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22 GP

【短篇】算天子

作者:貓耳寬│2018-01-29 23:11:08│巴幣:52│人氣:502
許多人童年的記憶是父母親溫暖的懷抱,然而對於沈莫問而言卻並非如此。
 
無父無母指的便是沈默問這樣的人,但是與其他孤兒相比之下,沈莫問無庸置疑是幸運的。
 
他未曾感受過血脈之親的懷抱,不過每當他懷念兒時,一旦閉上眼睛與那人初次相遇的畫面便清晰浮於眼前。
 
手如柔荑,膚若凝脂。
 
將右手撫在沈莫問頭上的是一名打著紙傘且身穿藍衣的女孩。
 
儘管當時沈莫問只是名孩童,卻也能清晰認知對方的美麗,假使真要硬從對方身上挑出所謂的缺點,那便是她的表情、言語間,缺乏著身為人類該有的溫度。
 
天上白玉京,十二樓五城。
仙人撫我頂,結髮受長生。
 
在年幼的沈莫問面前,藍衣的女孩如是說道。
 
「小女授予你的,乃成仙之術。」
 
……
 
時間回歸現在。
 
曾經只是個稚兒的沈莫問如今已經長成少年,儘管外型看上去並不健壯,但是力氣卻足以匹敵練外家功夫多年的壯漢,多年來無病無災,也不知是本身就屬難染病的體質,亦或是其他緣故。
 
算算沈莫問與藍衣女孩的相遇,迄今也已經超過了十二個年頭,時間似乎無法作用於藍衣女孩身上,直至迄今藍衣女孩的外貌仍毫無變化,依舊停留在最初相逢時的模樣,沈莫問也從最開始需要仰視對方,慢慢到視線平齊,最後變成低頭俯視。
 
當來到鎮上採買時,沈莫問曾聽聞當地的居民提到過師傅若父,但是與藍衣女孩同住多年,雖然沈莫問接受對方指導多年,不過兩人之間的關係卻更接近平等。
 
生活起居自行其力,至於感到飢餓時,藍衣女孩便會掏出一枚丹藥,服用後多日不用再次進食。
 
小時候不覺得怪異,直到長大後沈莫問才意識到藍衣女孩以及自身的異常,特意詢問過後,也只得到「與常人有異有何不妥?」這樣平淡的反問,後來沈莫問仔細想過,發現確實沒太大影響。
 
何況藍衣女孩與沈莫問的住處是在隱蔽的深山,最後一段通往小屋的路,還得用攀岩的方式才能通過,早些年沈莫問沒有能力自行下山,後來年紀漸長加上修練了「成仙之術」,在絕壁也能同平地一般行走的情況下,他接過了上街採買的工作,但也因為來回動輒就是五日以上,與外界接觸機會不多,即使日後又見聞許多與外人所傳的常識不合之事,亦不再有特別反應,某種程度上也算見怪不怪了。
 
坐觀太陽東昇、雲海變遷。
 
盤腿坐於山巔之上的沈莫問結束了早課例行的打坐,翻身從修行之處站起,不緊不慢的返回居住的小屋。
 
「我回來了。」
 
推開小屋的木門,沈莫問看見坐在屋中椅上的藍衣女孩,此時她雖未打著紙傘,但傘卻放在了觸手可及之處,同時本閉著眼睛的藍衣女孩看見沈莫問返家,也並未出聲招呼,只是睜開眼睛看了淡淡的看了沈莫問一眼。
 
沈莫問沒有因此感到奇怪,或該說藍衣女孩從認識至今都是這麼副清冷的模樣,在沈莫問年幼時還偶爾會指點他修練打坐,不過等看他修行踏入正軌之後,便再也不從旁插手,一天二十四小時裡面倒是有超過三分之二時間待在屋裡某個角落坐著,一動也不動,若不是久久能看見她胸膛有所起伏,沈莫問都難以確認藍衣女孩是否直接坐化在椅上。
 
只是這回藍衣女孩並不像既往,直接將眼睛閉上,而是出聲沒頭沒尾的做了提問:「上次提及的故事可還記得?」
 
「記得。」沈莫問點頭。
 
「小女今日與你再說一段,如此一來全篇《笑傲江湖》便算完結了。」
 
藍衣女孩的吩咐沈莫問自然沒有反對的理由,只是他不明白的是為什麼藍衣女孩總是會定期與他說一些武林間的故事,而且最後總是會耳提面命讓他記下,較之指點修練,甚至還更加上心。
 
