想到還是好感動QQQQQ

02-02 12:02

Hsin
一向對整理資訊很拿手的鯤島也被搞得霧煞煞,我突然覺得這個故事真的不是普通混亂,對讀者感到抱歉QQ
不過還是要讚許一下在這種局面依舊將現有資訊整理得有條不紊!!不得不說你的觀察力有可能會讓這個故事提前破梗,哈哈哈~我對於懸疑的布局實在太不拿手了...

然後為了聲優還跑去追鋼彈,是這個意思嗎!你也太瘋狂了!02-02 17:20
鯤島囝
是的鋼彈是比布袋戲還可怕的大坑,不過也不全是為聲優,還有推坑的人功力太強的關係XD

其實我覺得現在說故事混亂還太早,我的搞不懂不是無法消化吸收資訊的問題,而是目前情報不足以解釋懸念、很想繼續看下去後面會不會有解答的意思,我是覺得你還不用擔心~

另外其實我都覺得大家對我的觀察力是盛讚過頭了,就是因為不善觀察,所以才很依賴多思和多記鴨~以前看霹靂的壞習慣是喜歡亂猜後續(所以你感覺到的布袋戲口白式疑問完全是我的壞習慣哈哈),我會盡量小心克制我亂猜的衝動der!

02-02 19:36

Hsin
謝謝鯤島的支持與鼓勵QAQ 我很興奮地把你的筆記跟我朋友分享,大家都覺得你超認真XD
能獲得如此認真的讀者真的已經不是狗屎運能夠形容的了!!

我現在都不敢亂跌坑⋯⋯話說鬼途最近一集的武戲很有誠意,好久沒看到如此精彩的拳腳相接我都快哭了嗚嗚嗚,雖然我覺得之前最令我感動的角色故事們目前還沒有超越萬雪夜、默蒼離、一步禪空⋯⋯(話說我超愛佛國的劇情XDDD 覺得從前的金光能把各種議題帶入劇情真的很厲害!)02-02 22:59
老是潛水的深犬
最後的暗示很明顯,應該沒人看不懂,只是......很心疼男孩安。太虐安派了吧。

02-02 22:16

Hsin
咦咦已經有安派出現了嗎!
這世界裡的感情觀可能也跟我們的不太一樣,因為有雙生的緣故~敬請期待後續x)02-02 23:00
Reinaart 列那
我的感想和樓上的鯤姐(因為我是晚來的,所以還是加個尊稱吧XD)差不多耶~安應該早就預知道自己的死亡了,所以在前面的章節才會有那些表現...另外之前那對偷竊犯雙生最後一起死去,其實就是要呼應這邊吧? 所以大家下意識地對安妹的獨活感到怪異不自然。
然後閱讀這一節時,其實我想到的是寫作方面的事情XD 關於這一節的劇情,其實最理想的狀況是要用第三人稱,不然看安妹在已經崩潰的心理狀態下,同時還要向讀者進行劇情描述,嗚嗚...安妹實在是太辛苦了[e36] 但是因為Hsin一開始就決定視角人稱了,所以最後的呈現方式是如此,我覺得很好呢[e34]

02-25 14:40

Hsin
說到尊稱,之前公會可是因為鯤島原來不是鯤哥,掀起了一陣不小的波瀾~XD

你有看出搶劫犯雙生是這邊死亡的對照真是太感動了!沒錯,那裡就是為了強調雙生不同於我們世界對死亡的感受跟想法,還有之後安跟哥哥針對這點起的衝突的重要橋段。

You've got it!!! 列那的觀察好入微!這節在描述起來非常困難,因為安整個已經不成人形,但還是必須做好基本的「轉播」。這裡受限於視角,所以可能會顯得不太自然,謝謝你的體諒QQ02-26 00:58
Reinaart 列那
除了鯤姐的文風是比較偏武俠古風的感覺之外,她一般的留言其實還是滿女孩子的說話方式啦XDD 哈哈!沒有啦過講了XD 大概是因為我也是寫第一人稱的關係,已經深深感受到這視角帶來的優勢以及侷限了XD

02-26 01:41

Hsin
武俠古風!一定是因為受到布袋戲長年的陶冶XD
我覺得你的《晚安,明天見》真的是讀起來很棒很舒適的小品,而且我發現張貼的時間跨度好長啊XD 很少讀到這種平淡中又帶著哲思,人物互動又相當可愛的故事,雖然我沒有玩美少女夢工場,但是完全能夠進入故事裡的世界~除了因為設定在日本,有些文化上的東西比較不同外,讀起來日常感真的很強,只能說完全正中紅心XD 我超想要寫出日常療癒系作品可是我做不到嗚嗚嗚嗚嗚嗚嗚02-26 04:33
Reinaart 列那
嗚嗚嗚...好感動啊! 謝謝妳喜歡《晚安》!![e36] 其實我的文除了原作遊戲玩家外, 一直都銷不太出去...然後又因為被我幾乎改頭換面, 以原作來說關連性很低(題外話, 當年還因為光星的設定改太多,而讓一些傾向原作派的玩家不滿, 而跟他們筆戰吵架XD), 但也不能當作是原創作品看待,所以我覺得《晚安》的定位很尷尬,還曾經煩惱過一陣子呢。

哈哈!對呀!我是從2011年底開始寫《晚安》的, 然後一直寫寫寫到2012年都還算更新頻繁,然後從2013年離開學校後一年開始(好像無意間透露了我的年紀XD),文就變成了"有生之年系列",一年只詐屍過兩三次,現在是已非常龜速的速度連載中[e38]

哈哈哈, 其實我覺得日本的文化還不夠多耶XDD ,有時候我都覺得寫得好台式呀, 這方面我真的要再好好加強一下,目前大概是因為小嗶也是個輕度宅宅吧XD她很愛提哆啦A夢跟七龍珠的梗

我後來覺得《晚安》只是表面上日常歡樂,但其實底下暗藏著洶湧暗流的少女漫畫風小說XD

02-26 12:03

Hsin
沒關係我也算是半個社會人了XD 博班生就是卡在一個學生不學生工作不工作的尷尬階段~我只有很小的時候看過表姐玩過這款遊戲,但我也不確定是哪一代⋯⋯印象中女主角本來是妖精還什麼的,結果有一個結局最後女主角還是變回妖精,好像很傷心⋯⋯不曉得一切是不是我的幻想哈哈哈~

然後日常跟少女並不衝突啊!!我今天才跟朋友聊到做夢,她平常都看恐怖獵奇暴力血腥的作品,結果都夢到少女漫畫的情節,甜甜的戀愛,青澀的感情,反觀我平常打死不碰驚悚系列,結果做夢都夢到被惡鬼追殺、發現兇案現場⋯⋯到底!!!我的人生出了什麼問題QAQ02-27 01:48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9喜歡★jennylin1553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達人專欄] 《孤單的世... 後一篇:[達人專欄] 《孤單的世...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smile454654
可以把我壓在地板上好好的疼愛嗎看更多我要大聲說15小時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