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4 GP

【蛻變之聲】結束,與新的開始。

作者:Wyatt (՞ਊ ՞)│2018-01-28 21:41:56│贊助:8│人氣:83
 
  約距離故事正式開始的二十年前,有一個不被期待的新生兒降臨到這個世界上。他來到這個世界以後,迎接他的不是溫暖的床舖和雙親的懷抱,而是冰冷潮濕的山洞,以及已經持續好幾天卻仍沒有絲毫停止跡象的滂沱大雨。
 
  在大雨中,他幼小而無力的哭聲引來了一群來自占杜爾森林、幾乎可以說是隨處可見的狼群。
 
  照道理,當時仍是嬰兒的他理應被狼群當成開胃菜給吃掉,但顯然命運並沒有打算讓他的生命就此結束。
 
  也許是人為刻意的,亦也許只是一時興起:狼群並沒有將他吃掉,反而更把他帶回自己的領地,以牠們的能力範圍之內,盡可能地照顧他,一切聽上去既是詭異,但卻又無法找到什麼不妥──畢竟,被動物養大的人並不少,他也僅僅是其中一個而已;亦有可能是因為他本來就是半狼的混血獸人。
 
  不論如何,在無任何親人的情況下,哪怕不是健健康康,但至少他也說得上是活了下來。
 
  他並沒有因此而獲得好運,相反,被動物養大的他在年幼時完全不知道人類社會的規矩;對他而言,看到想要的東西就拿,看到想吃的東西就拿,這是他的認知,導致在他成長的過程裡滲透了許多因無知而引發的暴力事件。在他長大以後,他發現除了是因為自己的行為之外,自己身為混血獸人的身份亦是很大的因素。
 
  某天,他因自身血統而受到第一次的生命威脅;但恰巧的是,亦因為這一天,他獲得了能夠保護自己的力量。經過多年的控制、練習,他從懸崖下的洞穴裡回到地面的一天,他的冒險亦隨之正式展開了。
 
  在他成長同時,他的能力所帶來的耳語亦隨之而變得更頻繁。以前那把耳語聲以〝自然〞的聲音自居,一直在暗中慫恿當時仍然無知的他,從而控制他的一舉一動──但現在回想起來的話,其實倒也跟那個曾二度將他控制的原罪君臨者有幾分相似。
 
  直至有一次,他的能力因意外而被隔絕;並在完全恢復之前受到另一波影響。在雙重打擊之下,他曾經失去了自己的能力好一陣子。失去了舉源界的連接並不全是壞事,這是他好幾年以來,第一次感受到真正的寧靜。
 
  不用受到那把聲音的影響、亦不像以往待在占杜爾時,每天都要活得提心吊膽。難得的寧靜正好讓他首次有機會認真思考〝自己〞的事情。
 
  他經歷使他成長,但並不是能力或身體上的,而是精神上的。
 
  接觸多了,經歷多了,讓他意識到自己不希望再像人偶一樣受到那聲音的影響,而是發自內心的,依照自己的想法來活著;最終,他決定再次尋回自己的能力。即使那把聲音已經消失了,在森林土生土長,與人類世界幾乎很少接觸的他,早就已跟大自然繫下了一份很深的緣分。故此,與世界樹及荊棘之心交流,也僅僅是順帶的而已。
 
  原本,他打算就這樣一輩子守護著大自然,直至哪天自己回歸塵土為止。他不害怕死亡,畢竟死亡只是生命循環的一部份;若是死亡來敲門的話,以前的他大概會很安然的回應。就算不受任何期待地來到這個世界上,只能默默無名地在背後付出,甚至在死亡的時候無人問津也好,這一切他都不在意──這是他原本預計著;也可以說是他一直等待著的結局。
 