後續的事沒什麼好提,這次藍衣女孩的故事一直從早上說到下午,待最後結束還抽考了沈莫問,確定他真的將故事內容記下這才滿意。
 
按照道理,兩人今日的互動也就到此結束,但今天的藍衣女孩就像刻意打破既定的習慣似的,沒讓沈莫問離開,硬是將他留了下來。
 
「進度如何?」清冷的藍衣女孩投來了目光,雖然是在做詢問,但這語氣不帶任何情感,給不熟悉的人聽見,估計還以為是存心找碴的。
 
藍衣女孩突然一問,令沈莫問顯得有些訝異,但馬上便又平復情緒回答道:「不清楚,但目前仍沒感應到破關的契機。」
 
沈莫問修行「成仙之術」多年,但卻始終沒能確定自身境界所在,這其中也有部分原因在於藍衣女子本身就非合格指導者,除了領沈莫問入門,並告知其他一些修行的注意事項外,其餘一概不提。
 
沈莫問就是在這樣的狀態下,稀里糊塗的修練著,打坐練氣、遇到瓶頸、破關,然後再開始新一輪的修練……然後等察覺時,沈莫問發覺自己似乎脫離了常人的範疇,至於在採買時從村裡居民聽到,那些高來高去的武林中人手段,乍聽時還感覺有趣,但久了卻也覺得沒什麼特異之處,後來談及這個話題,就只會點頭稱是。
 
話說另一邊,藍衣女孩聽了沈莫問的回報,只是單純的點下頭,再問:「遇到此次瓶頸已經有多少時日?」
 
沈莫問掐指算了算,低頭回答:「約莫有兩年時間了。」
 
「算下來也是這時間了。」
 
藍衣女孩聽聞後自顧點頭,不過卻沒有替沈莫問解答的意思,而是從椅子上站起身,興手解開了身上藍色羅衫的結。
 
布料滑落,單薄的身子、凝脂般羊白色的雪白肌膚,以及平素在羅衫下半遮半掩的褻衣迄今悉數展露在沈莫問眼前。
 
見到女孩離曼妙一詞明顯有段差距的肉體,沈莫問的雙眼間並未染上情慾,僅是帶著不解之色。
 
若說裸體的話,兩人在同個屋簷下共處多年,這回早已不是頭一次見到,但讓沈莫問無法理解的是藍衣女孩此時的反應。
 
「小女今日授予你的,其名曰房中術。」即使褪去衣物,那雙欠缺情感的面容依然毫無變化,藍衣女孩這番行徑做得是那樣理所當然,就如同去做一件本該完成的任務似的。
 
沈莫問沒去抵抗,任由此刻身上已然沒有藍衣的女孩將他推倒。
 
他明白,這僅只是修練裡面的其中一環。
 
……
 
「我不明白。」
 
「不明何事?」
 
事後沈莫問看著坐在床榻邊上不著片縷,此刻身上還帶著尚未拭去汗水與體液的女孩,提出了心中疑問。
 
「為什麼是我?」沈莫問終於按耐不住好奇心:「世上眾生云云,卻唯獨挑我授予成仙之法。」
 
方才的房事中,女孩的點點血跡染上了白色的床單,對方無疑是名處子,儘管兩人同樣都對世俗道德看得極淡,不過卻也勾起沈莫問濃濃的困惑。
 
「前生你為小女之師,今世自當輪小女度你入門。」赤裸著嬌軀的女孩淡然的訴說:「小女本是荒村遺孤,是你尋到小女並授予了小女長生之法,爾後小女算天子之名,實際亦是傳自於你。世人無知皆以為小女善於卜卦觀星,殊不知一切皆是你百年前便曾提及的故事。」
 
「你攜小女拜訪過無量山洞,坐觀珍瓏棋局與武林人士間的名爭暗鬥……爾後壽元耗盡,躺於臥榻間仙逝。」女孩將攤開的右掌撫於沈莫問胸前:「然則小女不甘心吶,你得大自在離開,百年朝夕共處你卻未曾接受過小女情愫,直待今日事畢,這才算了卻一番因果。」
 
女孩注視著沈莫問,良久後將手收回,沒有了談興,躺於床榻拉上被子自顧便睡去了,沈莫問也僅能搖頭,同樣躺於女孩身邊闔上了眼。
 
兩人對睡眠幾乎沒有太大需求,感到疲憊打坐休息即是,然而今回沈莫問卻難得感受到了濃烈的睡意,閉目沒多久,便沉沉睡去。
 
待第二日醒來,沈莫問才發覺時間已經過了正午,至於總喜歡穿著藍衣的女孩此時卻是不見蹤影,只有桌上留了一封書信。
 
『前緣已了。』
 
簡短四個字,既沒有任何關於藍衣女孩去向的交代,也沒有線索可循,沈莫問站在桌邊看著書信良久,忽地出了口氣,將書信翻到另一面,隨後眼睛瞪圓,嘴角露出釋然的微笑,轉身迅速在屋中收拾好了行囊。
 