  然而,在那個名為「艾登」的男人出現以後,他的計劃都被打亂了。
 
  這個人硬生生的闖進了他的世界,並不斷地在他世界裡刻下一道又一道的痕跡;一方面是用以證明自己的存在,另一方面則似乎是希望他的可以成為自己生命的一部份。身為一個什麼情事都不懂的人的他,即使在艾登使用了各種密集式攻勢,他亦因為不懂其背後含意而無法給予對方想要的反應,故此,艾登的行動其實沒想像中順利。
 
  畢竟,有句話是這樣說的:『日落的景色很美,你絕對有權利去愛它;但你不能奢望日落會回應你的愛。』
 
  這句話雖然極端,但當時的艾登有那麼一刻是有過這種想法的。
 
  但慶幸的是,在他的持續進攻下,這塊大木頭終於有被打動的跡象。在他來了一記必殺直球之後,終於,他獲得了他想要的;而對方亦獲得了他認知中的第一個,亦是唯一一個愛他的人。
 
  萬年的冰山被溶化了,其影響總會是兩面的。
 
  對他來說,他像很多人一樣在當時沒有太大感覺,但在他如以往一樣冒險,卻帶上了艾登之後,一切都變得不同起來了。以往無論他怎樣受傷,怎樣置自己的身死置之度外也好,都不會有人去在乎他、關心他,那次,是他第一次感受到被關心的感覺。
 
  老實說他並不喜歡這感覺,跟一般人不同的是,未命之間的契約若是非常深的話,過於強烈的情感就算雙方無意相通,亦會不受控地使對方感受到。而他在因受傷而被關心的當下,他感受到的除了怒火之外,還有心疼。
 
  沒人會喜歡痛楚的,你可以習慣,你可以忍受,但你不會喜歡上它。
 
  他也是個人,他也不喜歡。
 
  相比起自己受傷所帶來的痛楚,對方所傳來的情感更是痛上許多倍。
 
  這次是他很明確的知道自己不希望艾登承受這種感覺,而帶來這種感覺的成因卻是因為自己魯莽的行為所導致。為了愛他的人,亦為了他所愛的人,即怕是非常困難,他也漸漸的開始停止以往的魯莽直接行為,轉為先思考再行動。多虧這個步驟,他受傷的次數少了很多,不過每當他受傷的時候,總會免不了受到艾登的大罵一頓。
 
  隨著每一次的冒險,他屬於人類的情感漸漸的開始活潑起來,開始會說笑,會打趣,亦學會了很多以往不懂的事情;但同時,他對死亡的恐懼亦同樣增長著。
 
  曾經的他沒有可以失去的東西,亦沒有在乎他的任何人,所以他可以理直氣壯的說自己毫不畏懼死亡。但今非昔比,死亡會將他在乎的一切給帶走,亦可以說死亡會將他帶走。不論是哪種,現在的他都已經沒辦法像以前一樣,用同樣的目光和思維去看待死亡這件事。
 
  除此之外,他亦意識到,能力愈大,所伴隨而來的責任亦會變大這件事。
 
  擔任了東丁吉議長,這件事或許從一開始就已經是件錯誤的事。
 
  權力和金錢,這真的是他需要的嗎?
 
  他從來想要的僅僅是一個安穩的生活。
 
  如今他意識到,因為這些責任,他不得不減少與艾登相處的時間;因為這些責任,他沒辦法像以前一樣做自己想做的事。
 
  他想起第一次冒險的時候,艾登曾經說過,自己沒必要去為這些跟自己無關的人去付出,甚至是犧牲。
 
  他自問一直以來,對世界的付出已經足夠多了,或許……

***

  「艾登,我有些事情……想跟你說。」懷亞特換好剛才弄髒了的衣服以後,走到床邊坐下。艾登則在廚房久違地下廚,要知道雖然他們只有兩個人,而且沒聘傭人,但礙於他們體質上不用進食的關系,會用到廚房的次數實在屈指可數;就算真的餓了,東丁吉不缺夜生活,他們喜歡就在外面買一份回來就好──當然,不是一起出門的。
 
  「我在聽。」艾登一邊吹口哨,一邊翻動著鍋子:「後悔了?想離婚了?不對,我們還沒結婚所以沒有離婚可言……好啦我在說笑。」
 
  「……你不是說不准再提這個的嗎?」懷亞特揚起半邊眉,他記得之前說的時候艾登一附要把自己捏死的樣子,現在他倒看一附不在乎的說著,簡直就是雙重標準嘛。
 
  「我是說〝你〞不准再提而已。」他從廚房裡悠悠的說著,懷亞特大概猜想到此刻艾登臉上一定是掛著那副欠揍的笑容。「說吧,我在聽。」其實相處下來,就算不靠未命契約,艾登從他的語氣裡猜測到他是想了很久才準備說的。
 
  良久,懷亞特才開口說。
 
  「我,不想再待在這裡了。」
 
  「又想搬家了?這次想搬去哪?」艾登把煮好的麵給分別放到兩個碗裡,然後開始將配菜耐心地放上去:「蓋伊?日輪丸?」放好以後,他拿好餐具,「還是說空之島?艾爾納?」
 
  「不是搬家。」懷亞特緩緩走進廚房,雙手抱胸地說著:「我的意思是,離開這裡的一切。東丁吉,世界樹,所有東西。」
 
  「哇哦。」艾登吹了一下口哨,然後解下圍裙走向懷亞特:「怎麼了?遇上不喜歡的事了?議會裡有人找你栽了嗎?還是說…」
 
  「不是。」懷亞特嘆了口氣,然後跕起腳尖,一把攬著眼前比自己高上整顆頭的男子悶悶地說:「要不是蕾著諾絲小姐委託的話,我根本不想接下這件麻煩事。」
 
  「這我早就說了。」艾登聳聳肩:「後悔了嗎?」
 
  「如果我說是的話,你會高興嗎?」
 
  「呆子。」艾登翻了個白眼,然後扭頭看了一下桌上快要糊掉的麵:「那麼你想去哪?」
 
  「沒所謂,只要能遠離這堆麻煩事就好。」懷亞特抬頭,然後順著他的視線看過去。看著桌上的麵,他突然開始思考自己已經有多久沒吃實際意義上的食物了:「也許可以像之前一樣,去旅行?」
 
  「你確定?你之前像是在逃避什麼一樣的哦?照你的說法這次也是呢。」艾登在想為什麼他們不坐下再說,偏要站在廚房門外。想了想,他決定伸手將懷中的狼人給一手抱起,然後抓到旁邊的桌子旁,拉開椅子把他放上去。
 
  「之前是因為我想找到生存意義才去的。」懷亞特緩緩地說著:「一直以來,我都只是酒吧的老闆,或者某個炸了教堂的人,還有一個對大自然有莫名執著的傻子,但除此之外,我什麼都不是,他們所知道的都只是我的表面。」他垂下眼睛:「沒人會想知道我是誰,也沒人會想去了解到底我是個什麼樣的人。」
 
  「但這次不同。」懷亞特盯著桌上的食物,「這次我是想認真地,嘗試去享受生命才去的。你知道我只是個普通人,充其量也可以再活個幾十年。」他無奈地笑了笑:「最近我有種想法,如果就這樣一輩子困在一個地方的話,這實在太可惜了。」在他說出這句話的時候,他並沒意識到自己經歷了這麼多事情以後,身體已經產生了本質上的變化,從而導致他已經完全脫離普通人的行列,不過當然這是後話了。
 