臨去之前,沈莫問於居住多年的小屋前佇立良久,待轉過頭時神色間已染上一股堅毅。
 
……
 
話說在那酒樓上,萬里獨行田伯光挾持一年輕貌美尼姑,與華山派大師兄令狐沖同坐一桌飲酒鬥智。
 
兩泰山派道人突闖進來,在桌邊與田伯光爭執起來,令狐沖身在一旁有心相助,卻是無能為力。
 
而隨著爭執越演越烈,武林中人本身便是火爆脾氣,兩泰山道人言語上不是田伯光對手,便拔起兵器相向,轉眼百招即過,田伯光一人仍是神態自若,然則泰山一方的道人卻面露冷汗,雖然還勉力支撐,不過敗象已顯。
 
「小二,切兩斤牛肉,打壺酒。」
 
就在這一刻,一聲少年平靜的語調傳來,絲毫不管此刻正打得不可開交的田伯光與泰山道人一行,上了酒樓後不閃不避,竟是挑著幾人隔壁桌的位置坐了。
 
幾人看這後面來的少年神色淡然,不似死撐著面子,最終由好奇心最重的田伯光率先問了:「小兄弟,莫非你不懼我?」
 
「為何而懼?」少年好奇的請教。
 
「憑這萬里獨行的名頭。」田伯光回道,神情間隱隱帶著幾分自豪。
 
少年恍然,撫掌面露微笑:「那就更不用害怕了。」
 
見少年神態,在場幾人皆是嘖嘖稱奇,被挾持的小尼姑一時間甚至忘了自身的處境,以及害怕少年被惡人田伯光所傷的擔憂。
 
「少俠師從何處?又叫什麼名諱?」令狐沖見少年有幾分正道人士的模樣,可是身上卻無攜帶兵刃,眼睛估溜溜的一轉,嘴上是詢問少年的來歷,但另一方面卻也是在轉移田伯光注意。
 
被這麼問到,少年先是露出苦笑,他也是在涉足江湖之後這才逐漸明白藍衣女孩究竟是什麼樣的人,以及對方那冰雪面容底下的真正面目。
 
「莫問。」
 
從口中吐出藍衣女孩替自己所取的名字,少年轉又環顧在場幾人,接續說下去道。
 
「師從算天子,沈藍衣。」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3871296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16 篇留言

如月 瞬
難得的正經寫作(✕

01-29 23:21

貓耳寬
難得正經01-30 02:05
風戀雨
魔物娘呢QQ

01-29 23:41

貓耳寬
就開心的寫~01-30 02:05
Rubik
貓寬想要果然也是可以很文青的

天吶這超好看

01-29 23:59

貓耳寬
偶爾也是能文青的01-30 02:05
洛曄歸根
超級好看!
雖然結尾我有點看不懂

01-30 01:03

貓耳寬
結尾就是笑傲江湖的劇情唷01-30 02:06
曜陽Fire
與影響中的貓寬不同
不過這樣的貓寬也棒棒

01-30 02:40

貓耳寬
大家事都只記得我會寫髒髒了嗎01-30 23:28
百合子
失蹤人口回歸

01-30 14:00

貓耳寬
還好啦-w-01-30 23:28
吹雪
雖然貓寬的文這麼正經好像哪裡怪怪的,但是真的超好看

01-30 16:07

貓耳寬
我也是能寫正經文的啦01-30 23:29
諸葛
如此正經是哪來的喵寬0_0

01-30 16:47

貓耳寬
一直都是同個01-30 23:29
提醬汁◕◞౪◟◉
ヾ(́◕◞౪◟◉`)ノ 女帝出拉 舔舔

01-30 17:43

貓耳寬
ㄅ抽01-30 23:29

被逆推了...XD

01-30 18:33

貓耳寬
推啊!01-30 23:29
白髮控-戮劍心
真不愧貓寬
還是很厲害

01-30 20:11

貓耳寬
唔嗯!01-30 23:29
曜陽Fire
也不是這樣說拉
以前你寫的女僕該正經的地方也很正經
可是色色的地方也很露骨
現在這篇可是說是我看寫的文章中
H最隱晦的一篇了

01-30 23:41

貓耳寬
但還是有H呢-w-02-04 01:55
貓咪貓咪貓咪
這一篇來接墨攻的對吧XD
貓寬一直都HEN厲害好嗎
樓上們為啥要用還是 :D

01-31 14:44

貓耳寬
當然不是!02-04 01:55
東方痕
以後還會有這麽正經的文沒有哦XD

01-31 15:14

貓耳寬
不知道耶,看心情想寫什麼吧02-04 01:55
多多魔
我想了半天 我還是不知道沈藍衣的原型是誰 也不知道沈莫問的前身....

02-08 13:38

風之狩獵者
貓球啊,魔王呢?我等了幾年了

03-06 23:42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22喜歡★jordenfan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短篇】我是傳說勇者「啊... 後一篇:【實體書宣傳&試...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cc200777帥哥美女們
校園耽美小說《對方辯友,請多指教》更新了,歡迎來小屋看看~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17:54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