  「嗯……這真不像你會說的話,不過……」艾登他一臉認真地聽著,聽完以後,他臉上露出了笑容:「我不討厭就是。說吧,我們什麼時候出發?」
 
  他爽快的答案讓懷亞特感到有點驚訝。
 
  依照他看過的電視劇,艾登應該會先罵自己想法自私不顧後果,然後開始吵架才對。但聽艾登的語氣,與其說是在提問,倒不如說他一直期待自己提出這個想法似的。
 
  見對方遲遲沒有回應,艾登就自顧自的拿起叉子,在麵還沒完全糊掉之前開始食用。被泡得太軟的麵條實在讓人不敢恭維,但礙於他不喜歡浪費食物,所以最後他也只是挑挑眉然後吞下去就是。畢竟比起他生前所吃過,這些軟爛麵條已經可以說是山珍海錯的程度了。
 
  只見懷亞特抿抿唇,然後說:「不如,就現在吧。」
 
  滿嘴食物的艾登抬起頭來,看著他。
 
  「認真的嗎?」
 
  「呃,如果你沒準備好的話也可以不用這麼急……」
 
  「很好,既然這次不是為了尋東西而是為了享受而去的話,那我們應該好好計劃一下才對。」艾登一臉正經地說著:「目的地啊,行程啊,還有時間,這些都是旅行不可或缺的,更重要的是,我們也要有一筆資金才能好好享受。畢竟這是個物質社會,沒錢的話又何來享受?」
 
  「再說了……」他放下餐具站起來,然後拖著懷亞特的手回到房間,打開衣櫥,將裡面屬於東丁吉議長的長袍給拎出來:「最麻煩的是這個。這可不是你的酒吧,不是說你想走就走的。當然啦,你想走也沒人可以攔住就是,只是莫名奇妙的離開,只會讓你在各國的名聲變差。這個險實在沒有必要去冒。要知道現在的政客有多麼的奇怪,處理得不好的話,怒羞起來甚至可以把你變成通緝犯呢。」
 
  以往他的行為模式都是想做就做,想走就走,至今仍然沒有出現意外,故此,這也就養成了他除了戰鬥之外都是隨隨便便,沒有計劃的壞習慣。如今艾登提起這回事了,卻讓他不知道該從哪方面下手。不吃人間煙火(?)也對人情世故沒太大深入了解的他,因為沒有遇上艾登所說的事情,所以他不知道比起怪物,人心的醜惡才是最值得提防的。
 
  也許是他臉上的表情太容易看穿,艾登不等他回應就伸伸懶腰,一臉懶慵的合上衣櫃門扉:「不過別擔心,好歹丁吉也是算是個大國,而且你在任內也沒有做什麼丟臉或者亂來的決策,我猜就算要走的話他們也不會強行留你。」
 
  「這麼一說……」懷亞特開始認真地思考艾登向他說的每一隻字。面對愛人的說話,他實在沒辦法反駁。
 
  在他思考的時候,艾登摸摸他的頭:「好了,別擔心啦,這些事情很快就能解決。說到尾,我們不是東丁吉的人,物種上也不是精靈,搞不好他們早就想我們走了。再說了,我猜早就已經有人對光議長這個職位虎視眈眈了,這下子正好就讓那些人得償所望了。」
 
  「嗯。」懷亞特點點頭,打從剛才開始已經一直緊繃著的精神至今總算鬆懈下來。雖然事情還沒有正式開始處理,但他有預感,這次的計劃,會很順利的進行。
 
  至於有沒有後續事情要處理?
 
  這他可不確定,畢竟世事無絕對,哪怕他極力避免也好,總會有一些冥冥之力阻礙著的。
 
  這一點,無論是哪一個人都沒辦法改變。
 
  但他可以確定的,這一次,他不需要自己一個人獨自去面對。

(FIN)

總數:   4953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3870000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1 篇留言

P.兔平方-(緋雨carefree.)
老闆要退休去享受人生了w

01-28 22:18

Wyatt (՞ਊ ՞)
其實是潛逃(x01-28 22:21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4喜歡★wyatt1020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塗鴉】紅箭 roy h... 後一篇:【塗鴉】雜圖...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hove1597互讚
FB來互讚 https://www.facebook.com/profile.php?id=100000265969886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19:44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